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五章老奸巨滑


    第二百六十五章【老『奸』巨滑】

    張揚笑道:“人家漢高祖是什麼人,我哪能跟他相比!差的太遠了!”

    李承乾道:“差的不遠,您是處級幹部,他是正國級,中間就差了廳級和部級,以張主任的能力,五年一個台階,十多年就趕上他了!”

    張揚聽他說得有趣,不禁大笑了起來。

    這會兒門外有客人進來了,張揚還真的是個福星,他一來,漢江燒烤一會兒就來了四桌客人。

    張揚自帶了一瓶飛天茅台,給金敏兒倒了一杯道:“天冷,喝點禦禦寒!”

    金敏兒點了點頭,李承乾知道她是韓國人,配料加工的時候和別人不同,所以烤肉的味道很正宗,金敏兒一邊吃一邊讚不絕口道:“真的很不錯,就是在韓國也很難吃到這麼正宗的烤肉。”

    張揚沒去過韓國,自然無從分辨什麼正宗與否,他夾了一片烤好的五花肉放入嘴慢慢咀嚼。

    金敏兒道:“我大伯原定在江城考察兩天的,中途改變計劃因為聽過了很多不利於你們的消息。”

    張揚道:“事情我已經基本查清楚了,其實投資是兩廂情願的事情,金先生如果聽信那些流言,對我們江城『政府』沒有信心,我們也不會勉強。”

    金敏兒溫婉笑道:“我大伯是個理智冷靜的人,我相信他不會被外因幹擾到自己的判斷。”

    張揚舉杯道:“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我都很感謝你,謝謝你在這件事上給我這麼多的幫助。”

    “不用客氣,朋友之間說這樣的話會顯得陌生!”

    張揚笑了起來,他和金敏兒同幹了一杯酒。

    金敏兒喝了這杯酒,感覺身體暖融融的,舒服了許多,她輕聲道:“有件事我不明白,你究竟是什麼身份?”過去她以為張揚是一個特工,可張揚又身兼江城招商辦副主任,還是平海十佳青年,越發感覺到張揚的身份複雜,充滿了神秘。

    張揚道:“別管我是什麼身份,按照你剛才的話來說,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沒必要問太多。”

    金敏兒笑靨如花,她知道張揚一定有事情瞞著自己,不過他既然不願說,自己也不便繼續追問下去。

    張揚道:“既然到江城來了,我就陪你四處看看,江城的風景還是不錯的。”

    金敏兒搖了搖頭道:“明天一早我去東江找我大伯,和他好好談談,希望能夠幫你解決這件事。”

    張揚望著她,因為酒精的緣故,金敏兒的俏臉之上浮現出兩抹嫣紅,顯得嬌豔可人,張揚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又浮現出春雪晴和他相偎相依的情景,一時間竟分不清身在何處.

    金敏兒從張揚突然變得『迷』惘的眼神猜到了他心中所想,輕聲道:“是不是又想起了她?”

    張揚點了點頭。

    金敏兒柔聲道:“她叫什麼?”

    “春雪晴!”

    “春雪晴!”金敏兒輕聲重複著這個名字:“她和我很像?”她已經是不止一次問這個問題了。

    張揚笑道:“很像,相像到我幾乎無從分辨,甚至連『性』情也很像,如果她知道我有什麼事情,總是會盡一切可能來幫我。”

    “她對你如此癡情,你應該感到幸運。”

    張揚道:“我已經很幸運了,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跟上帝結拜了把兄弟,身邊的許多人對我都很好,我的命比多數人都要好上許多。”他望著金敏兒道:“認識你,我很幸運。”

    金敏兒莞爾笑道:“我也一樣,可是我並不想你把我當成春雪晴,我是金敏兒!”

    “放心吧,我分得清楚!”

    金敏兒道:“有些時候,你的眼神會讓我感到害怕,我總覺著自己被你當成了她!”

    張揚笑道:“觸景生情,不過現在已經適應了,我已經看出了你們的不同。”

    “哪不同?”

    “你是韓國人,她是中國人!”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金尚元前往東江準備和雷國濤進行深入談判的時候,金敏兒的到來讓事情發生了一些轉變,金敏兒傾向於江城主要是因為她和張揚的關係很好,金尚元是個理智冷靜的人,他很少被感情所左右,即便金敏兒是他最疼愛的侄女,他一樣不會因為她而改變自己的投資計劃,一個成功的商人絕不可以被任何感情左右。

    不過金敏兒並非一個人前來,和她一起來的還有匯通集團的董事長喬夢媛,這是張揚的安排,通過金敏兒的關係,促成喬夢媛和金尚元直接對話。

    在知道了喬夢媛的身份之後,金尚元很客氣的邀請她就坐。

    喬夢媛道:“金先生,我這次前來,是想和金先生談合作,順便解釋一下金先生所關心的幾個問題。”

    金尚元道:“據我說知喬小姐的匯通集團也是從事電子產業!”金敏兒在一旁負責為他翻譯。

    喬夢媛笑道:“看來金先生對我們匯通並不了解,我們匯通的主營方向是個人計算機產業和光盤生產,想要在江城開發區打造全亞洲最大的組裝機生產基地和光儲產品基地,我們和藍星的生產經營範圍並沒有太多的衝突之處。”

    金尚元哦了一聲,如果喬夢媛所說的一切屬實,那麼自己從雷國濤那得到的信息可能是錯誤的。

    喬夢媛道:“藍星是亞洲電子巨頭,你們的顯示屏行銷世界各地,如果我們雙方能夠合作,對雙方的發展都擁有很大的好處。”

    金尚元並不否認喬夢媛的提議很有吸引力,可是他對匯通缺乏了解,在江城短短三個小時的考察,並沒有留給他足夠的時間去觀察開發區的企業,藍星是世界知名的企業,匯通雖然有做強做大的願望,卻不知他們有沒有這個能力。

    喬夢媛道:“相信金先生最近一定聽到了許多的流言,想必那些流言給你造成了困擾。”

    金尚元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選擇東江還是江城,我會通過自己的觀察來判斷。”

    喬夢媛微笑道:“我相信金先生的眼光,不過有句話我想問金先生,你為什麼要選擇在中國投資?”

    金尚元道:“我看中了中國日益優化的改革環境,我看好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

    喬夢媛笑道:“金先生有這種看法應該是建立在我國穩定的政治環境下,我聽說金先生對江城的政治氛圍頗有微詞,不知是真是假?”

    金尚元笑道:“我隻是一個外人,很多事情都是道聽途說,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他應對有道,滴水不漏。

    金敏兒一邊為金尚元翻譯,一邊打量著喬夢媛,她此次和喬夢媛一起同來東江,知道喬夢媛出身名門,家世顯赫,不過從喬夢媛的身上並沒有看到許多高官子女的驕縱之氣,這一點和她頗有共通之處,喬夢媛和金敏兒也很聊得來,一起過來的還有時維,和時維相比,喬夢媛的頭腦冷靜考慮事情極其全麵,這也是她如此年輕就能掌控一個這麼大集團公司的根本原因。

    喬夢媛道:“金先生以為三個小時就能夠了解一個城市?就可以了解開發區的全部情況?”

    金尚元笑而不語,他對喬夢媛產生了一些興趣,他知道喬夢媛來見自己是想促成匯通和藍星的合作,所以一上來就闡明匯通和藍星之間的業務範圍應當是互助關係,而不是相互對立。

    喬夢媛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金尚元,可是對金尚元的沉穩和機心已經有了領教,這樣一個冷靜的人,是不可能因為別人的意見而改變自己既定的計劃的,也就是說金尚元隻是將計就計,甚至他把雷國濤向他說的話轉述給金敏兒都是刻意而為,他是想通過金敏兒讓張揚知道,以此來給江城市『政府』壓力,金尚元從決定前來江城到真正前來,過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他不可能不對江城開發區做出完整的考察,難道金尚元是利用這種方法在謀求最好的條件。

    喬夢媛知道兵不厭詐,無商不『奸』的道理,金尚元能夠走到今天的地步絕不是單靠運氣就能成功的。喬夢媛道:“如果金先生對合作有興趣,我想請你回江城去匯通集團新建的廠區去看看,看過之後,你也許會改變自己的看法。”

    金尚元點了點頭道:“我考慮一下再說。”喬夢媛並沒有猜錯,金尚元是一個老謀深算的企業家,他考察江城三個小時後就匆匆離開,正是為了給江城市『政府』施加壓力,雷國濤的確說過了那些對江城不利的話,可是金尚元並沒有因為他的那番話而改變自己考察江城的初衷。他正是要利用江城和東江之間的競爭,讓他們相互拆台,隻有這樣,金尚元才能看清楚兩個城市的優缺點,才能夠從中獲得最優惠的條件,不到最後一刻他絕不做出選擇。

    喬夢媛意識到了這一點,金尚元的做法無可厚非,正是東江招商辦主任雷國濤詆毀江城的行徑給了金尚元機會,所以喬夢媛決定找雷國濤好好談一談。

    雷國濤雖然是官,喬夢媛雖然是民,可雷國濤對喬夢媛的約見卻不敢大意,誰都知道喬家的實力,如果能夠攀上喬家這條線,有可能一躍龍門,平步青雲,如果得罪了喬家的人,可能仕途之路就此止步,從此抑鬱終生。

    喬夢媛在南國山莊的觀鯉台和雷國濤見麵,她和這位東江招商辦主任曾經有過幾次接觸,不過兩人算不上太熟。

    雷國濤先於喬夢媛抵達了這,他是地主,他也是男人,從任何方麵都說得通,他要表現出謙謙君子風度,其實歸根結底他尊敬的是老喬家。

    喬夢媛準時抵達觀鯉台,她的時間關鍵很強,既不會遲到,也不會早到,相差也就是一兩分鍾的事情,她向雷國濤笑了笑道:“雷主任百忙之中能抽出時間見我,讓我感到榮幸啊!”

    雷國濤笑道:“能和喬小姐一起飲茶聊天是我的榮幸才對!”

    喬夢媛淡然一笑,美眸望向下方的魚池,卻見一群群錦鯉在水池中遊來遊去,頗為怡然自得,東江的冬日並不算冷,這兩天氣溫又突然回暖,所以魚兒也變得活潑了許多。

    雷國濤道:“今天陽光很好,否則這觀鯉台還真坐不住人!”

    喬夢媛道:“能夠享受正午的陽光和新鮮的空氣是最幸福的事情,雷主任難道不這麼認為嗎?”

    雷國濤恭維道:“能和喬小姐一起聊天已經讓我感到幸福!”

    喬夢媛微笑著抿了口紅茶,白嫩的手指在陽光的照『射』下透『射』出晶瑩如玉的光華,雷國濤不由得暗自讚歎這位喬家大小姐麗質天生,許嘉勇不知哪輩子修得福氣,能夠讓喬夢媛對他死心塌地。

    喬夢媛道:“我這次來東江是為了和金先生談合作的!”

    雷國濤笑道:“我聽說匯通和藍星的經營方向相互衝突,你們之間如何合作?”

    “雷主任聽誰說的?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衝突,我已經向金先生解釋了這件事,對了,我也聽說了你的一些事。”

    雷國濤的內心頓時緊張了起來,他到現在都不知道喬夢媛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從喬夢媛的這句話中可以聽出,她應該知道了自己對金尚元所說的那些話,這個金尚元也真是,竟然把自己告訴他的事情這麼快就傳了出去。雷國濤表麵上十分鎮靜,笑眯眯道:“喬小姐聽說了我的什麼事情?”

    喬夢媛道:“聽說你在金尚元先生的麵前說江城的壞話,把江城市領導全都詆毀了一通,說江城市領導層貪汙腐敗層出不窮,說張揚的十佳青年是賄選得來的,說匯通和藍星是競爭關係!”

    雷國濤已經確信金尚元把自己的話全都捅了出去,他畢竟是見慣風浪的人,哈哈大笑道:“喬小姐信嗎?我怎麼可能對一個外國人說自己人的壞話!”

    喬夢媛微笑道:“別人說我或許會不信,可金先生親口說出來,我覺著很可信!”家世和地位的好處,就是麵對多數人可以肆無忌憚的說出自己的看法,無需為對方的顏麵考慮。

    雷國濤很尷尬,他端起茶盞,裝出喝茶的樣子,可喬夢媛並沒有就此放過他的意思,輕聲歎了口氣道:“我不知道雷主任這樣做的目的何在?以為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改變金尚元的投資意向嗎?以為他會因此而決定將藍星的生產基地放在東江嗎?”

    雷國濤道:“和藍星集團最早聯係的是我,東江和江城是兄弟城市,在東江和藍星接洽,並已經有了初步意向的前提下,江城是不是應該為大局考慮,而不是胡挖牆腳!”

    喬夢媛道:“所以你就對金尚元說這樣的話?”

    雷國濤道:“喬小姐,我是一個國家幹部,我不可能這樣說話!”

    喬夢媛道:“那就是暗示咯?效果也是一樣,我想問你,你和金尚元這次談判的結果如何?在他得悉了江城這麼多的弊病之後,他是不是已經將天平徹底向東江傾斜?是不是已經決定將藍星集團的未來生產基地設立在東江開發區?”

    雷國濤搖了搖頭,金尚元的心機比他預料中更加深沉,從喬夢媛剛才的這番話可以看出,金尚元正在利用自己說得那些事,挑動兩座城市內鬥,雷國濤開始感到後悔,自己的做法現在看來無疑是不智的行為,身為一個國家幹部,連一致對外這麼基本的事情都忘記了。如果這件事被捅上去,上級肯定不會給他老臉『色』看。

    喬夢媛道:“我知道你的出發點是為了東江,可是兄弟城市之間的競爭應該擺在麵上,都拿出自己的條件,公公平平堂堂正正的競爭,而不是相互拆台。”

    雷國濤道:“喬小姐,我承認,我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可是最早和藍星聯係並請他們來平海考察的人是我,如果張揚不出現,這件事幾乎是板上釘釘!相互拆台,挖牆角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喬夢媛不禁笑了起來:“難怪你這麼恨他,說他欺壓同僚,貪贓枉法,公開賄選!”

    雷國濤道:“這可不是我說的,是孫東強……”雷國濤一個不小心把孫東強給賣了出來。

    喬夢媛這才明白,為什麼雷國濤對江城內部的很多情況如此清楚,原來他在江城有內線,這個內心居然是江城團市委書記孫東強。

    雷國濤歎了口氣道:“喬小姐,我也不瞞你,今天和金尚元的談判之後,我很後悔,我發現自己被他利用了,他利用我們兩座城市急於拉到這筆巨額投資的心理,讓江城和東江相互拆台,其實他真正想要的是最優惠的條件。”

    喬夢媛道:“你明白就好!”

    

Snap Time:2018-06-21 08:30:15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