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八十七章獨闖龍潭


    第二百八十七章 【獨闖龍潭】

    月光女神俱樂部是個遍布監控的地方,在辦公室內可以以通過屏幕看清俱樂部每個角落的情景,俱樂部老板黑心彼得,正叼著雪茄,盯著監控電視牆,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可以看到一名中國男子正和他的情『婦』海倫聊得火熱。

    黑心彼得最得力的助手湯姆頗為同情的看著老板,他是個身高超過兩米的黑種人,年輕的時候曾經是全英業餘組重量級拳擊冠軍,打過地下拳賽,憑著他的勇猛強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海倫是個風『騷』的女人,幾乎黑心彼得身邊的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可沒有人敢對她抱有非分之想,去年三月份的時候,一名不知天高地厚的銀行職員因為勾引海倫,被黑心彼得打斷了雙腿,然後捆綁在水泥板上扔入了泰晤士河,直到現在屍體仍然沒有找到。

    黑心彼得用力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這小子是誰?查查他的背景!”隨著年齡的增長,黑心彼得越來越表現出審慎和慎重,他知道任何事都不能隻看表麵,敢於到月光女神俱樂部公然勾引他女人的,要麼是有些背景有所依仗,要麼是個傻子,屏幕中的年輕人顯然不是傻子。

    湯姆低聲道:“我認得他!”

    黑心彼得微微一怔,抬頭看了他一眼。

    湯姆解釋道:“你讓我調查小彼得受傷的事情,就是這個人幹得!”

    黑心彼得心中的怒火蹭地一下就躥升上來,他已經認定,對方是故意上門挑釁,他咬牙切齒道:“我還沒有找他算賬,他居然找上門來了!”

    湯姆道:“我去教訓他!”

    黑心彼得道:“回頭再說,先把海倫給我叫進來!”這畢竟是他的地盤,他可不想在這兒鬧事,無論發生什麼事,對他的夜總會都沒有好處。

    張揚和海倫仍然在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著,兩人雖然語言不通還是找到了交流方式,海倫塗滿紅『色』丹蔻的雙手指著自己豐滿的前胸:“海倫!”

    張揚也指了指自己:“張揚!”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更姓,反正在異國他鄉也沒多少人認識他。

    兩人又碰了碰酒杯,沒話說了。麗芙通過對講機向張揚道:“『摸』她大腿!”

    張揚愣了,我靠,這什麼人啊,可他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跟洋妞調情也是一件趣事,由此可見,男女之間語言不通算不上什麼大事。

    張揚正在等待麗芙下一步命令的時候,看到一名鐵塔般的黑大漢,帶著兩名魁梧壯實的手下走了過來,這黑大漢就是湯姆,湯姆向海倫道:“彼得先生讓你去辦公室!”

    海倫有些厭惡的看了他一眼:“我就喜歡呆在這!”

    湯姆去抓她的手臂,海倫大聲尖叫起來,她揚起手中的酒杯,將杯中的紅酒全都潑在湯姆的臉上,湯姆顯然被惹火了,抓起海倫,老鷹抓小雞一樣把她扛在肩頭。

    麗芙這時候做出了新的指令:“去把那黑大個擊倒!”

    張揚早就等著出手了,有了麗芙的這句話,馬上站起身來,湯姆的一名跟班始終在警惕的看著張揚,張揚剛剛有所動作,他就伸手指著張揚的鼻子,充滿威懾力的看著張揚,想要用眼神把張揚嚇住,隻可惜他選錯了對象。張大官人今天是帶任務來的,什麼國際影響,什麼嚴重後果他早就扔到了一邊,他身後有國安撐腰,大不了就是個驅逐出境遣送回國,他才不會害怕。

    張揚掰手指的功夫一絕,那廝偏偏又把手指送到張揚的麵前,張揚一抓一擰,那壯漢撲通一聲就跪倒在張揚的麵前了,張揚心中暗笑,看來歐洲人不講究男兒膝下有黃金的說法,看著身高體壯的,可惜膝蓋太軟,還沒怎麼著呢,就雙膝跪地了。張大官人清楚在這種地方,要麼就不出手,出手就得讓對方喪失戰鬥力,他接著就是一膝蓋頂了過去,頂在那壯漢的下頜之上,一下就將對方給擊打的暈了過去。

    張揚這一出手,馬上把湯姆和手下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湯姆本來沒打算在俱樂部內向張揚出手,老板交代過,害怕引起『騷』『亂』,可張揚一上來就放倒了他的一名手下,人家擺明了要鬧事,湯姆鬆開了海倫,向張揚走了過去。他身高體壯,身材足足比張揚大上了一號,張揚從外表上已經看出這黑大個應該有兩下子。

    麗芙在背後『操』縱張揚:“砸他們的酒櫃!”

    張揚抄起吧椅,朝著酒櫃就扔了過去,這種事情他最喜歡,吧椅砸在酒櫃之上,登時將酒櫃砸得散『亂』開來,上麵的酒瓶落了一地,大廳之中頓時慌『亂』起來。

    湯姆和幾名手下雖然都有槍,可在夜總會中人實在太多,他們不敢開槍,湯姆怒氣衝衝的向張揚走了過去,一記刺拳直搗張揚的麵部。

    張揚身法奇快,沒等湯姆看清楚呢,就已經轉到了他的身後,張揚早就看出這黑大個有些蠻力,他才不會跟他正麵衝突,繞到他的背後,抬腳就踹在湯姆的大屁股上,湯姆的力量原本就集中在前方,為了爆發出最大的攻擊力,他的身軀有些前傾,被張揚這一腳踹實了,身體頓時失去了平衡,一個狗吃屎趴倒在了地上。

    湯姆的另外一名手下朝著吧椅衝了上來,張揚一個側踢踹在吧椅上,將吧椅連同那小子一起踢到了半空中,足足飛起三米方才墜落在地上,摔得他七葷八素,一時半會是爬不起來了。

    湯姆忍著痛從地上爬起,他伸手去『摸』懷的手槍。

    張揚看出他的意圖,快步衝了上去,抬腳踢在他的下頜上,湯姆雖然身強力壯,可是在長大管人的麵前並沒有多少還手的餘地,被踢得慘叫一聲,鼻子嘴巴鮮血汩汩流出。

    麗芙道:“向右後方走,那有側門,從側門離開!”

    張揚馬上撤退,這時候月光女神俱樂部中也『亂』成一團,台上跳著鋼管舞的兩名舞女宛如受了刺激一般,跳的越發狂放激烈。

    張揚快步經由側門離開。

    離開側門的時候,他方才發現麗芙並沒有在外麵接應自己,隻有一個身穿黑『色』皮風衣的歐洲青年站在那,他有著一頭棕『色』的長發,打理的很整齊很順滑,長得也不錯,濃眉大眼,不過鷹鉤鼻配在臉上顯得十分突兀,雙手抄在皮風衣的口袋,灰藍『色』的雙目冷冷看著張揚。

    張揚也看著他,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對方肯定是黑心彼得的得力幹將。

    張揚猜得不錯,這人就是黑心彼得四名得力手下之一的強森,人稱小飛俠,擅長使用飛刀。

    張揚剛剛走出側門,強森的雙手就從口袋中抽出,連續揮舞了兩下,兩柄飛刀先後『射』向張揚的胸口,張揚望著那追星逐月般倏然而至的寒芒,瞳孔驟然收縮,想不到老外中也有飛刀使得這麼好的人物,他前跨一步,身體微微一側,從兩柄飛刀之間的縫隙中閃過。

    飛刀貼著他的身體『射』向身後,深深釘入牆壁之中。

    張揚試圖拉近和強森之間的距離,強森明白他的目的,他的飛刀擅長遠距離攻擊,如果距離一旦被張揚拉近就失去了本來的威力。

    強森一邊後退,一邊又『射』出兩柄飛刀。

    張揚躲過其中一柄飛刀,伸出手去,竟然捉住另外一柄飛刀的刀柄,高速飛行的飛刀突然被張揚捏住,刀身猶自顫動不停,張揚冷哼一聲身體以左足為軸微微旋轉,飛刀向強森『射』出,張大官人可以隨心所欲的運用牛『毛』一樣的金針,更何況普普通通的飛刀,他投擲飛刀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遠遠超過強森。

    強森的下一柄飛刀還沒有『射』出,張揚『射』出的飛刀已經閃電般『射』中了他的右肩,痛得強森悶哼了一聲,手中飛刀當啷一聲落在地上。

    說時遲那時快,張揚已經在瞬間拉進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強森反應極為敏捷,左手刀向張揚的咽喉割去,張揚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順勢向下一拉,將飛刀戳入強森的大腿中,強森再也忍不住疼痛,大聲慘叫起來。

    張揚一拳砸在他的鷹鉤鼻上,打得強森滿臉開花暈倒在地上。

    這時候麗芙才開著那輛法拉利跑車來到他的身邊,張揚跳了進去,從俱樂部側門湧出了十多名壯漢,有人手中還拿著手槍。

    麗芙一腳踩下油門,汽車宛如出膛的炮彈一般衝向夜『色』之中。

    黑心彼得一方人雖然很多,可他們並不敢輕易舉槍『射』擊,黑心彼得最後一個從麵走了出來,看著躺在地上捂著大腿慘叫不止的強森,不覺皺了皺眉頭,他轉身走了進去,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一把將坐在沙發上的海倫給抓了起來,怒吼道:“他是誰?”

    海倫搖了搖頭:“我怎麼知道?”

    黑心彼得反手一個耳光打得海倫坐倒在沙發上,海倫捂著臉充滿憤怒的看著他。

    黑心彼得指著海倫的鼻子罵道:“婊子!你這個放『蕩』的女人,我要把你扔到泰晤士河去喂魚!”

    這時候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湯姆走了進來,他很狼狽的向黑心彼得稟報道:“老板,他們逃了!”

    黑心彼得冷笑道:“逃?這是在倫敦,他能夠逃到哪去?我要幹掉他!我要把他扔到泰晤士河中去喂魚!”一會兒功夫他都要喂兩回魚了,看來這廝跟泰晤士河的感情還很深。

    黑心彼得拿起電話,他找李龍,張揚顯然是一個武功高手,想要對付這種人,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中國功夫對付中國功夫。

    麗芙安排張揚在英倫大酒店住下,張揚今晚可謂是渾渾噩噩,莫名其妙的挑逗了一個外國妞,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他忍不住道:“麗芙,你就是讓我鬧事啊?”

    麗芙笑道:“放心吧,這件事還不算完,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找上門來。”

    張揚道:“誰?”

    “李龍!”

    張揚開始意識到麗芙的第一個目標是李龍,她想要從李龍的身上得到某些東西。張揚道:“被你利用了這麼久,你總得給我兩句明白話,今晚的打草驚蛇和那個想要刺殺文副總理的布朗有關係嗎?”

    麗芙道:“當然有關係!李龍表麵上看是黑心彼得的手下,可現在他的實力已經相當豐滿,甚至不在黑心彼得之下,他成立的天地堂,已經擁有了相當的勢力。”

    張揚道:“你讓我鬧事,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牽出李龍!”

    麗芙道:“黑心彼得遇到了解決不了的問題肯定會出動李龍,李龍是他一手扶植起來的,一定會替他出頭。”

    張揚道:“你利用我打草驚蛇,現在麻煩已經挑起來,那幫老外把目標都對準了我,我能落什麼好處?”

    麗芙笑道:“你加入國安第一天就應該知道,一切以國家利益為準,個人安危算不了什麼?”

    張揚苦笑道:“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歐美槍戰片我可看多了,資本主義社會槍支泛濫,明大明的爭鬥我不害怕,可萬一他們給我放冷箭,我怎麼辦?”

    麗芙柔聲道:“你這麼厲害,對付這幫洋鬼子根本不在話下,再說了,不是還有我保護你嗎!”

    “你?”

    麗芙道:“就算你不相信我,也得相信組織!”

    張揚道:“咱們說實話吧,我從來都不相信組織,組織除了出賣我,對我就沒幹過啥好事兒。”

    麗芙禁不住笑了起來:“反正現在你已經惹下麻煩了,後悔已經晚了。”

    張揚道:“我倒不是後悔,也不是害怕,你們不能把我當傻子,什麼事咱們得說清楚,讓我搞得明明白白的。”

    麗芙道:“我們懷疑李龍和這起事件有聯絡,愛爾蘭共和軍和我們國家之間並沒有什麼利益牽扯,他們之所以想利用文副總理出訪的事情做文章,就是有人從中挑唆,我想通過李龍挖出幕後的真相。”

    “你確定?”

    麗芙搖了搖頭道:“無法確定,所以才引蛇出洞!”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從來都是『色』『迷』心竅,如果不是你出麵,我絕不會甘心做餌。”

    麗芙柔聲道:“我早就看出你是一個憐香惜玉的君子!”

    “拉倒吧,我那是對你有念想!”

    麗芙冰藍『色』的美眸中流『露』出幾分情意:“其實我也越來越喜歡你了!”

    張揚自然不會把麗芙的話太當真,麗芙離去之後,他這一覺睡得並不安穩,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黑心彼得不會善罷甘休,英國是人家的勢力範圍,想要查到自己的落腳點應該不費吹灰之力。

    好在這一晚上也風平浪靜的過去了,黑心彼得並沒有馬上對張揚采取行動。

    麗芙也對此深感意外,文副總理後天就會來到英國,在他來訪之前,必須肅清所有的危險因素,黑心彼得不出動,他們不能等下去,於是她決定繼續出擊,這個出擊的任務責無旁貸的落在了張揚的身上。

    中國人喜歡群居,在世界各大城市幾乎都有唐人街,倫敦也不例外,倫敦唐人街坐落在倫敦威斯敏斯特市的蘇活區。

    張揚驅車來到唐人街之後,方才發現這簡直就是一個華人社會,春節剛過,不少地方還懸燈結彩,很多店鋪外麵貼著春聯,處處洋溢著一片濃濃的喜慶氛圍,街道上走著的多數都是華人,偶爾可以看到幾名金發碧眼的老外。

    李龍在當地擁有一家夜總會,一間汽修廠,還在倫敦其他地方擁有三間中餐館,張揚開著法拉利來到汽修廠前招搖的時候,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

    張揚走下跑車,一名華裔工人走了上來,笑眯眯道:“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張揚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既然是來找事的,就要做足表現:“李龍呢?讓他出來!”

    李龍站在二樓的辦公室內,透過窗戶的玻璃觀察著張揚,黑心彼得已經將張揚的事情告訴了他,並將張揚的照片和影像讓人送了過來,李龍觀察過張揚的出手,看得出他很厲害,應該是個功夫高手,其實昨晚黑心彼得就已經查出了張揚的落腳地點,可李龍並沒有急於行動,他總覺著這件事非同尋常,一個初來英國的中國人,敢於這麼肆無忌憚的去上門挑釁,一定有所依仗。李龍雖然是黑心彼得一手扶植而起,可是他現在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勢力,做事情之前他會更多的考慮自己。

    張揚剛一登門,李龍就認出了他,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出手,人家就找上門來了,這更證明對方絕不是單純的上門挑事,他還有其他的目的。

    李龍走下樓去,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他向張揚點了點頭道:“這位先生找我?”

    張揚看了看他:“你是李龍?”

    “是我!”

    張揚道:“我找你有事!”

    李龍指了指身後的小樓道:“樓上說!”

    張揚的一舉一動都在麗芙的監聽之下,麗芙提醒他道:“小心,這個人十分狡猾!”

    張揚不動聲『色』,和李龍一起向樓上走去。

    走入李龍的辦公室,馬上就有四名華人青年衝了上來,用手槍指著張揚的頭,張揚笑了起來,麗芙在他耳邊道:“不必慌張,我在對麵,隻要他們敢動手,我有把握在他們扣動扳機之前把他們的腦袋全部爆掉。”

    張揚毫不畏懼的看著李龍道:“你就是這麼對待同胞的?”

    李龍道:“在我眼隻有兩種人,一種是朋友,一種是敵人,很不幸,你恰恰屬於後者!”他用手指點了一下張揚的胸口:“這個世界很小,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昨晚在月亮女神夜總會很威風,我正考慮要不要去找你,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張揚笑道:“其實我是來修車的!”

    李龍道:“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黑心彼得的兒子想殺我,所以我才去找他的晦氣!”

    李龍道:“咱們中國有句老話,強龍不壓地頭蛇,你赤手空拳的從國內跑來,以為自己很厲害嗎?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功夫再厲害,也比不過槍子兒!”

    “謝謝提醒!”

    李龍道:“不客氣,咱們都是同胞,我總不能讓你死都鬧不明白!”

    張揚笑道:“你要殺我?”

    李龍點了點頭道:“其實我是不忍心你死在老外手,死在同胞手,也好早點投胎!”

    “你心腸真好!”

    李龍陰測測笑道:“不客氣!”他有些好奇道:“我真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找上我?究竟有什麼目的?”

    張揚道:“我也不明白,不過看起來你這種人不吃點苦頭是不會說實話的。”

    李龍道:“我也這麼想!”

    張揚和他同時笑了起來,笑聲未落張揚已經閃電般出手,他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腕,全力一帶,那人的身體撞擊在同伴的身上,四把手槍失去了目標,其中一人舉槍想要『射』擊張揚,卻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一顆子彈已經『射』中了他的手臂。

    李龍臉『色』一變,這才知道張揚有恃無恐的原因,外麵一定還有他的同黨。

    李龍第一時間就做出了決定,他轉身向右側衝去,身體騰空躍起,撞開了東邊窗戶,落在了一層的屋頂之上。

    麗芙一槍又擊倒了一人,大聲道:“別讓他逃了!”

    張揚咬了咬嘴唇跟著李龍衝了過去,他從已經破裂的窗口中跳了出去。

    李龍身手極其靈活,奔跑到房屋邊緣,騰空一躍,落在了對麵的屋頂。

    張揚怒道:“媽的,想跑,沒門!”

    兩人在屋頂之上你追我趕,李龍對周圍的地形極為熟悉,他連續躍過三個房頂之後,前方是一座五層樓,從他立足的地方距離對麵有六米的距離,李龍速度沒有絲毫減緩,仍然衝了過去,躍過六米的距離,一把抓住對麵的鐵梯,他的身體撞擊在鐵梯上發出當聲響,他顧不上疼痛,沿著鐵梯向上攀爬而去。

    張揚隨後已經追趕上來,六米的距離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難度,輕輕鬆鬆一躍而過。

    李龍剛剛爬到鐵梯頂端,垂頭一看張揚已經追上來了,他明白今天遇到難纏的角『色』了,爬上樓頂的天台,從天台抽了一根竹竿,轉身返回鐵梯邊緣,用那根長達五米的竹竿向張揚的身上搗去。

    張揚身如靈猿,單手抓住鐵梯,身軀在空中輾轉騰挪,李龍幾次攻擊落空,眼看張揚已經越來越近,他內心一橫,在天台站定,要和張揚一較高低。

    李龍對自己的功夫還是頗有信心的,十多年前的連續三屆國內自由搏擊冠軍也沒有任何的水分,他雙腿微分,站在天台子上,像他這種級數的高手已經可以做到收放自如,對於自身情緒的掌控有了相當的火候,張揚的身子剛剛『露』出天台,李龍便挺動竹竿狠狠紮了過去,這一招其實是從槍法中演化而來,長達五米的竹竿宛如蛟龍出海般向張揚的心口戳去。

    張揚的反應更出乎李龍的意料之外,他騰空躍起,身如飛燕般躲過竹竿的襲擊,落地之時足尖在竹竿上輕輕一點,身軀再度飛起,宛如蒼鷹搏兔般掠向李龍。

    瞬間拉近的距離讓李龍手中的竹竿反倒成了負累,他的應變速度也是奇快,棄去手中竹竿,一拳向空中張揚迎擊而去。

    兩人的拳頭撞擊在一起,李龍隻覺著一股『潮』水般的力量向他湧來,震得他的手臂麻木非常,連連後退,足足退出兩米的距離方才完全卸去張揚這一拳的力量。

    張揚笑道:“居然能吃住我一拳,再來!”他揮動拳頭再度衝了上去。

    李龍抬腳向他踢去,張揚也是一腳迎了過去,硬碰硬的拳腳交鋒,李龍占不到任何的便宜,他邊打邊退,來到天台邊緣,虛晃一招,騰空向對麵的樓層跳了過去,對麵是一幢三層小樓,橫跨這麼大的距離,李龍的腳不由得扭了一下,他一瘸一拐跑了幾步,從樓頂的震動已經知道張揚又跟了過來,他伸手『摸』出了懷中的手槍,到了這種時候,他也不再繼續托大,也顧不上講什麼江湖規矩,對付張揚這種高手,隻能使用手槍了。

    張揚看到他掏槍,慌忙躲在閣樓後方,李龍揚起手槍想要『射』擊,腳下卻忽然感到一麻,低頭望去,看到左腳被『射』出一個血洞,他這才意識到疼痛,慘叫一聲,跌倒在地上。

    麗芙端著狙擊步槍從樓頂的另外一側走了過來。

    張揚笑道:“還算你來得及時!”他走到李龍身前,搶過李龍手中槍,然後用槍柄砸在李龍的臉上:“我最討厭別人用槍『射』我!”

    李龍被他砸得撲倒在地上,可馬上又爬了起來,抹幹唇角的血跡道:“要殺就殺,少他媽廢話!”

    麗芙將狙擊步槍放在一邊,來到李龍麵前,厲聲道:“布朗在哪?”

    李龍冷笑道:“不懂你在說什麼?”

    麗芙向張揚使了個眼『色』,張揚會意,一腳踹在李龍的小腹之上,同樣是踢人,張大官人更有技巧『性』,這一腳無論力量還是選位都掌握的相當精確,痛得李龍悶哼一聲,捂住肚子,額頭的冷汗簌簌而落,他也是高手,知道張揚這一腳是本著自己的『穴』道而來的,一個精通『穴』道的功夫高手就是用刑高手,李龍疼得一張臉沒了血『色』。

    麗芙道:“布朗在哪?”

    李龍搖了搖頭:“我真不認識……什麼布朗……”

    麗芙拿出布朗的照片出示給他,李龍看著照片上的人,顫聲道:“我……我在月光女神見過他……他一次……可……可……我和他沒有什麼交流……”

    麗芙道:“你是不是幫忙聯係他和一個香港商人見麵?”

    李龍的表情顯得詫異而惶恐,他沒想到麗芙對自己的事情這麼清楚:“是……他……他叫安德誠!”

    張揚微微一怔,他馬上聯想到這個安德誠會不會和安家有關。

    麗芙又拿出了一張照片:“是不是這個人?”

    李龍點了點頭。

    麗芙走到他的身後,毫無征兆的伸出左掌切在李龍的頸側,李龍被她打得暈了過去。

    張揚嘖嘖讚道:“行啊,出手夠利索!”,卻見麗芙從隨身小包中取出一個針管,將針管『插』入李龍的脖子,把麵綠『色』的『液』體注『射』到李龍的體內。張揚雖然不知道麵是什麼,可是也猜想到十有八九是毒『液』之類的東西。

    李龍暈厥了一會兒就醒轉過來,看到麗芙收起針筒,駭然道:“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麗芙道:“你還有24小時的『性』命,在這24小時內,你要幫我把安德誠找出來,如果做不到,你還是盡快安排一塊墓地等死吧!”

    李龍神情沮喪,他捂著脖子坐在那:“你們是什麼人,我不想卷進這種事,我……”

    麗芙冷冷打斷他的話道:“你已經卷進來了!”

    她向張揚招了招手,張揚也是滿懷『迷』『惑』的跟她走到一旁,低聲道:“怎麼個情況?”隨著事情的發展,他越來越感覺到麗芙有事情瞞著他,這種感覺讓他相當的不爽。

    麗芙似乎覺察到了張揚的內心所想,把安德誠的照片遞給張揚道:“認清楚這個人,他叫王展,是一名國際間諜,我懷疑布朗的事情就是他策劃的!”

    張揚對王展這個名字並不陌生,當年安家的內訌和血案全都是這個人挑起,想不到這廝仍然好端端的活在世上,而且想要刺殺中國『政府』要員。

    麗芙道:“當年他製造安家血案,製造三合會和安家的矛盾,其目的就是破壞香港地下社會的穩定,這次的事情,他的目的仍然是破壞中英關係!”

    張揚咬牙切齒道:“中國人中怎麼會有這種敗類?”

    麗芙道:“他對我們內部的情況十分了解,這次必須要把他挖出來,組織上懷疑他和我們內部人員有勾結,隻有將他挖出來才能徹底清除內部的敗類。”

    張揚向仍然坐在地上的李龍看了一眼道:“他能幫我們找到王展?”

    麗芙道:“王展那個人十分狡猾,無論怎樣我們都得嚐試一下。”她壓低聲音道:“這二十四個小時內,你要盯住李龍,他想要活命就必須配合我們。”

    “你幹什麼?”

    “我還有許多其他事要做,你隨時和我保持聯絡!”麗芙說完,就拿起狙擊槍離去。臨行之前她向張揚道:“車我開走了,李龍的汽修廠有許多好車,我想他不會介意借給你使用。”

    麗芙走後,張揚來到李龍身邊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看了看自己的鑽表道:“看在祖國同胞的份上,我提醒你,現在還有23小時49分15秒,時間就是生命啊!”

    李龍忍著痛站了起來,子彈還留在他左腳呢,他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你是特工!”

    張揚笑了起來:“聰明,事後諸葛亮說得就是你這種人吧?”

    李龍的那幫手下正拿著武器集結,準備在中國城內搜救李龍的時候,看到張揚攙著李龍走了回來,他們舉著槍將張揚圍攏起來。

    李龍怒道:“都讓開,誤會,全都是誤會!”

    誰都看出這件事不是誤會,李龍的左腳還在汩汩流血呢,每走一步就留下一個血印,可老大既然發話了,他們還是散開。

    張揚攙著李龍回到了辦公室,李龍躺倒在沙發上,這段距離疼得他額頭上滿是冷汗。

    張揚又說起了風涼話:“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說你剛才老老實實呆在辦公室說話多好,這麼大人了,跟個猴子似的爬高竄低,你不累啊?”

    李龍忍著痛向一名手下道:“快去……春風診所把江大夫找來!”

    張揚笑道:“不用,我幫你吧!有醫『藥』箱嗎?”

    李龍這不但有醫『藥』箱,還有『藥』品和手術器械,混黑道的整天刀頭『舔』血,受傷是難免的事,所以準備這些東西也是再正常不過。

    倘若在過去張大官人對待這種槍傷沒多少辦法,少不得要用內力把子彈吸出來,可他跟著於子良學習了一陣外科手術,開刀水平突飛猛進,對付這種小槍傷根本不在話下,僅僅用了十分鍾他就把子彈從李龍的腳掌中取了出來,幫他把傷口縫合好,包紮完畢之後,忍不住罵道:“你他媽也太不注意個人衛生了,多久沒洗腳了?”

    李龍拿起『毛』巾擦去額頭的冷汗,望著托盤中帶血的彈頭,忍痛道:“我真不知道是應該感謝你還是仇恨你!”

    張揚道:“還是感謝吧,你沒本事報複我!”

    李龍示意一名手下從酒架上拿了一瓶軒尼詩XO過來,他連灌了幾大口,低聲道:“你們都出去!”

    所有人離開之後,他方才道:“假如我幫你們找到安德誠,你們會放我一條生路嗎?”

    張揚笑道:“別把自個兒想得太重要,你的命不值錢,殺你,沒那功夫,隻要你聽話,幫我們把安德誠找出來,我向你保證,一定把解『藥』給你!”

    李龍道:“你保證!”

    張揚點了點頭。

    李龍道:“好,看你也是武林中人的份上,我信你一次!”

    他拿起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對方拿起電話之後,李龍道:“安先生,昨晚有一名中國人去月光女神俱樂部鬧事,今天他又到唐人街找我,我沒見他!”

    對方說了句什麼,李龍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知道!”

    掛上電話之後,張揚關切道:“他怎麼說?”

    李龍道:“他讓我引你去見他!”

    張揚頗感詫異道:“他居然敢見我?”

    李龍搖了搖頭道:“他想幹掉你!”

    此時門外響起敲門聲,李龍的手下衝了進來,他驚聲道:“老大,湯姆和強森帶了二十多號人過來了!”

    李龍皺了皺眉頭,他站起身來:“媽的,誰把這邊的事情傳出去了?”話音剛落,湯姆和強森帶著一幫手下衝入了他的辦公室中,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張揚,可謂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幾十杆槍同時對準了張揚。

    張揚麵不改『色』,鎮定的功夫讓李龍都不得不表示佩服。

    李龍一瘸一拐的走到湯姆麵前,抬頭看著他:“湯姆,你什麼意思?”

    湯姆怒目圓睜,用槍指著張揚道:“我要幹掉他!”

    張揚旁若無人的坐在那,他也聽不懂英文,實在不知道這幫家夥說什麼。

    李龍也想幹掉張揚,可他不敢,現在他的『性』命被人家捏在手,張揚要是死了,他也完了,李龍明白張揚有恃無恐的理由,他內心頗感無奈,可現實又讓他不得不站在張揚這一邊,李龍冷笑道:“湯姆,你有沒有看清站在誰的地盤上?”

    

Snap Time:2018-07-22 14:57:22  ExecTime: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