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七章大富(上)


    第二百九十七章【大富】(上)

    接下來的日子,張揚的確清淨了幾天,剛開始他很享受,可沒兩天,他就耐不住這份寂寞了,正琢磨著是不是提前出院的時候,羅慧寧一個電話把他給招了過去。

    羅慧寧歸國的第二天給張揚打了這個電話,他們夫『婦』兩人都有許多話想問張揚。

    讓張揚有些不自在的是,見麵的地點在文玲的康複醫院,他不知道是不是文國權夫『婦』故意這麼安排,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過去了,專程帶了束鮮花去探望文玲。

    雖然文玲重新變成了植物人有多半原因是拜他所賜,張揚卻沒有什麼負疚感。

    走入病房的時候,羅慧寧正幫女兒修剪指甲,看到張揚進來,她笑了笑,指了指一旁的沙發。

    張揚先把鮮花『插』在花瓶上,然後在沙發上老老實實坐下,看著羅慧寧細心的幫助女兒修剪指甲,羅慧寧的確是個好母親,她幫助文玲剪完指甲後,方才去洗了手,來到張揚旁邊坐下,輕聲道:“你玲姐總算又聽我話了!”

    張揚低聲道:“對不起!”

    羅慧寧道:“又不是你錯,別說這樣的話!”

    此時文國權的紅旗轎車也已經到了門口,他身穿黑『色』西服,步履矯健的走入病房之中,自從回國之後,他就忙於處理各種事務,直到現在才有時間過來探望女兒,看過文玲之後,他和張揚來到隔壁的休息室。

    羅慧寧幫他們泡了一壺茶,輕聲道:“你們爺倆兒談,我去準備午飯!”

    文國權道:“給浩南打個電話,讓他過來一起吃飯!”

    羅慧寧點點頭,在丈夫麵前她始終表現出順從。

    文國權看了看張揚,他開門見山道:“你在為國安局工作?”

    之前邢朝暉特地和張揚談過這件事,讓他以後見到文國權,如果文國權問起的時候,要堅決否認,張揚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他歎了口氣道:“我都不知道麗芙是國安特工,我們早就認識,她出了事情,我當然不可以坐視不理!”

    文國權笑了笑,他何許人物,馬上就聽出張揚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

    張揚也清楚這樣是蒙混不過去的,他壓低聲音道:“幹爸!我也不想瞞你,其實我回來之後,國安把我找過去了,他們讓我加入國安!”三分真七分假,這樣說起來才可信。

    文國權皺了皺眉頭道:“誰找你的?”

    “章碧君!說是要我加入十局!”

    “你怎麼說?”

    張揚實話實說道:“我對當特工沒什麼興趣,總覺著偷偷『摸』『摸』的見不得人,我不喜歡四處奔波,還是老老實實呆在體製踏踏實實做點事好。”

    文國權沒有說話。

    張揚殷勤的幫他倒了杯茶,遞到他手中,文國權品了口茶道:“你身為一個國家幹部,不可以總是感情用事,而且你已經和嫣然確定了關係,感情方麵不可以三心二意,否則不但會傷了嫣然的心,也會讓你宋叔叔不悅!”

    張揚連連點頭。

    文國權又道:“你很有本事,國安局看中的也是這一點,不過你既然不想去,就跟他們說明白!”

    張揚道:“章碧君找過我幾次!”

    文國權道:“這樣吧,我幫你跟那邊打個招呼,讓他們不再麻煩你!”

    張揚喜出望外,隻要文國權開口,料想國安以後不會再糾纏自己。

    文國權又道:“張揚,你雖然缺乏組織紀律『性』,不過,這次你誤打誤撞也立了大功,多虧你救了你幹媽,如果不是你,這次的事件會搞得很大。”

    張揚道:“我『性』子衝動,很多時候不會考慮後果,當時聽到有人要對您和幹媽不利,我什麼都不管了,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我會直接殺到白金漢宮去!”

    文國權笑了起來,張揚說得誇張,不過在他聽來心中卻是暖融融的,當初他認張揚為義子,更主要的是想拉近和宋懷明的關係,出於政治上的目的,他看得出,羅慧寧對張揚是當親兒子一樣看待的,即使文玲出事之後,妻子對張揚也沒有半點埋怨。

    文國權在知道女兒因為張揚出事之後,心中不爽了很久,可後來他也漸漸接受了這個現實,文玲的事情怪不得任何人,也許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文國權是位堅定的『共產』黨員,他並不相信宿命論,可在杜山魁因為受到女兒的刺激去世之後,文國權也產生了一些不該有的想法,在女兒出事之後,他一度對張揚產生了看法,也想過開口請張揚再救女兒一次,可如今他已經逐漸冷靜下來,理智的看待整件事。

    文國權道:“張揚,你身上有很多閃光點,如果能夠控製好自己的情緒和脾氣,以後會有一番大作為的。”

    張揚道:“我沒想這麼遠,就想把眼前的工作搞好,把江城的招商工作搞好。”他這句話是說給文國權聽得,他想在文國權心中造成一個踏實肯幹的形象,可文國權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這廝在賣乖,文國權笑道:“能有這樣的認識就好,最怕你認識到了,可真正做起來卻做不到。”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文國權低聲道:“你剛剛看過你玲姐,她的病還有沒有辦法?”

    張揚最不想提及這件事,可終究還是無法回避,作為父親,文國權顯然不想女兒永遠這個樣子,他的內心深處還存在一絲希望。

    別說張揚現在沒有辦法救醒文玲,就算他有辦法,他也不會冒險去救她,張揚老老實實答道:“我無能為力!”

    張揚的回答在文國權的預料之中,聽到他這樣說,文國權心中最後的希望徹底破滅,他歎了口氣道:“算了,也許這結局早已注定!”

    張揚聽出文國權話包含的悲觀情緒,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安慰他,其實他並不適合充當安慰文國權的角『色』。

    此時羅慧寧過來招呼他們去吃飯,他們用餐的地方就在康複中心食堂。

    文國權夫『婦』都很注意保養,六道菜中隻有一道葷菜,其他都是素菜,文國權也沒喝酒,羅慧寧讓人開了瓶茅台,張揚看到文國權不喝,自己也不好意思喝,小聲道:“我住院呢,醫生說我不能喝酒!”

    羅慧寧看出他拘束,笑道:“你的酒量我還不知道,你剛剛不是跟我說這次是裝病嗎?怎麼不能喝?是不是看到你幹爸不喝,你也不敢喝了?”

    文國權聽她這樣說,笑道:“這樣啊,給我倒一杯,我陪張揚喝一杯!”

    張揚慌忙給他倒了一杯酒,羅慧寧也倒了一杯,張揚舉杯道:“我敬幹爸幹媽一杯,祝您們身體健康!”

    文國權微笑道:“年齡越大,越懂得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喝完這杯酒後,羅慧寧道:“浩南那小子隻說工作忙,沒時間過來!”

    文國權道:“孩子大了當然有自己的事情,你這個當母親的也不能管得太寬!”

    羅慧寧感歎道:“我就算想管也管不了了,算了,隻希望他能盡快成家。”

    文國權道:“他和老秦家的女兒相處的怎麼樣?”

    羅慧寧道:“你還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感情上的事情他守口如瓶,我問了他好多次,一個字也不肯透『露』給我。隻說是正談著,這都談了三四個月了,我連秦萌萌都沒見過一麵!”

    文國權笑道:“你急什麼?早晚都有孫子抱!”他向張揚道:“張揚,你幹媽急著抱孫子,要不你趕緊結婚吧!”

    張揚笑道:“我不符合晚婚標準!”

    文國權還想說什麼,此時李偉過來找他,文國權起身道:“你們娘倆吃吧,我還有事!”

    羅慧寧望著丈夫遠去的背影,不由得又歎了一口氣道:“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頓飯都難!”

    張揚安慰她道:“幹媽,幹爸為國家『操』勞,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羅慧寧道:“你也不讓我省心,你和嫣然的事情現在怎麼樣了?別整天三心二意的,我看你和那個麗芙好像也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

    張揚笑道:“我和嫣然很好,你放心吧,我懂得該怎麼處理這些關係。”

    “你真懂得才好!”羅慧寧才不相信他能處理好這些關係呢。

    張揚道:“我還得在北京呆一個月,配合國安把英國發生的事情說清楚!”在羅慧寧麵前他沒必要隱瞞什麼。

    羅慧寧道:“也好,這個月你剛好在北京好好陪陪我,明天我和天池先生約好去密雲釣魚,你一起去!”

    張揚點了點頭道:“沒問題,我正閑著難受呢!”

    羅慧寧笑道:“閑著難受就給我當司機,回頭你把那輛紅旗車開走,明天一早準時過來接我。”

    張揚臨行前想起龔建永的事情,低聲向羅慧寧說了,羅慧寧道:“我還真不知道國務院有這麼號人物,回頭我給你幹爸說一聲!”

    張揚知道幹媽肯定要給自己出氣了,笑著點了點頭。

    張揚開著那輛紅旗車回到中海醫院,自然引來了一番注目,回到病房看到春陽駐京辦主任於小冬和縣長沙普源在麵,想來是聽到自己生病的消息專程過來看他,張揚進去陪沙普源寒暄了一通,剛剛送走沙普源沒多久,前來北京公幹的江城財政局長龐彬也來看他,張揚明白中海醫院是不能呆了,自己生病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把龐彬送走之後,就開車離開了中海醫院。

    國安還給他安排了香國飯店的住處,張揚把車停到了香國飯店,看到時間還早,帶著新近收到的幾張購物卡去了西單商場,不去不知道,購物的時候,張揚才搞清楚郭瑞陽和劉文學給他的購物卡都有五千塊,想不到駐京辦出手都很大方。

    張揚買了幾套衣服,想想明天要跟著羅慧寧去釣魚,專門到漁具專櫃選購了釣魚竿,刷卡付賬的時候,張揚又遇到了熟人,王學海的妻子田玲,田玲手也拎著不少東西,她並沒有留意到張揚。

    一陣子不見,田玲瘦了一些,張揚原本想去跟她打招呼,可想想還是沒有馬上走過去,跟著田玲出門,看到她打了輛出租車,向正東方向去了,張揚也慌忙攔了輛車,讓司機跟在她的身後,張大官人經曆多場實戰之後,對跟蹤之道已經十分的擅長,他跟蹤田玲的目的就是想循著這條線找到王學海,上次顧明健被王學海害得差點被判了殺人罪,這筆帳張揚始終都記著呢。

    田玲乘坐的出租車一直駛入了北京西郊的一片別墅群,張揚讓出租車跟著進去,在門口卻被攔住,小區物管很嚴,不是業主無法入內。

    張揚記住玉泉山莊的名字,然後讓司機把他送回了香國飯店,

    回到香國飯店隨便吃了點之後,張揚打電話把私家偵探劉明給召了過來,隨著時代的發展,京城離婚率不斷升高,圍繞夫妻雙方相互調查的事情也越來越多,劉明的私家偵探所生意忽然火了起來,他在東三環新租了辦公室,雇傭了兩名助手,收入也不斷上升。

    張揚從他的穿著打扮已經看出這廝最近混得不錯,微笑道:“看來你最近混得不錯!”

    劉明對張揚那是相當的服氣:“托張主任的福!”

    張揚把找他的目的說了。

    劉明道:“這件事交給我來辦,不出24個小時我就能查清楚田玲在玉泉山莊住在哪,如果王學海在那,我一定能夠查出來。”

    

Snap Time:2018-01-19 09:58:57  ExecTime: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