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八章中庸之道(下)


    第二百六十八章【中庸之道】(下)

    金敏兒笑道:“我知道中國是禮儀之邦,一直對中國文化喜歡得很!”

    榮鵬飛招呼他們兩個坐了,心說這小子也不注意點影響,和韓國丫頭整天出雙入對的,要是讓宋懷明知道肯定會不爽。

    張揚看到杜宇峰也在,不禁笑道:“真是輕傷不下火線,你都骨裂了還出來喝酒?”

    杜宇峰道:“我是舍命陪局長,局長大人要是不高興,我以後就難混了。”

    榮鵬飛笑道:“我可沒讓你喝酒,你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別什麼事都賴到我的頭上。”

    張揚因為來晚,所以自罰了三杯。

    榮鵬飛道:“方文南把一切事情都承認了,肯定要進去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榮局看什麼時候方便,我想去看看他!”

    榮鵬飛點了點頭道:“沒問題,我替你安排,方文南的確很讓人惋惜!”

    田斌道:“榮局,這次是我不對,我擅作主張,以為可以抓住這名殺手,從他身上挖出背後的線索。”

    榮鵬飛道:“記住以後,不要再這麼冒險,那生命去冒險,代價實在太大,我們不怕死,可是絕不能做沒有必要的事情!”

    田斌和杜宇峰同時點了點頭。

    薑亮道:“榮局,董得誌的背後肯定還有一條線!”

    榮鵬飛道:“無論這條線是什麼,隨著董得誌的死亡,一切都已經中斷了。”

    杜宇峰道:“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們永遠無法找到線索了?”

    榮鵬飛充滿信心道:“任何的犯罪都會留下痕跡,這世上沒有絕對完美的犯罪!”

    金敏兒對他們的話題並沒有太多的興趣,她的目光更多的時候是在關注張揚,張揚偶爾看了看她,都讓金敏兒心跳一陣加速,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對張揚的感覺和初始時已經有了不同,今天張揚跳入湖水中拯救落水兒童的時候,她對張揚的擔心和緊張已經超出了普通朋友的範疇,金敏兒意識到這是不對的,甚至是危險的。

    榮鵬飛也聽說過今天張揚和金尚元聯手挽救落水兒童的事情,他端起酒杯對張揚道:“張揚,這杯酒我敬你,在這樣的天氣能夠擁有這樣的勇氣,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到,你是個真正的『共產』黨員。”

    張揚笑道:“人家金先生也跳了,他可不是『共產』黨員!”

    金敏兒道:“你們不是說他是國際主義戰士嗎?”

    張揚道:“還別說,金先生體格還不錯!”

    “他一直都堅持鍛煉的。”

    張揚道:“看得出來,那幾個小青年都受不了!”

    金敏兒道:“我大伯很好強,而且很堅持自己的原則,甚至有些獨斷專行,我想你應該重新考慮一下他的條件。”

    張揚笑道:“你什麼時候對生意這麼關心了?”

    金敏兒道:“一邊是我大伯,一邊是我朋友,我當然希望你們能夠合作愉快,不要因為一點點的問題而影響到最終的合作!”

    因為今天的槍擊事件,榮鵬飛也格外關心金尚元的投資問題,如果金尚元放棄在江城的投資,他們公安係統也要為這件事負上一定的責任。榮鵬飛道:“提起金先生,還請金小姐代我向他轉達一下歉意,今天的事情實屬意外。”

    金敏兒道:“我大伯沒有介意!”

    此時金敏兒的電話響了起來,她拿出手機,電話是大伯金尚元打來的。

    金尚元道:“敏兒,你和張主任在一起嗎?”

    “是!”

    “幫我告訴他,我放棄那些條件,我在江城投資藍星生產基地的計劃不變,明天就可以安排簽約!”

    金敏兒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掛上電話,欣喜無比的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張揚,張揚也是笑逐顏開,端起酒杯和金敏兒的橙汁碰了碰道:“祝願咱們中韓友誼源遠流長!”

    方文南穿著囚服靜靜坐在那,弟弟方文東就坐在一桌之隔的對麵,方文南的目光卻沒有看他,始終盯在桌麵上。

    “大哥,還好嗎?”

    方文南低聲道:“很好!”

    “怎麼會好?大哥,你不要騙我,我經曆過,我知道麵的情況!”

    方文南抬起頭,看了弟弟一眼:“真的很好,我在外麵沒有一天能夠睡好,每天閉上眼睛就會想到海濤的樣子,到了麵,很安穩,心很踏實,也許我本來就應該屬於這。”

    方文東道:“哥,你本不該搞到這種地步……”

    方文南笑了笑:“公司的授權協議書我在出事前已經寫好了,就鎖在我辦公室的保險櫃,密碼我已經郵寄給了你,以應該收到信了吧?”

    方文東咬了咬下唇,點了點頭,眼圈卻已經紅了:“哥……”

    方文南道:“想對我說什麼?是不是想告訴我,是你向警方通風報訊?”

    方文東的臉『色』變了,他忽然起身拉開板凳跪在了方文東的麵前:“哥……我對不起你,是我錯!”

    方文南道:“我沒有怪你,我找人殺田斌的事情隻有你知道,所以,猜到是你並不困難。”

    “哥,我沒良心,我出賣了你!”方文東狠狠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方文南道:“你做得對,如果不是你報警,殺手也許已經殺了田斌,我現在的罪孽更重。我沒怪你,真的沒怪你,我隻考慮自己,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這盛世集團並非是我自己的。盛世集團之所以能有今日的規模,是因為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結果,你、蘇小紅,每個人都出力不少,而我卻忽略了你們的貢獻。”

    “哥,別說了!”方文東已經熱淚盈眶。

    方文南道:“文東,答應我,無論我最終的宣判結果怎樣,你都要把盛世集團好好的經營下去,不要讓她垮掉,這不但是我一個人的,也是我們所有人的心血。”

    方文東已經泣不成聲。

    方文南道:“我不恨田斌了,一點都不恨他,當我見到蘇小紅的時候,我忽然明白了,原來仇恨是可以放下的,真的可以放下。”他看著方文東道:“仇恨往往最先毀滅的就是自己,記住我的話!”

    蘇小紅搖曳著杯中的紅酒,蜷曲的卷發披散在肩頭,給人的感覺很慵懶,卻少了幾分過去的嫵媚。張揚發現自從蘇小紅經曆洪偉基事件之後,她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張揚今天之所以來看她,是擔心方文南的事件對她造成打擊,可當他見到蘇小紅之後,發現蘇小紅比他預想中要平靜得多。

    蘇小紅和張揚碰了碰酒杯道:“謝謝你能夠來看我!”

    張揚微笑道:“我本以為你會很不開心,甚至有點兒消沉,不過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應該是多餘的。”

    蘇小紅道:“我的確有些不開心,但是不會因此而消沉,我和方文南之間已經過去了,我曾經很愛他,也曾經恨過他,可經曆了這麼多事之後,我忽然發現自己對他已經沒有任何的感覺,沒有恨也沒有愛,是不是很奇怪?”

    張揚點了點頭道:“可能你真的想通了,也許是看破紅塵,也許是移情別戀!”

    蘇小紅笑了起來,她抿了口紅酒道:“我是個貪慕虛榮的女人,讓我看破紅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就是後者了!”

    蘇小紅道:“感情對我而言是件很奢侈的事情,我想,我對感情已經絕緣!”

    張揚笑道:“真的能做到?”

    蘇小紅道:“你不怕我會喜歡上你?”

    張揚道:“紅姐,那也得兩廂情願不是?”

    蘇小紅白了他一眼道:“你少臭美了,你雖然很出『色』,可是卻不是我心中的類型。”

    “那你喜歡的是哪種類型?”

    “成熟、穩重、豁達、大度!”

    “好像說得就是我啊!”

    蘇小紅格格笑了起來:“張揚啊張揚,這個世界上你認臉皮第二厚,沒人敢認第一!”

    張揚道:“有我這種厚臉皮的朋友也是一件好事,至少煩惱的時候可以聽聽你傾訴!”

    蘇小紅道:“你很會說話,很會關心人,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女孩子對你死心塌地。”

    “哪有那麼多,我是一國家幹部,紅姐,你說話注意點影響行不行?”

    蘇小紅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想不想聽聽江城關於你張大官人的傳說?”

    “我還是不聽了,那啥,沒事多看看江城新聞,看看輿論是怎麼評價我的。”

    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一個無畏的國家幹部,一個舍己救人的大好青年,江城電視台播出的新聞中正如此評價張揚。

    張揚獨自坐在木屋的客廳內看著電視,聽到這一段本來挺樂,可越聽越不是滋味,直言自語道:“我怎麼聽著這麼像悼詞呢?麻痹的!誰寫的新聞稿?”

    顧佳彤和胡茵茹都出差在外,張揚的身邊突然冷清了下來,他關上電視,拿起電話給海蘭打了一個,海蘭身在澳門,正在做一輯旅遊節目,接到張揚的電話十分開心:“張揚,我在澳門呢!”

    “賭城啊,好玩嗎?啥時候帶我去參觀參觀!”

    海蘭笑道:“就你那閑不住的脾氣還是算了,你到澳門指不定折騰出什麼事來呢。”

    “今年過年回來嗎?”

    “怎麼?想我了?”海蘭的聲音突然低了下去。

    “當然!”

    海蘭柔聲道:“春節應該是不可能回去過年了,不過,我提前會回國做個關於民俗的專輯,我和雅蓓一起回去。”

    張揚道:“成,你回來剛好我有事情跟你談!”

    海蘭道:“我也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兩人情意綿綿的說著情話,張揚不知何時『迷』『迷』糊糊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清晨了,他想起今天金尚元要去開發區『政府』簽訂正式合同,看了看時間居然九點了,他慌忙洗漱了一下驅車就往開發區『政府』衝去,等趕到哪兒,合同已經簽署完畢,為了表示對這次合作的重視,代市長左援朝專門來到現場代表江城簽署了合同。

    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嚴新建,悄悄向張揚道:“怎麼才來?”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一不小心睡過頭了!”直到現在他才想起,自己之所以睡過頭是因為昨天營救時維損耗了大量內力的緣故,人畢竟不是鐵打的。

    左援朝和金尚元握手的時候現場響起一片掌聲,禮儀小姐送上香檳,兩人端起香檳正要碰杯的時候,現場忽然停電了,整個會議室內頓時暗了下來,外麵的天『色』本來就陰沉,麵的光線顯得越發昏暗,金尚元的臉『色』頓時顯得有些不好看,以左援朝為首的這幫江城領導一個個也流『露』出尷尬的表情,供電局搗什麼蛋啊?在這種關鍵時刻居然停電。

    不過好在今天的合同已將簽完了,左援朝充滿大將風度的和金尚元碰了碰酒杯:“願我們合作愉快!共謀發展!”

    金尚元淡淡道:“開發區的電力好像不太穩定啊!”說話的時候,電又來了。

    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額頭見汗,他笑著解釋道:“跳閘了,跳閘了!”話音沒落,燈又滅了。

    左援朝狠狠瞪了肖鳴一眼,肖鳴也是欲哭無淚,這狗日的供電局。

    金尚元抿了口香檳,微笑道:“希望以後合作愉快!不過希望市長大人能夠好好管理一下供電情況。”送走了這些韓國客商,左援朝窩了半天的怒火終於發泄出來,他怒吼道:“搞什麼?早不停電晚不停電,偏偏在這種時候停電?”

    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當著這麼多人被左援朝斥,窘迫的滿臉通紅,他解釋道:“我回頭問問供電局……”

    左援朝氣哼哼道:“我不管,開發區這麼多的工礦企業,誰家停電都耽誤不起,損失他們供電局負責賠償嗎?你馬上給我解決這件事!”

    “左市長,電力係統是個特殊單位……”

    左援朝是真被惹火了:“特殊單位怎麼了?他們屬於省電力局管不錯,可他們在不在我們江城的地盤上?在我們的地盤上就要服從我們的管理!”左援朝說完這番話,憤然離開了會場。

    肖鳴呆在那,張揚和嚴新建同情的看著他,肖鳴呆了老半天,方才歎了口氣道:“我們和電力部門的矛盾從來就沒解決過,省電力局在開發區上馬的時候,就讓我們江城市『政府』出頭出資在開發區建設新電廠,並網發電,否則就不把我們開發區的電力供應列入計劃,後來在省『政府』的壓力和我們市『政府』的協調下,這件事才不提了,可是最近新換局長之後,江城開發區的用電又開始變得不正常起來,他們三天兩頭的拉閘,這幫家夥以為有省罩他們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甚至忘記了在誰的地頭上。”

    嚴新建道:“還是跟他們好好談談,關係搞僵了對開發區的生產沒有好處,至少他們沒有公然斷工廠企業用電,否則損失就大了。”

    肖鳴苦笑著搖了搖頭,說起來容易,可真正協調起來,不知要麵對多少問題。

    雖然江城的問題很多,可是並沒有動搖金尚元把藍星集團生產基地落戶江城的決心,江城市府的條件是相當有誠意的,而且金尚元測算過成本,生產基地落戶江城的風險顯然是最小的。金尚元心很滿意,可表麵上仍然並沒有太多流『露』,還專門列出了五點意見通過張揚上呈給江城市『政府』。

    張揚和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嚴新建一起把金尚元送到江城機場,金尚元一行要飛往北京,然後轉機前往漢城,金尚元道:“江城一個這麼大的城市,機場和城市地位實在太不相襯了,國際航線都沒有幾條。”

    張揚道:“金先生提出的問題正在改善之中,江城新機場的計劃已經提出,隻要上級部門批準下來就可以動工了。”

    嚴新建微微一怔,他怎麼沒有聽說過這件事?難道張揚有內幕消息?他卻不知道張揚是信口開河,這新機場工程八字都沒一撇呢,也隻有他敢說這樣的話。

    張揚心中想的是先把這個老棒子忽悠暈了,至於這新機場反正也不是一天兩天建成的事兒。

    金敏兒從張揚手中接過皮箱,微笑道:“有機會可以去韓國玩,我帶你去滑雪!”

    “公務繁忙,一時半會兒是抽不出空,等明年吧!”

    金敏兒點點頭。

    張揚道:“在韓國呆膩了就過來玩,江城還有很多地方值得去。”

    “清台山我就沒去過,下次我過來的時候,你一定要帶我去清台山看看!”

    “沒問題!”

    金尚元也主動和張揚握了握手,他微笑道:“張主任年輕有為,中國有你們這樣的幹部,改革開放一定能夠取得巨大成功。”

    張揚道:“我今兒也不跟金先生客氣了,反正咱們已經簽約合作了,以後肯定會常來常往!”

    金尚元點了點頭,一行人走入機場,金敏兒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向張揚揮了揮手,美眸之中流『露』出不舍之意。

    

Snap Time:2018-01-23 12:07:29  ExecTime: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