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七十章紅顏薄命(下)


    第二百七十章【紅顏薄命】(下)

    歐陽如夏回到客廳的時候,情緒顯然已經恢複了許多,她輕聲道:“我仔細想過了,這件事還是不要聲張!”

    幾個人都點了點頭,梁成龍道:“你今晚先在這休息吧,反正我這兒房間多!”

    歐陽如夏搖了搖頭道:“算了,我還是回去!”

    梁成龍也沒有挽留,在他看來這件事很麻煩,畢竟歐陽如夏是趙季廷的女人,自己摻和到其中以後如果讓趙季廷知道了,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幾個人一起把歐陽如夏送回了家,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多鍾了。

    丁兆勇建議道:“宏達路吃燒烤去吧,跑了這老半天,肚子都空了。”他的提議得到了幾個人的讚同。

    在宏達路大西北燒烤攤兒坐下,丁兆勇從後備箱拿了兩瓶五糧『液』,在商場上混得這些人,車上常備這些東西。陳紹斌往酒上掃了一眼道:“順你老爺子的?”

    丁兆勇笑道:“他又不喝酒,我幫他消化消化!”

    梁成龍打開了一杯酒,在四個幹淨玻璃杯內倒滿了,他端起酒杯道:“來,哥幾個,俺們好好喝點兒,給自己壓壓驚!”

    陳紹斌道:“我們沒什麼值得壓驚的,需要壓驚的是歐陽如夏,你們說,她一個人住,晚上不會出事吧?”

    梁成龍笑道:“你擔心她出事,那你去陪她住啊!”

    陳紹斌一聽就急了:“你他媽嘴能不能積點德,怎麼都是老同學!”

    梁成龍道:“我也沒別的意思,你叫什麼?”

    丁兆勇慌忙出來打圓場:“算了,算了,反正咱們都沒什麼惡意,喝酒吧,我看她情緒很穩定,應該不會出事!”

    張揚端起酒杯,他這會兒變得有些沉默,不知為何,歐陽如夏的狀況讓他不由自主想起了過去的海蘭,海蘭有她的苦衷,可歐陽如夏呢?難道她僅僅是為了趙季廷的權勢嗎?

    梁成龍喝完那杯酒,由衷感歎道:“伴君如伴虎,有些事並不是那麼好玩的!”

    因為歐陽如夏的事情,幾個人的興致都不高,喝了兩斤酒之後,就各自離開。

    按照張揚的計劃,當天他是要返回東江的,可上午他接到了陳紹斌的電話:“張揚,你在哪?”

    張揚如實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說了。

    陳紹斌聲音低沉道:“歐陽如夏『自殺』了,你趕緊過來!”

    張揚的腦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昨晚看起來歐陽如夏的情緒很穩定,怎麼會突然選擇這條絕路呢?

    張揚想不通,知道這件事的其他人也都想不通,歐陽如夏是躺在自己浴缸『自殺』的,割脈之後,鮮血把浴缸內的水全都染紅,現場十分可怖,這件事發生在白沙區,負責這件案子的是副局長欒勝文,根據他們初步的勘查,歐陽如夏死前曾經遭到過『性』侵犯,從歐陽如夏的手機通話記錄,查到了丁兆勇和陳紹斌,陳紹斌心理素質顯然很不過關,馬上就把梁成龍和張揚給兜了出來。

    幾個人被帶到了白沙區分局協助調查,張揚想要返回江城的計劃完全落空。

    因為案情重大,涉及到的這幾個人無一不是背景深厚,所以白沙區公安分局方麵決定由局長曾武行,副局長欒勝文親自對他們四個進行問訊。

    負責調查張揚的是局長曾武行,曾武行對張揚還算客氣,他點燃一支香煙,抽了一口道:“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張揚把昨晚發生的事情如實說了一遍,隻是沒提趙海衛這一節,在體製中混了這麼久,利害關係他還是知道的,說出趙海衛,就等於把趙季廷給牽進來了,事情會變得很麻煩,當然張揚現在還不知道歐陽如夏昨晚曾經遭到『性』侵犯的事情。

    曾武行道:“你是說,你們把歐陽如夏先接到了梁成龍的別墅!“

    張揚點了點頭。

    “之後發生了什麼?你們和她之間有沒有發生某種超友誼的關係?”

    張揚兩道劍眉擰在一起:“曾局,您什麼意思?有話說明白,別拐彎抹角!”

    曾武行點了點頭道:“你有沒有和歐陽如夏發生『性』關係?”

    張揚搖了搖頭:“我和她隻是普通朋友,曾局,您這話是對我的侮辱!”

    曾武行冷冷道:“根據法醫的初步報告,歐陽如夏死前曾經遭受過『性』侵犯,在她的體內發現殘留的精『液』,結果正在分析中!”

    這消息讓張揚徹底震驚了,他咬牙切齒道:“王八蛋!”

    曾武行道:“你最好原原本本的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否則情況會對你很不利!”

    張揚無畏的看著曾武行道:“曾局,聽你的口氣好像把我當成了嫌疑犯,我奉勸你,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最好不要給我胡『亂』扣帽子,我是清白的,梁成龍他們也都是清白的,我們昨晚之所以去接歐陽如夏,因為我們是朋友!僅此而已!”

    曾武行點了點頭道:“我也希望你們是清白的,不過在具體分析結果沒出來之前,我奉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和我們公安機關配合。”

    分開隔離審查的好處是,張揚他們之間不能相互通氣,不過他們的證供基本符合,除了陳紹斌在欒勝文的誘導下把趙海衛給供了出來,其他三人壓根都沒提這件事。

    他們四個人,一個是宋省長的未來女婿,一個是省政法委書記的二公子,一個是平海省副省長,東江市委書記的寶貝侄子,還有一個是省委宣傳部長的兒子,哪一個都是曾武行他們惹不起的。

    曾武行嚴令封鎖消息,和欒勝文碰頭的時候,他頭疼不已道:“怎麼辦?”

    欒勝文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歐陽如夏死前長時間衝刷下體,破壞了證據,讓我們的取證工作變得很難。”他停頓了一下道:“不過我覺著他們幾個應該不會侵犯歐陽如夏,他們的身份背景都擺在那,而且歐陽如夏的事情,他們都清楚得很。”

    曾武行道:“可是他們的嫌疑也不能洗清!”

    欒勝文道:“陳紹斌提起了趙海衛,說是趙海衛把歐陽如夏帶出去拍了『裸』照!”

    曾武行對歐陽如夏和趙季廷的關係也心知肚明,他低聲道:“可是,其他三人的證供都沒有提到這件事。”

    “也許是他們覺著這件事太複雜,把趙海衛說出來可能會引起麻煩!”

    曾武行道:“怎麼辦?”他已經是第二次詢問欒勝文了。

    欒勝文打心底看不起這個碌碌無為的上司,平時他很少搭理曾武行,可今天這件案子把他們兩人又捆在了一起。

    曾武行看到欒勝文很久沒有反應,他低聲道:“已經確認是『自殺』了!”

    欒勝文明白曾武行的意思,曾武行是打算就此結案,反正歐陽如夏是『自殺』身死,而且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她是因為被『性』侵犯而導致精神崩潰最終『自殺』,就此結案對所有人都有好處,也省得牽出更大的麻煩。欒勝文道:“如果陳紹斌說的話屬實,那麼趙海衛那幫人極有可能侵犯了歐陽如夏。”

    曾武行道:“是不是侵犯還很難說,我們查下去隻會搞出更多的麻煩。”

    欒勝文想了想,終於還是點了點頭:“照您的意思,是不是先把張揚他們那幫人給放了?”

    “放了吧!”

    張揚、梁成龍他們走出白沙區公安分局的時候,幾個人的表情都充滿了悲憤,丁兆勇道:“是趙海衛『逼』死了歐陽如夏。”

    梁成龍怒道:“『操』他媽,這小狗日的真沒有人『性』!”

    此時欒勝文走了過來,他向他們幾個點了點頭道:“事情已經調查完了,還留在分局幹什麼?是不是舍不得離開啊?”

    梁成龍道:“欒局,歐陽如夏到底怎麼死的?”

    “『自殺』!”欒勝文道。

    丁兆勇充滿疑竇道:“你不是說,她死前遭到了『性』侵犯?”

    欒勝文道:“我沒這麼說過,我隻是說她體內發現了殘留的精『液』。”

    張揚敏銳的覺察到了什麼,白沙分局的處理態度好像有所轉變,難道他們也意識到這件事會牽出太大的麻煩,所以不想追查下去?張揚道:“欒局什麼意思?也就是說你們不會對歐陽如夏的死因繼續調查了?”

    欒勝文道:“當然要調查,不過初步結果已經出來了,她是『自殺』,這一點確信無疑,否則我們也不會把你們放走!”

    陳紹斌這會兒有些反過勁來了,他大聲道:“『自殺』就不追究了?如果不是趙海衛脅迫她拍照片,她根本就不會死。”

    欒勝文提醒他們道:“沒證據的事情最好不要『亂』說,而且無論他之前做了什麼,他和歐陽如夏的死都沒有關係。”

    陳紹斌還想說什麼,梁成龍拉著他離開了白沙分局的大門。

    張揚和丁兆勇也向外麵走去。

    他們出了白沙區公安分局,陳紹斌憤憤然道:“歐陽如夏的死肯定和趙海衛有關係,他們為什麼不把趙海衛抓回來?”

    梁成龍道:“歐陽如夏肯定是『自殺』,欒局剛才已經說得明明白白。”

    張揚道:“聽他們說,好像歐陽如夏昨晚遭到了『性』侵犯,我想這件事才是導致她『自殺』的根本原因。”

    丁兆勇道:“可歐陽如夏死了,就算發生了什麼事,也死無對證,我看白沙區分局也不想徹查下去!”

    梁成龍道:“你們還嫌事情不夠麻煩?還是把一切交給公安局去處理吧,咱們能撇清自己的關係就不容易了。”

    陳紹斌道:“你就是一純粹的商人,把自己的利益看得比什麼事情都重要,歐陽如夏是我們老同學,咱們難道就這麼看著她含冤而死?”

    梁成龍道:“你憑什麼說我?最軟骨頭的那個就是你!”

    “你說誰?”陳紹斌紅著眼睛向梁成龍衝了上去。

    “說的就是你!”梁成龍也惱了。

    張揚和丁兆勇分別把他們兩人攔住,其實他們心現在都不好受。

    丁兆勇道:“別鬧了,有記者來了!”

    幾人抬頭望去,果不其然,有幾名東江電視台的記者正向他們這邊圍了上來,歐陽如夏是東江電視台的紅牌主播,雖然她在私生活上存在一些問題,可平時為人很是不錯,在圈內的人緣很好,她的死讓同事悲傷不已,有不少人自發跑來白沙分局討要說法。

    張揚他們幾個對記者都是敬而遠之的,尤其是這種敏感時候,萬一被記者『亂』寫『亂』說,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他們迅速向遠處走去,幾名記者看到他們想要離開,加快追趕了上來,終於在街道掛角成功將他們攔住,為首那名記者道:“請問,你們和歐陽如夏的死有沒有關係?”

    梁成龍道:“我們是協助調查,和這件事沒有關係!”

    丁兆勇道:“對不起,請讓開,大家還是耐心等待公安機關的調查結果!”

    有一人道:“聽說歐陽如夏是為情而死,請問和你們之中誰有關係?”

    陳紹斌指著那名記者罵道:“你他媽給我過來,信不信我抽死你丫的,我告訴你們,誰他媽敢『亂』寫『亂』說,我就砸了你們的飯碗!”

    這些記者之中有人知道陳紹斌的身份,一個個果然被他的氣勢嚇住。

    張揚他們四人迅速逃離了現場,陳紹斌的眼圈都紅了,罵道:“我他媽咽不下這口氣!”話剛剛說完,他的手機就響了,電話是他老爺子陳平『潮』打來的,說話也很簡單,讓他馬上回家。

    梁成龍和丁兆勇隨後就接到了家人的電話,他們分手之後,張揚一個人站在鼓樓廣場上,今天的太陽很好,可他卻感覺不到有任何的暖意,他和歐陽如夏的關係隻能說是一般,可歐陽如夏突然的離去仍然讓他心頭震撼不已,昨晚還曾經鮮活的生命,如今已經變成了冰冷的屍體,張揚尊重生命,他認為任何人都不該輕賤自己的生命,無論歐陽如夏有怎樣的理由,她都不該放棄自己活著的權利。

    

Snap Time:2018-07-22 15:04:52  ExecTime: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