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四章初步方案(下)


    第三百零四章【初步方案】(下)

    秦萌萌聽到這句話,緊緊將秦歡摟在懷中,哭得越發傷心。

    羅慧寧的眼圈也有些發紅,她站起身,輕聲道:“我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先給孩子治病再說!”

    張揚道:“秦萌萌,你給我聽著,我一定會治好秦歡,我一定能治好他!”

    秦萌萌並沒有聽到張揚的話,可羅慧寧和楚嫣然都聽得清清楚楚,她們相信張揚擁有這樣的能力。還有一個人也聽到了張揚的話,醫學博士於子良剛巧看到了這哭成一片的場麵,不禁歎了口氣道:“怎麼這是?你們不懂得要讓孩子心情保持平靜啊?有你們這麼當家長的嗎?”

    於子良可不知道羅慧寧的身份,說話絲毫不留情麵。

    羅慧寧輕聲道:“別讓孩子哭了,先回去歇歇再說!”

    秦萌萌雖然不想繼續留在這,可是看到兒子哭得如此傷心,心中也覺不忍,在楚嫣然的勸說下,終於返回了病房。

    於子良知道醫院方麵不願冒風險替秦歡開刀之後,去了徐光耀的辦公室,他想和徐光耀再談一談。

    張揚來到羅慧寧麵前低聲叫道:“幹媽!”

    羅慧寧歎了口氣道:“看來你知道不少事!”

    張揚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去外麵說。”

    羅慧寧和他來到走廊的盡頭,張揚將自己介入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原原本本向羅慧寧交代了一遍,反正羅慧寧也已經知道了,他隱瞞也沒有任何必要,至於何長安,他對此人沒有什麼好感,如果不是他,張揚也不會摻和到這件事中來,張揚當然不會為他保密,把何長安供出來的同時,還不忘加上一句:“我不知道他是什麼目的?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找上我,我覺著他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目的!”

    羅慧寧歎了口氣道:“何長安跟我們文家關係一直都很好,我相信他不會有什麼其他用心的!”

    這話讓張揚感到有些不悅,他何長安沒有用心,難道我就有用心?

    羅慧寧道:“其實浩南早就覺察到秦萌萌有些不對,他找人調查秦萌萌,才知道秦歡的存在。”說到這她歎了口氣道:“無論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孩子都是無辜的!”

    張揚道:“幹媽,你不怪我?”

    羅慧寧搖了搖頭道:“我怪你自作主張,你去天津調查者件事也是為了搞清楚事實的真相,算了,反正這件事和我們家也沒有什麼關係,咱們就別自尋煩惱了。”

    張揚從羅慧寧的話中聽出了她的意思,看來羅慧寧是絕不會同意文浩南和秦萌萌來往的,隻要文浩南和秦萌萌斷絕關係,這件事自然和文家無關。

    羅慧寧道:“這件事我隻當沒有發生過,你幫我轉告秦萌萌,我不是多事的人,浩南也不會『亂』說話。”

    張揚明白,羅慧寧是不想和秦家發生任何關係了,他點點頭,這件事不難理解,以文家的身份地位,讓寶貝兒子娶一個未婚生子的女人顯然是不可能的。

    羅慧寧有些疲倦的閉上雙目:“真是越想清淨越是無法清淨,我真的累了!”

    張揚道:“幹媽,您回去休息吧,這邊的事情我會處理好!”

    羅慧寧點了點頭道:“秦歡挺可憐的,你能幫他就盡量幫他,需要什麼隻管跟我開口。”

    送走了羅慧寧,張揚來到主任辦公室找到了於子良,於子良和徐光耀的表情都顯得有些激動,兩人在診療意見上並不合拍,剛剛發生了爭吵。

    徐光耀道:“該說的我全都說完了,如果選擇保守治療,我會盡最大的努力為這孩子減輕痛苦,如果選擇手術,我不會去做,也沒有能力去做!”

    於子良道:“好,你不做,我來做!我就不信,一個人的聲譽和口碑,比起一個鮮活的生命更加重要!”

    徐光耀的臉漲紅了,他大聲道:“我並不是在乎聲譽和口碑,而是手術的風險太大,就算你能夠讓孩子平安離開手術室又怎樣?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機會會成為一個白癡!那和死又有什麼分別?”

    於子良大吼道:“我們醫生的職責就是抓住那百分之一的機會!如果不經努力就奉勸別人放棄生命,那是對別人的不負責,也是對自身職責的侮辱!”

    徐光耀道:“子良,因為你是我的同學,我才尊重你,讓你參與到診療之中,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你沒資格!這是中海醫院,你沒資格在這指手畫腳!”

    於子良點了點頭,他拿起桌上的病曆資料:“隻要病人家屬同意,我會在江城為他手術!”

    讓於子良意外的是,秦萌萌竟然謝絕了他的好意:“謝謝於博士,我不想冒險,我詢過許多醫學專家,秦歡的病情很重,就算手術成功,他的智力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我不想他活在世上受人歧視,被人恥笑!這孩子出生之後蒙受的委屈已經太多了。”

    於子良道:“我相信還有機會,雖然我們暫時無法進行腦血管造影,可是如果顱內情況理想的話,我們可以將損傷降低到最小。就算孩子以後的智商會受到影響,可是和生命相比,那算得上什麼?”

    秦萌萌冷冷道:“這個世界人心太險惡,我不想他受委屈,不想他被別人欺負,你明不明白?”

    楚嫣然道:“秦姐,你不用擔心診療費用的問題,我會負擔小歡全部的醫療費,我已經和美國方麵聯係過,他們可以提供手術所需的一切先進器材!”

    秦萌萌道:“謝謝你的好意,也謝謝你們所有人的善心,可是……我不敢去冒險……我……”

    張揚道:“也許不是冒險呢?也許手術成功之後,秦歡可以像正常兒童一樣,他可以健康成長,可以快樂生活,你憑什麼因為自己的恐懼而扼殺了他康複的機會?”

    秦萌萌憤怒的瞪著張揚:“我對你的忍耐已經夠多了,你無權對秦歡的事情指手畫腳!”

    “你有權嗎?秦歡長這麼大,你有沒有真正去關心他?你在他身上究竟付出了多少,他頭痛這麼久,你為什麼之前都沒有發現?”張揚對秦歡的關切讓他根本不去想這番話對秦萌萌的打擊如何之大。

    秦萌萌咬著嘴唇,強忍著眼淚,可眼淚仍然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楚嫣然看得不忍心,輕聲勸道:“秦姐,你別跟他一般計較,他就是這個脾氣!”

    秦萌萌低聲道:“你罵得對!我沒資格……”她起身離開了房間。

    楚嫣然氣得伸出手指在張揚腦門上點了一記,跟著出去了,生怕秦萌萌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

    於子良歎了口氣道:“其實她害怕風險也是自然的!”

    張揚道:“你究竟有多少把握?”

    於子良道:“我設計了一個幾個手術方案,可是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術中失血問題,如果腫瘤和動脈結合太緊,萬一造成了血管損傷,後果將不堪設想。”

    張揚道:“假如我可以幫助你止血呢?”

    於子良知道張揚擁有神乎其技的針法,不過這種外科學上的東西,他對張揚也不敢報太大的希望,低聲道:“腦部和身體的其他部位不同,任何細微的損傷都可能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張揚道:“我有把握延緩他全身的血『液』循環速度,這樣就可以最大可能的避免出血,至於術後的恢複,我可以盡量減少腦部瘢痕的發生。”

    於子良雙目一亮:“你能延緩他血流速度到什麼程度?”

    張揚道:“龜息狀態,也就是你們常說的假死狀態!讓人體的新陳代謝速度最大可能的降低!”

    於子良道:“難道是模擬低溫冷凍狀態?”

    張揚點了點頭道:“差不多!”

    於子良道:“如果你能將他的血流速度減慢一半,手術的風險『性』就會降低一半,如果你能夠減少甚至避免腦部瘢痕,那麼術後的並發症同樣可以減輕甚至完全避免。”

    秦萌萌終於同意讓秦歡去江城手術,當天辦完出院手續之後,張揚和楚嫣然帶著秦歡去了遊樂場,秦歡有生以來第一次在遊樂場暢快淋漓的玩了一天,秦歡很開心。

    張揚和楚嫣然抱著他一起在雲霄飛車下留影,秦歡摟著他們的脖子,親了親張揚,又親了親楚嫣然的麵頰,他小聲道:“我很開心,長這麼大,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

    張揚道:“放心吧,以後你每天都會這樣開心!”

    秦歡抱著他的脖子:“爸爸,我快死了嗎?”

    張揚斥道:“別胡說!”

    秦歡道:“我知道,我快死了,不然阿姨不會每天都陪著我,你們也不會這樣陪我玩!”

    楚嫣然心酸酸的:“小歡,別胡思『亂』想!”

    秦歡道:“我不怕,我什麼都不怕,我有爸爸了,我就是舍不得,我想陪爸爸一起玩,我想讓班其他小朋友都知道,我有個好厲害,好威風,好帥氣的爸爸!”

    張揚強作歡顏道:“小歡,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

    楚嫣然道:“小歡,等你好了,阿姨帶你到處去玩,去美國的迪斯尼,看米老鼠唐老鴨!”

    秦歡點了點頭,輕聲道:“嫣然阿姨,你真好!”

    張揚道:“你嫣然阿姨這麼好,幹脆你認她當媽媽吧!”

    秦歡卻搖了搖頭:“我有媽媽……我一直把阿姨當成我的媽媽,她嘴上凶我,可心很疼我,昨晚她以為我睡著了,一直在哭,我都聽到了……”

    張揚和楚嫣然的眼睛都濕潤了,這孩子幼小的心靈究竟裝著多少事情。

    張揚沒想到文浩南會主動登門拜訪自己,他有些詫異的將文浩南請入房內,文浩南脫下軍帽放在書桌上,在椅子上坐下。

    張揚拿了一瓶礦泉水給他:“哥,你有事兒?”

    文浩南點了點頭道:“我想你安排我和秦萌萌見麵!”

    張揚苦笑道:“您就別為難我了,如果不是秦歡的緣故,秦萌萌根本不搭理我,平時我跟她也說不上話,再說了,幹爸幹媽的態度相當的明確,我要是背著他們給你牽線,他們知道不得把我給剝了!”

    文浩南道:“我不為難你,你幫我把這封信交給萌萌!”

    張揚望著他手中的信,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接了過來。

    文浩南道:“我聽說你要帶秦歡去江城開刀?”

    張揚點了點頭道:“於博士有一套合理的治療方案,手術成功的可能『性』很大,開始的時候秦萌萌並不同意冒險,經過我們這群人的勸說,她勉強同意了!”

    文浩南道:“真羨慕你,如果我能和你換個位置多好。”

    張揚沒想到文浩南居然也是個情聖,他歎了口氣道:“這件事說來話長,如果不是何長安想通過我向幹媽告密,我也不會摻和進來,我開始的時候是想把這件事調查清楚,我怕何長安撒謊,沒想到到了天津,就趕上這件事。”

    文浩南道:“我很愛秦萌萌,我們相處有幾個月了,我看得出,她對我也有好感,心底也喜歡我,可是她始終把自己保護起來,不願向我敞開心扉,所以,我就找人調查她!”他停頓了一下,向張揚道:“這件事你幫我保密,我不想她因為這件事而對我生出誤會,甚至看低我的人品!”

    張揚點了點頭。

    文浩南又道:“後來我才知道她經常去天津的原因,才知道秦歡的存在!”

    張揚有些不解的問道:“我真的有些不明白,當初人家介紹秦萌萌給你認識的時候,為什麼不調查清楚?難道秦萌萌有兒子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父母家人都不清楚?”

    文浩南道:“你可能不知道,萌萌和她家人的關係很不好,已經有好多年沒有來往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難道秦家知道秦萌萌有兒子的事情,所以才和她斷絕了關係?

    文浩南道:“我爸和我媽都跟我談過,如果我堅持和秦萌萌來往,就不再認我這個兒子!”

    張揚道:“哥,既然如此,你何必惹他們生氣?這天下間的好女人也不止秦萌萌一個,你何苦自找麻煩呢?”

    文浩南低聲道:“我愛她,這麼多年,她是唯一一個讓我心動的女人,我不在乎她有怎樣的過去,隻要她對我好,就夠了!”

    張揚真是無話可說,大概熱戀中的人頭腦總是有些不正常,他提醒文浩南道:“你還是多考慮一下老爹老娘的感受,你是文副總理的兒子,你要是娶了秦萌萌,鬧不好他們真的跟你斷絕關係!”

    文浩南道:“我是個成年人,我考慮的很清楚!”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服你了,這封信我交給她,不過你千萬不能把我給賣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作為一個旁觀者發表一下意見,你愛聽不聽!”

    文浩南的身體向前傾了一些。

    張揚道:“我看秦萌萌現在一顆心全都在秦歡的身上,她應該不會考慮感情上的任何問題,你還是冷靜一下,追得越緊,越可能把人家嚇著,還有,你爸你媽肯定會對你全方位盯防,你老實點!”

    “謝謝你的提醒!”

    張揚道:“何長安這個人你了解嗎?”

    文浩南搖了搖頭:“他和我爸是多年的老朋友,人很慷慨很大方,我爸媽對他的為人都很欣賞!”

    張揚皺了皺眉頭,他可不這麼認為,這次的事情讓他對何長安產生了很大的反感,他總覺著何長安在這件事上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機會他要好好調查一下,究竟何長安跟秦家有怎樣的仇隙,他為什麼要揭穿秦萌萌未婚生子的事情。

    瑪格麗特返回美國之前特地在紫金閣設宴,她請了文國權一家,這次宴會的『性』質屬於家宴,等張揚抵達紫金閣,方才知道,平海省長宋懷明和妻子柳玉瑩也到了北京。

    宋懷明來北京開會的,知道嶽母大人要返回美國,特地前來相送,瑪格麗特把兩家人叫到一起,一是為了答謝文家上次的宴請,而是為了緩和宋懷明父女之間的關係。老太太在商界能有現在的成就和她的眼光也有相當的關係,她看出文國權在政壇上重要地位,有意通過家宴這樣的形式,拉近兩家的關係,在政治上給予宋懷明一定的助力。

    楚嫣然雖然還沒有和父親和好,可現在已經不拒絕這種見麵了,倘若在過去,她聽說父親要來赴宴肯定轉身就走。

    張揚很禮貌的叫了聲宋叔叔,柳阿姨。

    宋懷明淡淡點了點頭,最近張揚的名聲可不太好,他多少也聽到了一些風聲,不過到了宋懷明這種境界,即便是心中不悅,表麵上也不會表『露』出來。

    柳玉瑩就不一樣了,她坐下後第一句話就是:“張揚,我聽說你犯錯誤了,赴歐考察沒幾天就被趕回來了!”張揚最近在平海的名聲很差,有人說他犯了錯誤,更有人說他在歐洲嫖『妓』得了『性』病,柳玉瑩已經憋了好久了,她為楚嫣然不值,雖然過去她一直對張揚的印象都很好,開始她也不願相信,可最近越傳越盛,她也開始動搖了。

    文國權微笑道:“樹大招風,別人知道張揚是懷明的未來女婿,原本很正常的事情,就會變幻出很多的版本,咱們這些搞政治的人,必須要有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的心境。”

    張揚不失時機的拍馬道:“幹爸經常去釣魚台國賓館,這份心境我們比不上!”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柳玉瑩還是忍不住問道:“張揚,你什麼病住院啊?”

    羅慧寧笑道:“他這麼壯,怎麼會有病?這件事說起來還是因我們而起!”羅慧寧感覺到有必要替張揚說清楚這件事,否則極有可能會讓這件事造成宋懷明夫『婦』的困擾,於是她簡略的將發生在倫敦的事情說了,具體的細節沒說,隻是說明張揚幫忙粉碎了一起針對他們的恐怖行動。

    連楚嫣然都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她悄悄在桌下伸出手去,握住張揚的大手。

    文國權道:“這件事十分敏感,涉及到國際影響,所以不能說,張揚明明立了大功,卻要讓他受委屈,犧牲小我,成全大我,這是一個『共產』黨員的本分!”

    

Snap Time:2018-01-24 13:25:46  ExecTime: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