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八十二章相見歡


    第二百八十二章【相見歡】

    汪東來真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哪位市委常委,耐心聽龐忠良罵完,方才叫苦不迭道:“我是做正當生意的,我沒得罪過市委常委啊!”

    龐忠良道:“你好好反省吧,反正秦副市長已經命令重點整頓星華娛樂城,我打算對你們進行半個月的安全、消防整頓,你老老實實配合!”

    汪東來這才知道要整自己的是秦清,聯想起外麵的傳言,隱約猜出這件事和張揚一定有關係,放下電話不由得反手抽了自己一個耳刮子:“我他媽犯賤!”

    秦清蜷曲在張揚的懷中,張揚低聲道:“今天我還把劉文軍整了一頓!”

    秦清芳心一驚,坐起身來:“你怎麼會遇到他?”

    張揚這才把今天和劉文軍相遇的經曆說了一遍。

    秦清歎了口氣道:“我都說不要你管這件事了!”

    張揚道:“他也隻是被人利用,真正想找你『毛』病的人是吳明!”

    秦清咬了咬櫻唇,張揚拉了拉她的玉臂,秦清就勢偎依在他的懷中,柔聲道:“我猜到了!”

    張揚道:“明天我就給他一個教訓!”

    秦清搖了搖頭道:“張揚,答應我,別管這件事,我知道該怎樣處理!”

    “可,你是我的女人,我決不允許別人欺負你!”

    秦清溫婉笑道:“我是你的女人,可我也是嵐山副市長,我有能力處理工作上的事情,你放心,吳明他沒本事動我!”

    張揚捕捉到秦清目光中的那絲堅定,忽然想起,秦清能夠走到今天的位置絕非偶然,她完全有能力處理好這件事,對她的工作,自己的確不應該做太多的幹涉,張揚在她唇上吻了一記,低聲道:“如果真的遇到了麻煩,需要暴力解決的時候……”

    秦清笑著抱緊了他:“那時候我一定第一個想到你!”

    年初三,張揚一早就來到了東江,他這次前來的目的就是給顧允知、宋懷明兩位平海大佬拜年,宋懷明和柳玉瑩夫『婦』返回靜安過年了,張揚也是來到省委大院才知到的。

    顧家兩姐妹都已經返回了東江,張揚來到九號小樓的時候,顧養養剛剛從外麵跑步回來,望著張揚的吉普車,看清的確是張揚,方才歡呼道:“張哥,你來了!”

    張揚樂走下吉普車,先到車後麵拎了一些水果,這是他剛剛在街上買得,本來準備了兩份,因為宋懷明不在東江所以都送給顧允知了。

    顧養養笑道:“你來就來唄,還買東西啊,回頭我爸一定要說你了!”她剛剛跑完步回來,凝脂般的肌膚上透著健康的紅暈,一雙明眸清澈見底,如今的養養再不是那個弱不禁風的癱瘓女孩,青春活力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這一切都是拜張揚所賜,所以在顧養養心中張揚占有極其重要的位置。

    張揚關上尾箱蓋:“顧書記在家嗎?”

    “在!正在院子打太極拳呢!”

    張揚跟著顧養養走入九號小樓,看到花園中省委書記顧允知正有模有樣的打著太極拳,他也是剛剛學習太極拳沒多久,不過從動作上來看,顧允知在武學方麵的悟『性』還算不錯。

    顧允知看到張揚到來,仍然堅持把這套太極拳打完了,顧養養拿起『毛』巾遞給他,他擦了擦汗道:“張揚來了,看看我的太極拳打得怎麼樣?”

    張揚道:“不好評論!”

    “怎麼不好評論?”

    “顧書記修習太極沒多久,不過已經可以自我創新,真是讓人佩服!”

    顧允知哈哈大笑起來,他指著張揚道:“我聽出來了,你笑話我『亂』打一通!”

    顧養養道:“我看爸爸打的很不錯了!”

    張揚沒看到顧佳彤的影子。

    顧允知邀請張揚到客廳坐下,顧養養道:“我姐去三珍樓買早點了,張哥,你吃了沒有?”

    顧允知道:“給你姐打個電話,讓她多買一份就是!”他拿起遙控打開了電視,新聞上正在播出嵐山日化廠的爆炸事件,顧允知皺了皺眉頭,低聲道:“這平海就沒有一天素淨的時候!”

    張揚笑道:“這麼大一個省,九千多萬人口,每天值得上新聞的事情太多了,這隻不過是其中一件而已。”

    顧允知道:“我聽說你們江城也出事了,德國代表食物中毒,是不是有這麼回事?”

    張揚暗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江城幾個領導千方百計的把這件事壓下來,想不到終究還是傳到了顧允知耳朵,他笑著解釋道:“不是什麼食物中毒,是幾個德國客人太貪吃,吃蛇肉過敏,經過醫院的救治,第二天就沒事了。”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一定要小心啊,尤其是在對外的事務上,稍不謹慎就會造成外交爭端,很麻煩的!”

    “顧書記放心,我們會吸取這次的教訓,以後力求做到盡善盡美!”

    顧允知笑道:“這世上哪有盡善盡美的事情?”他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杜天野家的喪事處理的怎麼樣了?”

    張揚道:“還順利吧,這兩天他就從北京回江城上班了。”

    顧允知道:“沒想到會出這種事情,搞得外麵傳的紛紛揚揚的,你們江城事情可真不少!”

    張揚本想解釋兩句,顧允知又道:“還有你啊,都說文玲是因為你出的車禍,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揚心說這顧允知過年過的怎麼這麼八卦,過去一向惜字如金,今天不但談興很濃,而且變得有些八卦。可顧書記既然相詢,自己也不能裝作沒有聽見,張揚道:“隻是一出意外,顧書記,這件事發生之後,我也一直很困擾,都無顏麵對文家!”

    顧允知從張揚的這句話中已經聽出,張揚和文家的關係肯定因為文玲的事情發生了改變,他沒有繼續詢問下去。

    顧佳彤此時買早點回來了,張揚來東江之前已經給她打過了電話,她把手中的早點交給養養:“三珍樓照常營業,我排了半個小時的隊才買到早點。”

    張揚笑道:“為了幾樣早點犯得著那麼一大早出去排隊嗎?”

    顧佳彤笑道:“我爸最喜歡吃三珍樓的小籠包,做女兒的表示點小心不可以啊?”

    顧允知的臉上浮現出會心的微笑,他起身道:“走,一起吃早點!”

    張揚感覺到自從顧明健的事情之後,他和顧家的關係更近了一層,顧允知在他麵前毫無架子,已經將他當成自家人看待。張揚甚至有些懷疑,顧書記已經察覺到他和顧佳彤之間的關係,不過以顧允知的脾氣應該不會允許他和顧佳彤就這樣偷偷『摸』『摸』的來往。

    麵對省委書記顧允知,張揚還是有些忐忑的,這種忐忑又表現為一種拘謹。

    顧允知明察秋毫,他感覺到張揚的不安,微笑道:“到我這來,跟到自己家一樣,你客氣什麼?”

    張揚道:“不是客氣,是尊敬!”

    顧佳彤和顧養養看到張揚誠惶誠恐的樣子同時笑了起來。

    顧允知道:“我可不喜歡別人溜須拍馬阿諛奉承!”

    張揚道:“我說句真心話,顧書記可別生氣。”

    顧允知點了點頭。

    “我來東江給顧書記拜年也不是為了巴結您什麼,在我心中把您當成長輩來看待!”

    顧允知微笑道:“這樣才好!”

    顧佳彤悄悄看了張揚一眼,心說這廝拍馬屁的功夫已經越來越高明了,連父親這麼精明的人物都讓他糊弄過去了。

    顧允知早晨吃的不多,吃了四個小籠包喝了碗八寶粥就起身回房。

    他一離去,氣氛頓時輕鬆了起來,顧佳彤向張揚豎起了拇指道:“張主任真會說話!”

    張揚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微笑道:“顧書記心情不錯!”

    顧佳彤道:“大過年的,你難道想我爸不開心?”

    “我可不是那個意思!顧書記的快樂就是你們的快樂,你們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

    顧養養格格笑了起來,她輕聲道:“我哥的事情判下來了,半年!”

    張揚還沒有聽顧佳彤說起這件事,半年對顧明健來說已經是一個相當好的結果,難怪顧允知會如此高興。

    顧佳彤道:“大過年的,你不老老實實在江城呆著跑東江來幹什麼?”

    張揚道:“最近心不舒服,就是想出來散散心!”

    顧養養道:“咱們吃晚飯一起去打保齡球吧!”最近她時常去丁兆勇的保齡球館,正是興趣最濃厚的時候。

    張揚本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自己來東江。

    顧佳彤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了他的猶豫,小聲道:“怎麼?不敢見人啊?”

    張揚笑道:“哪會呢!成,去就去唄,剛好讓他中午請吃飯。”

    海德爾保齡球館在春節期間正常營業,丁兆勇聽說顧家姐妹要來,專門給她們留了一個球道,不過他沒想到張揚也跟了過來,頗感驚奇的迎了上去:“我說張揚,您這是一直留在東江沒走呢,還是專程跑到這來看我?”

    張揚笑道:“別自作多情,就你這樣的,八百年不見我也不會想你!”

    丁兆勇笑了一聲:“遠來是客,中午我來做東,待會兒把成龍、紹斌他們都約過來,大家一起吃頓飯。”

    顧佳彤道:“樣樣紅的鮑魚不錯,今天咱們就去那家吧!”

    丁兆勇苦著臉道:“到底是顧大小姐,那邊一位388,大過年的您就放我血啊!”

    顧養養笑道:“兆勇哥,你這保齡球館一天營業額也不少,肯定夠我們吃的。”

    丁兆勇道:“加上酒水可能就要我兩天營業額了!”他嘴上這麼說,可並不是個小氣人,已經拿起了電話通知梁成龍他們。

    顧佳彤姐妹玩保齡球的時候。

    丁兆勇邀請張揚去保齡球場上麵的七樓看看,他剛剛把七樓拿下,準備裝修後開一家電腦公司。

    張揚對這玩意兒也不甚精通,不過從場麵上看丁兆勇搞得不小,他有些好奇的問道:“生產電腦嗎?”

    丁兆勇搖了搖頭道:“現在到處都開始提倡學這玩意兒了,『政府』辦公自動化是早晚的事情,顧佳彤的藍海走在了前頭,這麼大市場,誰一個人也吃不下,我看著不錯,所以才介入這一塊。”

    “保齡球場不準備幹了?”

    “保齡球賺不了幾個錢,隻是用來打法時間的,我跟不少朋友談過,現在大家對電腦行業的未來都很看好,我打算拿下一兩個國際知名品牌的代理,到時候單單是代理權就能為我賺不少錢,比一天到晚守著保齡球場賺錢要容易得多。”

    張揚道:“我缺少生意頭腦,不過這件事你可以跟顧佳彤商量商量,她的藍海搞得不錯,肯定有不少成功的經驗。”

    丁兆勇點了點頭:“年前趙靜去過我家,我爸我媽都很喜歡她!”

    張揚並沒有聽趙靜提起這件事,嗯了一聲,臉上並沒有什麼表示。

    丁兆勇又道:“張揚,我知道你不喜歡丁斌,可年輕人誰沒有犯錯的時候,既然他們相互喜歡,這件事還是由著他們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倒是想管,可趙靜也不願意聽我的,算了,讓丁斌以後爺們點,連自己女人都保護不了那還叫什麼男人?”

    中午一群人聚齊在樣樣紅,因為林清紅去了雲安,梁成龍把白燕給帶來了,陳紹斌也叫上了黎姍姍,梁成龍笑道:“整天都吃我,今天總算論到丁兆勇出血了,這次要好好的幫你疏通疏通血脈!”

    白燕笑道:“大過年的你就不會說點吉利話!”

    顧佳彤和顧養養姐妹倆一左一右坐在張揚身邊,望著這對姊妹花,陳紹斌羨慕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麻痹的,張揚這廝不是想大小通吃吧?他心這麼想,嘴上卻不敢說出來,顧佳彤什麼人物,那豈是能隨便開玩笑的?

    張揚道:“每次來東江都要你們盛情款待,真是不好意思啊!這杯酒我先幹為敬,謝謝各位對我的盛情!”

    陳紹斌笑道:“別自作多情啊,你不來我們沒少吃,你來了我們一樣吃,權當多了一三陪!”

    同桌人都笑了起來。

    梁成龍舉杯道:“張揚啊,你還真有心,大過年的就跑來東江拜年,向你這種投機專營的人物要是不升官,老天爺都對不起你。”

    張揚故意歎了口氣道:“別談升官,我現在已經看破紅塵了,在仕途中混還不如你們混商場的舒服自在。”

    丁兆勇道:“知道大家對你的評價嗎?”

    張揚望著他:“少賣關子,說!”

    “大家對你的定義就是一官『迷』,就是一混入黨員隊伍的暴力份子,你這種人要是能看破紅塵,我把這一桌鮑魚都吃下去!”

    顧佳彤笑道:“你倒是想,憑什麼吃我們的啊?是不是看我們這麼多人吃,你心疼了!”

    陳紹斌嘿嘿笑道:“顧佳彤你就會護著他!”這廝也是憋不住了,當中就點破顧佳彤和張揚的關係了。

    顧佳彤俏臉一熱,畢竟妹妹養養還在身邊,自己和張揚的關係又沒有公開化,陳紹斌這張嘴真是沒有把門的。她微笑道:“陳紹斌,你就會胡說八道!”她轉身向服務生道:“來瓶三十年五糧,我跟他好好喝幾杯!”

    陳紹斌說完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笑道:“我認罰,我認罰!”

    丁兆勇道:“你認罰,你自己買酒喝,喝我的幹嗎?”

    一群人轟然大笑起來。

    梁成龍道:“每人再來一份鮑汁魚翅,這玩意兒不頂事兒,一點都不管飽!”

    丁兆勇笑道:“你當麵條吃啊!”

    顧養養道:“比麵條好吃多了,兆勇哥,我再要一碗,今天中午就不吃飯了。”

    玩笑歸玩笑,新春聚會,朋友見麵還是要對已經到來的新年做出一番憧憬規劃的,丁兆勇的電腦公司已經開了,梁成龍新年中單單是天驕和匯通的廠房建設就忙的不亦樂乎。

    陳紹斌到沒什麼誌向,他這個工商行信貸部主任是個肥缺,整天都是人家求他,在別人眼中他是財神爺,雖然是過路的,可畢竟也是財神爺。

    隻有張揚最近不甚得誌,羅慧寧雖然主動打來了電話,解開了心結,可張揚隨後給文副總理拜年的時候,這位幹爹的態度很冷淡,張揚意識到他和文家的關係裂痕已經真實的存在。

    午飯之後,梁成龍提出請大家去唱歌,顧養養和同學約好了逛街,所以提前走了,張揚也借口要返回江城。

    他和顧佳彤避開眾人來到了秋霞湖別墅,兩人多日未見,自然要好好溫存一番。

    顧佳彤了解張揚的煩惱,輕聲道:“張揚,其實也沒什麼,文玲的事情既然沒有追究你的責任,我想以後文副總理也不會針對你,他這種級別應該不會跟你一般見識。”

    張揚道:“說實話,文玲這種下場我一點都不同情,如果不是她,杜司令也不會發生意外。”

    顧佳彤道:“我和她接觸過幾次,總是感覺她很怪異,仿佛不屬於我們這個現實世界,跟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張揚道:“我也想透了,以後踏踏實實做我的工作,其他的事情,我不去想,也不去問!”

    顧佳彤柔聲道:“我知道,這世上原本就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住你,換成別人早就在壓力麵前倒下了,你不同,你馬上就能夠振作起來,我最喜歡你這一點!”

    張揚笑道:“真會說話,說到我心窩了!不過我好想沒有你說的那麼偉大!”

    顧佳彤擁住他的身軀道:“你是我男人,我為你感到驕傲!”

    張揚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膛,他低聲道:“我最近,壓力真的很大!”

    顧佳彤婉轉嬌柔道:“那就發泄出來,我幫你分擔!”

    張大官人一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凝望著顧佳彤柔媚的雙目,低聲道:“你要有心理準備,我壓力真的好大!”

    顧佳彤:“我不怕……”

    再次返回江城的張大官人一掃前些日子的低『迷』消沉,看來這次的遠行真的起到了放鬆的效果,而且是身心放鬆,張大官人躺在辦公室的大班椅上,想起幾位紅顏知己對自己的溫柔體貼,唇角不由自主『露』出微笑。

    章睿融用力咳嗽了兩聲,打斷了張揚的遐思妙想,張大官人笑道:“你來的正好,去給我泡壺碧螺春!”

    章睿融沒好氣道:“我是正式工作人員,又不是你的丫鬟!”

    張揚道:“我是你上級領導,你是我下屬,知道什麼叫服從命令嗎?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快去!”

    章睿融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從上級讓她繼續留在招商辦,她就把責任算到張揚頭上了,其實她是冤枉人家了,她走她留,張揚沒有參與一絲一毫的意見。甚至張揚還巴不得她走,畢竟國安把章睿融安排在自己身邊等於安『插』了一個眼線,他做什麼事也不方便。

    章睿融雖然有抵觸情緒,仍然去給張揚泡了壺茶,把茶盞倒滿後端到他麵前,臉上居然有了笑意。

    張大官人向後撤了撤身子:“怎麼笑成這幅模樣?你該不會在茶下毒吧?”

    章睿融瞪了他一眼道:“別把我想得跟你一樣卑鄙!”

    張揚抿了口茶,砸吧砸吧嘴巴道:“不錯,很香啊!”

    “張主任,我想求你一事兒!”

    張揚果然沒有猜錯,章睿融真的有事想求自己,張揚笑道:“別那麼客氣,咱們是革命同誌,有話好說!”

    “那我可就說了!”

    “說!”張大官人又喝了一大口水。

    章睿融道:“你能不能給上級反映反映,說我不配合工作,說我工作能力很差,總之你就是別說我好話,把我盡快從招商辦趕出去。”

    張揚笑道:“這樣啊!我考慮考慮!”他算是明白了,章睿融已經對招商辦厭煩透頂,想一早從這個苦海中逃脫出去。

    章睿融急了:“你考慮什麼?反正你一早就看我不順眼了,我在這兒也幫不上你什麼忙,你還是讓我走吧!”

    張揚笑了起來:“我說你怎麼這麼急啊?什麼事都得一步一步的來,我答應你,過兩天就找你姑姑談談這件事,我不喜歡勉強人,你放心吧!”

    “謝謝你!”

    此時張揚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章睿融搶著接了電話,很快就把電話交到張揚的手上:“杜書記的電話!”

    杜天野返回江城之後還沒有和張揚碰麵,他讓張揚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張揚現在的辦公地點在老市委,從老市委到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並沒有多遠,他也就沒開車,步行走了過去,來到老市委門口的時候遇到了肖桂堂,肖桂堂看到張揚,慌忙向他走了過來:“張主任,我想給你匯報一下德國海德集團的事情。”這廝最近積極地很,看到海德集團和工程機械廠的合作十有八九可以成功,他也想從中分一杯羹,畢竟招商辦下達的任務是實打實的,有了海德集團墊底,完成任務就容易了許多。

    張揚對他的用心一清二楚,淡然笑道:“別跟我說了,這事兒我也不管,常淩峰負責,你找他商量!”

    肖桂堂道:“可您是招商辦負責人……”話沒說完,張揚已經走了,肖桂堂唯有搖頭歎息。

    杜天野返回江城後的這兩天幾乎都在開會,給張揚打電話之前剛剛召開完常委會,一是對春節期間的工作做個總結,還有一件事就是為了即將到來的省人大、市人大會議做準備。

    張揚來到杜天野辦公室的時候,江樂剛剛沏好了茶,看到張揚進來,他笑了笑,悄悄退出了辦公室。

    杜天野來到茶幾旁的沙發上坐下,拍了拍旁邊,張揚也湊過去坐了,很公式的說了一句:“杜書記新年好!”

    杜天野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笑意,父親逝去帶給他的悲傷仍然未能從心底抹去。他低聲道:“聽說你去了東江?”

    張揚點了點頭道:“本想給嫣然她爸拜年的,可宋省長去了靜安,我去顧書記家轉了轉!”

    杜天野道:“應該的……”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有沒有給文副總理他們拜年?”

    “有的!”

    杜天野抿了抿嘴唇,端起茶杯默默喝了兩口,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我連累了你!”在他看來,張揚是因為替自己打抱不平方才把文玲『逼』得出了車禍,這件事顯然已經造成了張揚和文家的裂痕,在杜天野心底深處被張揚的這份友情打動。

    張揚道:“事情還順利吧?”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還算順利!”

    張揚握著茶杯手指輕輕在杯子上點了點道:“文玲怎麼樣?”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張揚知道這件事對杜天野來說始終都是一個無法釋懷的心結,他笑了笑道:“生活總得要繼續。”

    杜天野不想在這件事上繼續談論下去,他低聲道:“常委會上提出赴歐經濟考察的事情,幾位常委商量之後初步已經做出了決定,嚴副市長擔任這次赴歐考察團的團長,你是副團長,考察團的具體成員你們商量著辦!”

    張揚聽到這件事不由得喜上眉梢,這是好事啊,他最遠也就去過香港,這次總算有機會去外國轉轉了。

    杜天野看到他臉上的笑意,馬上警告道:“你別高興的太早,這次是赴歐經濟考察,主要的任務是招商引資,學習歐洲管理的先進經驗,可不是公款旅遊,你們都是帶任務過去的,如果完不成任務回來是要受批評的。”

    張揚道:“我也沒當是旅遊啊,咱們市常說請進來走出去,我們早就應該走出去了。”

    杜天野道:“你的脾氣該收斂還是收斂一些,出國不比在國內,任何不適當的舉動都會造成外交事件,甚至會給國家的形象帶來不良的影響,別人我不擔心,我就擔心你。”

    張揚道:“我有什麼可擔心的?我現在官當得越大,膽子變得越小,別人打到我臉上我都不好意思還手。”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你少在這兒糊弄我,你什麼人我不知道,狗能改了那啥嗎?”

    “我說杜書記,你雖然是市委書記可也不能張口就罵人啊,小心我向紀委投訴你!”

    杜天野的臉上總算有了點笑意:“投訴我?你去投訴啊,我倒要看看紀委敢不敢接我的案子!”

    張揚歎了口氣道:“官大一級壓死人,我不跟你計較!我忍!”他把茶杯內的茶一口氣喝完了,然後道:“晚上我請你喝酒吧!”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沒心情,算了,你玩你自己的去!我想一個人靜靜!”

    張揚看到杜天野這樣也隻能作罷。

    

Snap Time:2018-01-23 06:12:16  ExecTime: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