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五十八章跟蹤報道


    第二百五十八章【跟蹤報道】

    張揚深有同感,他低聲道:“江城的問題實在太多,招商辦主任董紅玉也因為貪汙和挪用公款被雙規了,你說小小一個江城,怎麼那麼多貪官汙吏?”

    秦清道:“多數幹部還是好的,你看到的隻不過是一部分蛀蟲而已。”

    “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你別小看這一部分蛀蟲,他們已經把我們這些幹部的威信降低了很多。”

    秦清道:“想要提升幹部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就得從自身做起,隻有嚴於律己,真心實意的為老百姓做事,才能讓他們逐漸恢複對我們這些幹部的信心。”

    張揚並沒有秦清的那種思想高度,不過他對貪汙腐敗也是深惡痛絕的,這些幹部比小偷強盜還要可惡,他們辜負了老百姓的信任。

    張揚正準備說話的時候,忽然覺察到遠處有閃光燈閃爍了兩下,如果是普通人應該不會引起注意,可張揚不同,他對周圍的反應十分敏感,他舉目望去,卻見遠處一男一女正在拍照,溫泉內嚴禁拍照,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把相機帶進來的,不過那男子拍攝的角度剛好可以把他和秦清照進去,張揚頓時警惕起來。

    他走出池子,秦清有些詫異道:“什麼事?”

    張揚已經來到那男子麵前,那男子看到張揚朝他走來,明顯有些慌張,竭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老……老婆,換個姿勢……”那女人很配合的做出了一個妖嬈的動作。

    張揚看了看那女人笑了一聲,他去拿了瓶飲料回去。

    那對夫妻看到沒什麼事,似乎放下心來,他們繼續拍照。

    張揚也沒搭理他們,回到溫泉池內,秦清小聲道:“怎麼了?”

    張揚壓低聲音道:“那小子不對頭,好像在偷拍我們!”

    秦清也緊張了起來:“怎麼辦?”

    張揚道:“沒事,跑不了他!”

    兩人離開溫泉,張揚讓秦清先回木屋,秦清擔心他鬧事,堅持跟他一起,兩人來到車內等著,沒多久就看到那對夫『婦』換好衣服走了出來。

    張揚落下車窗,他耳力超強,那對夫『婦』的對話很清晰的映入耳中。

    那男子道:“他好像懷疑我了,幸虧我反應及時!”

    那女的說道:“你膽子真小,見到他嚇得連臉『色』都變了,要是我也會懷疑你!”

    那男子笑道:“你配合的真好,走吧!”

    張揚讓秦清在車內等他,大步走了過去,那男子看到張揚,跟那名女子嚇得慌忙鑽入了標誌車,張揚來到標誌車前,他們已經啟動了,張揚雙手用力竟然將車尾抬起,標誌是後驅車,兩條後輪空轉就是不能前進。

    車內那對男女嚇得臉都白了,這是什麼人啊!單憑一己之力竟然可以把將近一噸半的汽車給抬起來。

    那男子終於放棄了逃跑,把汽車熄火,張揚也鬆開手,衝上前去,拉開車門,把那名男子一把就從駕駛座上拖了下來。

    那男子驚恐叫道:“你幹什麼?我……我報警了!”

    張揚冷笑道:“報警?你他媽去報啊!”他一拳就砸在這廝的臉上,打得那男子鼻破血流,大聲討饒。

    那女的也從車出來,她抓住張揚的手臂尖叫道:“殺人了!”

    張揚隨手把她推到一邊,然後到車找到相機,在車內還找到了兩張記者證,張揚一看到這東西火更大了,指著他們的鼻子罵道:“記者啊,哪個社的?”

    兩人都不說話。

    張揚這才想起看上麵的字,冷笑道:“嵐山晨報社,膽子挺大啊!”不用問,這倆人都是跟蹤秦清過來的,張揚把相機扣開,將麵的膠卷扯了出來。然後把相機扔回車,抓住那男記者的衣領子,狠狠抽了他兩個耳光:“媽的,誰讓你來的,說!”

    秦清原本想下車去阻止的,可看到遠處有保安過來了,也打消了這個念頭,仍然呆在車等著。

    那幫保安還沒靠近,張揚就指著他們的鼻子罵道:“全都給我站住,警察執行公務!”

    那女的尖叫道:“他不是警察,他是強盜!”

    那群保安又圍了上來,張揚點了點頭,指著相機道:“我泡溫泉,他帶著相機進去拍我,連你們我也要投訴!”一句話又把這些保安給嚇住了。

    張揚揮拳作勢要打那名男記者,那記者被他打怕了,顫聲道:“是……是劉副社長給我們的采訪任務……,我們……我們不是兩口子……”

    張揚點了點頭:“算你聰明,我告訴你,你們的名字我都記下了,今天看到什麼,聽到什麼,如果泄『露』出一個字,我敢保證,讓你們兩個在嵐山沒有立足之地,你們副社長叫什麼?”

    “劉文軍!”

    “他倒黴了!”

    張揚放開那記者的領子,順便把沾血的手掌在記者胸前擦了擦,目光落在那女記者身上,猛然大吼了一聲,嚇得那女記者尖叫一聲,竟然暈了過去。

    張揚指著那群保安道:“別多管閑事!”

    回到車內,秦清皺了皺眉頭道:“怎麼回事?”

    張揚把那兩個記者證交給她:“我果然沒有看錯,他們兩人果然是衝著我們來的。”

    秦清咬了咬櫻唇,低聲道:“卑鄙!”

    張揚道:“他們承認是受了嵐山晨報劉副社長的委托!”

    秦清道:“劉文軍?他沒有這麼大的膽子!”

    張揚道:“你是說背後有人指使?”

    秦清歎了口氣,無精打采道:“先離開這再說了!”

    被兩名記者這麼一打擾,秦清的心情大受影響,張揚知道她心不好受,提議離開這個地方,兩人都是開車過來的,一起開車去了前方五的翡翠湖。

    秦清的吉普車和張揚的皇冠並排停在湖畔,秦清從車內出來,慢慢走向湖邊,一輪皎潔的明月剛剛『露』出雲層,在湖麵上灑下一片銀『色』的光芒,遠遠望去,湖麵仿佛鋪滿了無數的碎銀。

    張揚關上車門,來到秦清身後,展臂將她擁抱在自己的懷中:“不用怕,一切有我!”

    秦清抱著他的臂膀,柔聲道:“我不怕,就算被他們曝光又如何?大不了我這個副市長不幹了,可是我害怕影響到你!”

    張揚笑道:“你連副市長都不在乎,我會在乎一個小小的副處級幹部嗎?”

    秦清轉過俏臉,張揚就勢吻落在她的柔唇之上。

    夜晚的湖風有些清冷,可是他們的內心卻是火熱的。

    秦清並不怕人說,其實她和張揚的事情,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但是流言是一回事,拿出確實的證據又是另外一回事,秦清把張揚的未來看得比自己的仕途更加重要,如果兩人的地下情被曝光,那麼張揚勢必會得罪代省長宋懷明,張揚未來的仕途很可能會就此終結,這是秦清所不願看到的。

    正如秦清所說,劉文軍一個晨報的副社長沒有膽子跟蹤拍攝自己,秦清知道劉文軍的背後一定有人,而且這個人不難推測出來,秦清在心中已經想到了一個人,市委副書記吳明,他一直對自己很有想法,難道是吳明在指使劉文軍,他想利用這件事做文章?秦清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張揚,她擔心張揚知道以後,會不顧一切的找上吳明,從而將這件事弄得更加複雜,影響更加擴大。

    張揚道:“我明天就去找那個劉文軍!”

    秦清搖了搖頭:“不要,這件事還是讓我自己來處理,相信我,我一定能夠處理好這件事,如果我搞不定,你再出馬好不好?”

    秦清做事一向都讓張揚感到放心,她既然這樣說證明就很有把握,張揚冷靜之後,也考慮到自己就算直接殺過去去找劉文軍,也未必能夠將這件事很好的解決,秦清身為嵐山市副市長,她對嵐山局麵的掌控能力要比自己強得多。

    張揚低聲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嵐山?”

    “不用,今年春節我回江城多陪你一些時間。”

    張揚道:“真想狠狠揍那幫記者一頓,壞了我們的心情。”

    秦清嫣然笑道:“世上不順心的事情多了,總想著這些事,豈不是永遠都沒有開心的時候。”

    張揚道:“我喜歡那木屋!”

    秦清道:“我不想回去,心有陰影了!”

    張揚道:“那咱們晚上,隻能在你吉普車上湊合了!”

    秦清紅著俏臉道:“為什麼要上我車?”

    “你車大,活動也方便些!”

    “壞蛋……”

    元旦過後,首先傳來了原招商辦主任董紅玉已經承認貪汙和挪用公款事實的消息,這件事對江城官場來說震動並不算大,畢竟先前已經有黎國正這位市長因為貪汙下馬,董紅玉的級別比黎國正差多了,影響力自然差了許多,雖然如此,在江城老百姓心中的影響可不小。

    市委書記杜天野是中紀委出身的幹部,他對這種事情極其看重,在常委會上專門強調廣大幹部要以董紅玉事件做警示,大力開展反腐倡廉的行動。

    杜天野講話之後,這幫市委常委紛紛表態,表示要從自己做起,廉潔自律,樹立良好的形象,增強老百姓對他們的信心。

    代市長左援朝道:“董紅玉貪汙和挪用公款一案,在投資商中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原本和我們商定投資的許多外商,因為這件事而變得猶豫起來,還有很多人幹脆放棄了在江城投資的計劃,我們這麼多同誌,花費這麼久的時間,這麼的大的精力,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形象,因為董紅玉一個人而受到了嚴重損害。這種誠信一旦失去,想要重新建立起來,需要付出比過去還要大得多的代價。”他停頓了一下道:“杜書記提出大力開展反腐倡廉行動,我第一個舉手讚成,要把這些江城的蛀蟲徹底清除出去!”

    杜天野道:“當務之急是要樹立起老百姓對我們『政府』的信心,是要樹立起投資商對我們的信心,江城的經濟發展好不容易有了起『色』,我們誰都不想看到,剛剛起步的江城經濟馬上止步不前,甚至出現倒退。”他轉向左援朝道:“左市長,今年的招商工作尤為重要,這件事你要重點抓一下。”

    左援朝點點頭。

    下麵的時間交給了人大主任趙洋林,他針對即將到來的江城人代會發表了一通講話,提出了幾個問題。

    所有常委都明白,今年人代會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選舉市長,江城市長將會在代市長左援朝和常務副市長李長宇之間產生,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左援朝顯然占盡了優勢,其實在他擔任副市長之後,就已經基本確定了位置,隻不過是李長宇中途在旅遊上的優異表現搶了他的一些風頭,隨著李長宇連連遇挫,兩人之間的距離也開始越拉越遠。

    李長宇的表情很平靜,雖然他一度渴望登上江城市市長的位置,甚至無限接近了這個位子,可後來他走錯了幾步棋,政壇之上一個細微的失誤都可能導致全盤皆輸,而三環路事件又讓省委書記顧允知對他產生了看法,市委書記洪偉基的黯然離去讓他這個老同學也開始被江城的領導層孤立,李長宇心底下已經接受了事實,他已經沒有機會了。

    左援朝道:“想要樹立投資商對我們的信心,最好的方法就是吸引有影響力的跨國集團進駐江城,他們的帶動作用不可小視。新近安代集團已經和江城工程機械廠尋求合作,如果能夠合作成功,對江城的招商引資來說將會是一個巨大的利好。我們和韓國藍星集團的接洽也在進行中,預計本月,藍星集團的總裁金尚元先生就會前來江城考察!”

    安代和藍星可以說是韓國最大的兩家企業,如果他們能夠來到江城投資,對江城未來的經濟發展會起到相當大的影響。

    杜天野道:“三環路竣工在即,江城的城市發展也隨之進入新的篇章,新的一年中,我希望大家同心協力,精誠合作,共創江城美好的未來。”

    他的總結在熱烈的掌聲中結束。

    杜天野回到辦公室不久,代市長左援朝就過來拜會,有些事並不方便在常委會上提出,所以他要私下過來先征求杜天野的意見。

    杜天野邀請左援朝坐下。

    左援朝通過這段時間和杜天野的接觸,已經了解到他的一些『性』格,杜天野此人做事幹脆果斷,不喜歡拖泥帶水,所以跟他說話最好直截了當,繞彎子反而沒有必要,左援朝道:“杜書記,我過來是想和你談新機場建設的事情。”籌建新機場一直是左援朝的構想之一,江城原有的機場十分落後,已經無法適應時代的發展,長此以往必將影響到江城經濟發展的步伐。

    杜天野道:“這件事我有想過,不過投資興建新機場將會需要大筆的資金,我們不可能全都依靠上頭撥款,上次去省開會的時候,我曾經向宋省長提起這件事,想把江城機場打造成咱們這一帶的航務中心,這樣就可以吸引更多的海外客商前來。宋省長也很支持,可是談到錢這個問題,他也表示難度很大。”

    左援朝道:“可是如果繼續維持現狀,機場已經滿足不了經濟發展的要求,還有,江城機場現在的位置距離市區太近,對周圍居民的生活也影響很大。”

    杜天野道:“說穿了就是錢的問題,三環路工程、開發區建設已經把我們市的財政牢牢拖住了,現在需要用錢的地方太多,火車站改造工程迫在眉睫,新機場需要建設,清江港口擴建工程也提到了議事日程,江城的經濟想發展,就必須打造水陸空全方位的交通網絡,過去的網絡已經陳舊,已經無法負擔日新月異的發展,可是改造和建設需要大筆的資金,錢是個最大的問題。”

    一提到錢,左援朝頓時沉默了下去,無論他們的構想多麼的美好,最終都要建立在經濟基礎上,缺少了這一基礎任何事都是空中樓閣。

    杜天野道:“最近雲安省南源市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左援朝脫口道:“你是說南源市拍賣市『政府』土地的事情?”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我們市委市『政府』辦公樓位於鬧市區,這和當初的城市規劃有關係,江城商業區、行政區、企業區功能劃分十分混『亂』,導致現在城市格局雜『亂』無章,嚴重影響到城市的發展,想要在老城區的基礎上改造發展,還不如重新建立一個新區成本來的要低!”

    左援朝道:“建設新城區也要錢!這一點我們過去也曾經考慮過,不過因為資金問題中途擱淺了。”

    杜天野來到江城市地圖前,指了指開發區以南的地塊:“這大片區域可以規劃,如果我們采用拍賣老市『政府』的方式獲得資金,然後利用這些資金在這一區域建立行政區,我所說的是行政區!”

    左援朝笑道:“杜書記,南源拍賣市『政府』地塊遭到非議可不輕,我們如法炮製,肯定也會麵臨巨大的壓力。”

    杜天野道:“害怕壓力還能做成什麼大事?不過這隻是我的一個想法,付諸實施還有待考證,左市長,今年招商引資的工作一定要大力抓,重點抓!”

    左援朝道:“張揚在招商辦,今年招商工作要看他的了!”

    “盡量配合他的工作,盡量給於他便利的條件!”

    左援朝點了點頭道:“杜書記放心,我會留意的!”

    左援朝對張揚是很看重的,這不僅僅是因為張揚和杜天野的關係,也不是因為張揚的北京,而是因為張揚的確很有能力,在招商引資方麵,過去他就做出過突出的貢獻,左援朝把張揚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將市在新的一年的計劃簡略的跟他說了一下。

    張揚聽明白了,敢情江城市『政府』缺錢都缺到了這個份上,自己去招商辦有點不是時候,看來今年的招商任務比去年要重許多。

    左援朝道:“我考慮了一下,為了辦公方便,市在老市委專門劃撥了一個小樓給招商辦使用,這棟樓以後就是招商辦和企改辦兩個部門,你處理事情也方便些。”

    張揚道:“左市長,你該不是想把我給累死吧?”

    左援朝笑道:“能者多勞嘛!對了藍星集團金尚元先生這個月能夠確定到江城來考察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沒問題,具體日期沒有敲定,應該是他去背景召開經銷商大會之後!”

    左援朝道:“這次爭取把藍星集團拿下,加上已經差不多的安代集團,韓國的兩大企業在我們江城就都有投資了。”

    張揚道:“韓國人論技術比不過日本歐美,論財力比不上西亞中東,您怎麼偏偏就看中他們了?”

    左援朝笑道:“我們江城開發區論規模比不上嵐山,論影響力比不上東江,所以也隻能將就了。”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左援朝這番話說的倒是實際。他想起招商辦因為董紅玉事件而導致帳戶凍結的事情,向左援朝提了提,畢竟現在的招商辦帳麵上有錢也不能動,搞得整個招商辦天怒人怨,雖然是公家單位,可現在出門辦事什麼不得要錢?

    左援朝道:“你說的這件事我會很快幫你解決,董紅玉的問題已經基本交代清楚,招商辦的帳戶也不可能永遠凍結下去。沒有錢,連招待費都拿不出來,人家投資商來了,看到你們這麼小氣,連頓飯都不請,什麼投資也得黃了。”

    “可不是嘛!我去東江的差旅費還沒報銷呢!”張揚趁機抱怨道。

    左援朝笑道:“放心吧,盡快幫你解決!”他接著又給張揚談了談今年的招商任務,初步計劃,招商辦的招商任務會在去年的基礎上翻一翻。

    張揚並沒覺得這是什麼大事,在他看來吸引投資要比企業改革的難度小很多。可當他把市的初步打算在招商辦的內部會議上一說,整個招商辦頓時炸了鍋,為首的就是副主任肖桂堂,肖桂堂大聲抗議道:“張主任,我們去年的招商任務都完成的很勉強,現在市要給我們加一倍的任務,根本沒有考慮到現實情況,我們招商辦總共才十個人,上哪兒招來這麼多的投資?張主任,這件事一定要和上頭好好談談。”

    “談什麼?”

    肖桂堂道:“當然是談談把指標降下來,就算不能維持去年的指標,也不能一下漲這麼多,我們完不成任務還要扣工資獎金,如果是這種指標,恐怕我們這些人一年都要喝西北風了。”

    張揚笑道:“有壓力才會有動力啊!”

    其他幾名副主任也紛紛提起了意見,副主任王海泉道:“過去董主任在的時候,我們招商辦的指標最多上漲沒有超過百分之二十的。”他說完這句話又覺著有些不對。

    張揚冷笑道:“董主任被雙規了,她貪汙受賄挪用公款,已經觸犯了國家法律,王主任看來和她關係不錯啊!”

    王海泉紅著臉道:“同事關係,我隻是就事論事!”

    副主任鄭新海道:“加個百分之十還差不多,如果是百分之百,我們根本完不成,既然完不成任務,我們留在這招商辦幹什麼?等著丟人現眼嗎?”

    張揚笑道:“今天是元月三號,新年才剛剛開始,你們一個個就說了這多的喪氣話,我還就納悶了,招商工作那麼難搞?市無非是加了一點任務,你看你們一個個愁得。”

    肖桂堂道:“怎麼能不愁?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當是五幾年浮誇風的時候,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我倒是想一年給江城招商引資上百億,可我說出去,我做得到嗎?我說出去,又有誰會相信?張主任,你還是仔細斟酌一下,和市好好談談,這指標的事情可不是兒戲。”

    張揚打心底瞧不起這幫混跡體製的老油條,平時一個個人模狗樣的,一到做具體工作了,馬上就叫苦連天,張揚道:“你們先別叫苦,現在隻是一個初步意向,還沒定下來,如果董紅玉不出事,今年的任務早就下來了,我明白的告訴你們,當時市麵給的任務是在去年的基礎上增加一百二十,現在因為董紅玉出事,考慮到招商辦的工作難度,才給減免了百分之二十,你們誰要是不信,自己去找左市長問!”

    幾名副主任聽到張揚這樣說也就停下叫苦了,張揚道:“還有,市麵讓我們和企改辦都搬到老市委大院辦公,地方已經準備好了,我去看過環境,還不錯,咱們下周就搬過去!”

    肖桂堂道:“這麼突然啊!”

    張揚笑道:“搬過去也好,咱們招商辦整天迎來送往的,在這邊辦公也不方便!”他拿起桌上的文件夾磕了磕,這是他剛剛養成的習慣,表示沒事就可以散會了。

    幾名副主任都起身離開了小會議室,來到門外,副主任鄭新海走到肖桂堂身邊歎了口氣道:“看來今年的日子不好過了。”

    肖桂堂道:“天塌下來個大的頂著,咱們又不當家,管這麼多幹什麼?”

    張揚把會計孟梅留了下來,孟梅已經接到帳戶解凍的通知,她長舒了一口氣道:“總算好了!”這些天她的確被錢給鬧騰怕了。

    可張揚馬上發現,帳戶解凍也不是什麼好事,孟梅拿著厚厚一遝發票讓他簽字,這都是之前遺留的問題,張大官人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才搞清楚這些發票的用途,正準備簽字的時候,房門被輕輕敲響了,胡茵茹走了進來,她笑道:“張主任,真是難得,你居然能老老實實呆在辦公室。”

    張揚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鍾,這才知道已經下班了,不由得歎了口氣道:“煩,真他媽煩,這招商辦的業務費真多!”

    胡茵茹笑道:“怎麼?才剛剛上任就煩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身邊沒有個得力的助手!”他把那些票據扔到抽屜:“下班了,走人!”

    胡茵茹道:“我過來是想讓你幫一個忙!”

    張揚笑道:“幫什麼忙?隻要是你有需要,我一定盡力而為!”

    胡茵茹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白了他一眼道:“說正經的,我想請於子良、周秀麗夫『婦』當我們廠的醫學顧問。”

    張揚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畢竟他和於子良還是有些交情的,自己出麵提起這件事,於子良應當不會拒絕。他馬上就給於子良打了個電話,於子良正和左擁軍一起呢,張揚去江城期間,他和左擁軍又針對醫療合作的事情談了幾次,態度已經不像開始那麼堅決。

    張揚給於子良打電話的時候,他正跟著左擁軍考察礦務局中心醫院呢,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剛剛把礦務局中心醫院給吞並了,對外說是強強聯合,事實上礦務局中心醫院已經成為江城第一人民醫院的附屬醫院。

    於子良聽到這件事,笑著答應了下來,張揚把電話遞給了胡茵茹,讓她直接和於子良說,胡茵茹在電話和於子良約定了見麵詳談的時間。

    放下電話,胡茵茹開心的湊了過來,在張揚的臉上吻了一記。在張揚伸手想去擁抱她之前,輕盈的轉了個身,退回剛才的座椅。

    張揚驚歎道:“一陣子沒留意,你動作迅速多了!”

    胡茵茹道:“還不是你教得那套武功,我每天都在練習!”

    張揚笑了起來,他教這些紅顏知己武功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她們防身,以免遇到意外,現在看來一個個都取得了進展,等到她們的內功有根基之後,可以考慮再教一些高深的武功了。

    胡茵茹道:“我請你吃飯!”

    張揚笑道:“還是南湖那家農家菜吧!”

    胡茵茹點了點頭,起身先行離去,現在正是『政府』上下班的時間,她不便和張揚同行。

    張揚在辦公室停留了一會兒,這才下樓啟動他的吉普車,行駛到大門口的時候,看到杜天野走了過來,因為杜天野就住在隔壁的『政府』一招,所以他很少勞動司機,都是步行返回住處。

    張揚停下汽車落下車窗道:“杜書記,要不要我送你?”

    杜天野也不跟他客氣,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去哪兒?一招?”

    杜天野搖晃了一下脖子道:“找地方喝酒去吧!”

    張揚愣了一下:“今兒這麼好的興致?不回去陪你的服務明星了?”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蘇媛媛感冒了!”

    張揚笑道:“我覺著您今天怎麼有空!”他驅車向開發區南湖水庫的方向駛去。

    杜天野也不問他要去哪,伸手打開了收音機調到了本地台,此時正在播出新聞,現在的新聞也的確沒什麼實質『性』的內容,杜天野聽了兩條就無趣的關上了:“你在東江鬧騰的挺歡!”

    張揚笑了起來:“我那可是為咱們江城幹部出氣,咱們徐部長總不能讓人這麼欺負!”

    杜天野道:“顧書記把我罵了一頓!”

    張揚道:“我看他挺好的,在這件事上站在我們一邊啊!”

    杜天野道:“他說我年輕氣盛,小集體的觀念太重!”

    張揚微笑道:“好事啊,通過這件事,你杜書記捍衛江城幹部利益的形象就樹立起來了,徐部長的事情,也讓咱們江城領導層空前團結一致對外。”

    杜天野聽他這樣說也不禁笑了起來:“你啊!什麼都是你的道理,對了,徐彪恢複的怎麼樣?”

    “我看沒什麼大事,再休息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杜天野點點頭,正想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卻是蘇媛媛打來的,電話蘇媛媛的鼻音很重,還在擔心杜天野晚上的吃飯問題,杜天野聽到她生病仍然不忘照顧自己的事情,心不覺有些感動,輕聲道:“放心吧,我和張揚一起吃飯呢,你安心養病,好好休息幾天,就不要考慮我的事情了。”掛上電話,看到張揚正用眼睛的餘光看著自己,有些不滿的瞪了他一眼:“看什麼看?沒見過別人打電話?”

    張揚樂了:“打電話常見,不過杜書記這麼溫柔的打電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杜天野笑罵道:“你小子再胡說八道,小心我革你的職!”

    “我不信,杜書記剛正不阿,大公無私,怎麼能幹出公報私仇的事兒?”

    杜天野笑了起來,笑聲未落,張揚的電話響了起來,原來是蘇小紅打電話說想讓張揚約杜天野一起吃飯,感謝杜天野上次救她的事情。張揚一邊聽一邊笑著看了看杜天野,他答應道:“這樣吧,你現在就去南湖農家菜,胡茵茹也去了,晚上你請吃飯!”

    掛上電話,杜天野忍不住問:“誰啊?咱兩人吃飯用不著那麼興師動眾吧?”

    “我說杜書記,我和胡茵茹約好了一起吃飯,是你硬跟著蹭飯,至於還有誰來,跟你沒關係吧?”

    看到蘇小紅的時候,杜天野也放下心來,蘇小紅笑道:“杜書記,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表達一下謝意,可是考慮到您工作太忙,不敢驚擾您,今天湊巧有了這個機會,這頓飯一定得讓我做東!”

    胡茵茹道:“得,紅姐來了,那我就把這次請客的機會讓給你!”

    杜天野微笑道:“既然坐在一起,大家還是隻談友情,其他的事情不用提!”他是在暗示蘇小紅不要把書記掛在嘴上。

    蘇小紅何等的世故,馬上明白了杜天野的意思,微笑道:“那我鬥膽叫聲杜哥了!”變化之快,讓胡茵茹和張揚都不得不佩服,反正讓胡茵茹,這聲杜哥是無論如何喊不出口的。

    杜天野雖然心中覺著有些不妥,可也沒提出反對,畢竟張揚在這,在場也沒有外人,蘇小紅這樣稱呼倒也沒什麼。

    蘇小紅道:“吃什麼?”

    張揚道:“菜我點過了,燒了隻大雁,燉了隻野生甲魚,配了四道素菜!”

    蘇小紅這才想起自己把酒落在車了,起身出去拿酒,回來的時候抱著一個五斤裝的酒壇子走了進來。

    張揚和杜天野都是酒國高手,從那壇子就看出有些不同,杜天野接過那壇酒,看了看,有些驚奇道:“這壇酒可有年頭了。”

    蘇小紅笑盈盈並不說話。

    杜天野把那酒壇子翻來覆去看了一遍,又舉起看了看底部,愕然道:“這壇酒有五十年了?”

    

Snap Time:2018-04-21 21:26:09  ExecTime: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