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七章談判(下)


    第二百六十七章【談判】(下)

    金尚元和金敏兒進入奔馳車內,金尚元道:“想不到,匯通的規模竟然如此之大!”

    金敏兒小聲道:“大伯想好了嗎?”

    “想好什麼?”

    金敏兒撅起小嘴道:“你到底將生產基地設在哪兒啊?”

    金尚元笑道:“江城的確很不錯,最終的結果,還要看他們市『政府』的態度了。”

    望著前方的奔馳車緩緩啟動,田斌也開動了警車,身邊杜宇峰忍不住道:“真是煩啊,榮局也真是居然讓我們給韓國人當保鏢。”

    田斌笑道:“現在想想真是一個矛盾的事兒,我們當警察的喜歡破案,可又不希望發生犯罪,你說,如果這社會上突然沒有了犯罪,我們這些警察是不是都要失業啊?”

    杜宇峰哈哈笑了起來:“如果失業了,我就去清台山養豬!”

    “養豬?”

    杜宇峰點了點頭道:“過去黑山子鄉有個副鄉長郭達亮,人家因為競選鄉長落敗,然後大徹大悟,帶著兒子去開了養豬場,沒成想,這養豬竟然發了大財!現在連汽車都開上了!”

    田斌笑道:“那成,等這社會上沒有犯罪了,我也跟你去養豬,要不我就在你養豬場旁邊開個養魚場,當個水產養殖大戶。”

    兩人一邊說一邊笑著,眼看已經到了市『政府』一招,田斌的電話忽然響了,他接通電話,麵一個陌生的聲音道:“田斌是嗎?”

    “是我!”

    “有人要殺你,你下車的時候要小心!”說完對方就掛上了電話。

    田斌愣了,杜宇峰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了有些異樣,低聲道:“怎麼了?”

    田斌道:“剛才有個匿名電話說有人要殺我!”

    杜宇峰臉『色』驟變,他大聲道:“還不馬上通知榮局?”

    田斌猶豫道:“也許是惡作劇!”

    杜宇峰已經撥通了榮鵬飛的電話,榮鵬飛的回答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馬上派大隊警察前往市『政府』門外增援,讓田斌和杜宇峰暫時按兵不動。

    杜宇峰把榮鵬飛的決定告訴了田斌,可田斌卻道:“這是一個機會!”

    杜宇峰從田斌的目光中已經意識到他仍然要前往,想要利用自己將殺手吸引出來。杜宇峰用力搖了搖頭道:“不可以,你上次僥幸撿回來一條命,現在還要這麼幹,運氣不會永遠站你這邊的。”

    田斌微笑道:“別忘了我有避彈衣!”

    “避彈衣又怎樣?假如他瞄得是你的頭呢?”

    “我的命很大!”

    杜宇峰怒吼道:“我不允許你去!”

    田斌的表情無比堅毅:“上次雖然抓住了董得誌,可仍然沒有挖出幕後的真凶,這次我一定要把元凶給挖出來!”

    “你醒醒,太危險了!”

    田斌道:“杜哥,我們沒多少機會,自從董得誌『自殺』之後,一切線索全都斷了,你相信過去所有的一切都是董得誌策劃的嗎?我不信,我相信一定有人指使他這麼做,他的背後一定還有人。”

    杜宇峰沉默了下去。

    田斌道:“這次是個機會!杜哥,答應我!”

    杜宇峰抿起嘴唇終於用力點了點頭。

    田斌道:“待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記住,第一時間把殺手找出來,不要讓我的努力白費!”

    杜宇峰的眼圈竟然有些紅了,他沒有說話,隻是雙手用力攥緊了方向盤。

    車隊行駛到市『政府』一招,杜宇峰周身的神經頓時緊繃了起來,他看了看田斌,卻見田斌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不見有任何的緊張,心中不由得佩服田斌的膽量,都說視死如歸,田斌無疑做到了這一點。

    田斌臨下車的時候,杜宇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田斌笑了笑,拍了拍杜宇峰的手,然後毅然決然的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當他答應榮鵬飛的要求,決定潛入看守所內部的時候,已經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現在又是這樣,不過那次他是經過一番辛苦精神鬥爭方才做出的決定,這次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

    他觀察著周圍的環境猜測著殺手可能隱匿的地方,因為接到杜宇峰他們的事先通知,金尚元並沒有馬上下車,田斌環視一周,並沒有發現太多可疑的地方,他開始懷疑這個電話有可能是個惡作劇,正準備示意沒有危險的時候,一顆子彈『射』在他的前胸,田斌魁梧的身材晃動了一下,然就栽倒在地上,這並非是他表演,而是子彈的前衝力實在太大,他根本無力與之抗爭,雖然穿了避彈衣,仍然被子彈的衝擊力帶倒在地上。

    杜宇峰幾乎在瞬間就確認了二樓左側第二個窗口,他連續向窗口進行『射』擊,然後以驚人的速度衝入樓內,快步向凶手潛伏的房間衝去。

    杜宇峰的反應之迅速大大超出了對方的預料之外,杜宇峰衝上二樓樓梯的時候,對方已經衝入了對側的房門,然後從窗口跳了出去。

    杜宇峰舉槍怒吼道:“給我站住!”

    對方落地後,以驚人的速度衝向西北側的後門,看來他對市『政府』一招的環境很熟悉,事先也想好了退路,提前訂下了對側的兩個房間,這是為了以防萬一,留給自己一條退路。

    杜宇峰咬了咬牙,也從窗口跳了下去,右腳落地的時候忽然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他意識到極有可能在落地的時候腳腕不慎扭到了,杜宇峰舉起手槍,瞄準那名殺手的右腿『射』出一槍,子彈準確無誤的命中了那名殺手,殺手身體踉蹌了一下撲倒在地上,他舉起手槍也瞄準了杜宇峰,正準備發『射』的時候,又一聲槍聲響起,卻是田斌及時趕到,一槍『射』中了殺手的右臂,他被子彈擊中的地方疼痛不已,強忍疼痛走了過去,掏出手銬,將那名殺手反手銬住。

    此時急促的警笛聲響起,公安局長榮鵬飛親自率領警員隊伍趕到。他首先確定所有人員都安然無恙,這才前往金尚元處向這位韓國貴賓表示了道歉。

    金尚元的反應還算寬容,和榮鵬飛簡單閑聊了幾句,就告辭前往賓館。

    發生在市『政府』一招的槍擊案震驚了整個江城市委領導層,正在進行市委常委會議的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馬上結束了會議,和代市長左援朝等市委領導及時前往市『政府』一招探望並慰問,如果這起槍擊案件是衝著金尚元來得,那麼未來江城的投資前景將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杜天野見到榮鵬飛的時候臉『色』也很不好看,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居然鬧出了一起槍擊案,則從另外一個側麵表明,江城的治安還無法讓人放心,榮鵬飛的工作有問題。

    榮鵬飛當然明白這起事件的嚴重『性』,以及可能產生的惡劣影響,他收隊之後,把杜宇峰和田斌叫到身邊,怒吼道:“搞什麼?既然已經預見到這起槍擊案要發生,為什麼還要堅持來到一招,為什麼不按照我的要求改變路線?”

    田斌道:“榮局,這件事和老杜沒有關係,全都是我一個人的責任,是我決定這麼做,也隻有用這種方法,我才可以將殺手吸引出來,抓住他,找到線索。”

    榮鵬飛罵道:“混賬,你不要命了?”

    田斌大聲道:“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及時破案!”

    榮鵬飛搖了搖頭道:“在我眼任何事情都不如你們的生命重要!”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我們警察是紀律部隊,如果一個個全都像你們一樣,那麼我們的隊伍將成為一盤散沙,回頭我再跟你們算賬!”他指著杜宇峰的鼻子道:“還有你!田斌發瘋,你也跟著他一起發瘋?你有沒有腦子?”

    杜宇峰表情痛苦道:“我腳疼!”

    榮鵬飛歎了口氣,向遠處的醫生揮了揮手道:“送他去醫院檢查!”

    金尚元見到杜天野還是極為客氣的,他對這起槍擊事件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介意,微笑道:“在韓國,槍擊犯罪也有很多,我相信這隻是一起偶然事件,杜書記請放心,這件事不會對我們未來的合作造成任何的影響。”

    杜天野笑道:“難得金先生如此深明大義,謝謝你的理解,我在此也代表江城向金先生鄭重承諾,同樣的事件絕不會再次發生。我們一定會盡力打造一個和諧安定的江城,給投資商們營造最好的條件。”

    金尚元道:“我相信江城市領導的能力!”在他的日程安排中,原本沒有和市委書記杜天野見麵,是槍擊案的發生促成了他們的會麵。

    既然見麵杜天野就不可避免的問起金尚元對江城的印象。

    金尚元對江城的總體印象還是不錯的,但是他並明確表達自己是否決定在江城建設生產基地,杜天野也沒有追問,和金尚元寒暄了幾句告辭離開。

    發生在市『政府』一招的槍擊案被嚴密封鎖消息,榮鵬飛在將凶手送往醫院救治之後,第一時間向他進行聆訊,殺手並沒有做太多的對抗,在榮鵬飛的心理攻勢下很快就敗下陣來,他告訴榮鵬飛,是方文南委托自己謀殺田斌的,這個答案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榮鵬飛想找到的這條線絕非是方文南,方文南謀殺田斌的動機很簡單,他就是想為兒子方海濤複仇,一直以來他都將田斌視為殺子仇人,從起訴田斌那天起,他就開始決定將複仇進行下去,終於越陷越深,在上訴被駁回之後,終於走出了這足以毀滅自己的一步。

    榮鵬飛在得到證供後,沉默了足有一分鍾,然後撥通薑亮的電話,發出正式拘捕方文南的命令。

    方文南並不在國華大廈的辦公樓,他已經有了某種預感,這次的事情如果不成功,他的一切將徹底斷送,根據預定的時間,到現在仍然沒有任何消息返回,方文南明白自己已經走上了絕路。

    天『色』很陰暗,凜冽的白『毛』風呼呼地吹,方文南穿著黑『色』的長大衣孤零零行走在街頭,他毫無目的的走著,腦海仿佛放電影一般閃回著往日的一幕一幕,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他曾經以為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自己有足夠的金錢,可以買到想要的東西,可以得到想要的女人,可以結交到能夠帶給自己利益的高官,可以用自己的財富給後代們帶來幸福,然而現實卻將他的信心一點點擊碎,他就像一隻落入蛛網的飛蛾,無論怎樣掙紮都掙脫不開命運的束縛。方文南黯然閉上雙目,也許這就是他的命運,睜開雙目,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走到了皇家假日的門前。

    方文南久久佇立在那,望著皇家假日的招牌,想起昔日蘇小紅對自己重重的好處,內心中忽然有種難言的感觸,他發現自己的心底深處始終還是愛著蘇小紅的,想起自己過去曾經親手將自己的女人送到洪偉基的懷抱中,他至今方才意識到自己的冷酷與自私,一直以來,他從未顧及過蘇小紅的感受,甚至他從未顧及過任何人的感受。

    他很想走入皇家假日去看看蘇小紅,看看她現在的樣子,看看她的笑靨,可是近在咫尺,在他心中卻遠如天涯,他沒有勇氣邁出這一步。

    方文南猶豫許久,終於還是轉身離去,回身的時候,卻看到蘇小紅靜靜站在他的身後,一雙明澈美眸表情複雜的看著他。

    蘇小紅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憔悴男子就是方文南,他花白的頭發蓬『亂』著,額頭眼角增加了許多的皺紋,整個人看起來如此的消沉如此頹廢,高大的身軀微微躬著,嘴唇上的胡須也已經很久沒有刮,方文南的嘴唇動了動,他想要做出一個微笑的表情,讓自己看得自然起來,可是表達在臉上的時候,卻顯得格外的生硬。

    蘇小紅望著這個曾經改變自己人生的男人,這個自己曾經深愛過的男人,她詫異於自己現在內心的冷靜,她本以為自己會恨他,也許會依然愛著他,可是當她和方文南真正麵對的時候才知道,這個男人已經無法引起她情緒上的大喜大悲,所剩下的隻有同情,也許方文南給過她很多,也許因為方文南傷害她太多,她內心中原本屬於他的哪部分已經徹底毀滅,蘇小紅淡淡笑了笑:“來看我?”

    方文南沒說是,也沒說不是,隻是默默看著蘇小紅,粗大的喉結上下動了動,醞釀了好一會兒卻始終不知該說什麼好。

    蘇小紅比起方文南要坦然的多,她微笑道:“進去喝一杯吧!”

    方文南點點頭,跟著蘇小紅走入皇家假日,下午的生意很清淡,蘇小紅讓吧台的調酒師倒了兩杯紅酒,將其中一杯遞給了方文南,方文南拿起那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蘇小紅流『露』出驚奇的光芒,畢竟在過去方文南很少喝酒,短短的時間內,他身上發生的變化很大。蘇小紅陪他喝了一杯紅酒,示意調酒師又滿上。

    方文南的手抖得很厲害,端在手中的紅酒潑出了不少。

    “抖了很久了?”蘇小紅輕聲問。

    方文南點了點頭,依然沒有說話。

    “為什麼不去醫院看?”

    方文南笑道:“看不好……沒什麼意義?”

    “文南……你情緒很不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蘇小紅和方文南相處這麼多年,對他還是有相當了解的。

    方文南搖了搖頭:“沒事……”

    “一定有事,不如你說出來,也許我可以幫到你!”蘇小紅很真誠的說。

    方文南忽然感到一種羞辱,一個曾經依靠自己的女人,現在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這是怎樣的悲哀,無論蘇小紅的出發點是什麼,都讓他感到難堪:“我沒事,我真的沒事!”方文南把那杯紅酒一口氣喝完,然後道:“我走了!”

    “文南!你不要這個樣子,雖然我們已經不可能回到過去,可是,我仍然把你當做朋友!”

    方文南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謝謝你仍然把我當成朋友,可是我不配,我真的不配,小紅……我不知為什麼要到這來,也許我是想對你說聲對不起,我過去做得事情真的很對不起你!”方文南說完這句話,匆匆向大門外走去。

    蘇小紅追了上去,當方文南走出皇家假日門口的時候,看到四輛警車呼嘯來到了皇家假日門前,為首的正是薑亮,他的表情莊重而嚴肅,來到方文南麵前大聲道:“方文南先生,我們有理由懷疑你與一宗謀殺案有關,你被拘捕了!”

    方文南慢慢伸出了雙手,雪亮冰冷的手銬將他銬住。

    “文南!”蘇小紅在身後叫道。

    方文南轉過身,向蘇小紅『露』出一個開懷的笑容:“我想,我終於解脫了!”

    

Snap Time:2018-07-18 04:40:12  ExecTime: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