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九章攜美同行(下)


    第二百六十九章【攜美同行】(下)

    經過這麼一折騰,他們抵達東江已經是十點多鍾了,喬夢媛在東江新購了一套房產,位於玄清湖畔的玫瑰園,說起來,這套房還是梁成龍幫忙買下來的,因為房子是裝修好的,拎包即可入住,張揚把兩姐妹送到別墅門前,微笑道:“我就不進去了,還得去找地方住!”其實他早就和顧佳彤聯係好了,今晚去紫霞湖的別墅留宿,現在顧佳彤已經在那等他了。

    時維道:“要不你留下來住吧,反正客房大得很……”她說話不經大腦,被喬夢媛輕輕拉扯了一下。

    張揚笑道:“算了,您還是別引狼入室了!”他開車遠去。

    喬夢媛目送張揚的吉普車離開,方才向時維道:“你這丫頭,說話真是不用腦子,我們兩個女孩子怎麼能留一個大男人住在一起呢?”

    時維道:“又不是睡一起,怕什麼?”

    喬夢媛對這個表妹真是無可奈何,她想給許嘉勇打個電話,發現手機不在身上,想了想十有八九落在張揚的吉普車上了。

    手機鈴聲響起,張揚隨手抓起手機:“喂!”

    對方沉默了下去,張揚又喂了一聲,可仍然不見有人說話,他禁不住嘟囔了一句:“有『毛』病啊!怎麼不說話?”對方幹脆掛上了電話。

    張揚合上電話,這時手機又響了起來,他接通電話,這次是喬夢媛打來的,張揚這才搞明白自己拿著的電話是喬夢媛的,因為兩人的手機一樣,加上又是晚上,張揚並沒有第一時間分辨出來,他並沒有走出多遠,調轉車頭把手機給喬夢媛送了過去,想起剛才的那個電話,張揚從對方的反應中推測到十有八九是許嘉勇打來的。

    張揚把手機交給喬夢媛的時候,把剛才接電話的事情老老實實說了一遍,他不想別人誤以為自己居心叵測,剛才的確是拿錯了電話,如果他知道是喬夢媛的電話,他是一定不會去接的。

    喬夢媛等張揚走後方才看了看電話的撥打記錄,剛才那個電話的確是許嘉勇打來的,她馬上回了過去。

    許嘉勇的聲音明顯帶著不悅,聽到喬夢媛的聲音後,冷冷道:“你和張揚在一起!”

    “都跟你說過了,伍德先生在東江,我和時維搭張揚的順風車來江城!“

    “什麼人的車不好搭,你非要坐他的車?”

    喬夢媛道:“嘉勇,隻是巧合而已!你別誤會,剛才我把手機忘他車了!”

    “真巧啊!”

    “你什麼意思?”喬夢媛也不由得有些生氣了。

    “沒什麼意思,他明明知道是你的手機還故意接電話,他就是想讓我知道,他和你在一起!”

    喬夢媛怒道:“嘉勇,你懷疑我!”

    許嘉勇道:“不敢!我怎麼敢懷疑你!”

    喬夢媛憤然掛上了電話,時維看到她麵『色』不善,小心翼翼道:“表姐,怎麼了?”

    “沒事!”

    顧佳彤抱著張揚的身軀,兩人浸泡在溫暖的水中,顧佳彤柔聲道:“累不累?”

    張揚搖了搖頭道:“你爸爸那我是不是要去打個招呼?”,張揚考慮的很周到,這次江城三環路通車,邀請宋懷明去剪彩,省委書記顧允知內心中會不會不爽?

    顧佳彤道:“我跟爸說過這件事,他也沒有去的意思,不過,你還是去看看他吧!”

    張揚道:“說實話,現在我有些怕他!”

    顧佳彤握住張揚的大手,笑道:“怕什麼?”

    “我總覺著他對咱們的關係心知肚明,我怕他會有想法。”

    顧佳彤道:“我們已經很少公開見麵,他不會知道,而且最近也沒有問過我和你的事情。”

    張揚道:“你爸太厲害,我在他麵前總有種被扒光的感覺。”

    顧佳彤格格笑了起來,喘了口氣道:“明天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去北京,明健的案子後天宣判!”

    張揚關切道:“怎麼說?”

    “沒什麼大問題,一年吧,我爸說不用上訴!”

    顧允知在自己家的書房接見了張揚,自從他覺察到女兒和張揚之間的情愫之後,張揚就再也沒到顧家的小樓來過,他這次給顧允知帶來了一套茶具,也不是什麼貴重東西,不過造型很別致。

    顧允知也沒跟他客氣,當著他的麵就把包裝拆開,鑒賞了一下茶具,看杯底字跡的時候,顧書記不得不戴上他的老花鏡,看完將茶具放下的時候,他不禁感歎道:“老嘍!”

    張揚笑道:“顧書記身體好的很,老這個詞可跟你不沾邊!”

    顧允知指著張揚的鼻子道:“少拍我馬屁!這次來東江是為了什麼?”

    張揚這才把過來請他和宋懷明過去剪彩的事情說了,雖然他知道顧允知是確定不去的,可還是當著他的麵提出了邀請。

    顧允知道:“沒時間啊!我們兩個不能同時去,再說了,我之前已經去過江城伏羊節,這次讓宋省長去吧!”

    張揚也沒有繼續勉強。

    顧允知道:“張揚,我聽說韓國藍星集團的生產基地落戶江城了?”藍星集團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連顧允知都知道了這件事。

    張揚點了點頭道:“不錯,他們考察了幾個地方,經過綜合比較,還是認為在江城設立生產基地最為現實。”

    顧允知道:“我怎麼聽說這件事是喬夢媛爭取下來的?”

    張揚沒說話,畢竟顧允知所說的是事實,如果不是喬夢媛幫忙,金尚元不會這麼痛快的答應在江城投資。

    顧允知道:“藍星生產基地落戶江城是一件好事,可你們這次和東江的競爭有失厚道!”

    張揚說得很直接:“顧書記,我們的大局觀當然不能跟你相比,你看到的是平海整個省,而我們看到的就是各自城市的利益,其實我們和藍星集團接洽的過程中都是公開公正透明的,我們不怕東江競爭,金尚元不是傻子,他懂得權衡利弊,之所以最後會選擇江城,是因為我們江城的投資環境比東江要好。”

    顧允知淡然笑道:“一陣子不見,你嘴巴更厲害了!”

    張揚道:“我是就事論事!”

    顧允知也沒在這件事上繼續糾纏,起身把茶具放入博古架,低聲道:“你和杜天野關係很好啊!”

    張揚道:“我在春陽駐京辦那會兒就認識他!老朋友了!”

    “唔!朋友歸朋友,上下級還是要分清楚的,不然會惹人閑話。”

    張揚從顧允知的這句話中敏銳的把握到了什麼,看來一定又有人在顧允知的麵前說了自己的壞話。他倒不怕別人說閑話,可是如果因為這件事給杜天野帶去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

    顧允知又詢問了一些江城的最新改革情況,其實前些日子左援朝來省的時候,專門去他辦公室匯報,可顧允知更喜歡聽張揚的,畢竟張揚不會搞浮誇那一套,張揚剛開始麵對顧允知的時候多少還有些心虛,他害怕顧允知詢問他和顧佳彤之間的感情,可很快他就發現,顧允知除了工作以外並沒有談論其他話題的意思,在這樣的談話氛圍下,張揚也漸漸放鬆了下來。

    張揚有一個發現,感覺顧允知這次對他的態度要溫和許多,也許是顧明健的事情讓他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不知不覺兩人聊到晚上五點多鍾,顧佳彤去了北京,顧養養還沒有放假,家隻有顧允知一個人,他向張揚道:“我讓保姆準備晚飯,陪我吃頓飯吧!”

    張揚受寵若驚的點了點頭。

    顧允知平時的飲食很簡單,以素食為主,考慮到張揚,他讓保姆燉了隻老公雞,又做了清蒸鱸魚。顧書記家酒是不缺的,平日顧佳彤也沒少從他這往外搬,多數都進了張揚的肚子。

    顧允知拿出一瓶茅台,張揚打開後給他倒了一杯,在顧允知身邊坐下,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能夠和顧書記共進晚餐應該是平海體製內所有人的心願,在別人看來遙不可及的事情,對自己而言很平常。

    顧允知並不知道張揚此時內心的想法,他抿了口酒道:“我聽說戒毒後重新拾起的人很多!”

    張揚知道他又在想顧明健的事情,張揚道:“顧書記放心,等明健出來,我會想個辦法,讓他對這種東西敬而遠之。”

    顧允知對張揚的醫術極有信心,他低聲道:“每個人都望子成龍,可當一旦孩子出了事情,心中想得就是他們平平安安最好,什麼成就、作為,隻不過是過眼雲煙罷了。”

    張揚能夠明白顧允知現在的心理,顧明健吸毒傷人事件對顧允知的打擊是巨大的,如果不是自己幫忙查出幕後的真相,就算顧允知的能量再大,顧明健也逃脫不了一個漫漫刑期,顧允知對自己的態度發生轉變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張揚道:“我相信明健經曆這件事之後,他會成熟起來,會明白家人的苦心。”

    顧允知道:“出身於官宦之家未必是什麼幸事!”他忽然想起了許常德:“聽說許常德的兒子在江城幹得不錯?”

    張揚道:“規模很大,他從國外搞來了不少的風險投資,這次藍星集團也和他們達成了合作意向,似乎發展前景很不錯!”

    顧允知點了點頭,話鋒一轉:“佳彤的製『藥』廠效益很不錯,你是不是幫忙了?”

    張揚內心咯一下,顧允知繞了一個圈子,終於跳回到自己和顧佳彤的事情上來了,他內心雖然有鬼,可是表情卻依然古井不波,微笑道:“我給她寫了幾個『藥』方,這算不上行賄吧?”

    顧允知端起那杯酒喝完,說了一句讓張揚百思不得其解的話:“你們年輕人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

    張大官人離開9號小樓,腦子仍然在回想著這句話,顧允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指的究竟是顧佳彤的事業,還是指的顧佳彤和自己的感情,顧允知顯然不會這麼開通,讓女兒不明不白的跟自己一輩子。

    張揚並沒有離開省委家屬院,步行來到代省長宋懷明家,白天他已經和袁成錫去省『政府』見過了宋懷明,宋懷明也很痛快的答應了會去參加三環路通車剪彩儀式。晚上張揚是以晚輩的名義過來探望的,像過去一樣,這次來他仍然沒有空手,帶了一些清台山的土特產。

    因為張揚並沒有提前打招呼,所以宋懷明夫『婦』沒有什麼準備,柳玉瑩不禁責怪張揚道:“張揚,你提前說一聲嘛,我好多準備幾個菜,晚上陪你宋叔喝幾杯。”

    張揚笑道:“剛才去探望顧書記,在他那兒蹭了一頓!”在宋懷明的麵前他並不想隱瞞什麼,他至今還搞不清宋懷明和顧允知之間是怎樣的關係,在感情上,他並沒有任何的偏頗。

    宋懷明道:“早說嘛,叫我過去一起蹭飯!”

    張揚笑了笑,來到宋懷明身邊坐下。

    宋懷明道:“跟顧書記聊什麼?”

    “江城改革嘍!”

    宋懷明也沒細問,他向張揚道:“白天有件事我忘了交代你了,這次三環路通車剪彩儀式要一切從簡,不要鋪張浪費,通車工程意義雖然很大,可是也沒必要用燒錢來表示。”

    

Snap Time:2018-01-21 10:55:34  ExecTime: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