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七十五章沉睡


    第二百七十五章【沉睡】

    張揚猶豫了一下,還是把羅慧寧今天要過來的事情說了。

    杜天野緊皺眉頭,憑心而論他現在並不想見到文家人,更不想讓母親和文家人見麵,害怕見到文家人勾起老人家的傷心事,他低聲道:“張揚,可不可以讓她暫時回避?”

    張揚自然明白杜天野此刻的心情,他歎了口氣道:“她估計晚上才能到,抵達江城後應該先和我聯係,等見了她,我把你的意思轉達一下。”

    杜天野點了點頭:“這沒什麼事情了,你也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去火葬場參加告別儀式就行了!”

    張揚應了一聲,有些擔心的看著杜天野道:“杜哥,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你還是節哀順變,馮阿姨還要靠你照顧,咱們江城老百姓還得靠你領導呢!”

    “放心吧,我知道應該怎麼做!”

    何歆顏準時抵達了江城,張揚在出站口等到了她,今天何歆顏帶著一個兩個大大的行李箱,張揚迎了過去,將皮箱拎了過來:“好重啊!你這是打算把家搬到江城來?”

    何歆顏笑道:“麵是給伯父伯母他們買的禮物,馬上過年了嘛!你怎麼沒去站台上接我?”

    張揚這才把杜天野父親突然去世的事情說了,何歆顏歎了口氣道:“真是不幸!看來你這兩天有的忙了!”

    張揚的車就停在出站口,一名交警正在那兒看著車牌子,現在張大官人的車牌在江城已經是大大的有名,那交警看清牌號,又看了看張揚。

    張揚笑道:“這就走!”

    交警也向他笑了笑,很友善的提醒道:“火車站魚龍混雜,車子停在這不安全!”

    張揚心中暗樂,人家之所以那麼客氣是因為認出了自己的身份,這充分證明了他在江城擁有了一定的影響力,張揚微笑道:“謝謝提醒,下次一定注意!”

    張揚驅車離開了火車站,何歆顏道:“送我去一招吧,那兒環境挺不錯的!”

    張揚道:“先去吃飯吧!”

    何歆顏道:“這兩天都在馬不停蹄的做代言,在江城要呆兩天,給酒廠做一個推廣活動,然後去北京,今年春節就要在北京度過了。”

    張揚憐惜的『摸』了『摸』她的俏臉,輕聲道:“明天忙完杜天野的事情,我好好陪你兩天!”話音未落,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兩人對望一眼,都頗為無奈的笑了起來。

    電話是章睿融打來的,她按照張揚的命令一直悄悄跟蹤著崔誌煥和文玲,她發現了一些異常狀況,向張揚匯報道:“他們現在在近水茶社飲茶,崔誌煥和朝鮮人李炳庚見麵!”

    張揚初聽並沒有感到什麼異常,可仔細一琢磨,一名韓國人和一名朝鮮人見麵似乎有些不對。

    章睿融道:“李炳庚過去是朝鮮陸軍參謀部高級將領,手中掌握了不少的核心軍事機密!”

    張揚道:“這好像是人家的事情,跟我們無關吧?”

    章睿融低聲道:“引見他們見麵的人叫邵成岩,過去是國安駐韓國的情報人員!”

    張揚低聲道:“你是說,他是雙重間諜?”

    章睿融道:“可以收網了!”

    張揚道:“通知上級吧!”

    章睿融道:“來不及了,他們隨時都可能走,還是請公安方麵給予配合!”

    張揚道:“你不要輕舉妄動,我馬上過去!”

    張揚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擁有充分信心的,更何況他對崔誌煥這廝十分厭惡,想借著這個機會公報私仇。

    來到近水茶樓前,張揚還沒有停好車,就看到崔誌煥一行人從茶樓內走了出來,讓張揚詫異的是,文玲也在其中。

    何歆顏不知張揚在搞什麼,輕聲道:“這麼神秘,究竟在搞什麼?”

    張揚當然不想她知道自己在國安的事情,笑了笑道:“看沒看到文玲,那是我幹姐姐,幹媽讓我盯著她呢!”

    女人對這種事情總是很感興趣,何歆顏雙目生光的看著前方:“你幹姐姐很漂亮啊,對了,你不是說她和杜天野很好嗎?怎麼好像跟那個男人很親密似的?”

    張揚瞪了她一眼道:“好奇害死貓,你就不能穩當點兒?”說話的時候,目光並沒有離開文玲他們,發現幾個人在停車場分別上了兩輛車,邵成岩和李炳庚上了一輛白『色』桑塔納,文玲和崔誌煥則上了另外一輛車。

    章睿融又給張揚打了個電話,低聲道:“你到了沒有?”

    張揚道:“已經到了!”

    “我剛和上頭聯係過,讓我們收網,我負責邵成岩和李炳庚,你負責崔誌煥!注意他手的黑『色』公文包,麵應該裝著重要的資料。”

    張揚點了點頭道:“沒問題!”

    張揚原本想讓何歆顏下車等他,可何歆顏偏要跟他一起,她也是個閑不住的『性』子,有熱鬧可看,自然不想錯過。

    崔誌煥一麵開車,一麵警惕的觀察著身後的情況,他看到了遠處尾隨自己的那輛吉普車,張揚跟蹤追擊的本領並不怎麼樣,從一開始就被崔誌煥發現了,文玲從反光鏡中也看到了他的吉普車,這輛吉普車也實在太招眼了,她不禁皺了皺眉頭道:“張揚!”

    崔誌煥笑道:“看來你這個幹弟弟對我的印象很壞!”

    文玲冷冷道:“他總是很多事!”

    崔誌煥在路邊緩緩停下了汽車,他走了下去。

    張揚看到他停車,知道自己被發現了,也緩緩將汽車靠在路邊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崔誌煥緩步走向張揚,他的右臂夾著公文包。微笑道:“張主任,這麼巧啊?”直到現在崔誌煥還以為張揚是因為文玲的原因跟蹤自己,並沒有想到張揚除了江城招商辦副主任以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是國安特工。

    張揚笑了笑,忽然閃電般探出手去,將崔誌煥的公文包搶了過來,他的動作快的不可思議,崔誌煥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等他意識過來的時候,公文包已經落入了張揚的手中,崔誌煥怒道:“還給我!”伸手去搶公文包,張揚一揚手,將公文包扔向後方,何歆顏伸出手,接住公文包,張揚大聲道:“丫頭,先走,這邊交給我應付!”

    崔誌煥徹底被激怒了,公文包內裝著他剛剛從李炳庚手中得到的北韓軍事資料,邵成岩是他和李炳庚之間聯係的橋梁,這些事情如果被中國方麵知道,肯定會引起外交上的麻煩,崔誌煥開始接近文玲,也是因為文玲的身份,她是文副總理的女兒,如果他的任務敗『露』,有文玲這層關係,可以免除不少的麻煩,畢竟中方要有所顧忌,可隨著和文玲的接觸,他開始對文玲產生了好感。

    崔誌煥衝向吉普車,卻被張揚攔住去路,崔誌煥怒吼一聲,一拳向張揚的麵頰打去,他心中想得全都是秘密情報的事情,對張揚這個招商辦主任當然毫無顧忌。

    張揚就等著他像自己出手呢,心說,麻痹的棒子,老子想打你好多天了,他根本沒有做出任何閃避的動作,也是一拳揮了出去,雖然他出拳比崔誌煥晚,可速度要比他快上許多,這一拳結結實實打在了崔誌煥的下頜之上,將崔誌煥打得後腦一仰。

    張揚沒有把崔誌煥放在眼,這時他看到文玲走下了汽車,快步向吉普車走去。

    何歆顏看到文玲一雙冰冷無情的眸子望定了自己,內心驚慌不已,慌忙掛上倒檔,踩下油門車輛向後方倒去。

    文玲越走越快,到最後甚至感覺到她的雙腳已經離開了地麵,倏然她騰空飛躍而起,縱身落在吉普車的引擎蓋上,何歆顏嚇得猛打方向,想要將文玲從車上甩下去。

    張揚看到文玲衝向吉普車的時候,他不再理會崔誌煥,也向文玲追逐而去,可崔誌煥正肯就此罷手,他從身後撲向張揚,張揚回身一肘,擊打在他的胸口,痛得崔誌煥躬下身子,劇烈咳嗽起來。不等他直起腰來,張揚回身又是一拳,結結實實砸在他的麵頰之上,打得崔誌煥撲通一聲趴倒在地上,隨手又點了他的『穴』道。充滿輕蔑道:“不堪一擊!”

    遠處傳來何歆顏的尖叫聲。

    張揚內心焦急無比,他舍下崔誌煥,全速衝向吉普車。

    何歆顏倒車的時候因為過於慌『亂』,吉普車撞在路旁的大樹上,文玲的身體因為慣『性』向前衝了一下,然後她揚起手臂,一拳將擋風玻璃砸得裂痕叢生,

    何歆顏從沒有見過如此強橫的女人,她嚇得推開車門,抱起公文包,就向後方的路麵跑去。

    文玲的身形宛如鬼魅般從吉普車上飛縱而起,一掌就擊落在何歆顏的肩頭,她的手掌印在何歆顏身上,何歆顏感覺到一股『逼』人的寒意傳入體內,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身體頓時失去了控製,軟綿綿癱倒在路麵之上,文玲抓起她手中的公文包。

    張揚趕到的時候正看到眼前的一幕,怒吼道:“文玲,你幹什麼?”

    文玲輕蔑的看了他一眼,足尖一點,向樹林中逃去,張揚抱起何歆顏:“你沒事吧?”

    何歆顏俏臉蒼白,嘴唇微微顫抖道:“沒事,快去追她!”

    張揚點了點頭:“你在這等我,我馬上回來!”他隨手封住何歆顏身上的幾處『穴』道阻止寒氣上行。

    張揚追尋著文玲的腳步進入樹林之中,卻見文玲身形飄忽,在樹林之中左挪右移,速度驚人,張揚實在無法相信,一個沉睡十年的人,恢複不久就能夠擁有一身如此高深莫測的武功。

    張揚大聲道:“你給我站住,那包的東西你不能拿!”他越喊,文玲走得反而越快。

    張揚內心的好奇完全被文玲吊起,他再不掩飾自己的武功,足下發力向文玲追趕而來。

    穿出小樹林,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前方就是雅雲湖。文玲見到始終無法擺脫張揚也是皺了皺眉頭,她從湖堤之上飛掠而下,落在一艘快艇之上。隔空一掌,竟然將小船上的尼龍纜繩切斷,切口處平整光滑,宛如利刃劈過。文玲打開引擎,快艇轟鳴著向湖心衝去。

    負責值班的人員聽到動靜衝了出來,大聲叫道:“回來!”

    張揚幾乎在同時衝到了岸邊,他一把將那名值班人員推開,那人立足不穩,噗通一聲落入湖水之中,雖然岸邊水淺,可畢竟是冬日,凍得那人哆哆嗦嗦,費了好大功夫方才爬上湖岸,接連打了兩個噴嚏,再看時,張揚也解開了另外一艘快艇向遠方的文玲追去。

    明月皎潔,高掛天空,銀『色』的月光將整個天地蒙上了一層神秘的光芒,兩艘快艇很快就已經行駛到湖心,張揚將速度提升到最大,和文玲並駕齊驅,張揚大吼道:“崔誌煥是韓國間諜,那包裝著的是秘密情報,你被利用了!”

    文玲仍然是那副冷漠至極的表情,她薄薄的嘴唇緊緊抿在一起。快艇忽然劇烈震動了一下,然後從湖麵上衝上了冰層,因為慣『性』快艇在冰層上滑出近五十米的距離方才停下。

    張揚的快艇也衝上了冰層,他不等快艇完全停下,就從快艇中騰躍而出,文玲眼中浮現出一絲幽蘭『色』的光芒,她左手揚起,一道綠『色』的光芒『射』向張揚,張揚反應神速,頭微微一側,躲過文玲的『射』殺,此時張揚幾乎可以斷定當初在『亂』空山偷襲自己的那個人就是文玲,而襲擊陳雪的八成也是她。

    張揚衝向文玲,文玲右足頓在冰層之上,隻聽到冰層斷裂的聲音,張揚和她之間裂開了一條長長的冰縫。

    張揚腳下的冰層隨之開裂,他跳到一塊巨大的浮冰之上,以內力催動腳下浮冰向文玲高速衝去。

    文玲瞳孔驟然收縮,身軀衝天而起,在空中已經接連施出五記殺手。

    張揚左閃右避,右掌揮出迎向文玲擊來的手掌,雙掌尚未接觸在一起,一股『逼』人的寒『潮』已經席卷而至,文玲潔白細膩的纖手瞬間籠上了一層青『色』的光華,以她的手掌為中心,氣溫急劇下降,空氣仿佛都被凝結一般,這是陰煞修羅掌,當初張揚第一次在『亂』空山追逐閃電貂的時候,就因為疏忽大意中了她的暗算。

    雙掌撞擊在一起,張揚身軀劇震,腳下的浮冰也因為承受不住壓力向水麵下陷入幾分,凜冽的寒氣讓張揚的左手結上了一層白霜,張揚難以掩飾內心的震撼,他實在無法想通文玲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擁有如此修為,難道是因為自己上次救她的時候,注入她體內的功力全部被她吸收所用?

    高手之間相搏容不得半點猶豫,文玲左手揚起,掌心中的碎冰向張揚的麵門激『射』而去。

    這麼近的距離下發動這樣的襲擊,閃避很難,張揚身軀猛然一沉,踏破腳下冰層,沉入冰冷的湖水之中,方才逃過文玲『射』出的碎冰。

    文玲『逼』退張揚之後,繼續向前方逃去。她走出沒幾步,就聽到身後冰層碎裂的聲音,張揚濕淋淋的從水下飛出,張揚抓起一塊足有一米見方的冰塊向文玲投擲過去。那冰塊在空中飛速旋轉直奔文玲的後背而來,文玲轉身一掌拍在那冰塊之上,將冰塊拍得寸寸斷裂,冰屑漫天飛舞。稍一停頓,張揚又衝到她的身邊,怒吼一聲,凝聚全力擊出一拳,這是升龍拳中的龍騰四海,漫天冰屑在張揚拳風的影響下隨之變幻,仿佛一條白『色』的長龍縈繞在張揚身體周圍,然後伴隨著張揚的那一拳,撲向文玲。

    文玲臉『色』微微一變,她已經看出張揚不再保留實力。她不敢和張揚硬拚,足尖一點,身軀倏然向後飄出一丈有餘,雖然如此,仍然沒能完全避開張揚的拳風,被拳風撞中胸口,感覺到呼吸為之一窒。

    文玲拿著公文包繼續向前方逃去,張揚在她身後窮追不舍,文玲雖然輕功不錯,可是她的內力顯然遜『色』於張揚,很快又被張揚追上。

    文玲無奈之下將掏出公文包內的一些文件漫天灑了出去,這些文件對張揚來說十分重要,他慌忙去撿的時候,文玲向他『射』出一團碎冰,張揚暗罵文玲歹毒,揚起濕漉漉的大衣,擋住那團碎冰,將散落在冰麵上的文件逐一撿起。

    文玲已經趁著這個機會逃出了二十多米,張揚被文玲激怒,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文玲阻截下來。眼看文玲距離湖岸已經越來越近,張揚一拳擊打在冰麵之上,這拳是升龍拳第十二式——龍庭震怒,湖麵上的冰層宛如蜘蛛網般龜裂開來。

    冰裂迅速蔓延到文玲立足的地方,腳下的冰層被張揚震裂,大大影響到她前進的速度。

    張揚不斷用冰塊向她投擲過去。

    文玲躲過張揚扔來的冰塊,雙眸之中蒙上一層陰冷的殺氣,她居然放棄了逃跑的念頭,轉身向張揚迎去。

    張揚右腳踏在前方浮冰之上,身體宛如天外驚龍般飛掠而起,一式龍戰於野向文玲攻去,文玲冷哼一聲,同樣也是一拳迎擊而出,張揚目光犀利,看到她拳頭之上藍芒隱現,頓時明白她又要暗算自己,張揚出拳的速度卻沒有任何的減緩。

    文玲以為他中計,心中竊喜,卻想不到雙拳即將接觸在一起的時候,張揚突然化拳為抓,捏住她的手腕。

    文玲左手被製,倉促中揚起右掌向張揚的胸口拍去,張揚和她對了一掌,他的內力畢竟超出文玲許多,加上對文玲的陰煞修羅掌有了心理準備,這一掌占盡上風。

    文玲的陰煞修羅掌並沒有對張揚造成傷害,卻被張揚渾厚的內力震傷了經脈,她抬腳踢向張揚,迫使張揚放開她的手腕,然後將公文包遠遠扔了出去。

    張揚害怕公文包落入水中不見,隻能放開她,飛身出去,搶在公文包落水之前抓住。

    文玲捂住胸口,跌跌撞撞跑上湖岸,轉身望去,卻見張揚已經得到公文包,鍥而不舍的向她追來,文玲咬了咬牙,知道今天想要擺脫張揚並不容易。

    她慌不擇路的衝向濱湖路。

    張揚怒吼道:“哪走?”隨後已經追了上來。

    兩人在慢車道上對了一掌,文玲因為承受不住他的重擊,噴出一口鮮血,她衝向快車道,此時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一輛高速行駛的大巴車從正東方向駛來,正撞在文玲的身上。

    張揚聽到文玲的尖叫聲,看到文玲纖弱的身軀被撞得飛了出去,足足飛出了二十米方才摔倒在堅硬的路麵上。

    張揚愣了,他也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結局。

    大巴車上的很多人都親眼目睹了這場車禍,都看到文玲在張揚的追逐下衝上了快車道,這才發生了這場車禍。

    燈光的照『射』下,文玲靜靜倒在柏油路麵上,殷紅『色』的鮮血從她的額角緩緩流了出來,映襯著她慘白的俏臉,更顯得觸目驚心。

    張揚默默走了過去,『摸』了『摸』她的脈門,發現文玲仍然活著,他大聲道:“快叫救護車,她還活著!”

    張揚為文玲點『穴』止血之後,將她送上了120,從文玲目前的脈象來看,她的『性』命應該沒有大礙。

    章睿融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李炳庚和邵成岩都已經落網,章睿融關心的是被崔誌煥拿走的資料,張揚低聲道:“放心把握,資料沒有問題!”

    張揚沒有跟隨文玲前往醫院,而是第一時間回到了何歆顏的身邊,現場已經被警方控製,何歆顏披著一件軍大衣,坐在車,仍然凍得渾身瑟瑟發抖。看到張揚的身影,何歆顏哭著跑了過去,全然不顧現場這麼多人的眼光,投入了張揚的懷抱中。

    負責處理現場情況的是田斌和杜宇峰,他們兩人走了過來,田斌道:“怎麼回事?那名韓國人不知中了什麼邪,一句話也不會說,連動都不能動。”

    張揚心雪亮,知道崔誌煥是因為被自己點中『穴』道的緣故,他的吉普車被何歆顏逃命的時候撞壞,讓修理廠拖走了,張揚把東西都放在了田斌和杜宇峰的警車內,收拾東西的時候,張揚接到了章睿融的電話,國安方麵讓他不要過問這件事了,剩下的事情上頭自會處理。

    張揚接到電話的同時,田斌也接到了電話,上頭讓他扣押崔誌煥,因為這名韓國人涉嫌間諜罪。

    張揚來到警車內,何歆顏冷得越發厲害了,這是因為她中了文玲的陰煞修羅掌的緣故,張揚握住她的掌心,一股內力送了過去,悄悄幫助何歆顏驅散體內的寒氣,他剛才和文玲交手的時候也損耗了不少的功力,為何歆顏驅散寒氣的時候已經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

    何歆顏看到他額頭布滿汗水,不由得有些心疼,掏出紙巾為他擦去汗水。

    杜宇峰拉開車門,看到兩人親密的『摸』樣,又慌忙退了出去。

    張揚笑道:“杜哥,你進來,麻煩你送我去趟醫院!”

    杜宇峰把車鑰匙扔了進來:“你自己開車去吧,這邊我還得處理一下!”

    張揚來到駕駛座剛剛坐下,幹媽羅慧寧的電話打了過來,從羅慧寧的聲音中可以聽出她十分緊張:“小玲怎麼了……”

    張揚道:“出了點車禍,已經送往醫院了,幹媽,你放心,她應該沒有生命危險,您在哪兒?”

    羅慧寧道:“我到江城了!”

    “我去接你!”

    “不用,我直接去醫院!”

    掛上電話,張揚啟動汽車向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駛去。

    文玲被大巴車撞飛之後,除了表麵的幾處擦傷,並沒有任何明顯的傷痕,也沒有內出血的現象,全麵檢查的結果已經出來了,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可是她仍然處於昏睡之中。

    知道文玲的身份之後,院長左擁軍召集專家組進行了緊急會診,還專門把人在江城的醫學博士於子良也請了過來。

    張揚來到病房的時候,羅慧寧已經到達,她靜靜坐在特護病房內,一言不發的望著重新陷入沉睡的女兒,直到張揚輕輕敲響房門,才把羅慧寧驚醒,她輕聲道:“進來!”

    張揚緩步走了進來,他叫了聲幹媽,然後目光落在文玲的臉上,文玲額頭被磕破的地方已經包紮好了,臉『色』蒼白沒有任何的血『色』,沉睡的文玲讓張揚不由得想起昔日的她。張揚來到文玲身邊,拿起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脈門,文玲的脈象細弱無力,紊『亂』無比,和昔日她還是植物人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分別,甚至比過去的情況更加嚴重。

    羅慧寧望著張揚,似乎想從他的表情中看到希望,可張揚慢慢搖了搖頭道:“好像比過去更加嚴重!”

    羅慧寧知道張揚的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她並沒有預想中那樣悲傷,緩緩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坐!”

    張揚在羅慧寧對麵坐下,他低聲道:“對不起!”

    羅慧寧道:“我見過那名大巴司機!”

    張揚明白她的意思,他很坦誠的點了點頭道:“是我追趕玲姐的時候,她衝入了快車道,所以才發生了這場車禍,罪魁禍首是我,幹媽,對不起!”張大官人最大的長處就是敢作敢當,文玲的這場車禍的確是他造成的,他也不想推卸責任。

    羅慧寧道:“我是一個『共產』黨員,本不該『迷』信,可我現在越來越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報應的,可以說杜司令的死和小玲有著直接的關係,現在小玲又出了車禍,也許這就是天理循環。”她看了張揚一眼道:“是你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你是最有資格拿回的人!”

    張揚咬了咬嘴唇道:“幹媽,你不怪我?”

    羅慧寧道:“又不是你害了她,我為何要怪你?”她有些疲憊的閉上眼睛低聲道:“你回去吧,我想好好陪著她!”

    張揚默默退出了病房,他知道羅慧寧嘴說不怪自己,可是文玲的事情必然會讓他們的關係產生隔閡。

    離開病房大樓,在門前遇到了章睿融,她是來找張揚拿回那些文件的,張揚將文件和公文包交到章睿融的手中,低聲道:“都抓住了嗎?”

    章睿融點了點頭道:“全部落網了,上頭也來人了,今晚崔誌煥就會被移交到我們手。”

    張揚被文玲的事情折騰的無精打采,他和章睿融說了兩句,就匆匆離開。

    

Snap Time:2018-04-22 13:01:02  ExecTime: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