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二章連心(下)


    第三百零二章【連心】(下)

    秦歡越是這樣說,秦萌萌越是心酸,她實在無法在病房內呆下去了,轉身跑了出去,一出門就靠在門旁低聲啜泣起來。

    秦歡坐在病床上,望著門外,怯生生道:“阿姨又生我氣了!”

    張揚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他的小手:“別怕,阿姨沒生你氣!”

    床位醫生為秦歡檢查了一下,他向張揚道:“還是盡快轉院吧,提起腦外科,北京中海那邊實力在國內首屈一指,你還是去那邊找專家看看。”他說完看了看秦歡,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秦萌萌紅著眼睛走了進來,看到張揚仍然沒走,聲音略顯沙啞道:“你去忙吧,多謝你了!”

    張揚點了點頭,人家都下了逐客令,自己也不好留下來,他起身要走,秦歡卻緊緊抓住他的大手,雙目中充滿期盼和不舍。

    張揚輕聲道:“小歡,叔叔回頭再來看你!”

    秦歡咬了咬嘴唇,終於放開了張揚的大手,張揚來到門前,轉身望去,卻見秦歡正看著他,晶瑩的淚珠兒順著他蒼白的小臉不斷落下。

    張大官人最看不得這樣的情景,他心實在不是滋味,他向秦萌萌道:“麻煩你跟我出來一下!”

    秦萌萌有些詫異的看著張揚,這個人真是奇怪,平心而論,人家救了自己的孩子,還幫著墊付了醫『藥』費,自己理應感謝他,可他好像管得實在太寬。

    秦萌萌跟著張揚來到門外走廊內,低聲道:“你還有什麼事?”

    張揚道:“剛才醫生的話你聽到了?小歡腦子有個瘤,天津治不了,他建議去北京中海醫院,我看小孩子的病情千萬不能耽擱,中海那邊我有熟人,我開車過來的,要不咱們這就去北京給孩子看病!”

    秦萌萌真是詫異到了極點,雷鋒她聽說過,這世上有好人她也知道,可像眼前這種要把好人好事做到底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秦萌萌絕不相信一個人會不求回報的付出,她冷冷道:“給孩子看病是我的家事,好像和你無關!”

    張揚聽到這話頓時火了,指著秦萌萌的鼻子就罵道:“你他媽什麼人啊?秦歡是你親……親外甥,你這當姨媽的怎麼一點都不擔心?看你長得人模狗養的,沒想到是一隻冷血動物!”

    秦萌萌沒想到這廝張嘴就罵人,氣得俏臉煞白:“你……”

    “你什麼你?我告訴你,我就看你不順眼了,秦歡的事情,我還就管定了,現在你就得跟我去中海給他看病,否則我他媽去『婦』聯告你!”

    秦萌萌怒道:“你無理取鬧!”

    “無理取鬧也比你毫無人『性』高尚!”張揚脾氣上來了,什麼後果早就拋到了一邊,他轉身就返回了觀察室。

    秦歡見到他去而複返,小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叔叔!”

    張揚將他瘦小的身體抱起,柔聲道:“叔叔帶你去北京看病!”

    秦萌萌攔住張揚的去路:“你給我把孩子放下,再敢胡鬧,我報警了!”

    張揚道:“你愛報不報,我現在就帶秦歡去看病,你願意跟就跟,不願跟來,你隻管去報警!”他抱著秦歡大步走出觀察室,秦萌萌無可奈何,快步跟在他的身後。秦歡被張揚抱著居然乖得很,緊緊摟著張揚的脖子,生怕他從身邊走掉。

    一幫醫生護士都看傻眼了,剛才給秦歡看病的那醫生道:“我就覺著這世上沒有雷鋒!”

    一旁小護士問道:“怎麼?您看出什麼來了?”

    醫生道:“我要是沒猜錯,那男的肯定是秦歡的親爹!”

    “啊?”

    “骨肉連心,你們看不到那孩子摟他摟得多緊。”

    張揚用自己的外套裹著秦歡,把他放在桑塔納的後座上,秦萌萌也跟了過來,她對張揚的霸道行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跟上來,向秦歡伸出手去:“小歡,下車!”

    秦歡卻抓著座椅靠背搖了搖頭。

    秦萌萌怒道:“你這孩子,平時老師教你的東西都忘了?怎麼能隨便跟陌生人就走?社會複雜,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

    秦歡道:“叔叔不是壞人!”

    聽到秦歡這句話,張大官人心別提多舒坦了,聽到沒有,老子不是壞人,孩子說的話是最真實可靠的。

    秦萌萌沒奈何,她唯有把火氣都朝向張揚:“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張揚很不屑的看著她:“你有病是不是?我就是想幫秦歡看病,不想耽誤了病情,你以為我有什麼目的?謀財?你有嗎?圖『色』?好像你也沒多少吸引力!”

    秦萌萌肺都快被他氣炸了,她向秦歡厲聲道:“你給我下車,現在不下車,我再也不要你了!”

    秦歡看了看張揚,又看了看秦萌萌,他一言不發的下了汽車。

    張揚道:“小歡,別怕她,有我呢!”

    秦歡忽然拔腳就向遠處跑去,張揚和秦萌萌都是一愣,他們同時追了上去。

    秦歡跑了幾步,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兩人來到麵前,秦萌萌想要扶起他,卻聽到秦歡哇!地一聲大哭起來:“你走開!你走開!我知道,你早就不想要我了……我知道這世上沒人喜歡我,沒人疼我,別人都有爸爸媽媽……我沒有……”

    張揚聽到這眼圈紅了。

    秦萌萌哭了,她想要去抱秦歡,卻被秦歡用力的甩開手,她一邊流淚一邊道:“姨媽要你,我要你……”她拚命把秦歡摟在懷中,生怕一鬆手,秦歡就會從自己的身邊溜走。

    秦歡抱著秦萌萌的脖子大哭起來。

    張揚轉過身,悄悄擦去自己眼角的淚水,低聲道:“當我求你,咱們去北京給孩子看病,真的不能耽誤了!”

    秦萌萌抱起秦歡,她低聲道:“小歡暈車,你開慢一些!”

    秦萌萌實在搞不明白,為何秦歡才見到這個人第一次就會對他如此信任,前往北京的途中,她才想起,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秦歡經過剛才一番折騰,已經累了,躺在秦萌萌的懷中沉沉睡去,睡夢中時而發出兩聲囈語,卻讓秦萌萌心如刀割。

    “媽媽……”

    張揚自問感情上已經足夠堅強,可今天他卻流淚了,如果秦萌萌真的是秦歡的母親,她的心腸實在堅硬。

    “你叫什麼?”坐在後座的秦萌萌率先打破了沉默。

    “張揚!”

    “我叫秦萌……”秦萌萌話說出口猶豫了一下,省略了一個萌字。

    張揚早就知道她的名字,到了這種時候,秦萌萌居然還掩飾她的姓名,真是讓人感到齒冷。

    張揚道:“秦歡的父母去世了?”說這話的時候,他看了一眼後視鏡,剛巧捕捉到秦萌萌目光中的那縷內疚和痛苦。

    秦萌萌望著秦歡的小臉,沉默了一會兒方才嗯了一聲。

    此時她的手機響了,秦萌萌拿起電話,電話是文浩南打來的,約她今晚一起去音樂廳欣賞中央交響樂團的演出。秦萌萌淡然道:“對不起,單位有任務,我沒空!”說完她便匆匆掛上了電話。

    張揚道:“把你手機給我用用,我給中海醫院那邊聯係一下!”

    秦萌萌把手機遞了過去。

    張揚的確想給中海醫院方麵聯係一下,不過他還有一個目的,看看秦萌萌剛才這個電話是打給誰的,秦萌萌自然不會想到這廝有這麼多的心眼兒。

    張揚一看手機號就知道是文浩南的,他給中海醫院的邱潭打了個電話,邱潭是骨科主任,不過憑他在院內的關係,找幾名專家為秦歡會診沒有任何問題。

    邱潭一口就應承了下來,他想起了一件事,提醒張揚道:“提起腦外科,於子良的技術水平首屈一指,你應該跟他聯係一下啊!”

    張揚居然把這茬給忘了,他恍然大悟道:“幸虧你提醒我!”

    邱潭道:“我這邊先幫你準備住院的事情,檢查設備肯定是中海先進,你跟於子良聯係一下,看看他怎麼說!”

    張揚掛上電話,緊接著又給於子良打了個電話。讓張揚驚喜的是,於子良這會兒正在機場呢,他來北京參加一個腦科學術會議,幾個小時後就會抵達北京。

    張揚把秦歡的情況跟於子良說了,於子良和張揚的關係亦師亦友,既然張揚有求於他,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讓張揚先把孩子送往中海,做一個全麵的身體檢查,他下飛機後直接前往中海會診。

    秦萌萌在一旁聽著張揚的話,此時她開始意識到張揚不是普通人,一個在電話中就可以調動一幫專家去為一個孩子服務的年輕人肯定不是尋常人物,她仔細搜索著張揚這個名字的信息卻毫無結果。

    張揚道:“醫院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你還要不要通知家人?”

    秦萌萌沒說話,目光投向窗外。

    張揚是故意刺激她的,看到秦萌萌這種情況,心中已經明白,十有八九何長安所說的是事實,秦歡這個孩子根本見不得光,甚至秦萌萌的父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到了中海醫院,張揚抱著秦歡直奔腦科病房,邱潭已經聯絡了腦外科的幾名專家,幾位專家看完秦歡的CT片之後,一個個都是麵『色』凝重,這個瘤太大,而且位置很不好,和周圍血管神經相連密切,如果切除,會造成很大的損傷,很難保證這孩子以後的智力不受影響。

    當天下午張揚也沒有離開醫院,陪著秦歡做了一個全麵的檢查。

    秦萌萌身上也沒帶這麼多錢,張揚又幫她墊付了兩千塊的住院押金。

    下午四點半的時候,於子良來到了中海醫院,他以私人身份過來,所以直接先去了病房,來到病房的時候,正看到張揚拿著三個桔子玩拋球遊戲給秦歡看,逗得秦歡不住歡笑。

    於子良放下行李箱笑道:“張主任,你應該改行去天橋賣藝了!”

    張揚抓住桔子放在床頭櫃上,笑著向於子良道:“於教授,其實我最擅長的是飛刀,要不咱倆搭檔,你當靶子我玩飛刀!”

    於子良笑了一聲,來到秦歡的麵前,將在門外買的一串糖葫蘆遞給他:“你是秦歡吧,我是你張叔叔的好朋友!”

    秦歡看了看張揚,他並不敢去接糖葫蘆。

    張揚鼓勵他道:“拿著,你於伯伯不是外人!”

    秦歡這才將糖葫蘆接了過來。

    張揚把剛才照得CT片拿給於子良,於子良對著日光燈看了看,低聲道:“有沒有做過腦血管造影?”

    張揚搖了搖頭:“剛聽腦外科主任說了,造影安排在明天!”

    兩人說話的時候,邱潭過來了,他是專程來看於子良的,兩人過去都畢業於協和醫科大,可後來走得道路不同,邱潭專攻骨科,而於子良選擇了腦外科,邱潭一直都在國內發展,而於子良多數時間都在國外,新近才回到國內。

    邱潭對這位師弟的技術水平是相當欣賞的,兩人寒暄了幾句,於子良很快就切入了正題,他前來中海的目的是為了給秦歡會診,可畢竟是非官方的,更多的是處於私人關係,他和中海醫院腦外科的專家並不熟悉,這也是他沒有直接去醫生辦公室看病曆資料的原因。

    同行相嫉,行內很多事還是有避諱的,邱潭明白於子良顧慮什麼,他笑道:“看來你真的不了解中海醫院的情況,腦外科主任是徐光耀,也是我們同校的!”

    

Snap Time:2018-06-21 08:28:20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