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七十二章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下)


    第二百七十二章【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下)

    張大官人差點沒暈倒,苦笑道:“你就那麼懷疑我的定力!”

    “你要是有定力,母豬會上樹!”

    “你會爬樹嗎?”

    “滾!”何歆顏當然能夠聽出他在繞彎子罵自己,不過心還是甜絲絲的,真不知道張揚的身上擁有怎樣的魔力,剛才聽到周亞娜說起他們風流快活的時候,何歆顏氣得都想掉頭返回嵐山了,可一見到張揚,什麼氣惱都飛到了九霄雲外。

    “跟我回江城嗎?”

    何歆顏搖了搖頭道:“明天我還得去嵐山做活動,原本以為代言的錢拿得容易,現在看來也辛苦得很,最近都在他們幾家來回奔波。春節還要跟著江城日化廠去北京做宣傳,原本我還想去江城陪你呢。”

    張揚愛憐的看著何歆顏,輕聲道:“不要太辛苦,如果感覺太累,就不必接太多工作。”

    何歆顏笑道:“沒事兒,我身體好的很,打算趁著年輕多賺點錢,等我有錢了,就開一間音樂餐廳,當老板娘!”

    “那我就是老板!”

    何歆顏溫柔的眼波掃了他一眼道:“除了你以外,誰也沒有資格……”

    張揚在東江比預期多呆了三天,副市長袁成錫早就返回江城了,歐陽如夏的事情也傳到了江城,當然這個版本並不忠於事實,而是說她的死和張揚有關係,張揚向市委書記杜天野匯報東江之行情況的時候,杜天野專門詢問了這件事,張揚把前因後果仔細說了一遍。

    杜天野鬆了口氣道:“和你沒關係就好,這兩天說什麼的都有!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流言比什麼都可怕。”

    張揚滿不在乎道:“反正我問心無愧,他們想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去。”

    杜天野對張揚的『性』情也非常了解,他也沒有繼續提這件事,話題回到宋懷明前來剪彩的事情上:“宋省長隻呆一天?”

    張揚點了點頭道:“馬上就春節了,他忙得很,這一天還是百忙之中抽出空來的,宋省長說了,他不喜歡鋪張浪費,這次的剪彩儀式盡量從簡。”

    杜天野之前已經聽副市長袁成錫匯報過這件事了,他原本也沒打算在這件事上做太多文章,微笑道:“我們常委會上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了,既要節約還要熱鬧,總之這件事一定要讓省滿意,讓老百姓滿意。”

    張揚不無感慨道:“這年頭拍馬屁也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會拍在馬蹄子上。”

    杜天野聽他這麼說,覺著很有道理,不禁笑了起來。

    德國海德集團已經確定在年三十這天造訪江城,張揚知道他們最終的日程之後,氣得大罵,這幫德國鬼子真他媽會挑時候,中國人的春節是一年中最隆重的節日,大家都忙著跟家人團聚,他們這會兒跑過來考察,不知有多少人要過不好年了。

    常淩峰看到張揚的反應不禁笑了起來:“其實我也暗示過他們,可他們的首席執行官施梅內德先生堅持要年三十過來,一是為了考察,二是順便來感受一下中國的新年,感受一下東方民俗文化。”

    張揚道:“他自在了,大家都不舒服,誰他媽大過年的來陪這幫洋鬼子?”

    常淩峰道:“接待的事情我來負責,日耳曼人注重實效,他們對接待這種旁枝末節根本不會介意,總之大家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誰也別把他們太當一回事。”

    兩人正說著呢,章睿融領著江城工程機械廠廠長兼書記曹正陽走了進來,曹正陽一臉的抱怨之『色』,剛一進門就嚷嚷道:“張主任,在這樣下去我隻有辭職了。”

    張揚笑眯眯看著他:“曹廠長,這好好的又是怎麼了?”

    曹正陽憤憤然道:“我就是不明白了,我們好不容易才和韓國安代集團談好了合作意向,馬上就要簽約了,這可倒好,市讓我拖著,說什麼德國海德集團要來考察,下周安代集團的總裁劉民智要親自過來了,人家是過來簽約的,我怎麼拖延?再拖延下去,這合作就黃了。”

    張揚笑道:“海德集團比安代要強許多啊!”

    曹正陽道:“我倒是打心底想跟人家合作,可也得人家看上我不是?搞到最後,海德集團看不上我們,安代集團再被我們得罪了,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和廠這五千多口子人找誰哭去?”

    張揚聽著這話有些不入耳,他淡然道:“改革開放並不是僅僅依靠外力,真正起到主導作用的是我們自己,是在企業內部,就算沒有這些外部合作,曹廠長也應該擁有足夠的信心帶領全廠職工改革進取,悲觀情緒對工作是沒有任何幫助的。”

    曹正陽道:“你說的道理我也明白,可現在我們一沒資金二沒技術,不尋求外部途徑,我們這麼大的一個廠子就完了,張主任,我們和安代集團合作是經過綜合考察反複論證的結果,絕不是一時『性』起的決定,現在眼看著就要簽約了,市又給我們下了這個命令。”

    張揚笑道:“你心不舒服,可江城工程機械廠又不是你一個人的,那是國家的,我們要綜合考慮,選擇最適合企業發展的道路。”

    曹正陽道:“張主任,下周劉民智過來,我是沒辦法拖下去了,不跟人家簽約就意味著我們沒誠意,這件事十有八九就要黃了,這責任我也承擔不起。”

    張揚笑了起來,笑聲多少帶有一些寒意,他是聽出來了,今天曹正陽多少帶了點『逼』宮的意思,他一定是聽說了什麼,所以才會找上了自己,張揚反問道:“曹廠長的意思是,這責任應該我來承擔嗎?”

    曹正陽沒有說話,意思再明顯不過。

    張揚道:“行!既然你害怕承擔這個責任,我就來承擔,有道是風險越大利益越大,為了你們工程機械廠五千多口子人,我來承擔這個責任,你沒事了吧?”張揚下了逐客令。

    曹正陽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談到級別他比張揚還要高半級,論年紀他更是大出張揚一倍還多,可張揚根本不給他麵子,如果是兩人單獨說話曹正陽或許忍了,可這房間還有常淩峰,曹正陽在工程機械廠是個說一不二的鐵腕人物,工程機械廠過去一直是江城支柱產業之一,市領導也給他幾分麵子,可張揚一個副處級幹部用這種口氣對他說話,讓曹正陽相當的不爽,他知道張揚和市委書記杜天野關係很好,可這種關係讓曹正陽把張揚定義為一個依靠溜須拍歌功頌德上去的幹部,曹正陽冷冷道:“五千多口子人,這責任你張主任也擔不起吧!”

    張揚道:“曹廠長別忘了,我統管全市企業改革工作,工程機械廠規模再大也不過是江城企業之一,你質疑我的能力嗎?”

    “不敢,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真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上級部門看著辦!”曹正陽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了。

    張揚等他走後,不由得搖了搖頭道:“居然跑到我這來耍威風了!”

    常淩峰道:“安代集團的合作項目是他一手促成的,眼看就要簽約,被我們從中打斷,他心肯定會不爽。”

    張揚道:“工程機械廠又不是他的,他不爽什麼?我們幫著聯係海德集團,還不是為了企業的未來,我最討厭這種幹部,以為當了廠長書記,這廠子就是他的,大權獨攬,大搞家長製,這他媽就是獨裁!”

    常淩峰哈哈笑了起來:“我說你至於動怒嗎?假如咱們搞招商,人家到招商辦橫『插』一杠子,你心能舒服?”

    張揚道:“我是他上級領導,我就要橫『插』一杠子,他愛咋地咋地!”

    常淩峰道:“還是找機會溝通一下,如果弄擰了對以後的改革不利。”

    張揚不屑道:“他敢!隻要敢跟我『操』蛋,我把他廠長給擼了!”

    常淩峰咳嗽了一聲道:“低調,嗯,低調!”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

    此時章睿融又帶人進來了,這次來得是兩名警察,章睿融道:“張主任有警察找你!”

    張揚心說多餘,自己難道看不出來?

    其中那名黑臉警察道:“請問你是平A12345的車主嗎?”

    張揚微微昂起頭,目光中充滿了不屑和傲慢:“是我!”

    黑臉警察道:“我是豐澤市楊固鎮派出所的副所長翟波元,這是我們所的警察李良,我們這次來是調查一樁搶劫案的。”

    張揚想了想,實在想不起自己跟搶劫案有什麼關係,他也沒請這兩名警察坐,畢竟還沒搞清他們的目的。

    翟波元見到人家不請自己坐,顯然是不歡迎他們,他自行在張揚對麵坐了:“上個禮拜四晚上七點左右,你是不是驅車從省道經過?路過豐澤?”

    張揚點了點頭:“不錯啊!是有這麼回事!”

    “當時你汽車的輪胎被紮了,是不是有人幫你補胎?”

    “是啊!”

    “他們補胎之後,因為價格沒有談攏,你打了他們,而且搶走了他們的錢和身份證,有沒有這回事?”

    張揚點了點頭:“是啊,你不說我倒還忘了,我正準備找那幾個混蛋算賬呢。”

    翟波元道:“既然你都承認了,那我明白的告訴你吧,現在人家告你搶劫!“

    張揚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翟波元道:“你涉嫌搶劫,我們要帶走你!”

    張揚愣了,常淩峰也愣了,過了一會兒,張揚方才哈哈大笑起來:“你要帶走我?我說翟警官,你有沒有搞清這是什麼地方?你有沒有搞清楚我是誰?你今天上門來是為了逮捕我?”

    翟波元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道:“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官多大,你犯了法我就得抓你!”

    那名警察李良走到張揚身邊,威嚴十足道:“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張揚點了點頭道:“行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這麼牛『逼』的警察,豐澤市楊固鎮!牛!真有你們的,居然來我辦公室抓我,好!我打個電話!”

    翟波元也沒阻止。

    張揚向站在門口偷笑的章睿融道:“小章,去給兩位警察同誌倒水,別愣著!”

    翟波元自己『摸』出一包石林,心說你知道倒茶了,你害怕了?

    張大官人怎麼會怕這兩名鄉鎮派出所的警察,他隻是覺著這件事好玩,自己還沒來得及找那幫車匪路霸的晦氣,想不到他們居然敢倒打一耙告自己搶劫,真是好笑到了極點。張揚給公安局長榮鵬飛打了個電話,想震懾這幫鄉鎮警察,就要出動江城警察局一哥,我讓你們這幫土包子看看,哥在江城是什麼能耐,你們居然敢來抓我。

    榮鵬飛剛巧在附近,聽到這件事他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說張揚搶劫他打死也不會相信,可這件事張揚的行為的確有搶劫的嫌疑,這種小事榮鵬飛遠沒必要去親自處理,可張揚打這個電話的目的,就是想利用他震懾一下那兩名鄉鎮警察,榮鵬飛想了想,這個頭還是得出的,他倒不是擔心張揚會出事,而是他清楚張揚的脾氣,如果張揚真火了,跟兩名警察發生了衝突,這件事可不好收場,弄到最後說不定公安係統會搞得灰頭土臉,他可不想弄到這種地步。

    翟波元和李良誰都沒有想到公安局長榮鵬飛會親自前來,兩人嚇得慌忙從沙發上站起來,榮鵬飛當然不會認識兩名小警察,可彈翟波元和李良都認識榮鵬飛,翟波元顫聲道:“榮局長好,我是豐澤市楊固鎮派出所副所長……”

    榮鵬飛打斷他的話道:“你不老老實實呆在派出所上班,跑這來幹什麼?”

    翟波元這才把來得目的又說了一遍。

    榮鵬飛道:“張揚真要是犯了搶劫罪,你們不會聯係江城公安?非得要親自跑來一趟?江城警察不會抓人?”

    翟波元被問得張口結舌。

    榮鵬飛道:“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張揚道:“你別問他了,他們也說不清楚,這事兒是這樣的!”他把這件事從頭到尾原原本本說了一遍,其實那幫補胎的的確有詐騙的嫌疑,不過張揚要回自己被敲詐的錢就算了,結果他又把人家錢包的錢給清倉了,這一行為已經違法,無論他的出發點是什麼,的確可以挨得上搶劫了。

    榮鵬飛道:“現在我們正在維護道路安全,居然還有這種撒釘子的現象,這件事的『性』質及其惡劣,必須嚴肅處理,小翟,你馬上把當晚涉及敲詐,危及交通安全的幾個人全都給我抓起來!”

    翟波元雖然是鄉鎮警察,可他也懂得法律規則,榮鵬飛這麼說等於表明要站在張揚這一邊。局長大人發話,他這個小警察當然不敢有任何意見,點了點頭,表示馬上去辦這件事。

    張揚找出那幾個人的身份證和駕駛證交給了翟波元:“就是他們啊,把這幫人全都抓起來,不能放任他們危害交通安全。”

    張揚倒是沒動那些人的錢,那點小錢他根本看不上,隻是當時存心給這幫人一些懲罰,所以才把他們身上的錢搜刮一空,他現在清楚這些錢給自己惹來麻煩了,所以一並交給了翟波元。

    把翟波元和李良打發走了之後,榮鵬飛又給豐澤市公安局局長趙國棟打了個電話,電話中狠狠把他訓了一頓,要求他近期著重整頓省道的治安狀況,出現任何問題都要拿他試問。

    掛上電話,榮鵬飛摘下警帽,在沙發上坐下,張揚笑眯眯道:“小章,把我最好的鐵觀音拿出來,給榮局嚐嚐!”

    章睿融點了點頭,最近這丫頭脾氣順了點,已經接受了在招商辦工作的現實。她把茶泡好,退出去把房門關上。

    榮鵬飛看著一臉笑容的張揚,忍不住道:“你啊,搞什麼?這種事情用腦子想想就知道了,他們違法,你不能以暴製暴,你從他們錢包拿錢那就是搶劫!”

    張揚道:“我是火大,你想想啊,那幫人為了幾百塊錢的利益,就在道路上撒釘子,得虧我當時車速不快,如果車速快,再發生了爆胎,那是什麼下場?這幫人根本就是謀殺!”

    榮鵬飛歎了口氣道:“這種人並不少見,為了一點點的利益,什麼事情都敢做,主要還是老百姓的法律意識淡薄,以後要增強普法教育。”他又瞪了張揚一眼道:“你身為國家幹部,也沒多少法律知識,遇到這種事情,你不會報警?居然自行處理!真是糊塗!”

    張揚笑道:“吃一塹長一智,以後我記住了!”

    榮鵬飛道:“我怎麼就不知道你吃過虧?”

    張揚道:“我現在政治素養提高了,進步了,爭強鬥狠的事兒已經不會再去做了!心中牢牢記著吃虧就是占便宜。”

    “希望你真的能做到才好!”

    張揚道:“下周宋省長就來了,如果這件事落在他身上,你覺著他會怎麼想?”

    榮鵬飛道:“什麼事都得一步步來,江城治安最近的確在好轉,當然畢竟還有陽光照不到的角落。”提到宋懷明,榮鵬飛不禁想起了這次張揚在東江的事情,身在公安係統,他知道的要比別人清楚一些,榮鵬飛道:“這次丁書記出手很果斷啊!”

    張揚道:“隻怪趙海衛那混賬東西太沒人『性』,惹得人神共憤!”

    榮鵬飛笑了笑,他看得要深一些,政法委書記丁巍峰的為人他是清楚的,丁巍峰和副省長趙季廷過去非但沒有隔閡,而且兩人的關係還好的很,這次毫不留情的出手,證明丁巍峰已經開始重新選擇陣營了。榮鵬飛低聲道:“好像顧書記的任期還剩下最後一年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依你看,顧書記退了之後,宋省長會不會頂上?”

    榮鵬飛笑道:“這種高層的變動根本不是我們能夠猜想到的,不過就眼前的形勢來看,應該很有可能。”

    榮鵬飛在招商辦逗留了一個小時才走,他前腳剛走,章睿融就溜了進來,張揚看出她有事:“我說小章,你是不是有話跟我說?”

    章睿融去關門,張揚道:“別動不動就關門,讓人家看到影響不好!”

    章睿融還是把房門關上了,來到張揚麵前道:“我剛剛收到消息,下周崔誌煥會和他們的董事長劉民智一起過來,上頭讓我們盯住崔誌煥。”

    張揚笑道:“你去盯著他唄!我派你去當翻譯,全程緊盯!”

    章睿融道:“不知道這次文玲會不會來?”

    張揚忍不住瞪了她一眼道:“你什麼時候也學得這麼八卦了?”

    章睿融道:“崔誌煥身上的疑點很多,我們不能放鬆警惕。”

    張揚倒是巴不得這廝是個間諜,隻要讓他抓住機會一定給崔誌煥一個教訓!

    下班的時候,時維打來了電話,邀請張揚晚上去新帝豪吃飯,這頓飯去東江之前就定下來了,她是要感謝張揚的救命之恩,張揚爽快的答應了她的邀請。

    春節臨近,各單位的聚會多了起來,江城各大酒店的生意幾乎都可以用火爆來形容,新帝豪的生意更是好的出奇,張揚來到新帝豪,找了半天方才找到一個停車位把車停了進去。

    喬夢媛安排了一個六人座的小包間,隻有她和時維在場。張揚走入房間內的時候不覺有些好奇:“怎麼著?又是二打一啊!許總怎麼沒來?”

    喬夢媛微笑道:“還在北京呢,節前是不回來了!”

    張揚咧開嘴笑道:“那豈不是意味著我又有機會了?”

    喬夢媛已經習慣了這廝的調侃,知道他嘴上這麼說,心未必這麼想,淡然道:“張主任,今天是時維請你吃飯,你別把目標瞄準我行不行?”

    時維瞪著張揚道:“我說你不『騷』擾別人就不會說話嗎?”

    張揚微笑道:“那是對別人,對你,我壓根就興不起『騷』擾的念頭!”

    時維道:“那真要謝謝你了!”

    “不客氣!”

    喬夢媛道:“張揚,今兒你好好說話啊,我表妹真心實意的請你,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再這樣,我可要生氣了。”

    張揚笑了笑,和喬夢媛相處必須把握尺度,如果玩笑過度了,說不定她真的會跟自己翻臉,時維反倒沒事,她雖然處處跟自己頂撞,反倒是開些玩笑沒關係的。

    喬夢媛讓服務員開了瓶三十年茅台,時維幹脆利落的給張揚倒滿了兩大玻璃杯,端起酒杯,十分誇張的說道:“恩人啊!你的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一切都在酒了!”

    張大官人接過了她遞過來的那杯酒,樂道:“別介啊,其實我更喜歡另一種方式。”

    時維柳眉倒豎:“以身相許?你做夢去吧!”

    張揚望著喬夢媛道:“這可不是我說的,你說你表妹腦子怎麼都是這些東西!”

    時維氣得險些沒把手中的飲料潑在張揚臉上,她心雖然生氣,嘴上卻道:“知道你想惹我生氣,越是這樣,我越不生氣!”說話的時候,已經氣鼓鼓的了。

    喬夢媛望著表妹的樣子隻差沒笑出聲來了,時維是個直『性』子,跟張揚這個狡猾的家夥相比,道行差了十萬八千,不過喬夢媛心底深處又有些擔心,自從張揚救了時維之後,感到這丫頭對張揚的感覺有些不對。

    喬夢媛道:“別鬥嘴了,估計年前我們是最後一次喝酒了,過兩天我和時維就去北京了,大家有陣子見不到了。”

    張揚道:“喬總去北京過年啊?”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我爺爺喜歡熱鬧,每年過春節的時候,都要一大家人圍在他身邊。”

    張揚來了一句,幫我問喬老好,說完又覺著自己有些可笑,喬老什麼人物,人家怎麼會知道自己這個小蝦米呢?

    喬夢媛卻微笑道:“好的,我一定轉達!”她落下酒杯道:“聽說下周宋省長過來給三環路通車剪彩?”

    “不錯!市正準備呢,三環路通車之後,江城的投資環境會躍升一個台階。”

    喬夢媛道:“我相信江城的投資環境會越來越好,今天藍星集團的金先生打來了電話,今年他就會在開發區建成顯示器生產基地,以後會逐步將生產重心轉移。”

    張揚道:“他是看中了我們江城的投資環境,看中了便宜的人工。”

    喬夢媛道:“金先生是個很務實的人,其實他在前來江城之前已經對開發區進行了綜合詳盡的調查。”

    張揚早就知道金尚元狡猾的很。

    喬夢媛又道:“他對你們招商辦的常淩峰推崇備至,有機會,幫我引見一下。”

    張揚點了點頭。

    時維又端起了另外那杯白酒:“來,感謝你第二次!”

    張揚笑道:“我算看出來了,今兒你不把我灌多了誓不罷休!”

    時維道:“你應該高興才對,這輩子除了我外公和我爸之外,我還沒給任何人端過酒呢!”

    張揚受寵若驚道:“謝了,您這一端就把我級別給提上去了,那啥……你對我這麼好,是為了什麼?”

    時維道:“你救過我命唄!”

    “兩杯酒就能報答救命之恩嗎?”

    時維美眸圓睜道:“你死『性』不改,別打我主意啊!”

    張揚說出了一句讓兩姐妹瞠目結舌的話:“回北京過年的時候,跟喬老說一聲,讓他幫我提個正處吧!”

    直到晚宴結束,兩姐妹把張揚送出大門的時候,時維又提起了這件事:“你說真的?”

    張揚點了點頭,然後笑著走向自己的吉普車。

    時維望著他的背影,輕聲道:“表姐,他真是個官『迷』啊!”

    喬夢媛微笑道:“他想要提升正處根本要不著我們幫忙,你還當真啊?”

    時維道:“可他很認真的樣子!”

    “你也說樣子了,張揚說話幾分真幾分假,他雖然沒有什麼壞心眼,可他的話可不能當真,時維,你千萬別讓他給哄了。”

    時維紅著俏臉道:“我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人嗎?他就是一個混進革命隊伍的小流氓,我怎麼可能看上他?”

    江城三環路正式通車日終於到來了,當天上午十點,平海代省長宋懷明從東江趕到,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省『政府』的幾名領導。

    江城方麵也按照宋懷明的指示,並沒有在儀式上投入太多的經費,不過現場還是來了很多人,在眾人的歡呼和喝彩聲中,代省長宋懷明和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一起剪斷了紅綢,原本杜天野是不想和宋懷明並肩剪彩的,可是宋省長主動邀請,他實在是推辭不了,方才和平海省長一起站在了舞台的焦點之上。

    剪彩之後,主要領導一起登上了奔馳大巴車,這輛大巴從剪彩地開始沿著三環路緩緩行進,要圍繞三環路行駛一周。

    後麵跟著不少的小車,張揚開著他的吉普車也在隊列之中,親眼目睹著這書寫江城曆史嶄新一頁的情景。

    大巴車開得很慢,宋懷明和杜天野並肩坐在一起,杜天野向他介紹著沿途經過的地方,宋懷明對三環路的建設情況表示滿意,途徑薔薇河大橋的時候,杜天野停下沒有說話,畢竟前不久薔薇河大橋的坍塌事件影響極為不好。杜天野想略過這一節,可馬上他就發現宋省長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他不說,路標卻寫得清清楚楚。

    宋懷明看到薔薇河大橋路標的時候,仔細看了看橋梁,然後轉過身去,找到了身後的江城市代市長左援朝。

    左援朝看到宋省長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慌忙站起身,很恭敬的把頭探了過去。

    宋懷明道:“這就是前不久坍塌的薔薇河大橋吧?”

    左援朝表情尷尬的點了點頭:“部分坍塌,經過我們的重新論證搶修,現在的薔薇河大橋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

    宋懷明道:“亡羊補牢,雖然補得有些晚了,可是畢竟及時改正了錯誤,沒有給國家和人民的財產造成更大的損失。”

    和左援朝坐在一起的常務副市長李長宇也是背脊冒汗,三環路工程的總指揮是他,如果宋懷明要問責,自己肯定是責無旁貸,不過好在宋懷明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的意思。

    宋懷明道:“道路鋪設的不錯,周圍的綠化也很好,在平海省內算是一流水平了。”

    左援朝笑道:“多謝宋省長的肯定!”

    宋懷明道:“過去我在靜安工作的時候,遠南縣修市縣一級公路,那條公路看起來也很好,可通車僅僅半年,道路就變得坑坑窪窪,什麼原因?都是因為施工方偷工減料造成的,當時我擔任靜安市委書記,我很生氣,勒令把修路的事情查清楚,因為那次的事情,大大小小被處理的幹部有二十三人!”

    宋懷明漫不經心的說著這件事,他的表情風輕雲淡,可他的話卻讓在場的每一個江城領導感到心驚,三環路工程要比遠南縣的市縣一級公路規模大得多,如果出了問題,恐怕受到牽連的幹部要比遠南縣多得多。

    一直沒有說話的常務副市長李長宇低聲表態道:“宋省長放心,我們江城三環路工程不會出現大問題,施工質量以及驗收過程都是最嚴格的標準,遠南縣的事情絕不會出現在江城。”

    宋懷明哈哈大笑起來:“好啊!我希望聽到的就是這句話,我更希望你說的全部都能做到!”

    杜天野道:“我當著宋省長的麵表個決心,我們江城所有的市委領導有信心帶領江城不斷改革進取,在近幾年內取得經濟建設和精神文明的雙豐收。”

    張揚開著他的吉普車緩緩行進在車隊中,常淩峰正聯係著什麼,反正他說的是德語,嘰呱啦的張揚也聽不懂。

    常淩峰掛上電話後,向張揚道:“德國方麵的行程已經確定了,年三十上午到東江,然後直接來江城,在江城逗留三天離開!”

    張揚道:“真會挑時候啊!年三十是幾號啊?”

    “二月九號,張主任,我打算過去東江接他們,接待工作還要和工程機械廠方麵一起來做。”

    張揚想起曹正陽就氣不打一處來,皺了皺眉頭道:“你看著辦吧。”

    常淩峰道:“你放心吧,你照過你的年,接待工作我全部負責,德國人做事注重實效,市『政府』方麵也沒必要打招呼。”

    張揚道:“好吧,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招待費用方麵沒任何問題,如果不成,我們招商辦自己消化,成功了,以後找工程機械廠報銷。”

    常淩峰不禁笑了起來。

    車隊行駛到開發區附近的時候,改變方向,駛入了江城開發區。看來宋懷明要去開發區考察了,在宋懷明的原定計劃中並沒有考察開發區這一項,看來宋省長也是興之所至。

    江城市領導對這一切還是有充分準備的,開發區位於三環東路旁邊,宋省長經過這的時候,很可能會過去看看。做領導的都有一定的預見『性』,這方麵左援朝考慮的比杜天野更加周到,今天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特地留在開發區辦公大樓進行準備。

    宋懷明也知道這種短時間的造訪很難看到實質上的問題,不過江城開發區的規模和架構還是留給他不錯的印象,他的目光落在路邊的條幅上,上麵寫著歡迎省『政府』領導蒞臨指導!他的唇角不禁浮現出一絲笑意,江城這幫領導幹部準備的很充分啊!

    左援朝也看到了那條幅,心中暗罵肖鳴畫蛇添足,宋省長都說過要低調了,自己也千叮嚀萬囑咐,讓大家顯得自然,千萬不要讓宋省長看出他們精心準備過,想不到還是弄成了這個樣子。

    杜天野向宋懷明道:“宋省長,前麵就是開發區辦公大樓,去休息一下吧!”

    宋懷明愉快的點了點頭道:“好!”

    左援朝道:“站在開發區大樓上,可以看到江城開發區的全貌,還可以遠眺南湖的美景。”

    宋懷明微笑道:“援朝同誌將來退休以後,可以改行去做導遊。”

    一群人都笑了起來。

    宋懷明在眾星捧月下,向開發區辦公大樓走去。

    接到消息的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率領開發區主要領導幹部來到門前迎接。

    宋懷明一邊走,肖鳴一邊向他介紹著開發區目前的發展狀況,宋懷明聽的很仔細,其間問了幾個問題,他的問題都很專業,肖鳴回答問題的時候很小心。

    宋懷明先到規劃廳觀看了開發區的未來規劃實景圖,又來到開發區大樓的觀景平台上俯瞰了開發區的全景,並在開發區的觀景平台上做了一個即興講話。

    

Snap Time:2018-01-23 00:00:09  ExecTime: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