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五章天下為公(上)


    第三百零五章【天下為公】(上)

    羅慧寧笑道:“我原本不想說,可又怕你們對張揚有什麼誤會,還是嫣然了解張揚,根本就沒懷疑過他!”

    宋懷明夫『婦』心中疑雲盡散,文國權夫『婦』能夠這樣為張揚解釋,足見他們對張揚的喜愛,宋懷明道:“我一直都相信張揚的人品,更相信我女兒的眼光!”說這話的時候,他看了看女兒,楚嫣然的目光和父親剛一接觸,又迅速逃開。

    瑪格麗特和羅慧寧相談甚歡,羅慧寧道:“葉落歸根,您老還回美國做什麼?”

    瑪格麗特笑道:“我也舍不得離開,可美國那邊還有一大攤子事兒,我這次回去,把公司的問題解決一下,下次再來就不走了!”

    羅慧寧笑道:“再來的時候,張揚和嫣然就該辦喜事了!”

    一句話把楚嫣然說得俏臉通紅。

    瑪格麗特看了這對小兒女一眼道:“嫣然這次還要跟我回去,一些手續必須要她過去親自辦!”,老太太已經決定將自己旗下的所有財產交給楚嫣然,所以這次去美國的時間可能要久一些。

    楚嫣然並不想離開這麼久,可公司上手需要相當的一段時間,外婆年齡這麼大了,她也不忍心讓老人家失望。

    羅慧寧看出楚嫣然並不想走,輕聲道:“嫣然是不是舍不得我們?”這話說得委婉,其實誰都知道楚嫣然是舍不得張揚。

    宋懷明道:“他們年齡還小,正是創業的時候,天天膩在一起談情說愛也沒有什麼意義!”

    瑪格麗特道:“誰沒有年輕的時候,你像張揚這麼大的時候,不也一樣?”

    宋懷明當眾被前嶽母說出過去的事情,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尷尬。

    楚嫣然起身去洗手間,這次張揚跟著過去了,上次發生在紫金閣的不快他仍然記得,害怕她又遇到什麼麻煩。兩人出了門,楚嫣然不禁笑了起來:“上個洗手間,用不著你當保鏢!”

    張揚道:“你太漂亮,容易招蜂引蝶!”

    “胡說八道!”

    張揚看到了一位老熟人,王學海!

    王學海也看到了張揚,他試圖在張揚沒看到他之前躲開,可仍然被張揚看到,隻能硬著頭皮走了過來,笑道:“張主任,過來吃飯啊!”

    張揚望著王學海嘿嘿冷笑一聲。

    王學海內心一顫,不寒而栗,他現在『性』命捏在對方手,對張揚那是相當的顧忌。

    張揚冷笑道:“王總挺忙啊,聽說你把東江那塊地轉出去了,我還沒顧得上恭喜你呢!”

    王學海笑得有些勉強:“多虧了張主任的引見,否則何總也不會對這塊地感興趣!”

    張揚道:“你好自為之,我托你的事情千萬別忘了!”

    王學海慌忙表白道:“不敢忘,不敢忘!”

    張揚忽然想起這廝在京城之中人脈甚廣,想必對何長安十分的了解,他低聲道:“你跟何長安很熟嗎?”

    王學海道:“何總是我們經商者的楷模,他白手起家,能夠創下如今的家業,真是讓人佩服!”

    此時楚嫣然回來了,張揚本想問問關於何長安的情況,可想了想並不適合,王學海這個人過於狡詐,自己通過他打聽何長安未必能打聽到什麼真實情況,搞不好這廝一轉臉就會去何長安那搬弄是非。

    王學海看到楚嫣然也是一臉的笑:“楚小姐也在北京啊!”他內心中對張揚十分的羨慕,這小子年紀輕輕不但攀上了文家的高枝,而且還成為了平海省長宋懷明的準女婿,以後在平海的發展肯定會一帆風順。王學海又想起張揚和顧佳彤之間的關係,對張揚越發的佩服,這廝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能夠平衡這種關係,在省委書記的女兒和省長女兒之間左右逢源,遊刃有餘,這就是本事,這就是能耐。

    張揚從王學海的眼神中察覺到了什麼,他的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王學海不敢和他對視,笑了一聲道:“張主任,今晚我來買單!”

    張揚淡然掃了他一眼道:“不用!”心說你倒是想請客,可惜不夠資格!

    王學海也很識趣,讓到一邊,看著張揚和楚嫣然走了,心中恨到了極點。

    文國權因為有事要處理,提前離開,宋懷明心領神會的把他送到門外,文國權低聲道:“忘了恭喜你了!”

    宋懷明笑道:“有什麼可恭喜的,隻是肩頭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文國權點了點頭:“平海是我國的經濟大省,身為這艘超級航母的船長,你要把好舵!”

    宋懷明道:“我現在是大副!”

    文國權哈哈笑了起來,他坐進紅旗車,向宋懷明招了招手,宋懷明也跟著坐了進去。

    文國權道:“允知同誌今年就到點了吧!”

    宋懷明沒說話,因為張揚和楚嫣然的關係,他和文國權已經通過姻親這種方式密切的聯係在一起,政治和親情是兩碼事,作為一個擁有極高政治素養的幹部,宋懷明能夠很好的將兩者區分開來,文國權從一開始就沒有掩飾對他的欣賞,宋懷明也知道他和喬老之間的關係並不融洽,可是他也清楚的認識到文國權宛如旭日東升,即將迎來一個光輝燦爛的前景。而喬老雖然雄風猶在,可是他的影響力正在一天天的減弱,此消彼長,宋懷明不難做出未來陣營的選擇。

    文國權道:“官位越高,要求我們的眼光越要放的長遠!”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們必須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接受新鮮的事務,這樣才能跟的上時代的發展,用老眼光看問題是不行的,注定要被時代所淘汰!我們要成為推動時代發展的人,而不要成為時代的負累。”

    宋懷明自然聽出他的這句話另有所指,淡然笑道:“把握住時代的脈搏並不容易。”

    文國權歎了口氣道:“是啊!”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國父說過一句話,天下為公!這句話乍一聽很普通,也很應該,可是真正能夠做到的卻是少之又少!所有人都知道天下為公,可是一朝握權在手,就會產生私心,甚至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種私心也許表現在對權力的留戀,也許表現在對身邊人的任用,也許表現在其他的方方麵麵。”

    宋懷明道:“文副總理的這番話,我會牢牢記下!”

    文國權淡然笑道:“盡量做好就是,沒有人可以完全做好。”

    當晚的宴會氣氛還算和諧,張揚負責將楚嫣然和外婆送回酒店,瑪格麗特笑道:“張揚,你不怪我將嫣然帶去美國吧?”

    張揚笑道:“外婆,您是神仙轉世,我怎麼敢怪您啊!”

    瑪格麗特微微一怔:“神仙轉世?”

    “王母娘娘轉世,專門為了拆散我們這對牛郎織女!”

    瑪格麗特禁不住笑了起來,楚嫣然也笑出聲來,輕聲啐道:“你這張嘴,就是會胡說八道。”

    瑪格麗特道:“還是怪我了,不過,我的確沒有什麼辦法,我年齡一天天大了,還不知道活到那一天,這次回美國主要是想把生意都交給嫣然,很多法律上的手續必須她親自到場。”

    楚嫣然道:“我不要,外婆長命百歲想這麼長遠幹什麼?”

    瑪格麗特道:“誰都不可能活一輩子,就算我還有幾年可活,也不想將精力耗費在生意場上了,你是我的寶貝孫女兒,你不幫我,還有誰可以幫我?”

    楚嫣然沉默不語。

    瑪格麗特道:“放心吧,我沒這麼快就死,我還要親眼看著你出嫁,親眼看著你懷孕生子呢!”

    楚嫣然臉兒紅了起來。

    張揚笑道:“嫣然,聽到了沒有?要不咱倆尊重老人家意見?”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我還要慎重考慮一下呢,對你,我不放心!”

    瑪格麗特輕聲道:“張揚,醜話我可跟你說在前頭,如果你要是敢對不起我家嫣然,我才不管你幹爹是誰?走到哪,我都不會放過你。”

    張揚笑道:“您老放心,我會對嫣然好一輩子!”

    楚嫣然紅著臉道:“肉不肉麻?誰稀罕?”,她並不想談論這個話題,輕聲道:“我還答應要陪小歡去江城開刀,看來要食言了。”

    張揚道:“你陪外婆去美國吧,小歡的事情我會照顧好,一定會治好他的病!”

    楚嫣然道:“這次我可能要去很長時間,我答應過小歡,等他康複了,我會帶他去美國迪斯尼看米老鼠唐老鴨。”

    張揚道:“等他康複了,如果你還沒有回來,我把他送過去!”

    瑪格麗特雖然沒有見過秦歡,可是從張揚和楚嫣然的口中也能感覺到他們對這個孩子的關愛,瑪格麗特道:“秦歡的醫『藥』費我來出,給他最好的治療,需要什麼,隻管跟我打招呼!”

    張揚笑道:“您老真是個大慈善家!”

    瑪格麗特道:“行善積德是好事,這樣的行為能夠感動上天,積累陽壽!”

    張揚點了點頭道:“您老一定長命百歲!”

    張揚將瑪格麗特和楚嫣然送回去之後,又開車來到平海駐京辦,柳玉瑩找他有事,張揚猜到肯定是和楚嫣然有關,柳玉瑩很想讓宋懷明和楚嫣然和解,可到現在父女兩人的關係仍然形同陌路,她看著心急。

    張揚來到平海駐京辦,駐京辦主任郭瑞陽已經在那等著他了,對這位平海省長的未來女婿,他可不敢怠慢。看到春陽駐京辦的那輛桑塔納進入停車場,郭瑞陽就迎到了車前,幫著張揚拉開車門道:“張老弟,這麼晚了,還來拜會嶽父嶽母大人?”

    張揚笑道:“嶽母大人召見,不敢不來!”

    郭瑞陽陪著他向清江大酒店走去,他為宋懷明夫『婦』安排的是518的總統套房,這套房的標準在各省市駐京辦首屈一指,套房內從家具到陳設都是極盡豪華,為此平海省委書記顧允知還把他狠狠訓斥了一通,說他是假公濟私,資產階級思想作怪,不過後來顧允知也沒有追究,畢竟駐京辦是個特殊的單位,有些時候接待任務的確需要這樣一套高標準的套房,顧允知自己來北京的時候是從不去住的。

    宋懷明並沒有表現出顧允知那樣的鮮明原則,在他看來隻要錢沒有落在私人腰包,其中沒有經濟問題就好,反正已經裝修完成了,不住也是一種浪費。

    張揚來到房間內的時候,柳玉瑩已經清洗好了茶具,正準備泡茶。

    張揚也沒有空手過來,把何長安送給他的兩盒上好春茶帶了過來,他笑道:“柳阿姨,別忙著泡茶,嚐嚐我帶來的茶怎麼樣!”

    柳玉瑩笑了笑道:“你宋叔叔洗澡呢,你先坐!”她旋即目光又落在郭瑞陽臉上道:“郭主任也留下來喝茶吧!”

    郭瑞陽何等人物,人家幹的就是眼皮活兒,馬上聽出柳玉瑩話語中婉轉逐客的意思,他笑道:“你們自家人說話,我跟著摻和什麼?我還有一個小會要開,你們先聊著,有什麼需要給我打電話。”他笑著退了出去。

    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早就過了工作時間,誰開會也不會選在這個時候,郭瑞陽這借口找的真是牽強。

    柳玉瑩接過張揚手中的茶葉,從包裝上就看出這兩盒茶葉價值不菲,她輕聲笑道:“出國回來眼界也寬了,喝茶的檔次上去了不少!”

    張揚笑道:“一個朋友送給我的,我知道是好茶葉,我也沒有那飲茶的品味,所以還是帶過來給宋叔叔嚐嚐!”這廝耳力超群,已經聽到宋懷明的腳步聲,這句話是故意說給宋懷明聽得。

    宋懷明笑道:“什麼茶葉這麼誇張?”

    張揚剛剛坐下,馬上又站了起來,恭敬道:“宋叔叔好!”

    宋懷明穿著灰『色』睡袍走了過來,剛剛洗過澡,顯得精神矍鑠,張揚不得不承認,這位嶽父大人的氣場是越來越足了,從代省長到省長雖然隻是一個字的差距,可氣勢上的提升非同泛泛。

    宋懷明也是回來的路上才知道柳玉瑩約見張揚的,他認為沒有必要,可妻子的苦心和好意他明白,也不忍心拒絕她的好意,宋懷明對張揚始終抱著觀察的態度,他是個開明的父親,無論他和女兒的關係怎樣,他都不會過多的幹涉女兒的感情,當然,張揚也是一個很聰明,很有能力的年輕人,一個毫無背景的年輕人,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攀升到如今的位置,擁有這麼多的社會關係,已經充分證明了他的能力。

    張揚同時又是一個話題很多的年輕人,圍繞他的風言風語從來都沒有停息過,在江城、在平海、這小子不缺乏朋友也不缺乏仇人,宋懷明的解釋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年輕人不懂得隱藏自己的鋒芒,必將遭到別人的嫉妒和暗算,這次張揚從歐洲突然回國,而後又傳出他住院的事情,平海體製內風傳他得了『性』病,宋懷明聽到這一消息,感覺又是可氣又是可笑,他並不相信張揚會荒唐到這種地步,張揚雖然平時行事衝動,可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從不缺乏理『性』,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一定是他某方麵做的不好,讓別人抓住了把柄,宋懷明生氣的是這一流言不但損害了張揚自己的名譽,也連帶損害了女兒的名譽。不過今天文國權夫『婦』主動站出來為張揚解釋清楚了這件事,宋懷明的內心已經完全釋然。

    宋懷明的心境是張揚看不透的,他坐下來後,拿起張揚帶來的茶葉看了看,然後聞了聞,輕聲道:“上好的西湖龍井,至少三千塊一兩!”

    柳玉瑩詫異道:“這麼貴?”

    張揚道:“何長安送給我的時候好像說過,這兩盒茶葉得上萬塊!”

    宋懷明道:“何長安,你認識他?”

    張揚點了點頭道:“跟幹媽去懷柔釣魚時候認識的,這個人很有錢!”

    宋懷明笑道:“的確很有錢,資產在國內排到前十絕無問題!”

    張揚道:“宋叔叔也認識他?”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過去在靜安的時候接觸過,靜安的高新區有他不少的投資,這個人興趣很廣泛,在靜安做過的一件最轟動的事情,就是用五百萬買走了一尊佛像!”

    張揚道:“他喜歡收藏,單單是北國山莊麵的藏品就價值幾個億!”

    柳玉瑩道:“改革開放以後,真的造就了一批億萬富翁!”

    宋懷明微笑道:“這也符合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嘛!”

    柳玉瑩為他們泡茶,她專門學習了茶道,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手法已經相當的嫻熟。張揚一邊欣賞她泡茶的手法,一邊道:“柳阿姨原來是位茶道高手!”

    柳玉瑩道:“你宋叔叔喜歡喝茶,我就找了一位茶藝師專門學了學,算是了解了一些皮『毛』。”

    張揚道:“柳阿姨真是體貼!”這話說完,就感覺到拍得有些過了,畢竟自己不適合說這句話。

    宋懷明笑了起來:“我本以為你在歐洲犯了錯誤,卻想不到居然還立了大功!”

    張揚道:“真不想提這件事,我窩囊著呢,原本我還以為能獲得國家表彰,給我記個一等功啥的,想不到回來之後,就被國安局叫過去問話,讓我暫時裝病留在北京,把歐洲的事情說清楚才能離開。”

    柳玉瑩為他們倒了兩杯茶,親手交給他們,微笑道:“於是你就住進了中海醫院?”

    張揚道:“國安局安排的,不知哪個混蛋故意整我,給我安排在泌『尿』科,還弄了個『尿』路感染的『毛』病!”

    宋懷明和柳玉瑩都忍不住笑出聲來,柳玉瑩道:“你應該解釋一下,別讓外麵誤會!”

    張揚道:“我跟誰說啊?他們說這次涉及到國家安全,讓我不能跟任何人擅自聯係,直到把所有情況都說清楚,這不,我才辦好出院手續,嫣然聽說這件事差點沒把我給殺了,幸虧有幹媽幫我做證!”

    宋懷明淡然道:“清者自清,有些事原本就用不著解釋!”他聞了聞茶盞,一股清香沁入肺腑,燈下可見茶『色』清澈澄亮,果然好茶,宋懷明啜了一口,閉上雙目品味了一會兒,方才感歎道:“真是好茶!”

    張揚道:“喜歡喝,明兒我給何長安打電話,讓他再送幾斤過來!”

    宋懷明還沒有開口,柳玉瑩已經提醒張揚道:“不正之風要不得,這茶葉這麼貴重,你讓人送就是索賄!”

    張揚笑道:“哪有那麼嚴重,何長安這個人很大方的,對了,王學海在東江的那塊地皮被他接下來了,我想以後您肯定少不了跟他打交道!”

    宋懷明哦了一聲,緩緩落下茶盞道:“他很有實力,願意投資平海是件大好事!”

    

Snap Time:2018-07-20 10:41:21  ExecTime: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