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七十一章討還公道(上)


    第二百七十一章【討還公道】(上)

    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電話,那段傳來海蘭沙啞的聲音:“張揚,歐陽如夏死了……我明天會到東江!”

    “我在東江!”

    常務副市長趙季廷臉『色』陰沉的可怕,他望著自己的兒子。

    趙海衛無畏的和他對視著。

    趙季廷聲音低沉道:“你做過什麼?”

    趙海衛的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懼:“你做過什麼?”

    趙季廷大吼道:“混賬,給我跪下!”

    趙海衛不屑的搖了搖頭:“我沒做錯事,我憑什麼要下跪?”

    “你有沒有去找過她?”

    趙海衛點了點頭道:“找過,我讓那個賤女人離開你!讓她不要坑害我的父親!”

    趙季廷宛如一頭憤怒的雄獅般衝了上去,狠狠給了兒子一個耳光,趙海衛沒有躲避,挨了這個耳光之後,頭昂的更高:“她『自殺』的,跟我有什麼關係?像她這種女人死了活該,怎麼?你心疼了?”

    趙季廷氣得渾身顫抖:“畜生……你有沒有人『性』?”

    趙海衛道:“我媽媽癌症住院,如果不是你這樣對她,她怎麼會生癌?你知道什麼叫人『性』嗎?”

    “你!”趙季廷的內心宛如被人重重抽了一鞭,他無力的坐了下去。

    趙海衛道:“你沒資格教訓我!”說完這句話他轉身向門外走去。

    流言還是迅速被傳播起來,有人說歐陽如夏的生活很不檢點,和多名男子保持著不正當關係,因為被公安機關調查的緣故,梁成龍、丁兆勇、陳紹斌、張揚都無一例外的被卷了進去,關於歐陽如夏的死因眾說紛紜,傳的最盛的說法就是她為情所困,不知如何抉擇,最後選擇了一死了之。在歐陽如夏『自殺』之後,反倒是很少有人提起趙季廷,這位平海常務副省長也始終保持沉默。

    通過公安機關的調查取證,歐陽如夏的確是死於『自殺』,至於她體內殘存的精『液』成分已經無足輕重了,就算查到所有者,也無法將對方定罪。通過染『色』體鑒別,張揚他們四人的嫌疑被排除了,可這件事隻限於公安內部,流言蜚語仍然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地冒升出來,不到半天功夫,整個東江已經搞得滿城風雨。

    輿論和法律是兩回事,強大的社會輿論已經讓張揚他們幾個焦頭爛額,張揚意識到如果這件事不弄個水落石出,他們的聲譽都會因此而受損,他雖然不在乎別人說什麼,可是歐陽如夏的『自殺』和趙海衛的確有著直接關係,作為曾經的朋友,他要幫歐陽如夏討回這個公道。

    梁成龍對這一事件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陳紹斌被老爺子教訓之後,老老實實呆在家,張揚能夠找到的隻有丁兆勇,幾個同學中,丁兆勇和歐陽如夏的關係最為密切。

    張揚道:“我要把趙海衛給挖出來!”

    丁兆勇抿起嘴唇:“你想做什麼?”

    “給歐陽如夏一個公道,還我們一個清白!”

    丁兆勇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道:“好!”

    趙海衛是在省人民醫院的停車場內被張揚和丁兆勇兩人堵住的,他認識丁兆勇,卻不認得張揚,張揚根本沒跟他 ,上前就把他『穴』道給點了,然後抓小雞一樣把他扔到自己吉普車的後座上,丁兆勇目睹張揚如此神勇,看得目瞪口呆,想起當初他因為妹妹趙靜闖到家追殺弟弟丁斌的情景,和這種人還是做朋友的好。

    張揚開車把趙海衛帶到了觀音山,來到昨晚他們解救歐陽如夏的電話亭前,雖然是下午三點多鍾,這附近卻沒有其他人,張揚停下汽車,把趙海衛從車上拖了下去,解開他的啞『穴』,掃臉就是兩個耳光,打得趙海衛麵頰高高腫起,趙海衛怒吼道:“你幹什麼?小心我報警抓你!”

    張揚冷笑道:“報警?你做壞事的時候怎麼不想著報警?”

    趙海衛向丁兆勇道:“丁哥,你什麼意思?”

    張揚指著他的鼻子道:“我懶得跟你廢話,昨晚你對歐陽如夏做了什麼?現在老老實實給我交代出來!”

    “我不認識歐陽如夏!”

    “放屁!”張揚又踹了他一腳。

    丁兆勇冷冷道:“趙海衛,我昨晚見過歐陽如夏,她說是你讓人把她掠劫到這,還拍了她的照片,是不是?”

    趙海衛的嘴巴出奇的強硬:“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你讓她來跟我對證?”

    丁兆勇也火了,他明明知道歐陽如夏死了,還這麼說,這小子實在太可惡了。

    張揚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最好老老實實把那些照片交出來,否則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趙海衛到現在都沒有搞清楚張揚是幹什麼的,他怒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現在是法製社會,你們的行為已經觸犯了國家法律,丁兆勇,你爸爸是政法委書記,用不著我來提醒你這件事的後果吧?”

    丁兆勇內心中始終還是有些猶豫的,畢竟他和張揚都不是警察,沒有執法權,目前來說他們懷疑趙海衛和歐陽如夏的死有關,都是因為歐陽如夏的那番話,並沒有任何切實的證據。

    張揚可不管那套,他在做這件事之前就已經考慮過後果,無論利用怎樣的方法,都要從趙海衛嘴把事情的真相『逼』問出來,否則他們就會陷入被動的局麵中,張揚認為事情的關鍵在於那些照片,隻要從趙海衛手中得到照片,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張揚正準備向趙海衛下手『逼』供的時候,身後忽然響起警笛聲。

    他和丁兆勇都吃了一驚,實在想不通怎麼會有警察跟過來。

    兩輛警車在他們的麵前停下,白沙區公安分局副局長欒勝文從車上走了下來,他表情嚴肅,大步來到他們的麵前:“你們在幹什麼?”

    張揚又踢了趙海衛一腳,這一腳把他的『穴』道給解開了,丁兆勇咧開嘴笑道:“欒局,我們三個開玩笑呢!”

    趙海衛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指著張揚道:“他們劫持我,非法禁錮我的人身自由我要告他們!”

    丁兆勇道:“趙海衛,話可不能胡說啊,你有證據嗎?”

    張揚道:“是你把我們約到這見麵的,你『亂』說什麼?是不是想陷害我們?”

    趙海衛大聲道:“我要告你們!”

    欒勝文充滿威嚴道:“不要吵了,全都跟我回警局接受調查!”

    張揚和丁兆勇被帶進了另外一輛警車,趙海衛則和欒勝文同車。

    進入車內,欒勝文嚴峻的表情稍稍緩和了一些,他安慰趙海衛道:“不用怕,回到警局照實說,我們一定會公正處理。”

    趙海衛點了點頭。

    此時欒勝文的手機響起,他接通電話,聽清麵在說什麼,臉上『露』出驚喜之『色』:“真的?已經比對出來了?正在進行染『色』體排查?嗯,好,好!”

    趙海衛在一旁聽著,內心中忐忑不安,卻不知欒勝文的這番話究竟和歐陽如夏的案子有沒有關係。

    欒勝文掛上電話,向司機道:“盡快趕回分局,歐陽如夏的指甲內發現了一些殘留的皮膚,應該是在掙紮時留下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這句話讓趙海衛一陣心驚肉跳,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忍不住道:“欒局,我們剛才鬧著玩的,這件事我不想追究了。”

    欒勝文淡然笑道:“可我明明看到他們打你啊!”

    趙海衛笑道:“我跟丁哥從小玩到大,鬧習慣了,再說了,我們兩家關係很好,我不想因為我們的事情傷了和氣。”

    這理由聽起來很充分,可在欒勝文這位老警察的眼中卻是漏洞百出,趙海衛害怕了,欒勝文麵孔一板:“你們以為是過家家嗎?我們警察可沒工夫陪你們玩,都給我回去錄口供!”

    趙海衛心中後悔到了極點,剛才真不該提出追究這件事,現在麻煩了,自己把自己弄進了警局。

    他們幾人被帶到了白沙區分局,沒多久就看到有醫生過來抽血,張揚和丁兆勇都沒什麼,可趙海衛死活不願抽血,他隻說自己暈血,趙海衛的種種反常表現已經讓欒勝文心中的疑點越來越多,他嚴令趙海衛抽血之後,把他們三個分別關了半個小時,目的是一點點消耗趙海衛的耐『性』。

    欒勝文提審趙海衛的時候,這小子的神情極度不安,自從被抽血檢查之後,他就備受煎熬,看到欒勝文,不等對方發問,他就起身道:“欒局,我又沒犯罪,你憑什麼扣押我?”

    欒勝文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笑意,他把手中的卷宗扔在桌麵上:“給我坐下!”

    趙海衛嚇得一哆嗦,在欒勝文的『逼』視下慢慢坐了下去。

    欒勝文道:“你把昨晚的事情給我老實交代一下!”

    趙海衛大聲道:“我昨晚……昨晚一直都在家,怎麼?你懷疑我和歐陽如夏的死有關?”他說完這句話頓時感到有些後悔,人家根本沒問這件事,自己這不是主動往槍口上撞嗎?

    欒勝文冷冷道:“你是不是去了觀音山?”

    “我沒……”

    “蓬!”欒勝文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嚇得趙海衛又打了個激靈,額頭頃刻間布滿了冷汗。

    “現代的科學技術已經有了很大的突破,一根『毛』發,一塊皮膚,一滴體『液』就能夠進行染『色』體分析,想逃是逃不掉的!”

    趙海衛麵孔慘白,冷汗沿著他的麵龐滑落到他的下巴,然後一滴一滴滴落在桌麵上。他並沒有應對審訊的經驗,欒勝文從他的表現已經看出火候差不多了,繼續威壓道:“你是不是給歐陽如夏拍過照片?”

    趙海衛垂下頭去,他的內心在激烈的交戰著,足足沉默了三分鍾,他忽然大聲哭了起來:“我……我沒殺她,我……真的沒殺她……我沒想她死……”

    欒勝文的聲音越發嚴厲:“你們侵犯了她!”

    “我沒有……”趙海衛抬起頭,眼睛中滿是惶恐的淚水:“是他們……他們幹的,我沒有……”

    欒勝文感到一陣心痛,他『摸』出香煙,慢慢點上了一支,低聲道:“說吧!”

    趙季廷失魂落魄的放下電話,頃刻間仿佛老了十歲,房門被輕輕敲響,省委辦公室主任夏伯達走了進來:“趙省長,顧書記讓你去一趟!”

    趙季廷點了點頭,他木然站起身來,卻沒有邁步,考慮了好一會兒方才顫巍巍把左腳邁了出去,直到走進顧允知的辦公室,他仍然精神恍惚。

    顧允知神情複雜的看著趙季廷,這個他一手扶植起來的得力助手,他曾經想把趙季廷培養成為自己的接班人,可沒想到他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趙季廷生活作風的問題他早就聽說過,為此他還專門提醒過趙季廷,可是趙季廷一向處理的很好,事實上除了這方麵以外,趙季廷的其他方麵並沒有『毛』病,顧允知對他的評價是瑕不掩瑜,可如今應該發生的終究還是發生了。

    趙季廷站在顧允知麵前,顧允知也沒有讓他坐的意思,就這樣審視著他。

    趙季廷腦子想得全都是兒子,他低聲道:“對不起……”

    顧允知能夠理解趙季廷此刻的心情,當初他兒子出事的時候,他雖然表現的比趙季廷鎮定,可內心中的擔心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煎熬。

    顧允知歎了口氣道:“你讓我很心痛!”

    趙季廷道:“請組織上處理我吧!”

    顧允知搖了搖頭,趙季廷的這件事並不算嚴重,可從政治生涯上來看,他已經完了,除非是奇跡出現,否則他接下來的仕途生涯都將原地踏步。顧允知從內心中生出感慨,他在退下來之前對平海未來政治局麵的構想多半已經落空,一半因為造化弄人,一般因為這些領導幹部對自身和家人約束不嚴,方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麵。

    顧允知道:“有時間去醫院多陪陪李萍!”

    趙季廷嗯了一聲,離開省委書記辦公室的時候,眼圈不知為何紅了。

    

Snap Time:2018-01-18 19:20:36  ExecTime: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