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七章談判(上)


    第二百六十七章【談判】(上)

    “什麼?”喬夢媛愕然道。

    張揚又重複了一遍。

    金敏兒怯怯的問道:“都要脫啊?”

    張揚點了點頭道:“一件不剩,全都脫光,我點她周身『穴』道!”他一臉嚴肅,閉上雙目道:“快點,若是貽誤時機,她或許會落下病根。”

    喬夢媛咬了咬嘴唇,事到如今也隻能相信張揚一次了,她和金敏兒一起動手,將時維脫了個精光,相必時維日後一定會怪罪自己。

    張揚讓她們將時維平躺,揮動手臂,手指沿著時維胸前天突、紫宮、玉堂、檀中、中庭、鳩尾一路點下然後轉而上行,將她全身各處『穴』道點了一遍,最後讓兩人將時維扶著坐起,雙掌緊貼在時維後心,一股溫熱的氣流源源不斷的注入時維體內。

    奇異的一幕發生了,開始的時候看到張揚的頭頂冒出縷縷正氣,沒過多久時維的頭頂也冒出白汽,到最後,兩人的身上都變得霧氣繚繞,時維蒼白的臉『色』也終於泛起紅暈。

    張揚用指尖打通時維周身各處『穴』道,然後用內息理順她的經脈,這樣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內息在時維的體內運行三個周天之後,張揚徐徐收回雙掌,順便點了時維的昏睡『穴』,微笑道:“沒事了,讓她好好睡一覺,醒來就好!”

    金敏兒看到張揚滿頭大汗,神情疲憊,擔心他有事,柔聲道:“你還是休息一下吧!”

    張揚微笑道:“放心,我沒事,我去洗澡,幫忙給我買件衣服去!”

    “沒問題!”

    時維睡了三個小時方才醒來,睜開雙目,發現喬夢媛坐在一旁關切的看著她,時維坐起身,被子從身上滑落,她方才意識到自己沒穿衣服,雖然是麵對表姐,仍然有些臉紅。

    喬夢媛見她終於醒了,驚喜的握住她的雙手道:“你總算醒了,剛才真是把我擔心死了。”

    時維努力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去勸那幾個小孩子上來的時候,冰麵裂開了,她和幾個小孩一起掉了下去,時維是懂得一些水『性』的,可是湖水太冷,她想浮上去,可每次都遇到冰麵,慌『亂』中越遊距離缺口越遠,最後就失去了意識,時維心有餘悸道:“我本以為自己要死了,想不到居然能夠獲救。”

    喬夢媛道:“是張揚救了你!”

    時維沒有說話,心中卻是無比溫暖,她小聲道:“那些孩子怎樣?”

    “因為搶救及時,三名落水的孩子全都救起來了!”

    時維這才放下心來,喬夢媛伸手撫『摸』了一下她的秀發,充滿愛憐道:“快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吧,出去轉轉,讓大家放心。”

    時維沐浴更衣之後,和喬夢媛攜手走出房間。喬夢媛給張揚打了個電話,張揚正和金敏兒一起在咖啡廳聊天呢,兩姐妹也走了過去。

    張揚穿著金敏兒剛剛給他買得一身運動服,南湖大酒店開業沒多久,酒店商店中沒有太多選擇,隻有這身運動服還看得過眼。

    時維今天顯得淑女了許多,看到張揚破天荒沒有和他發生口舌之爭,輕聲道:“謝謝你!”

    張揚笑道:“有什麼好謝的?再怎麼說你都是一條生命,別說是人了,就是一隻貓一條狗掉進去我也會救它!”

    時維居然沒有生氣,她和喬夢媛分別在金敏兒和張揚的身邊坐下,時維笑道:“你越想惹我生氣,我越不上你當。”

    “喲,真看不出,你修煉的油鹽不侵了!”

    時維點了點頭道:“那是,人經曆過一次生死怎麼都要成熟一些。”

    喬夢媛要了兩杯頂級藍山,喝了一口卻不合口味,皺了皺眉頭道:“這咖啡也敢說是頂級!”

    張揚笑道:“頂級價格,人家又沒說是頂級品質!”

    金敏兒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和張揚一樣喝得是鐵觀音。

    喬夢媛道:“金先生怎樣?”

    金敏兒道:“我大伯沒事,醫生剛剛幫他檢查過,說他體質好得很。”

    張揚道:“想不到他這麼大年紀勇氣卻是可嘉,毫不猶疑的跳進了湖水!”在那種情況下,能夠在第一時間做出這樣的行為,絕對是從心而發,張揚對這個商場上陰險狡詐的韓國人有了全新的評判,一個能在危險關頭毫不猶豫選擇救人的人,人品應該錯不到哪。

    喬夢媛輕聲道:“今天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雖然這發生了這種意外,幸運的是有驚無險,所有人都平平安安。”

    張揚眯起雙目,望著窗外的南湖,低聲道:“南湖周邊應該增加一些警示標誌了,今天的事情並不是偶然發生,經常都有頑皮的孩子來到冰麵上玩耍,萬一出了事,對他們的家庭來說該是怎樣的悲劇。”

    喬夢媛道:“張揚,你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悲天憫人了?”

    張揚道:“別忘了,我是一優秀的『共產』黨員,這點素質我還是有的。”

    時維道:“我發現你身上還是有閃光的地方的。”

    張揚笑眯眯道:“你也有閃光的地方,不同的是,我是人『性』光芒,你是電燈泡!”

    “滾!”時維終於再也受不了了,鳳目圓睜的罵道。

    張大官人哈哈大笑道:“不是說經曆生死之後會成熟一些嗎?”

    “跟你沒法談素質!”

    張大官人的素質還是很高的,當晚接待宴會上,代市長左援朝發表了令人感動的講話,今天的救援行動充分體現出了中韓兩國的友誼,張揚勇救落水兒童那是一個國家公仆的本分,是一個優秀『共產』黨員應該具備的素質。金尚元則不同了,人家一個外國企業家,能夠在這種時候挺身而出,這不但是人道主義精神,也是國際主義精神在閃光,則要擁有多大的勇氣。左援朝代表江城人民向金尚元表示感謝,今天的事情將會被江城的曆史永遠銘記。

    表揚金尚元的同時,張揚的作用就難免會被削弱,張揚並不介意,他知道左援朝是無心的,今晚的主要任務是和韓國人套近乎,再說了人家金尚元一個韓國人能這麼做的確不簡單,的確應該值得感謝。

    論到金尚元發言的時候,金尚元讓金敏兒代為翻譯,他微笑道:“左市長剛才對我的讚美之詞,我受之有愧,今天我揪出了一名落水兒童,而張主任救出了兩名落水兒童,還救出了時維小姐,還是第一個跳下去救人的,他才是今天的英雄,我們的掌聲應該獻給他!”他率先鼓掌,所有人同時響應,目光都聚集到張揚的臉上,張揚笑著擺手。

    金尚元等掌聲結束之後又道:“此前我來江城聽說了一些負麵的東西,套用一句中國的老話,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我承認我上次對江城的定義有些過於主觀臆斷了,今天的事情讓我看到江城領導們的素質,讓我看到了你們的偉大,也見證到江城人民的善良,我保證,我要利用這次機會,好好的了解江城,公平的去認識江城,希望這次的考察能讓我滿意,能讓你們滿意!”

    金尚元的話結束之後,左援朝宣布歡迎酒會正式開始。

    張揚向金尚元敬酒的時候,兩人都對對方的行為表示讚賞,張揚道:“我記得抗美援朝那會兒,有位誌願軍戰士叫羅勝窖,他也是勇救朝鮮兒童,最後把孩子就出來了,他英勇犧牲,金先生今天的義舉意義等同於羅勝窖,您也是國際主義戰士。”

    金敏兒把原話翻譯了過去,金尚元笑了笑,跟張揚碰了碰杯子將酒飲盡,然後向嚴新建走去。

    張揚覺著金尚元笑得有些不自然,忍不住問常淩峰道:“我說錯什麼了?”

    常淩峰笑道:“金尚元是從南朝鮮過來的,你說的羅勝窖是在北朝鮮救人的!”

    “有什麼分別,朝鮮不是後來才分了南北嗎?”

    “一個資本主義,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製度不同,意識形態也不同。”

    張揚道:“有什麼不同,學學我們中國,搞一國兩製唄!”

    常淩峰笑道:“咱們是招商談生意,您還是少涉及政治上的事情。”

    當晚的酒會進行的很愉快,通過這次拯救落水兒童,讓他們之間的距離拉近了許多。

    酒會結束之後,包括左援朝在內的幾位市領導都對金尚元這次投資的前景十分看好,張揚看到他們這麼樂觀,也不忍心打擊他們的積極『性』,常淩峰已經提前分析過,金尚元這個人把生意和人情分得很清楚,他一定不會受今天事情的影響。

    金尚元在參觀匯通之後,對匯通的規模表示相當的驚奇,他並沒有想到,在中國的內地已經開始籌建如此規模的IT產業,喬夢媛的眼光無疑是超前的,根據目前匯通的初步規模來看,匯通正式生產之後,個人計算機的產量將在亞洲位於前列。

    當天上午匯通的執行總裁許嘉勇專程從北京趕回來,他和金尚元針對合作進行了更深一步的磋商。

    金尚元道:“許先生,不知你為何會看好個人pc的市場?”

    許嘉勇微笑道:“金先生,這有我做出的一份詳細報告,您看了就會明白,我在美國留學多年,畢業後在美國矽穀工作,接觸到許多世界領先的理念,我相信各國體製雖然不同,可是社會的發展,經濟的發展必然殊途同歸,美國計算機產業的發展速度極其驚人,我相信以後的十年,將會是個人計算機普及並發展的十年,我們常說把握住時代脈搏,搶占先機,我現在所做的正是這件事。”

    金尚元微笑道:“可以了解一下你們匯通的股權構成嗎?”

    許嘉勇道:“我們匯通的資金很大部分來源於國際風險投資,為此我在美國進行了大量的工作!”

    “你是怎樣打動這些國際資本家的?”

    許嘉勇微笑道:“依靠計劃書!”他向金尚元麵前的那本計劃書看了一眼,意味深長道:“給金先生的這份計劃書是我做得最用心的一本,所以我對打動金先生擁有相當的信心!”

    金尚元哈哈大笑起來,他對許嘉勇的印象不錯,年輕但是不失沉穩,擁有相當的自信,這是和張揚完全不同的兩個年輕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很出『色』。

    喬夢媛補充道:“金先生,按照我們匯通的計劃,還將在工廠的正東方向拿下二百畝地,用作二期發展,以後匯通的生產規模將會是亞洲一流,在世界上也位於前列。”

    金尚元道:“我相信匯通公司的實力,無論我最終把生產基地設立在哪,我對和你們合作都很有興趣。”這句話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他和匯通的合作應該沒有問題了。

    許嘉勇喜出望外,要知道,金尚元的藍星是韓國最大的電子企業,他們生產的顯示器在全球範圍內已經名列前五,作為計算機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哪引進顯示器一直是困擾他的問題,和藍星達成合作,就意味著解決了最主要配件的供應問題,這讓匯通的發展前景變得更加的光明。

    金尚元補充道:“在我的生產基地建成之前,我可以考慮讓匯通的工廠幫我代工部分產品,作為回報,我會給你們最優惠的價格。”他站起身伸出手去,和許嘉勇握了握手:“希望我們未來的合作愉快!”

    金尚元和金敏兒離開匯通總部的時候,三輛黑『色』的奔馳車停在門前,這是喬夢媛的安排,在奔馳車後還有一輛警車,警車是屬於江城公安局的,這次市對金尚元來訪極其看重,專門下任務給公安局長榮鵬飛,榮鵬飛讓田斌全程負責金尚元的保護。

    

Snap Time:2018-04-23 10:08:35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