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五章做人莫裝逼(上)


    第二百九十五章【做人莫裝『逼』】(上)

    時維道:“你幹了什麼你明白?”

    張揚道:“我幹什麼了?我是殺人了還是強『奸』了?我清清白白幹幹淨淨的,你憑什麼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你也配用清清白白四個字!”

    張大官人欲哭無淚,這事兒今天必須得說明白,不然自己的清白可就壞在國安的手了,他從床上蹦下來,一把就將時維給抓住了,時維有些厭惡道:“放開你的髒手!”

    張大官人真是有些火了:“我偏不放,我就得『性』病了怎麼著,我不但得了,我還想傳染給你,現在就傳染給你!”

    時維嚇得尖叫起來。

    這一嗓子真的很有效,把泌『尿』科的醫生護士全都給招來了,一群白大褂圍在門口,好奇的看著病房內的場麵,張揚這才放開時維,時維紅著臉整了整衣服,低聲罵了句:“混蛋!”她擠出人群想走。

    張揚又追上來,拖住她,向那幫醫生護士道:“趁著大家都在,你們給我說明白,我得的究竟是什麼病?我到底是不是『性』病?”

    那群醫生護士轟然大笑起來,床位醫生一邊笑一邊搖頭道:“你們實在太缺乏醫學常識了,『尿』路感染不是『性』病。”這廝自作聰明的走向時維道:“你放心吧,他不是『性』病,就是普通的『尿』路感染,以後讓他多注意個人衛生,還有,你們最近最好分開睡!”

    時維羞得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這哪來的二百五醫生,竟然把自己當成張揚的女朋友了。

    等到那幫醫生護士散去,時維方才紅著臉退了回來,把病房門關上,來到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又羞又惱道:“張揚,你可真不是個好東西,你剛才怎麼不說清楚?”

    張揚在床邊坐下:“你給我解釋的機會嗎?”說完又道:“你是我什麼人?我憑什麼要向你解釋?”

    時維道:“反正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當我求求你,咱別這麼敗壞我的名節好嗎?”

    時維嗤之以鼻道:“就你,還在乎什麼名節!”她想起剛才張揚窮凶極惡的要把病傳染給自己,火不由得上來了,伸手在張揚手臂上狠狠擰了一記。

    “幹什麼?”

    “你這個流氓,居然,居然想傳染給我!”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也就是時維,這種話別的女孩子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真是少根筋。他向後讓了讓道:“你幫我給你表姐解釋一下,我想她肯定把我當成『性』病患者了。”

    時維點點頭,她這才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不該這樣誤會人家。

    張揚道:“這件事千萬別傳了,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一傳十傳百,假的都能傳成真的。”

    時維道:“你沒事吧?要住多久?”

    張揚道:“一個月吧,不過醫生讓我要禁欲!”

    時維俏臉一熱,心說你個王八蛋,你禁欲幹我屁事,分明是故意『騷』擾我,頭腦冷靜下來,該裝傻的時候還是要裝傻,不然這廝還不知要說出什麼厚顏無恥的話來。她一本正經道:“你好好養病,過兩天我再和表姐一起過來看你!”

    張揚道:“你們要是忙就別過來了,隻要不說我是『性』病患者,我就謝天謝地了!”

    時維笑著站起身。

    張揚道:“我送你!”

    “別送了,你好好養病吧!”

    “『尿』路感染,我兩條腿都沒事!”

    張揚把時維一直送到醫院大門,自己反倒覺著呆在醫院也不錯,至少有醫生護士陪著聊天,比香國大酒店熱鬧得多。其實病房誰也沒把他當病人看,張揚從來都是個閑不住的『性』子,這一天功夫把中海醫院溜了個遍,還別說真讓他遇到了一個熟人,春陽縣人民醫院骨科醫生高偉。

    當年高偉還是張揚的實習指導老師,因為想要追求左曉晴和張揚發生過一些摩擦,此一時彼一時,從張揚離開春陽縣人民醫院之後,兩人就沒碰過麵,張揚就快忘了高偉這個人,可高偉一直都在關注張揚,知道現在的張揚早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人家現在是江城市招商辦副主任,自己這兩年仍然踏步不前,還是春陽縣人民醫院的一個住院醫生,雖然也算是小有名氣,可跟人家不能比。

    兩人迎頭碰上,張大官人現在的胸襟已經修煉的越發寬廣,主動微笑著跟高偉打了個招呼:“高老師,這麼巧,你也在中海!”

    這聲高老師叫得高偉是誠惶誠恐,過去對張揚的那點兒怨念早就煙消雲散,他笑道:“張主任客氣了,咱倆年齡差不多,你叫我名字就行!”

    張揚也不跟他客氣:“我叫你高哥吧,對了,你怎麼在這?”

    高偉道:“我過來進修的,還有兩個月就結束了,進修期滿還是要回春陽縣人民醫院工作!”

    張揚點了點頭。

    高偉從他的病號服上猜出他在這住院,輕聲道:“你生病了?”

    張揚笑道:“也不是什麼大病,『尿』路感染!”

    人家高偉畢竟是學醫的,沒把『尿』路感染跟『性』病聯係在一起,很客氣地說道:“泌『尿』科那邊我都很熟悉,要不要我去打個招呼幫忙照顧下?”

    張揚笑道:“不用,高哥!有人幫我打過招呼了!”

    高偉道:“晚上一起吃飯吧,很久沒一起喝酒了!”,他是很誠心的,過去的不快已經時過境遷,而且隨著左曉晴的離去,他對追求左曉晴已經徹底沒有奢望,和張揚之間自然不存在任何的芥蒂,而且張揚現在的境界和層次已經不是他所能企及的,請張揚吃飯也有冰釋前嫌,主動攀交的意思。

    張揚點了點頭,他也是閑著沒事,能和高偉敘敘舊也好。

    當晚張揚跟高偉一起去了中海醫院對門的天福酒樓,酒店的檔次一般,勉強算得上一個中檔,不過因為距離醫院很近,所以生意很火爆,九十年代初正是醫院吃喝風最盛行的時候。

    張揚來到天福酒樓就有些後悔,他發現高偉並不是自己掏腰包,而是病人請客,張揚無意之中充當了一個蹭飯者的角『色』。

    請客的人是體製中人,他叫龔建永,在國務院某部任職,算起來也是個廳級幹部,可在北京城算不上什麼大官,這次是他嶽父住院,主刀醫生邱潭是他的老同學,同時也是高偉的老師。

    當晚過來的還有兩名骨科醫生,三個小護士,高偉是唯一的一個進修醫生,張揚又是跟著高偉過來的,這讓他覺著有些尷尬,高偉真是沒出息,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吃白飯的了。

    其實高偉也有高偉的想法,他畢竟在北京進修,出門在外,經濟上自然不如在春陽縣城的時候那麼寬裕,能省則省,反正是病人請客,醫生吃病人天經地義,雖然這句話在道義上站不住腳,可事實上都這麼幹。他覺著自己帶個人沒啥,他和帶教老師邱潭的關係很好,邱潭也不會說什麼。

    可高偉忽略了一點,請客的是龔建永,龔建永以為和邱潭的關係夠鐵,眼是看不起其他人的,尤其是高偉這種進修醫生,這進修醫生居然又帶了一個外人過來蹭飯,龔建永知道後心很不爽。

    龔建永在京城還是有些能耐的,加上本身又是國務院的,言語中自然帶上了一些傲氣,他準備的酒是十五年的五糧『液』,三杯酒下肚,這廝笑道:“高醫生,咱們幹一杯!”

    高偉跟龔建永幹杯之後,龔建永道:“這是『政府』內貢,在你們春陽喝不到這樣的酒吧?”

    高偉微微一怔,臉微微有些熱了:“喝過……不過不是內貢!”

    龔建永緩緩落下酒杯,慢條斯理道:“現在五糧『液』假酒很多,不常喝的,是分不出真假來的!”

    高偉臉紅了。

    邱潭笑道:“老同學,我們這些老百姓比不得你們這幫『政府』官員,你們見多識廣,以後可得多給我弄點內貢喝喝!”

    龔建永笑道:“一定一定,高偉啊!你得跟你老師多學學,不說醫德醫術,單單是眼界就夠你學一陣子的,你出來就對了,老是窩在小縣城,眼光始終局限在那一小塊,隻有站的高才能看得遠,小農意識要不得!哈哈!”他笑了起來。

    一桌人都笑了起來,邱潭大概習慣了他的這種說話方式,也沒覺著什麼,高偉臉紅到了脖子根,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龔建永奚落,他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張揚見過很多人,可這麼裝『逼』的還是頭一次見到,他拿起酒杯,淡然笑道:“龔主任,我敬你!”

    龔建永一副很茫然的樣子:“你是……”

    “張揚!”

    “哦!張揚啊,你看我這記『性』!剛剛說過,我這就忘了!”

    張大官人的涵養很好,笑眯眯道:“沒關係,你現在記不住,以後一定能記住!”

    龔建永笑道:“這可難說,我在國務院工作,整天事情太多,每天不知要見多少人,我不可能每個都記住嘛!”

    邱潭也看出龔建永今晚有些針對高偉和張揚,他對這位老同學的傲氣是有些了解的,笑著打圓場道:“老同學,知道你忙,都說相見就是有緣,喝酒!喝酒!”

    龔建永拿起酒杯跟邱潭碰了碰,把端著酒杯的張揚晾在了一邊,本來張揚也沒說什麼,畢竟高偉帶他來蹭飯,他自個兒都覺著丟人,人家不爽也是應該的,可龔建永這廝真是沒品,連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他缺乏對別人的尊重。

    高偉也覺著今晚不該帶張揚來,他舉杯跟張揚碰了碰,不但是替他解圍,也有道歉的意思:“張揚,咱們幹一杯!”

    兩人的酒杯還沒有湊到唇邊,龔建永又來了一句:“年輕人喝酒要有度,再好的酒喝多了對身體也有害!”高偉真想站起來拍桌子走人,可礙於老師在一旁,隻能當作沒有聽見。

    邱潭笑得也有些尷尬,龔建永今天有些過分了,如果不是他還有事求龔建永要辦,他怎麼都要站出來說兩句。

    張揚卻神情自若的抿了抿酒,然後皺了皺眉頭道:“假了!”

    所有人都是一怔,目光都聚集在張揚的身上。

    龔建永仍然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年輕人,話可不能『亂』說,這酒是『政府』內供,國務院招待用酒,怎麼可能假?沒見過世麵!”話已經直接撂到張揚臉上了。

    高偉為張揚解圍道:“張揚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張揚笑道:“這點假酒就能把我喝多?我說龔……龔,你叫龔什麼玩意兒?”

    龔建永一張臉頓時漲紅了,這年輕人太無禮了,他指著張揚的鼻子道:“你是春陽哪個部門的?信不信我一個電話打過去,讓你連工作都沒得做!”

    張揚笑道:“別生氣嘛!氣大傷身,你說,你請人吃飯本來是好事,可為什麼要省這點錢,弄假酒給別人喝,這樣豈不是對客人的不尊重?”

    “你……你放屁!”龔建永怒了,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兩位親屬,也對張揚橫眉豎眼,如果不是邱潭在場,他們就要一擁而上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一個電話讓我工作都沒得做!這北京城的牛『逼』人物還真他媽多!你不是有手機嗎?現在就打,我給你電話號碼,我叫張揚,在江城市『政府』招商辦,市委書記叫杜天野,他的手機號是……”

    

Snap Time:2018-07-20 03:27:33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