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四章尿路感染(下)


    第二百九十四章【『尿』路感染】(下)

    小護士道:“我也沒說你是『性』病啊!”

    “那你又說害己害人?”

    小護士解釋不清,一張小臉漲得通紅:“你別問我,我也搞不清楚,我管護理,回頭你問床位醫生,治療上的事情人家給你解釋。”她羞得紅著臉逃出去了。

    張大官人暗樂,沒事在這兒逗逗小護士倒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可他馬上發現臨床病友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對,張揚一看他,那人慌忙把臉轉到一邊去。

    張揚心說這邢朝暉也真是,為什麼沒給自己安排一個單間,不過想想,自己也沒打算在醫院住,掛名而已,沒必要計較太多。

    既然是裝病當然也沒有什麼治療,『藥』倒是開了一些,多數都是營養『藥』,張揚初到中海醫院,對一切還是比較好奇的,他換上病號服,在醫院隨處逛逛,這廝重生來到九十年代的第一站就是春陽縣人民醫院,他對醫院有著特殊的感情。

    這個世界說小不小,說大不大,張大官人四處閑逛的時候,在病房大廳遇到了一位老熟人,匯通公司的董事長喬夢媛。喬夢媛是前往高幹病房探望一位世伯的,她手捧著鮮花,看到張揚的樣子不由得吃了一驚。

    如果是在平時,張揚還好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在中海醫院,可他現在穿著病號服,人家一看就知道他在住院。

    喬夢媛關切道:“張揚!你得了什麼病?住院了?”

    張揚笑了笑,硬生生按捺住要把病名說出來的念頭,『尿』路感染!這可不能說,哥們還真丟不起這人!張大官人道:“沒事兒,就是例行體檢,現在體檢都給發身衣服穿上,,沒事,我真沒事兒!”

    喬夢媛半信半疑的看了張揚一眼,人家既然不願說,自己也不方便多問,可喬夢媛看完人之後,又想起張揚這茬事,拋開許嘉勇和張揚的仇隙不言,在她看來張揚還算得上一個不錯的朋友,既然知道人家有病了,於情於理也要去探望一下。喬夢媛給時維打了個電話,可巧時維跟著幾位表哥在密雲釣魚呢,她聽說張揚住院了也吃了一驚,讓喬夢媛先去探望,自己等下午回北京再過去。

    在醫院找一個有名有姓的住院病人並不難,喬夢媛很快就找到張揚所在的病房,她專門買了一個果籃,前往泌『尿』科去探望張揚。

    張揚還沒有從外麵溜達回來。

    喬夢媛來到他所在的病房,特地看了看床頭牌,和張揚同屋的那病友很神秘的向喬夢媛道:“姑娘,你是來看他的?”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他是我朋友!”

    那病友撇了撇嘴,終於還是忍不住道:“姑娘,你知道他得的什麼病嗎?”

    喬夢媛看了看床頭牌,那病友神神秘秘道:“別信那個,我剛剛聽人家醫生說了,他得了『性』病!”

    喬夢媛一張俏臉羞得通紅,早知道張揚得的是這種病,她說什麼也不會來看他,她正考慮是不是及時離開的時候,張大官人背著倆手晃了進來,看到喬夢媛,笑眯眯道:“真是客氣,還專門來看我!”

    喬夢媛紅著臉把果籃匆匆放下:“我還有事,先走了啊,你好好養病!”

    “我送送你!”

    “不用!”喬夢媛對此時的張揚避之如蛇蠍。她倒不是害怕被張揚傳染,喬夢媛雖然不是學醫的,可基本的衛生常識還是有的,這種病也沒這麼強的傳染『性』,可是她很在意自己的名聲,萬一讓外人看到,把他倆聯係在一起可就麻煩了。

    張揚可不知道喬夢媛為什麼這麼急著離去,很不知趣的樂的送了出來。

    喬夢媛匆匆走入電梯,張揚也跟著走了進去,他也沒其他想法,就是覺著喬夢媛來探望他,現在又是中午吃飯的時候了,於情於理也該請人家吃頓飯。

    喬夢媛看到張揚跟著上了電梯,有些無奈道:“你別送了,回去吧!你還住院呢!”

    張揚笑道:“我沒啥病,已經中午了,我請你吃飯!”

    “不了,我真有事!”

    “天大的事也得吃飯!”

    下電梯的時候,喬夢媛被人擠了一下,險些摔倒,幸虧張揚扶住她,她慌忙擺脫張揚的手,自從知道張揚得了那病,喬夢媛對他剛剛好轉的印象馬上急轉直下,想想這廝身邊這麼多女孩子,不知這次要害苦多少人。

    在張揚的堅持下,喬夢媛隻能硬著頭皮答應留下來吃飯,兩人也沒有走遠,就在中海醫院的病員食堂,這的夥食不錯,張揚點了兩炒兩燒。

    喬夢媛很矜持,麵前的筷子很少動。

    張揚有些納悶的看著喬夢媛:“我說,你怎麼不吃啊?我又不是傳染病!”

    喬夢媛俏臉一熱,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她雖然見慣了大風大浪,可這次不一樣,她還沒有出嫁。

    張揚夾了個雞腿放在喬夢媛碗,這廝不僅僅是客氣,還有些存心故意,對喬夢媛,他時不時的會滋擾一下,連他自己也說不清這是什麼原因。

    喬夢媛看著那雞腿實在吃不下去,不敢吃,張揚得了『性』病,呃!想想都要惡心,這家夥真是不檢點。

    張揚偏偏還小聲道:“喬小姐,我求你一件事兒!”

    喬夢媛點了點頭:“說吧!”她趁機將碗筷放下,今天就算餓著,也不能吃他筷子夾來的雞腿。

    張揚看了看周圍,壓低聲音道:“我得病這事兒,你能不能幫我保密,跟誰都不要提?”

    喬夢媛有些詫異的看著張揚,她開始對張揚的人品產生了動搖,她歎了口氣道:“張揚,你有沒有想過什麼叫責任?你這樣做對別人公平嗎?”

    張大官人聽得雲霧:“說明白點兒,我怎麼有些糊塗呢?”

    喬夢媛道:“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我還是勸你一句,做人還是檢點一些好,你這樣對別人是很不公平的!”說完她站起身就向外麵走去。

    張揚是真糊塗了,自言自語道:“我哪兒不檢點了?”

    張揚返回病房,來到門口就聽到病房內的病友正要求調換床位,那人大聲嚷嚷著:“你們必須給我調床,他是『性』病,是要傳染的,我來割包皮的,萬一被他傳染了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大眼睛小護士向他解釋道:“誰說他是『性』病?人家是泌『尿』係感染!”

    “拉倒吧,我都聽到了,泌『尿』係感染就是『性』病,你們要麼給我調床,要麼我這就出院!我要是被他傳染了可說不清楚!”

    大眼睛小護士也有些生氣了:“你胡說什麼?小心人家告你誹謗!”

    “人真的不能看外表,你看他長得人五人六的,可肮髒得很,剛才一很漂亮的女孩子來看他,聽到他得了這種病,嚇得轉身就逃了,這小子也真夠無恥的,居然還跟著追了出去,還嫌害得人家不夠,真是不要臉啊!”

    張揚聽得清清楚楚,這才明白喬夢媛怎麼這麼怕自己,他真是哭笑不得,推門走了進去,指著臨床病友的鼻子罵道:“你他媽才『性』病呢,你們全家都『性』病!”他作勢要打那家夥,臨床病友嚇得顧不上穿鞋就逃到了一邊:“你別過來啊,我怕傳染!”

    張揚罵道:“就你這德行,我傳染也不挑你這樣的。趕緊給我滾蛋,別在這兒礙眼!”

    大眼睛小護士生怕他們打起來,慌忙去叫醫生過來,床位醫生問明白正麼回事之後,幹脆給他們調整了床位,反正現在醫院是淡季,床位並不緊張。

    張揚這下清淨了,一個人坐在床上,拆開喬夢媛給他送來的果籃,削了個蘋果啃了起來。

    大眼睛小護士在一旁收拾床鋪。

    張揚道:“我名譽全被你們給敗壞了,『尿』路感染是『性』病嗎?”

    小護士道:“誰說你是『性』病了?我從頭到尾都說你是『尿』路感染,我們醫務人員都是有醫德的,別說你是『尿』路感染,就算你真的有『性』病,我們也不會到處『亂』說,一定會尊重你的隱私權!”

    張大官人滿臉尷尬:“我沒有『性』病!”

    小護士紅著臉,有些忍俊不禁:“你別跟我說,去跟你女朋友解釋吧!”

    張揚歎了口氣,心把國安那幫人罵了個遍,讓自己住院,安排什麼『毛』病不行?非得給自己弄個『尿』路感染,這下好了,人都丟盡了。不過好在喬夢媛不是喜歡搬弄是非的人,張揚自我安慰著,但願她不要到處『亂』說。

    喬夢媛逃離中海醫院沒多久,就接到了時維的電話,時維從密雲趕回來了,她找喬夢媛一起去探望張揚,喬夢媛可不願意再去了,有些為難道:“時維,你別去了!”

    “為什麼不去?怎麼都是朋友,我去看看他也是應該的。”

    喬夢媛咬了咬嘴唇道:“時維,你還是離他遠一點!”

    時維聽得越發糊塗:“表姐,你說明白一點,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那個混蛋招惹你了?”

    喬夢媛被問得沒辦法,隻能小聲道:“你可不能『亂』說啊,他住在中海醫院泌『尿』科,得了……得了那種病!”

    時維哪能想這麼多:“什麼?他得了什麼病?”

    “就是那種……總之不好了!”

    時維恍然大悟,聲音陡然高了八度:“你是說他得了『性』病!你是說張揚得了『性』病!”

    滿車的人都向時維看來,時維這才意識到自己口無遮攔的後果,紅著臉笑道:“我說著玩的!”

    正在開車的喬鵬舉皺了皺眉頭道:“現在的人太不自愛了!”

    時維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之後,還是去探望了張揚,她和張揚之間是朋友關係,就算人家得了那種病,也輪不到她來指責,還有一點,她很好奇,這廝怎麼會得這種病呢?時維『性』子直,可並不代表著她的腦子反應慢,她的頭腦很靈活,而且很會聯想,她馬上想到張揚這場病十有八九是去歐洲染上的,咱們社會主義國家和這種腐朽肮髒的事情沒有關係,這種事隻有資本主義國家常見。

    時維風風火火來到中海醫院泌『尿』科的時候,張揚盤著腿坐在病房的床上和小護士聊天,這廝閑得很,於是把有限的時間投入到調侃小護士的事業中去,他能說會道,逗得小護士前仰後合。

    時維捧著花籃走進來,小護士嚇得慌忙止住笑聲,看了時維一眼,匆匆離開了病房。

    時維把花籃放在地上:“看來你心情不錯,住院也閑不住啊!”

    張揚看到時維過來,心中已經明白個七七八八,看來一定是喬夢媛跟她說的,不知道喬夢媛有沒有對她說自己得了『性』病。

    果不其然,時維先湊到床頭看了看床頭牌。

    張揚慌忙解釋道:“『尿』路感染!”

    時維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認得字!”

    張揚指了指凳子道:“坐!”

    時維聳了聳肩:“髒!”

    張大官人這個尷尬,不用問,這時維是把自己當成『性』病患者對待了,他咳嗽了一聲道:“我說丫頭,不就是一『尿』路感染嘛,至於讓你歧視我?”

    時維道:“張揚啊張揚,你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檢點,去國外才幾天,就染一身病回來了,你丟不丟人?國家的顏麵都讓你丟完了!”

    張揚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時維,你什麼意思?我怎麼不檢點了?我『尿』路感染和國家的尊嚴有什麼關係?你別信口開河胡說八道好不好?”

    

Snap Time:2018-06-18 23:12:44  ExecTime: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