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六章濕了(下)


    第二百九十六章【濕了】(下)

    時維和喬夢媛姊妹倆下午的時候又過來看張揚,時維已經把誤會向喬夢媛解釋清楚了,喬夢媛知道這件事後也感覺到很不好意思,這次專程買了不少營養品過來。

    張揚這會兒已經洗過澡,抽空去醫院對門的百貨商場買了幾條新內褲,有些事防不勝防,還是準備好為妙。人家來探望他的時候,這廝正在洗手間內自力更生洗著內褲,一邊洗一邊想,水滿自溢,那啥滿了也會溢出來。

    時維看到張揚洗衣服仿佛看到新大陸一般嚷嚷起來:“,想不到你還會洗衣服!”

    “洗不好,瞎洗!”張大官人滿手的肥皂沫兒。

    時維是個熱心腸,再加上昨天誤會張揚之後,總覺著有些對不起他,主動請纓道:“你去和我表姐說話,我幫你洗!”

    張大官人也不客氣,起身擦了擦手就離開了。

    時維抄起盆的衣服,頓時傻了眼,一張俏臉紅到了耳根,這個不要FACE的東西,居然讓她洗內褲,她剛要嚷嚷,可想到表姐還在外麵,隻能忍住,想想這件事也怨不著張揚,是她自己主動提出來的。時維默不做聲的洗完了那條內褲,這對脾氣火辣的她而言也算得上極其難得的事情。

    張揚給喬夢媛開了一聽可樂,遞給她,喬夢媛搖了搖頭道:“不喝!”

    張揚一臉『奸』笑道:“放心吧,我這病不傳染!”

    喬夢媛不禁臉紅了,這家夥分明還在記著昨天的事情,她咬了咬櫻唇,接過那聽飲料,喝了一口,這等於向張揚道歉,你的飲料我也喝了,現在你總不能怪我誤會你了。

    張揚心滿意足的在她對麵坐下。

    喬夢媛道:“橫豎看你也不像生病的樣子!”

    時維拿著洗衣盆出來,去陽台幫張揚把內褲曬了,喬夢媛看到表妹居然給這小子洗內褲,一雙美眸瞪得滾圓,真不知道心高氣傲的表妹中了什麼邪。

    時維也跟著趁道:“我看他也是裝病!”

    張揚道:“我的病又不是在臉上,你們當然看不到!”一句話把姐妹倆都說的臉紅了。

    時維道:“張揚,我真受不了你,你不開黃腔就不會說話是不是?”

    “我哪有開黃腔啊?你想到什麼地方去了?”

    時維說不過他,氣得拿起枕頭朝著他就扔了過去。

    張揚一把抓住,笑道:“我說時大小姐,我怎麼說都是一病人,你有點人道精神好不好?”

    “我隻懂人道毀滅!”時維咬牙切齒道。

    喬夢媛微笑道:“別鬧了,你們兩人真是冤家,一見麵就掐!”她把那聽可樂放在床頭櫃上:“張揚,明天我們就回江城了,特地過來跟你說一聲,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隻管提出來,在北京我們比你熟悉!”

    張揚道:“你們要是真想幫我,我生病的事情千萬別聲張,我怕麻煩,要是江城那幫朋友知道我生病了,隻怕一個個都要跑到北京來看我,我恐怕又要接應不暇了。”

    時維不無嘲諷道:“都知道你張主任是個大忙人,交遊滿天下!”

    張揚道:“我怎麼覺著你對我句句帶刺,我招你惹你了?”

    時維道:“我也搞不清楚,就是看你不順眼!”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你對別人有這種感覺沒有?”

    時維搖了搖頭。

    “那就是愛上我了,否則你怎麼隻對我一人這樣?”

    時維啐道:“別臭美了,你有哪點好?別人拿你當寶貝,我看你就是豆腐渣!”

    張揚笑道:“蘿卜白菜各有所愛,搞不好你就喜歡這口呢!”

    “我說你怎麼這麼自戀?”

    喬夢媛笑著打斷他們道:“行了,你們一見麵就鬥嘴,你們不煩,我還煩呢!”她向張揚道:“盡快養好身體,趕緊回到工作崗位上去,南林寺商業廣場的二期工程已經啟動,我們還需要你領導呢!”

    張揚道:“和安語晨的合作還順利吧?”

    喬夢媛道:“安語晨蠻直爽的,人很不錯,不過那個安達文腦子很靈光,年紀輕輕的,想不到居然這麼老道,跟他做生意,沒多少便宜可占!”

    張揚笑道:“最好大家互利互惠都有錢賺!”

    三人正說著話,高偉也拎著兩盒禮品過來探望張揚,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他的老師邱潭,邱潭和張揚沒什麼交情,本來是不用過來的,可龔建永得罪了張揚,搞清楚張揚的背景之後,嚇得六神無主,張揚臨走的時候撂下的那句話太毒了,威脅他準備工作變動,龔建永在知道張揚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後,當然相信人家有這個能力,他辛苦了一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現在的位置,如今因為一時走眼得罪了張揚,恐怕這大半生的努力都要白費,他怎能不害怕,思來想去,他去找老同學邱潭幫忙,邱潭原不想出頭,可禁不住他苦苦哀求,於是硬著頭皮跟高偉說了聲,於是就有了這次的探望。

    喬夢媛居然認識邱潭,還是前年的時候,她大哥喬鵬舉手臂骨折住院,她過來探望時認識的。

    邱潭看到喬夢媛也來探望張揚,更明白張揚的背景深不可測,連喬老的寶貝孫女都和他是朋友,龔建永昨晚得罪他真是不知死活啊。

    喬夢媛和邱潭打了個招呼後,叫上時維起身走了。

    張揚還是很給高偉麵子的,邀請他們兩人坐下,隨便聊了幾句。

    邱潭最終把話題回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微笑道:“張主任,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我那個同學從來都是口無遮攔的,昨天的事情他也很後悔,所以委托我過來跟你說聲對不起。”

    張揚從邱潭過來就明白他的意思,淡然笑道:“邱主任,您客氣了,這件事我都忘了,您這一提我又想起來了,那個龔建永是您同學,不過這個人連起碼的尊重都不懂,昨天他鬧這麼一出,不僅僅是給我們難堪,他是不給您麵子,難為您還替他說話。”

    邱潭是個頗有涵養的學者,他笑了笑道:“我這人一心都撲在醫學上,社會上的事情我不懂,所以麻木一些。”

    張揚笑道:“邱主任很有學者風範,可能你們這些醫學界的名家都是胸襟廣闊,我認識一位醫學博士於子良,也和您差不多的脾氣。”

    邱潭驚喜道:“於子良是我學弟,我們一直都有聯絡!”提起於子良兩人又近了一層。

    高偉介紹道:“老師,其實張揚過去也是學醫的,他骨科複位的手法一流,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你絕對不會相信。”

    邱潭笑道:“真的?有機會我倒要見識一下。”話雖然這麼說,可他心並不怎麼相信,張揚年紀輕輕的,又是體製中的幹部,他複位手法再好又能好到哪去?

    張揚點了點頭道:“成!我還得在醫院住一陣子,有機會我去跟邱主任學學本事!”

    邱潭笑道:“好,有機會我叫你!”邱潭說這句話的時候隻當是玩笑,並沒有當真。

    可第二天上午邱潭門診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個難題,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因為肩鎖關節脫位前來問診,邱潭看完片子,幫他檢查之後決定要收他住院,必須進行手術複位。

    老頭兒聽說要開刀嚇得連連搖頭,他對手術有種莫名的恐懼,說什麼都願意住院。

    邱潭做他思想工作的時候,張揚溜達了過來,在醫院呆了兩天他實在閑得無聊,看到邱潭坐診,所以過來跟著看看熱鬧。

    邱潭向他笑了笑,繼續勸導那位老者。

    老人很痛苦,耷拉個肩膀,不時呻『吟』兩聲。他不解道:“醫生,不是說可以手法複位嗎?不開刀……哎呦……”

    邱潭道:“你的位置很不好,必須要開刀複位!”

    老人道:“我有糖『尿』病,高血壓,不能開刀……求求你想想辦法……”

    一直旁觀的張揚湊了上來:“讓我試試!”

    邱潭哪敢讓他輕易嚐試,這是給人看病,又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他慌忙阻止道:“張主任,您等我看完病再說!”

    那老頭兒聽他喊張主任,以為張揚也是這醫院的醫生,他仿佛溺水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小夥子,你能幫我?”

    張揚道:“我試試!”

    邱潭還想阻止,想不到那老頭兒不知怎麼就信了張揚:“來,你幫我治治,治不好我再開刀。”

    邱潭苦笑著提醒道:“老先生,他可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

    張揚坦然承認道:“我會點複位,不過是祖傳的,您老有個心理準備,要是答應,我就幫你治治,如果不答應,您還是趕緊住院開刀。”

    老頭兒被脫位折磨得很辛苦,抱著無論如何都要試一試的態度,他點了點頭道:“秘方製大病,您幫我治治,我忍著就是!”

    換成別人邱潭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容忍的,可他知道張揚的身份背景,後來又聽高偉說過張揚神乎其技的複位手法,的確被引起了好奇心,老頭兒的肩鎖關節脫位很複雜,在他看來手法複位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強行複位,極有可能造成肩鎖關節囊和韌帶的繼發『性』破裂。

    張大官人幫助老者脫去上衣,這老頭很胖,為複位帶來了更大的困難,可張大官人何許人也,他觀察了一下老者兩側的肩膀,然後拎起他脫臼的左臂,微笑道:“老先生,您可夠胖的!”

    老頭兒苦笑道:“我是廚師,聞了一輩子油煙,想不胖都難……哎呦!”

    說話的功夫,張大官人猝然出手,一牽一扯,然後微妙的轉了個角度,向內一送,隻聽到哢啪一聲,脫臼的骨骼已經被他準確複位。

    邱潭看得目瞪口呆,雖然他無法確認張揚有沒有將位置對好,可單單從他熟練的手法已經看出張揚絕對是一個高手。

    那老者感到肩頭疼了一下然後疼痛迅速消失,頓時感到一陣輕鬆。

    張揚微笑道:“您試著活動一下看看!”

    老頭兒小心翼翼的活動了一下手臂,耷拉的左肩竟然可以活動自如了,他又驚又喜道:“好了!真的好了!”他激動地站起身,握住張揚的雙手道:“真是神醫啊!”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邱潭對張揚又多了一層認識,這年輕人實在太厲害了。

    老頭兒對張揚千恩萬謝,為了穩妥起見邱潭建議他去照一張片子,拿回來一看,複位果然精準無比,邱潭徹底服了,他認為必須手術複位的脫臼,人家一下就給解決了,這就是本事,這就是能耐。

    在張揚看來,這根本算不上什麼,他對自己的複位手法很有信心,放眼整個中國,找不出一個比他強的。

    老者專門把自己家的地址留給張揚,說什麼都要請張揚去家坐坐,他約定這個周六晚上讓張揚過去,老人家臨走時候撂下一句話:“不是我吹牛,你嚐過我做的菜,這北京城的任何飯店都沒有滋味了,張先生,你一定要過來,反正周六下午我就開始準備,您要是不來,我到您家找你去!”

    張揚唯有笑著點頭,老者根本沒嚷嚷邱潭,在他看來邱潭很不厚道,一心想把自己給收進醫院開刀,對邱潭自然沒有好感,他並不知道邱潭的確是沒有手法複位的本事。

    

Snap Time:2018-01-20 23:23:38  ExecTime: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