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八章隱情(上)


    第二百九十八章【隱情】(上)

    回去的路上,羅慧寧向張揚道:“你何叔叔這個人做事低調,可他的生意做得很大,是國內屈指可數的建築商之一,在海外也有很大的事業,知道鼎天集團嗎?”

    張揚點了點頭,鼎天集團的大名他當然聽說過,那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建築公司。

    羅慧寧道:“鼎天集團隻是他的產業之一!”

    天池老人道:“何長安的心態不錯!”

    張揚笑道:“有人把錢用來去吃喝嫖賭,有人把錢用來做善事,他是把錢用來收藏,意義各有不同!先生以為他的做法暗合天道了!”

    天池先生笑了起來。

    羅慧寧在康複醫院下車後,由張揚把天池先生送回了香山的院落,說起來,這套院子也是何長安所建,張揚幫著天池先生將那尾紅鯉魚放在魚池之中,看著鯉魚在水池中來回遊弋,天池先生撫須笑道:“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張揚,你也非池中之物!”

    張揚笑道:“我最多也就在小河小江折騰折騰,充其量算一條草龍!能混個廳級幹部我就心滿意足了。”說話的時候,目光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渴望。

    天池先生道:“我一直都搞不懂你,以你的『性』情原本不適合被束縛,可偏偏選擇了官場這個羈絆,這官場當真這麼有吸引力?”

    張揚微笑道:“我感到新奇,好玩,隻有深入其中才能感到其中的樂趣!”

    最後一句話讓天池先生不禁錯愕了一下,低聲道:“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看來我是無從了解你的樂趣了!”

    張揚臨走之時,天池先生交給他一本筆記,卻是一本關於唐史的論文,天池先生讓他去清華園交給陳雪,這篇論文是陳雪求天池先生指點的,原本說好了昨天過來拿,可直到今天都沒有來取,天池先生讓張揚把論文送去,順便幫他探望一下陳雪,看看她是不是有事,在他的印象中,陳雪是從不爽約的。

    張揚開著紅旗車來到清華園,都說社會主義國家沒有等級觀,那純粹是胡說八道,張揚開著這輛車,清華園的門衛愣沒敢過問,遠遠就把大門給打開了,張揚暗自感歎,自己這是狐假虎威,啥時候才能混到這種境界。

    紅旗車自然引起不少人側目,張揚在女生宿舍前泊好車,昂首闊步的走向大門,很多女生都向他看來,都以為這是哪位京城的太子爺。

    張大官人在大門處遭到了進入清華園第一次攔截,看門的中年大嬸,怒目圓睜,尖聲叫道:“你給我站住!”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大媽,我來找人的!”

    “你這樣的我見多了,給我外麵呆著去,別想蒙混過去!”

    張揚道:“我真是來找人的!要不我拿工作證給您看看!”

    “行了,行了,少跟我在這兒演戲,是不是想追女同學?那也不能來女生宿舍,外麵等著去!”

    張揚道:“我來找我表妹的!我大老遠從平海來一趟不容易,大媽,您高抬貴手,讓我進去吧!”

    “不行!”

    這時候有兩名女生從樓上下來,好奇的向張揚看了看,張揚攔住她們的去路道:“兩位同學,你們認識陳雪嗎?我是她表哥,能不能幫我跟她說一聲!”

    剛巧那兩名女生都是陳雪的同班同學,其中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孩道:“她生病了,正在校醫院掛水呢!”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陳雪果然有事,他向那名女生問明了校醫院的位置,匆匆向校醫院而來。

    陳雪形單影隻的坐在輸『液』室內,一隻手輸『液』,一隻手拿著書在看。陳雪『性』情孤僻,在清華上學期間很少和他人聯係,所以也沒有什麼朋友,生病了也是一個人過來,身邊連照顧她的人都沒有。

    張揚望著她憔悴的樣子,心中升起一陣愛憐,緩步走了過去,來到陳雪身邊坐下。

    陳雪抬起頭,發現是張揚,美眸之中幾分錯愕,,不過她的錯愕之『色』稍閃即逝,表情瞬間已經恢複了平日的淡漠,輕聲道:“你來了!”聲音平淡無比,仿佛張揚從未離開過一樣。

    張揚點了點頭,陳雪很少流『露』出真實的感情,陳雪在張揚認識的女孩之中是極其特別的一個,她明明不到二十歲年紀,可心態卻如修煉多年的老僧,淡視一切,風波不驚,缺少青春少女應有的活力。

    張揚的伶牙俐齒在陳雪的麵前很難有作用,無論說怎樣的話,陳雪都很少有反應,這樣的態度讓他感到無趣。

    張揚道:“病了?”

    陳雪點了點頭:“大概是受了點風寒!”

    張揚示意她伸出手,陳雪也沒有抗拒,反轉皓腕伸向張揚,張揚以手指貼在她的脈門之上,發現陳雪的脈象有力並非是虛弱之兆,不過脈息有些紊『亂』,他悄然將一股內力送了過去,試圖幫助陳雪調整內息,可內力剛剛注入就感覺到一股柔和的抗拒力,要知道內力有一定修為的人,如果經脈有外力侵入,自然而然的會產生反應,張揚有些奇怪,陳雪曾經告訴他修習過老道士李信義給她的一個小冊子,難道那小冊子中就記載著一門高明的內功?

    張揚讓陳雪放鬆,探查了她的幾處『穴』道,對陳雪的病症,他很快就了然於胸,陳雪並非受了風寒,而是麵臨內功上的突破,想要盡快解除這種症狀,必須要有一個內功高手幫她引導,張揚道:“你並非風寒,我可以幫你!”

    陳雪對張揚極為信任,當下停止了輸『液』。

    張揚道:“需要找一處清靜之地,我幫你疏導內息!如果處置不當,任由發展下去,恐怕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陳雪知道張揚的本事,她輕聲道:“那天我打坐的時候,感覺一口氣走岔了,整個人就開始變得虛弱無力。”

    張揚道:“你修煉的是一種內功,修煉內力都會麵臨一個個的突破階段,這一階段就稱為關口,現在你恰恰處於關口之處,突破之後,內力會突飛猛進,如果無法突破,好的會停滯不前,壞的會走火入魔。”

    陳雪對此不以為然:“我練那本小冊子的時候隻是覺著好玩,如果知道會有今天,我也不會練習了。”

    張揚道:“你也不用後悔,這門內功相當的精妙,突破關口之後,對你以後必然有很大的好處,更何況你遇到了我,再大的難題一樣可以解決。”這廝在女孩子麵前自吹自擂的『毛』病又犯了。

    陳雪道:“算了,我以後不再修煉就是,我不想你為我損耗內力!”

    張揚心中這個鬱悶啊,明明是陳雪需要幫助,怎麼搞的自己跟求她似的,他不由分說的拖起陳雪道:“去天池先生那,這兒不適合我幫你行功!”

    天池先生看到張揚去而複返,還帶著陳雪回來,並沒有感到任何驚奇,到了老先生這種境界,早已風波不驚。他讓吳媽把茶室收拾了一下,提供給張揚使用。

    張揚和陳雪除去鞋子,盤膝對坐在地板之上,即使在張揚熱辣辣的注視之下,陳雪依然鎮定自若,這份心態實屬罕見。

    近看陳雪,從她的俏臉之上找不到半分瑕疵,她的美不屬於這個喧囂塵世,宛如冰峰之上的一朵雪蓮,獨自綻放,吐『露』著高雅卻不可接近的芬芳。

    張大官人麵對陳雪竟然興不起半點兒非分之想,隻覺著任何不敬的想法對這個仙子般的女孩兒都是一種褻瀆。張揚道:“我會用內力幫你突破關口,你無需緊張,按照平時的方法行功即可!”

    陳雪點了點頭。

    張揚和她雙手相抵,掌心相貼,一股柔和溫暖的內息緩緩送入陳雪體內,他輕聲囑托道:“不可運功抵禦,順其自然!”

    陳雪美眸緩緩閉上,控製體內的抵禦,任由那股溫暖悄然侵入自己的體內,宛如春風吹入她的經脈,陳雪屏氣凝神,按照平日修行的方法開始行功,內息升起於丹田之中。

    張揚的內息和陳雪融在一處,陳雪的內力雖然不如他的霸道強大,可是韌勁十足,延綿不絕,是張揚重生之後,接觸到的有數強者,即便是比起長眠前的文玲,也不遑多讓。

    在張揚的引導之下,陳雪重新將內息行遍全身,昔日淤滯不前的幾處『穴』道,內息到處,痛如刀割,可有了張揚的幫助,在疼痛過後便衝破淤滯。

    幫助陳雪衝關,也是一件極其損耗內力的事情,隨著內力的損耗,張揚汗如雨下,頭頂冒升出縷縷白汽,開始的時候朦朦朧朧若隱若現,隨著內力的損耗加大,白汽也是越來越盛,沿著他的頭頂筆直向上。而陳雪周身都籠罩在一層朦朦朧朧的氣暈之中,她的肌膚泛出皎潔無暇的光華,宛如玉石。

    協助陳雪的內息在她體內行遍兩個周天,確信陳雪已經衝關成功,張揚方才緩緩收回內力,增開雙目,卻見陳雪仍然在靜靜調息,張揚不敢驚擾,起身披上衣服,緩步離開茶室。

    天池先生讓吳媽已經準備好了熱水,張揚去衝了個澡,洗去滿身的大汗,走出浴室的時候,隻感到通體舒泰,剛剛因為內力損耗的疲憊,竟然一掃而光,這對他而言還是從未有過的事情,張揚潛運玄功,意識到自己並沒有任何消耗過度的現象,心中暗自奇怪,難道自己的武功又有進境?轉念一想並不太可能,可他明明恢複速度又是如此之快,難道在幫助陳雪衝關的過程中,自己也得到了好處?

    天池先生坐在院落之中望著天空中的那闕明月獨自出神,水池子中,鱗光『蕩』漾,水波和紅鯉反『射』出月光交織在一起變幻莫測。

    張揚道:“叨擾先生了!”

    天池先生笑道:“你和陳雪是我見過年輕人中最有意思的兩個!也是最和我談得來的兩個!”

    張揚笑道:“天池先生是在誇我們嗎?”

    天池先生笑道:“你們『性』情雖然不同,可是對很多事都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看世界的眼光和普通人全然不同。”

    張揚道:“可能是我們的心態比較老一些!”

    天池先生道:“陳雪把自己隔離與人世之外,而你卻拚命想融入人世之中,一個生怕別人打擾自己,一個生怕別人忘記自己,真是有趣!”

    張揚被天池先生這麼一說,不覺微微一怔,自己和陳雪的確如先生所說的那般。

    陳雪沐浴之後,也來到兩人身邊,輕聲道:“打擾先生了!”

    天池先生哈哈大笑道:“看來你跟我始終要客氣許多,張揚這麼幫你,也不見你說一個謝字!”一句話說得陳雪俏臉之上蒙上一層羞赧之『色』。

    張揚這才意識到,陳雪對自己果然不同,無論自己對她做什麼,她少有向自己說過謝謝二字,仿佛自己為她做事天經地義一般,初看似乎冷淡,可仔細這麼一品味,這恰恰是她對自己的不同尋常之處。

    張揚道:“我們之間不用說謝謝,陳老伯是我的忘年交,我照顧她也是應該的。”一句話儼然把自己擺在了長輩的位置,其實真要說起來,張揚倒也稱得上陳雪的長輩,他和陳雪的母親耿秀菊過去是同事,他和陳雪的親叔叔杜天野又是相交莫逆的好友,陳雪喊他一聲叔叔倒也應該。想到這一層,張揚覺著自己更不該對陳雪有什麼非分之想,那啥……畢竟咱是長輩啊!

    

Snap Time:2018-06-25 20:13:06  ExecTime: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