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九十章潛入(上)


    第二百九十章【潛入】(上)

    陳美琳所說的人叫亞當斯,是小彼得的教父,她過去曾經和小彼得一起拜會過亞當斯,此人在倫敦開了一家咖啡館,表麵上本分經營,實際上,他的咖啡館是愛爾蘭獨立分子最常去的地方。

    亞當斯就住在咖啡館隔壁的船屋內,陳美琳因為之前去過那,所以帶著張揚很順利就找到了地方,蚊子則按照張揚的吩咐,去將這件事向大使館進行匯報。

    張揚和陳美琳來到船屋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五點多鍾,雖然是一夜未眠,陳美琳的精神很好,反倒是張揚因為槍傷失血顯得臉『色』有些蒼白。

    倫敦的清晨有些薄霧,船屋亮著燈,一名矮小的老人身穿草綠『色』夾克,正在船屋前坐著,靜靜看著東邊的天空。

    陳美琳指著那老者略顯佝僂的背影道:“他就是亞當斯!”

    張揚推開車門向亞當斯走去,亞當斯反應很敏銳,馬上覺察到了張揚的出現,深邃的雙目向張揚看了看,他看到了跟在張揚身後的陳美琳,有些錯愕道:“瑪切爾,你來找我?彼得呢?”

    張揚向陳美琳道:“告訴他我的來意,讓他老老實實把那個布朗給我交出來,否則,我不會記得什麼叫尊老愛幼的!”

    陳美琳走向亞當斯,把張揚的話轉述給他。

    亞當斯笑了起來,他的身上彌漫著一股刺鼻的煙草味道,慢慢站起身,來到張揚麵前:“是你劫持了小彼得,現在他們父子倆已經被警方控製起來,我雖然是小彼得的教父,可是我和他們的事情沒有任何的牽扯!”

    張揚聽陳美琳說完,他低聲道:“你們愛爾蘭人搞獨立和我沒有任何關係,可你們想利用中英之間的關係做文章,我卻不能不管,因為你們已經威脅到別國的利益。如果你知道布朗的下落,盡快告訴我,不要把事情推向無法收拾的地步。”

    亞當斯看著張揚,臉上浮現出愛莫能助的表情:“我想你找錯了對象!”

    張揚怒吼道:“你以為你們愛爾蘭人可以利用這件事做文章,可以威脅到英國『政府』嗎?你們的做法隻會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隻會促使英國『政府』對你們下定決心,在你們的事情上更加的強硬!”

    亞當斯淡然笑道:“年輕人,這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就是政治,我讚同你的觀點,可並不代表著其他人像你我一樣想,你所說的布朗,不但是愛爾蘭獨立的狂熱分子,而且他的精神近乎於偏執,這種人一旦認定的事情,很難改變!”亞當斯停頓了一下道:“多關注關注新聞,也許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他說完這句話重新回到了座椅上,此時一輪紅日正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將東方的天空染得一片火紅。

    陳美琳留意到亞當斯身邊擺放著報紙,她走了過去,拿起了那份報紙,張揚看不懂英文報紙,怔怔看著她,陳美琳回到車內,從報紙上還是找到了兩則看起來有些關聯的新聞,一則是文副總理夫『婦』在今天上午格林威治時間9:00抵達倫敦的消息,還有一則是愛爾蘭叛軍首領,有殺人將軍綽號的哈特將軍的上訴被駁回,英方判處他監禁三十年。

    陳美琳將兩則新聞的內容向張揚講述了一遍,然後道:“亞當斯顯然在暗示什麼,難道布朗這次出手和哈特將軍有著直接的關係?”

    張揚看了看報紙上哈特的照片,隨手撕下來放在車內:“我不管他想做什麼,隻要是膽敢對我們中國人不利,我就讓他嚐到悔不當初的滋味。”

    蚊子在霍恩街拐角處的麥當勞等著他們,按照和張揚的商定,他去駐英大使館將這件事向有關方麵進行了反應,使館方麵也表示會注意,同時也告訴他中國方麵會有特工隨行,英方也承諾會做出最穩妥的安全措施,文副總理夫『婦』在英訪問期間應該萬無一失。

    蚊子一邊大口大口吃著漢堡,一邊含糊不清道:“中國的官員到哪兒都是那麼官僚,他們根本不相信我,十有八九把我當成了一個神經病。”他將一個剛剛買來的手機遞給張揚:“拿著用!”

    陳美琳甩著一雙長腿去麥當勞購買快餐的時候,張揚給代表團方麵打了一個電話,現在赴歐考察招商團仍然沒有離開倫敦,張揚聯係到了章睿融,眼前已經陷入困局之中,他必須要和國安的高層聯係上,最方便的途徑就是通過章睿融。

    章睿融果然沒有讓張揚死亡,馬上就和她的姑媽章碧君聯係,章碧君按照她提供的號碼,給張揚打來了電話。

    張揚將發生的事情簡略的向章碧君做了一個匯報,章碧君低聲道:“張揚,這件事屬於十局分管的範疇,我會馬上將情況如實反映給十局,讓他們著手處理解決,至於文副總理方麵,我也會盡快通知他們,讓他們加強安全防範,從現在起,你放棄一切行動,我會安排你提前回國的事情。”

    張揚聽到她的這番話不由得怒了:“你什麼意思?讓我撒手不管嗎?”

    章碧君心平氣和道:“並非是讓你不管,而是你不適合介入這件事,你繼續追查下去,隻會把自己暴『露』出來,甚至會影響到我們國安在歐洲的全體成員,到目前為止,你做得很好,你要記住你屬於四局,我們的分工相當明確,十局不會高興我們介入他們的事情。”

    張揚怒吼道:“夜鶯已經失蹤十個消失了,到現在還杳無音訊,不要告訴我十局會毫不知情!現在真正在意她姓名的隻有我和十局的一個最底層的情報員,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自己人的?出了事情就把她一腳踢開?”

    章碧君仍然耐心勸道:“張揚,任何行動都要受製度的製約,如果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就是無組織紀律『性』,夜鶯的事情我會通報十局方麵,讓他們盡快采取行動,將她救出來!”

    張揚道:“關心不僅僅是嘴巴上說就可以,現在愛爾蘭人正在四處放炸彈,你們這些領導隻會說加強安全防範,真正出了事情,後悔都晚了。”

    章碧君終於被這廝的態度搞得有些生氣了:“張揚,你要我說什麼你才明白,我會盡力處理這件事,做事情要有全局觀,不能因為個人的好惡影響到整個組織的利益。”

    張揚衝著話筒大吼道:“去他媽的組織利益,我現在就明明白白告訴你,我不幹了,從現在起,我和你們國安之間再也沒有任何瓜葛,我所做的一切事都和你們無關!”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看到蚊子瞪大眼睛看著自己。沒好氣的叫道:“你他媽看什麼看?”

    蚊子低聲抗議道:“我在十局不是最底層!”

    章碧君也被張揚氣得花容失『色』,她一腔怒火都衝著邢朝暉發了過去,雖然她在職務上比邢朝暉低了半級,可邢朝暉凡事都敬著她三分,邢朝暉搞明白怎麼回事之後,不由得苦笑道:“我說章局,這廝的脾氣你還不知道,他定下來的事情,誰也攔不住。”

    章碧君憤憤然道:“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把這種人弄進國安!”

    邢朝暉道:“你可以一直都對他讚不絕口的,不過,這件事我覺著沒錯!十局做事的確有失厚道,夜鶯過去是我的部下,她調去十局也沒有多久時間,當初我還真舍不得放她走!”

    章碧君道:“夜鶯的確很出『色』,仔細想想她失蹤這麼久,十局不可能對此毫無察覺!”

    邢朝暉冷笑道:“曲紹洋那個人做事冷血的很,我看他是打算放棄夜鶯了!”

    章碧君道:“拋開夜鶯的事情不提,文副總理夫『婦』的安全難道就這麼算了?”

    邢朝暉道:“人家又不是沒做事,沒了夜鶯,行動依然在繼續!”

    章碧君道:“張揚這次很可能給我們捅大簍子!”

    邢朝暉笑道:“張揚這個人很有本事,不過在女人方麵有些太過多情了,我看他對夜鶯有些意思,這小子為了女人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章碧君倒是為張揚說了句公道話:“也不僅如此吧,文副總理夫『婦』是他幹爸幹媽,他當然要顧及他們的安全。”想到這一層,章碧君心中的氣已經消了,張揚發火頂撞自己也不是毫無道理的。關心則『亂』,這次的事情關係到他的親人,難怪他會表現的如此激動。

    邢朝暉道:“我會把這件事向上頭匯報!”

    章碧君道:“我們應該怎麼做?”

    邢朝暉道:“走一步看一步咯,能擔待得起的,我們幫著擔待一些,如果擔待不起,隻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說完他又道:“文副總理在英國的行程安排應該能夠查到!”

    章碧君有些詫異道:“當然可以,做什麼?”

    邢朝暉道:“查清楚後告訴張揚!”

    章碧君馬上明白了,邢朝暉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幫助張揚。

    文國權夫『婦』上午抵達後受到了英國副總理和駐英使館的熱烈歡迎,一切都進行的井然有序,下午文國權和英國首相會晤之後,繼續和英方的一些『政府』要員進行兩國關係的討論,副總理夫人羅慧寧則專程去英國聖約翰醫院去參觀,這是一家慈善醫院。

    羅慧寧在聖約翰醫院停車場下車的時候,聖約翰醫院的醫護人員專程上前迎接,一旁有許多圍觀的群眾,羅慧寧微笑揮手,這時候,她聽到人群中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喊道:“幹媽!”

    羅慧寧微微一怔,雖然她事先就知道張揚隨同江城赴歐考察招商團在歐洲參觀,卻沒有想到在這能夠遇到張揚,羅慧寧循聲望去,卻見張揚站在人群之中拚命向她揮手。

    羅慧寧微笑著向張揚走去,兩名英國保鏢慌忙上前,提醒羅慧寧要保持和隔離帶的距離。

    羅慧寧皺了皺眉頭,英方這次的保安措施空前嚴密,這讓羅慧寧感到有些不舒服,她向身邊李偉道:“你過去看看,張揚有什麼事!”

    李偉點了點頭,這次前來英國,他主要負責副總理夫人的安全,他來到張揚的麵前,微笑道:“想不到會在這遇到你。”

    張揚長話短說,將有人要利用文副總理夫『婦』這次來訪製造事端的事情說了,李偉道:“你放心吧,我們已經收到國安方麵的通知,這次已經做足了安全措施,英國方麵也給予了最高級別的防備措施,應該萬無一失。”

    張揚點了點頭,目光和遠處的羅慧寧相遇,羅慧寧向他笑著揮了揮手道:“回國再說!”她這次帶著政治任務而來,顯然不適合與幹兒子敘舊。

    張揚報以一個微笑,目送著羅慧寧一行走入聖約翰醫院之中。

    李偉回到羅慧寧身邊低聲道:“夫人,張揚是來通知我們注意安全,他說愛爾蘭革命軍會對我們不利。”

    羅慧寧秀眉微顰,她實在想不透愛爾蘭革命軍和中國『政府』之間有什麼過節,輕聲道:“小心一些就是,張揚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李偉道:“他應該和國安有些關係。”

    羅慧寧並沒有繼續問下去,跟隨院方進入了電梯。她要訪問的是兒科病房,位於醫院的17樓,電梯上顯示的數字不停變換,當行駛到15樓的時候,電梯忽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所有人都是一愣,李偉第一時間護住了羅慧寧,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陳美琳站在張揚身邊,有些好奇的望著羅慧寧,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副總理夫人。

    張揚對陳美琳還是始終抱有警惕的,雖然自己救了她的『性』命,可陳美琳始終把自己當成殺父仇人,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丫頭就會給自己一黑槍。

    就在人群都準備離去的時候,停車場內忽然發出驚天巨響,一輛麵包車發生了爆炸,威力巨大的爆炸將麵包車砸得四分五裂,周圍的汽車也被爆炸的衝擊波震得翻騰著飛向半空中,有幾名不及逃避的路人被砸倒在地。

    現場不少人因為地麵強烈的震動而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陳美琳歪倒在張揚的肩頭,如果不是張揚將她及時扶住,她一樣要摔倒在地上。

    這邊的爆炸還沒有結束,病房樓大門處第二次爆炸被引發,門廳坍塌倒下,將入口處的大門堵住,現場到處都是一片煙塵彌漫,驚叫聲夾雜著痛苦的咳嗽聲。

    張揚充滿驚恐的望著病房大樓,一切仍然發生了。

    聖約翰醫院的連鎖爆炸迅速被反饋到英國『政府』方麵,正在參與國事談判的文國權,也聽說了聖約翰爆炸的事情,正在醫院參觀訪問的妻子如今生死未卜。

    英方在安慰文國權的同時做出保證,一定會盡最大力量保證羅慧寧及其隨行人員的安全。其實這種保證英方是毫無底氣的,此時發生爆炸讓英方的顏麵『蕩』然無存,他們之前就已經聽說愛爾蘭革命軍會有所行動,所以做足了安全措施,重點保護對象當然是文國權,卻想不到終究是被人家鑽了空子,目標是文國權的夫人羅慧寧。

    羅慧寧雖然遠不如文國權重要,可真正要有了什麼閃失,國際影響幾乎等同,外國高官來英國訪問出事,這件事肯定會有損英國的國際形象,英國人整天鼓吹自己反恐如何如何給力,現在等於被打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愛爾蘭共和軍方麵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宣布對這次的連環爆炸案負責,他們提出讓英國『政府』在三個小時內釋放哈特將軍,否則將會引爆病房大樓,將整座病房大樓夷為平地。這不但關係到聖約翰醫院的全體病員,還關係到副總理夫人羅慧寧和陪同人員,其中還包括英國『政府』的一些官員。事情相當的棘手,處理稍有不當,將會導致不堪設想的後果。

    特警在第一時間趕到了聖約翰醫院的爆炸現場,開始著手疏散人群,張揚和陳美琳也在疏散之列,陳美琳被這連環爆炸嚇得不輕,俏臉蒼白,低聲向張揚道:“麻煩大了,不知道文夫人有沒有事?”因為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她甚至暫時放下了對張揚的仇恨。

    張揚臉『色』凝重,羅慧寧是他的幹媽,他比其他人更為關心羅慧寧的安危,張揚強行抑製住衝進去的念頭,在退出警戒線之後。

    張揚來到醫院對麵的快餐店,店內的電視中正在直播新聞,通過這種途徑可以及時了解一些情況。

    陳美琳聚精會神的看著新聞,她將新聞的內容翻譯給張揚,從目前的新聞來看,匪徒的目的是解救哈特將軍,羅慧寧應該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新聞中並沒有提及羅慧寧的事情,看來英國『政府』方麵還想暫時將這件事蓋住,盡量避免造成更大的影響。

    外麵警笛呼嘯,警力仍然在不斷加強。

    張揚望著外麵的警車,咬牙切齒道:“這幫廢物,早幹什麼去了?現在出事了一個個冒出頭來,簡直比國內的公安還要廢!”

    陳美琳狠狠瞪了他一眼,她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她的父親陳祥義當年就是一名出『色』的警員。

    張揚要了杯橙汁,要了個牛肉漢堡大口大口的啃了下去,接下來他必須要有所行動,在爆炸發生之前,他內心極度不安,可當爆炸發生之後,張揚反倒平靜了下來。

    陳美琳有些詫異的看著張揚:“你居然吃得下?”

    張揚一邊吃著漢堡一邊道:“如果不填飽肚子,我怎麼去救人?”

    陳美琳望著外麵來回穿梭的警車道:“這這麼多警察,不可能讓你進去的!”

    張揚道:“我這人有個習慣,從不相信警察,國內這樣,來到這仍然是這樣!”他一口氣將橙汁喝幹,向陳美琳道:“我們就在這兒分手吧,文夫人是我的幹媽,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她落入危險之中不顧而去,這件事和你無關,你盡快離開這吧!”

    陳美琳搖了搖頭道:“我不走,我雖然不是什麼愛國人士,可這件事涉及到咱們國家的尊嚴,身為中國公民,我理當幫忙貢獻一份力量,你不懂英語,用得上我!”

    張揚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好,你跟著也成,遇到任何危險不要怪我!”

    “我是個成年人,當然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張揚和陳美琳填飽了肚子之後走出快餐店,外麵的氣氛變得越發緊張,警方已經將聖約翰醫院的病房大樓團團圍住,可是他們並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己方的行動觸怒了歹徒,從而引發爆炸!

    張揚很快就發現讓陳美琳留下是個正確的決定,陳美琳帶他來到附近的圖書館,從電腦中調出了聖約翰醫院的建築結構圖,陳美琳指向其中一個地方道:“這有地下管道,應該是警方控製不到的地方,我們可以從這兒潛入聖約翰醫院。”

    

Snap Time:2018-08-20 16:57:08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