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九章攜美同行(上)


    第二百六十九章【攜美同行】(上)

    張揚勇救落水兒童的事跡在江城各大媒體上刊載,幾名獲救落水兒童的家人還特地去招商辦向他表示謝意,張大官人自然又大大的虛榮了一次。

    時維也來到了招商辦,今天她穿了一身軍綠『色』的野戰服,足蹬黑『色』戰鬥靴,帶著同『色』棒球帽。

    在張揚看起來這丫頭有點綠帽子情結,時維走入他辦公室的時候,他正在和常淩峰談事情呢,常淩峰看到時維來了,起身告辭離去,時維在他的位置上坐下,發現張揚眼神怪異的看著自己,不禁道:“怎麼這麼看著我?”

    張揚笑道:“帽子不錯!”

    時維瞪了他一眼,知道這廝想的是什麼。

    張揚道:“下次穿這身千萬別站在我車前頭!”

    “為什麼?”

    “我眼神不好,以為看到綠燈了一路就壓過去!”

    “滾蛋!”

    “我說丫頭,咱不帶這麼粗俗的!”

    時維道:“你才粗俗呢,什麼話到你嘴都變了味兒!”

    張揚樂道:“那啥,都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今兒找我幹嗎?”

    時維道:“雖然你沒幫我什麼忙,可我這人也不喜歡欠別人人情,我想請你吃頓飯。”

    張揚笑眯眯道:“真是沒創意,想謝我有很多種方式嘛!”他一雙眼睛不懷好意的在時維身上打轉兒。

    時維馬上意識到了什麼,紅著臉啐道:“你休想占我便宜!”

    張大官人這個頭大,在他接觸到的女『性』之中,時維是最率真的一個,好聽了是率真,不好聽,那是少根筋,不過這也是她的優點,什麼話都能說在明麵上。張揚道:“我剛說你粗俗,你這念頭又開始低俗了,我至於那麼下流嗎?我是一國家幹部,我是『共產』黨員,我還是平海省十佳青年,我是那種占便宜的人嗎?”

    時維道:“那可不好說,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麵不知心!”

    張揚笑道:“你對我的真麵目認識的還真是清楚!”

    “那當然!”

    張揚道:“你說對了,其實我一直對你都抱有不良的想法,你還是離我遠點,保不齊那天我獸『性』大發,對你做出了什麼喪盡天良的壞事,到時候,你後悔都晚了。”

    時維一雙美眸瞪得滾圓,咬著櫻唇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我不怕你!”

    “我是『色』狼!我是一流氓!”

    時維嗤地笑出聲來:“你剛才不是說自己是國家幹部,你是『共產』黨員嗎?我才不怕你呢!”

    “丫頭,我真不知道你是聰明還是愚蠢!”

    時維道:“走,我請你吃飯去!”

    張揚道:“今兒不成!”

    “我說這人蹬鼻子上臉是不是?我專程過來請你吃飯,你反倒拿起架子來了!”

    張揚道:“不是我拿架子,我確實有事兒!三環路通車在即,市交給我一個任務,讓我去東江請咱們宋省長過來剪彩,如果不是為了接待金尚元,我早就前往東江了,車都加滿油了。”

    “有那麼麻煩嗎?你給他打一電話不就得了。”

    張揚笑道:“大小姐,人家是省長,這次也不是我一個人去,還有咱們袁副市長。”

    時維道:“那我給你送行!”

    張揚道:“你真有那心就等我回來給我接風吧。”

    時維點了點頭,向張揚告辭後離開。

    張揚到沒有騙她,江城三環路工程開通在即,市委常委通過討論之後,最終決定邀請平海省代省長宋懷明前來剪彩,上級讓下級做什麼事,一個電話就夠了,可下級對上級必須要提出邀請,還要顯得正式。負責這次邀請任務的是張揚,憑他和宋懷明的關係,把宋懷明請來剪彩應該沒有任何問題,可是這次開幕式畢竟不能隻憑著私人關係,袁立波過去是陪襯,也是為了表示江城市『政府』對省領導的尊重。還有,省委書記顧允知雖然確定不來,可禮節上的邀請還是必須的。

    張揚和袁成錫的關係一直都不怎麼樣,當初他和袁成錫的兒子袁立波發生矛盾,還『逼』迫袁成錫向他低頭道歉,表麵上袁成錫沒說過什麼,甚至一直對張揚都客客氣氣的,可他的內心中卻是極其窩火,不過他也沒打算過去報複,他對張揚的背景清清楚楚,就算有不滿也隻能壓在心底。

    張揚也不喜歡袁成錫,袁成錫主管農業,張揚負責招商辦和企改辦,和袁成錫在工作上沒有太多交集,可張揚對袁成錫的兩個兒子都很反感,袁成錫這個人在江城並不強勢,雖然是市委常委之一,可是他一直也沒有什麼亮眼的工作成績。

    張揚也沒打算和袁成錫同行,袁成錫此次前去有司機有秘書,張揚則一個人前往,兩人各開各的車,其實袁成錫上午已經出發了,此刻應該到東江了,張揚故意推說有事,他是不想和袁成錫同行,兩人約定明天上午在東江碰頭,一起去省『政府』拜會宋懷明。

    張揚把招商辦的工作交代給了常淩峰,年前的主要任務就是和安代集團談條件,常淩峰提出一個拖字決,盡量拖到海德集團來江城考察之後,比較雙方的條件再下決定。張揚在心底是傾向於海德集團的,原因很簡單,安代集團的代表崔誌煥和文玲之間有些不清不楚,對於敢挖杜天野牆角的人張揚當然不會有什麼好感。

    張揚在老市委對麵的無錫麵館扒拉了一碗大排麵,吃飽之後,開著他的吉普車踏上征途,還沒有出城,就接到了時維的電話,不等時維說話,張揚就道:“我吃過了,等我回來你再請!”

    時維道:“你到哪兒了?我和表姐要搭你的順風車!”

    張揚笑了起來:“真的假的?”

    時維道:“本來表姐明天要去東江的,聽說你要走,所以決定跟你同路了,也不用自己開車了。”

    張揚想了想,這路上多了兩個美女陪伴倒也不錯,他問清時維和喬夢媛所在的地點,驅車來到新帝豪接了她們,等出城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

    喬夢媛和時維在後座坐了,每人抱著一個靠墊,尋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喬夢媛道:“還是吉普車的空間大,坐著舒服。”

    張揚道:“你不是才從東江回來嗎?怎麼又去了?”

    喬夢媛道:“匯通的投資商之一伍德先生明天會到東江,嘉勇又去了北京,所以我必須要去和伍德先生會麵,順便向他匯報一下最近工廠的建設情況。”

    “他不會自己來看啊!”

    喬夢媛道:“做生意哪有那麼容易,人家出錢了,我們必須要對人家付出的每一分錢負責。”

    時維道:“姐夫真有本事,能讓這麼多老外心甘情願的掏出錢來。”

    張揚不屑道:“你當那些錢是白給的?人家掏錢是看中了以後的回報,天下間沒有白白付出的傻子!”

    喬夢媛道:“也不盡然,咱們一直都在提倡雷鋒精神,這不就是一種無私奉獻的精神嗎?還有,你在跳入湖水中救那些落水兒童和時維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索取回報?”

    張揚笑道:“救那些孩子倒是沒想著回報,救時維我動機可沒有那麼單純!”

    雖然都知道他是玩笑話,時維還是忍不住紅了臉,伸手在張揚的後腦上敲了一個暴栗。

    喬夢媛道:“張揚,你為什麼非要把自己說得這麼壞?是為了突出自己和別人的不同嗎?”

    張揚道:“嘴沒什麼好話的未必是壞人,滿口仁義道德的未必是好人,這世上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麵……”話說到這忽然感覺到右前輪一沉,然後車子劇烈的顛簸起來,張揚知道輪胎爆了,雙手牢牢把住方向盤,利用檔位慢慢把速度降下來,最後才踩車,汽車格格蹬蹬的前進了一百多米方才停穩車子。

    張揚讓她們在車上等著,來到車下仔細一看,好嘛,左邊的兩條輪胎都被紮了,紮入輪胎的都是寸許長度的大鐵釘,時維和喬夢媛也推門下來看熱鬧,喬夢媛皺了皺眉頭道:“這麼嚴重!”

    時維向周圍看了看到處都是漆黑一片,這種時候輪胎被紮顯然是件很倒黴的事情。她向後走去,發現地麵上還散布著不少的鐵釘,轉身向張揚道:“張揚,好像是有人故意在路麵上撒釘子!”

    張揚踢了踢癟癟的輪胎,心中這個惱火,才出江城就遇到這種事情,誰這麼缺德,竟然幹這種事情,如果自己行車速度太快,或者處理方法不對,可能就會是一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喬夢媛冷靜道:“這些釘子不會平白無故的被灑在這!”

    沒過多久就看到一輛破破爛爛的小麵包從後麵開了過來,車內坐著三名男子,他們從車窗內探出頭來,其中一人向張揚道:“補胎嗎?”

    張揚點點頭:“多少錢?”

    “一口價,一條輪胎一百!”

    “搶錢啊!”時維怒道,她也猜到這些人十有八九就是撒釘子的。

    張揚卻表現的很冷靜,他淡然笑道:“補吧,兩條輪胎,補好了我給你二百!”

    “先給錢!”

    張揚也沒有猶豫,打開錢包,抽出兩張鈔票遞了過去。

    喬夢媛看了看張揚,她雖然和張揚接觸的並不深,可她也知道張揚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二百塊是為了先補好輪胎。

    三名男子下車來開始幹活,他們幹活很快,十分鍾後就將兩條輪胎補好。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張揚發話了:“那些釘子是你們扔的?”

    三名男子冷冷看了張揚一眼:“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不知道!”

    “這兒是豐澤市!”

    張揚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豐澤,江城最大的縣級市,也是下轄市縣中麵積最大,經濟總收入最高的一個,也是江城的第一個縣級市,張揚饒有興趣道:“豐澤市怎麼了?”

    “到了豐澤你就老老實實的,嘴巴放老實點,少給自己惹事!”

    張揚微笑道:“豐澤人這麼牛氣?既然敢做為什麼不敢認呢?”

    其中一人道:“不錯釘子就是我們扔的,怎麼了?”

    張揚抬腳就踹了出去,一腳將那小子踹出去五米有餘,另外兩個看到形勢突變,慌忙揮舞手中的修車工具向張揚砸了過來,張大官人豈能讓他們近身,不等他們靠近自己,已經連續兩腳將他們踹到在地。

    時維也上前幫忙,她學過一些武功,出手還是很利索的,那三人被張揚踹倒後已經失去了反抗力,被時維連踢了多腳。

    張揚道:“就你們這樣的,我還真不想搭理你們,可你們也太他媽壞了,馬路上撒釘子,搞不好就會弄出人命,賺這種黑心錢你們不怕折壽!”

    喬夢媛道:“算了,這種人不要理會!”

    張揚道:“那可不成!”他指著其中一人的鼻子道:“把錢還給我,再把路上的釘子給我撿幹淨,你們這幾個我都記得,以後再敢做壞事,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幾個人都被張揚給打怕了,唯唯諾諾的點著頭,張大官人發現很多時候,拳頭還是最直截了當的解決方式。

    張揚讓幾個人把錢包全都繳了出來,把麵的錢席卷一空,順便把他們的身份證給扣下來了,這事兒不能算完,江城馬上就要迎來三環路通車,想不到豐澤省道上居然有這種事,如果被紮的是某位市長省長的專車,這件事豈不是更加嚴重。

    

Snap Time:2018-08-15 03:26:19  ExecTime: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