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六十一章一個好漢三個幫


    第二百六十一章【一個好漢三個幫】

    張揚的忍耐和克製並沒有讓李祥軍冷靜下來,看到張揚轉身離去,他以為張揚怕了,不屑的大笑起來:“孬種!”

    圍觀的人群中,一名身穿黑『色』皮夾克的男子忽然衝了上去,他揚起拳頭,一拳就把李祥軍打得坐倒在地上。

    誰都沒想到這男子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他為什麼會出手幫助張揚?張揚不認識他,可袁立波和龐長東都認識,這名突然衝出來的男子叫徐亞威,他是江城市組織部長徐彪的兒子,在一艘遠洋客輪上擔任船長。

    李祥軍被他突然一拳給打懵了,爬起來正想跟徐亞威拚命的時候,被龐長東一把就給抱住了,袁立波對徐亞威也是相當的尊敬,要知道徐亞威當年在市委大院是出了名的能打,少年的時候也是練形意拳出身,梁百川專門指導過他,不過並沒有正式入門,不過說起來仍然算是袁立波的師兄。袁立波恭敬道:“威哥,您回來了!”

    徐亞威指著李祥軍的鼻子罵道:“什麼東西?嘴巴這麼不幹淨,以後隻要讓我聽到你罵張揚,我非打斷你腿不可!”

    袁立波慌忙和龐長東扶著李祥軍走了。

    張揚和徐亞威目光對視,兩人都笑了起來,之前他們並沒有見過,徐亞威回來不久,剛剛把父親從東江接回江城療養,聽父親說起了張揚的事情,徐家人無疑已經把張揚當成了大恩人,今晚徐亞威的幾位朋友給他接風,他碰巧看到了剛才的場麵,搞清楚李祥軍罵的人是張揚之後,徐亞威果斷出手。

    徐亞威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去:“我叫徐亞威,徐雅蓓是我妹妹!”

    張揚這才明白徐亞威為什麼會突然衝出來打抱不平,原來他是徐彪的兒子,人家是報恩的。

    徐亞威道:“這種小人不值得生氣!”

    張揚笑道:“我沒生氣,隻是看在李副市長的麵子上沒跟他一般計較!”

    徐亞威道:“這兩天我一直都想去拜訪你,可是家事情忙,沒來得及,想不到在這兒遇到了!”

    張揚對徐亞威的印象很好,他笑道:“這樣的見麵方式很好,印象深刻!”

    徐亞威樂點了點頭道:“我請你喝酒!”

    張揚也有和徐亞威交往的意思,提議道:“老街,漢江燒烤!”

    張揚和那幫屬下道別之後開車帶著徐亞威來到老街,途中徐亞威告訴他自己是遠洋客輪的船長,跑日本航線,張揚對他的工作也頗感好奇,過去隻聽說徐彪有個當海員的兒子,沒想到居然還是船長。

    漢江燒烤的老板李承乾和張揚也是很熟了,看到張揚過來,他慌忙去迎接,張揚走進燒烤店才發現,杜宇峰和薑亮兩人也在哪喝著呢。

    張揚笑道:“好啊,你們居然吃獨食,也不喊我!”

    杜宇峰一邊讓老板添餐具,一邊道:“出去查案子,忙了一整天,看到時間太晚了所以沒喊你!”

    張揚把徐亞威介紹給他們,兩人坐下,薑亮給他們每人倒了一玻璃杯清江特供。四個人共同喝了半杯酒,張揚抓了一顆花生米扔到嘴:“什麼案子?江城又出大案了?”

    杜宇峰笑道:“你小子就是不巴結好事,哪有那麼多大案啊!聽說策劃方海濤案的劉五在江城出現,所以我帶人去搜他,撲了個空,應該是假消息。”

    薑亮道“你還好,我被張揚的招待會給折騰了一天,你說你好好的搞什麼招聘會,什麼人都往老市委大院擁,搞得老市委跟菜市場似的,連地痞流氓都想進招商辦了。”

    幾個人同時笑了起來。

    徐亞威道:“剛才我還聽朋友聊起這件事呢,他也去應聘了,不過被淘汰了。”

    張揚道:“為這事我被杜書記罵了一頓,說我『亂』彈琴,不過這江城招商辦的確是無人可用,我提出招聘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薑亮道:“今天和你一起的那個常淩峰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張揚笑道:“不是好像,是的確很厲害,他是我請來的高才,留日早稻田大學國際金融博士,有了他的幫助,今年我的招商工作會很有起『色』。”

    徐亞威道:“現在『政府』機關能隨便招人嗎?”

    杜宇峰樂道:“咱們張主任敢為天下先,沒有什麼他不敢幹得事兒。”

    張揚道:“我這叫勇做改革開放的弄『潮』兒!”

    薑亮道:“弄『潮』可以,你別玩火,今天那場麵,如果不是我們及時控製,搞不好會演化成一場群毆!真要是那樣,你可就不好收場了。”

    張揚道:“那幫小痞子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跑到招聘會添什麼『亂』。”

    薑亮道:“可能是有人在背後搗鬼,故意在你的招聘會上鬧事,讓你在領導麵前下不來台。你想想啊,條件上都寫得好好的,他們混進去幹什麼?真想去應聘?鬼才相信呢!”

    張揚皺了皺眉頭,薑亮的分析很有可能,這件事和上次藺長福用鞋子砸自己的事件雖然方式不同,可『性』質動機都差不多,看來有人在背後悄悄做手腳。

    杜宇峰道:“這江城你得罪的人實在太多,真要是想查,也找不到任何頭緒。”

    薑亮道:“這招聘會,你到底還搞不搞?”

    張揚道:“不搞了,杜書記都發話了,我繼續搞下去,不是自找難看嗎?再說了,今天我已經找到了三個人,跟預期目標有些差距,不過也離得不遠,這招聘會想要招到真正的人才很難。”

    薑亮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道:“你不搞,我也省了許多力氣。”

    徐亞威道:“江城這個地方,自古乃兵家必爭之地,民風彪悍,想要做點事可真不容易。”

    張揚道:“市今年給我的任務很重,比去年足足翻了一倍。”

    薑亮笑道:“誰讓你做事這麼高調,領導們看到你有能力,當然要盡力榨取你身上的能量。”

    杜宇峰道:“那是你有這個本事,假如讓我去幹這個招商辦主任,我恐怕要愁得去跳清江了。”

    徐亞威笑道:“提起招商這件事,我倒認識不少海外客商,以後我幫你留意一下,爭取讓他們到江城來看看,給江城做點貢獻。”

    張揚這才想起徐亞威是跑遠洋航運的,這方麵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他點了點頭道:“你幫我聯係好一筆投資,我會按照投資額的大小給你獎勵。”

    薑亮有些奇怪的問道:“國家機關能夠搞得這麼活嗎?你不怕別人說閑話?”

    張揚道:“其實杜書記、左市長他們早就想這麼幹,不過礙於『政府』機構的特殊『性』質,一直不敢邁大步,讓我去招商辦,就是看中了我膽大,我跟他們說過了,他們已經答應了,其實這件事很正常,人家辛辛苦苦的給你拉來了投資,咱們總不能讓人家白幹吧?拿出一部分錢去獎勵也是應該的。”張揚轉向徐亞威道:“徐哥,隻要你幫我拉來投資,獎勵方麵我會給你爭取最大的可能。”

    徐亞威笑道:“我也是江城人,而且經濟方麵我還可以,這種事,你還是當成朋友間的幫忙,至於獎勵多少,拿出來夠大家喝酒就行。”

    徐亞威有些其父的風範,爽快的『性』格給在場幾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杜宇峰道:“我聽說招商辦前主任董紅玉就是因為在獎勵上做文章所以才出了問題,你在經濟上一定要謹慎啊。”

    張揚笑道:“杜哥,你也忒小看我了,招商辦的那點錢我會看在眼嗎?”

    杜宇峰和薑亮都明白,張揚是個不缺錢的主兒,不過,他們兩個也懷疑張揚的錢都是他的那些紅顏知己給他的,對人家吃軟飯的本事,兩人是自歎弗如,不過這種話是不能說出來的。

    張揚和徐亞威對飲了一杯,問起徐彪的情況,徐彪從東江返回之後,他還沒有去拜訪過他。

    徐亞威笑道:“恢複得很好,我爸說你給他的方子很有效,這兩天倒是沒少念叨你,讓我得空去拜會你,請你回家吃頓飯。”

    張揚笑了笑,沒說話。

    徐亞威道:“這樣吧,周六,我妹就快去香港了,咱們一起吃頓飯!”

    張揚想了想,點了點頭道:“好,我也想見見徐部長了。”

    招商辦搬到老市委大院,在裝修一新的會議室內召開了招商辦全體人員會議,也是一次動員會,這次不但招商辦過去的人員全都到來,包括常淩峰、周毅、章睿融在內的招聘人員,以及從國資委調來的馬德軍,全都參加了會議。

    正常人都是有排外情緒的,肖桂堂這幫老人當然也不例外,他們認為常淩峰這些人的到來對他們的工作造成了威脅。從張揚對外招聘開始,他就是有目的的在排除異己,所謂異己,肯定是他們這幫老人。

    會議室內張揚坐在首位,一邊坐著招商辦的老人,一邊坐著常淩峰這些招聘人員,馬德軍剛剛來到招商辦看不清形勢,他也靠著周毅坐下了。

    張揚望著兩邊不覺『露』出一絲微笑,別看肖桂堂這幫人多,普遍卻沒有什麼實際工作能力,他們在機關混日子已經成為習慣,不過張大官人既然來了,他們以後的日子就不會那麼好過。

    張揚道:“今天召集大家開這個會,主要是讓大家相互認識一下!”他從常淩峰開始,為每個人做了一個簡短的介紹。介紹完常淩峰四人之後,他把事情交給了肖桂堂,讓肖桂堂介紹招商辦原有的那些人員。

    所有人相互認識之後,張揚公布了今年市下達的招商任務,肖桂堂他們之前得到的消息沒錯,市將今年招商辦的任務翻了一翻,在肖桂堂等人看來,這個任務幾乎是沒有任何希望完成的,他們一個個耷拉著臉,拿捏出極為凝重的表情,事實上他們的內心並沒有那麼沉重,張揚才是招商辦的總負責人,如果完不成任務,市就算怪罪下來,首當其衝的也應當是他。

    張揚道:“咱們今年的招商任務可謂不輕,今年剛剛開始,我們的招商工作還沒有開展起來,至今為止,還沒有做出任何的成績,如今咱們家也搬完了,人員也基本定下來了,可謂是兵強馬壯,接下來的任務是什麼?是招商,是把外資引進來,給咱們江城的經濟建設添磚加瓦。”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現場隻有馬德軍一個人鼓掌,其他人都沒什麼反應,這讓張揚感到有些尷尬,看來自己說話的鼓動『性』還差一道勁。

    馬德軍也有些不好意思,他鼓掌本來是好意,可一個人鼓掌就顯得有了些諷刺的意味,他之所以反應的這麼快,都是因為老爺子事先交代過,跟著張主任好好混,以後會有前途的。

    張揚咳嗽了一聲道:“考慮到未來的工作,我決定把我們招商辦劃分成三個科室,一科由我來負責,成員有孟梅,主要負責招商辦的統籌和財務收支,二科由常淩峰同誌負責,成員有周毅、章睿融和馬德軍,其餘成員劃歸三科,由肖桂堂副主任統一負責。”

    肖桂堂看了看,自己這一組表麵上人多,可副主任就有四個,還有三名年輕人,這樣一個七人組合真正的戰鬥力怎樣,他心再清楚不過。張揚這是在搞分裂,明確責任,肖桂堂已經預料到,張揚要利用這種方式來劃分任務歸屬。

    一切果然不出肖桂堂的意料之外,張揚接下來就開始劃分任務了,他笑眯眯道:“市把任務派到我的頭上,我作為招商辦的負責人,要把任務下達到大家的身上,我和孟梅一個負責統籌,一個負責財務,具體的招商任務就落在二組和三組了,為了公平起見,你們兩個小組各負責一半任務,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意見?”

    肖桂堂當然有意見,可是沒等他說話呢,常淩峰已經率先表態:“沒意見!我們肯定可以超額完成任務!”,這話任何人聽到都覺著常淩峰在吹大氣,可看到常淩峰自信滿滿的表情,又覺得他的話有幾分可信『性』。

    肖桂堂算是明白了,張揚這一手夠陰的,他招聘的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所帶領的三組完成任務本來就是應該的,常淩峰這幫外來人員如果完不成,大不了是被辭退,他們就不一樣了,他們走不了隻能認罰,而且還可能被從招商辦中清理出去,如果他們完不成,而常淩峰他們完成了,豈不是更證明他們沒本事,這件事怎麼看都是他們倒黴。

    張揚笑道:“肖副主任覺著怎麼樣,有沒有難度?”

    肖桂堂道:“我們會盡力而為!”他回答的小心謹慎,可在張揚看來這廝實在是太沒有底氣了,連豪言壯語都不敢說,張揚道:“我們不但要盡力而為,而且要賞罰分明,完成了任務,我們會獎,超額完成任務,我們會重獎,可是完不成任務,我們要罰,賞罰的力度都會超出大家的想象!”

    張揚環視會場的每一個人:“以後的招商辦,絕不是一個可以一杯茶一張報紙混上一天的單位,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夠發揮出自身最大的能量,如果覺著自己無法適應以後的工作強度,我勸你盡早走人,現在不走,將來如果你沒有工作能力,我一樣會趕你走!”

    四名副主任臉『色』都是十分的難堪,張揚的這句話分明是說到了他們臉上,不過招商辦的好日子應該到頭了。

    張揚道:“當然,我希望在新的規則下,新的製度下,大家的能量都會被激發出來,每個人都能夠拿出一份亮眼的工作成績,隻有大家群策群力,力往一處使,我們才能完成市下達的任務,才能夠讓招商辦紅紅火火。”

    這次常淩峰那些人同時鼓掌,他們的帶動下,幾名副主任也鼓掌了。

    接下來他們討論了一下工作重點,其實也沒什麼重點好說,張揚當場又表示,以後會在一定程度上放開財務權,讓肖桂堂和常淩峰都有一定的簽字報銷權,肖桂堂內心是極度不爽的,張揚明顯在加強常淩峰這個外來者的地位,現在常淩峰的權力幾乎能夠和自己相提並論,可自己是正兒八經的國家幹部,常淩峰卻是個連正式編製都沒有的外來戶。

    張揚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把常淩峰叫了過來,邀請常淩峰在沙發上坐下,微笑道:“對辦公條件還滿意嗎?”

    “滿意,其實我們這幫雇傭兵,能有個落腳的地方就行,整天坐在辦公室是完不成任務的。”

    張揚笑了起來:“淩峰,你最近身體怎麼樣?”

    提到這件事,常淩峰不覺『露』出一絲笑意:“最近還不錯,睡眠也好了,吃飯也香了,身體也不像過去那樣疼痛。”

    張揚點了點頭道:“隻要堅持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恢複如常。”

    常淩峰道:“張主任,你把招商辦劃分成三個組,是不是想把有些人排擠出去?”

    張揚笑道:“我也不是存心想把他們給排擠出去,這招商辦良莠不齊,混日子的人太多,我就是不想他們在這混下去,以後責任到人,我看他們還怎麼混!”

    常淩峰道:“張主任今年的招商重點是什麼?”

    “眼前就有一個,韓國藍星集團,他們的總裁金尚元這個月會來江城考察!”

    常淩峰道:“金尚元的藍星集團,是韓國最大的家電企業,如果他投資江城,我們全年的任務就等於完成了一半。”

    張揚道:“所以,我估計完成市下達的任務沒有任何問題。”

    常淩峰道:“我已經著手聯係日本方麵,春節過後,會有幾個大集團過來考察,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可以在第一季度就完成今年的所有任務。”

    張揚道:“用不了多久,招商辦就會成為人人羨慕的地方。”

    韓國安代集團考察團在周三抵達了江城,為了表示對安代集團此行的重視,江城工程機械廠廠長兼黨委書記曹正陽,江城招商辦常務副主任,江城企改辦主任張揚都親臨機場迎接。

    因為事先國安局已經和張揚打過了招呼,他對此次安代集團的領隊崔誌煥重點關注,並帶上了章睿融同行,章睿融實際上是國安特工。

    鼓樂聲中,韓國安代集團的十二名考察代表走下飛機,兩名紮著紅領巾的小孩子上前給代表團團長崔誌煥獻上了鮮花,崔誌煥也恨熱情的親吻了兩個孩子的小臉。

    崔誌煥本人比照片上顯得更加英俊,他身材魁梧,要在一米八三左右,比起張揚還要高出一些,他的臉上保持著禮貌而謙和的微笑。

    張揚低聲向身邊的章睿融道:“一看他就不像什麼好東西。”

    章睿融忍不住笑了起來。

    此時崔誌煥已經來到張揚的麵前,曹正陽笑著向崔誌煥介紹了張揚:“這位是我們江城招商辦主任張揚!”

    崔誌煥的中國話略顯生硬,不過他的表情很隨和,微笑著向張揚伸出手去,張揚跟他握了握手:“歡迎歡迎!”心卻把崔誌煥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

    當天中午江城方麵在『政府』一招為韓國安代考察團進行了接風宴會,張揚和崔誌煥同桌,他對崔誌煥的反感大都源於文玲,雖然目前無法確定崔誌煥和文玲之間到底有沒有戀情,可張揚已經把崔誌煥當成了杜天野的情敵。

    張揚對崔誌煥的反感直接就表現在酒上,他笑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崔先生,咱們幹一杯!”

    崔誌煥笑著點了點頭,他端起酒杯和張揚對幹了滿滿一玻璃杯白酒,喝完酒之後,臉不改『色』心不跳,在場所有人都大聲喝彩,想不到崔誌煥擁有這麼好的酒量。

    因為是初次相見,再加上張揚本身還代表了江城市『政府』,所以不能表現的太過火,他正在考慮要不要繼續敬酒的時候,崔誌煥居然主動端起了酒杯,笑道:“謝謝江城方麵的盛情款待,這杯酒我回敬張主任,希望我們接下來在江城的相處愉快而和諧。”

    韓國代表團方麵都知道崔誌煥酒量驚人,一個個饒有興趣的看著張揚。

    張揚也是江城酒壇上的一名驍將,他當然不怕崔誌煥的回敬,端起酒杯跟他幹了一杯。

    曹正陽看到兩人都是這樣的海量,生怕張揚意氣用事非要跟人家分出一個勝負來,慌忙起身道:“咱們喝酒為輔,增進感情為主,千萬不要喝多了。”

    張揚笑道:“曹廠長真是掃興,崔先生海量,如果喝得不盡興,人家不得說我們不夠誠意!”

    眾人同時笑了起來,崔誌煥微笑道:“從下飛機的那一刻起,我已經充分感受到江城方麵的熱情,這酒我們慢慢喝,畢竟我們還要在江城呆上一段時間,全麵考察江城工程機械廠的生產經營狀況。”

    宴會結束後,韓國代表團被安排在一招休息。曹正陽抽空找到張揚,低聲道:“張主任,這次的合作談判很重要,請多多支持!”

    張揚淡然道:“韓國的機械產業很有名嗎?我怎麼不知道?”

    曹正陽道:“機械產業最有名的應該是德國,其次是日本,可是我們想和人家合作,人家未必看得上我們,安代集團是韓國工程機械的第一企業,在亞洲也很有名氣,和他們合作對我們來說現實一些。”

    張揚道:“我總覺著這幫韓國人造不出什麼好東西。”

    曹正陽笑了起來:“張主任,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咱們工作中可不能帶有太多的民族情緒,別人先進的東西咱們必須要承認,要去學習,隻有這樣我們國家的經濟才能迅速騰飛起來。”

    曹正陽的道理倒是不錯,張揚也拿不出反駁的理由,事實上他也持有同樣的觀點,對安代集團的排斥,主要是因為他對崔誌煥個人的反感。

    兩人說話的時候,看到副市長嚴新建走了過來,兩人停下談話,和嚴新建打了個招呼。

    嚴新建道:“韓國安代代表團安頓好了嗎?”

    曹正陽道:“安頓好了,現在已經去休息了,明天開始對我們廠進行正式考察!”

    嚴新建點了點頭:“今晚招待宴會,左市長也會親自出席!”

    曹正陽顯得有些激動:“多謝市領導的工作支持!”

    嚴新建是前往杜宇峰所在的一號小樓,張揚也跟了上去:“嚴市長去找杜書記啊!”

    嚴新建笑道:“杜書記搬家,一起過去看看!”

    如果嚴新建不說,張揚幾乎忘了這件事,他和嚴新建並肩而行。

    嚴新建道:“你們招商辦的招聘大會搞得很熱鬧,聽說當天就抓進去了幾個。”

    張揚不好意識的笑了笑:“招商辦太搶手,應聘者全都是熱情高漲,發生點小摩擦是難免的。”

    嚴新建哈哈大笑,他搖了搖頭:“最後結果怎麼樣?有沒有招聘到合適的人才?”

    “還成,招了兩個,有一個是江城製『藥』廠顧總介紹過來的。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博士,很有些水準!”

    嚴新建對張揚招聘什麼人並沒有多少興趣,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你們今年的任務可不輕,招商辦的一些老同誌沒少在我麵前抱怨。”

    張揚笑道:“那幫人混日子混慣了,讓他們喝茶聊天都會,讓他們出去招商引資肯定是滿腹抱怨,嚴市長,你瞧好了,不出一個季度我就會把他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嚴新建笑道:“你放心吧,我這邊對你是無條件支持,杜書記、左市長他們都是大力支持你的招商工作,把招商工作視為今年的重中之重,王海泉的事情不但是左市長的意思,也代表了我們全體市領導的態度。

    兩人談笑間已經來到一號小樓,其實杜天野搬家根本用不上他們幫忙,杜天野也沒什麼東西,客廳內明星服務員蘇媛媛正在那把書放入書箱,整理之後也就是三個皮箱。

    杜天野還沒有回來,蘇媛媛看到他們進來,起身叫了聲嚴市長,卻沒有理會張揚,看來她並沒有因為上次張揚在水上人家幫她,而對張揚感恩戴德。

    張揚也沒有因為這丫頭的忘恩負義而感到生氣,畢竟這是杜天野的丫鬟,再說了自己把她哥哥弄進了拘留所,她對自己有些成見也是正常的。歸根結底,張大官人對女人要比對男人更加寬容。

    嚴新建道:“杜書記還沒回來?”

    蘇媛媛小聲道:“剛打電話回來,說要晚一些……”、

    話音未落,杜天野和秘書江樂一起走進門來,看到嚴新建和張揚,杜天野不由得笑了起來:“你們不用接待韓國訪問團嗎?”

    嚴新建道:“我是晚上給他們接風,中午沒我的事情,過來看看杜書記收拾的怎麼樣了。”

    張揚道:“我剛陪韓國人喝完酒,遇到嚴市長就一起過來了。”

    杜天野道:“我沒多少東西,就這三個箱子,一車拉過去了,我和江樂兩個人就夠用了!車在外麵,這就走!”

    嚴新建殷勤的去提箱子,杜天野搶在他前麵把箱子拿了起來:“老嚴,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可不敢讓你給我拎箱子,讓別人看到,還不知要胡說八道什麼。人言可畏,咱們還是注意點。”

    嚴新建笑著點了點頭,張揚走過去拎起了兩個箱子,杜天野並沒有阻止他,張揚走出門把箱子放在麵包車內,有些納悶的向杜天野道:“你怎麼不阻止我?”

    杜天野笑道:“反正人家都以為你巴結我,你怎麼幹,大家都認為是正常的!”

    張大官人看到杜天野滿臉的得意,內心中忍不住想打擊他,可想想他對文玲的那份癡情,還是強忍了下去,心中暗自祈禱,這文玲千萬別到江城來,如果讓杜天野知道這件事,他非得發狂不可。

    杜天野上了麵包車,蘇媛媛也跟了上去,杜天野詫異道:“小蘇,你這是打算去哪兒?”

    蘇媛媛小聲道:“跟你過去收拾一下。”

    “不用,又沒多少東西!”

    蘇媛媛堅持道:“今天我還負責為杜書記服務,我的工作沒幹完,你不要趕我走!”

    杜天野知道這丫頭骨子的倔強,沒奈何的歎了口氣道:“好吧!”

    嚴新建和張揚並肩站在一號小樓前,望著麵包車遠去,嚴新建忽然道:“我怎麼覺著這蘇媛媛對杜書記好像有些意思。”

    張揚瞪大眼睛看著嚴新建。

    “你幹嘛這麼看著我?”

    “你是市長啊,這種話可不能『亂』說!”

    嚴新建笑道:“我說說罷了,像杜書記這樣年輕有為的成功人士,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歡,真是奇怪,杜書記為什麼還不結婚呢?”這也是因為嚴新建和張揚的關係處到了一定的程度,否則這種話他是萬萬不敢『亂』說的。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哪知道?反正這是人家的私事,咱們也不便過問。”

    嚴新建道:“杜書記的父母今年要來江城過年嗎?”

    張揚知道嚴新建旁敲側擊想從自己嘴套出真實情況,估『摸』著是想提前做好溜須拍馬的準備,這種事也可以理解,杜天野的父母純潔過來,恐怕江城的這幫官吏肯定會爭先恐後的前去拜年,張揚道:“他倒是提過!”

    嚴新建關切道:“張揚,去開間房休息一下吧,晚上跟這幫韓國客人還有一場苦戰呢。”

    張揚道:“晚上我就不去了,跟韓國人喝酒真是沒什麼興趣。”

    嚴新建道:“那可不行,中午你代表招商辦,晚上得代表企改辦,放眼咱們江城體製內,談到驍勇善戰非你莫屬!”

    “嚴市長是看中了我喝酒的能力,讓我去擋酒啊!”

    嚴新建笑道:“喝酒也是革命工作的需要!”

    張揚點了點頭道:“得,我晚上過去,順便帶幾名副主任過去吃白飯!”

    嚴新建哈哈大笑:“你們那幾個副主任都上不了台麵,我隻能給你兩個名額!”

    

Snap Time:2018-04-26 17:40:53  ExecTime:0.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