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七十章紅顏薄命(上)

  
  第二百七十章【紅顏薄命】(上)
  張揚點了點頭道:“宋叔放心,杜書記和左市長也是這個意思!”
  宋懷明道:“我28號當天前往江城,剪彩儀式後打算去你們的開發區看看,當天返回東江,所以你們就不要為我安排住處了。”
  張揚愕然道:“這麼急?不打算在江城好好看看嗎?”
  宋懷明道:“馬上過年了,省的事情忙得很,我倒是想在江城多走走多看看,可是工作實在太忙,抽不出時間。”
  柳玉瑩端了兩杯茶過來,放在他們的麵前。
  “謝謝柳姨!“張揚的嘴巴很甜。
  柳玉瑩笑道:“別這麼客氣,張揚,最近和嫣然聯係了嗎?”
  張揚道:“她陪老太太在南方玩呢,電話倒是經常打,今年春節一定會回靜安。”
  宋懷明點了點頭:“我也準備回靜安過年。”
  柳玉瑩道:“張揚,我打算過年的時候請老太太一起吃頓飯,大家一起聚一聚,到時候你也過來。”
  張揚答應的很爽快,這種家人的聚會,他自然要參加,省長夫人之所以向自己提出邀請,不僅僅是把他當成了自己人,而且想利用他來修補宋懷明父女之間的關係。
  張揚的手機此時響了,卻是林清紅打來的,電話中林清紅顯得十分生氣,她大聲指責張揚道:“張揚,你們江城搞什麼?我們投資江城,還不是為了搞活江城經濟共謀發展,現在三天兩頭的給我們停電,造成我們多大的損失!”
  張揚一聽頭就大了,這電力局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嗎?他賠著笑道:“楊總,咱別生氣,這事兒我回頭給市反映一下。”
  “反映?開發區、市我都反映過了,隻是說給我解決,等他們解決,隻怕黃花菜都涼了!”
  張揚道:“林總,我在東江呢,明天我去省電力局,這事兒我一定盡快解決!”
  林清紅又發了一句牢『騷』方才掛上了電話。
  宋懷明在一旁已經聽出了端倪,慢條斯理道:“怎麼了?什麼事情用得上去找省電力局?”
  張揚原本是沒打算說,可既然你宋省長問了,我幹脆就告省電力局一狀,他把江城電力局的可惡行徑曆數了一遍,宋懷明聽得直皺眉頭,他低聲道:“電力係統是個特殊的單位,我們平海省的電力供應本來就緊張,近期隨著改革開放,各地開發區建設如火如荼,對用電量的需要也是日益增加,計劃用電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是計劃用電,而是故意搗蛋!”
  宋懷明笑了起來,他點了點頭道:“明天我過問一下這件事!”
  得了宋懷明這句話,張揚等於吃了一顆定心丸。
  從省委家屬院出來,接到了梁成龍的電話,他是聽林清紅說張揚在東江,這才馬上打來了電話,約張揚去歐尚酒吧喝酒,張揚來到歐尚酒吧,發現梁成龍不是一個人,旁邊還有白燕和陳紹斌。想不到幾天不見,梁成龍和白燕又舊情複燃了。
  梁成龍給張揚要了紮黑啤,陳紹斌在張揚肩頭捶了一拳道:“真不夠意思啊!來江城居然不通知我們一聲。”
  張揚道:“這次過來純粹為了公事,請宋省長去江城為三環路通車剪彩,也沒有什麼時間,所以就沒打擾你們。”
  梁成龍道:“什麼話,自己哥們哪來這麼多客套!”
  張揚笑眯眯望著白燕道:“怎麼著,你們倆又勾搭在一起了?”
  白燕端起紅酒作勢要潑他,張揚慌忙躲在陳紹斌身後。
  梁成龍笑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們這叫患難見真情!”
  陳紹斌喝了口酒道:“別惹我吐啊!你們兩人的事兒誰也不想管,我反正是隻當沒看見。”
  張揚其實抱著和陳紹斌一樣的心理,他在梁成龍身邊坐下道:“你們公司最近在江城接了不少活啊!”
  梁成龍道:“豐裕最近的確在江城開發區接了不少的工程,可利潤很低,基本上都是友情活,賺不了多少錢!拿喬夢媛的匯通來說,那些廠方我基本上都是成本價,全都是看在清紅的麵子上。”
  張揚知道這廝無利不起早的『性』子,說少賺一些他信,說成本價鬼才相信。
  白燕看了看時間,拿起她的手包向張揚告辭,她知道男人之間談論這種話題的時候最好選擇回避。
  陳紹斌望著白燕的背影道:“白燕最近學乖了很多。”
  梁成龍道:“那是我調教的好!”
  張揚笑道:“心理還是生理?”
  “當然是雙管齊下!”
  陳紹斌轉過臉去一口酒噴了出去,他被嗆得連連咳嗽,好半天方才緩過氣來:“拉倒吧!就你還雙管齊下,我怎麼看白燕都有點欲求不滿。”
  梁成龍不無得意道:“我最近經常鍛煉,這方麵很厲害!“
  張大官人也是一臉藐視的看著梁成龍,心說你再厲害能比我厲害?
  梁成龍被兩人的目光刺激到了,他向調酒師招了招手道:“我也來紮黑啤!”隨後又道:“跟你們這些低能人士沒有共同語言,其實我真不想說,說出來又怕刺激到你們!”
  張揚故意道:“要當爹的人就是不一樣啊!”
  梁成龍苦笑道:“那是她詐我的,她壓根就沒懷孕。”
  陳紹斌感歎道:“女人這動物真是凶猛啊!”
  梁成龍道:“想想咱們這些人真是犯賤,明明知道女人是毒『藥』,可偏偏還忍不住去嚐!”
  張揚道:“犯賤的是你自己,別把我們倆都拉上。”
  梁成龍道:“陳紹斌,你不犯賤每天跟在黎姍姍屁股後麵幹什麼?”
  陳紹斌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說句好聽的。”
  梁成龍道:“張揚,你不犯賤沒事跑北京幫顧明健忙前忙後的幹什麼?”
  張揚和陳紹斌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道:“沒勁了!”
  梁成龍道:“我也覺著沒勁,沒勁透頂,可如果老老實實活著豈不是更加沒勁,趁著咱們還有些錢,有些青春,幹嘛不好好揮霍一下,等將來老了,就算想揮霍也揮霍不起來了。”
  張揚指著梁成龍的鼻子道:“頹廢,所以你跟我們『共產』黨員就是不能相比,覺悟太低!”
  梁成龍道:“我也是黨員!”
  陳紹斌也點了點頭:“哥們也是!”
  “黨員也有三六九等,你們這種黨員屬於黨旗上的泥點子!”
  陳紹斌正要爭辯呢,他的電話響了,看了看號碼是歐陽如夏的,他接通電話道:“老同學,這麼晚了打電話,是不是對我有啥想法啊?”
  歐陽如夏沒說話,隻是哭。
  陳紹斌愣了,梁成龍和張揚都是一臉詭異的看著他,歐陽如夏是常務副省長趙季廷的情人,陳紹斌不會這麼不明智跟她攪和在一起吧?
  過了好一會兒,歐陽如夏方才控製住情緒:“我在……觀音山……老榆樹電話亭,麻煩來接我……”
  “喂!你怎麼了?”
  歐陽如夏已經掛上了電話。
  陳紹斌看著梁成龍和張揚:“她好像出事了!”
  張揚和歐陽如夏的關係也不錯,聽說她遇到了麻煩,馬上表示要去看看,三個人一起上了張揚的吉普車,半個小時後終於來到了東江北郊的觀音山,觀音山在東江算不上什麼知名的地方,因為山上有座觀音院而得名,平日很少有遊客到這來,到了晚上這愈見空曠。
  他們來到歐陽如夏電話中所說的公話亭,卻見黑漆漆一片,電話亭中隱約傳來哭聲,陳紹斌和梁成龍對望了一眼,兩人心都有些發『毛』,這大半夜的,歐陽如夏跑到這來幹什麼?
  張揚第一個走了過去,借著月光看到公話亭內,有一個女人蜷曲坐在麵,想來一定是歐陽如夏無疑。張揚輕輕敲響了公話亭,歐陽如夏抬起頭,滿臉都是淚痕,張揚目力超強,發現她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絲絲縷縷,心中頓時意識到這件事有些不妙,他脫下自己的大衣,拉開公話亭的大門,用大衣裹住歐陽如夏。
  歐陽如夏的身軀不斷發抖。
  陳紹斌和梁成龍也圍了上來:“怎麼回事?”
  歐陽如夏一雙美眸中充滿驚恐:“別問我,我不知道……”
  梁成龍拍了拍陳紹斌的肩頭,示意他不要追問,他也看出歐陽如夏的情緒很不對頭,這時候,又有一輛車開了過來,卻是丁兆勇趕了過來,他和歐陽如夏也是老同學,而且他們的關係一直都很不錯,丁兆勇一來到就大聲問道:“怎麼了?”
  梁成龍向他使了個眼『色』:“先回去再說!”
  四人將歐陽如夏護送到梁成龍在附近的別墅,歐陽如夏坐在客廳內,頭發蓬『亂』,臉上還有幾處淤青的痕跡,陳紹斌倒了杯咖啡給她,她接過的時候,雙手不斷地發顫。
  梁成龍、張揚和丁兆勇來到外麵,張揚低聲道:“看來有些不妙!”
  梁成龍壓低聲音道:“她該不是被人給那啥了吧?”
  丁兆勇瞪了他一眼,可心底也是這麼懷疑,壓低聲音道:“需不需要報警?”
  梁成龍道:“她是公眾人物,而且……”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梁成龍是在暗示歐陽如夏和趙季廷的關係。
  丁兆勇歎了口氣道:“這件事麻煩了!”
  張揚道:“也沒什麼好麻煩的,看她自己的意思。”
  歐陽如夏喝完咖啡後,情緒似乎穩定了一些。
  陳紹斌關切道:“怎麼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歐陽如夏聽他這麼一問,眼淚又落下來了,陳紹斌尷尬道:“你不想說就算了,當我什麼都沒問!”
  歐陽如夏顫聲道:“趙海衛帶了一群人,他們把我劫持……到這兒……脫我衣服……『逼』著我……拍了許多照片……”
  張揚並不知道趙海衛是何許人,梁成龍他們三個卻清楚,趙海衛是常務副省長趙季廷的兒子,他做這件事的目的不問自明,肯定是這小子聽說了歐陽如夏和他父親的事情,所以才生出報複之心。
  丁兆勇道:“要不要報警?”
  歐陽如夏驚慌失措的搖了搖頭:“他們……他們也沒怎麼著我……”她抬起頭望著他們幾個道:“求求你們,幫我把那些照片拿回來。“
  梁成龍道:“你先休息吧,這件事我們商量商量該怎麼做。”
  歐陽如夏去洗澡的時候,四個人討論這件事,丁兆勇道:“趙海衛那小子心高氣傲的,這件事不好辦!”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家醜不可外揚,我們如果去找他,就證明我們知道了趙季廷和歐陽如夏的事情,這件事反而會變得更加棘手。”
  陳紹斌道:“那你們說該怎麼辦?歐陽如夏怎麼說都是我們的老同學,她落到這種地步,於情於理我們都該幫她。”
  張揚道:“這種事由歐陽如夏向趙季廷開口豈不是更好?”
  梁成龍道:“她開不了口,欺負她的是趙季廷的兒子,就算老趙知道,他也不好做,我看這件事還是他們內部消化的好,趙海衛雖然拍了她的照片,我估計他也不敢拿出來,你們想想啊,真要是把一切給揭穿了,誰臉上最不好看?”梁成龍的意思很明顯,真要是揭穿了這件事臉上最難看的是趙季廷,趙海衛以為照片就能夠『逼』迫歐陽如夏離開他父親,可歐陽如夏跟了趙季廷這麼久,手也未必拿不出什麼事實證據。
  幾個人都同意梁成龍的看法。
  歐陽如夏足足洗了兩個小時方才出來,因為時間太久,他們差點沒選代表衝進去看個究竟。
  

Snap Time:2018-12-12 15:20:18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