《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五章天下為公(下)


    第三百零五章【天下為公】(下)

    宋懷明和張揚談得都是一些官場上的事情,柳玉瑩並不怎麼感興趣,她叫張揚來是想讓他幫忙調解宋懷明和楚嫣然之間的關係,忍不住道:“懷明,每次見到張揚你總是免不了要說教一番,他這麼大了,自然懂得官場上的立足之道,你不要總把自己的一套強加在別人的身上。”

    宋懷明笑道:“我有嗎?”

    張揚笑道:“我喜歡聽宋叔叔說這些,我沒什麼經驗,遇到事情總是衝動,宋叔叔對我的提點很重要。”

    柳玉瑩道:“你想跟你宋叔叔學東西,幹脆調到東江來吧,跟在你宋叔叔的身邊,耳濡目染學東西肯定會很快,而且有他在身邊不時提點你,也免得你犯錯誤!”

    張揚聽得直冒冷汗,要是真的去了東江,在宋懷明眼皮底下做事,自己的一舉一動肯定逃不過他的眼睛,就算官職再大還有什麼意思?

    宋懷明看到張揚誠惶誠恐的樣子,心中暗自想笑,他看出張揚害怕調到自己身邊,他也沒有把張揚調到身邊的打算,宋省長可不想落一個任人唯親的名頭,他的手機此時響了,宋懷明起身去麵房間接電話。

    柳玉瑩道:“張揚,我找你來是為了你宋叔叔和嫣然之間的事情,你今天也看到了,他們父女倆的關係還是那個樣子,有沒有辦法讓他們言歸於好?”

    張揚來此之前已經預料到柳玉瑩是這個目的,他苦笑道:“柳阿姨,這件事連外婆都無能為力,我哪有那個能耐?不過我看現在已經比過去好多了,至少能坐在一桌吃飯,恢複關係總得要有一個過程。”

    柳玉瑩也知道張揚說得對,可心總不想看著丈夫為這件事困擾,輕歎了一聲道:“真希望早日看到他們父女倆和好的情景!”

    宋懷明從房內走出來,聽到了她的這句話,微笑道:“玉瑩,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順其自然,嫣然那個『性』子倔得很,她肯跟我坐在一張桌子吃飯已經很難得了,你別為難張揚,如果張揚去說和,搞不好嫣然會跟他翻臉。”

    張揚笑了笑,知女莫若父,宋懷明對自己的女兒還是了解的。

    宋懷明道:“江城的改革勢頭不錯,你留在江城是個很好的鍛煉機會,年輕人衝動不怕,就怕畏手畏腳,做錯了可以改正,可是錯過機會,卻無法再追回來,張揚,好好做出一番成績給大家看看,讓那些質疑你的人全都閉上嘴巴。”

    張揚在宋懷明夫『婦』的房間內待到十點告辭,來到酒店大堂的時候,發現平海駐京辦主任郭瑞陽居然還在那等自己,張揚不禁笑道:“郭主任怎麼這麼晚還沒去睡?”

    郭瑞陽道:“等你嘍!”

    張揚道:“找我有事?”

    郭瑞陽道:“走,邊吃邊說!”

    張大官人是沒有啥興趣和郭瑞陽喝酒的,他知道郭瑞陽攀交自己的目的,就是想向宋懷明靠攏,可對這種人也不能拒絕,能夠在平海駐京辦這個位置上混這麼多年,證明郭瑞陽還是很有本事的。

    張揚發現自己的確改變了許多,麵對這種明明不喜歡的人,自己居然還能保持笑容,還能和他坐在一起飲酒。

    郭瑞陽放著現成的清江大酒店不去,帶著張揚來到平海駐京辦後麵的一條小巷子,走入小巷子,麵燈火輝煌,叫賣聲此起彼伏,卻是一個夜市。

    郭瑞陽道:“整天都吃那些套菜,打心感到膩味,這條小巷子你肯定沒來過,有家劉老德的爆肚相當好吃,比起爆肚馮也差不到哪去。”

    張揚今天晚上在紫金閣陪著文副總理、宋懷明這些長輩,畢竟拘束的很,在他們麵前很難敞開肚子大吃大喝,這會兒他也餓了。難得人家郭瑞陽盛情想要,想想人家一個正廳級幹部能夠屈尊來這請自己一個小小的副處級,足見郭瑞陽的真誠。

    張揚跟著郭瑞陽來到了他所說的那家劉老德爆肚,郭瑞陽點了幾個特『色』菜,和張揚在小矮桌旁坐下,從隨身拎著的黑布包取出兩瓶茅台。笑道:“坐在馬紮上喝酒特有感覺!”

    張揚搶著把酒開了,給郭瑞陽滿上,雖然是郭瑞陽請他,可起碼的禮貌還是要表現出來的。

    郭瑞陽道:“張老弟,我可沒把你當外人,在官場咱們不得不戴上假麵,可離開那塊地方,咱們就是兄弟!”

    張揚望著郭瑞陽的銀盆大臉,心中暗自琢磨著,跟我當兄弟,你老了點兒,他的臉上仍然帶著謙虛的笑容:“郭主任,您是廳級幹部我可高攀不起!”

    郭瑞陽故意板起麵孔道:“寒磣老哥哥我是不是?在平海或許我還能算得上一個小官,可來到這北京城,咱屁都不是!”郭瑞陽端起酒杯跟張揚碰了碰,兩人幹了一杯,郭瑞陽砸了一下嘴巴,向嘴丟了一顆花生米,一邊咀嚼一邊道:“老弟,你也幹過駐京辦,對咱們這行的工作也了解得很,咱們就是起到一個承上啟下,跑部錢進的作用,我在駐京辦幹了這麼多年,最大的收獲就是眼界。”

    張揚笑道:“在我看來,眼界就是政治遠見,有了預見『性』就始終能夠站在正確的一方,在官場上始終立於不敗之地。”

    郭瑞陽道:“張老弟,你喜歡看曆史嗎?”

    張揚搖了搖頭:“有功夫我寧願啃啃馬列主義!”

    郭瑞陽道:“我開始也這麼想,可後來我才整明白,你有了預見『性』,知道應該站在哪一方,可真正站隊的時候,你未必能夠站得進去,如同小學生分班,都知道這是重點班,誰都想進重點班去,可老師未必要你!”這句話已經說得相當明白了。

    張揚也知道顧允知今年到點之後,平海的官場勢必麵臨新一輪的洗牌,郭瑞陽現在已經開始未雨綢繆,他想站到宋懷明的陣營中,所以他才肯放下架子和自己這個宋懷明的未來女婿稱兄道弟,他要把關係搞好

    郭瑞陽又道:“小老弟年輕有為,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張揚道:“郭主任也年富力強,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郭瑞陽搖了搖頭道:“老咯,在駐京辦幹久了,整天麵對領導,整天要處理各種各樣的關係,都磨得沒有脾氣了,有個詞兒叫什麼?八麵玲瓏,對,我現在就是八麵玲瓏,省的領導我誰都不得罪,也不敢得罪,中央各部領導我都認識,可都沒有深交,在許多人的眼,咱們駐京辦是手眼通天,可事實上,這個位子尷尬的很。”

    張揚笑了笑,這郭瑞陽當著自己的麵發了一通牢『騷』,十有八九是想通過自己的嘴把話傳到宋懷明的耳朵,他可沒這麼容易被利用,張揚又和郭瑞陽喝了杯酒道:“我當時在春陽駐京辦的時候就想著回去,等我回去才發現駐京辦的好處,山高皇帝遠,至少不用麵對這麼多的勾心鬥角。”

    郭瑞陽苦笑道:“那是沒人敢跟你鬥,世界上哪個國家的官最多?”

    張揚道:“中國,那是因為咱們人口多!”

    郭瑞陽道:“不提人口這檔子事,中國的官也是世界第一,有在編的,又不在編的,又企業的,有事業的,一個部門隻有一個正職,可配備的副職往往都有五六個,中國石油煤炭的儲備量我不清楚,反正幹部的儲備量世界第一。”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郭瑞陽這句話很有趣也很有道理。

    郭瑞陽道:“都說中國的官好當,那是你與世無爭,你不想著爭權奪利,假如你稍有權力,你所在的位置,不知要有多少人惦記。”

    張揚道:“有人惦記郭主任的位置了?”

    郭瑞陽道:“一直都有人惦記,別說是我,你也一樣,所以我們當幹部的,無論大小,處處如履薄冰,真可謂步步驚心啊!”

    張揚笑道:“患得患失才恰當!”

    郭瑞陽道:“我也不瞞你,過去我還想著在北京錘煉幾年,回平海去做一方大員,可後來才明白,我站隊站晚了,我自以為八麵玲瓏,處處逢源,卻不如人家旗幟鮮明,一早就確立目標。”

    張揚道:“我怎麼聽著,你今晚在跟我上課啊!”

    郭瑞陽笑道:“我有什麼資格跟你上課,你從進入體製就沒站錯過!”

    張揚道:“我從進入體製就渾渾噩噩的,我都沒想過怎樣去站隊!”

    郭瑞陽感歎道:“大概每個人的際遇都不一樣!”他給張揚倒了一杯酒:“小老弟,你不會覺著,我是想通過你和宋省長拉近關係吧?”

    張揚笑道:“你們的關係還需要通過我嗎?”

    郭瑞陽道:“不一樣,真的不一樣啊!”他說完這句話,感覺到自己想要通過張揚傳遞的信號已經差不多了,笑著搖了搖頭道:“不談工作了,咱們喝酒,隻要我還在駐京辦,你老弟永遠都是這的上賓!”

    張揚端起酒杯道:“衝著郭主任這句話,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郭瑞陽和張揚碰了碰酒杯,喝完這杯酒,他指了指右側道:“那邊的幾個女孩在看你啊!”

    張揚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卻見四個女孩子站在他們身後不遠處,其中一個女孩他認識,是和顧養養同校的查薇,查薇看到張揚笑著向他揮了揮手,起身走了過來。

    張揚幫她搬了個馬紮,笑道:“查大小姐,想不到您這大戶人家的閨女也能跑到這吃飯?”

    郭瑞陽剛才就覺著查薇有點麵熟,等她坐下仔細一看,這才認出查薇是中組部副部長查晉南的女兒,他過去去過查部長家,見過查薇,心中不由得咯一下子,想不到這丫頭也認識張揚,自己還號稱手眼通天呢,人家這才是手眼通天。

    查薇不認得郭瑞陽,平時娶她家拜訪的人多了,她不可能記起一個駐京辦主任,她笑道:“我有個同學住在附近,是她說這的爆肚特別好吃,所以帶我們過來了,可惜沒位置了!”

    張揚道:“讓她們過來一起坐吧!”

    查薇也不跟張揚客氣,她把幾名同學都叫過來坐下。

    郭瑞陽看到人家都是一幫年輕人,自己跟著摻和也沒啥意思,起身道:“我還得回駐京辦開會,你們先吃,帳你們不用問,我簽字就行!”一句話中帶著開會,和簽字兩個重要因素,別人一聽就知道他是位領導,有簽字權的領導。

    張揚笑道:“謝謝郭主任。”

    郭瑞陽道:“謝什麼,自家兄弟,對了,你今晚別走了,回頭喝完酒回清江大酒店住,我讓人給你留好房間,喝酒開車不安全。”

    張揚點了點頭,郭瑞陽真的很會做人。

    郭瑞陽走後,查薇和幾名女同學都笑了起來,查薇心明眼亮:“剛才那個老頭是不是有求於你,怎麼對你這麼體貼?”

    張大官人笑道:“咱別這麼勢利成嗎?難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真正的友情了?”

    查薇搖了搖頭:“我看沒有!”她『摸』出了手機:“對了,我把江光亞喊出來,讓他給咱們當司機!”

    幾名女生同時歡呼起來。

    

Snap Time:2018-04-26 19:32:29  ExecTime:0.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