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八十八章速度激情(下)


    第二百八十八章 【速度激情】(下)

    李龍道:“我是通過一個叫黃浩然的人認識他的!”他從開始的被動合作,已經越來越多的表現出主動『性』。

    張揚道:“帶我去見他!”

    李龍將汽車駛出停車場,沒過多久,他就發現有些不對,後麵有一輛破破爛爛的捷達跟著他們,張揚也發現了這一情況,低聲道:“那輛捷達車好像是衝著我們來的!”

    李龍不屑的笑了笑,一輛破破爛爛的捷達想追上他們真是做夢。

    張揚的電話響起,這次是麗芙打來的,麗芙道:“我發現了王展的蹤跡,目前正在追蹤他,回頭和你聯係,你自己多加小心!”

    張揚應了一聲,李龍此時已經開始加速,那輛捷達車也加速追趕而來。

    假如在高速公路上,他們的蘭博基尼跑車想要摔開那輛破破爛爛的捷達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現在是在倫敦城內,車輛擁堵不堪,想要擺脫捷達的追蹤很難。更讓他們鬱悶的是,追蹤他們的不僅僅是那一輛捷達,還有兩輛黑『色』的雪佛蘭加入了追蹤者的陣營中。

    李龍掌控著方向盤,在車流的縫隙中來回穿梭,張揚觀察著後麵車輛的情況,李龍忍不住埋怨道:“想不到你在英國的仇家還真不少!”

    “你怎麼這麼斷定是我仇家?搞不好是你的呢!”

    此時後麵的捷達車已經加速衝了上來,狠狠撞擊在蘭博基尼跑車的尾部,撞得張揚和李龍的身體都是一震,李龍疼得心在滴血,惡狠狠罵道:“我『操』你大爺,這得多少錢修啊!”他嘴罵著,思想上卻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鬆,一踩油門,從前方大客車旁邊的縫隙中鑽了出去。

    三輛轎車如影相隨。

    兩輛雪佛蘭也加速追趕上來,一左一右將蘭博基尼夾在中心,張揚望去,坐在左側雪佛蘭車內的人是小彼得,李龍果然沒有說錯,這幫人真的是衝著自己來得,不過他們怎麼會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難道是王展告訴他們的?還是他們一直都在跟蹤自己?

    小彼得一打方向盤,雪佛蘭轎車撞擊在蘭博基尼的車身左側,李龍不停咒罵著,這輛跑車已經被連續的衝撞弄得麵目全,前方一輛緩慢行進的大貨車阻擋住了他的去路,從反光鏡中看到,後麵的那輛捷達車又加速撞了上來。

    李龍大吼道:“坐穩了!”就在那輛捷達車即將撞上車尾的時候,他猛然深踩油門降下檔位,蘭博基尼在咆哮聲中宛如出膛的炮彈一般衝了出去,一個S形的高難度行進,擠到了大貨車的右前方,右側車身和旁邊的一輛奔馳車緊貼在一起,兩輛車接觸的地方摩擦出一片絢爛的火星。

    後方的捷達車原本想撞擊蘭博基尼的尾部,卻突然失去了目標,司機想要車已經來不及了,車頭狠狠撞擊在大貨車的尾部,強烈的衝撞引發了爆炸,濃煙和火光冒起在大貨車的尾部,爆炸讓大貨司機慌『亂』起來,車身在瞬間失去控製,接連又有三輛小轎車撞了上來。

    李龍從反光鏡中看到大貨車向自己撞來,他大吼著,將油門踩到最低,跑車從前方兩輛車之間的縫隙中穿了過去,仍然不可避免的和兩車相擦。

    張揚轉身望去,後麵已經是狼藉一片,兩輛雪佛蘭轎車居然也通過了那段路堵,繼續在後麵窮追不舍。

    李龍也被徹底惹火了,他大叫道:“幹掉他們!”看到張揚沒什麼反應,有些不滿的瞪著張揚道:“你該不會告訴我你沒有槍吧?”

    張揚點點頭,這時候右側的雪佛蘭又衝了上來,其中一人竟然掏出了手槍。不過這廝『射』擊的水準太差,連續兩槍都落空,李龍正打算掏槍,卻見張揚抽出一張口香糖,對折了一下,然後扔到對方的車窗內。

    沒等李龍搞明白怎麼回事,那輛雪佛蘭轎車內部就發生了爆炸。張揚也沒想到這麼小的炸彈居然有這麼大的威力,望著那輛四分五裂的雪佛蘭轎車,他充滿驚奇道:“我靠,玩大發了!”

    小彼得駕駛著最後那輛雪佛蘭從火光中衝了出來,李龍此時已經把手槍取出,一手掌控方向盤,一手瞄準了雪佛蘭的輪胎,連續『射』出兩槍。

    小彼得的那輛雪佛蘭輪胎爆胎後失去了控製,一頭撞在一旁的防護欄上。

    張揚和李龍駕駛著破破爛爛的蘭博基尼慢慢來到漢森道,李龍指著正對門的音響店道:“就是這家,黃浩然是這的老板!”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去找他,你在外麵等我。”

    李龍提醒張揚道:“這小子很狡猾,你小心點。”

    張揚笑了笑,心說你這麼狡猾的家夥我都能對付,更何況他。張揚來到音響店內,看到一名中國男子正坐在那欣賞音樂,張揚對音樂沒多少研究,不過聽到低沉舒緩的女聲也感覺到相當舒服,他在那男子身邊坐下。

    那名中國男子正是他要找的黃浩然,黃浩然看了張揚一眼道:“感覺這套音響怎麼樣?”

    張揚很坦誠的回答道:“我不懂!”

    黃浩然道:“你聽不懂來我音響店幹什麼?”

    “找你!”

    “找我什麼事?”

    張揚拿出王展的照片:“這個人你認識嗎?”

    黃浩然看了看,他很奇怪的笑了笑,然後起身兔子一樣向門外逃去。

    張揚壓根沒想到這廝的反應會如此劇烈,他起身追了出去。

    黃浩然跑出大門向右拐去,旁邊忽然探出了一條腿,黃浩然哪能夠想到外麵還有埋伏,被這突然一絆,身體失去平衡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李龍抱著雙臂悠閑自得的出現在他麵前:“跑這麼急幹什麼?”

    張揚已經追到身邊,一把抓住黃浩然的衣領,揮拳作勢要打他,黃浩然慌忙求饒道:“我說哥兒們,咱都是炎黃子孫,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張揚笑罵道:“你他媽說話還一套一套的呢!”

    李龍道:“人家過去在國內是語文老師!”

    黃浩然哼哼唧唧的爬起身來:“好漢不提當年勇!”

    李龍罵道:“就你他媽也算好漢,偷搶拐騙,充其量也就是一下三濫!”

    黃浩然對李龍相當忌憚,被罵後也不敢還嘴,笑著把他們又請到了自己的音響店。

    張揚道:“你跑什麼?”

    黃浩然道:“你不像好人,我看到你害怕!”

    張揚還是第一次聽到別人說自己不像好人,他又好氣又好笑:“我可是『共產』黨員,沒有比我更象好人的好人了!”

    黃浩然向李龍道:“找我幹什麼?”

    李龍在他CD架上挑了幾盤CD:“你上次介紹我認識的安德誠到底是什麼背景?”

    黃浩然道:“我跟他不熟,在賭場的時候認識的,他說手頭有一批軍火,我向他推薦了你!”

    李龍冷冷道:“你最好別騙我!”

    黃浩然道:“我幹嘛要騙你,我又不是活膩歪了,龍哥!我對你可一直都是尊敬!”

    張揚道:“你知道那個安德誠的下落嗎?”

    黃浩然歪著腦袋望著張揚道:“你找他有什麼事?”

    李龍在他腦袋上拍了一記:“你他媽知道就說,少廢話!”

    黃浩然道:“知道一點,不過這會兒想不起來了!”

    張揚明白這廝是想要錢,他也很痛快,拿出錢包從中抽出了兩百英鎊。

    黃浩然接過那兩百英鎊,很不屑道:“打發叫花子呢?倫敦的生活成本不比國內!”

    李龍正要動怒,卻見張揚又抽了三張遞給了黃浩然:“說吧!”

    黃浩然道:“他有個相好的叫約瑟芬,是個『妓』女,約瑟芬很好賭,上次我見到安德誠,他就陪同約瑟芬賭博,我是通過約瑟芬認識他的。”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我有約瑟芬的電話!”他又向張揚伸出手去。

    張揚很慷慨的給了他五百英鎊。

    黃浩然這才找出紙筆把電話寫給張揚,張揚接到電話之後問道:“還有沒有其他的信息?”

    黃浩然搖了搖頭道:“我隻知道這麼多!”

    張揚點了點頭,忽然一伸手點中了黃浩然的『穴』道,黃浩然一動不動的癱倒在沙發上,張揚把自己給他的錢又拿了回來。李龍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廝,他還以為張揚多慷慨呢。

    張揚不但把自己的錢拿回來,順手也把黃浩然的錢包掏了出來,讓他失望的是,錢包隻有幾十英鎊,看來黃浩然窮得很。

    兩人離開音響店,李龍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一邊笑一邊向張揚豎起了拇指。低聲道:“你剛才是點『穴』吧?”

    張揚點了點頭,把從黃浩然手中得到的電話號碼遞給李龍:“把這個約瑟芬約出來!”

    李龍掏出手機笑眯眯道:“你想嫖『妓』?”

    張揚道:“我是想看看王展的眼光怎麼樣!”

    約瑟芬穿著紫『色』皮夾克,上麵綴滿銀光閃閃的飾品,下穿黑『色』皮裙,一條長腿蹬在路邊的長椅上,整理著她的靴子。

    張揚皺了皺眉頭,看來這王展的品味不怎麼樣。

    李龍把跑車緩緩停靠在她身邊,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

    約瑟芬看著他:“你給我打電話的?”

    李龍搖了搖頭,指了指身邊的張揚。

    約瑟芬婷婷嫋嫋走了過來,俯身趴在張揚旁邊的車門上,波濤洶湧呼之欲出,一雙棕『色』的眼睛極盡嫵媚的看著張揚,鮮紅的舌尖輕『舔』著上唇,她低聲道:“FUCK ME!”

    張大官人隻能聽懂一句發科,他心說這洋妞怎麼張嘴就罵人呢?不過這廝對女人的忍耐度向來都是很高的,他拿出那張王展的照片:“你認識他嗎?”

    約瑟芬看到照片上的王展,不禁笑了起來,她搖著頭道:“不認識!”

    李龍用中文道:“這女人在撒謊!”

    約瑟芬已經退到一邊:“你們不想做生意就走開!”

    張揚推門走了下去,來到約瑟芬麵前,掏出了錢包,他點了五百英鎊,在約瑟芬麵前晃了晃。

    約瑟芬雙目一亮,伸手把那些錢接了過來,李龍走過來道:“約瑟芬,我們在找照片上的人,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請告訴我們,我們會重謝你!”

    約瑟芬看了看李龍又看了看張揚,她似乎仍然在猶豫,張揚又拿出五百英鎊給她。

    約瑟芬道:“我跟他做過兩次生意,每次都在威廉花園飯店,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李龍和張揚對望了一眼,看來王展和約瑟芬之間隻是嫖客和『妓』女的關係,從約瑟芬的嘴得不到太多的情報。

    兩人上了車,看到約瑟芬又已經走向遠處的汽車,張揚充滿不解道:“真不明白王展怎麼會喜歡這種底層『妓』女?”

    李龍道:“每個人追求的刺激都不一樣,有人喜歡純潔的有人喜歡風『騷』的,有人喜歡成熟的,有人喜歡單純的。”

    “你很有經驗?”

    李龍笑道:“還行,不過,我的品味應該比王展高一些!”

    望著那輛破破爛爛的蘭博基尼遠去,約瑟芬直起身來,她從手袋中拿出電話,迅速撥通了號碼,低聲道:“魚兒已經上鉤了!”

    張揚加入國安這麼久,今天才有了一種進入角『色』的感覺,他和王展還沒有見過麵,不過內心中已經把他當成了一個必須鏟除的對手,拋開其他的事情不論,單單因為這廝是安家血案的幕後策劃者,就已經罪無可恕了!

    前往威廉花園飯店的途中,張揚已經把得到的消息告訴了麗芙,麗芙在追蹤王展的過程中被他發現並成功擺脫,知道這一線索,禁不住叮囑張揚道:“這個人很狡猾,你一定要小心!”

    張揚掛上電話,發現李龍看著他,這才想起李龍所剩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不禁笑道:“別擔心,衝你剛才的表現,我一定讓她把解『藥』給你!”

    李龍道:“我也不是怕死,經你們這一折騰,黑心彼得對我已經是恨之入骨,我看他一定會向我下手。”

    張揚道:“一個北愛爾蘭的黑幫分子值得你害怕嗎?”

    李龍笑了笑並沒有說話,他駕駛著那輛破破爛爛的蘭博基尼在威廉花園酒店的停車場停下,和張揚一起來到酒店大堂,張揚的英文水平顯然上不了台麵,李龍來到總台詢問王展的情況。

    本來總台是不願透『露』客人信息的,不過李龍這廝軟磨硬泡,謊稱是警察,讓張揚驚奇不已的是,他居然還帶著假冒的警徽,看來他也不是第一次冒充警察了,總台這才幫他查到了安德誠的信息。

    李龍不無得意的向張揚眨了眨眼睛,兩人走入電梯,李龍按下15層的按鍵:“1539!”

    張揚道:“他在不在?”

    李龍搖了搖頭道:“還沒回來,不過,我們可以留下來等他!”

    電梯門緩緩打開,李龍率先走出門去,兩人來到1539號房前,李龍先按了一下門鈴,張揚向兩旁看了看,低聲道:“門鎖了!”

    李龍笑道:“普通的門鎖攔不住我!”他從懷中取出錢包,從中找出一張卡片,『插』入門鎖之中,接連嚐試了三張卡片,才看到門鎖指示燈由紅轉綠,他輕車熟路的推開房門,微笑道:“請進!”

    張揚跟著李龍走了進去,李龍反手帶上房門,不無得意道:“我錢包的幾張卡片可以打開世界上多數旅館的房門。”

    張揚環視這間房,感覺並沒有任何的不同,書桌上擺放著一張地圖,一旁的便箋上用鉛筆寫著幾個英語單詞。

    李龍拿起看了看,不過是幾個地名。

    這時候房內的電話鈴響起,張揚和李龍對望了一眼,還是由李龍拿起了電話。

    電話那端傳來低沉冷酷的聲音:“李龍,你真讓我失望,居然出賣我!”

    李龍聽出這是王展的聲音,他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妙,看來王展對他們的一舉一動掌握的相當清楚,他下意識的向窗口看了看,窗簾拉得很好,從外麵應該看不到房內的情景。

    王展道:“你們有十秒鍾離開房間,我在房內放了炸彈!”

    李龍勃然『色』變,他扔下電話顧不上解釋,向張揚道:“快走!”

    張揚雖然不知道他聽到了什麼,可從李龍驚慌失措的表現中已經猜到這件事肯定非同尋常,他跟李龍一起衝出了房間,兩人沒命的向電梯的方向跑去,當他們衝入電梯之後,仍然沒有聽到爆炸聲,李龍算了一下時間,早就過了十秒,王展顯然是在捉弄他們,李龍憤憤然罵道:“王八蛋!”他的手機在這時候又響了。

    果不其然,打來電話的仍然是王展。

    王展笑得很開心:“是不是很害怕?”

    李龍罵道:“『操』你大爺!”

    王展忽然停下笑聲:“剛才隻是熱身運動,從現在起,你們才會嚐到什麼叫恐懼!”

    電梯忽然震動了一下,然後加速向下墜落,張揚和李龍的身體撞擊在一起,電梯內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他們聽到了爆炸聲,聲音來自電梯的上方,從十五樓墜落下去,他們隻怕要被摔成肉泥,張揚雖然膽大,此時也驚出了滿頭的冷汗,好在電梯在十層停下,李龍的手機再度響起。

    王展陰測測道:“好不好玩?我隻要輕輕一按,牽係電梯的最後一條鋼索就會斷裂!”

    李龍大聲道:“你想幹什麼?”

    王展冷冷道:“掏出你的槍,瞄準他的腦袋,一槍崩了他,你沒有選擇,你們兩人隻能活一個!”

    李龍掛斷了手機,張揚一拳將電梯頂部的天花板打開,他爬了上去,然後伸手將李龍拉了上去,兩人站在電梯上方,看到電梯上方的鋼索已經被炸斷數根,現在隻有一根鋼索相連,岌岌可危。

    沒等他們站穩身體,爆炸再次發生在他們的頭頂,最後一根鋼索斷裂,電梯加速向下墜落而去。

    千鈞一發的時刻,張揚拿出那隻派克筆,按下按鍵,鋼索『射』入電梯通道的牆壁之上,張揚大吼道:“抱緊我!”

    李龍撲上來抱住了他的身體,兩人大叫著撞擊在側方的牆壁上,電梯墜地引發了又一次爆炸,火光和濃煙順著通道向上湧來。

    張大官人有生以來從沒有和一個男『性』表現的如此親密,兩人緊緊抱在一起,把臉都埋在對方的肩頭,最大限度的避免火焰對自身的傷害。

    蚊子製作的工具很出『色』,纖細的鋼絲韌『性』極強,居然可以承載兩個大男人的重量。張揚和李龍狼狽不堪的從九層電梯口爬了上去,身上都有了不少煙熏火燎的痕跡。

    張揚咬牙切齒道:“抓到這混蛋,我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李龍也抱著和張揚一樣的心思,兩人不敢在原地停留太久,爆炸很快就會吸引警察的到來,他們沿著安全通道迅速離開,經過酒店大堂的時候,看到大堂內慌成一團,酒店保安正拿著消防器材向濃煙滾滾的電梯口跑去。

    趁著混『亂』,張揚和李龍溜出了威廉花園大飯店,他們來到停車場,奔向那輛破破爛爛的蘭博基尼,李龍想起了什麼,忽然停下腳步,掏出遙控器,遙控啟動了跑車的引擎,事實證明他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引擎啟動直接引發了爆炸,蘭博基尼跑車在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四分五裂,周圍的數量汽車被氣浪掀起飛到了半空之中。

    

Snap Time:2018-07-19 16:01:54  ExecTime:0.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