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五十七章新年二婚


    第二百五十七章【新年二婚】

    王仲陽對兒子的回護所有人都看在眼,張德放憑著一個警察特有的敏感,覺察到王仲陽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兒子入獄,這件事的關鍵在那兩名被王軍『迷』『奸』的女演員,張德放料定王仲陽會找她們談話,甚至會想方法讓兩名女演員推翻過去的口供,從兩名女演員離開公安分局起,張德放就派人對她們進行全天候二十四小時的監視。

    張德放的苦功沒有白費,很快就得到了回報,果然有人去和兩名女演員接觸,張德放馬上采取行動,把兩名女演員又弄進了警局,果不其然,她們一起翻供。張德放連哄帶嚇,一番努力之後,兩名女演員被他嚇得老老實實交代了情況,說是王仲陽找人跟她們談條件,讓她們推翻證詞。

    這把火終於成功燒到了王仲陽的頭上,誘導證人作偽證,身為國家幹部知法犯法,張德放和張揚商量之後,把這件事捅到了顧允知那。

    省委書記顧允知這次是真的被王仲陽激怒了,如果說開始王軍出事,他還沒有興起要動王仲陽的心思,可現在王仲陽找人作偽證,已經徹底讓顧允知對他失去了信心,顧允知一個電話打給了紀委主任曾來州,讓他出麵徹查王仲陽的問題。

    在王軍入獄兩天之後,省電視台台長王仲陽也被雙規了。

    省紀委副書記劉豔紅在省長辦公室內向代省長宋懷明匯報著這件事的最新進展,宋懷明不覺『露』出了微笑:“王仲陽這個人太喜歡護短,如果他能夠冷靜公正的處理這件事,也不會演化到這種地步。”

    劉豔紅道:“他仍然不承認毆打過徐彪,不過他對找那兩名女演員,用以後多給她們增加曝光率為交換條件,讓她們推翻口供的事情供認不諱,已經犯了妨礙司法罪!”

    宋懷明道:“想不到張揚這次還折騰對了,把王仲陽父子兩個的問題全都折騰了出來。”

    劉豔紅意味深長的看了宋懷明一眼道:“單憑他肯定折騰不起來這麼大的風浪!”

    宋懷明聽出了劉豔紅的言外之意,微笑道:“老同學,你在懷疑什麼?”

    劉豔紅並沒有點破,轉移話題道:“省電視台可是平海宣傳的重點窗口,王仲陽下來,最合適的接替人選是肖元平!”

    宋懷明道:“這件事還輪不到我來拍板定案!顧書記很看重宣傳工作的!”

    劉豔紅道:“沒有其他人選了,一定是他!”

    宋懷明沒有說話,他的真正目的正是利用這起事件讓王仲陽下台,王仲陽這個人很不聽話,對宋懷明來說,一個電視台台長如果不配合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形象很難在平海省內迅速樹立起來,他並不是一個喜歡利用暗地手段達到目的的人,不過這次的機會實在太好,王仲陽自身又的確有問題,難得大老板顧允知也對此人產生了反感,宋懷明利用張揚這名猛將拔掉這個礙眼的釘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顧允知在辦公室內漫不經心的看著報紙,省委辦公室主任夏伯達幫他泡了杯茶放在麵前,恭敬道:“王仲陽被雙規了,電視台現在上上下下很『亂』,人心惶惶的。”

    顧允知合上報紙,淡然笑道:“肖元平不是副台長嗎?”

    夏伯達低聲道:“顧書記真打算用肖元平?”

    顧允知道:“有什麼不好?他是副台長,還是除了王仲陽以外的另外一個廳級幹部,論能力論資格都應該他出來主持工作。”

    夏伯達道:“顧書記,一開始的時候,你說過王仲陽和徐彪之間的事情是家事,省領導不方便參予。”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我的確說過!”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可以說出自己的觀點嗎?”

    顧允知笑道:“伯達,別總是吞吞吐吐的,我發現你怎麼年齡越大顧慮就越多?”

    夏伯達道:“我開始也以為張揚針對王仲陽父子是出於義憤,是想為徐彪父女討還公道,可從王軍入獄之後,我發現這件事好像有些不對!”

    顧允知點了點頭,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夏伯達道:“按照多數人的想法,張揚出氣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王軍入獄等於得到了懲罰,而他的入獄同樣打擊到了王仲陽,殺人不過頭點地,他為什麼還要堅持對王仲陽繼續窮追猛打?”他停頓了一下又道:“當然其中公安方麵也給了他一定的配合,可起到主導作用的還是他。”

    顧允知微笑道:“張德放是我外甥,你是不是說這件事跟我也有關係?”

    夏伯達搖了搖頭道:“我現在發現,我把張揚想簡單了,從現在的結局來看,王仲陽被雙規,電視台的第一領導空缺,肖元平理所當然的填補這個空缺。可肖元平這個人和宋省長的關係不錯!”

    顧允知的臉上仍然帶著淡淡的笑容:“伯達,別賣關子了,你到底想說什麼!”

    夏伯達鼓起勇氣道:“王仲陽過去還是很聽話的!”

    顧允知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是不是想說,宋懷明才是這件事的幕後策劃者,他在利用這次機會鏟除異己,扶植自己的親信力量,增加他在平海省內的實力?張揚是他的急先鋒!”

    夏伯達沒說話,可心中的確是這麼想。

    顧允知道:“伯達,王仲陽被雙規不是因為誰要搞他,而是他的的確確有問題,這次的事情隻是一個引子,你去紀委看看,有多少人民來信告他?一個幹部出了問題,不要先從別人身上找原因,而要先從自身找!”

    夏伯達沉默了下去。

    顧允知道:“伯達,我老了,再有一年我就不可能繼續呆在這個位置上,總要有人要頂上來,難不成我要霸著這個位子一輩子不成?懷明同誌很有能力,無論他有怎樣的想法,我相信他的出發點還是為平海未來發展的。隻要是對平海有利,我們就要支持。肖元平這個人很有『性』格也很有能力,如果不是前些年他過於激進,現在平海電視台的台長就不會是王仲陽,而是他!一個人不經曆挫折,在政治上是很難成熟起來的。我觀察過他,現在的肖元平應該足以勝任這個位子。”

    夏伯達道:“可是……”

    顧允知笑道:“伯達,你跟在我身邊這麼久,有沒有發現我把誰視為我的政敵?”

    夏伯達搖了搖頭。

    顧允知道:“想在政治上走得更遠,你就要心想著百姓,眼睛盯著前方,而不是始終盯著周圍,樹立一個個的假想敵!”

    夏伯達似有所悟。

    顧允知道:“南錫市委班子調整,我已經建議你去南錫市擔任代市長,這幾天就會批複下來了,近期組織部會對你進行考察,你做好準備吧!”

    夏伯達內心一震激『蕩』,他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他本以為顧允知把自己的事情忘了,可事實證明顧允知一直都沒有忘,一直都把他的事情記在心,士為知己者死,夏伯達現在想到的就是這句話,他動情道:“顧書記,我願意一輩子在你身邊給你當秘書!”

    顧允知微笑道:“不要輕易說一輩子這三個字,我的政治生命已經即將走到盡頭,而你卻麵臨一個嶄新的開始,這麼多年,你在我身邊應該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我希望,你能利用學到的東西踏踏實實為老百姓做好事,做實事。”

    夏伯達用力點頭。

    顧允知深有感觸道:“這些年,我目睹無數官員在仕途中倒下,官場看似風光無限,其實卻步步驚心,想走的踏實,就要做到問心無愧,伯達,你記住了嗎?”

    夏伯達恭敬道:“顧書記,我會永遠記住你的教誨!”

    王仲陽被雙規,而徐彪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複著健康,這當然要和張揚給他提供的秘方有關。

    清晨徐彪在女兒的攙扶下顫巍巍走向陽台,望著遠方漸漸升起的朝陽,徐彪道:“我想回江城了!”

    徐雅蓓挽緊了父親的手臂:“爸,等你再恢複兩天,我就陪你返回江城。”她停頓了一下又道:“我想離開江城!”

    徐彪看了看女兒。

    徐雅蓓道:“朋友幫我聯係了香港天空衛視,那邊已經同意接受我,回到江城之後,我馬上辭職。”

    徐彪內心中感到一陣難過,女兒顯然沒有能夠從這次的創痛中走出來,平海已經成為她的傷心地,所以她才會做出離開家鄉的決定,徐彪抑製住內心的失落,低聲道:“也好!”

    徐雅蓓溫婉笑道:“爸,你放心,我不會老想著過去的事情,我已經把他忘了,他不值得我付出一分一毫的感情。”

    徐彪點了點頭,目光重新投向遠方的朝陽:“這次要謝謝張揚了!”

    身後響起張揚的笑聲:“徐部長,你要是真心謝我,就給我弄個正處吧!”

    徐彪笑著回過身去:“釘是釘鉚是鉚,原則上的問題不能鬆動!”,他知道張揚也不過是說說罷了,以張揚的能力,提升正處是早晚的事情。

    張揚幫徐彪診脈之後離開,徐雅蓓把他送到病房門外。她前往天空衛視工作的事情還是張揚讓海蘭聯係的,張揚把海蘭的電話號碼留給她,讓她自己和海蘭聯係。

    隨著身體的康複,徐雅蓓的精神比過去要好了許多,不過心靈上的創傷想要愈合仍需要相當久的一段時間,她真誠的向張揚道:“謝謝!”

    張揚笑道:“不用客氣,當初你爸幫我提副處的時候,我一個謝字都沒說!”,張揚不想徐家父女有欠自己情的感覺,所以他故意強調徐彪幫助過自己的事情。

    公元一九九四年的第一天,梁成龍和林清紅終於迎來了他們的大喜之日,在兩人的努力下,林清紅的母親莊曉棠終於答應參加女兒的婚禮。

    兩人的身份都是相當顯赫,不過莊曉棠顯然對這樁婚姻十分不滿,所以她沒讓林清紅通知家的親戚,能夠答應讓女兒從家出嫁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

    婚車隊由二十輛寶馬組成,浩浩『蕩』『蕩』駛入了東江農學院,顯赫的場麵吸引了無數目光的主意。

    梁成龍身穿黑『色』西裝,風度翩翩的坐在車內,不過他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喜『色』,自從那天白燕鬧過之後,他和白燕再沒有聯係過,不過這件事的陰影始終籠罩在他心頭。林清紅這些天表現的很平靜,仿佛這件事從未發生過,越是如此,兩成龍的內心越是不安,他總覺著這件事是一個定時炸彈,不知何時才會爆炸。

    張揚看出了他的不安,不禁笑道:“大喜的日子,哭喪個臉做什麼?”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我忽然覺著自己是一徹頭徹尾的傻『逼』!”

    張揚有些詫異的看了看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罵他自己。

    梁成龍道:“我都是進過圍城一回的人了,到現在還是不知悔改,明知婚姻是個坑,我還要往麵跳,我後悔啊!”

    坐在一旁的趙靜和金敏兒聽到他這麼說都好奇的看著他,張揚笑了起來:“你這話可千萬別被嫂子聽到,不然你慘了!”

    梁成龍苦笑道:“我現在也就剩下發發牢『騷』的份了!“

    趙靜道:“梁哥,你和嫂子不是挺恩愛的嗎?”

    梁成龍道:“那是表象,別怪哥沒提醒你們,千萬別結婚,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張揚哈哈大笑道:“那你豈不是死兩回了?”

    梁成龍道:“你將來還不知道要死多少回呢!”

    金敏兒道:“大喜的日子,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梁成龍笑道:“看不出你挺維護張揚的啊!”

    金敏兒俏臉紅了紅,張揚罵道:“梁成龍,你嘴巴真缺德!”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你這哪跟哪?搞得跟英勇就義似的!”

    婚車停在莊曉棠所住的宿舍樓前,鞭炮聲中,梁成龍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上樓梯,陳紹斌、丁兆勇、張揚都跟著來到三樓,樓梯的通道頓時顯得狹窄起來。

    來到莊曉棠家門口,房門蓬地一聲被關上了,陳紹斌和張揚衝上去敲門,麵傳來女孩兒們的笑聲:“誰啊!”

    梁成龍大聲道:“我!”

    “你是誰啊?”聽聲音應該是時維。

    梁成龍道:“我是梁成龍!”

    “梁成龍你來幹什麼?”這次是喬夢媛的聲音。

    梁成龍笑道:“我來娶老婆,我來迎娶林清紅!我老婆!”

    眾人一起起哄,梁成龍此時也忘了心頭的鬱悶,變得容光煥發。

    房門打開,可是外麵的防盜門還沒有打開,時維站在門口:“紅包呢?”

    梁成龍將事先準備好的888的紅包遞了過去,時維當著麵就打開了,有些誇張的叫道:“這麼大老板出手這麼寒酸!不行!”

    梁成龍笑道:“你要多少啊!”

    “再加兩個8還差不多!”

    張揚拍門道:“快開門,不然這888都沒有了!”

    喬夢媛也湊了上來:“就是不開!”

    梁成龍大聲道:“老婆!老婆開門!”周圍的一幫損友都跟著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還是莊曉棠走了過來,淡然笑道:“開門吧,別鬧了!”

    梁成龍大聲叫道:“媽!”

    莊曉棠隻當沒有聽見又進去了。

    梁成龍又封了一個888的紅包,時維和喬夢媛這才打開房門,房門一開,一群人全都湧了進去,陳紹斌展開臂膀作勢要去抱時維,時維虎視眈眈道:“敢跟我鬧,小心我抽你啊!”

    陳紹斌看到她凜然不可侵犯的樣子果然不敢鬧。

    時維感覺屁股上被人輕輕拍了一下,她怒氣衝衝的轉過身去,卻是張揚笑眯眯道:“繃這麼緊幹嘛?大喜的日子,別掃了大家的興致!”

    張揚這下拍得極為隱蔽,可時維卻感覺得清清楚楚,這壞小子居然占自己便宜,奇怪的是她麵對張揚竟然發不起火來。

    那邊陳紹斌和丁兆勇也跟喬夢媛鬧了起來,結婚不鬧伴娘多不熱鬧!

    梁成龍進了房間先去給嶽母大人磕頭,莊曉棠雖然不喜歡梁成龍,可今天表現還算好的,當麵沒有跟梁成龍過不去,給他發了個紅包,語氣冷淡道:“你們兩人以後好好過日子,其他的我也不說了。”

    梁成龍老老實實答應了一聲,這才去林清紅房內幫林清紅穿上鞋子戴上鑽戒,林清紅今天也是格外開心,幸福的女人總是最美的。身穿潔白婚紗的林清紅縱然在一幫美女的簇擁下也沒被比下去。

    梁成龍很深情的看著林清紅:“清紅,嫁給我吧!”

    林清紅點了點頭,在眾人的喝彩聲中,梁成龍抱起林清紅離開了家門。

    當天的婚禮在東江市『政府』一招舉行,前來參加婚禮的頭麵人物很多,包括省委書記顧允知、代省長宋懷明、以及多位省常委都過來慶賀。

    東江市委書記梁天正在平海的麵子還是很足,他隻有這個侄子,所以對梁成龍也是格外關愛。

    張揚和金敏兒站在一起,望著眼前熱鬧的場麵,張揚笑道:“你們韓國的婚禮有沒有那麼熱鬧?”

    金敏兒道:“韓國的年輕人現在很多都選擇西式婚禮了!”

    兩人說話的時候,東江招商辦主任雷國滔走了過來,他向張揚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向金敏兒道:“金小姐沒有回韓國?”最近雷國滔正在積極努力把藍星集團的生產基地拉到東江,所以他和金尚元、金敏兒之前都見過麵。

    金敏兒道:“我休假打算在中國呆一陣!”

    雷國滔笑道:“金先生有沒有透『露』他此次考察的想法?”

    金敏兒淡然笑道:“我從不過問他生意上的事情。”

    雷國滔看到金敏兒口風如此之嚴隻能作罷,他又湊到張揚身邊:“張主任和金小姐早就認識啊?”

    張揚笑道:“雷主任對我們的私人關係也有興趣?”

    雷國滔笑道:“不是,不是,我隻是隨口問問。”他可不是隨口問問那麼簡單,張揚主持江城招商辦工作,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張揚和他就是競爭對手,在張揚出現之前,雷國滔對說服金尚元把藍星集團生產基地落戶東江擁有著極大的信心,可張揚出現之後,尤其是今天見到張揚和金敏兒的關係,雷國滔不由得擔心起來,張揚不會橫『插』一杠子把藍星集團給搶到江城去吧?有了這個想法,雷國滔自然就警惕了起來。

    此時梁成龍招呼張揚過去幫忙端酒,張揚趁機走了。

    雷國滔又向金敏兒道:“金小姐,你還要在東江逗留幾天?要不要我給你當導遊啊?”

    金敏兒笑了笑,並沒有理會他,向遠處的趙靜走了過去。

    當天過來的賓客很多,連國安局章碧君也出現在現場,她和市委書記梁天正的關係不錯,張揚陪著梁成龍去敬酒的時候,章碧君向張揚招了招手,張揚來到她身邊,章碧君遞給他一個電話號碼:“忙完給我電話!”

    張揚點了點頭,心說國安不會又要麻煩自己吧,他現在和國安的關係還算默契,說起來最近都是國安給他幫忙多一些,他反倒沒給國安做什麼事,每月還領著一份國安的工資,想想頗有些慚愧。

    因為在場的重要領導很多,所以大家都約束著自己的行為,沒有出現像別人婚禮上常見的鬧場景象,整個婚禮在井然有序的進行著,不過氣氛自然差了一些。

    婚宴在兩點鍾就已經結束,梁成龍和林清紅開始送客。

    張揚原本有陪女方娘家人的任務,可莊曉棠並沒有讓女兒通知自家親戚,所以這一桌就空了下來,林清紅心當然有些不是滋味,由此可見,母親對她和梁成龍的婚事還是持有反對態度的。

    張揚抽空給章碧君打了個電話,才知道她並沒離去,還在停車場呢,於是走了過去。

    來到章碧君的奔馳車內,章碧君道:“金敏兒又來東江了,這次該不是和你有關吧?”

    張揚笑道:“您多想了,人家是來做生意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章碧君道:“注意保持距離,她的身份很特殊,不要引起什麼不良的國際影響。”

    張揚笑了起來:“你們管得真寬!”

    “這跟國安沒關係,是我個人對你的忠告!”章碧君說完,拉開文件夾,從中抽出一張照片:“這個人你應該熟悉吧!”

    張揚接過照片看了一眼,不覺愣在那,照片是一對正在聊天的男女,女的他十分熟悉,赫然是文副總理的女兒文玲,男的相貌英俊,氣質不凡,年紀在三十五六歲的樣子,他從沒有見過,讓張揚詫異的是,文玲那張從來都不苟言笑的俏臉上充滿了笑意,這實在是太不同尋常了。

    章碧君道:“這張照片是在漢城拍到的,照片上的女子是文副總理的女兒文玲,男子是韓國安宇集團的副總經理崔誌煥!”

    張揚仔仔細細看著那張照片:“他們該不會是好上了吧?”

    章碧君道:“我不清楚,不過現在能肯定的一件事是,文玲在韓國期間和崔誌煥的關係很好,崔誌煥陪著她去了韓國的不少地方。”

    張揚暗叫晦氣,真是替杜天野委屈,想不到文玲居然給他弄了頂國際綠帽子戴上了,尤其可氣的是,這崔誌煥還是個韓國人,怎麼看這廝也不如杜天野爺們啊!難道世道變了,現在的女人都喜歡小白臉了?張揚心這麼想,可嘴上卻道:“你們國安看來也是閑著沒事幹,整天就盯著人家的私事,就快趕上香港狗仔隊了。”

    章碧君道:“崔誌煥的身份讓我們產生了懷疑,這個人極有可能是韓國特工,他接近文玲十有八九抱有其他的目的。”

    張揚道:“為什麼要把這件事告訴我?你應該直接把這件事告訴文副總理才對!”

    章碧君道:“我們並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隻能以預防為主!”

    “這和我有關係嗎?”

    章碧君肯定的點了點頭道:“韓國安宇集團和江城工程機械廠正在談合作,據我說知,韓國方麵的談判代表就是崔誌煥,我想你介入這件事,多留意他的動向。”

    張揚道:“放心吧,不管他是不是韓國間諜,我都會好好留意他!”不為別的,單單為了杜天野,他就應該這麼做。

    章碧君道:“我會派人去江城協助你的工作!”

    張揚道:“我獨來獨往慣了,不需要別人協助!”

    章碧君笑了起來:“總是靠一個人單打獨鬥是不行的!”

    “我怎麼覺著你是想找人來監視我呢?”

    章碧君道:“放心吧,你還沒到那級別!”

    參加完梁成龍的婚禮,所有人各奔東西,金敏兒當天下午的飛機前往北京,她去那和母親會合共度新年。

    張揚則開著梁成龍的皇冠去了東江滄水縣的東林山翡翠穀,前往這是事先和秦清約好去翡翠穀木屋共賀新年。

    秦清之所以選擇這和張揚相會,是因為東林山位於嵐山和東江之間,距離兩地城區的距離都不超過一百公,而且這是剛剛開發的休閑度假區,遊人很少,秦清和張揚都是公眾人物,他們必須要有所顧忌。

    張揚沿著山路駛入東林山,東林山在氣勢上顯然無法和清台山相提並論,不過這座海拔不超過四百米的小山,勝在秀麗,處處可見山泉湖泊,山水相映。雖然已經是冬季,可山穀之中溫度都在零上,舉目望去,處處都是綠『色』植被,鬱鬱蒼蒼,賞心悅目。

    張揚從鬆林道路之中駛入翡翠穀,雖然是新年第一天,前來度假的人並不多,他直接把車駛入林間木屋區,來到15號木屋別墅前,遠遠就看到秦清站在木屋前,暖融融的夕陽將她頎長的嬌軀勾勒出一道金『色』的輪廓,宛如光芒四『射』的女神。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秦清歡快如小鳥般向他跑了過來,也隻有在這種地方,秦清方才能夠卸去平日的假麵,展示一個真實的自我。

    秦清跳躍起來,撲向張揚,張揚一把將她抱住,摟著秦清原地轉了兩個圈,秦清修長的美腿勾住他的腰,主動送上溫軟潤澤的櫻唇。

    熱吻良久,張揚方才輕輕拍了拍她的玉『臀』,將秦清放下,兩人手挽手走入木屋之中。

    木屋之中設備相當的齊全,秦清提前一小時抵達這,已經將空調打開,室內暖融融的,張揚脫去皮大衣,看到餐廳的餐桌上已經放了不少的食品,不禁笑道:“你準備的挺周到啊!”

    秦清嫣然笑道:“我上午在市『政府』開了一個會議,中午吃完飯就趕過來了,來之前在嵐山買了一些鹵菜!”

    張揚坐在沙發上,拍了拍沙發,秦清來到他身邊坐了,偎依在他的懷抱中,在張揚的懷中,秦清可以完完全全的放鬆自己,做回她女『性』的一麵,身為嵐山市副市長,在人前她必須營造出堅強果敢的形象,可是她也需要護,她也需要關愛。

    張揚輕撫秦清的秀發道:“累不累?要不你歇一會兒,我去準備晚餐!”

    秦清搖了搖頭,挽住張揚的臂膀:“忘了恭喜你了,省十佳青年,可是一個了不起的榮譽。”

    “我對這些東西看的很淡,省十佳青年還不如一個正處級幹部來的實惠。”

    秦清笑著捏了捏他的耳朵:“別急!人總不能一口吃成一個胖子,你這段時間在江城的表現有目共睹,江城十佳,省十佳,這兩樣榮譽已經充分肯定了你在江城青年幹部中第一人的位置。”

    張揚道:“杜書記讓我去主持招商辦的工作,明年我的工作重點又是招商引資了。”

    秦清點了點頭:“張揚,你在東江是不是和吳明見過麵?”

    張揚把自己在南國山莊邂逅吳明的事情說了,微笑道:“那事兒的確怪我,我突然車才導致兩輛車撞在了一起,不過他們的車也跟的太近了,怎麼?他在你麵前說我壞話了?”

    “沒有,隻是說見過你,連撞車的事情都沒說!”

    張揚道:“我不喜歡這個人,感覺他很虛偽!”

    秦清笑道:“你還是那個脾氣,什麼都要表現出來,有些事能夠藏在心的還是藏在心。”

    “我要是什麼事都掖著藏著,豈不是太陰險了?”

    秦清偎依在張揚胸前道:“我相信,你對誰掖著藏著也不會對我那樣。”

    張揚一臉壞笑道:“這可是你說的,我就不掖著藏著了!”

    秦清覺察到這廝身體的變化,紅著臉兒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柔聲道:“吃飯了!”

    張揚搖了搖頭一把將剛剛站起來的秦清拉了下去,壓倒在沙發上:“我想吃你!”

    秦清星眸半舒,輕聲道:“你總是不分時間場合!”

    張揚輕輕扯開她的褲帶,呼吸變得有些粗重:“我黨不是提倡現實工作中要勇於打破陳規,要有創新『性』!這才叫開拓精神。”

    秦清象征『性』的阻擋了兩下,很快嬌軀就已經在張揚的動作下淪陷,她捧著張揚的麵龐道:“你在工作中能有這一半的精神就好了……啊……”

    張揚摟緊了她的嬌軀,低聲道:“我是個實幹家!”

    美人兒副市長嬌滴滴道:“我喜歡……”

    翡翠穀也有溫泉,雖然規模比不上清台山春熙穀,不過水質也很好,張揚和秦清吃完晚飯之後,來到溫泉中心,秦清準備的很充分,自帶了泳衣。張揚沒考慮這麼多,隻能臨時在便利店中買了一件遊泳褲頭,花去了他五十塊,同樣的東西在城市最多也就是十塊錢。

    更可氣的是款式還沒得挑,遊泳褲的關鍵部位還印著一個米老鼠,幸虧這沒有熟人,要是遇到熟人,張大官人這人可丟大發了。

    秦清穿著黑『色』連體泳衣,『性』感的嬌軀讓張揚看得血脈賁張,米老鼠的圖案自然而然的飽滿了許多,秦清留意到他的變化,忍不住提醒他道:“這是公眾場合,你收斂些!”

    張揚嘿嘿笑了起來,兩人披著浴巾走入溫泉中心,這都是室外為主,主打鬆林文化,兩人來到鬆針池內,張揚很愜意的把全身浸入水中,享受著泉水的浸泡。

    秦清坐在他的身邊,雖然秦清已經二十八歲,可仍然膚如凝脂,這和她自身的保養有關,也和張揚交給她的吐納功夫有著密切的聯係。

    秦清道:“你去南國山莊是不是為了和藍星集團的金尚元會麵?”

    張揚笑了起來,剛才他們的這個話題並沒有談完,看來秦清對藍星集團的事情也很關注,張揚點了點頭,在秦清麵前,他沒必要隱瞞什麼:“左市長對藍星集團很感興趣,所以讓我請藍星集團去江城考察!”

    秦清點了點頭:“據我說知,金尚元開始的時候想把生產基地落戶東江和嵐山中的一家,並沒有考慮江城。”

    “所以左市長才派我過來做工作,清姐,假如這件事影響到你,我可以放棄啊!”

    秦清心中一暖,她知道張揚說的是實話,為了她,張揚可以做很多事,她搖了搖頭道:“咱們之間的感情是一回事,工作是另外一回事,藍星落戶嵐山當然是好事,不過金尚元也不是傻子,他會權衡各方麵的利弊,最後的選擇權還在他那,根據我和他會談的情況來看,金尚元對嵐山的興趣並不大,嵐山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生產成本,人工工資在整個平海來說都是最高的,在我的認識中,韓國商人是最計較生產成本的,所以嵐山的希望並不大。”

    張揚道:“我隻是奉命把他請過去考察,具體的事情還沒定呢!”

    秦清微笑道:“左援朝最近對江城開發區抓的力度很大,看來即將召開的人代會讓他有很大的動力。”

    張揚知道秦清所指的是選舉江城市長的事情,如果說過去那件事還有懸念,現在幾乎不存在任何的變數了,李長宇最近黴運連連,在政績上也沒有什麼突出的表現,而左援朝在開發區建設和企業改革上做得不錯,已經得到了上級領導的認可,更重要的是,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對他更欣賞一些。

    張揚道:“誰當市長跟我都沒有關係,反正輪不到我!”

    秦清道:“有沒有考慮過去縣工作?”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倒是想,去江城轄縣做個縣長,那也算是一方大員,土皇帝啊!”

    秦清笑道:“你思想就不對頭,不過以你的脾氣如果把你放到縣,還不知道要折騰出多大的動靜,我看杜天野未必敢把你放出去。再說了,他到江城的時間不長,工作上肯定需要你的輔佐和支持,短期內你是別想走了。”

    

Snap Time:2018-07-23 16:11:56  ExecTime: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