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八章中庸之道(上)


    第二百六十八章【中庸之道】(上)

    包括張揚在內的很多人對方文南的被捕感到詫異,原來從身份尊崇的江城首富墮落到階下囚距離如此之近。

    田斌也想不通為什麼方文南會這樣仇恨自己,自己並沒有殺害方海濤,也沒有導致方海濤的死亡,為什麼方文南會把這筆帳記在自己的頭上?

    “哎呦!”杜宇峰的叫聲打斷了田斌的沉思,卻是張揚觸痛了他的傷處,X光表明,杜宇峰從二樓跳下的時候發生了骨裂,這對張大官人來說算不上什麼,張揚打趣道:“我說杜哥,你也忒嬌氣了一點兒,一大老爺們這點傷算什麼?我給你的這膏『藥』,你老老實實貼上,很快就能好了。”

    杜宇峰半信半疑的看著他:“你行嗎?”

    “我家祖傳秘方,你信就信,不信拉倒!”

    “我信!”杜宇峰感覺貼膏『藥』的地方熱乎乎的,應該是有些效果。

    田斌對張揚的醫術深信不疑,他拍了拍杜宇峰的肩膀道:“放心吧,張揚家的祖傳秘方很靈的,不是自己人,他還不費這力氣呢。”

    張揚笑道:“還是田斌這話中聽!”

    杜宇峰呲牙咧嘴道:“我他媽怎麼這麼倒黴,那殺手從二樓跳下去毫發無損,我跳下去就落一骨裂!”

    田斌笑道:“沒事兒,頭肯定給你算工傷!搞不好這次還得給你記功呢!”

    “記個屁功,他讓我們原地待命,你小子非得堅持冒險,咱倆這是違抗命令,警察是紀律部隊,你當是過家家啊,別說記功了,我估『摸』著不給個處分都算是輕饒我們了!”

    田斌道:“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當,跟你沒關係!”

    “什麼話?我是那種不講義氣的人嗎?”

    兩人正說話呢,薑亮走了進來,他先問了問杜宇峰的情況,確信杜宇峰沒什麼事情,這才放下心來。

    田斌和杜宇峰最關心的都是方文南是否落網,田斌問道:“抓到方文南沒有?”

    薑亮點了點頭道:“抓住了,在皇家假日抓住的!”

    張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對方文南和蘇小紅的舊情最清楚不過,生怕這件事牽連太多,低聲道:“跟蘇小紅也有關係?”

    薑亮搖了搖頭道:“跟她沒什麼關係,方文南隻是過去喝酒,蘇小紅並不清楚他做了什麼。”

    “方文南怎麼樣?”

    “他對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認不諱,這次麻煩會很大,雇傭殺手殺人,可是重罪!”

    張揚感到一陣悲哀,方文南淪落到眼前這一步是他所不想看到的,可是一切已經成為事實,他也無力扭轉這一切。

    薑亮道:“方文南落網是他咎由自取,這件事已經調查的很清楚,他兒子的死和田斌根本沒有關係,他選錯了目標。”

    杜宇峰道:“董得誌才是幕後的策劃者,他應該去恨董得誌。”

    張揚道:“可董得誌已經死了,他內心中的仇恨無處宣泄,所以才會選擇田斌,他想為兒子討還公道,卻想不到這樣的想法讓他越陷越深,最終走上了絕路。”

    幾個人都沉默了下去,過了好久田斌方才道:“我很奇怪,那個匿名電話究竟是誰打來的,究竟是誰幫了我?”

    薑亮道:“別想這麼多了,榮局晚上請我們吃飯,水上人家!”

    田斌有些詫異道:“該不會是鴻門宴吧?”

    薑亮笑道:“別多想,榮局嘴上雖然罵你們,可心是擔心你們出事,晚上的這頓飯肯定是為你們壓驚的,張揚!一起過去,榮局點你名了。”

    張揚苦笑道:“虧你們能想出來,讓我這個招商辦主任整天給你們當三陪!”

    “你小子再滿口黃腔小心我們掃黃把你掃進去!”

    張揚雖然答應了下來,可是臨到晚飯前卻被金敏兒一個電話把計劃打『亂』,金尚元要見他。

    現在金尚元是江城最為重要的客人,張揚一切以工作為重,給榮鵬飛告了假,帶著常淩峰來到金尚元的下榻處,兩人來到南湖大酒店的時候,金尚元正在和江城棋院的一位五段棋手下圍棋,雖然棋局才進行到中盤,金尚元卻不準備下了,他向那名棋手禮貌的表示自己已經認輸了。

    金敏兒身穿韓國傳統服裝,在一旁茶海前泡茶,她潔白柔嫩的纖手姿態宛如蘭花般美妙,從她嫻熟的動作就能夠推測出她是一位茶道高手,張揚饒有興趣的看著,金敏兒抬起頭,如水美眸在他臉上瞄了一眼,『露』出動人心魄的笑靨。

    金尚元邀請張揚和常淩峰在茶海前坐下,張揚道:“看來我們來得不是時候,打擾了金先生下棋的興致。”

    金尚元道:“我的棋藝也就是業餘五段的水平,和專業級五段棋手下棋必敗無疑,從剛才的棋局我可以看出,他在故意讓我,我想這就是你們中國人的待客之道,其實我在下棋之前就知道自己必敗無疑,他這樣做隻會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常淩峰不等金敏兒翻譯,就用熟練的韓語道:“金先生,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謙和好客,雖然你因此而感到不舒服,可是你卻不能否認,那位棋手的出發點是善意的。”

    金尚元笑道:“也許是兩國文化差異的緣故。”

    常淩峰微笑道:“我並不認為中韓的文化有太多的差異,同為東方文化,韓國的文化深受中國的影響,我想,如果我們易地相處,金先生也會為客人考慮的很周到。”

    金尚元道:“常先生對韓國的文化很了解嗎?”

    常淩峰搖了搖頭道:“不敢說了解,可是我知道中韓文化一脈相承!”這句話說得雖然婉轉,其實卻是很不客氣,當著老棒子的麵指出韓國文化其實就是脫胎於中國文化。

    張揚聽他們嘰呱啦的說,壓根是一句也不明白,金敏兒臨時充當了他的翻譯,小聲給他解釋了一下,張揚暗叫痛快,常淩峰果然見過大場麵,在老棒子麵前沒有給中國人丟臉。

    金尚元道:“在我看來,中國人更講究中庸之道,而韓國人更積極進取一些。”

    常淩峰笑道:“中庸之道的確是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恕我直言,金先生對中國文化的了解可能和我對韓國文化的了解一樣,僅僅流於表麵。中國人講究中庸之道,並非意味著我們不進取不努力,而是我們懂得含蓄,懂得謙虛。”

    “韓國人一樣懂得!”

    常淩峰微笑道:“曆史和文化需要沉澱,這種沉澱必須要以時間為代價,沒有任何捷徑可言,美國雖然發達,可是他們在文化的內涵方麵和中國根本無法相比,金先生同意我的說法嗎?”

    金尚元明白常淩峰表麵上是拿美國和中國比較,實際上卻是在比較中韓,意思是韓國的文化底蘊也無法和中國相比,金尚元雖然心不爽,可他也不得不承認常淩峰所說的是事實。

    金敏兒已經泡好了茶,她和張揚如今都淪為了旁觀者的角『色』,常淩峰的韓語很好,很地道,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甚至會認為他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韓國人。

    金尚元撚起茶盞抿了一口茶:“我今天約你們兩位來是談生意,怎麼談起文化來了。”

    常淩峰笑道:“我們做生意的同時也是一種文化交流,中國人把經營生意的同時又交流文化的叫做儒商,我看金先生身上恰恰有儒商的氣質。”

    金尚元笑道:“我可以把常先生的這句話理解為一種恭維嗎?”

    常淩峰道:“我寧願金先生用中庸之道來解釋!”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常淩峰喝了一口茶道:“不知金先生找我們前來有什麼指教?”

    金尚元道:“我考慮過了,我準備在江城開發區建立藍星的生產基地,這將會是藍星在亞洲最大的生產基地!”

    常淩峰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激動,他的表情古井不波,似乎並沒有感覺到這是什麼天大的好消息,甚至連一點點的興奮和喜悅都沒有。

    金尚元佩服他沉穩的同時,又不禁感到有些失望,這不是他期望看到的反應,他本以為常淩峰會喜形於『色』,可人家沒有。

    常淩峰清楚的意識到眼前的是一位久經沙場的老將,他之前搞出這麼多的事情絕不是平白無故的,投建生產基地一定還有前提條件。一切果然不出常淩峰的所料,金尚元拿出一份早已準備好的文件:“這是我在江城投資建立生產基地的幾個條件,我希望你們能夠考慮一下。”

    常淩峰拿起文件掃了一眼,他笑了笑,然後很快就把文件推到了金尚元的麵前:“對不起金先生,這樣的條件我們不能答應!”

    金尚元頗感詫異道:“不能答應?”

    常淩峰道:“江城市『政府』開給金先生的政策和條件是經過我們慎重考慮和仔細評估後的,我們認為已經給予了金先生最優惠的條件,這一條件是建立在維護雙方共同利益基礎上的,金先生追加的這幾條要求已經超出了我方的底線。”

    金尚元低聲道:“你確定?”

    常淩峰點了點頭。

    金尚元道:“你不需要詢上級領導的意見?”

    常淩峰笑著看了看張揚:“我的上級領導就在這,我相信他會和我站在一起。”

    金尚元眉頭皺了皺,他向金敏兒道:“把發生的事情告訴張主任!“

    金敏兒點了點頭,將發生的事情告轉告了張揚。

    讓金尚元失望的是,張揚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他的意見就代表了我的意見,金先生的條件我們不能接受!”

    金尚元道:“你能保證你們的市府也不會答應?我之所以先通知你們,是要表示對你們的尊重!”

    張揚聽金敏兒說完,他很堅決的說道:“我的意見就代表市府的最終意見,如果我都不接受,市府更不會接受金先生的條件,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金尚元徹頭徹尾的愣了,剛剛這幫中國年輕人還在跟自己談中庸之道,這會兒就表現的如此強硬,連任何的緩和餘地都沒有。他點了點頭道:“看來我們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常淩峰和張揚同時站起身來,兩人很禮貌的向金尚元告辭,離開南湖大酒店,張揚和常淩峰相視而笑,常淩峰道:“謝謝!”

    “謝什麼?”

    “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不信任你,我何必請你?”張大官人深諳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

    常淩峰心頭一陣溫暖,他點了點頭,低聲向張揚道:“我先走,有人找你來了!”

    張揚轉過身去,卻是金敏兒從酒店走了出來,俏臉上沒有絲毫的笑意,張揚還是第一次見到她這樣,嬉皮笑臉道:“怎麼著?誰惹金大小姐生氣了?”

    金敏兒道:“你們好沒禮貌,我大伯隻是給你們看一個意向書,你們就算不同意也拿回去仔細考慮一下,當麵拒絕,有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

    “丫頭,生意歸生意,人情歸人情,我身為『政府』官員,在原則上必須寸步不讓!咱倆關係再好是咱倆的事情,跟生意無關!”

    金敏兒俏臉微紅嗔道:“誰跟你好?”

    此時榮鵬飛的電話打了過來,他是吆喝張揚去喝酒的,張揚向金敏兒提出邀請道:“一起去吧!當我為你接風!”

    金敏兒點了點頭,她回去和金尚元說了一聲,這才跟張揚一起前往水上人家。

    聽說張揚把金敏兒帶來了,榮鵬飛又讓酒店重新上菜。

    看到滿桌的菜肴一動沒動,張揚向金敏兒道:“看到沒,這就是中國人的謙虛和含蓄!”

    

Snap Time:2018-04-23 06:12:56  ExecTime: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