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五十二章走馬上任


    第二百五十二章【走馬上任】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張揚旁若無人,扶著蘇媛媛走進了水月閣。

    杜天野從張揚走後,就一直關注著這邊的情況,看到荷風閣飛出了一個人,就知道這廝一定又忍不住動了拳腳。

    張揚把爛醉如泥的蘇媛媛交給了杜天野,充滿憤怒道:“葛明成這個老流氓,真不是東西,把一女孩子灌成這樣,假如我再晚一步,指不定這老流氓幹出什麼事來!”

    杜天野沒有說話,有些憐惜的看了看蘇媛媛。

    張揚關上包間房門,笑了笑道:“你放心,這丫頭還是黃花大閨女!”

    杜天野轉身瞪了他一眼。

    不多時彭軍祥匆匆走了進來,張揚打人並不是什麼稀罕事,不過今天市委書記在場,就不能不存個小心。工商局那幫人不敢鬧事,帶著被打的同事匆匆離開了酒店,張揚讓彭軍祥把蘇小紅叫來幫忙,畢竟他和杜天野兩個大老爺們帶著蘇媛媛好像並不合適。

    蘇小紅走進水月閣,當她的目光和杜天野相遇不禁咦了一聲,她驚聲道:“是你?”

    杜天野也愣了一下:“是你?”

    蘇小紅認識杜天野並不奇怪,畢竟杜天野是江城市委書記,可杜天野認識蘇小紅就讓人不解了,這蘇小紅是個生意人,而且做得是娛樂業,跟杜天野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張揚納悶的望著蘇小紅道:“怎麼回事兒?”

    蘇小紅並沒有把眼前的杜天野和市委書記聯係在一起,她充滿感激道:“謝謝你,那天如果不是你拉我一把,恐怕我要被汽車給撞到了!”

    杜天野淡然笑道:“小事情,不必記在心上!”

    蘇小紅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蘇媛媛道:“怎麼把人家灌成這樣?”

    張揚哭笑不得道:“我們可沒灌她,她自己喝得!你幫我們把她送回去!”

    蘇小紅明白張揚這是害怕別人說閑話,點了點頭道:“成,我車在外麵,她家住在哪?”這一問把張揚和杜天野都問住了,人互相看著同時搖了搖頭。

    杜天野道:“你幫忙把她送到一招吧!”

    張揚和蘇小紅一起把蘇媛媛架上車,杜天野則開著張揚的吉普車先走,原本沒什麼事,不過因為他的身份,必然要顧忌很多,稍不留神就會惹上麻煩。

    蘇小紅開著她的奧迪車來到一招門口,她忍不住問:“張揚,剛才你那朋友是誰啊?”

    “你真沒認出來?”

    “誰啊?少賣關子啊!”

    “咱們江城大老板啊!”

    蘇小紅愣了一下,這才把杜天野和電視新聞上那個市委書記聯係起來,想不到那個在危險關頭拉了自己一把的竟然是市委書記杜天野。

    兩人把蘇媛媛送到了一招,把她往杜天野的客廳內一扔就轉身離去。

    蘇小紅開車出了一招終於忍不住道:“那女孩子跟杜書記什麼關係?”

    張揚笑道:“沒什麼?就是一普通服務員。”

    蘇小紅一臉的不能置信,一個喝多的美女服務員,一個頭腦清醒年富力強的市委書記,天知道要出什麼事。

    杜天野本想找人來照顧蘇媛媛,可今天是周六,袁美文不在,讓其他的服務員過來,好像又有些不妥,望著在沙發上倒頭就睡的蘇媛媛,杜天野不禁搖頭苦笑。

    他去倒了杯水,來到蘇媛媛麵前,輕聲道:“小蘇!起來喝水!”

    蘇媛媛依舊沉睡不醒,杜天野看叫不醒她,隻能把茶杯放下,此時蘇媛媛忽然坐了起來,一口吐在杜天野的胸口,杜天野顧不上擦去身上的穢物,去拿了臉盆幫她清理,蘇媛媛幾乎連膽汁都嘔了出來,幫她清理完,自己才去洗澡間衝了個澡,換了衣服,等他出來,蘇媛媛又已經睡了。

    杜天野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幫蘇媛媛除去鞋子,幫她在沙發上躺好,又找了『毛』毯幫蘇媛媛蓋上。

    “水……水……”

    杜天野拿起水,扶著蘇媛媛,看著『迷』『迷』糊糊的她大口大口的把那杯水喝了下去。

    蘇媛媛折騰到淩晨一點方才睡去,一覺醒來的時候,發現天光已經大亮,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摸』身上的衣服,發現自己的衣服穿的好端端的,起身的時候,『毛』毯滑落在地上,蘇媛媛拾起『毛』毯,這才意識到自己躺在工作的小樓內,她的頭腦仍然一片混沌,實在無法想起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她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到門外,看到杜天野正在院子玩雙杠單憑著雙臂支撐倒立在雙杠之上,十二月的江城已經很冷,可杜天野仍然隻穿著一個小背心,下身也隻是一條單薄的球褲,雙臂的肌肉線條很健美,晨光下,汗珠灼灼生光。

    杜天野眼角的餘光看到蘇媛媛的出現,他在雙杠上一個回環之後,穩穩落在地上,笑道:“你醒了?”

    蘇媛媛仿佛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臉兒紅紅的垂下頭去,顯然昨晚自己的醉態全都讓杜書記看到了。

    杜天野微笑道:“我去洗個澡,回頭再說!”

    杜天野洗澡的時候,蘇媛媛慌忙去樓下洗手間洗漱了一下,然後把客廳整理了一下,客廳清掃的很幹淨,不過從麵濃濃的酒味,可以推測到昨晚自己一定出酒了,想起在杜書記的麵前如此失態,蘇媛媛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杜天野下來的時候已經換了便裝,他並沒有提起昨晚的任何事,生怕蘇媛媛難堪,微笑道:“我剛剛出去買了早餐,一起吃點吧!”

    蘇媛媛嗯了一聲,跟著杜天野來到餐廳。在微波爐中熱了牛『奶』,放在杜天野的麵前。

    杜天野道:“今天星期天,你吃晚飯就回家好好休息吧!”

    蘇媛媛聽到杜天野這樣說,以為他因為昨晚的事情要把自己趕走,慌忙道:“杜書記,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你別趕我走!”

    杜天野知道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不覺笑道:“誰說我要趕你走?我是讓你回家休息一天。”

    蘇媛媛臉紅的越發厲害,她小聲道:“對不起,昨晚我失態了!”

    杜天野道:“你這個傻丫頭,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向我說,如果能夠幫忙的我一定幫你!”

    蘇媛媛搖了搖頭道:“我不想麻煩杜書記!”

    杜天野道:“不想麻煩我就出去陪人家喝酒,昨晚如果不是我碰巧遇到你,還不知要喝成什麼樣子!”

    蘇媛媛覺得難堪,又覺得委屈,眼圈兒紅了起來。

    杜天野看到她這般神態,知道她女孩子家麵子薄,也就不繼續說下去,輕聲道:“你放心吧,你哥哥隻是售假,根據相關規定,罰款是免不了的,最多處以行政拘留,不會被判刑,你不用害怕。”

    “謝謝杜書記!”

    “你不用謝我,任何事都要秉公處理,該怎麼辦就得怎麼辦,你去找人求情也沒用,人情再大大不過法律。”

    “杜書記,我知道了,以後我再也不幹蠢事了!”

    這時候張揚從門外走了進來,杜天野沒想到他來這麼早,笑道:“吃飯了沒有?一起湊合點?”

    “吃過了!”張揚在沙發上坐下,卻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不禁皺了皺眉頭道:“好大的酒味兒!”一句話又把蘇媛媛說得臉紅了。

    張揚笑眯眯望著蘇媛媛道:“行啊!到底是明星服務員!”

    蘇媛媛被張揚一說,眼圈兒一紅,起身瞪了張揚一眼,快步跑出門去。

    杜天野責怪道:“你小子這張嘴就不能積點德,人家一個小姑娘麵子薄,怎麼可以說人家臉上呢?”

    張揚笑道:“喲,這就護上了,昨晚杜書記一定很辛苦吧?”

    杜天野罵道:“放屁!”

    張揚樂道:“你可別誤會啊,我是說照顧服務明星,沒說你幹什麼違反黨『性』原則的事情。”

    杜天野擦了擦嘴,來到沙發上坐下,也覺著酒味有點刺鼻,指了指樓上道:“還是去我書房說!”

    張揚跟著杜天野來到書房,兩人坐下後,張揚道:“葛明成真不是什麼好東西,這老流氓居然打人家小姑娘的主意。”

    杜天野笑了笑沒有提這件事,張揚昨天出現肯定已經把葛明成嚇得不輕,否則工商局那幫人肯定不會退得這麼快。

    張揚低聲道:“要不要動動他?”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你當江城是你自己家的?”

    張揚道:“你不是江城大老板嗎?我是你兄弟!”

    “少跟我套近乎,我煩著呢!”

    張揚笑道:“行,你不當我是兄弟無所謂,可蘇媛媛是市派來專門為你服務的,在大隋朝那會兒就是你的貼身丫鬟,一般來說,貼身丫鬟早晚都是要給主人做妾的,也就是說,蘇媛媛是你的女人!”

    “混蛋邏輯!”杜天野習慣了他的這種說話方式,僅僅是罵了一句。

    張揚道:“葛明成這次的作為是對你不敬啊!”

    杜天野道:“你少在這跟我挑唆,單憑這件事我也不能拿下一個幹部!”

    張揚道:“我算發現了,越是有實權的部門,越是容易滋生腐敗!”

    杜天野道:“昨天我就想跟你談腐敗的問題!”

    張揚有些敏感道:“又有人告我?”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和你無關,你還記得我過去跟你提過招商辦董紅玉的事情?”

    張揚點了點頭:“董紅玉出事了?”

    杜天野道:“她已經被雙規了!紀委已經初步掌握了她利用職權貪汙受賄的事實,周一的例會上就會宣布這件事。”

    張揚想起之前她兒子梁超開豪車和安達文發生衝突的事情,從那件事就能夠看出董紅玉有些問題。

    杜天野道:“我和左市長商量過,你先去招商辦主持工作!企改辦那邊的工作你暫時放一放,讓馬華成同誌主持工作,具體事務還是需要你去處理的。”

    張揚道:“主持工作?您的意思,我去招商辦究竟是副主任還是正主任?”

    “當然是副主任,否則我幹嘛讓你去主持工作?”

    張揚道:“企改辦這樣,招商辦還是這樣,企改辦那邊還好說,畢竟當時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的領導,招商辦不同,除了董紅玉之外,大大小小的副主任還有五個,他們每個人資曆都比我老,如果我也是副主任,誰肯服我?”

    杜天野笑道:“你一定有辦法!”

    張揚道:“我又沒找你們要正處,主任和副主任隻不過差一個字,無非是個稱號,你們還是靈活點。”

    杜天野道:“這麼著吧,你先擔任常務副主任!”

    張揚愕然道:“常務副主任?這副主任也有常務的?”

    杜天野笑眯眯道:“我說有自然就有!”

    於是張大官人就堂而皇之的當上了招商辦常務副主任,常務這兩個字表明了他和其他副主任的不同,也意味著現在的招商辦要由張揚當家做主了。

    張揚一走,企改辦的這幫小青年都要跟著去,結果被張揚罵了一頓,他去招商辦主持工作也不過是暫時的事情,更何況市也沒打算收回他企改辦的權力,企改辦的工作還是他負責的。

    張揚對招商辦的工作可謂是駕輕就熟,在春陽的時候,他就幹這活兒,去江城旅遊局之後,很快就擔任了江城招商辦副主任直至今日,也幫助江城切實的做了不少招商引資的工作。

    董紅玉的辦公室已經被清理並開始重新裝修,這邊的裝修當然和市委書記杜天野家不能相提並論,饒是如此也動靜不小。

    張揚明白什麼叫上行下效,杜天野是個不喜鋪張浪費的人,他也得做好,而且初到招商辦,覬覦這個位置的人很多,自己做了這個位置,肯定會遭到不少人的嫉恨,張揚凡事都盡量做到低調。

    他強調辦公室的裝修盡可能簡單,在他的要求下,辦公室隻刷了刷牆,室內的家具也沒有更換。

    薑亮已經去杜天野那兒當秘書了,現在的招商辦已經沒有張揚的親信了,市還是很看重張揚這次的工作變動,讓市組織部長徐彪親自把張揚帶到了招商辦。

    徐彪隻是走了個過場,把張揚帶到介紹他以後的分管工作,就離開了。

    接下來的會議就交給張揚了,張大官人環視了一下小會議室內,招商辦的五名副主任全部到來,除了這五位副主任,還有四名辦事員,小小的機構領導力量頗為龐大,合到一個半領導領導一個幹事。

    張揚笑眯眯道:“我不用做自我介紹了,咱們大家都認識,過去市麵要求我把工作重點放在企改辦,現在招商辦遇到了困難,領導們決定讓我回招商辦主持工作。我知道招商辦的工作比企改辦累得多,可是,身為『共產』黨員,咱們是沒有選擇的。”他喝了口茶,然後慢慢放下茶杯,目光轉了一圈,落在副主任肖桂堂的身上,在他前來招商辦主持工作之前,肖桂堂在招商辦的權力僅次於董紅玉,原本所有人都以為董紅玉出事,肖桂堂會毫無懸念的登上主任的位置,可事實證明並不是這樣。市把招商辦交給了最年輕、也是資曆最淺的副主任張揚。

    雖然如此,招商辦卻少有人提出意見,所有人都清楚張揚的背景,更看到了他的成績,在張揚擔任招商辦副主任期間,他所拉到的投資額占去年一年的總額的百分之七十,這樣的本領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的。

    張揚笑道:“我知道,在場的諸位比我的工作經驗豐富,以後希望大家多多指點!”

    肖桂堂笑道:“張主任客氣了,你的工作成績大家有目共睹,我們相信市的眼光,也相信張主任的能力!”雖然說得很違心,可肖桂堂表麵上做得很好,顯得很誠懇。

    談到工作成績張大官人自然信心爆棚,放眼招商辦的這群人,誰也不能和他的成績相提並論,如果不是他,招商辦連今年的任務都完不成。

    這次的會議隻是強調一下工作職責,具體的工作分派還要等以後再說,會議召開了半個多小時就匆匆結束。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招商辦新來的會計孟梅就跟了過來,過去的會計也和招商辦主任董紅玉一起被抓了,孟梅過去在國資委幹,也是上級領導給調過來的。

    張揚示意孟梅在自己的對麵坐下,微笑道:“小孟找我有事?”他稱呼孟梅為小孟,並不是因為人家年齡小,事實上孟梅今年已經三十一了,比他可要大多了,這是級別的緣故,上級領導稱呼下屬,冠以小字沒什麼不妥。

    孟梅道:“張主任,我是來反應招商辦賬目的事情的,現在招商辦的賬目很『亂』,帳麵上很多都無法對上,我已經花了一周的時間整理賬目,如今還是沒有多少頭緒。”

    張揚道:“沒這麼複雜吧?”

    孟梅叫苦不迭道:“怎麼會沒有這麼複雜?複雜的很!董紅玉私自還弄了個小金庫,單單是清理這筆款項就讓我頭疼不已。”

    張揚笑道:“既然理不清,你就暫時別理,重新建立一個賬目!”

    “招商辦還是有不少錢的!”

    “慢慢整理嘍,別著急,過去的賬目混『亂』是董紅玉的事情,跟我們無關,從今天起,你必須要把賬目搞得清清楚楚,你能做到嗎?”

    孟梅點了點頭。

    張揚道:“招商辦的賬目估計還得被查一陣子,你配合好紀委和檢察機關的工作。”

    孟梅聽完張揚的工作安排之後離去,她剛剛出門,副主任肖桂堂又走了進來,肖桂堂也是個老煙槍,坐下後馬上就點燃了一支香煙:“張主任,我來是跟你談出國考察的事情的。”

    張揚雖然一直都是招商辦副主任,可招商辦出國考察的事情他卻沒有聽說過。

    肖桂堂道:“董紅玉出事之前,招商辦已經定下了出國考察的事情,這次考察由招商辦出麵組織,召集一批江城市有代表『性』的企業前往歐洲考察!”

    張揚心說老子也是招商辦副主任,這麼重要的事情董紅玉居然不跟我說,可轉念想想董紅玉因為她兒子梁超的事情對自己耿耿於懷,出國考察這樣的美差當然不會考慮到自己的頭上。

    肖桂堂道:“原定咱們的招商考察團這個月底就要定下人員了,明年一月出去!”其實出國考察人員的名單基本上都已經定下來了,現在看到董紅玉出事,所以肖桂堂將名單的事情隱瞞不說,如果張揚知道自己不在名單內肯定要大發雷霆。

    張揚笑道:“肖主任說這些什麼意思?”

    肖桂堂道:“我是想問,出國考察團的事情是按照原計劃繼續嗎?”

    張揚很果斷的搖了搖頭道:“這件事先暫停,等一切穩定了再說,招商辦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們現在就組織出國考察,肯定會引來不少非議。”

    肖桂堂明白張揚所說的的確很有道理,為了定下來這份出國考察名單,招商辦的幾位領導花費了很大的一番功夫,眼看就要到時候了,沒想到董紅玉在這當口兒出了事情。從張揚現在的態度和反應來看,估計那份出國考察人員的名單要推倒重來。

    張揚道:“肖主任,還有事嗎?”

    肖桂堂道:“聽說市明年給我們還要加任務,張主任,你一定要頂住啊!”他所說的頂住是讓張揚頂住市的壓力,力爭把任務減低到最小。

    張揚打心底對招商辦的這幫人沒什麼好印象,早在董紅玉擔任招商辦主任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幫人多數沒有什麼能力,都是典型的在體製中廝混的老油子,拿不出任何亮眼的成績。幹活躲在後麵,享受成果的時候卻衝在前麵,平日隻知道喊喊口號,到了真正出力的時候,卻又縮了回去。張揚道:“江城想發展,就得每個人都發揮出自己的力量,市有市的難處,如果我們不給市出力,那麼市去依靠誰?”

    肖桂堂笑了笑沒有事說話,心說你站著說話不腰疼,假如按照慣例,市每年都會把招商任務上挑百分之二十左右,如果真的如此,就不信你著急?

    張揚懶得跟肖桂堂廢話,起身道:“我還得去左市長那去一趟。”

    肖桂堂知道人家下逐客令了,自然不好繼續在辦公室坐下去,起身告辭離開。

    張揚則來到了代市長左援朝的辦公室,他的確和左援朝約好了見麵。

    左援朝看到張揚進來,放下手頭上的文件,笑道:“張揚來了!”

    張揚恭恭敬敬叫了聲左市長,在沙發上坐下了。

    左援朝道:“我讓你來,是想和你談談招商辦的工作!”

    張揚道:“招商辦我剛剛接手,現在還沒多少頭緒!”

    左援朝笑道:“你從春陽就開始搞招商辦的工作,對你來說上手並不困難,個人能力大家有目共睹,關鍵是能否調動整個招商辦的工作熱情,一個人能力再強終究是有限的,隻有團結周圍的同誌,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左市長,招商辦的領導太多,具體幹事的人太少,包括我在內六個副主任,其中還有兩個正處級別的,你們讓我來當家,不好管呢!”張揚故意感歎道。

    左援朝一聽就知道這廝故意這麼說,他微笑道:“如果沒有困難還會讓你去嗎?”這話說得實在,張揚自從來到江城之後,幾乎成了專職救火隊員,基本上是哪有需要,就把他派到哪。

    不過市也沒有虧待他,省十佳青年就是對張揚工作成績的肯定。

    張揚對董紅玉的事情十分好奇:“左市長,董紅玉的事情大不大?”

    左援朝也沒瞞他:“她主要是挪用公款,初步認定的事實已經有兩千多萬,現在正在追討中!”

    張揚倒吸了一口冷氣,真看不出那個平時看起來笑得一團和氣的招商辦主任居然胃口這麼大。

    左援朝又道:“越是權力部門,越是需要小心,我們整天把廉潔這兩個字掛在嘴上,可在這上麵栽跟頭的人還是一個接著一個,這都是因為平時對自己要求不嚴的緣故,貪慕虛榮,貪圖享受,忘記了我黨艱苦樸素嚴以律己的作風。”

    張揚笑了起來。

    “笑什麼?”

    “左市長說話的口氣更像是書記!”

    左援朝也笑了起來:“省委宣傳部已經把十佳青年的名單評選出來了,恭喜你啊!”

    張揚很高興,可並沒有什麼意外之喜,基本上被選送到省的,當選省十佳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更何況省委宣傳部長陳平『潮』的兒子陳紹斌和他的關係很好。張揚很謙虛的來了一句:“多謝領導的看重和支持!我以後會更加努力的!”

    左援朝道:“下周省會有頒獎儀式,你去東江之後,去拜會一個人!”

    張揚看到左援朝表情鄭重,猜到這件事很重要,點了點頭道:“左市長盡管吩咐!”

    左援朝道:“韓國藍星集團的董事長金尚元!”

    張揚沒聽說過金尚元此人,可是藍星集團的名字卻是早有耳聞,這是韓國最大的電子企業,在國際上也是頂級財團公司之一,張揚道:“見他幹什麼?”

    左援朝道:“我上個月在韓國考察的時候曾經和金尚元有過一麵之緣,不過並沒有深談,我知道,他有在中國投資的意願,這次去東江他是想考察東江投資環境的,據我說知他想要考察的地方除了東江以外還有嵐山,並不包括我們江城,所以我想讓你請他來江城看看。”

    張揚笑道:“我又不認識他,這麼平白無故的跑過去,人家能答應?”

    “你有的是辦法,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別忘了,你現在是招商辦主任,還是省十佳青年,上任之初,怎麼也得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績單吧!”

    張揚道:“我是招商辦常務副主任!可不是什麼主任!”

    “辦好了這件事我幫你把那個副字去掉!”

    “真的?”張大官人頓時來了精神,雙目明亮非常。

    左援朝點了點頭道:“當然是真的,不過你要把藍星集團的投資拉到咱們江城來!”

    張揚回辦公室不久,市委宣傳部長楊慶生就親自打來了電話,他是通知張揚下周前往東江去參加省十佳青年頒獎典禮的,張揚和楊慶生之間沒有多少交情,不過礙於人家的級別還是很客氣的,楊慶生說完這件事,又閑聊了幾句,有意無意的提起自己也會過去參加這次頒獎典禮,他會帶一輛商務車前往東江,讓張揚一起坐車前往,張揚愉快的答應了下來。

    剛剛掛上楊慶生的電話,會計孟梅又過來了,她拿著厚厚一遝票據,苦著臉向張揚道:“張主任,現在帳麵的那些錢都被凍結了,需要報銷的各種費用有四十多萬,我哪弄這筆錢去?”

    張揚皺了皺眉頭:“四十多萬?什麼費用?”

    孟梅道:“都是上個季度的賬,有活動經費,有招待費,還有差旅費,我一算也被嚇了一跳。”

    張揚道:“先押著吧,等董紅玉的事情查清楚,招商辦的帳戶解凍再說!”

    孟梅道:“張主任,您得跟那幫副主任說,他們一個個都『逼』命似的,全都要我給報銷了,還說我如果不報銷工作就沒辦法進行了。”

    張揚冷笑道:“真他媽笑話!什麼叫工作沒辦法進行了?不花公款不舒服是不是?一個季度四十多萬的招待費用,還真行啊!”他隨手抽了一張發票,這是張飯店的餐費,金額是八千八百八十八,發票是新帝豪的,張揚把那張發票放在桌麵上,用手指點了點道:“八千多,吃什麼飯啊?”

    孟梅道:“肖副主任的,說是招待一位投資商!”

    張揚道:“以後本地招待飯統一安排在水上人家,采用月結!其他地方的發票一律不給報銷!”

    孟梅愣了:“這……”

    張揚道:“我說的是正式飯局,外麵吃完麵條餛飩這樣的事情當然不算在內!”

    孟梅道:“這些發票怎麼辦?”

    張揚反問道:“招商辦現在賬目被凍結了,我手沒錢,你問我,我問誰去?”

    “張主任,您是不是可以跟市反映反映,先放開咱們的部分賬目,也好解決下活動經費的問題,招商辦的工作『性』質特殊,如果沒錢還真不好辦!”

    張揚笑道:“什麼事情都沒查清楚呢,我怎麼好意思去提?這四十萬的發票先扔那兒吧。”

    孟梅又道:“可賬上總得有點錢啊,不然工作怎麼開展?”

    張揚道:“你一口一個賬上沒錢,我也不是財神爺,下周我還得出差,連我自己的差旅費都得墊付,我這叫以身作則吧?”

    孟梅無話可說。

    張揚又道:“對了,你通知大家,以後超過五百塊錢的經費必須得由我簽字!”

    張揚並不是個看重金錢的人,他之所以從入主招商辦開始就對財權重點掌控,其目的是通過財權控製招商辦,鞏固自己的權力,他總結了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來到一個新的環境之前,在不明白其中究竟有多少潛藏矛盾的前提下,盡量采用手段讓這些矛盾提前激化,在過去這叫新官上任三把火,燒得就是那些不和諧的東西,打擊的就是那些不聽話的對手。其實這種手段並不特別,在體製中最常見不過,張揚隻是做的比別人更加明顯一些罷了。

    孟梅有些無奈的離開了主任辦公室,身為招商辦的會計,帳麵上居然無錢可用,不能不說是一種莫大的諷刺。不過她對這位招商辦新任當家的能力還是早有耳聞的,相信他的到來一定會把招商辦折騰出一點事來。

    張揚下午約好了帶於子良去見常務副市長李長宇,於子良要在江城開醫院,私人開辦醫院在江城來說具有著劃時代的意義。

    李長宇最近總算清淨了一些,自從上次橋梁坍塌事件之後,三環路工程進展還算順利。杜天野多次強調要他重點抓教育改革,李長宇也做了不少的實際工作,現在安語晨已經初步答應在江城投資辦學,雖然隻是一個試點,畢竟意味著教育改革終於開始起步。於子良的到來,意味著醫療改革同步展開,李長宇對此還是十分歡迎的。

    張揚為於子良和李長宇介紹過之後,李長宇很熱情的邀請他們坐下,並讓秘書齊景峰給泡了兩杯太平猴魁。

    張揚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個引薦人,李長宇和於子良說話的時候,他很好的扮演了一個傾聽者的角『色』。

    於子良把自己返回江城開醫院的主要目的說明,他之所以拒絕國外的高薪厚酬來到江城,主要原因是思鄉情結,還有他對國內的經濟發展長期看好,江城的醫療水平相對落後,他希望自己的到來能夠給江城的整體醫療水平帶來一些改變。

    李長宇雖然很想在醫療上做出一些改革,可是他對私人醫院這種方式並沒有什麼把握,整個交談過程中問得很仔細。

    於子良不厭其煩的向李長宇解釋說明,李長宇頻頻點頭,在於子良說完自己的打算和構想之後,李長宇提出了很重要的一點,能否考慮和本地醫院進行合作,這樣可以讓雙方的長處互補,也能夠起到為江城培養醫療人才的作用。

    於子良道:“李市長,我來江城之後考察了江城的幾家大型醫院,恕我直言,我對江城醫療係統的現有管理模式是持有保留態度的,我和妻子是搞專業的,我們醫院成立之後,我們會聘請一個專業的管理團隊,所以我不想在醫院管理上受到過多的幹擾。”於子良對國內醫療體製的弊端是有所了解的。

    李長宇道:“我明白於博士的意思,不過我認為,如果你能夠考慮和江城本地醫院合作,產生的社會效益會更大!”

    於子良道:“我和市立醫院的左院長專門探討過這個問題,我們會進行技術上的全方麵合作,但是管理方麵我仍堅持我的觀點,不會讓他人介入。”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於博士的意思我明白了!”

    於子良離開李長宇的辦公室,跟著張揚去招商辦坐了一會兒,他感覺到李長宇的態度並不是那麼的明朗:“張揚,我覺著李副市長好像對我的構想不是太感興趣!”

    張揚剛才一直都在旁聽,並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聽到於子良這樣說,他不禁笑道:“李副市長不是說歡迎了嗎?”

    

Snap Time:2018-07-21 08:25:59  ExecTime: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