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八十八章速度激情(上)


    第二百八十八章 【速度激情】(上)

    湯姆聽出李龍話中有話,他跟在黑心彼得身邊最久,一直認為自己是僅次於黑心彼得的二號人物,可後來李龍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李龍的崛起速度太快,鋒芒畢『露』,掩蓋了他的光芒,這讓湯姆甚為不爽,他們之間一直存有芥蒂,湯姆不屑地看了李龍一眼道:“李龍,老板昨天就讓你幹掉他,可你居然讓他坐在這喝茶,你根本沒有把老板放在眼。”

    李龍冷冷道:“老板那邊我自會交代,這是唐人街,你讓他們收起槍,馬上乖乖從這離開!”

    湯姆哈哈狂笑道:“唐人街?很了不起嗎?我還以為這不屬於英國,不屬於大不列顛?什麼時候你們這幫支那人在英國的土地上劃出了自己的地盤。”

    李龍道:“湯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湯姆狂笑道:“你們中國人不是最能忍嗎?好,我倒要看看你的限度是什麼,李龍,惹火了我,我一樣把你幹掉!”他用槍口對準了李龍的心口。

    李龍一伸手抓住他的槍膛,移到自己的頭頂,一雙眼睛惡狠狠盯住湯姆:“瞄準這兒,扣動扳機,你可以看到我白花花的腦漿噴『射』出來,這樣才夠爽,夠刺激!”

    “你以為我不敢?”

    此時從窗口各處幾十杆烏洞洞的槍口瞄準了辦公室內,其中竟然還有兩支火箭炮,湯姆和眾手下的臉『色』微微變了。

    李龍笑了起來:“知道我最看不起什麼人?”

    湯姆看著他,目光已經流『露』出恐懼。

    李龍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黑種人,被人奴役,還沒有一點點的反抗意識,主子稍稍給了點好臉『色』,就開始沾沾自喜,難道你不懂的?就算當狗也要有骨氣!”

    他一把躲過湯姆的手槍,瞄準湯姆的大腳,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蓬地一聲槍響,湯姆慘叫著抱著大腿倒在了地上。

    李龍獰笑著蹲了下去,用手槍抵住湯姆的腦袋:“你不敢開槍,我敢!我不怕死!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永遠不要到唐人街來鬧事,無論哪個國家,這是一個獨立的國度,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地方!”他再次扣動扳機,湯姆嚇得大聲哀號起來,可是卻沒有子彈『射』出,李龍已經提前將彈夾退出,他狂笑著,連續扣動扳機,嚇得湯姆魁梧的身軀在地上瑟瑟發抖。

    李龍站起身,目光中充滿傲慢,冷冷道:“下了他們的槍,讓他們滾!”

    湯姆和那幫手下狼狽逃竄之後,李龍帶著張揚來到他的汽修廠,張揚的目光被一輛黑『色』的蘭博堅尼跑車所吸引,他走了過去,在駕駛座坐下,李龍來到副駕坐好,低聲道:“前天才送來的,你眼光不錯!”

    張揚啟動了引擎,渾厚而沉悶的引擎咆哮了起來。他向李龍道:“開著這輛車出去是不是太過招搖了?”

    李龍道:“在西方社會生活最大的好處就是,各掃門前雪!”

    張揚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蘭博基尼跑車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般駛出了汽車修造廠。

    “你不怕死?”張揚好奇的問。

    李龍搖了搖頭,他怎能不怕死?如果不怕死,又怎麼會老老實實聽張揚的吩咐,他的生命剩下已經不到23個小時,他很難確定張揚這幫人是不是會把解『藥』交給自己,可是就算有一線生機,他也要嚐試一下。

    “聖保羅大教堂!下午四點,安德誠會前往那和我們見麵!”

    張揚看了看時間,距離會麵還有整整五個小時,王展前往聖保羅大教堂的目的是為了幹掉自己,他唇角泛起一絲充滿嘲諷的微笑,對王展這個名字他聞名已久,這次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何許人物。

    張揚拿起手機和麗芙聯係了一下,把這一信息告訴了她,麗芙讓張揚按照計劃行事,她會提前抵達聖保羅教堂布置一切。

    聖保羅大教堂,位於泰晤士河北岸紐蓋特街和紐錢吉街交角處,這座教堂是典型的巴洛克風格箭鏃,以壯觀的圓形屋頂聞名,也是世界上第二大圓頂教堂,英國第一大教堂,世界第五大教堂。

    張揚和李龍來到紐蓋特街,兩人在一家法國餐館內用了午餐,時間還早,李龍津津有味的品嚐著龍蝦。看到他的樣子,張揚不禁笑了起來:“你食欲不錯!”

    李龍這會兒心境已經變得十分平和了,他端起紅酒品了一口道:“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些美味佳肴,能享受就好好享受一下!”

    張揚用叉子叉了塊龍蝦肉放在嘴:“我總覺著還是中國菜好吃!”

    李龍道:“我也這麼認為,可是你來到別人的地方就要適應別人的生活方式,中餐雖然美味,可談到品位和檔次還是不如法國菜,這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觀念,在西方人的腦子中已經根深蒂固。”

    張揚笑道:“你以為吃幾頓法國菜就算得上躋身上流社會了?”

    李龍道:“我從沒以為自己是上流社會,我有自知自明,我充其量也就是一個黑社會!”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他的笑聲顯然和這的環境格格不入,一名侍者過來好心提醒他小聲一些,不要影響到其他的客人。

    李龍冷冷看了那侍者一眼,然後擼起了衣袖,『露』出一條五彩斑斕的盤龍,那名侍者看到李龍的紋身,居然嚇得臉都白了,灰溜溜退了下去。

    李龍不屑道:“歐洲人欺軟怕硬,我在這呆了十多年,已經『摸』透了他們的脾氣!”

    張揚道:“為什麼會選上這一行?”

    李龍道:“華人在歐洲還是很受歧視的,我開始想開武館,可是後來發現不但外國人欺負我,連華人也欺負我,我嚐試了許多種行當處處碰壁,最後沒辦法隻能選擇這條路,不過,我有一個原則,我從不欺負中國人。”

    張揚道:“我聽說你從事非法移民?”

    李龍道:“的確做過,可是我從沒勉強過他們,都是一些對西方世界充滿憧憬的人,他們一心想來到這生活,這筆錢我不去賺,別人也會去賺,與其被別人騙,還不如我拿著,至少我不會害他們的『性』命。”

    張揚用餐巾擦了擦唇角道:“聽起來你就像個好人!”

    李龍道:“我不是什麼好人,可我沒做過對不起中國人的事情。”

    張揚冷笑道:“你幫安德誠和布朗牽線搭橋就是對不起中國人。”

    李龍道:“他們是做軍火生意。”

    張揚道:“安德誠不是什麼好東西,他真正的意圖是破壞中英邦交,你幫他做壞事,已經損害了民族的利益。”

    李龍並不了解這件事幕後的真相,不過他隱約猜到了張揚的身份,張揚顯然是來自中國的諜報人員,他找布朗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那麼安德誠這個人顯然從事著破壞中國利益的事情,李龍雖然從不以一個愛國者自居,可背叛國家民族的事情他也不願去做。他壓低聲音道:“他究竟想做什麼?”

    張揚道:“有情報表明,他正在策劃謀殺文副總理,他聯係布朗的真實用意就在於此。”

    李龍道:“我和布朗不熟,可是我知道黑心彼得和布朗過去都是愛爾蘭共和軍,他們都是北愛獨立的堅定擁護者。”說到這他倒吸了一口冷氣:“難道愛爾蘭共和軍想利用這件事做文章,我當時怎麼沒想到?”

    張揚從李龍的表情看出了他的懊惱,由此可見這個人多少還是有些民族正義感的,張揚道:“當務之急,是你幫我把安德誠給挖出來,還有布朗,他們兩人都是這起事件的關鍵人物。”

    李龍道:“你放心,我一定盡力而為!”

    下午三點半,李龍接到了王展的電話,他通知李龍見麵的地點,聖保羅耳語廊。

    張揚對聖保羅大教堂的環境並不熟悉,可李龍卻不止一次來過這,他帶著張揚走入教堂大廳,大教堂的主體是兩座兩層十字形大樓,十字樓的交叉部分烘托著一座高大110米的大圓頂建築,大圓頂的頂端安放著一個鍍金的大十字架,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為整座教堂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大教堂正門向西,門前有一道由六對高大的圓形石柱組成的走廊,教堂正麵建築的兩端還有兩座鍾樓彼此呼應,西南角的鍾樓內吊著一口重達十七噸的大銅鍾,這是英格蘭最大的銅鍾。

    他們從教堂的一側,爬了數百層階梯,方才來到聖保羅耳語廊,耳語廊上布滿通孔,隻要對著其中一個通孔說話,任何一個通孔上都可以聽到清晰地回音。

    李龍在耳語廊接到了王展的電話,他讓張揚一個人前往塔頂。

    李龍點了點頭,把王展的意思轉述給了張揚,把自己的電話交給張揚,張揚隨著遊客一起走上了塔頂,從塔頂可以眺望整個倫敦城的景『色』,所以前來觀賞的遊人絡繹不絕。

    張揚表現的相當小心謹慎,對方在暗,他在明,這個王展讓李龍把自己吸引來的真正目的就是要除去自己,在如今這個時代,絕世武功還比不上狙擊步槍的一顆子彈。

    張揚一邊走一邊注意選擇掩護,李龍的電話響起,張揚接通電話,麵傳來一個陌生而低沉的聲音:“張先生!你不遠萬來到倫敦就是為了找我?”

    張揚向周圍看了看。

    聽筒中傳來笑聲:“你害怕?我還以為你是個不怕死的人。”

    張揚道:“你是王展?”

    “是!你們國安找了我這麼久,我怎麼都得出來跟你打個招呼!”

    “你不是安德誠嗎?看來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安家的一份子。”

    王展笑得越發大聲:“張先生,你的確是一名猛將,隻可惜被國安利用了!”他隨即歎了口氣道:“我為你感到難過!”

    張揚已經來到塔樓之上,他注意隱藏著自己的身體:“你在哪?怎麼不敢出來相見?”

    王展道:“我隻是想好好看看你,仔細看清你,放心吧,我不會殺你!貓抓到老鼠之後,總喜歡玩弄一番,直接吃掉太沒意思了。”

    張揚冷笑道:“你高估自己的能力了!香港安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那筆帳我還沒跟你算!”

    “很不幸,我一直都沒有把你當成對手!張先生,我給你一個忠告,要麼離開倫敦,要麼死在倫敦!”

    張揚哈哈大笑道:“我也給你一個忠告,要麼主動跪在我麵前磕頭認錯,要麼我把你揪出來,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展低聲道:“看來你選擇了後者,我很遺憾!”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看了看手表,已經是四點整,王展並沒有出現。站在塔樓上可以看到倫敦城的景『色』,天氣陰沉,整個倫敦城籠罩在昏暗中,這種氛圍讓人感到壓抑,張揚知道王展一定就在附近,麗芙也在附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自己顯然充當著蟬的角『色』。

    在塔樓上呆了十分鍾之後,張揚確信王展不會到來,他終於決定離開,李龍仍然在耳語廊等著他,張揚把手機交還給他,搖了搖頭道:“看來他不願見我!”

    兩人並肩出了聖保羅大教堂,走向他們停車的地方。

    上車之前,張揚不禁回身看了看聖保羅大教堂,他很是奇怪,王展約自己過來難道隻是為了看看自己?

    李龍坐進車內啟動了引擎道:“看來他也懷疑我了!”

    張揚道:“我要把他揪出來!”

    

Snap Time:2018-01-23 00:19:03  ExecTime:0.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