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五十六章公道自在人心


    第二百五十六章【公道自在人心】

    王仲陽知道兒子被廣盛分局帶走的消息,的確有些愣了,自己是省宣傳部副部長,又住在省委家屬院,敢於去他家搜查拿人的還真不多,搞清楚是張德放幹得,他就發現事情有些棘手,張德放雖然隻是廣盛分局的副局長,可他還是省委書記顧允知的親外甥,這廝這麼做究竟是不是得到了顧允知的授意?考慮再三,他決定不去驚動顧允知,先和廣盛分局方麵聯係一下再說。

    張德放接到王仲陽的電話是意料中的事情,王仲陽是正廳級幹部,張德放對他還是相當客氣的:“王台長!您是為王軍的事情吧?”

    王仲陽強忍著心頭的怒火道:“小張啊,我想問問,我兒子究竟犯了什麼罪?”

    “是這樣,有人舉報他在家藏匿黃『色』音像製品,所以我們去調查,調查過程中,王軍極不配合,他不但辱罵我們還動手襲警,我們在他房間內搜出了大量的黃『色』音像製品,還有管製刀具!”張德放沒說在他家已經是很給王仲陽麵子了。

    王仲陽心說年輕人看兩盤黃『色』錄影帶算什麼?值得這麼興師動眾嗎?他隱約感覺到張德放今天的行動和徐彪的事情有關,可這種事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在麵上的,王仲陽道:“小張啊,我可不可以先把王軍保回家,至於怎樣處理,回頭再說好嗎?”

    “不行!”張德放的語氣很生硬:“王台長,我們公安局有公安局的規矩,我也不能破壞!”

    王仲陽也有些火了,冷冷道:“這種事要我去找省廳嗎?”他的這句話就包含著很大的威脅含義了。

    張德放從開始的被拖下水,已經變成了接受現實,現在他感覺到和張揚聯手搞省宣傳部副部長是種很有意思的事情,刺激而有滿足感,他笑了一聲:“公安部長也得按章辦事!”

    王仲陽火大了,一個小小的區公安局副局長敢跟他這麼說話,惹火了我,我讓電視台把你們的黑幕曝光,他低聲道:“看來你們公安辦事是不考慮輿論影響了?”

    張德放根本沒搭他的茬兒,幹脆把電話給掛了。

    王仲陽這個怒啊!這小子也太狂了,我王仲陽在平海官場混了這麼多年,難道是吃素的?他惱怒之下,一個電話打進了省公安廳,直接找省廳廳長王伯行,他和王伯行是老鄉,一個莊的那種,如果仔細追溯一下,兩個人肯定是一個家族的。

    王伯行聽王仲陽發完牢『騷』,也有些奇怪,張德放這小子今天哪根弦不對,居然跑到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家抄家去了?能混到省廳廳長位置的,頭腦絕非一般,他的政治能力要遠超他的辦案能力,王伯行很快就推測到,這件事十有八九是顧允知的授意,否則張德放應該沒有這麼大的膽子,他微笑道:“仲陽,你別著急,我了解一下情況!”

    王仲陽掛上電話之後,想了想又給東江公安局打電話,他在東江的人脈還是很廣的。可讓他納悶的是,想找人的時候,這會兒居然一個都找不到了。

    就在王仲陽準備親自去廣盛分局走一趟的時候,省委宣傳部部長陳平『潮』打電話過來,陳平『潮』第一句話就問道:“怎麼回事?徐彪在你們家到底怎麼回事?”

    王仲陽道:“沒怎麼,兩個孩子鬧了點別扭,他過來問問清楚,結果就在我家發病了,我們爺倆已經把他送醫院了!我正準備去醫院看他呢!”

    陳平『潮』和王仲陽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他提醒王仲陽道:“我不清楚你們兩家發生了什麼,反正這事兒鬧大了,顧書記和宋省長都知道了,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告到了省,口口聲聲要為徐彪要個說法!”

    王仲陽叫苦不迭道:“陳部長,我是個國家幹部,我是個老黨員,我可能害他嗎?”

    陳平『潮』道:“我信你,可有人一口咬定就是你把徐彪害成那樣的!”

    “誰?”

    “張揚!”

    王仲陽愣了愣,他對張揚還是有所耳聞的:“你是說宋省長的那個未來女婿?”

    “不錯,江城招商辦常務副主任!他已經報警了,說你們爺倆暴力毆打徐彪,導致徐彪腦出血發作,警方也已經立案調查,你看著辦吧!”

    “他總不能誣告我?”

    陳平『潮』歎了口氣道:“他身後有誰?你自己最好掂量掂量,我不知道你怎麼招惹了他,不過我是看出來了,這次他是鐵了心要搞你們爺倆!”

    王仲陽怒道:“一個副處級幹部,他有多大能耐?”

    陳平『潮』道:“仲陽,我們是多年的老搭檔,徐彪搞成這個樣子,你好好想想自己處理的方法是不是得當?我不管你們兩家發生了什麼,可現在事情的影響已經鬧大了,你最好趕緊滅火,別搞到最後不好收場!”說完陳平『潮』就掛上了電話。

    王仲陽拿著電話愣了老半天,他喃喃自語道:“我招誰惹誰了?”

    顧允知開完常委會後,正準備返回辦公室,宋懷明追了上來:“顧書記!”

    顧允知嗯了一聲:“懷明,什麼事?”

    宋懷明道:“開會前,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打電話過來!”

    顧允知笑了笑道:“我也接到他的電話了,年輕幹部火氣就是盛啊!”

    宋懷明道:“他代表江城市委抗議徐彪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顧允知一邊走一邊道:“徐彪和王仲陽的事情是家事吧?”

    宋懷明道:“聽說他們兩家是未來親家!”

    “親家怎麼突然變成仇家了?”

    宋懷明搖了搖頭道:“清官難斷家務事,這種事誰說得清啊!”

    顧允知道:“既然是家務事,就低調處理,搞什麼?家長短的事情也要我們常委會討論嗎?”

    宋懷明笑了起來:“我也是這麼說的,我把杜天野說了一頓!”

    顧允知道:“回頭我們去探望探望徐彪,別讓江城那幫幹部搞得跟受了委屈似的,這個杜天野,真有他的,人家的家務事他也跟著摻和!有功夫多去抓抓江城的經濟嘛!”

    宋懷明隻是笑,兩人分手之後,省廳廳長王伯行追上了宋懷明:“宋省長!”

    宋懷明道:“王廳長找我有事?”

    王伯行點了點頭:“我想跟你說點事!”

    “去我辦公室說!”

    “不了,就在這兒說吧,小事情!”

    宋懷明走向前方的平台,王伯行跟了過去,歎了口氣道:“張揚報案說徐彪被宣傳部副部長王仲陽父子毆打!”

    宋懷明輕輕哦了一聲,然後道:“王仲陽父子究竟有沒有打徐彪?”,這句話充分表現出他對張揚的袒護,他不問有沒有證據,反而這樣問,王伯行心中已經明白了幾分,他搖了搖頭道:“現場沒有證人,徐彪還沒有醒來,這件事張揚又沒在場,證據不足啊!”

    宋懷明道:“證據不足就是說可疑嘍?”

    王伯行點了點頭。

    宋懷明道:“那就去查吧,查出證據來!”

    王伯行愣了,不是吧?這宋省長護女婿護成這個樣子?

    宋懷明道:“有了證據不就可以證明王仲陽父子無罪了嗎?”

    王伯行心說,這次王仲陽父子倒黴了,宋懷明十有八九不是想證明他們無罪,他是想借著這件事做點文章。

    宋懷明看了看時間道:“這種事情好像也輪不到你管,讓分局處理吧,要相信年輕人做事的能力!”說完這句話他轉身就走了。

    王伯行在原地愣了老半天,宋省長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人家是讓他別多管閑事。

    省委宣傳部部長陳平『潮』湊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把王伯行嚇了一跳,王伯行瞪了他一眼道:“人嚇人嚇死人,幹嘛一驚一乍的?”

    “怎麼說?”

    王伯行沒好氣道:“讓我少多管閑事!”

    陳平『潮』搖了搖頭:“伯行,王仲陽爺倆到底幹了什麼?怎麼把張揚得罪這麼狠?”

    “你問我?我問誰啊?”

    王仲陽又犯了一個低級錯誤,他憤怒之下讓省台記者去廣盛分局采訪,其實王仲陽的出發點並不是要曝光這件事,而是虛張聲勢,利用這種方式給公安局一些壓力。

    兩名記者到了廣盛分局就被哄了出去。

    王軍雖然自視甚高,可進了公安局禁不住張德放軟硬兼施,他承認那些黃『色』錄像帶是自己的,事實上連張揚栽贓他的那幾盤他也認了,家這玩意太多,他實在記不清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根據鑒證科搜集到的證據,徐彪身上有不少淤青的外傷,當然其中有和王軍推搡時留下的,也有張揚在探望他的時候悄悄動得手腳,證據對王仲陽父子越來越不利了。

    張揚去探望徐彪的時候,他仍然沒有醒來,張揚幫徐彪診了診脈,確信徐彪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看著一旁哭得雙目紅腫的徐雅蓓,張揚歎了口氣道:“徐姐,你也去休息一會吧,徐部長沒事!”

    徐雅蓓咬了咬嘴唇道:“張揚,謝謝你!”

    張揚道:“以後別做傻事了就行,為了那種人,不值得!”

    徐雅蓓含淚點了點頭。

    張揚把帶來的幾付『藥』遞給她:“我找人給你要了個方子,你吃完這些『藥』,病就會好的,放心吧!”

    徐雅蓓垂下頭不停抹淚。

    這時候省委書記顧允知從外麵進來了,一起來的還有省委組織部長柴慧明,他們都是專程前來探望徐彪的,之所以這樣隆重,也是考慮到江城市委領導層的怨憤,省做出這樣的姿態,勢必會有助於平息江城方麵的憤怒。

    省委書記顧允知很體貼的問候了徐彪的病情,看到張揚在場,他心中明白,徐彪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他對張揚的醫術很有信心,自從張揚前往北京為顧明健不辭辛苦的奔波忙碌之後,顧允知對他的態度顯然好了許多,張揚給他打招呼的時候,顧允知笑著點了點頭。

    顧允知向徐雅蓓道:“雅蓓啊!看你的年齡和我的女兒差不多,不用擔心,你爸爸會好起來的,有什麼問題隻管來找我,我一定幫你解決。”

    徐雅蓓含淚點頭。

    顧允知又道:“年輕人感情上有些矛盾是難免的,還是要采取冷靜一些的處理方式。”

    徐雅蓓捂住嘴,轉過身哭了起來。

    顧允知看到她這樣也不好繼續說下去,做了個手勢,示意大家一起離去,不要影響徐彪休息。

    張揚把顧允知一行一直送到了停車場,顧允知上車的時候,又想起了什麼,向張揚招了招手,張揚跟著顧允知進入了他的車。

    顧允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張揚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顧允知會親自前來探望徐彪,既然他來了,張揚就不會放過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他了解顧允知的脾氣,顧允知的家庭觀念很重,他最討厭的就是王軍這種人,當然顧允知之前對自己的不滿也是因為他濫情的緣故。

    張揚道:“顧書記,你要答應保密!”

    顧允知點了點頭,他的司機也識趣的離開了車內。

    張揚這才把這件事的始末原原本本告訴了顧允知,顧允知越聽越氣,聽到王軍自己做了壞事還誣陷徐雅蓓的時候,怒道:“無恥!王仲陽怎麼管教兒子的?”

    張揚心中暗喜知道自己已經成功挑起了顧允知的怒火,他低聲道:“警方已經過來取證了,徐部長身上有多處外傷,根據初步判斷都是今天的新傷,而徐部長來到東江之後,隻去過他們家!”

    顧允知不再說話,可陰鬱的臉『色』已經證明他對王仲陽父子已經產生了深深地反感。

    挑唆也要恰到好處,張揚覺得已經差不多了,他向顧允知告辭離開了他的座駕。

    王仲陽碰了一圈釘子之後,方才明白,這件事已經不是純粹的家庭糾紛了,徐彪的事情已經引起了整個江城市級領導層的公憤,他們將這種憤怒轉達到了省,而張揚出手和他父子作對,不僅僅代表他自己,也代表了整個江城領導層的態度,想要平息這件事,處理好這件事隻能去找省委書記顧允知。

    王仲陽之所以沒有考慮去找省長宋懷明,是因為他通過王伯行的暗示知道,代市長宋懷明對這件事是采取縱容的態度。王仲陽無奈之下隻能去找顧允知,一件家務事演化到這種地步,是他沒有預想到的。

    顧允知對王仲陽的到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雖然他內心中已經對整件事有了一個完整的判斷,對王仲陽父子的做法極其反感,可臉上的表情還是風輕雲淡:“仲陽找我有事嗎?”

    王仲陽的情緒顯得有些低落,他點了點頭:“顧書記,我想解釋一下今天在我家發生的事情!”

    顧允知淡然笑道:“仲陽啊,你是個老黨員,老幹部了,這是什麼地方?你的家務事好像沒必要向我匯報吧?”

    王仲陽頗為急切道:“顧書記,我真的很有必要說明這件事,現在很多人都在說我和兒子打了江城組織部長徐彪,可事實並不是這樣。”

    顧允知道:“那我就聽聽!”

    王仲陽道:“顧書記,我兒子王軍和徐彪家的閨女徐雅蓓談戀愛,本來我是不過問孩子們之間的事情的,可誰曾想他們突然鬧起了分手,現在這時代,誰還這麼封建,分手就分手唄!”

    顧允知有意無意道:“年輕人之間吵吵鬧鬧是難免的未必當真!”

    王仲陽歎了口氣道:“是真分手,我那兒子傳統了一些,老徐家的閨女是江城女主播,公眾人物,圍繞在她身邊的男孩子多了一些,所以感情上也不是那麼專一,這次來東江還和他們一起的那個張揚不清不楚的!”王仲陽原本是想用這樣的話博取顧允知對自己的同情心,可他並沒有想到這樣說起到了適得其反的作用。

    顧允知雖然沒有馬上發作,可內心中對王仲陽的人品已經大打折扣。

    王仲陽又道:“我兒子受不了她跟別人糾纏不清,所以就和她分手,沒成想那丫頭受了打擊,居然吞了安眠『藥』,老徐知道這件事就去我們家理論,我好言好語的勸他,想大家冷靜下來談,可是他不給我解釋的機會,還衝上去打小軍,追打小軍的時候,他情緒過度激動,引起了腦出血,還是我們父子倆第一時間把他送到醫院的,顧書記,你說我們冤不冤呢?”

    顧允知道:“你冤不冤我不知道,可你兒子冤不冤我知道!”

    王仲陽一愣,並沒有搞明白顧允知這話是什麼意思。

    顧允知道:“能讓一個女孩子抱定去死的決心,有腦子的人就會想到是怎樣的打擊,你兒子這麼好,公安局為什麼抓他?他犯了什麼事不要我說出來吧?”

    王仲陽的臉『色』青一塊紫一塊,在顧允知的麵前他根本不敢辯駁,他又怎會想到,張揚已經和顧允知談過整件事,顧允知現在根本不相信他的任何話。

    真正觸怒顧允知的是王仲陽對張揚的誣蔑,顧允知雖然不爽張揚和女兒之間曖昧莫明的關係,可他仍然相信張揚的品德,這對顧允知來說也是件極其矛盾的事情,可自從經曆了兒子的事情後,顧允知相信張揚對女兒,對他們顧家是沒有任何惡意的,去醫院的時候他見到張揚在場,從張揚的表現他更相信張揚幫助徐彪是出於義憤。所以,王仲陽剛才誣蔑張揚的那番話已經將顧允知惹火了。

    王仲陽道:“顧書記,我知道,我對兒子管教的也不夠……”

    顧允知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王仲陽,我本來對你們兩家的家事是沒有什麼興趣的,可徐彪在你們家發病,你說你們父子倆沒有責任?誰會相信?你想證明自己無辜,你拿出證據來?”

    “保姆在場可以作證……”

    “少跟我廢話!我不是公安也不是法院,事情的原因我不管,可是徐彪的發病已經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江城市級領導層對此極其憤慨,你搞什麼?這種時候居然派記者去公安局采訪,揭發黑幕嗎?一個老黨員,老幹部,為了袒護自己的兒子竟然犯了這麼低級的錯誤,你可不可笑?”

    王仲陽無言以對。

    顧允知道:“徐彪發病之後,你是送他去醫院不錯,可為什麼要甩下他去上班?不談你們兩家過去的關係,就是同誌之間也不該表現的如此淡漠,這件事拿到哪也沒有道理可說!你去給徐彪道歉,至於徐彪這次的住院費用,你看著解決!”顧允知說到最後已經不是建議,而是命令了。

    王仲陽隻能點頭答應,他這會兒知道什麼叫如坐針氈了,偏偏顧允知還不放過他:“你在體製中幹了這麼多年,還不明白說出去的話就得負責任?有些話不能『亂』說!”

    王仲陽這會兒後悔的連死了的心都有,自己這不是找虐嗎?沒事找顧允知倒什麼苦水?

    顧允知說完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道:“家的事情自己處理好,不要影響工作,更不要影響其他同誌工作的情緒。”

    王仲陽如釋重負的站起身向顧允知告辭,他走出顧允知辦公室的時候,脊背已經被冷汗濕透了,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剛剛離開省委辦公樓就接到了王伯行的電話,王伯行的聲音顯得頗為無奈:“老弟,這次小軍的事情有些麻煩了!”

    王仲陽顫聲道:“怎麼了?”

    王伯行道:“他嘴巴太不緊了,進去之後該招的不該招的全都說出來了,承認自己『迷』『奸』過兩個女演員,現在那兩位女演員都被請去協助調查了,你有個心理準備!”

    王仲陽眼前一黑,險些沒一頭栽倒在地上:“小軍不會的……”

    王伯行歎了口氣道:“他自己親口承認的,口供都錄了,那還有假?老弟,不是我不想幫你,你家那個孩子太不爭氣,還有,顧書記和宋省長都發話了,這件事要公事公辦,沒人情可講的!”

    王仲陽額頭上的冷汗又冒了出來。

    王伯行道:“老弟,你們也真是,幹嘛去招惹張揚啊!”

    掛上電話,王伯行在冬日的暖陽下足足站了五分鍾,然後才想起來給陳平『潮』打電話,他想求陳平『潮』幫幫忙,陳平『潮』考慮了好一會兒才表示試試看。

    徐彪終於醒來,他的目光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邊,哭得眼睛紅腫的女兒,徐彪伸出手去,握住女兒的手,他想說不怕,可是聲音卻變得有些吃力,這是腦出血發作後遺留的一些症狀,要通過一段時間的休養才能恢複正常的語言能力。

    徐雅蓓握著父親的手,隻是哭,她認為是自己連累了父親。

    “不……怕……”徐彪說得很艱難。

    徐雅蓓含淚點了點頭:“爸,省委顧書記來過了,他說會為你做主!”

    這時候張揚陪同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榮鵬飛、市委宣傳部部長楊慶生走了進來,榮鵬飛前來東江開會,也是特地代表江城市常委前來探望徐彪,榮鵬飛握住徐彪的手搖晃了兩下,微笑道:“老徐,身子骨還很硬朗嗎,好好休養,我們還等著你去開常委會呢,舉手表決的時候,少了你那一票可不成!”

    徐彪很激動,他想要抓緊榮鵬飛的手,而是他的手上卻沒有多大的力量。

    榮鵬飛又轉達了市委領導們對徐彪的問候,他也沒有久留,畢竟徐彪剛剛清醒需要休息,情緒方麵不能太激動。他和楊慶生張揚來到走廊上,榮鵬飛道:“聽說王仲陽的兒子被抓起來了?”

    楊慶生道:“活該!”在徐彪的事件上,江城市的這幫幹部還是一致對外的,楊慶生這兩天把一切都看在眼,張揚的能量之大讓他隻有驚歎的份兒。

    榮鵬飛過去就是廣盛分局的局長,局的事情他再清楚不過,張揚和張德放聯手把王軍給弄進去的事情,他也聽說了,從中也猜到了一些真相,拋開張揚和張德放的手段不言,王軍這個人的確有問題,否則這次也不會查出這麼多的事情。榮鵬飛道:“我剛從廣盛分局過來,王軍這次麻煩了,他主動承認誘『奸』過兩名女演員,還多次組織『淫』『亂』活動,恐怕這幾年都出不來了。”

    張揚冷冷道:“他進去了也好,少個禍害!”

    電視台台長王仲陽從遠處走了過來,他目光和榮鵬飛、楊慶生相遇,點了點頭表示打招呼,然後拎著禮品走入了特護病房,可沒多久,他的東西就被扔了出來,聽到徐雅蓓憤怒的聲音:“你走!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問候!”

    王仲陽臉『色』很難看的走了出來,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走向張揚他們幾個,目光望向張揚道:“張主任,可以和你談談嗎?”

    張揚點了點頭,指向盡頭的『露』台。

    王仲陽跟在張揚身後來到『露』台,他斟酌著應該怎樣開口。

    張揚轉過身,望著王仲陽,他的級別雖然比王仲陽差了許多,可是他卻有種居高臨下的氣勢,有些不耐煩道:“王台長,有什麼話趕緊說,我還有正事呢!”

    倘若在平時,王仲陽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甩手而去,可今天不同,主動權已經完全握在人家手,他有火也不能發。他盡量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低聲道:“張主任,我想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

    張揚笑了起來:“誤會?我跟你不熟,跟你兒子王軍也不熟,我沒覺著有什麼誤會啊!’

    “聽說你去過我家!”

    “是啊,我配合公安機關查案啊,我告你們啊,是我向公安機關舉報你們爺倆毆打徐部長的。”張揚毫不諱言的承認道。

    王仲陽被這廝肆無忌憚的態度激怒了,張揚根本就是在藐視自己,他大聲道:“可是我們沒有做過!”

    “我怎麼知道?反正徐部長身上有傷,根據鑒定,應該就是在你們家落下的,你說沒打他,那就是你兒子打得,我們江城幹部雖然比不上你們省城的幹部,可也不能隨隨便便被人欺負。”

    王仲陽道:“這是我們的家事外人好像不適合『插』手吧?”

    張揚笑道:“誰愛『插』手你們的事情?你兒子現在歸公安局管!”

    想到呆在公安局的兒子,王仲陽心不好受了,他的語氣又軟化了下來,低聲道:“我承認我沒有處理好這件事,沒有顧及到徐家的感受,我願意負擔徐部長的全部醫療費……”

    “跟我有什麼關係?”張揚感覺再沒有和王仲陽說下去的必要。

    王仲陽望著張揚的背影流『露』出一絲怨毒的眼神,他大聲道:“年輕人,做事不要太過分!”

    張揚停下腳步,並沒有回頭,冷冷道:“我這人就是過分,沒錯,我就是想搞你們爺倆,讓你們知道做人不能太卑鄙!”

    榮鵬飛搭張揚的順風車返回公安招待所,他雙手交叉放在腦後,閉上眼睛道:“張揚,你這手可夠狠的!”

    “徐彪對我有知遇之恩,我的副處就是他幫忙弄上的,他出了事情,爺倆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我不能坐視不理,我對王仲陽沒意見,可王軍算個什麼東西?以衙內自居,麻痹的,在我眼,他連條狗都算不上!王仲陽不是想護著他嗎?這次我就讓他知道護短的代價!”

    榮鵬飛從張揚的話隱隱覺察到張揚還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低聲道:“王軍肯定要進去了,這事兒就此結了吧!”

    張揚道:“咱們徐部長白被他爺倆打了?王軍是罪有應得,可王仲陽還沒有得到教訓!”

    榮鵬飛看了張揚一眼,他不想參與太多的意見,他對張揚的背景是清楚的,張揚一個副處級幹部,敢在省城明目張膽的去搞王仲陽這位廳級幹部,顯然是得到上級領導默許的,榮鵬飛想到了宋懷明,難道這次又是宋省長的主意?

    張揚把榮鵬飛送回招待所後,前往省『政府』去拜會代省長宋懷明。

    張揚來到宋懷明辦公室的時候,省紀委副書記劉豔紅正在辦公室內向他匯報工作,看到張揚進來,劉豔紅多看了他一眼。張揚和省紀委沒打過多少交道,可對這位紀委副書記也是聞名已久,劉豔紅素有平海政壇第一富婆的稱號,她的財產都是得自於她的前夫。

    張揚叫了聲宋省長,然後又向劉豔紅笑了笑:“劉書記好!”

    劉豔紅知道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笑道:“你就是張揚吧!果然年輕有為啊!”

    張揚笑了笑。

    劉豔紅收起文件起身道:“我走了,有機會一起喝茶!”

    張揚心說,這紀委書記的茶可不是那麼好喝的。

    宋懷明等劉豔紅離去,方才指了指一旁的沙發道:“坐!”

    張揚坐了下去,宋懷明也來到另一張沙發上坐下,茶壺內的茶剛剛泡好,宋懷明伸手去拿茶壺,張揚極有眼『色』,搶在宋懷明前麵拿起茶壺給宋懷明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張揚喝了口茶,卻想不到是苦丁,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宋懷明道:“不喜歡啊,我給你拿六安瓜片嚐嚐!”

    “不麻煩了!”

    宋懷明笑道:“麻煩什麼?”他起身拉開櫃子,從中拿出了兩盒茶葉,遞給張揚一盒:“拿回去嚐嚐!”

    張揚有些受寵若驚,雖說宋懷明是嫣然她爸,可人家畢竟是平海省長,能給自己東西,這是看得起自己,這是沒把自己當外人。

    宋懷明取了幹淨的茶杯,直接放了些茶葉在麵,張揚用開水泡了,這當然不可能像茶社喝酒那麼講究,不過茶葉都是特級。

    宋懷明道:“徐部長的身體怎麼樣?”

    張揚道:“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不過要休養一段時間。”

    宋懷明點了點頭,他知道張揚的醫術很神奇,如果出手幫助徐彪,徐彪恢複的時間肯定會大大縮短,當初他的嶽父楚鎮南腦梗塞的時候,張揚就施展妙手,讓老爺子在一周之內恢複行動自如。

    不過這次徐彪需要的恢複時間肯定要長一些,畢竟他是突發『性』腦出血,比起楚鎮南要凶險很多。而且又延誤了治療的最佳時機。

    宋懷明道:“你這次算是見義勇為呢?還是多管閑事?”

    張揚道:“徐部長幫過我,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不是什麼聖人,可我懂得知恩圖報,沒理由眼睜睜看著徐家父女受了欺負,我不給他們出頭!”

    宋懷明道:“你始終都是這個樣子,不過年輕人有些血『性』也不是什麼壞事!”他抿了口茶道:“我聽說你放出話來要搞王仲陽父子?”

    張揚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看來不用我動手了,王軍已經被抓起來了!”

    宋懷明道:“你做事始終是這個樣子,非要造成這麼大聲勢啊?你從來不考慮影響的嗎?”宋懷明表麵上在批評張揚,實際上卻在提醒他。

    張揚當然明白宋懷明的意思,他解釋道:“我也是被他們父子倆的惡行氣糊塗了,不然不會說這種話。”

    宋懷明道:“你去告王仲陽父子毆打徐彪,你有證據嗎?”

    張揚沒說話,他的確沒證據。

    宋懷明又道:“做事多動動腦子!捕風捉影的事情不能做,人家是沒告你,如果告你誣陷,你怎麼辦?”

    張揚道:“事實證明,王軍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王仲陽也不是什麼好人!”

    宋懷明板起麵孔道:“說了你半天你還是憑著感覺做事?你有證據嗎?沒證據就不要『亂』說!”

    張揚有些明白了,聽宋懷明的意思他對王仲陽好像也有些不滿,難道他要借著這件事把王仲陽拿下?張揚心中揣摩出了三分道理,可嘴上卻不能明說,他低聲道:“早晚都會有證據!”

    宋懷明意味深長道:“那就等有證據再說!一個『共產』黨員說話要負責任!”

    張揚很快就有了證據,這證據是張德放送到他門上的,對於這種事情的處理,張德放遠比他要老練得多,張德放很快就讓指證王軍的那兩名女演員回去了,可他偷偷讓人盯著這兩名女演員,張德放是一隻狡猾的狐狸,他擁有著異常靈敏的嗅覺,從種種跡象他已經看出,張揚這次針對王仲陽父子的行動如此順利,是因為有人在背後支持。

    張德放和王仲陽不熟,王家父子的死活跟他沒有任何關係,王軍這種二等衙內本身就不是什麼好鳥,隻要查肯定能查出問題,不過張德放並沒有想到王軍會這麼膿包,隻是稍稍用了一點審訊技巧,這廝就把自己做過的壞事倒豆子一樣說了出來。可以說王軍今天這麼狼狽的場麵完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Snap Time:2018-01-23 15:27:26  ExecTime:0.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