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三章中國特色(下)


    第二百九十三章【中國特『色』】(下)

    張揚的手機忽然響起,卻是王展打來了電話,王展找張揚的原因是因為張揚在約瑟芬身上留了後手,現在約瑟芬陷入昏『迷』人事不省。王展的聲音中充滿了怨氣:“想不到你做人竟然沒有誠信!”

    張揚微笑道:“兵不厭詐,做我們這行的哪有誠信可言,不過,你放心她沒事,我給你一個方子,你照著我的方子去抓『藥』,喂她服下去之後,保管她馬上沒事。”他將早已準備好的『藥』方告訴了王展。臨掛電話之前,不忘給王展道別:“王展,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待會兒我就走了,給你說聲再見!”

    王展冷冷道:“不送!”

    “我倒是想你送我,這次的英國之行,讓我最難忘記的就是你,那啥……有機會,你來國內玩玩,我一定會很周到的招呼你。”

    王展焉能聽不出這廝言語中的威脅之意:“說句心話,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

    倫敦飛往北京的客機之上,張大官人湊在窗口上俯瞰著美麗的雲層,現在回想一下,發生在英國的一切宛如夢境,這次他抱著為江城招商的目的而來,可最終卻卷入了間諜戰的紛爭,在歐洲期間他所扮演的完全是國安特工的角『色』,想想真是愧對江城,至少人家這筆差旅費可是白白給自己出了。

    麗芙在他身邊睡得很恬淡,張揚望著她已經恢複紅潤的俏臉,心中一陣萌動,他湊了過去,想要去吻麗芙花瓣般的柔唇,就要靠近的時候,麗芙卻突然睜開美眸,伸出纖手笑盈盈擋住了他的嘴巴。

    張大官人的用心沒有得逞,不免有些尷尬,幹咳了一聲道:“丫頭,不愧是幹特工出身,警覺『性』就是高!”

    麗芙笑道:“與狼共舞不敢不防!不過你也太不君子了,哪有你這種趁人之危的?”

    張揚笑道:“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君子,在我看來偽君子還不如真小人可愛!”

    麗芙坐直了嬌軀,整理了一下金『色』的秀發,輕聲道:“如果你再紳士一點,說不定就能打動我!”

    “我這人真實,心想什麼就做什麼?虛情假意那套我不會!”這廝最大的長處就是能把自己無恥的行徑說得光明磊落。

    麗芙從經過的推車上拿了一杯橙汁,又給張揚拿了杯礦泉水,冰藍『色』的美眸投向舷窗外:“這次的事情可能會對你造成一些影響。”

    張揚之前已經從羅慧寧那聽到了一些口風,他聳了聳肩道:“無所謂,我就是一背黑鍋的命!”

    麗芙格格笑了起來:“我真是搞不懂你,放著一身的本領偏偏不去運用,眼睛隻盯著江城這麼大點的地方,到現在還隻是一個副處,你居然還混得不亦樂乎。”

    張揚低聲道:“我不喜歡偷偷『摸』『摸』,你們這行當,說好聽了叫特工,其實跟做賊沒什麼分別,我這個招商辦副主任雖然隻是副處,可我走出去堂堂正正,用不著擔心什麼?”

    麗芙放下橙汁,主動牽住張揚的大手:“有沒有考慮過,和我一起搭檔?”

    張揚望著麗芙冰藍『色』美眸中嫵媚的柔光,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別勾引我!我這人意誌堅定著呢?”

    麗芙向張揚湊近,表情顯得越發誘人,張大官人用力閉了閉眼睛:“那啥……要不咱倆下飛機後,找個沒人的地方,深層次的探討一下再說?”

    “做夢!”麗芙甩開了他的大手,唇角卻『露』出會心的微笑。

    張大官人踏上祖國的土地之後馬上就發現,有人早就在這等著他,確切地說應該是等著他們,國安四局的領導人專程來到了這,歐洲發生的這起事件影響不小,在國安內部引起很大的震動,『性』情高傲的章碧君因為張揚的事情和十局局長拍了桌子,一直鬧到國安總局,而最終以張揚圓滿解決這件事塵埃落定,四局上下揚眉吐氣,而十局被搞得灰頭土臉,總局已經勒令十局做出解釋。

    邢朝暉春風滿麵的把張揚和麗芙接到了商務車內,開車的是趙軍,兩人一個是四局的最高領導,一個是張揚的頂頭上司,這樣的迎接陣仗不可不謂之隆重。

    邢朝暉還是那幅笑逐顏開的模樣,一陣子不見,他吃得又圓潤了一些,看起來有幾分彌勒佛的味道,很官方很客氣的對張揚來了一句:“這次辛苦了!”

    張揚看到他肚滿腸肥的樣子就忍不住要揶揄兩句:“不辛苦,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不能相比,還是領導坐辦公室辛苦!”

    邢朝暉笑了起來,他對張揚十分了解,也並沒有覺著他這樣的說話方式有什麼冒犯之處,又向麗芙笑了笑道:“夜鶯,這次回國可以好好放個長假了!”

    麗芙從他的話中聽出了一些端倪,看來自己也會因為這次的事情受到一些影響。她輕聲道:“回總部嗎?我要當麵向上級說明這次的情況!”

    邢朝暉點了點頭道:“老板讓我來接你!”

    汽車行駛到香國飯店的時候,邢朝暉和張揚先下車,由趙軍帶著麗芙前往國安總部。

    張揚一頭霧水的看著邢朝暉:“搞什麼?我不用去總部嗎?”

    邢朝暉道:“進房間再說!”

    他幫張揚拿著行李來到預定好的1821房間,拉開窗簾,張揚扯下領帶扔到床上,他目光怪異的看著邢朝暉。

    邢朝暉先去把水燒上,然後拿起桌上的茶葉盒向張揚晃了晃道:“趙軍送給我的好茶,一千多一兩,你小子有口福!”他被張揚看得有些不自在,笑道:“你幹嘛這麼看著我?”

    張揚道:“你把我弄這兒來,是打算軟禁呢?還是打算滅口?”

    邢朝暉指著張揚的頭笑道:“臭小子,我倒是想把你滅口,我打的過你嗎?”

    “您老倒是還有點自知之明!說吧!少跟我玩陰謀詭計,你們國安到底想拿我怎麼辦?”

    邢朝暉岔開話題道:“水開了!”他慢條斯理的把茶給泡上,取了一杯給張揚,然後感歎道:“我有時候真的忍不住要問自己,這天下間有我這麼當領導的?我明明是你上司,怎麼每次都搞得我好像要巴結你!”

    張揚道:“那是因為你對我問心有愧,你覺著對不起我!你們國安欠我的!”

    邢朝暉道:“你小子少來,這次歐洲的事情,是你自己招惹的,我可沒讓你去管!”

    張揚道:“大家都是革命同誌,夜鶯有難,我總不能坐視不理,更何況那幫愛爾蘭人目標就是文副總理夫『婦』,真的要是讓他們得逞,我看,不僅僅是十局,恐怕你們整個國安上上下下都脫不了幹係吧?”

    邢朝暉抿了口茶道:“所以這次我們討論了一下,不給你處分,你擅自行動,目無組織紀律『性』的事情和你立下的功勞抵消,對你是不獎不罰!”

    張揚道:“我早就有心理準備,指望你們這幫人感恩,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他喝了口茶皺了皺眉頭道:“趙軍送給你的?”

    邢朝暉點了點頭,也皺了皺眉頭:“一千多一兩呢!”

    “狗屁!你自欺欺人吧,這茶葉市場上最多一百多一斤,太普通了,趙軍蒙你玩呢!”

    邢朝暉也品出這茶葉不值那麼多錢,不過老邢同誌還是很愛麵子的,咳嗽了一聲道:“趙軍老實,按理不會這麼做,換成你小子一定會。”

    張揚把茶杯放下:“總局方麵打算怎麼處理我?”

    邢朝暉道:“你的事情隻有我和章碧君、趙軍少數幾個人知道,你的全部資料隻有我掌握!”

    張大官人哭笑不得道:“拉倒吧,你隻差沒把我的資料貼到天安門城樓上去了!就你這保密水平,屬於害死人不償命那種!”

    邢朝暉有些尷尬的幹咳了一聲:“你知道這次十局出了很大的問題,為了避免四局和十局的矛盾,所以我們對外堅決否認你是我們的成員。”

    張揚冷笑道:“鳥盡弓藏!”

    邢朝暉配了一句:“別覺著我們卸磨殺驢,我們四局是最有人情味的部門,你所做的一切我們都看得見。”

    張揚道:“你以為你不承認,人家就會相信了?”

    邢朝暉嘿嘿笑道:“他們相不相信並不重要,矛盾無處不在,隻要不激化就行,組織上決定給你放個大假,讓你好好休息一陣子。”

    張揚眯起眼睛:“害怕我給你們找麻煩,現在忙著把我推出去了?”

    “我說你怎麼這麼多疑?”

    張揚道:“我這次去歐洲是江城赴歐考察團的副團長,你們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把我弄回來了,知道的明白我是我是為國效力,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被驅逐出境呢,江城那邊怎麼解釋?”

    邢朝暉笑道:“你不用『操』心,我和杜書記已經談過,說你在英國突然染上急病,所以提前回國!”

    “什麼病?”

    “反正是重病!中海醫院的住院手續我都給你辦好了,你去不去無所謂,反正住夠一個月就行!”

    張揚算是鬧明白了,這就是軟禁,他冷笑道:“還要限製我自由嘍?”

    邢朝暉慌忙擺手道:“別誤會,你愛去哪就去哪!就是別離開北京,隨時聽從組織調遣!”

    張揚點了點頭:“成!對了,我在北京的衣食住行怎麼辦?”

    邢朝暉拍了拍屁股下的席夢思:“想住醫院就住醫院,這房間也給你包下了,你想住多久都成,想帶誰過來住都成,其他的都按照國內的出差標準,按我的標準報銷,怎麼樣?我對你不薄吧?”

    張揚道:“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對我越好,證明你越有企圖,我還真有點怕你了,搞不好哪天被你害了,我還要幫忙給你數錢!”

    邢朝暉道:“千萬別多想!對了,今晚紫金閣,章主任給你接風,你一定要過來。”他把手頭的一個文件袋遞給張揚:“這是你的住院手續,明天一早去醫院報個到,床位醫生我都打過招呼了,可你麵子上怎麼也要讓我過得去。”

    張揚歎了口氣道:“真他媽窩囊,回國就被你給折騰成傳染病了,我還真的謝謝你,沒把我整成神經病!”

    邢朝暉笑道:“權當放個大假,把你在歐洲的事情寫一份材料交給我,我需要存檔。”

    張揚很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邢朝暉說清楚之後,叮囑張揚在這等著,回頭有專車過來接他去紫金閣吃飯,然後起身離去。

    邢朝暉離去之後,張揚關上房門,首先檢查了一下有沒有監聽設備,混入國安這麼久,這廝的警惕『性』還是提高了不少,確信沒有太多異常,他才拿起了電話,首先撥給了江城市市委書記杜天野,杜天野不僅僅是他的領導,還是他可以推心置腹值得信賴的朋友,從杜天野那也能夠得到很多確實可信的消息。

    杜天野接到張揚的電話後十分的平靜:“回來了?”

    張揚道:“回來了,目前中海醫院住院呢!”

    

Snap Time:2018-07-23 00:20:19  ExecTime:0.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