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三章風險(下)


    第三百零三章【風險】(下)

    秦歡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病情很重,反而因為自己生病可以讓阿姨陪在身邊,可以讓這麼多人關注他而高興,晚上他吃得很多,情緒也很好,平時寡言少語的小家夥,今天顯得格外興奮,不時和張揚說這話。

    張揚也趁機檢查了他的脈門,秦歡的體製孱弱,聯想起今天於子良的那番話,張揚對秦歡的手術前景也不看好,可這種病症,西醫切除顯然是最為直截了當的手段,他開始考慮一個穩妥的治療方法,

    對這種腦部的實質『性』占位,張揚目前並沒有太好的方法,於子良最為擔心的是出血和術後並發症,假如自己可以幫他解決這兩個問題,秦歡的手術風險就會降低許多。

    秦萌萌卻幾乎沒有吃什麼東西,望著兒子興高采烈的樣子,她又是自責又是難過,一點吃飯的心情都沒有。

    張揚勸道:“你多少吃一點東西,假如你也病了,誰來照顧小歡?”

    秦萌萌點了點頭,張揚給她叫了碗麵,秦萌萌勉強吃了一些。

    秦歡的注意力被前方的一小片兒童活動區所吸引,張揚看出他想要去玩,鼓勵道:“去吧,注意安全!”

    秦歡看了看秦萌萌,顯然是想征求她的意見。秦萌萌點了點頭道:“小歡,自己小心點!”兒童活動區沒什麼危險的東西,無非是木馬滑梯之類,全都在她的視線之內。

    秦歡這才笑著去了,規規矩矩的在外麵脫了鞋子走進去。

    張揚笑道:“他很開心!”

    秦萌萌點了點頭道:“謝謝你!”

    張揚不禁笑道:“你說了很多遍了!”兩人沒說幾句話,秦萌萌忽然臉『色』變了,她站起身向兒童活動區跑去。她雖然在和張揚說話,目光卻沒有一刻離開過秦歡,看到秦歡被一個高壯的胖小子一下從木馬上推了下去,秦歡重重摔倒在地上,裹著紗布的頭磕碰在地麵上。

    秦萌萌第一時間衝到兒子身邊,扶起他關切道:“小歡,有沒有摔痛?”

    秦歡搖了搖頭,委屈的看著那個欺負他的胖小子。秦萌萌心疼兒子,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友好,不可以這樣!”她也沒說什麼?

    可那胖小子哇得一聲大哭起來,這下麻煩了,他跟著一家人過來吃飯,他爸爸、叔叔、爺爺、『奶』『奶』,六七個人同時圍了上來,一個個氣勢洶洶的過來興師問罪,他爸爸也是身高體壯,一看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指著秦萌萌的鼻子就罵道:“臭娘們,你他媽欺負我兒子,信不信我抽你!”這廝是個蠻不講理的人物,揮起手掌就向秦萌萌打去。

    張揚早就窩了一肚子的火,小孩子的爭執本來沒什麼大不了的,誰想到這家人居然這麼不通情理,他一把就抓住那大漢的手腕,冷冷道:“朋友,有話說話,跟女人動手算什麼本事?”

    那大漢冷笑道:“成,我他媽不跟女人動手,子債父償,倆小子鬧了矛盾,咱們當爹的解決,走,咱們出去單挑!”他把張揚當成秦歡的父親了。

    張揚點了點頭:“成,咱們出去解決,別在這兒把孩子嚇著!”

    秦萌萌想要阻止,張揚卻向她笑了笑,意思是你不用管,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門去,小胖子也跟他爹一樣蠻橫慣了,指著秦歡的鼻子道:“你等著,我爸非得把你爸給狠揍一頓!”秦歡一臉憤怒,寸步不讓道:“誰揍誰還不知道呢!”這孩子表麵柔弱骨子卻是倔強。

    張揚是一個人出去的,可人家來了很多人,弟兄四個將張揚圍攏在中心,張揚輕蔑的看了他們一眼:“想一起上?好啊,省得麻煩!”

    那胖大漢不屑道:“對付你這樣的還用這麼多人?我捏死你這孫子!”

    “孫子,你說誰呢?”

    胖大漢的怒火頓時被張揚撩起,他狠狠一拳朝著張揚的麵門而去,從他出拳的動作來看,這廝應該是練過的,張揚手臂一格,順勢旋轉,已經將胖大漢的手臂夾住,向上一提,胖大漢頓時陷入他的掌握之中,手臂被張揚擰得劇痛,慘叫一聲,額頭上已經是汗如雨下。

    他的三個兄弟看到勢頭不妙,一起圍了上來,張揚冷哼一聲:“都給我滾一邊去,我今兒帶孩子出來,不想傷人!”張揚看到飯店內有不少人出來看熱鬧,秦歡也跑了出來。張大官人不想在這些孩子的麵前上演暴力,輕輕一推放開了那名胖大漢,低聲道:“何必呢?動手動腳的給孩子留下什麼印象?”他隻是想給這胖大漢一點苦頭,讓他知難而退。

    張揚微笑著向秦歡走去,忽然看到秦歡的臉『色』變了,他關切的尖叫道:“小心!”

    張揚頭也不回,一拳擊向身後,將胖大漢手中的紅磚擊得粉碎,然後又是一拳,朝著胖大漢的鼻梁而去,所有人幾乎都預見到胖大漢被打的滿臉開花的場景,可張揚的拳頭在距離那胖大漢還有半寸左右硬生生停住,拳風將紅磚的碎屑激揚而起,雨點般打在胖大漢的臉上,這廝臉上火辣辣的,眼睛也『迷』入了許多紅磚粉末,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張揚這一拳凝而不發,淡然道:“看在有小孩子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馬!”

    打人對張大官人而言並非難事,就算將胖大漢兄弟幾個全部放倒也花費不了多少力氣,可他這一連串的出手,既展示了自己的實力,又沒有在孩子麵前留下太暴力的印象,這就十分難得了。

    秦萌萌因此而對張揚的印象大為改觀,她發現張揚考慮的很周全,做事很有分寸,很有涵養。

    秦歡驕傲的向小胖子看了一眼,小胖子灰溜溜的,目光居然不敢和秦歡對視了,小聲道:“你爸真厲害!”

    秦歡幼小的心靈中第一次湧現出難言的驕傲和幸福,他充滿自豪道:“那當然!我爸厲害著呢!”

    秦萌萌在一旁聽得真切,心中一顫,她無法形容此刻的內疚和痛心,孩子這麼大還從沒有感受過一刻的父愛。

    張揚來到秦歡身邊,一把抱起他,讓他坐在自己的肩頭,秦歡發出一聲歡快的笑聲,他附在張揚的耳邊小聲道:“叔叔,你要是我爸爸該有多好!”

    秦萌萌斥道:“小歡,不可以胡說!”

    張揚笑道:“如果你願意,我就做你爸爸!”

    秦歡一雙烏黑的雙眸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驚喜道:“真的?”

    秦萌萌俏臉上充滿驚奇,張揚這個人行事實在太出乎別人的意料,他怎麼可以這樣?

    秦歡這次居然沒有征求她的同意,摟住張揚的脖子親切叫道:“爸爸!”

    秦萌萌想要阻止,可看到秦歡幸福的樣子,話到唇邊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了。

    張揚毫不猶豫的答應著,他倒不是想占秦萌萌的便宜,可不知怎麼,他自從第一眼見到秦歡,就覺著這孩子跟自己有緣,了解到秦歡的處境,他越發感到這孩子可憐,無可抑製的生出同情心,張大官人輕易不感動,這一感動,同情心就有些泛濫,宛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

    張揚做事率『性』而為,他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再猶豫,在他看來或許秦萌萌有苦衷,可任何苦衷都不可以成為這樣對待孩子的理由,如果秦萌萌真的是秦歡的母親,那麼她就應該勇敢的承認,讓孩子知道這世上他還有親人。張大官人暗暗道:“你不承認是孩子的媽媽,老子承認,我就認他當兒子又怎麼著?”

    秦歡聽到張揚答應,摟住他的脖子更緊,叫道:“爸爸!爸爸!爸爸……”張揚一聲聲的答應著。

    秦萌萌在一旁聽著,腳步越走越慢,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張揚把秦歡送到了病房,秦歡一手抓住他的手,一手抓住秦萌萌,一臉幸福道:“我好幸福,過去有阿姨疼我,現在我有爸爸了,我要去上學,我要告訴所有的小朋友,我有爸爸,我爸爸好厲害!”

    秦萌萌的眼睛紅紅的,這些年來她從未關注過兒子的感受,今天方才真正了解到他幼小的心靈,他所需要的究竟是什麼!秦萌萌轉過臉悄悄擦去淚水,她看到病房門前站著一位氣質高貴的少女,這女孩美如夏花,一雙明眸望著張揚的背影,竟然也紅了,淚水在她眼圈中打轉,看得出她在竭力抑製住自己的眼淚。

    秦萌萌小聲提醒張揚。

    張揚這才回過頭去,他萬萬沒有想到楚嫣然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張揚驚喜道:“嫣然!”

    楚嫣然點了點頭,轉身就走,張揚知道她一定誤會了,慌忙起身去追,秦歡叫道:“爸爸,你去哪?”

    楚嫣然聽到孩子的話,強行控製的淚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來,她聽到張揚的腳步聲,跑得更快了。

    張揚豈能讓她跑掉,大步追上去,一把就將楚嫣然的手臂握住。

    楚嫣然憤然道:“放開我!”

    張大官人嬉皮笑臉道:“我偏不放開!”

    楚嫣然揚起拳頭,柳眉倒豎道:“信不信我揍你!”

    張大官人知道她肯定誤會了這件事,仍然笑道:“嫣然,你聽我解釋!”這次他沒幹虧心事,自然底氣足得很。

    楚嫣然含淚道:“張揚,你真是越來越無恥了,現在連孩子都生出來了,你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

    張揚道:“你總得給我一個機會解釋!”

    “我不聽,你也不用向我解釋,從今以後,我和你一刀兩斷,再無牽扯!”楚嫣然越說越氣,抬起腳,高跟鞋狠狠踩在張揚的腳背上,張揚這會兒居然麻痹大意,被楚嫣然踩了個正著,痛得這廝抱著腳跳了起來。

    秦萌萌及時追了出來,她從楚嫣然剛才的反應就意識到一定是被她誤會了,她來到楚嫣然麵前,輕聲道:“如果我沒猜錯,你一定是張揚的女朋友,可不可以聽我解釋?”

    楚嫣然充滿戒心的看著秦萌萌:“我不認識你,我也沒有聽你解釋的必要!”

    秦萌萌笑道:“我今天才認識張揚的!我是一個軍人,我不會騙你!”她說出來的話自然要比張揚有說服力,再加上楚嫣然從小在部隊大院長大,對軍人有著特殊的感情,所以聽到這句話居然冷靜了下來。

    秦萌萌這才簡略的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楚嫣然,楚嫣然聽到是這麼回事,張揚不但沒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反而做了一件大好事,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美眸悄悄看了看張揚,這廝坐在走廊的連椅上『揉』腳呢。

    秦萌萌笑道:“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我得回去哄小歡睡覺了!”她轉身向病房走去。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慢慢向張揚走了過去,張揚故意不理會她,目光望著窗外。

    楚嫣然小聲道:“張揚!”

    張揚隻當沒聽見,一邊『揉』著腳,一邊哼著小曲兒。

    楚嫣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既然是自己誤會了他,怎麼都得表現出一些歉意,用手輕輕碰了碰張揚的胳膊:“張揚,對不起……”聲如蚊。

    

Snap Time:2018-06-20 01:37:53  ExecTime:0.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