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六章見義勇為


    第二百六十六章【見義勇為】

    雷國濤道:“當初我看到金尚元的侄女金敏兒和張揚的關係很好,就緊張了,後來我聽說金尚元要去江城考察,於是就打電話問了一下。”

    喬夢媛道:“於是孫東強就把江城方麵的內幕消息告訴你了?”

    雷國濤道:“我們是老同學了,這些事情他沒必要瞞我,再說了,金尚元去江城考察的事情早晚還是會被我知道。”

    喬夢媛點了點頭。

    雷國濤道:“我很緊張,畢竟我努力了這麼久,誰也不想自己的苦心付諸東流,所以頭腦一糊塗,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可今天的談判後,我發現金尚元的心機比我預料之中還要深沉,我急於拉到投資的心理被他利用了。”

    喬夢媛道:“一個真正的商人他絕不會受到外人的影響,他隻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為自己謀求最大的利益。”

    雷國濤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他低聲道:“是我把這件事搞得被動了。”

    喬夢媛喝了口紅茶,目光重新投向水池,輕聲道:“主動權既然已經交到了金尚元的手,那麼怎樣選擇都是他的事情了,我隻想奉勸雷主任一句話,要有大局觀!無論藍星的生產基地最終落戶江城還是東江,甚至是中國的任何一處地方,隻要沒有離開中國的土地,對國家來說都是有好處的。”喬夢媛說完也覺著自己的道理有些大,不禁笑了起來:“算了,反正你們比我更懂得把握原則,真是想不到,現在韓國人做生意比日本人還要狡猾!”

    張揚對雷國濤的做法很反感,可是他冷靜下來想了想,也可以理解,藍星集團把目光投向平海最早是雷國濤起了作用,他們江城是中途殺出,搞得雷國濤有些措手不及,誰也不想自己的勝利果實被別人奪走,雷國濤所以才出此下策,張揚在杜天野匯報這件事的時候又用上了大局觀這個詞兒,他歎了口氣道:“雷國濤這個人缺少大局觀,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當上招商辦主任的?詆毀我們江城全體幹部的形象,就能突出他的高大了?做夢去吧!金尚元壓根就是在利用他!”在從喬夢媛那得知金尚元的真正用意之後,張揚說話的底氣更足了。

    杜天野道:“有件事我不明白,為什麼雷國濤對金尚元的行程如此熟悉?”

    “團市委書記孫東強和東江企改辦主任孫東強是老同學,我早就說過,問題出在我們內部!”

    杜天野有些憤怒道:“他搞什麼?居然胳膊肘向外拐?”

    “別生氣了,我看他是因為省十佳青年的事情記恨在心,瞅著機會對我進行報複呢。”

    杜天野怒道:“『亂』彈琴,怎麼能把個人私怨和工作混為一談?一點集體主義觀念都沒有!”

    張揚難得的表現出了理『性』和冷靜:“算了,反正也沒什麼證據,雷國濤說是他,說不定他兩人有仇,雷國濤故意害他呢!”

    杜天野忍不住看了張揚一眼道:“行啊,境界有所提升了!”

    “沒辦法天生的,我這層次倒是想下去,可怎麼努力都下不去!”

    杜天野笑道:“還沒誇你胖就喘上了,得!你對金尚元的事情怎麼看?”

    張揚道:“我了解過東江開出的條件,他們給金尚元的條件肯定不如江城的優厚,這是兩地經濟發展水平的不同決定的,東江是省會,經濟起點高,交通也比江城便利,這是他們的優勢,可咱們江城土地便宜,平均工資低,市委領導對開發區大力扶持,也有著東江不具備的優勢,金尚元這個人是個老狐狸,他利用雷國濤說的那些事在我們兩座城市間製造是非,我現在算是明白了,那些話他根本是故意告訴金敏兒,好讓金敏兒轉告給我,他巴不得看到我們和東江兩座城市競爭降價,然後他就可以得到最為優厚的條件,這老棒子打得如意算盤啊!”

    杜天野道:“我們對投資商一樣會做出選擇,人家想要得到最優厚條件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張揚道:“我看金尚元這次的如意算盤肯定要落空。”

    杜天野饒有興趣道:“這麼有信心?”

    張揚點了點頭道“喬夢媛和金敏兒一起去了東江,她要當麵和金尚元談合作的事情,順便給雷國濤一些壓力!”

    杜天野道:“如果喬夢媛願意出手,這件事應該好辦的多,要讓雷國濤明白一件事,東江和江城是兄弟城市,不可以相互詆毀,讓外人獲得利益。無論金尚元最終選擇了那座城市投資,對我們平海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傍晚,金尚元和金敏兒沿著南國山莊的小徑緩緩而行,金敏兒道:“大伯,投資建廠的事情是不是決定了?”

    金尚元微笑道:“差不多了!”

    金敏兒挽住他的手臂道:“究竟選擇哪兒?”

    金尚元道:“東江和江城各有優勢,我正在做最後的權衡!”

    金敏兒撅起小嘴道:“等於沒說!”

    金尚元道:“過去我國曾經有一個故事,說的是一隻蚌出來曬太陽,一隻鷸飛來啄它的肉,蚌馬上合上,夾住了鷸的嘴。鷸說: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就會幹死你。河蚌也對鷸說:今天你的嘴出不去,明天你的嘴出不去,就會餓死你。鷸和蚌都不肯互相放棄,漁夫就把它們倆一塊捉走了。現在的江城和東江就像是鷸和蚌,我在等待著最好的時機方才下手。”

    金敏兒道:“大伯,你好陰險!”

    “商場上這不叫陰險,這叫謀略!”

    金敏兒糾正道:“還有,鷸蚌相爭的典故不是出自我們國家,是中國的!”

    金尚元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是嗎?我記錯了!”他走向前方的觀景亭,從這可以看到遠處東江城市的一角,金尚元由衷感歎道:“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發展的速度很快,照這樣的勢頭下去,很快就會成為亞洲的經濟霸主!”

    金敏兒道:“所以你把未來發展的目標放在了中國,這是要搶占先機啊!”

    金尚元微笑道:“假如你換成我的位置,你會在兩個城市中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金敏兒毫不猶豫道:“我選江城!”

    “為什麼?”

    “張揚是我好朋友!”這個理由直接而充分。

    金尚元笑道:“可生意場上不能單靠感情用事,事實往往證明,衝動之下的選擇都是錯誤的。”

    金敏兒微笑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生意人,所以我不需要像你和爸爸那樣理『性』,我覺著什麼是對的,我就會去做!”

    金尚元道:“張揚那個人對我們韓國人很不友好,上次RG集團的事情就是他挑頭鬧起來的!”

    金敏兒道:“大伯,那件事我全程經曆過,的確是樸伯伯他們做錯事,在交易中采取了欺詐的手段!”

    金尚元歎了口氣道:“雖然我和他是老朋友,我對這種做法也不敢苟同,生意想要做的長久,就必須講究誠信,如果不能取信於人,又談什麼和別人合作呢?”他舒展了一下雙臂道:“放心吧,我有了決斷,一定第一個告訴你!”

    金敏兒道:“我還是建議選擇江城,東江的土地人工都比江城貴上許多,同樣建造生產基地,東江就要多增加百分之三十的投資,大伯,你這麼精明,你懂得權衡利弊的。”

    金尚元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孩子有些不對勁啊,究竟是在說江城的好話還是在說張揚的好話呢?”

    金敏兒被大伯看破心思,不由得臉紅起來,她咬了咬櫻唇道:“大伯,您別多想,我和張揚就是普通朋友!”

    金尚元道:“那樣最好,我聽說張揚是平海省長宋懷明的未來女婿!”

    金敏兒微微一怔,她和張揚認識雖然有一段時間,可是對張揚的感情世界並不了解,僅限於知道張揚曾經有一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朋友,她叫春雪晴,已經過世多年,因此金敏兒對張揚產生了一種同情心,至少她以為這是一種同情,可聽大伯說張揚已經有了未婚妻,金敏兒沒來由感到一陣失落。

    金尚元並不是平白無故提起這件事的,他看出侄女對張揚似乎產生了某種情愫,作為長輩他有必要提醒她。

    身後響起喬夢媛的聲音:“金先生也在散步!”

    金尚元和金敏兒同時回過頭去,卻見喬夢媛和時維穿著運動服背著網球拍走了過來,兩人的臉『色』都是紅撲撲的,剛剛在網球場運動過。金尚元笑道:“習慣了,年紀大了做不了劇烈的運動,散步是一種最好的方式。”

    喬夢媛來到他的麵前,微笑道:“金先生考慮的怎麼樣了?”

    金尚元道:“明天我和你一起返回江城,考察一下你們匯通集團!”

    張揚得知金尚元去而複返的消息並沒有感到太多的激動,看來正如常淩峰分析的那樣,金尚元之前的突然離去是一種欲擒故縱的策略,他的目的就是從一開始就把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利用雷國濤造成東江和江城之間的惡『性』競爭,從而在雙方的競爭中獲得最大的利益。可喬夢媛的介入,讓這件事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

    常淩峰綜合分析了江城和東江的優勢之後,最後得出了結論:“藍星集團應該會落戶江城,我初步估算了一下,他們選擇東江作為生產基地的話,成本要比江城高出百分之三十以上,而且匯通集團的合作要求擁有相當的誘『惑』力。”

    張揚道:“金尚元搞出這麼多事情,目的就是向我方索取更多的優惠條件。”

    常淩峰道:“我們給出的條件已經相當不錯了,東江絕對無法給他。”

    張揚笑道:“現在看來,東江已經基本沒戲了,如果他對東江感興趣,就不會又返回江城。常言道,好馬不吃回頭草,看來韓國人沒有這個概念。”

    常淩峰道:“如果回頭草好吃,回過頭來吃上一口也沒什麼,吃飽了方才有力氣前進。不過他既然回頭,我們就不可以做出任何的讓步,我相信隻要他考察結果滿意,一定不會放過這個發展的機會,也就是說主動權重新交到了我們的手中。”

    張揚道:“韓國人變得越來越狡猾了。”

    常淩峰道:“聽說安代集團已經急了,他們的總裁年前會過來商談和工程機械廠具體簽約事宜。”

    “德國海德集團怎麼說?”

    “下個月會派考察團過來,估計要到春節附近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真會挑時候!”不過轉念想想德國人又不要過春節,人家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

    針對金尚元重新來江城開發區考察的事情,張揚專門去了趟市『政府』,向代市長左援朝匯報了這件事。

    左援朝正在辦公室內和常務副市長李長宇商量著三環路通車的事情,張揚進來的時候,李長宇正要離去,張揚給李長宇打了個招呼,李長宇笑道:“張揚來了,我剛巧也有事情找你呢!”

    “什麼事情?”

    左援朝道:“我們剛才還在談起三環路通車剪彩的事情,想請宋省長過來剪彩!”

    張揚明白了,兩人這是想讓自己開口去找宋懷明,憑他和宋懷明的關係,宋懷明應該給這個麵子。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回頭跟宋省長聯係一下。”

    李長宇道:“方文南這個人怎麼回事?身為三環路工程的總承包商,在工程交接的最後時刻居然不在江城!”

    張揚歎了口氣道:“他這個人受了點刺激,我看腦子都不正常了,前些日子去省高院上訴,狀告田斌,聽說又被駁回了。”

    左援朝皺了皺眉頭道:“他這麼搞下去簡直有點無理取鬧了,他兒子的事情不是已經有了定論了嗎?是董得誌策劃了那件陰謀,跟田斌沒有關係。”

    李長宇道:“他把目標鎖定在田斌身上,鑽牛角尖了!”

    左援朝感歎道:“人一旦鑽進了死胡同就會不能自拔,方文南過去曾經是江城民營企業的代表,現在落到如此的地步真是讓人惋惜。”

    張揚把金尚元明天重返江城考察的事情說了。

    左援朝道:“明天讓嚴副市長接待他吧,我還有幾個會要開,我回頭看看日程安排,如果晚上有空的話,我為他接風洗塵!”

    張揚點了點頭,他原本也沒其他重要事,和李長宇一起告辭離開。

    兩人出門之後,李長宇道:“張揚,你和方文南關係不錯,有空和他好好談談,這麼搞下去不是辦法,田廳長也和我私下交流過,他對方文南始終糾纏田斌也很煩。”

    張揚苦笑道:“我倒是勸了他幾次,可他根本聽不進去,現在方文南的腦子隻剩下複仇這兩個字,他把田斌當成了仇人,我看這就是他的寄托。”

    李長宇搖了搖頭:“其實害死他兒子的正是他自己,是他對方海濤的溺愛毀了他。”說完這句話李長宇不由得聯想到了自己,自己何嚐也不是忽略了對兒子們的教育?想到這,他又歎了口氣道:“張揚,祥軍的事情你不要跟他一般計較,這小子從來都是那個混賬脾氣,說話不經大腦!”

    張揚道:“李市長,你放心吧,我不會跟他一般計較!”

    李長宇點了點頭:“趙靜要放寒假了吧,要不今年把你父母接過來,在江城過年吧!”

    張揚也沒有馬上答應:“我回頭跟他們商量商量,今年春節還不知要不要加班呢!”

    “怎麼?”

    “聽說那個德國海德集團可能在春節那段時間來江城考察,真要是那樣,肯定要上班了。

    兩人一邊說一邊走,迎麵看到方文東走了過來,他勞教結束之後,返回盛世集團工作,方文南現在基本上不過問公司的事情,事無巨細基本上都交給方文東負責。三環路工程交接在即,方文東這兩天也是到處奔波,忙得昏天混地。

    方文東叫了聲李市長,李長宇點了點頭並沒有和他多說話,繼續向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張揚停下腳步,從方文東出獄張揚還沒有見過他,微笑道:“工程進展的怎麼樣?一切還順利嗎?”

    方文東道:“現在都忙活的差不多了,也沒什麼事情,幾個上級主管部門全都驗收通過,等最後的交接手續辦完,就沒我們的事情了。”

    張揚笑道:“別說得這麼輕鬆,任何事都需要時間的檢驗,三環路也不例外,假如用幾天,道路就出了『毛』病,一樣會找你們算賬。”

    方文東歎了口氣道:“我真不知道大哥為什麼要結下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工程,市現在還欠著我們一筆款項,張主任,這件事還得靠你幫忙,麻煩你跟市說說,能不能盡快把欠我們的工程款盡快結清,現在盛世集團的經濟狀況不容樂觀。你也知道,自從海濤出事之後,我大哥就基本撒手不管公司的事情了,盛世集團過去從飲食業發家,現在旗下的餐飲業也基本上被轉賣,薔薇河大橋的事情讓我們損失了一大筆錢。”

    張揚也能夠體諒他們現在的難處,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我會盡量幫忙,找機會向市反映一下,爭取盡快把欠你們的款項付清。”

    方文東連連表示感謝。

    張揚道:“最近我都沒有見過方總,他現在人在哪?”

    提起大哥,方文東不禁愁上眉頭:“他人在江城,整天不是抽煙就是喝酒,這麼短的時間,看起來足足老了十歲。”

    “我倒是想幫他,可惜他根本對我的話聽不進去。”

    方文東道:“別說是你,任何人的話他都聽不進去,張主任,謝謝你對我大哥的關心,等我回去會向他轉達的。”

    方文南的酒量並不好,經商這麼多年,他很少喝酒,可是現在他忽然『迷』戀上了這杯中之物,兒子死後,他的手就開始莫名奇妙的顫抖起來,後來他發現喝酒可以緩解這一症狀,於是他開始喝酒,可最近喝酒對他手抖的症狀也無濟於事,他卻再也戒不掉了。

    方文東走入辦公室的時候,室內煙霧彌漫,方文南一手拿著雪茄,一手拿著酒杯,麵還剩下半杯酒。

    方文東走過去推開了窗戶。

    方文南低聲道:“關上,我討厭陽光!”

    方文東歎了口氣道:“大哥,海濤已經死了,你不能總想著這件事,你現在這個樣子,公司怎麼辦?眼看著原本屬於你的事業已經改名換姓,難道你不心痛,難道你一點都不惋惜?”

    方文南表情木然,雙目呆滯的望著方文東,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

    方文東大吼道:“大哥,你醒一醒,你能不能醒一醒!”

    方文南笑得十分奇怪:“我一直都很清醒,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失去帝豪盛世,失去魚米之鄉對我而言算不上什麼,我所有的財富都是留給海濤的,如今海濤已經不在了,就算賺再多的錢對我也沒有任何意義。”

    方文東望著他:“大哥,除了海濤,這世上沒有你在乎的事情了嗎?”

    方文南點了點頭,他低聲道:“我原以為i,這世上沒有金錢辦不到的事情,可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錯得很離譜,錢永遠和權無法相比,你有再多錢,在權勢的麵前也一文不值,隻要人家願意,隨時都可以奪去你擁有的一切。”

    “大哥,我們還有機會,三環路工程已經順利交接了,張揚也答應,會幫忙從市要來剩下的款項,有了這筆錢,我們兄弟倆可以東山再起,可以重整旗鼓,我們可以把曾經失去的一切全都拿回來。”

    方文南笑了一聲:“有意思嗎?就算有再多錢,能換回我兒子的『性』命嗎?我不想要錢,我想要的是一個公道!”

    方文東道:“海濤的死已經定案,這件事和田斌無關,是董得誌策劃了整件事,現在董得誌已經落網,什麼事都結束了,大哥,你不能永遠糾纏在這件事上。

    “如果不是田斌,海濤就不會入獄,如果不是他被抓進建議,又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方文東大聲道:“難道你一定要殺了他?”

    方文南點了點頭:“不錯,我就是要他血債血償!”

    方文東愣了一下,低聲道:“大哥……”

    方文南忽然扶住他的雙臂,低聲道:“文東,我隻有你一個弟弟,你幫我,你可不可以幫我,我要殺了田斌,我要為海濤報仇雪恨,你幫我聯係宋金。”

    方文東搖了搖頭道:“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方文南道:“我知道,他們官官相護,田斌這個凶手居然搖身一變成了英雄,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公道可言,我要維護正義,我要讓所有人知道,這世上還是又公正的。”

    方文東極其痛苦的歎了口氣,過了許久方才道:“大哥,海濤的死我也很痛心,可是你這樣下去隻會越陷越深,到最後會毀了你自己。”

    方文南道:“你不必管我會有怎樣的下場,你隻要幫我找到宋金的聯係方式就行!我要用田斌的『性』命祭奠我的兒子!”

    金尚元再次來到江城的時候,正是江城大幅降溫的日子,風很大,空氣寒冷而幹燥,金尚元隔著車窗望向外麵,此時正是中午下班的高峰期,馬路上到處都是騎自行車的人們。

    金尚元道:“中國到底是自行車的大國啊!”

    金敏兒道:“騎自行車很不錯,不但可以代步,而且綠『色』環保無汙染。”

    喬夢媛笑道:“目前江城的經濟還很落後,當然不能和先進國家相比,不過隨著中國汽車工業的發展,以後大街上跑著的汽車會越來越多,自行車會越來越少。”

    金尚元道:“中國十幾億人,如果人手一輛汽車,恐怕中國的任何地方都會堵車。

    喬夢媛直接把金尚元一行安排在開發區的南湖大酒店,這座酒店是開發區出資興建的準五星級酒店,這個月剛剛開業,在南湖大酒店可以看到前方的南湖,因為氣溫驟降,南湖上也結起了厚厚的冰層,有許多頑皮的孩子在冰麵上打鬧。

    金尚元用韓語道:“太危險了,讓那些孩子不要在上麵嬉戲!”

    喬夢媛向湖麵上看了看,身邊時維道:“我去,對付小孩子我最有辦法!”

    汽車駛入江城之前,金敏兒已經將他們返回江城的消息通知了張揚。

    江城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嚴新建,江城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江城招商辦常務副主任、江城企改辦副主任張揚全都提前來到南湖大酒店等候,雖然張揚對金尚元做生意的手法有些反感,可看在金敏兒的麵子上,他還是前來參加這個歡迎儀式,有道是兵不厭詐,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現在他對金尚元的動機已經是一清二楚,這個老棒子想從江城占大便宜,沒門!

    常淩峰也在迎接的人群之中,他低聲向張揚道:“張主任,他既然回頭了,就證明這件事已經差不多了。”

    張揚微笑道:“老家夥狡猾狡猾的,保不齊這次要提什麼過分的條件!”

    常淩峰小聲道:“隻要他看中了江城這塊地方,咱們就可以堅持不讓步,小方麵無所謂,大原則寸土不讓!”

    張揚笑眯眯點了點頭,跟著嚴新建他們走了過去,很熱情的和金尚元握手:“金先生,我們又見麵了!”

    金尚元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很高興和張主任再次見麵!”

    張揚把身後的常淩峰介紹給他,常淩峰向金尚元伸出手去,用熟練的韓語道:“金先生好,歡迎您再蒞臨江城,相信這次江城一定會留給你一個嶄新而美好的印象。”

    金尚元詫異於常淩峰純熟的韓語,他微笑道:“常先生為什麼這麼肯定?”

    常淩峰道:“江城的發展日新月異,金先生走了三天,這三天的變化會讓你驚歎不已!換一種角度看江城,金先生會看到江城數不盡的優點。”

    金尚元聽出常淩峰另有所指,不禁大笑起來。

    一群人正準備往麵去的時候,遠處忽然發出呼救聲,他們轉身望去,卻見幾個孩子驚慌失措的從南湖岸邊向這邊跑來,他們邊跑邊哭,聲嘶力竭的呼喊著救命!

    在場人的臉『色』都變了,張揚第一個衝了出去,隨後衝出去的竟然是金尚元,長期的鍛煉讓金尚元的體質保持的很好,他健步如飛,跟隨張揚一起衝向南湖。

    張揚的速度顯然是金尚元無法比擬的,他第一時間衝到了南湖邊,途中已經脫掉了自己的衣服,發現剛才那些小孩子站立的冰麵已經裂開,中間『露』出一個大洞,張揚脫掉長褲,僅穿著一個褲衩就跳入冰冷的湖水之中。

    金尚元也脫去了身上的衣服,他想要跳入湖水中的時候,被隨後趕到的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一把給拖住:“金先生,別冒險!”

    金尚元一把甩開了肖鳴,怒吼道:“滾開!”

    肖鳴聽不懂他說什麼,仍然被他的大吼聲嚇了一跳,隨後就看到金尚元跳了下去。

    肖鳴和副市長嚴新建都是旱鴨子,嚴新建來到湖邊,也向冰麵上走去,卻被金敏兒大聲製止,金敏兒是害怕走上冰麵的人太多,造成新的冰裂,到時候需要救援的人更多。

    張揚已經成功從水下『摸』到了一個小孩子,帶著他遊了上來,將小孩子放上冰麵交給等候在冰麵邊緣的金敏兒和喬夢媛,他大聲道:“問清楚下麵有幾個孩子,不要讓太多人來到冰麵上!”

    喬夢媛一邊點頭,一邊緊張道:“時維應該也在下麵!”

    張揚點了點頭,吸了一口氣,重新潛入水中,依稀聽到金敏兒關切的叮囑聲:“張揚,小心!”

    湖水冰冷刺骨,對張揚來說並沒有任何問題,在水中搜索了一會兒,他找到另外一個孩子,抓住他的小手,將他拉了過來,抱著那個孩子向上遊去,金尚元也找到了一名兒童,帶著那孩子向上浮起,張揚在水下向金尚元豎起了大拇指,金尚元向他做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兩人幾乎同時浮出水麵。

    金敏兒和喬夢媛湊了上來,接過那兩個孩子,金敏兒道:“問清楚了,一共有三個孩子落水!”

    喬夢媛急得就快哭出來了:“張揚,時維還在下麵!”

    張揚向金尚元道:“金先生上去吧,我去找她!”

    金尚元嘴唇已經凍得烏紫,仍然堅持道:“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金敏兒看到他情況也不太好,苦勸道:“大伯,你上來,我去!”

    張揚大聲道:“都別添『亂』了!我可不想再多救一個!”他潛入水麵之下,冰麵下的能見度並不是太好,為張揚的搜救造成了困難,在冰裂方圓五米的範圍內並沒有找到時維的蹤影,他隻能擴大搜救的範圍。

    金尚元一上岸,就有人衝上來用『毛』毯將他裹住,副市長嚴新建激動無比,他大聲道:“這就是大無畏的國際主義精神!”,周圍幾名原本準備報道歡迎金尚元新聞的記者都在積極工作著,攝錄著這難得的新聞題材。

    一名女記者過來想要采訪金尚元,卻被金尚元一把將麥克風推開,他大吼道:“還有人在下麵……快……快去救人……”

    兩名水『性』較好的小夥子也跳了下去,可沒過多久,他們就一無所獲的爬了上來,一會兒功夫就已經懂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喬夢媛和金敏兒雖然會遊泳,可水『性』都很一般,她們倒是敢跳下去,可跳下去非但幫不上忙,反而會加重張揚的負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喬夢媛眼圈兒發紅,隻差沒有哭出來了,她和時維自小就生活在一起,兩人雖然『性』格迥異,可是感情卻比親生姊妹還要好,如果時維出了意外,喬夢媛肯定會痛不欲生。

    金敏兒擔心的卻是張揚,雖然她對張揚很有信心,可是今天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嚴峻了,張揚在水下已經呆了近五分鍾了,難道他出了意外?

    岸上的人也擔心起來,副市長嚴新建和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的臉『色』都不好看,原本是歡迎儀式,誰想到遇上了這種事,張揚毫不猶豫的跳入了南湖,說來慚愧,兩人心頭第一個湧現出來的是張揚在做政治秀,可隨著兒童一個個被解救出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們也被張揚見義勇為奮不顧身的精神所感動,就算是政治秀,也需要大無畏的勇氣,他們雖然是旱鴨子,可就算他們會遊泳,恐怕也沒有張揚的這種義無反顧的決心。所有人都關注著湖麵,剛剛裂開的冰麵,一會兒功夫又結起了一層薄冰。記者們的鏡頭都瞄準了遠處的湖麵,他們的心情都開始變得沉重起來,希望剛才拍到的不是張揚最後的一個畫麵。

    就在所有人漸漸失去希望的時候,看到遠方湖麵的冰層從中破開,張大官人抱著時維從冰麵下『露』出頭來,這廝找了這麼久,方才在距離冰裂約三十多米的地方找到了時維,張揚浮起之後,一拳將冰麵擊破,他先將昏『迷』不醒的時維放在了冰層上,然後自己從下麵爬了上去。

    喬夢媛和金敏兒看到張揚救出了時維,同時向他這邊跑來,張揚慌忙大聲道:“別過來,這冰麵承受不住咱們,你們先去岸上!”兩人按照張揚的吩咐退回了岸邊。

    張揚抱著時維慢慢走向湖岸,他走過去的時候,岸上圍觀的群眾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並給予熱烈的掌聲,所有鏡頭都對準了張揚。此刻他是眾人矚目的中心,也將成為江城矚目的焦點!

    金尚元披著羽絨服,望著張揚成功脫險,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身邊常淩峰道:“張主任是平海十佳青年,是我們江城的驕傲!”

    金尚元轉身看了看常淩峰:“他的這個十佳青年當之無愧!”

    張揚走上湖岸的時候,身上僅剩的小褲衩已經結冰了,時維更慘,臉『色』蒼白,身上的衣服全都已經凍結了。

    喬夢媛衝上去用『毛』毯裹住時維,淚水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

    張揚低聲道:“任何人都不要動她!”

    金敏兒來到張揚身邊,給他披上了『毛』毯,關切道:“張揚,你沒事吧?”

    張揚笑道:“我沒事!”這種情況下也隻有張大官人能夠笑出來了。

    急救車接到電話後也第一時間趕來,三個小孩因為搶救及時身體狀況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反倒是時維因為在水中的時間太久,低溫讓她發生了休克,急救醫生提議要馬上把時維送往醫院。

    喬夢媛眼淚汪汪的看著張揚,她在征求張揚的意見,張揚道:“想她沒事,就把她抬到酒店,我來救她!”

    金敏兒知道張揚醫術的神奇,她向喬夢媛道:“喬小姐,聽張揚的吧,他一定有辦法!”

    喬夢媛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按照那名急救醫生的說法,就算現在把時維送往醫院也一定會落下一些後遺症,畢竟落水的時間太久了,產生了嚴重的缺氧現象。

    把時維在房間安頓好了之後,張揚讓喬夢媛和金敏兒留下,其他人全都離開。

    關上房門之後,張揚說了一句讓喬夢媛和金敏兒瞠目結舌的話:“把她的衣服全都脫了!”

    

Snap Time:2018-07-20 03:34:43  ExecTime: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