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七章大富(下)


    第二百九十七章【大富】(下)

    張揚對劉明的這番話相當的滿意,他微笑道:“私家偵探很有前途,要不我跟你一起幹得了!”

    劉明苦笑道:“張主任,您別拿我開涮了,您是大才,這種見不得光的生意您是看不上的,我也就賺點小錢,對了,你知道嗎,風度酒吧又開業了!”

    張揚道:“老板娘還是林鈺文?”

    劉明點了點頭道:“還是她!我去玩過兩次,不過沒見到王學海出現過。”

    張揚雖然和林鈺文接觸不多,可也知道這個女人很不簡單,上次顧明健的事情之後,林鈺文應該會和王學海劃清界限,至少在表麵上不會繼續來往。

    劉明又道:“蔡旭東辭職了,和他朋友開了家醫療器械公司,離我的偵探社不遠。”

    張揚笑道:“他老爺子是衛生部長,他做醫療器械,肯定生意盈門,財源滾滾!”

    劉明道:“有好頭腦不如有個好爹!這幫太子爺都是含著金鑰匙來到世上的!”說完這句話他不由得想起張揚也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人家也算得上太子黨。

    張揚從不以太子黨自居,他認為今天自己擁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拚搏得來的,這樣才有成就感,他向劉明要了蔡旭東的地址,說到底蔡旭東還是欠他一份大人情,有機會要去拜訪拜訪他。

    第二天一早張揚驅車去接了羅慧寧,然後又去香山接了天池先生,老先生見到張揚也高興得很。

    他們去釣魚的地方是密雲東南的水庫,張揚為了這次釣魚專門買了全套釣具。

    天池先生拿著釣竿一個人走到遠處獨自垂釣,遠遠望去白須隨著晨風輕輕飄拂,老先生氣定神閑,充滿仙風道骨的味道。

    羅慧寧也選了個位置坐下。

    張揚對釣魚不甚精通,他又是個坐不住的『性』子,才坐了半個小時,看到一條魚都不上鉤,幹脆去一旁的小山上溜達,在山上轉了一圈,發現了幾隻斑鳩,他利用石子將斑鳩『射』了下來,感覺最近功力在不斷恢複,彈指神通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施展出來。

    張揚拎著幾隻斑鳩回到水庫,看到羅慧寧已經釣上了幾條魚,天池先生卻一無所獲。

    張揚湊到天池先生麵前,好奇的看了看他。

    天池先生笑道:“我不會釣魚,可是我喜歡釣魚時候的那種心境!”

    張揚道:“先生的心境是不是很期待啊?”

    天池先生笑道:“期待什麼?”

    “期待魚兒上鉤!”

    天池先生道:“我雖然不是薑太公,可我也有幾分他的心態!”

    張揚道:“先生用得是直鉤?”

    天池先生白眉一動,漁浮忽然沉了下去,魚線瞬間被扯得筆直,魚竿彎曲如弓。

    張揚驚喜道:“上鉤了!”

    天池先生來回牽拉,那魚兒終於『露』出背脊,竟然是一條紅『色』的鯉魚,陽光之下,魚鱗發出片片金光,張揚慌忙去拿抄網。天池先生卻道:“不急,不急,順其自然的好!”

    就這樣,一人一魚足足對峙了一個小時方才將魚兒牽拉上來,張揚早已失去了耐『性』,天池先生將那一尾足有五斤重的大紅鯉魚放入水桶之中。

    張揚湊上來用手指撥弄了一下魚頭道:“個兒不小,中午可以大快朵頤了。”

    天池先生道:“我想帶回去放在我魚池養著!”

    羅慧寧那邊又釣上來兩條,想不到她居然是一個垂釣高手。

    遠處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走了過來,遠遠笑道:“文夫人來了!”

    羅慧寧向那男子點了點頭:“何老板,最近又搜集了什麼好東西?”

    那男子叫何長安,是國內屈指可數的建築商,這次釣魚就是他安排的,他穿著洗的有些發白的深藍『色』中山裝,褲子也是普普通通的牛仔褲,一雙大頭皮鞋,橫豎都看不出一位超級富商的模樣,這和他低調的為人有關,他和文副總理關係很好,兩人相識於年輕之時,一直到現在都保持著深篤的友情。

    何長安和天池先生也認識,笑著湊到水桶邊看了看:“這條鯉魚不錯,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我看此魚絕非凡品!”

    羅慧寧打趣道:“你對這條魚這麼感興趣,幹脆讓先生讓給你!”

    何長安笑道:“君子不奪人所愛!”他直起腰,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去:“你一定是張揚了,我叫何長安!”

    羅慧寧介紹道:“張揚,這是你何叔叔!”

    張揚明白,羅慧寧開口讓自己叫他叔叔,證明此人肯定有著相當的能量,張揚微笑著和何長安握了握手。

    何長安看到張揚沒釣魚,知道他對此不感興趣,又看到張揚抓到的那幾隻斑鳩,不由得好奇道:“這鳥兒怎麼打下來的?”

    張揚總不能說自己用彈指神通將斑鳩打下來的,靈機一動道:“我用彈弓打得!”

    何長安嘖嘖讚道:“真是好眼力!”他邀請張揚和他一起去後山打獵。

    何長安也是『射』擊高手,可當張揚拿起獵槍,他方才知道什麼叫百發百中,張揚瞄準了前方奔跑的梅花鹿,一槍就將梅花鹿放到在地。他有些奇怪道:“這山並不大,怎麼這麼多的野味?”

    何長安笑道:“這座山我圈起來了,梅花鹿是我讓人放出來的,這些鹿都是養殖,比不得野生,反應要遲鈍一些。”

    張揚笑道:“難怪這麼好打!”心中對何長安這個人開始重新估量,何長安打獵的做派像極了古代的皇上,看來他很有錢。

    他們中午去了北國山莊,這北國山莊也是何長安的產業,門頭上的四個大字還是天池先生親筆所書。北國山莊的前院之中堆放著大量的石雕木雕,這些全都是何長安新近在皖南收購而來的,天池先生對其中的兩塊木雕很感興趣,何長安當即就表示送給老先生。

    羅慧寧欣賞著精美的石雕,不禁感歎道:“何老板,你的品味是越來越高了,這些石雕木雕全都是不可多得的藝術品,價值不可估量。”

    何長安道:“我在皖南農村收來得,沒花多少錢,老百姓還沒有這個意識,這些東西放在他們那不懂得珍惜,破壞相當嚴重,我花錢買來,找專家歸類修複,價值較高的我捐獻給國家,普通的留給自己玩耍。”

    天池先生道:“小何的風格很高嘛!”

    何長安道:“我還新買了一些古舊家具,先生幫我鑒賞一下!”

    天池先生欣然點頭,何長安帶著他們來到儲存家具的地方,他搜集的家具很多,從明清到民國幾乎什麼樣式都有,張揚對一張大床很感興趣,在光潔的床麵上『摸』了『摸』,心說這床足夠寬大,就算多幾個人躺上去也無妨。、

    誰也不知道這廝打得什麼主意,何長安看到他對那張床感興趣,笑著介紹道:“這是民國時候的東西,主人躺在上麵抽鴉片的,也算是一個時代特有的產物吧。”

    張揚這才想起難怪這麼熟悉,自己在電影上曾經見過。

    何長安極其大方,看到張揚喜歡,微笑道:“喜歡,我就將這張床送給你!”

    羅慧寧慌忙阻止道:“那怎麼成,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可以說送就送!”

    何長安笑道:“沒多少錢!”

    張揚擺了擺手道:“何叔叔,您別跟我客氣,我就是好奇,您要是真送給我,我也沒工夫躺在上麵,還是席夢思舒服,您要是真想送我東西,等我結婚的時候,再送我套家具得了!”他隻是說笑罷了。

    想不到何長安居然很認真,笑道:“家具房子都算我的,咱們可說定了!”

    張揚明白人家這麼慷慨全都是看在文國權夫『婦』麵子上,自己和他萍水相逢,又是第一次認識,沒理由對自己那麼大方。

    何長安的收場不僅僅限於這些,除此以外他還收藏了大量的瓷器和名人字畫,這座北國山莊就像一個民間博物館。

    張揚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單單是何長安的這些收場至少要值幾個億,此人的富有難以估量,望著穿著普普通通的何長安侃侃而談,張揚暗自讚歎,人家這才是低調。

    午飯之後,何長安又帶他們欣賞了自己的一些玉器收藏,送給羅慧寧一對和田墨玉鎮紙,張揚這邊也沒有落空,何長安給了他一塊上好的和田籽料,雖然沒有雕刻,單單是這塊玉價值就在萬元以上。

    張揚本想客氣客氣,羅慧寧讓他收下,於是張揚也心安理得的收起。

    天池先生臨走之時,何長安向他求字,天池先生笑道:“我的字你有不少了,今天我的狀態也寫不出什麼好字,我給你介紹一位大家!”他笑眯眯向張揚招了招手。

    何長安對張揚缺乏了解,他的隨和客氣是衝著文國權夫『婦』的麵子,目前對張揚的唯一認知就是,這小子的槍法不錯。聽說天池先生讓他寫字,心中感到有些失落,他是不指望張揚能寫出什麼好字,與其張揚寫還不如羅慧寧寫,至少人家的身份地位擺在那。不過何長安這個人藏得很深,他就算心有些不屑,可表麵上仍然表現的相當高興,以羅慧寧的修為都猜不到他心中所想。

    何長安還專門取出了他收藏的一套硯台,這硯台當年是乾隆皇帝使用過的端硯,筆墨紙張也全都是他買來的珍品,麵子上何長安做得很足。

    這種人又怎能不讓人生出好感,張揚對何長安的印象很好,無論人家是看在誰的麵子上,做人這麼慷慨,做人能裝到這個份上,已經很難的。

    這正是何長安的高明之處,即使是在和文國權這位副總理相處的時候,他少有表現出獻媚和巴結,讓別人感到你對他的尊重有很多種方式,我能夠這樣對待你的幹兒子,我對你的尊敬更是不言而喻。

    羅慧寧親自為張揚磨墨,何長安由此看出羅慧寧對這個幹兒子不是一般的疼愛。

    張揚撚起羊毫,淡然道:“何叔叔想寫什麼?”

    何長安想了想道:“藍田美玉生紫煙!”

    張揚飽蘸濃墨之後,揮毫潑墨,在宣紙之上筆走龍蛇,七個大字一氣成,行雲流水毫無淤滯。

    何長安開始的時候還不以為然,可當張揚寫下第一個字的時候,他的目光就粘滯在紙上,隨著一個個字體躍然紙上,他的表情從震驚旋即又變成一種驚喜,到張揚寫完,他已經激動地雙手握在一起,直到張揚將羊毫放下,他方才從心底叫出一個好來!何長安是真沒有想到張揚的一手字竟然寫得如此高妙,自己剛才真是小看了他。想想真是慚愧,天池先生何等風骨,他推薦的人豈會有錯。

    天池先生笑眯眯望著何長安道:“滿意嗎?”

    何長安連連點頭。

    天池先生道:“張揚年輕,他的字充滿陽剛之氣,昂揚向上,一往無前,你表麵上與世無爭,可身在商場,胸懷好勝之心,所以他的字更符合你的脾胃!”

    張揚笑道:“先生是在批評我寫字殺伐氣太重!”

    天池先生笑道:“過去我曾經以為書法之道渾然天成,可現在看來,還是各有風骨的好!”

    羅慧寧微笑道:“先生所說的境界我恐怕是無法參悟了!”

    何長安得了張揚那幅字心中開心不已,專門找張揚要了聯係方式,攀交之心已經十分的明朗。

    

Snap Time:2018-08-15 03:23:36  ExecTime: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