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二章運氣使然(下)


    第二百九十二章【運氣使然】(下)

    麗芙的精神變得越來越差,她把頭顱靠在張揚的肩頭,整個身體的重量都放在張揚的身上,張揚抱著李惠子,望著李惠子蒼白的俏臉,低聲道:“還有一個時辰,必須要解除她的龜息狀態了!”

    麗芙輕聲道:“如果我能夠活下去,我會剩下的生命去愛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麗芙冰藍『色』的美眸中『蕩』漾著晶瑩的淚光。

    張揚望著她麵具後的美眸,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頭頂:“這很安全!他們短時間內發現不了。”

    麗芙道:“你要離開?”

    張揚點了點頭:“我要去找蚊子,我要找到BFII的解『藥』,我要讓你健康快樂的活下去!”

    麗芙含淚點了點頭。

    張揚將防毒麵具和供氧裝備放好,又將衝鋒槍放在麗芙的身邊:“兩個小時內,我一定會回來!”

    麗芙深情道:“我等你!”

    蚊子在不安中等待著,十局方麵已經跟他聯絡,讓他在廢車場等待,他在倫敦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資料情報的搜集和武器裝備提供,他的上司就是夜鶯,自從來到歐洲之後,還是十局的上層第一次和他主動聯絡。

    夜幕降臨的時候,蚊子看到遠方有車燈亮起,一輛黑『色』的捷豹車向他駛來,蚊子伸手遮住了眼睛,以這樣的方式減弱燈光對雙眼的刺激。

    他看到兩個高大的身影下了車,向他走來,其中一人大聲道:“老弟,幾點了?”

    蚊子看了看表:“十二點十一分!”他回答的是北京時間,暗號對上了。他笑著向他們走去:“你們怎麼才來!”蚊子的臉『色』突然變了,他看到其中一人舉起了手槍,蚊子呆立在那:“你們要殺我?”

    “對不起!”

    就在那人即將扣動扳機的那,忽然聽到身後一個冷酷的聲音道:“放下武器!”

    李偉在關鍵時刻出現在他們的身後,兩名男子無可奈何的舉起手,李偉衝上前,連續兩掌將他們擊倒在地。

    蚊子短時間內經曆了從死到生的過程,整個人傻了一樣的呆在那。

    李偉道:“上車!”

    蚊子跟著李偉登上了汽車,這才如夢初醒般舒了口氣:“你是誰?你為什麼要救我?”

    李偉低聲道:“你們十局有我的朋友,我知道有人想要掩蓋自己的錯誤,所以決定除掉你,你不要問我是誰,隻要幫我找到張揚!”

    蚊子道:“他去了地鐵站,我不知道怎樣聯係他!”他的手機忽然響了,電話是張揚打來的,蚊子看了看一旁的李偉,他無法確定眼前人會不會對張揚不利!李偉一把將電話搶了過去:“張揚!”

    站在公話亭中的張揚微微一怔,他很快就聽出是李偉的聲音,低聲道:“是我,你怎麼和蚊子在一起?”

    李偉道:“你的處境很危險,有人向英國『政府』告密,說你們幾個感染了BFII病毒!你在哪?我可以幫你?”

    張揚淡然道:“你可以提供BFII病毒的解『藥』嗎?幫我?從何談起?”透過公話亭他不斷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外麵下起了小雨,打著雨傘的行人匆匆從道路旁經過。

    李偉道:“張揚,夫人很擔心你,這件事到此為止,你無力改變什麼!”

    張揚低聲道:“代我向她問好,我是個固執的人!”他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李偉有些鬱悶的望著手中的電話,蚊子歎了口氣道:“你真想幫他,就幫忙找到BFII病毒的解『藥』!”

    李偉低聲道:“那種病毒的配方屬於高度機密,我方並沒有掌握!”

    張揚正要走出公話亭,他又想起一件事,給李龍打了一個電話,是時候告訴李龍,他女兒李惠子的下落了。

    李龍的聲音無比虛弱,他斷斷續續道:“張揚……你在哪?”

    張揚道:“我找到你女兒了!”

    “真的?”李龍充滿驚喜道。

    張揚嗯了一聲,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把李惠子的現狀告訴李龍。

    李龍道:“告訴我她在哪,我要見她!我這就過去見她!”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而有些發顫。

    張揚道:“你放心,她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很快就會帶她去你身邊。”

    李龍道:“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我遇到了那個女人,約瑟芬!王展的女人,我把她抓住了!”

    張揚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李龍竟然抓住了約瑟芬!人生果然充滿了種種的際遇和巧合,就在張揚一籌莫展的時候,他又感覺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她在哪?”

    “被我關在蘇活的汽修廠內,我的手下看著她……張揚,快,快帶我的女兒回來見我!”

    張揚強行抑製住內心的激動,約瑟芬無疑是找到解『藥』的關鍵,隻有她能夠聯絡的上王展,他低聲將李惠子的狀況告訴了李龍,然後和李龍約定地點,讓李龍把約瑟芬帶到自己的身邊。

    半個小時後,李龍帶著手下開著一輛破破爛爛的商務車來到和張揚約定的地點,李龍躺在車內的擔架上,他蘇醒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手下到處尋找女兒的下落,想不到沒有找到李惠子,卻誤打誤撞遇到了約瑟芬,李龍知道女兒的失蹤和幕後的王展有著密切的關係,所以他讓手下將約瑟芬抓了起來。

    張揚來到商務車上,關上車門,李龍迫不及待的問道:“我女兒呢?”

    張揚沒有說話,伸手解開蒙在約瑟芬眼上的黑布,然後一把將貼在她嘴上的膠帶撕去,冷冷道:“約瑟芬,咱們又見麵了!”

    約瑟芬憤怒的瞪著張揚。

    張揚向李龍道:“問她王展在哪,讓她跟王展聯絡!”

    李龍把他的話翻譯了一遍。

    約瑟芬冷笑道:“別做夢了!你的女兒還有夜鶯全都中了BFII病毒,她們隻有死路一條!”

    李龍甩手給了約瑟芬一個耳光,卻牽涉到腿部的傷口,痛得他險些沒有昏『迷』過去。

    張揚道:“約瑟芬,我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折磨你!”他伸手點中了約瑟芬的『穴』道,行動勝於雄辯,約瑟芬馬上就感覺到周身宛如萬蟻吞噬的味道,她慘叫著在地板上來回打滾,張揚冷冷道:“我沒有時間,也沒有耐『性』,現在給王展打電話,給我BFII病毒的解『藥』,我給你自由。”

    王展接到張揚的電話,頗為錯愕,他真真正正體會到這廝的厲害了,在那樣的情況下,張揚竟然能夠帶著兩名BFII病毒攜帶者從容離開。

    真正讓王展感歎的還是約瑟芬的事情,如果說張揚的事情還能用他的能力來解釋的話,約瑟芬被抓的事情根本就是運氣使然,這麼大的倫敦城,約瑟芬怎麼會這麼倒黴,居然落在了張揚的手中。王展發現張揚不但有勇有謀,而且運氣還很不錯。

    “給我BFII的解『藥』,我放過約瑟芬!”張揚的語氣不容置疑。

    王展哈哈笑道:“小子,真的很佩服你的頭腦,你以為這世上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在乎女人的『性』命?你想用一個女人來要挾我?做夢!”

    張揚道:“你可以不在乎她的『性』命,但是不要忘了,我既然能夠通過她聯係到你,就能從她的口中問出很多的事,有關於你,有關於你的組織,王展,你搞什麼,我沒有興趣,可是我最不能容忍別人傷害我的身邊人,如果夜鶯出了事,我會讓你付出百倍的代價,我會利用一切的手段,找到一切和你有關的人和事,隻要我有一口氣在,我會讓你永無寧日!”

    王展沉默了下去,有句話張揚沒有誇張,他既然能『逼』迫約瑟芬和自己聯係,想必他有辦法讓約瑟芬吐『露』更多關於組織的事情,隨著對張揚認識的加深,王展越來越感覺到,招惹這樣一個對手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他低聲道:“晚了,就算我給你血清,你一樣救不了她們!”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也許你已經被感染了!”

    張揚冷笑道:“你太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BFII病毒的能量!”張大官人對自己的龜息之術還是很有信心的,他並非熱血上頭不顧一切的愣頭青,很多事他想得很清楚,隻要切斷呼吸傳染的途徑,自己應該不會感染這種病毒。

    王展道:“好,把約瑟芬還給我,我給你抗病毒血清!”

    張揚道:“一言為定!”

    王展道:“十五分鍾後,你把約瑟芬送到安戴斯廣場,我自然會讓人把解『藥』送到你的手中!”

    張揚將約瑟芬送到了指定地點,王展也讓人將抗病毒血清送到了張揚的手中,在這件事上他並沒有玩弄手段,王展站在遠處的樓頂,利用高倍望遠鏡觀察著交易的情景,他仔仔細細觀察著張揚,似乎要把張揚臉部的每一個細節都記住,利用愛爾蘭革命軍製造中英之間緊張矛盾的目的沒有達到,王展籌劃許久的陰謀已經完全落空,他最恨的那個人就是張揚,可張揚的表現又讓他感到十分不安,張揚並非他的目標,他無意和這個難纏的家夥糾纏下去,一個烈『性』炸彈炸不死的人,一個BFII病毒無法感染的人,這家夥的身上充滿了太多的神秘。

    張揚接過抗病毒血清,迅速登上商務車,李龍一直都在苦苦支撐,如果不是關心女兒的安危,他根本無法堅持到現在,李龍聲音虛弱道:“他們會不會騙我們?”

    張揚道:“時間來不及了,我隻能選擇相信他!”

    “如果他欺騙了你……”李龍幾乎不敢想像下去。

    張揚道:“王展的目標不在我,也不在夜鶯和你的女兒身上,他會權衡利弊!”

    “我女兒在哪?”

    “安道爾橋!”

    麗芙輕輕撫『摸』著李惠子蒼白的小臉,清冷的夜雨不時飄落在她們的身上,臉上,夜空中、河麵上英國軍方的直升機巡邏艇仍然在不停搜索著,她們所在的位置是搜索的盲區,直升飛機從頭頂掠過多次,都沒有發現她們的影蹤。

    麗芙看了看時間,距離解除李惠子的龜息狀態隻有五分鍾不到了,她的氧氣也所剩無幾,如果張揚無法找到血清,那麼她們都將看不到明日的朝陽。

    麗芙的手中握著一顆手雷,她默默計算著時間,隨時準備拉開手雷的拉環。在最後的時刻,眼前晃動的卻是張揚開朗的笑臉,素來堅強的麗芙,忽然鼻子一酸,兩行晶瑩的淚水順著她的俏臉滑下,她用手背抹去淚水,輕聲道:“別了,張揚……”

    一隻大手從她的身後伸出,搶走了那顆手雷,張揚終於在最後的時刻趕回了她的身邊。麗芙抑製不住內心的感情,撲入張揚的懷中。由於撲得太過用力,張大官人差點沒被撲到下麵的河水中,拍了拍麗芙的香肩,柔聲道:“乖,咱可不能恩將仇報啊!”

    他嘴上說得輕鬆,內心中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取出剛剛得到的血清,先後為李惠子和麗芙注『射』,張揚無法確定從王展處得到的血清是否有效。

    

Snap Time:2018-01-24 19:44:17  ExecTime: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