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六章濕了(上)


    第二百九十六章【濕了】(上)

    麗芙走後,張揚便沉沉睡去,這段時間他少有睡得如此安穩,夢這廝一會兒夢到楚嫣然,一會兒夢到秦清,一會兒又是海蘭,恍惚中自己好像和所有紅顏知己一起躺在大床上,張大官人左右逢源,享盡齊人之福,激動之處這廝手腳一麻,忽然感覺到胯下一涼,睜開雙目,已經是紅日高懸,張大官人很快就意識到,自己下麵濕漉漉一片,也許是一個人太久,也許是昨晚被麗芙勾引的欲火焚身,這廝居然夢遺了。

    張大官人正準備換內褲的時候,偏偏護士過來查房了,這廝很老實的躺在被窩,護士長帶著一幫小護士查房,指出她們護理上的不足,還很多事的示範了一下整理床鋪,去拉張揚被子的時候,張大官人牢牢捂住:“那啥……你們動物園看猴子的,我還沒穿衣服呢!”

    護士長瞪了他一眼道:“在我們麵前你就是一個病人,我們什麼沒見過?”

    張大官人垂著腦袋:“得!我怕您了!當我求求您,我剛睡醒,您帶著這麼多漂亮小護士在我眼前晃,我受不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護士長笑著搖了搖頭,這才帶著那幫小護士離開。

    張大官人伸手去拿衣服,發現自己壓根就沒帶替換的內褲。正準備處理處理,聽到房門又被敲響了,張揚慌忙把被子蓋好,平海駐京辦主任郭瑞陽、江城駐京辦主任劉文學陪同平海省副省長,東江市市委書記梁天正走了進來,郭瑞陽何許人也,昨晚因為龔建永的那個電話就留了小心,他利用關係打聽出張揚在中海醫院住院,張揚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又是平海省長宋懷明的未來女婿,身為平海駐京辦主任的郭瑞陽,雖然級別比他高出不少,可一直都有主動攀交之心,剛巧東江市委書記梁天正現在在北京公幹,聽郭瑞陽提起這件事,主動提出一起過來看看,郭瑞陽和江城駐京辦的劉文學關係一直很好,也一並把他叫來,等於官方對張揚的探望。

    郭瑞陽過來張揚並不驚奇,可梁天正能夠過來探望自己,讓張揚還是有些感動的,人家的級別身份擺在那,能夠主動到這慰問,真可謂是給足了自己麵子。

    張揚心中也明白,這幫人之所以來探望自己都是看在自己背後種種關係的份上,拋開那些關係,自己一個江城招商辦副主任,一個副處級幹部,是不會被人家放在眼的。

    張揚作勢要下來:“梁書記,您怎麼來了!”他拿捏出受寵若驚的表情,雖然心沒多少驚喜,在官場中混久了,人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虛偽,張揚也難以免俗。

    梁天正微笑道:“我剛巧在北京開會,聽瑞陽同誌說你病了,我過來看看,你和成龍關係這麼好,我一直都把你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梁天正說的巧妙,他可不想別人覺著自己是在向張揚示好,不過有些事掩蓋是掩蓋不住的。

    郭瑞陽和劉文學心明眼亮,一個小小的副處級幹部怎麼能勞動你梁書記的大駕?你根本是看在文副總理的麵子上,是看在宋省長的麵子上。

    張揚作勢要起來相迎,被梁天正按住,其實張揚是不敢起來的,下麵隻穿著一條褲衩,上麵還濕噠噠一片,要是真起身那才讓人笑話呢。

    梁天正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看了看床頭牌,『尿』路感染!他微笑道:“聽說你去歐洲期間突然生病了,應該是水土不服吧?”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有點水土不服,喝不慣歐洲的自來水,一不小心鬧了個『尿』路感染!”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梁天正道:“好好養病,江城還有工作在等著你呢!”他又道:“我跟成龍說了,他知道你生病了也很關心,下周來北京競標的時候會過來看你!”

    張揚道:“梁書記,用不著這麼麻煩,我也不是什麼大病!”

    梁天正正『色』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年輕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保重身體,有了病就盡快治,治好了才能更好的工作!”他又說了幾句冠冕堂皇的話,率先起身告辭,他還要去鐵道部辦些事情。

    郭瑞陽和劉文學把梁天正送出門,回來的時候隻剩下郭瑞陽一個,他笑著把一張卡放在床頭櫃上:“沒買什麼東西,這是西單商場的購物卡,想吃什麼自己去買!”

    張揚虛情假意道:“郭主任,跟我不用這麼客氣!”

    郭瑞陽道:“不是客氣,見慣了你龍精虎猛的樣子,一看你躺在病床上,我這心真不是滋味,你一定要收下,否則就是跟我這個當大哥的見外!”

    張揚看到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差點沒笑出聲來,這郭瑞陽都快五十歲了,按年齡夠當自己的大爺了,想不到他為了套近乎居然厚著臉來充當自己的大哥,張揚對官場上的事情見多了,已經見怪不怪,點了點頭道:“郭主任既然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就收下!”

    郭瑞陽在梁天正剛剛坐過的凳子上坐下,還能感覺到梁書記屁股的餘溫,郭瑞陽道:“張老弟啊,宋省長知道你生病了嗎?”

    張揚道:“又不是什麼大病,我也不想搞得人盡皆知,郭主任,還請你為我保密!”

    郭瑞陽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不會『亂』說!”他停頓了一下又道:“省人大會議已經開完了,宋省長全票當選!你可別忘了去恭賀啊!”

    張揚這才知道宋懷明已經去掉了代字,正式當選為平海省省長,宋懷明的能力有目共睹,他去平海之後的確做了許多實事,也搶去了省委書記顧允知的不少風頭,他當選為平海省省長原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張揚道:“省還有什麼變動?”

    郭瑞陽道:“沒什麼太大的變動,省委辦公室主任夏伯達去南錫正式擔任市委書記!”

    這讓張揚頗感意外,看來顧書記臨退下來之前舉賢不避親,終究還是給自己的左右手一個很好的位置。

    郭瑞陽說這話的時候心中有些酸溜溜的,他在駐京辦幹了多年,方方麵麵的關係都有了,說實話,他在北京也呆夠了,想回平海做個大員,看到夏伯達,心中不免羨慕,人家默默無聞的站在顧允知身邊,這麼多年風風雨雨的過來,總算有了回報。

    郭瑞陽因此而進行了反思,自己和每位省領導的關係都不錯,在駐京辦期間,他自問做得麵麵俱到,現在想想,正是這種麵麵俱到讓自己的立場並不鮮明,所以每一位省領導都不會重用他這樣的人。機會和際遇不是隨時都能夠遇到的,郭瑞陽算了算自己的年齡,仔細考慮過平海各部門的情況,發現自己有興趣的位置基本上都讓別人給占了,郭瑞陽於是就暫時斷了回去的念想,可又一個問題擺在他的麵前,他惦記別人的位置,肯定也會有別人惦記他的位置,顧書記今年就會退下來,各部門的領導班子肯定會麵臨調整,他還是想想該如何坐穩自己的位置吧。

    宋懷明成為顧允知的接班人在平海官場人的眼中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多數人都認為宋懷明會成為平海未來的大佬,擁有預見『性』的官員都開始想方設法接近這位省長大人。郭瑞陽和宋懷明攀不上關係,可是上天把張揚送到北京住院,如果和這位省長的未來女婿搞好關係,以後的事情肯定要好辦的多。

    張揚對郭瑞陽這個人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能夠坐穩駐京辦的人,在人際關係上都有一套,郭瑞陽在病房呆了一個多小時,陪著張揚古今中外的談了一通,直到駐京辦打電話讓他回去,他才離開,如果不是有事要辦,他還打算陪張揚一起吃午飯呢。

    郭瑞陽剛走,江城駐京辦主任劉文學去而複返,這次他還帶著春陽駐京辦主任於小冬一起過來了。

    張揚開始預感到自己住院期間很難得到清淨了,以他現在的地位,還是有很多人想和他攀交的,這件事隻要傳開了,前來看他的人肯定不少。

    張揚不想這件事傳出去,可事與願違,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想保住這個秘密很難。

    張大官人從醒來後還沒有離開病床,褲頭現在硬梆梆的,他蓋著棉被,現在倒真有幾分生病的樣子了。

    劉文學也送了一張購物卡,於小冬買了一些水果,還帶來了煲好的母雞湯,她知道張揚不缺錢,張揚交代他們千萬不要把這件事再往外傳了。

    於小冬盛了一碗母雞湯遞給張揚,張揚從早晨到現在都沒有吃飯,還真有些餓了,把母雞湯喝了。

    於小冬看他吃得香甜,微笑道:“中海醫院離我們駐京辦走路也就是十分鍾,明天起,我每天都給你送飯過來。”

    張揚慌忙擺手道:“不用,我又不是什麼大病,想吃什麼自己溜過去吃!”

    劉文學道:“張主任,明天我要回江城了,下周開市人代會,你有沒有事情讓我幫你轉達的?”

    張揚搖了搖頭道:“多謝劉主任好意,你幫我保守秘密就行,我住院的事情隻有杜書記知道,我可不想傳出去,影響不好!”

    劉文學笑了笑,他和張揚一直都不是很熟,也不方便留下來太久,借口回去安排工作,先行離去。

    劉文學走後,張揚自在了許多,他向於小冬道:“於姐,你怎麼知道我生病的?”

    於小冬道:“劉主任打來的電話,大家都在駐京辦,雖然是上下級單位,有什麼重要情況都會及時溝通一下。”

    張揚心中暗自得意,顯然他已經成為江城重要人物之一,想想,江城能夠驚動副省長大駕光臨的還真沒有幾個。

    於小冬道:“要是覺著住在醫院不方便,我在駐京辦給你收拾一間房!”

    張揚搖了搖頭道:“算了,我就想呆在醫院,好好調養調養身體,對了,我剛剛交代你的事情千萬別忘了,我生病的事情千萬別外傳了,我怕麻煩。”

    於小冬道:“你放心吧,到我這兒就截止,絕不把你的病情說出去。”

    這時候大眼睛小護士過來更換被褥,於小冬起身告辭,張揚說什麼都不願換。

    大眼睛小護士不樂意了:“你看起來挺幹淨的,怎麼這麼不講衛生?你不樂意換,可回頭我們護士長要訓我們,不行一定得換!”她一抖,把張揚的被子給掀了。

    張大官人嚇得一個激靈,不由自主叫了一聲。

    “叫什麼叫?這麼大人,還害羞啊!”可大眼睛小護士看清被褥上的那灘東西,也不說話了,臉兒紅紅的給張揚換好了被褥。

    張大官人無法形容此時的尷尬,丟人啊!我一個國家幹部丟人可丟大發了,這廝害怕小護士『亂』說,厚著臉皮來了一句:“那啥,你們有義務為每個患者保密,尊重我們的隱私權,對吧?”

    大眼睛小護士低聲道:“我不知道,反正我什麼都沒看見!”

    

Snap Time:2018-04-21 06:22:19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