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章人性使然(上)


    第三百章【人『性』使然】(上)

    兩人重新坐定,李長宇一手夾著香煙,一手開始涮肉。他口味重,要了韭菜花當蘸料,看到張揚不用蘸料,笑著道:“來點韭菜花才有味道。”

    張揚搖了搖頭道:“晚上還有事呢,我可不想一張嘴把人都給熏暈了。”

    李長宇道:“哪有那麼多顧忌,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隨心所欲,連吃飯都諸多顧忌,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張揚察覺到李長宇似乎有了變化,他笑道:“感覺您話有話!”

    李長宇道:“市選舉結果出來了,援朝同誌已經當選市長了!”

    張揚喝了一杯啤酒道:“李叔,原本我以為你會不高興,可看您的情緒好像還不錯!”

    李長宇道:“煩惱都是自找的,經過這件事,我想明白了,與其盯著前方,還不如看著腳下!”

    張揚笑道:“過去你可不是這麼說,你一直教我要向前看!”

    李長宇道:“對你來說是向前看,對我而言是要盯著腳下,兩者並不矛盾!”

    張揚道:“江城的領導班子終於穩定下來了,以後市有什麼打算?”

    李長宇道:“我們幾個常委開過碰頭會,大家對江城的未來發展都很有信心,現在國家的政策這麼好,江城基礎不錯,隻要我們方向正確,完全有可能在近幾年內成為平海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城市。”李長宇在這次人代會召開之前,已經意識到自己失去了希望,所以左援朝當選為市長並沒有讓他感到失落,經過最近一連串的事情,李長宇有些浮躁的內心重新冷靜了下來,他開始考慮踏踏實實為江城做些事。李長宇對張揚的歐洲之行還是很關注的,他問了代表團的招商情況。

    張揚自從到了倫敦之後壓根就沒參加任何的招商活動,他當然不知道招商的進展,隻說自己病了,還沒有參加招商活動就回國了。

    李長宇道:“說起來代表團最近就要回來了!”

    張揚道:“真是慚愧,我這次白白浪費了一個出國名額,花了市這麼多錢,一點貢獻也沒有。”

    李長宇道:“也不能這麼說,誰沒有生病的時候?”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張揚,你這次到底得的是什麼病?”

    張揚看了看周圍,方才低聲道:“『尿』路感染!”

    李長宇似乎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歎了口氣道:“瞧你平時壯得跟牛犢子似的,怎麼得了這個病!”

    “水土不服,水土不服啊!”

    這時候高偉過來敬酒,他以後是要回春陽工作的,在京城遇到了主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對他來說可是一個大好機會,高偉一直都想調到江城市級醫院,所以借著這個機會要給李長宇拉上關係。

    張揚一看就知道高偉的目的,這段時間高偉對他很不錯,張揚本著能幫人家就幫人家一把的念頭,讓服務員加了個椅子。

    高偉殷勤的向李長宇敬酒。

    李長宇並不喜歡別人打擾,換作是在江城,他肯定不會搭理高偉這樣的小醫生,不過在北京,畢竟是家鄉人,何況高偉和張揚也很熟悉,李長宇在公眾麵前一直都很隨和,他和高偉喝了兩杯酒,笑道:“小高,好好學習,以後回到江城好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

    高偉連連點頭,他畢竟欠缺社會經驗,臨走的時候還找李長宇要電話,李長宇心有些不高興了,臉上並沒有做過多表示,淡然道:“以後有事情就直接找張揚!”

    張揚望著高偉尷尬的樣子不由得有些想笑,這廝的確有些自不量力,你是什麼身份?以為過來給副市長敬了杯酒就能拉上關係了?不在體製中混,還真不知道麵的錯綜複雜,張揚對高偉隻能表示同情。

    高偉現在才看出李副市長不想搭理自己,有些尷尬的站起身來:“不妨礙你們說話了,我回去了!”

    這時候邱潭也走了過來,自從邱潭看到張揚神乎其技的手法複位,就對這個年輕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兩天和於子良通電話的時候提起張揚,於子良又向他說了張揚的一些傳奇故事,邱潭越發欣賞張揚了。

    張揚看到邱潭親自過來,慌忙起身道:“邱主任,本該我去給您敬酒的,怎敢勞您大駕!”

    邱潭笑道:“我科還有事,得先回去,所以來跟你說一聲。”

    張揚和邱潭碰了一杯,又把李長宇介紹給他認識,李長宇也是看人下麵條,邱潭是京城名醫,他對邱潭也表現出一定的尊重。

    邱潭道:“我喝的是純淨水,做我們這行的,不敢多喝酒,這不,又有急診來了!”

    李長宇提出邀請道:“邱主任如果有時間,可以去我們江城轉轉,看看江城的風光,順便指導一下我們江城的醫療工作。”

    邱潭道:“五月份應該會過去一趟,於子良是我的老朋友,我怎麼都得去看看!”說完他叫上高偉先走了。

    李長宇向張揚道:“你借著這個機會可以和京城的醫學界多聯絡聯絡感情,以後可以促進江城和京城的醫學交流,提升我們江城的醫療水準。”

    張揚笑道:“真是幹什麼都不忘工作,成,你放心吧,等我回去就著手聯係這件事。”

    兩人又聊了幾句,李長宇起身離去,張揚也沒挽留,畢竟他今晚還答應了顧養養,看時間,距離八點舞會開始隻有半個小時了。張揚去結賬的時候,才知道高偉已經把帳給結了,張揚想想這廝第一次請自己吃飯,是去蹭病人家屬,這次請李長宇倒是大方,不禁感歎人果然是最現實的動物。

    張揚打了輛車就前往顧養養所在的美術學院,出租車在大門處被攔住,張揚隻能步行走入校園。

    學生舞會在校體育館內舉行,張揚對校內環境不熟悉,問了幾次才來找到體育館,遠遠就看到身穿藍『色』風衣的顧養養站在門口等著。

    張揚有些歉意的走了過去,笑道:“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車,晚了!”

    顧養養笑了笑,她今晚特地畫了淡妝,清麗絕倫的俏臉增添了幾分嬌俏,張大官人忽然發現昔日那個青澀的小丫頭忽然長大了。

    張揚穿了一身黑『色』的運動服,他是沒來得及換。

    顧養養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張揚又致歉道:“下午江城來人了,我沒來及回去換衣服!“

    顧養養嫣然笑道:“你來了就行,反正我也不怎麼會跳舞!”

    張揚和顧養養說話的時候,覺著有些異樣,他轉過身去,看到不遠處江光亞正看著他們,江光亞身穿考究的意大利名牌西服,風度翩翩的向他們走來,他是學生會『主席』,也是這次舞會的組織者,江光亞早在一周前就邀請顧養養當自己的舞伴,可惜被顧養養拒絕。

    看到張揚出現,江光亞的心很不舒服,但是他家教很好,還是很有涵養的向張揚伸出手去:“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學生舞會!”

    張揚還是從他的這句話中聽出了些排斥的含義,江光亞用上了我們的學生舞會,強調張揚這種社會人員和他們的舞會不搭界。

    張揚笑了笑,向江光亞道:“我過來看看!”

    顧養養主動挽起了張揚的手臂,張揚內心一怔,可是他也不好拒絕,害怕那樣會傷了顧養養的自尊心,兩人走了幾步,張揚低聲道:“養養,小心我跟你姐告狀,你居然利用我當擋箭牌!”

    顧養養不禁笑了起來:“這北京城我又不認識別人,你不幫我誰幫我?”

    張揚道:“我看江光亞挺不錯的,養養,你眼界不要太高,見到出『色』的男孩子千萬不要錯過,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顧養養不禁皺起了眉頭:“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你急什麼?”

    張揚看到她生氣了,笑道:“當我沒說,你們年輕人的事不歸我管!”

    “說話老氣橫秋的,你比我才大幾歲?”顧養養很不服氣的說道。

    兩人走入舞會現場,學生舞會環境條件都很一般,不過美院的俊男靚女倒還真是不少。顧養養一出現就成為很多男同學矚目的焦點,不過並沒有人主動上來請她跳舞,一是因為她身邊有張揚在,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多數人都知道江光亞在追她,連江光亞這麼出『色』的男生都不放在眼,其他的男同學自然就知難而退了。

    舞池中不少男女同學已經成雙成對的翩翩起舞,張大官人的舞技不錯,可是他來這之前就已經準備低調做人,在這自己隻是個外人,顧養養想用他當擋箭牌,讓江光亞知難而退,張揚覺著這樣的事情挺幼稚也挺好笑。

    顧養養拿了杯飲料給他,輕聲道:“你不會跳舞?”

    張揚道:“會一點點!”

    這時候一位穿著紅『色』『毛』衣的漂亮女孩子走了過來,向顧養養笑了笑道:“養養,不介意把你舞伴借用一下吧!”

    顧養養笑了笑沒有說話,眼睜睜看著張揚被那女同學牽著手走下舞池。

    張揚很快就發現自己很受現場女孩子的歡迎,這邊一曲舞剛剛跳完,才回到顧養養的身邊,馬上又有女孩子過來邀請自己,張大官人的虛榮心得到很大的滿足,不過虛榮心並沒有衝昏他的頭腦,他發現這些女孩子都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張揚被眾星捧月產生了兩個後果,第一他和顧養養被隔離開來,第二,他成為全場男生的公敵。

    這些大學生和他年齡相仿,可畢竟他們沒有走入社會,缺乏曆練,他們的目的太明顯,張揚在官場已經混了很長時間,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正常,不過這廝表現的很坦然。

    張揚摟著跳舞的這個細腰美女,是美院學生的文娛部長,她叫查薇,今晚對張揚眾星捧月的場麵就是她一手策劃的,究其原因還是身為學生會『主席』的江光亞起了作用,江光亞和查薇的關係很好,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查薇比江光亞大半歲,兩家也是世交,兩家人一直都有意結成親家,不過他兩人可能是太熟了,反而對彼此沒有那種感覺,相處的就像姐弟倆一樣,江光亞追顧養養的事情,查薇從一開始就知道,她還幫助江光亞撮合,可顧養養和任何人都是不即不離,雖然一團和氣,不過她在校園中也沒有什麼太親密的朋友,江光亞追求顧養養已經有一段時間,可惜毫無進展。

    這次舞會張揚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引起了江光亞的警惕,所以他求助於查薇,查薇於是就想出了這個招兒,發動群眾攻勢,讓張揚限於美院眾美女的包圍圈中。

    顧養養平靜自若的看著前方,江光亞趁機端著一杯飲料走了過來,將那杯果汁遞給顧養養,顧養養矜持的笑了笑道:“不想喝了!”

    江光亞邀請道:“一起跳個舞吧!”

    顧養養搖了搖頭:“不想跳!”

    江光亞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發現她正看著張揚,心中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實在看不出張揚好在哪?為什麼顧養養會對他如此關注。

    張揚雖然和查薇在跳舞,可同時也在關注著場外的情況,腳背忽然一痛,卻是被查薇踩了一腳,查薇慌忙道:“對不起,對不起!”

    張揚笑了笑,他的那雙白『色』運動鞋上麵多出了許多白印,這不僅僅是查薇一個人的功勞,剛才邀請他跳舞的女孩子有意無意都要給上他兩腳,張大官人知道自己顯然成為眾矢之的,他牽著查薇的手輕盈的轉了一個圈兒,輕聲道:“你們美院的女生都很主動啊!”

    查薇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心說,如果不是為了幫光亞,誰會理你?可表麵上還是甜甜微笑著:“在校園出眾的男生一直都很受歡迎。”

    張揚笑道:“我是混進來的!”

    此時舞曲終了,張揚放開查薇,走回顧養養身邊。

    顧養養笑道:“累了吧,從開始就跳個不停,還沒見你歇過呢!”

    張揚道:“我長這麼大沒感受過被美女包圍的滋味,今天有點受寵若驚,再累也心甘情願啊!”

    江光亞微笑道:“張揚,你很受女生的歡迎,我看你就快成為我們學校全體男生的公敵了!”

    張揚心說公敵也是你害得,不過也幸虧江光亞這麼搞,他看出顧養養對自己有些不同尋常,這樣的感情對他而言無疑是雷區,趟雷的事兒張大官人可不想幹。

    顧養養拿了瓶水遞給張揚,張揚還沒來得及喝,音樂聲又響了,查薇向他笑盈盈走了過來。

    顧養養也看出今天這些女同學是故意捉弄張揚,望著他那雙被踩滿鞋印的旅遊鞋心中生出一縷歉疚,自己不該讓張揚當擋箭牌的。其實張揚很容易就能從現在這種情況中解脫出來,他隻要主動邀請顧養養跳舞,可張大官人始終不提請她跳舞的事情,全然忘記了今晚自己是顧養養請來的舞伴。

    查薇的腰很細,張揚托住她的纖腰,輕柔的像托著一片羽『毛』,張揚笑道:“今兒你們把我當成舞男了!”

    查薇的俏臉不覺紅了起來,輕聲啐道:“怎麼說話這是?”

    張揚道:“你舞跳得不錯,就是喜歡踩人腳!”

    查薇揚起的高跟鞋正要落下去,聽到這句話有些尷尬的落回了地麵。她知道張揚十有八九識破了她們這幫女生是存心故意的,機智的回答道:“我們學校有許多男生喜歡『毛』手『毛』腳的,所以,我們就專門想了踩腳的方法對付他們,誰曾想習慣了,一跳舞就不由自主去踩別人!”

    身邊響起哎呦一聲,卻是一名男生被女伴踩了腳,疼得躬下身子,眼淚差點沒流出來,間接證明了查薇的這番話。

    張揚笑道:“其實有個不踩腳的法子!”

    查薇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張揚攬住她纖腰的手臂微微用力,查薇覺著自己被他懸空抱了起來,不由得輕聲驚呼,張揚隨著圓舞曲的節奏在舞池中旋轉了起來,舞姿優雅,步法瀟灑。

    行雲流水的舞蹈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可很快周圍人就發現,查薇的雙腳根本沒有著地,張揚用手臂承擔著她身體的重量完成整支舞蹈的。查薇從開始的慌張、難堪變成了一種羞澀,張揚用一種巧妙的方式在報複她,用一隻手臂承擔她所有的重量,帶著她舞完全程,在查薇有生之年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霸道而充滿力量的男子,三分鍾的舞蹈,查薇卻產生了完全不能自主,把一切交給張揚『操』控的感覺,她『性』情好強,這樣的感覺還是第一次產生。

    一曲舞罷,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查薇的雙腳這才落在實地,張揚氣定神閑的微笑道:“謝謝配合!”他並不想繼續在這逗留下去,轉身向門外走去,顧養養跟著他離開了舞會現場。

    來到門外,顧養養仿佛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怯生生向張揚道:“對不起!”

    張揚笑道:“傻丫頭,說什麼?”

    顧養養咬了咬櫻唇道:“總覺著我利用了你!”

    張揚笑道:“我知道,你想用我當擋箭牌,我把你當親妹妹一樣,又怎會怪你?不過有些事並不能一味逃避,如果你不喜歡他,就跟他說清楚,我想江光亞應該是個懂道理的人!”

    顧養養點了點頭,一雙明眸望著張揚道:“謝謝你,張哥!”

    張揚笑了笑:“很晚了,趕快回去休息吧!”

    張揚和顧養養分手之後,獨自向校園外走去,初春的夜風仍然有些寒意,張揚的頭腦漸漸從舞會的喧囂中冷靜下來,他在處理和顧養養之間的關係上一直保持著清醒的頭腦,顧養養對他有好感,這件事很正常,在自己治好顧養養的雙腿之前,她很少和社會接觸,接觸最多的異『性』一個是她的父親一個是她的哥哥,自己的出現讓她的命運發生了轉機,讓她的生活恢複了美好,顧養養一直都把自己當成救世主來看,拿自己和其他人去比較,顯然是不公平的,張揚有些無奈的想著,無論自己情不情願,已經成為了顧養養的一個衡量標準。

    張揚回望美術學院的大門,舒了一口氣,暗自感歎道,做男人還是不要太出『色』的好!

    美術學院外並沒有出租車,張揚必須沿著前方的道路步行一公左右才能到達公車站,仰望夜空,一輪新月高懸天空之上,張揚不由自主想到了陳雪,想到了那晚他們一起在屋簷上賞月的情景。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被這個時代所同化,他開始考慮許多問題,甚至包括在感情方麵,他已經有了越來越多的顧忌,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身後響起自行車輪圈轉動的聲音,張揚轉過頭去,卻見十多名男生蹬著自行車向他追趕而來。張揚停下腳步,那群男生將他圍攏在中心。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這樣的場麵如此熟悉,當初他在清華園也經曆過被群起而攻之的局麵,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出風頭必然要引起一定的後果。

    

Snap Time:2018-01-24 12:00:41  ExecTime: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