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四章共同利益


    第二百六十四章【共同利益】

    肖鳴道:“這件事就算鬧到了省也沒什麼結果,手心手背都是肉,無論藍星集團的生產基地最終落戶哪,隻要是平海,對省來說意義都是一樣,你剛才說的這些事,就算雷國濤幹過他也不會承認,你說他背後詆毀我們,他一樣可以說我們在背後詆毀他,這種事根本搞不清楚!”肖鳴畢竟在政壇混跡的時間久一些,對這些事看得很清楚。

    張揚道:“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雷國濤把藍星搶過去?”

    肖鳴道:“我們給藍星的條件已經相當優惠了,我不信他能夠給藍星同樣的條件,金尚元是個商人,他應該會做出明智的抉擇。”

    “希望如此吧!”張揚有些納悶道:“咱們千叮嚀萬囑咐,對金尚元來江城考察的事情一定要盡量保密,這事怎麼還是透『露』出去了?”

    肖鳴道:“天下間沒有不透風的牆,左市長親自去機場接機,這樣的客人能有幾個,不引起別人的關注才怪,不過……這件事的確傳的快了一些,雷國濤很不簡單呢。”

    張揚幾經努力方才壓製住殺往東江的念頭,剛剛返回了招商辦,喬夢媛就過來找他。

    張揚邀請喬夢媛坐下,喬夢媛看出他的情緒不是太高,低聲道:“張揚,我來找你是為了公事。”

    張揚道:“咱倆之間好像隻有公事!沒談過什麼私事!”

    喬夢媛淡然一笑,對這廝不懷好意的滋擾,她隻當沒有聽見。她知道張揚和許嘉勇之間的和平隻是一個表象,許嘉勇對張揚的仇恨是不可化解的,而張揚似乎也覺察到了許嘉勇對他的恨意,對自己偶爾言語上的滋擾也是一種不滿的表現,不過他出了口頭上婉轉的滋擾幾句以外,並沒有任何過分的行為,喬夢媛應對這種場麵還是綽綽有餘的。

    她輕聲道:“我這次來找你,是為了藍星集團的事情,聽說他們的總裁金尚元來江城考察了。”

    張揚道:“來了,在江城開發區呆了三個小時,然後就去了東江!”

    喬夢媛皺了皺眉頭道:“難道他對江城開發區的投資環境不滿意?”

    “據他所說是對你們匯通集團不滿意。”

    喬夢媛充滿錯愕道:“為什麼?”

    張揚道:“他是搞電子產業的,你們將來也是做這一行,他擔心以後的生產方向發生衝突,喬總的背景連韓國人都知道了,他也不敢跟你競爭。”

    喬夢媛有些生氣道:“什麼話?我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和我的家庭出身有什麼關係?張揚,我當你是朋友,你也這麼想嗎?”

    張揚當然這麼想,如果喬夢媛沒有這麼顯赫的家庭出身,又怎能在商界叱吒風雲?可當著喬夢媛的麵,這廝的嘴巴還是很虛偽的:“我倒是沒這麼想,可人家這麼想,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金尚元因為你不來江城投資也算是明智之舉。”

    喬夢媛真的被張揚氣到了,俏臉微紅道:“張揚,我一直當你是朋友,你居然這麼認為

    “不是我這麼認為,是別人這麼認為,知道金尚元為什麼會突然離開江城嗎?是因為他接到了東江招商辦主任雷國濤的電話,雷國濤告訴他,以後麵臨的競爭對手就是你!”

    喬夢媛道:“笑話!簡直是笑話,我們匯通主營的方向是計算機和光盤生產,藍星做的是家電,和電腦配件,我們的經營方向根本就不同。”

    張揚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想藍星過來辦廠?”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當然,江城開發區想要上規模上檔次,單靠匯通一家是不夠的,如果藍星這種跨國企業在江城設廠,對開發區的影響是正麵和積極的,我們之間的競爭更是無從談起,非但沒有競爭,而且我還想和藍星談合作!”

    這次輪到張揚發愣了,看起來喬夢媛應該是認真的,她真的沒有把藍星當成競爭對手來看。

    喬夢媛以為張揚並不信任自己,她解釋道:“你要搞清一點,藍星好比菜市場,我們就像飯店,我們飯店想要經營就必須從藍星買菜,我們匯通的主營方向跟藍星沒有任何的衝突。”她歎了口氣道:“我本想通過你的關係和金尚元先生見見麵,談談以後的合作,想不到居然是這樣的結果。”

    張揚道:“都怪那個雷國濤太卑鄙,在背後給我們捅刀子。”這會兒他用上了我們這個詞,表明他終於和喬夢媛站在同一立場上了。

    喬夢媛道:“張揚,你不該懷疑我的誠意,我們既然在江城開發區投資,目的是想把江城開發區搞好,誰的錢也不是從天上平白無故掉下來的,我們也不想自己的投資打水漂,江城開發區越紅火,我們企業的前景越好。”

    張揚道:“許嘉勇怎麼沒來?”

    喬夢媛道:“他去北京了,匯通是我們兩個人的心血,我不可以來嗎?”

    張揚笑了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關心他,對了,他的傷好一點了嗎?”

    提起這件事,喬夢媛有些心疼,許嘉勇被張揚那一球砸得可不輕,到現在小腹上還是烏黑發紫,許嘉勇認為張揚是存心有意,不過這種事自然是無法說在麵上的,喬夢媛笑了笑道:“好多了,不然我也不放心他去出差!”她停頓了一下道:“以後是不敢跟你打網球了,和別人打網球是競技,跟你打網球是要命!”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他看了看時間:“晚上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

    喬夢媛點了點頭,許嘉勇去了北京,她也沒什麼要緊事,剛好通過張揚的口中打聽一些藍星集團的消息,她輕聲道:“去新帝豪吧,自從開業之後,你張大主任還沒有去過,是不是因為水上人家是顧佳彤的,所以打心底對新帝豪有抵觸?”這種話別人是不敢說出口的,可喬夢媛不同,你張揚和顧佳彤的那點事誰都心知肚明,你不是喜歡在言語上占便宜嗎?我也讓你不舒服。

    張揚笑了一聲,他也沒有和喬夢媛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探討下去,起身道:“走吧!”

    喬夢媛道:“你別開車了,晚上好好喝幾杯!”

    張揚還是第一次走入新帝豪,來到酒店停車場,發現停車場內汽車已經停了一半,現在才是下午六點,新帝豪的生意雖然和水上人家不能相比,可是也算得上紅紅火火,如今在江城的餐飲業中,水上人家是第一塊招牌,那麼第二就非新帝豪莫屬,由此也看出方文南這位盛世集團總裁的眼光,這兩家酒店都是當初他一手經營起來的。

    張揚望著新帝豪的招牌,不由得感歎道:“如果不是方海濤的事情,現在這兩家酒店都還是盛世集團的。”

    喬夢媛道:“方文南的確很有眼光,可惜他兒子的死對他刺激太大,估計他會一蹶不振了。”

    這時候,時維騎著一輛紅『色』的雅馬哈踏板摩托車來到他們的麵前,她身穿黑『色』皮衣皮褲,頭上戴了頂綠『色』的『毛』線帽,張揚望著她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時維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笑什麼?瞧你那『淫』賤樣!”

    喬夢微微一笑:“時維,你陪他進去,我去安排一下!”

    時維把摩托車停在一旁。

    張揚樂道:“真有你的,弄頂綠帽子戴上!”

    時維氣得把帽子拽了下來,遞給張揚道:“送給你!”

    張揚慌忙擺手道:“還是你自己留著吧,我對這玩意兒沒興趣!”他看了看那輛踏板:“我說你一大戶人家的閨女,怎麼想起開摩托車了?大冷的天,也不嫌凍得慌。”

    “我樂意!我說你煩不煩,什麼事都要管?”

    “我這不是看咱倆是哥們的份上嗎?換別人我才懶得管!”

    時維一雙美眸瞪得滾圓,虎視眈眈的看著張揚:“你說什麼?誰跟你哥們?我是女人!”

    張揚沒想到一句話把她刺激成這個樣子,笑道:“你還別說,你不提醒我我還真沒想起來!”

    時維氣得抬腳想要踹他,張揚樂向酒店逃去,正遇到也來這吃飯的工商局局長葛明成。

    葛明成上次在水上人家試圖調戲蘇媛媛,幸虧張揚過去把蘇媛媛給解救了出來,葛明成也是後來才知道蘇媛媛是市委書記杜天野的專職服務員,那件事之後嚇得他老實了一陣子,現在又開始出來吃喝了,不過水上人家萬萬是不敢去了,沒想到在新帝豪也能跟張揚碰上,他向張揚笑了笑,人家是江城正當紅的人物,自己可得罪不起。

    張揚也朝他點了點頭,時維這時候衝了上來,一下就把那綠帽子卡在張揚頭上了。

    張大官人需要顧及形象,可時維才不管那套。

    葛明成看到張揚被卡了一綠帽子,一時忍不住嗤!地一聲笑出聲來。他也覺著現在發笑有些不對,慌忙向麵走去。

    張揚想把綠帽子拿下來,卻被時維摁住:“戴著!真好看,真襯你!”

    張揚瞪了時維一眼:“我說你這丫頭有『毛』病,又送人綠帽子的嗎?哥們的一世英名都毀在你手了。”

    此時喬夢媛也走了出來,因為看到他們兩個這麼久都沒有進去,所以出來相迎,看到張揚戴著頂綠帽子,時維一雙手給他死死摁住,就是不讓他脫下來,實在是滑稽到了極點,喬夢媛也忍不住笑了。

    時維道:“姐,你看我送給張揚的帽子合適嗎?”

    喬夢媛點了點頭:“挺好看的!”

    張揚嬉皮笑臉道:“你要是覺著好看,我轉送給許嘉勇!”

    喬夢媛一張俏臉頓時紅了起來,這廝真是過份,什麼話啊!

    時維在張揚後腦上打了一巴掌:“你少打我姐的主意!”

    張揚苦笑道:“公眾場合,我好歹也是一國家幹部,丫頭,你就不能注意點影響?”

    時維不屑道:“一個副處級幹部而已!”

    張揚對她的用詞很不滿:“而已?副處級也比你這個無業遊民強……”他故意停頓了一下道:“我錯了,你是處,我是副處,你比我高半級!”說完他匆匆向酒店中逃去。

    時維愣了半天才反應了過來,咬牙切齒的追了上去:“張揚,我打死你這個臭流氓!”

    喬夢媛想笑又不能笑,抓住時維道:“你這個瘋丫頭,整天沒心沒肺的,這麼大了還跟個野小子似的。”

    “姐,你也說我!我當然不如你有女人味,可我也不至於像野小子吧!”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怕了你了,別鬧,我和張揚有正事要談!”

    喬夢媛的話題仍然和藍星集團有關,她對藍星集團投資江城舉雙手讚成,藍星如果能夠在江城設立生產基地,江城開發區就會被整個亞洲的電子行業所矚目,匯通集團也可以通過和藍星的合作,在短時間內上升到一定的高度。

    張揚雖然不爽許嘉勇,可是對匯通集團並沒有什麼成見,匯通入住開發區,是開發區未來的支柱企業之一,張揚作為招商辦和企改辦的負責人,對匯通的發展還是支持的,當官就得公私分明,他向喬夢媛道:“我可以幫你和金尚元聯係,讓你們見麵,不過雷國濤這個人讓我很不爽。”

    喬夢媛何其聰穎,馬上明白張揚是要利用自己對付雷國濤,她略作考慮,點了點頭道:“雷國濤這個人的確人品很有問題,兄弟城市競爭是好的,可他用詆毀別人的方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就落於下層,有機會我會向相關領導反映一下。“

    張揚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喬夢媛答應幫他對付雷國濤,就一定有辦法,像雷國濤這種小角『色』,喬夢媛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搞定。

    時維對他們倆的談話內容沒有任何興趣,在一旁托著腮望著他們兩人,就快要打起瞌睡來了。

    喬夢媛道:“時維,你很無聊啊?”

    時維道:“早知道你們吃飯是談公事,我就不來了!”

    張揚道:“別介,沒你多不熱鬧!再說了我跟你表姐單獨吃飯,孤男寡女的也怕人家說閑話!”

    時維柳眉倒豎道:“合著你們兩人把我當燈泡是吧?”衝口而出的一句話說出來才覺著有些不妥,她連呸了兩口:“我又胡說八道了!”

    喬夢媛讓表妹時維過來的確存著這樣的心思,她可不想自己和張揚單獨吃飯,落在別人眼又製造出什麼是非來,這也是為了顧及許嘉勇的感受。

    張揚起身去洗手間。

    兩姐妹有了單獨說話的機會,喬夢媛嗔道:“你這丫頭,讓我說你什麼好,這麼大人,還是那麼口無遮攔!”

    時維道:“張揚又不是外人,開開玩笑怕什麼?”

    喬夢媛歎了口氣,輕聲道:“你不會是對他有好感了吧?”

    “哪有?”時維說著話的時候臉紅了起來,她的表情已經暴『露』了她的內心世界。

    喬夢媛低聲道:“我不是都告訴你了,他是宋省長的未來女婿,感情方麵他很不穩當!”

    時維分辯道:“我沒有,就他,一臉的無賴相,我最煩這種男人,而且還花心,見一個愛一個,我才不會上他當呢!”

    “能夠保持清醒就好!”

    “姐,我怎麼覺著他對你有意思呢!”

    喬夢媛被時維突然冒出的一句話給嗆著了,轉過臉去痛苦的咳嗽著,好半天方才緩過氣來:“時維,你不『亂』說話能死?以後如果還這個樣子,信不信我把你趕回家去?”

    時維吐了吐舌頭,小聲道:“其實他這個人沒壞心眼的,就是滑頭了一些,花心了一些!”

    喬夢媛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櫻唇道:“我不喜歡這種人,感情是不可以分享的。”

    時維道:“他當然不能跟我姐夫相比,姐夫對你多好!”

    喬夢媛對時維拿張揚和許嘉勇作比較有些不滿,正想說她兩句的時候,張揚笑著走了進來。

    時維道:“遇到什麼好事這麼高興,笑得跟個土狗似的!”

    張揚不以為意,笑眯眯坐了下來:“剛才聽到人家誇你呢!”

    “誰誇我?”

    張揚道:“就是剛才門口跟我打招呼的那個,工商局長葛明成!”

    “我又不認識他,他幹嗎誇我?”

    “誇你漂亮,誇你『性』感,誇我有福氣!”

    時維道:“你打住了,誇我跟你有什麼關係?”

    張揚道:“他問我跟你是什麼關係?我沒說!於是他就說,是你小情人吧!”

    時維怒道:“瞎了他的狗眼,我是那種女人嗎?”

    張揚道:“我沒承認也沒否認!”

    時維道:“你為什麼不說明白?”

    張揚拿起酒杯,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道:“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喬夢媛知道時維『性』子急,而且缺乏社會經驗,在狡猾的張揚麵前根本是上當受騙的角『色』,忍不住提醒道:“張揚,你少在這兒欺騙無知少女!”

    張揚道:“我說的都是實話,葛明成接著就誇上了,說我有眼光,找的小情人又漂亮又風『騷』!”

    時維氣得霍然站了起來:“我找他去!”

    喬夢媛道:“別胡鬧,他騙你的!”

    張揚道:“我看你沒膽子找他,他就在隔壁房間!”話音剛落,時維已經衝了出去。

    喬夢媛慌忙追了出去,卻被張揚一把拉住,喬夢媛溫軟的小手被他強有力的大手握住,根本掙脫不開,不由得斥道:“你太過分了,居然利用這麼單純的女孩子!”

    張揚笑眯眯道:“葛明成不是什麼好東西,給他點教訓也是應該的。”

    時維很快就回來了,臉上帶著勝利者的笑容,她不無驕傲的向張揚仰了仰頭道:“我把一杯紅酒潑在他臉上了,然後告訴他是你讓我潑他的,有種讓他找你單挑!”

    張揚有些無語,望著時維:“幹嘛扯上我?”

    “那你幹嘛扯上我?你真當我是無知少女,你說什麼我信什麼?我才不會相信你,不過看在咱們一場朋友的份上,你挖空心思想了那麼一出激將法來刺激我,我也不能讓你失望對不對?於是我就衝進去幫你出氣,可是冤有頭債有主,我總得讓人家死個明白吧?所以我就把你出賣了!”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笑得連眼淚都快出來了。

    張揚也笑了起來,笑得幾乎要直不起腰來。

    包間房門被禮貌的敲響,工商局長葛明成端著一杯酒走了進來,他的西服上還沾染著紅酒的印記。

    時維看到他進來,以為他真的要報複自己,嚇得躲在張揚的身邊,指著張揚道:“是他讓我潑你的!”

    葛明成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怒容,反而帶著春天般溫暖的微笑,他恭恭敬敬向張揚道:“張主任,上次的事情,是我錯了,這杯酒權當是我向你賠罪!”他一揚脖子將那杯酒喝了個幹幹淨淨,然後道:“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希望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

    張揚有些驚奇,葛明成一個堂堂江城工商局長居然能夠公然向自己低頭,此人絕對是一個真小人,臉皮之厚實屬罕見,當著兩位女『性』的麵,張揚也不好做得太過,微笑道:“葛局誤會了,我讓時維跟你開玩笑呢!”

    葛明成笑道:“時小姐『性』情率真,人長得又這麼漂亮,我很欣賞!”

    時維瞪了他一眼,心想你個老頭子,我才不讓你欣賞呢。

    喬夢媛適時化解眼前尷尬的氣氛,微笑道:“葛局長一起坐吧,誤會說開了就沒事了!”

    葛明成哪敢坐,笑道:“你們繼續,我就不再打擾了,隔壁還有一幫朋友等著呢!”他向張揚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房門關上之後,時維不由得驚歎道:“這世上居然又這麼厚臉皮的人,真是佩服,佩服!”

    喬夢媛瞪了她一眼道:“你就會胡鬧,這下好了,我們新帝豪又少了一個客人!”

    張揚懶洋洋道:“瞧他那腐敗模樣也是公款吃喝的主兒,少一個國家就少浪費一點。”

    時維道:“我可不這麼認為,他不在這兒吃,一樣會去別的地方吃,在新帝豪吃我們還給國家納稅呢,去別的飯店說不定連稅錢都讓人給黑了。”

    張揚正義膨脹道:“我討厭一切貪官汙吏!”

    喬夢媛道:“咱們早點結束吧,回頭我還得檢查公司賬目!”

    張揚道:“下逐客令了,得,我走了,你千萬別忘了答應我的那事兒!”

    “我送你!”

    “不用,我打車!”

    張揚出了酒店大門,時維跟了出來:“喂!你去哪兒啊,我送你吧!”

    張揚看了看她的那輛雅馬哈小踏板,笑道:“真想送啊!是不是覺著今晚特對不起我?”

    “美得你!我是覺著你可憐!”時維望著張揚臉上的笑容忽然覺著有些害怕,想起剛才表姐提醒自己的話,一定要跟他保持距離,她把手中的摩托車鑰匙扔給張揚:“你騎我的車走吧,等哪天得空了再給我送來!”

    張揚道:“我把車給你放老市委大院,有空你去找我拿!”,接過她的摩托車鑰匙,騎著啟動那輛小踏板向市中心駛去。

    車子的排量雖然不大,可是提速很快,張揚迎風騎行,覺著有些冷,一『摸』口袋,麵還裝著時維的那頂綠帽子,反正這會兒天黑,也沒人看見,張揚幹脆把綠帽子給帶上了,感覺溫暖了許多,麵還帶著時維發香的味道。

    二十分鍾就來到了老市委大院,門衛第一眼沒認出他來,這也難怪,張主任從來都是衣著光鮮,風度翩翩,出入都是吉普車,像今天這種騎著踏板小50的場麵很少見到,更何況頭頂還帶著綠帽子,他也不怕犯忌諱!

    張揚把小50停在車棚內,來到院落中的停車場內,想想今天真是麻煩,開車去新帝豪多好,省得花費這麼大功夫。

    這廝在辦公室旁邊收拾了一間值班室,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他也懶得回去,來到辦公室,老市委大院的暖氣送得很足,張揚在值班室內有張小床,他正準備洗漱一下上床睡覺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接通電話,聽筒中傳來金敏兒的聲音:“張揚!”她隻說了一句就開始咳嗽起來。

    張揚關切道:“你病還沒好啊,自己多注意身體,我給你說個『藥』方,你按照我的方子去抓『藥』!”

    金敏兒抽了一下鼻翼,帶著鼻音道:“我來江城了!”

    “什麼?”張揚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金敏兒道:“我真的在江城!”

    “你在哪?”

    “剛下了飛機!”

    “你等著我啊,我馬上去接你!”張揚快步走出門外,來到停車場啟動吉普車向江城機場的方向疾馳而去。

    金敏兒坐在機場大廳內,紅『色』小帽,綠『色』『毛』衣,藍『色』牛仔褲,足蹬紅『色』皮靴,也隻有她這種級數的美女才襯得起如此對比鮮明的裝扮,金敏兒臉『色』有些蒼白,明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些許疲憊的神情,這樣的表情更讓人生出一種我見尤憐的感覺。

    張揚來到她的麵前,微笑道:“怎麼說來就來了?連個招呼都不打?”

    金敏兒『露』出一抹讓星光為之黯淡的笑容:“我擔心大伯的事情你搞不定,所以過來看看!”

    張揚看到她風塵仆仆的從韓國飛來,估計接到自己的電話後,片刻不停的趕來了,心中不免有些感動,輕聲道:“上車再說!”他上前拎起金敏兒的皮箱,帶著金敏兒走出了機場。

    金敏兒在副駕上坐好了,小聲道:“我餓了!”

    張揚笑了起來:“想吃什麼?”

    金敏兒想了想道:“韓國燒烤!”

    張揚笑道:“我有個好去處,可以吃到正宗的韓國燒烤!”

    張揚所說的地方就是漢江燒烤,店主李承乾最近生意也不太好,正準備提前關門呢,看到張揚進來,慌忙笑著迎了出來:“張主任來了!”

    張揚看了看空『蕩』『蕩』的大廳:“怎麼?今晚沒有客人?”

    李承乾苦笑道:“本地人對韓式燒烤並不感興趣,生意都被新疆羊肉串給搶跑了!”

    張揚笑道:“不急,等過些日子,韓國投資商過來,你的生意肯定會跟著好起來!”

    李承乾為張揚準備好隔間,先送上朝鮮泡菜,張揚點了一斤肉串,又要了幾串羊眼、羊腰、青椒之類,這名為韓式燒烤,現在也入鄉隨俗改變了許多。

    李承乾又送了一份新煮的狗肉。

    張揚笑道:“不用送了,你這店生意不好,再送人情就入不敷出了。”

    李承乾笑答:“張主任是我的貴客,你來就好,別說是送菜,就是白吃白喝我也高興。”

    “好嘛,把我當成吃白食的了。”

    李承乾道:“不敢,咱們中國曆史上不是有位漢高祖劉邦,他不得誌的時候,常常去好友樊噲那吃狗肉,而且從不給錢,他隻要去吃,樊噲的生意就興隆無比,長此以往,樊噲的心就有些不平衡了,他向劉邦婉轉的表達了對他白吃白喝的不滿,於是劉邦就不去了,劉邦這一不去,頓時樊噲的生意就一落千丈,所以樊噲又想起了劉邦,苦苦哀求劉邦過來白吃,說來也奇快,這劉邦一來,馬上樊噲的狗肉攤又變得生意興隆顧客盈門了。”

    

Snap Time:2018-01-24 13:20:51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