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八十三章兔子不吃窩邊草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兔子不吃窩邊草】

    杜天野本想問問關於生父陳崇山的事情,回想起過去的種種,他感覺到張揚應該知道一些內情,可見到張揚終於還是沒說出口。

    自從父親死後,杜天野很多的時間習慣於獨處,張揚離去後不久,杜天野也離開了辦公大樓,他驅車向外駛去,直到駛出城外他方才意識到自己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性』,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杜天野把汽車熄了火,一個人站在路標牌前默默望著,向右是春陽,向左是豐澤,看到春陽兩個字,杜天野忽然意識到,自己是想去清台山的,他想見見生父陳崇山。可他並沒有做好準備,過去不知道陳崇山是他生父的時候還可以坦然麵對,可如今,真正要見麵他要說些什麼?

    身後忽然響起一個輕柔的女聲:“杜書記,您不在市委大樓內運籌帷幄決戰千,來到這荒郊野外的幹什麼?”

    杜天野轉身望去,卻看到蘇小紅開著一輛紅『色』奧迪停在他身後不遠處,蘇小紅推開車門走了下來,看了看杜天野的桑塔納:“是不是車壞了?”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沒什麼事,就是隨便轉轉!”

    蘇小紅道:“天就要黑了,您還沒吃飯吧!”

    杜天野笑道:“這就回去了!”

    蘇小紅指了指東南方向:“玉泉灣有家竹林小院,農家菜燒得不錯,我請您!”

    杜天野猶豫了一下。

    蘇小紅道:“您不是害怕跟我一起吃飯影響不好吧?”

    杜天野道:“我怕什麼?對了,你祖傳的美酒還有嗎?”

    蘇小紅笑了起來:“都存在皇家假日了,不過小院有自釀的高粱酒,也挺不錯的!”

    杜天野跟著蘇小紅下了路,前方的路況很差,曲曲折折的開了五六公,中途還過了一座浮橋,這才抵達玉泉灣,蘇小紅在竹林前的空曠地帶停好了車,杜天野把車跟她並排停了,有些好奇道:“這地方這麼偏僻,你怎麼找到的?”

    蘇小紅笑道:“回頭再跟你說!”她引著杜天野從竹林中的小路走了進去,竹林中也有一塊空地,上麵用青竹搭建成竹樓,門前擺放著七八口地鍋,上麵都燉著東西,食物的香氣隨著夜風四處飄散,讓人食欲大動。

    小院有幾桌生意,全都是當地人吃飯,蘇小紅和杜天野在一間沒人的房間內坐下,點了個地鍋老公雞,又配了兩樣涼菜,他們兩人吃飯原本用不著太浪費。

    高粱酒是小店自釀的,杜天野喝了一口,酒很烈狠辣,喝到嘴像刀割一樣,入喉之後如同一團火順著食道滑了下去,杜天野皺了皺眉頭:“好烈的酒,比燒刀子還烈!”

    蘇小紅道:“這酒又叫三碗不過崗!”她端起麵前的小黑碗:“我最多隻能喝半碗,杜書記的酒量厲害,我看三碗應該沒問題。”

    杜天野又喝了一口,第二口的感覺就舒服了許多,也開始品味到酒水的香醇味道。這的環境讓他感到放鬆,沒有人認識他,他可以開懷痛飲,他可以暢所欲言。

    蘇小紅也聽說了最近杜天野發生的事情,她陪著杜天野小抿了一口高粱酒,輕聲道:“杜伯伯的事情我聽說了,原本想過去吊唁,可是不太方便,又害怕給你造成麻煩。”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謝謝,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蘇小紅道:“隻要活在這個世上總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不如意,如果不是你及時拉了我一把,恐怕我現在早就變成飛灰了!”

    想起和蘇小紅初見的一幕杜天野不禁笑了起來,他低聲道:“我始終想不明白,當時你怎麼會成了那個樣子?”

    因為喝了點酒,蘇小紅的俏臉浮起兩片紅霞,顯得嬌豔可人,她輕聲道:“我當時真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具行屍走肉,這世上沒人在乎我,也沒人看得起我。”

    杜天野搖了搖頭。

    蘇小紅道:“我曾經深愛過一個男人,可是他卻始終把我當成一個道具,當成一個可以利用的棋子,當他需要的時候,他就可以毫不猶豫的出賣我,傷害我,而我卻一直甘心被他利用……”

    杜天野道:“感情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明明別人不在乎自己,可自己偏偏要一條路走下去!”

    蘇小紅深有同感道:“直到碰得頭破血流!”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端起酒碗碰了碰,杜天野一飲而盡。

    蘇小紅敏銳的覺察到這位市委書記一定深深受到了感情上的困擾,她並沒有問,隻是靜靜做一個傾聽者。

    兩人有不少相同的話題,都喝了不少的酒,杜天野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打破了三碗不過崗的規矩,他前前後後喝了八碗酒,這高粱酒的後勁很大,兩人走出竹林小院的時候腳步都有些輕浮了。

    杜天野想要去開車,蘇小紅奉勸他道:“喝了這麼多的酒,別開車回去了,我在這兒有幢房子!”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我醒醒酒,等會兒再走!”

    蘇小紅笑了笑,也沒有繼續挽留,指了指東南方向道:“去歇歇吧,我給你泡杯濃茶醒醒酒。”

    杜天野跟著蘇小紅來到她的那幢房子,房子新建成不久,院子很大,推開院門,麵還沒有整理好,淩『亂』的很。

    蘇小紅笑道:“還沒來得及拾掇呢!”

    杜天野道:“院子不小啊!”

    蘇小紅道:“我通過關係買下來的這塊地,平日在城市中住慣了,反而向往一種幽靜的生活。”

    走入小樓一層的客廳,發現室內已經裝修好了,家具剛剛買來沒有多久,上麵還蒙著包裝紙,蘇小紅上前把沙發上的包裝紙扯掉,邀請杜天野坐下,輕聲道:“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煮咖啡!”

    杜天野點了點頭,這會兒隻覺著酒意上頭,歪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蘇小紅端著咖啡來到他麵前的時候,發現杜天野已經睡著了,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咖啡放在茶幾上,找來『毛』毯為他蓋在身上,卻聽到杜天野低聲道:“小玲……”

    蘇小紅微微一怔,隨即意識到杜天野口中的小玲應該就是他的愛人。她關上燈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杜天野卻一把將她抱住:“不要離開我……”

    蘇小紅整個人僵在那,她低聲道:“杜書記,你醉了……”

    黑暗中,她感覺到杜天野的手用力『揉』搓著她的胸膛,蘇小紅有些慌張,可不知為什麼,她並沒有感到抗拒,也許是酒精的作用,她感覺到內心深處有股火在燃燒,黑夜和酒精容易讓人放鬆自己,一切來得很突然,又似乎很自然……

    等杜天野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外麵已經是天光大亮,身上蓋著『毛』毯,杜天野『揉』了『揉』眉心,仔細回想著昨晚的情景,腦海中閃動著和蘇小紅意『亂』情『迷』的情景,杜天野緊緊閉上眼睛,似夢似真?

    蘇小紅的聲音從廚房內傳出來:“牙刷『毛』巾都給你準備好了,洗漱一下出來吃飯!”

    杜天野嗯了一聲,走到洗手間內洗漱了一下,望著鏡中的自己,長舒了一口氣,最近他所承受的壓力實在太大了一些,否則昨晚也不會喝這麼多,做出那種事情。

    蘇小紅的表情並沒有任何異樣,她束起了馬尾辮,顯得十分幹練利索,桌上擺好了她做的早餐,向杜天野笑道:“杜書記,隨便吃點吧!”

    杜天野點了點頭,在蘇小紅對麵坐下,吃了口煎蛋,又拿起牛『奶』喝了一口,他的目光落在蘇小紅臉上,想說什麼,可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蘇小紅將塗好『奶』酪的麵包遞給他,輕聲道:“剛才聽到你手機響了幾次,可能是催你回去的,趕緊吃飯,早點回去吧,市可少不了你這位大當家。”

    杜天野終於鼓足勇氣道:“昨晚……”

    蘇小紅淡然道:“昨晚喝多了,我不記得有什麼事情,你能陪我喝酒,把我當朋友就好!”

    杜天野從蘇小紅睿智的雙眸中讀懂了她的意思,昨晚發生的事情,蘇小紅不會提起,也不希望他提起,蘇小紅的態度讓杜天野感到一陣感激,同時又感到一些歉意。可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也許不應該表達什麼,這件事還是不說出來的好。

    吃完早餐後目送杜天野走出門外,自始至終蘇小紅沒有提起昨晚的事情,杜天野在她心中是個充滿正義和完美的形象,正因為此,她根本不敢奢求自己和杜天野之間會發生什麼,昨晚的事情發生之後,蘇小紅沒有任何的後悔,也沒有興起任何其他的念頭,她將一切的原因都歸結到酒精的身上。在經曆方文南和洪偉基之後,蘇小紅的感情生活早已如同一團死灰,對於感情,她早已不敢奢求。她更清楚自己的名聲,知道自己的地位和杜天野相差懸殊,如果讓外人知道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勢必會對杜天野造成極大地影響,蘇小紅不會這樣做。

    杜天野開會的時候明顯有些心不在焉,常委們都看出了他不在狀態,散會之後,代市長左援朝找到了他,微笑道:“杜書記,剛才我提出的那個改造江城機場計劃,您沒有發表意見,我想知道您的想法。”

    杜天野道:“想法很不錯,這件事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申報國務院、中央軍委立項!等批下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

    左援朝道:“杜書記還是說說您的看法吧!”

    杜天野道:“江城機場的確應該改造了!這件事還是做一個完整的計劃書,拿出來大家討論。”他說完就走。

    左援朝並沒有把這件事說完,又跟上杜天野的步伐:“杜書記,您覺著如果建設新機場可行『性』大嗎?”

    杜天野停下腳步:“現在江城的財政情況你也清楚,除非能夠吸引外來投資,否則我們市『政府』是拿不出這麼一大筆錢的。我曾經聽過相關專家的預計,建設新機場最少需要十個億的啟動資金,我們到哪兒去弄這筆錢?”

    左援朝道:“現有機場距離市區太近,對周圍環境影響很大,已經無法適應江城的發展了。”

    杜天野道:“既然你有了這個想法,就做新機場計劃吧,我看改造並不能解決根本上的問題!”

    左援朝點了點頭。

    杜天野和左援朝分別之後返回自己的辦公室,他給張揚打了個電話,想通過他了解一些生父陳崇山的事情,可電話打完之後卻無人接聽,給他辦公室打電話,知道他一早就出去了,放下電話,杜天野忍不住罵道:“混小子,不老老實實上班,跑哪去了!”

    其實張揚也沒閑著,他這會兒正跟著於子良呆在手術室呢,隻從結識了於子良之後,張大官人忽然對西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確切地說他是對外科手術有興趣。雖然於子良說過,隻學開刀不學基礎理論知識最多能當個開刀匠,可對張揚而言開刀匠就已經足夠了,西醫用『藥』在他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於子良對張揚的悟『性』讚不絕口,拋開醫學理論知識不言,張揚在手術水平方麵的進展可以用一日千來形容,往往於子良指點過他一些東西之後,他就會把訣竅和關鍵之處記住,於子良帶過不少學生,其中大都是名牌醫科大畢業,可縱觀所有學生在手術上的悟『性』和張揚相比都差出許多。

    開完刀洗手的時候,於子良不禁讚道:“張主任,你不當醫生真是可惜了!”

    張揚笑道:“當醫生給病人治病,當幹部是給國家治病,相對而言還是後者的意義更大一些。”

    於子良笑道:“我沒有張主任的宏圖大誌,我還是老老實實當個醫生!”

    張揚擦淨雙手道:“於博士,你的私人醫院什麼時候開張啊?”

    於子良道:“仔細考慮之後,我還是決定和第一人民醫院合作,左院長說得對,在國內醫療市場上,靠我單打獨鬥是不行的。”

    張揚笑道:“其實左院長也是個務實的人,相信你們的合作會讓江城的醫療水平上升一個台階,給江城人民帶來切實的好處。”

    於子良笑道:“你說話越來越官方了。”

    張揚『摸』了『摸』後腦勺道:“是嗎?”他從更衣櫃中拿出手機,這才看到上麵有許多未接電話,其中一個是杜天野的,市委書記的傳召他可不敢怠慢,張揚馬上回了過去。

    杜天野接通電話就大聲道:“你不老老實實呆在單位上班,又跑哪去了?“

    張揚笑道:“天天坐在辦公室就能招商引資了?我是個實幹家!“

    “怎麼不接電話?”

    “剛在開發區考察情況,電話忘車了。”張揚的瞎話張嘴就來。

    於子良暗自佩服,這廝雖然年輕,可頭腦的靈活『性』可不是蓋得。

    杜天野道:“找你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想隨便聊聊!”

    “沒問題,晚上一起喝酒吧!”

    杜天野歎了口氣道:“原本是這麼想的,可這會兒又有個會要開還不知要到幾點呢,算了吧!”

    張揚知道他最近心情都不好,也沒勉強他,低聲道:“沒事多出去走走,要不抽空去清台山玩玩!”

    杜天野心想著的就是這件事,他嗯了一聲:“周日一起過去吧!我也想百回一下陳叔叔!”他害怕張揚從中聽出什麼,慌忙岔開話題道:“赴歐考察團的事情你要抓緊把人員定下來,做事情要有效率,不要拖拖拉拉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正和嚴副市長商量這件事呢,江城很多企業的領導都想參加代表團,都覺著這次是個難得的推廣機會,我們正綜合考慮,爭取十天內把具體的名額確定下來!”

    杜天野又說了兩句掛上了電話。

    張揚看到手機電量也不多了,拉開手包取出一塊電池換上,沒成想,電池也沒多少電了。

    於子良和他並肩走出手術室,微笑道:“怎麼?要出國考察?”

    張揚點了點頭道:“組織經貿考察團去歐洲,算是貫徹上頭請進來走出去的招商政策!”

    於子良笑道:“歐洲不錯,應該出去轉轉,學習別國的先進經驗,我在歐洲有不少的朋友,有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你認識。”

    張揚笑道:“公派出國,不必麻煩了!”

    於子良點了點頭道:“招商工作可不好做,歐洲人挑剔的很!”

    張揚道:“我們江城是皇帝的女兒不愁嫁,他們愛來不來,這次去歐洲目的是把我們江城推廣出去,樹立一個良好的國際形象。”

    走出手術室,值班護士告訴他們左擁軍在辦公室等著他們。

    左擁軍這次過來是和於子良談醫院的未來規劃的,他手頭帶著一份設計圖。

    於子良簡略的看了看,他並不是專業人士也隻能看看裝修效果圖,於子良對效果圖並不滿意,皺了皺眉頭道:“我不喜歡!”他的脾氣很直,有什麼說什麼。

    左擁軍頗感無奈的歎了口氣道:“已經是第五份了,江城規模大點的裝修公司我都找到了,設計方案你都不喜歡,看來隻能去外地另請高明了。”

    張揚也拿過那效果圖看了看,他微笑建議道:“我倒有一個人選,我有一個朋友,叫常海龍,他的金典裝修公司在嵐山很有名氣,而且他本身的設計水平相當過硬,咱們江城水上人家就是他裝修的,要不要我幫著聯係一下。”

    左擁軍和於子良同時點了點頭。

    一名小護士送了三瓶礦泉水過來,張揚拿起一瓶擰開蓋喝了,當即就給常海龍打了個電話,常海龍聽說是這件事,他答應的也很爽快,今天就帶設計師動身,明天到現場看看,盡快拿出設計方案。

    左擁軍也聽說了江城派出經貿考察團的事情,他詢問了一下情況。

    張揚道:“左院長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左擁軍笑道:“我倒是想去,可是醫院的事情走不開,隻能等以後了,相信隨著江城改革開放的發展,這樣的交流機會會越來越多。”

    回到招商辦,常淩峰和肖桂堂都坐在那等他,這次赴歐考察團一共二十個名額,根據張揚和副市長嚴新建的初步約定,以企業領導為主,嚴新建手頭有五個名額,張揚有三個,其他的名額全都分配給江城重要的企業領導。

    張揚這三個名額就打算在招商辦的內部選擇,他原本想帶著常淩峰過去,可常淩峰表示出去的意義不大,還是留在江城坐鎮,更何況不久從日本還要來一個考察團,是他一手促成的,必須要由他親自接待。

    翻譯是必須要帶的,除了中國話以外,張大官人不懂得任何外國語言,如果硬要說懂那麼一點兒,那就是從小安子那兒學來的發科油,現在他已經知道發科油不是什麼好話,如果到了歐洲逢人就是一句發科油,恐怕這次的招商任務要徹底玩完。最合適的翻譯人選就是章睿融,章睿融不但能夠熟練掌握多國語言,而且人家還有過歐洲留學的經曆,對歐洲的路況地形十分熟悉,連向導也省了。

    算上張揚自己,兩個名額已經用去了,還有一個名額就顯得格外珍貴了,肖桂堂很想去,一是因為他的兒子在英國留學,英國倫敦也是考察團的必經一站,他剛好可以看看兒子,還有就是這次招商考察如果能夠引資成功,搞不好連全年任務都完成了,他也想要成績。肖桂堂認為這個名額本該就是自己的,放眼招商辦,除了張揚這個常務副主任,自己是資格最老的一個,當然是他最有資格。

    可張揚並不這麼想,除了肖桂堂之外,還有人給他打了招呼,企改辦主任馬華成想讓張揚把兒子馬德軍帶過去見見世麵,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也私下給張揚打了電話,他是為自己的侄子肖林爭取名額。

    權衡之後,張揚還是選擇了肖林,這不僅僅因為肖鳴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人代會之後就會當選江城副市長,更因為肖林本身年輕而有活力,擁有很強的辦事能力,馬德軍和肖桂堂兩人,一個頭腦欠缺靈活,一個思維過於陳舊,讓他們兩人出去對自己還是對招商工作都沒有什麼實際上的幫助。

    肖桂堂把市反饋來的名單遞給張揚,張揚看了看,江城市幾個大型企業的領導都在其中,包括工程機械廠的曹正陽,江城酒廠的劉金城,江城第一紡織廠的薛明,因為這次是市組織,所以都是國企領導。張揚點了點頭,他對那些企業領導參加招商考察團興趣並不是太大,把名單放在桌上,看了看肖桂堂和常淩峰道:“你們有什麼意見?”

    常淩峰笑道:“市定下來的事情,我們能有什麼意見,剛才嚴市長的秘書說,讓我們盡快把名單確定下來,馬上就要安排辦理出國考察的手續。”

    張揚道:“名單我已經確定好了!”

    聽到這句話,肖桂堂頓時緊張了起來,他盯著張揚,很期待張揚說出的那個名單中有自己的名字,可讓他失望的是,張揚說出的是章睿融和肖林。

    張揚的理由也很簡單:“多給年輕人一些機會!”

    肖桂堂充滿失望的離開,常淩峰等到他走,向張揚道:“肖主任很失望啊!”

    張揚不屑道:“懶得管他,這次是去招商考察,又不是探親旅遊,他二十六個字母都認不全,跟著去幹什麼?”這廝說這句話的時候就沒有想過,他自己能認全二十六個字母嗎?

    常淩峰道:“這次去的全都是國企領導,既然是去招商,就應該把江城全方位的形象展示出去,考察團在法蘭克福有展會,我已經讓江城製『藥』廠、匯通、天驕幾家有代表『性』的私營和合資企業做好資料,到時候張主任一起帶過去,在展會上宣傳一下。”

    張揚笑道:“沒問題!”

    常淩峰道:“如果這次一切順利,市下達的任務可能全部完成。”

    張揚道:“你不是說海德集團如果談成了,咱們全年的任務就能完成一半嗎?”

    常淩峰笑道:“一天沒有簽約一天就無法確定,招商和做生意沒有任何分別,變數很大,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咱們總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

    在經商上張揚對常淩峰隻有佩服的份兒,其實他對赴歐招商也沒多少興趣,說到踏出國門,香港勉強能夠算上那麼一次,那畢竟都是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想想這次要去西方世界,張大官人還真有些猶豫,他低聲道:“要不這麼著,我在江城守著,你去歐洲招商!”

    常淩峰哈哈笑了起來:“張主任,你可是赴歐招商考察團的副團長,你不去,群龍無首啊!”

    張揚道:“你別給我戴高帽子,我自己什麼成『色』我清楚,在國內我還行,該動口我動口,該動手的時候我也不含糊,可你讓我踏出國門,我對人家說什麼壓根不懂,除了動手我別的都不會了!”

    常淩峰笑得直不起腰來,過了好半天他方才緩過勁來:“張主任,這次剛好是個大好機會,你出去讓那幫老外見識一下咱們中國功夫,揚我國威!該出手時就出手!”他對張揚的『性』格已經有所了解,知道張揚絕非是像他表現的那樣衝動,張揚每次出手都是在深思熟慮的基礎上,這廝心有數。

    張揚知道常淩峰在調侃自己,真要是走出國門,可不能像在國內這樣動輒出手,倒不是他害怕外國人,而是走出去他的一舉一動都牽涉到國家形象的問題,搞不好就會搞出外交爭端來,凡事還是謹慎些好。

    常淩峰道:“語言不通的確是個問題,不過有小章跟著應該沒什麼問題,英法德三國語言她都流利的很,還有歐洲生活的經驗,有她在身邊,事情會順利許多。”

    張揚樂道:“你對章睿融好像很了解啊!”

    常淩峰道:“作為領導了解自己的下屬也是應該的。”

    張揚充滿狡黠道:“感覺你了解的比較深入!”

    常淩峰道:“張主任又想偏了,我和她隻是工作關係,沒其他的想法!”

    張揚嘴嘖嘖有聲:“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其實章睿融也不錯,人聰明,長得又漂亮,是男人就會動心啊!”

    常淩峰反問道:“你動心嗎?”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自己的事兒都忙不完,更何況,我始終秉承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原則!”

    “你不吃窩邊草,合著我就該吃?”

    “你不想吃?你要是真不想吃,我可就不客氣了?”張揚虛張聲勢道。

    常淩峰臉上表情不變,可他的話仍然暴『露』出他的內心所想:“你就不怕宋省長找你麻煩!”

    張揚哈哈大笑,指著常淩峰不斷搖頭。

    常淩峰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這時候章睿融捧著文件走了進來,看到他們兩人這樣,不禁問道:“談什麼呢,這麼開心?”

    張揚笑眯眯道:“談兔子!”

    常淩峰被這廝的話弄得臉上一陣發熱。

    “兔子?”章睿融充滿詫異道:“咱們招商辦哪來的兔子?”

    張揚意味深長道:“有草的地方就會有兔子!”

    

Snap Time:2018-01-23 06:12:55  ExecTime:0.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