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五十章人性的弱點


    第二百五十章【人『性』的弱點】

    左援朝感情充沛道:“大家好!孩子們好,本來在我的日程中是沒有今天的這次活動的,可我聽說大家在這獻愛心,我便馬上決定,一定要來,一定要替我們江城市的領導感謝在場各個企業,水上人家給大家開了個好頭,你們這些企業給孩子們做了一件大好事,我們的改革就是要讓經濟得到發展,讓老百姓過上更好的日子,企業有了更好的經濟效益才能回報社會,產生更好更大的社會效益,看到你們今天的行動,我深受感動,我相信江城的每一位老百姓也一樣會感動!隻有關愛社會的企業才是有前途的企業,你們這樣的企業越多,我們江城的發展就會越快,我們中國的明天才會更好!”

    現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張揚向福利院院長使了一個眼『色』,福利院院長發動孩子們給在場的每一位嘉賓發送愛心徽章,這自然又成為記者們矚目的焦點。

    合照的時候,左援朝站在中間,袁成錫和嚴新建兩位副市長站在他的兩旁,三人帶著愛心徽章,臉上都『露』出會心的笑意,今天算是來對了!

    當天中午幾位市長全都留在水上人家吃飯,這頓飯的意義不一樣,陪著福利院兒童吃飯,這叫獻愛心,和新帝豪的那種純粹商業意義上的飯局不一樣,同樣是作秀,可怎樣作秀更有政治意義,這幫領導分得很清楚。開業剪彩和關心少年兒童的意義差遠了。席間每一位市領導都表現出濃厚的愛心,不時給身邊的孩子夾菜,噓寒問暖,還不停的撫『摸』他們的頭頂,誠然,其中包含著一定的作秀成分,可麵對這些純潔的孩子,看到他們的處境,市領導們內心中最脆弱的部分還是被觸動了,左援朝當即表示會批下一筆財政撥款用於改善孩子們的生活和教育環境。

    當天午飯以後,市領導們還陪著孩子們在湖邊進行了娛樂活動。

    左援朝和孩子們在草地上踢了會球,也是滿頭大汗,張揚走過來遞給他一瓶礦泉水:“左市長歇歇吧!”

    左援朝點了點頭,指了指不遠處的連椅,張揚跟著他一起來到連椅上坐下,左援朝喝了兩口水,舒了口氣道:“歲月不饒人啊!”

    張揚笑道:“左市長年富力強,怎麼會生出這樣的感慨來?”

    左援朝意味深長的看了張揚一眼道:“精力無法和你們這些年輕人相比,頭腦也無法和你們這些年輕人相比了。”

    張揚知道他所指的一定是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其實我沒想這麼多,隻是想著天氣冷了,這些福利院的孩子生活條件不好,趁著這個機會,組織企業奉獻一下愛心,回報一下社會。”

    左援朝心說你沒想這麼多才怪,他微笑道:“這麼有紀念意義的事情,為什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也好有個準備嘛!”今天真的讓張揚搞了個措手不及,如果不是自己中途加入,恐怕笑話就鬧大了,假如兩件事同時上了新聞,自己豈不是被對比成了一個反麵典型。

    張揚道:“我問過左市長的日程,知道你上午安排的很滿,所以就沒給您添麻煩。”

    左援朝道:“什麼事也不如關愛這些可憐的孩子重要,張揚,你做得很好,這次的活動給所有企業提了一個醒,增強他們的社會責任感。”他停頓了一下又道:“真是巧啊,水上人家和新帝豪居然選在同一天開業。”

    張揚的回答出乎左援朝的意料之外,這廝笑眯眯道:“我故意的!”

    左援朝愣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起來,張揚無疑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角『色』,可他的理由如此充分,就算陰了別人也說得如此坦『蕩』,如此理所當然,這樣的人的確很少見。

    左援朝道:“馬華成怎麼沒來?”

    張揚道:“馬主任說他重點搞黨務工作,這種跑腿的工作都交給我來幹。”

    左援朝當然明白馬華成所抱有的工作態度,他是常委班子成員,從市委書記杜天野把馬華成派到企改辦,左援朝就知道杜天野給企改辦送去了一個符號,馬華成所起到的就是符號作用,這和近期圍繞張揚的諸多爭議有關,杜書記這一手意在幫助張揚分擔火力。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招商辦主任董紅玉被懷疑存在重大經濟問題,這件事目前還處於秘密調查中,如果查實董紅玉勢必從招商辦的位置上退下來,那麼招商辦主任的位置勢必懸空,張揚身上還兼著一個招商辦副主任的職位,他肯定是招商辦未來主任的熱門人選,從杜書記的安排就能夠看出,這個位置已經初步鎖定在張揚身上。

    左援朝對杜天野開始的印象是背景深厚,年富力強,但是欠缺地市級工作經驗,可隨著杜天野來到江城一段時間,他發現杜天野雖然缺乏具體工作經驗,可是他擁有著超人一等的大局觀,這大概和他本身來自於中央紀委有著直接的關係。從基層一路走上去的幹部習慣於注重細節,而中央下來的幹部恰恰和他們相反。這既是缺點也是一種優點,杜天野著眼於大處的工作方式,容易出現被架空的現象,可幸運的是,他在江城擁有張揚這個死黨,通過張揚的關係,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副市長嚴新建、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甚至包括公安局局長榮鵬飛在內的幾名主要幹部團結在他的周圍。左援朝和這位新來的書記關係也算默契,在很多的做法上,兩人有著共同的觀點,杜天野對他也表現的相當尊敬,比起上任書記洪偉基,現在黨政的關係顯然要和諧許多。

    左援朝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李副市長怎麼沒來?”

    張揚笑道:“他工作忙,安排不開!”內心卻暗歎,其實這件事他事先邀請過李長宇,可李長宇不知出於怎樣的考慮,最終還是沒有答應前來。張揚估計李長宇還是對喬夢媛一方有所忌憚,事情的真正原因也是如此,喬夢媛也對李長宇提出了邀請,可李長宇權衡利弊之後,幹脆兩邊都不去。

    左援朝也猜到了李長宇不來的原因,現在他已經漸漸忽視李長宇對自己的威脅了,政治上想要做到左右逢源是很難的,越想做得八麵玲瓏,到最後反而可能都不討好,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是文副總理的班底,平海省委書記顧允知在政治上獨來獨往,可顧家和張揚的關係很近,最近顧明健的事情更證明了這一點,從顧允知下手對付洪偉基,而喬老力保的情況來看,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也不怎麼樣。張揚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文副總理和喬老之間的恩怨在體製中廣為人知,兩相比較,左援朝自然要選擇對自己更有利的陣營,喬老已經退出政壇,而文副總理則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政壇明星,他當選下屆總理的呼聲很高,左援朝很精明,做出抉擇並不難。參加喬夢媛的開業典禮是一回事,可陣營的選擇又是另外一回事。

    張揚對董紅玉的事情表現出一定的好奇,輕聲道:“董主任是不是出事了?”

    左援朝微笑道:“沒有證據之前,不可以『亂』說,會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張揚點了點頭。

    喬夢媛的新帝豪捧場的人不在少數,可喬夢媛心並不舒服,開業第一天,就在和水上人家的競爭中輸了一仗,可喬夢媛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沮喪的表情,仍然談笑風生的招呼客人,反倒是許嘉勇顯得十分不爽,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張揚針對的並非是喬夢媛,而是自己。自己前往美國的這段時間,張揚的連番出手讓他有些接應不暇,開業隻是小事,可從這件事中能夠看出,張揚對他已經產生了警惕。

    喬夢媛端著酒杯來到許嘉勇的身邊,輕聲道:“開心點,你是今天的男主人!”

    許嘉勇笑了笑,不過笑容有些僵硬,陪著喬夢媛抿了口紅酒,他低聲道:“張揚這手可真不夠意思!”

    喬夢媛淡然道:“商業競爭本來就無可厚非!”

    許嘉勇道:“已經不是純商業的手段了,他居然利用政治作秀,利用那些善良的孩子!”

    喬夢媛道:“拋開他的手段不言,這次福利院的那些孩子的確得到了好處,張揚很有本事!”

    聽到喬夢媛如此誇獎張揚,許嘉勇心越發不爽,他低聲道:“我有事,先離開一下。”

    喬夢媛點點頭,她明白許嘉勇和張揚之間的恩怨,今天的事情讓許嘉勇產生了挫敗感,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差。

    許嘉勇離開新帝豪之後,前往了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去探望他的老同學田斌。

    田斌的父母還有公安局宣傳科的程娟都在那,許嘉勇把買來的禮物放下,很禮貌的叫了聲田叔叔、蔣阿姨。

    田慶龍笑了笑,因為許常德的緣故,他對許嘉勇並沒有什麼太好的印象,借口出去抽煙,離開了病房。蔣心悅和程娟也出去了。

    許嘉勇拍了拍田斌的肩膀道:“怎麼樣?”

    田斌笑道:“沒事,我命硬!”

    許嘉勇笑道:“真是命硬,挨了六槍都沒死,看來閻王爺對你格外關照啊!”

    田斌笑了起來:“好在我這槍子兒沒白挨!”

    許嘉勇目光中掠過一絲極其複雜的神情:“你入獄的時候,我還以為你這次再也沒機會做警察了,我準備聘請你當公司的保安部主任,看來我的這份高薪,你沒機會拿到了。”

    田斌道:“我還是習慣給『共產』黨打工,跟你這種無良資本家,我可不習慣。”

    許嘉勇頗為感慨道:“老同學,你的勇氣實在讓人欽佩,甘心冒著生命危險,頂著罵名和非議去做臥底,我佩服你!”

    田斌淡然笑道:“沒什麼好佩服的,我是一個警察,維護公理和正義是我的責任!”倘若在過去田斌說出這樣的大道理連自己都會覺得可笑,可現在這些話卻是由衷而發。

    許嘉勇點了點頭道:“聽說董得誌是這件事的罪魁禍首,真是讓人費解,身為一個公安局副局長,他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為什麼要對抗法律?”

    “不知道!”田斌並不想和係統以外的人探討案情,盡管許嘉勇是他的好朋友。

    許嘉勇道:“我聽說方文南還在堅持告你!這件事會不會有麻煩?”

    田斌微笑不語。

    許嘉勇道:“我今天前來是為了看看你,夢媛的新帝豪已經開業了,過兩天我打算找老同學們一起聚聚,看你的樣子恢複恐怕還需要幾天,這樣!我延後幾天,等你出院再說。”

    “算了,不用等我!”

    許嘉勇道:“那怎麼可以?你是我們中的大英雄,現在每位同學都因為你而感到驕傲,大家都想見你!”

    水上人家的愛心活動在電視台一經播出後,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僅僅在一夜之間水上人家的名字就傳遍了江城,良好的社會效益直接在經濟上得到了體現,開業之後每天生意爆滿,好像來水上人家吃飯就是一種愛心奉獻。

    新帝豪的生意雖然也不錯,可是和水上人家趨之若鶩一桌難求的場麵相比就有了明顯差距,當然這其中有張揚的關係,他身為企改辦副主任,發動企業去水上人家吃飯還是有著相當的作用。

    張揚雖然不是一個注重細節的人,可是他也不喜歡食言,在韓家台曾經答應請時維的父母吃飯,答應了就得兌現,張揚安排在水上人家的近水廳。

    近水廳是剛剛裝修完成的,是一座水上建築,有長橋和岸上相連。

    張揚邀請時維一家,不過喬夢媛也不請自來,她今天和時維穿了款式一樣的草綠『色』羽絨服,笑道:“我不請自來,張主任不要見怪啊!”

    張揚笑道:“喬總光臨,讓這蓬蓽生輝,我是求之不得,快請,麵請!”

    時季昌和喬繼紅兩人都穿著軍裝,時季昌笑道:“小張,在韓家台你就請我喝酒,按理說該我請你了。”

    張揚道:“時叔叔和喬阿姨遠道而來,身為晚輩理當盡地主之誼。”這廝場麵上的話越來越會說了,讓人聽著很舒服。

    喬繼紅對張揚是沒有太多好印象的,其原因是他打過自己的侄子喬鵬飛,袒護娘家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時季昌卻對張揚很有好感,這小夥子待人熱情,而且頗有能力,做女婿的對嶽父母家的事情有很多是看不慣的,時季昌就認為喬鵬飛太過囂張,吃點苦頭也是應該的。

    大家落座之後,張揚開了一瓶飛天茅台,笑道:“時叔叔,咱們那天沒喝過癮,今天一醉方休!”

    時季昌看到他帶來了一箱飛天茅台,不禁笑道:“我可沒這麼大的酒量,咱們喝到盡興,喝醉還是免了,省得傷身。”

    服務員幫助他們把酒滿上,喬夢媛剛才已經觀察過水上人家的環境和裝修檔次,應該說很有特『色』,可是談到裝修的豪華程度還是無法跟新帝豪相比,畢竟投入的資金不同,可水上人家的生意就是好。

    喬夢媛不無羨慕道:“水上人家的生意真是不錯!”

    “新帝豪也不錯啊!你們的生意越好,上繳的利稅就越多,我們江城的經濟就越好。”

    時維笑道:“聽你的口氣跟稅務局局長似的。”

    張揚道:“我倒是想幹,稅務局局長比我這個企改辦幹起來容易多了!”

    喬繼紅道:“話可不能這麼說,每個部門都有自己工作的複雜『性』,外人看著好,其中的辛苦隻有自己才知道。”

    張揚笑眯眯道:“我看你們做軍官挺好,和平年代沒什麼風險,福利待遇又好,工資又高,一年四季連衣服都省了,要不我跟你們去軍事大雪當老師算了。”

    時維啐道:“就你這水平,小學畢業了嗎?居然還要去教大學生!”

    張揚很認真的聲明道:“函授本科在讀!”

    聽到他解釋,連喬繼紅都忍不住笑了起來,真不知道這廝學曆這麼低,是如何在官場上躥升的這麼快的,不過她很快就想到了答案,張揚是副總理文國權的幹兒子,有了這層關係,江城體製中誰敢不給他麵子,喬繼紅並沒有想到人家張大官人是憑著真本事一步步走上來的。

    張揚剛陪時季昌喝了兩杯酒,水上人家的總經理彭軍祥就過來敬酒,彭軍祥打心底是不想和喬夢媛發生正麵競爭的,不過張揚的建議讓水上人家在江城揚眉吐氣了一把,這兩天的生意更讓彭軍祥喜出望外。

    喬夢媛看得起張揚,可是彭軍祥這種商人是不被她放在眼的,她甚至認為彭軍祥沒有資格過來敬酒,他雖然是水上人家的總經理,可大股東是顧佳彤,如果不是張揚給他撐場麵,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跟自己作對。所以喬夢媛對彭軍祥表現的相當冷淡,彭軍祥也看出了點苗頭,敬酒之後也沒多說話,他可不想自討沒趣,很快就告辭離去。

    彭軍祥走了沒多久又有人過來打擾,這次是郭誌航和郭誌強兄弟倆,郭誌強也是人才,這兩天都在陪著徐美妮,老爺子看出了點苗頭,通過大兒子詢問小兒子的動向,這才知道兒子喜歡上了個香港女警,郭建軍人出身,馬上就提出要見見徐美妮,所以今晚在水上人家訂飯,請徐美妮吃頓飯,徐美妮對此感到很突然,原本不想去,可禁不住郭誌強軟磨硬泡,隻能點頭答應,一家人正在吃飯呢。

    郭誌強聽說張揚也在這請客,所以兄弟倆過來跟他喝酒,可一進房間,郭誌強就愣了,北方軍事學院的校長時季昌坐在麵,他的係主任喬繼紅也在麵,郭誌強這次可是臨時請假跑回來的,心中暗叫不妙,馬上就想退出去,可惜已經晚了。

    喬繼紅看得清清楚楚,語氣嚴峻道:“郭誌強!你給我進來!”

    郭誌強這才耷拉著腦袋走了進去,陪著笑臉叫了聲:“時校長好、喬主任好!我特地過來給你們敬酒的!”

    時季昌笑道:“你小子不在學校上課,怎麼跑回來了?現在好像沒什麼假期?”

    郭誌強道:“家有點事!”他把大哥介紹給他們,借此轉移目標。

    郭誌航知道時季昌的身份之後慌忙過去敬酒,時季昌和他父親郭建的關係不錯,不過這次時季昌來到江城並沒有和郭建聯係。

    時季昌得知郭建也在這吃飯,馬上起身去敬酒,郭建年齡比他大,是他的老大哥,表現出尊敬也是應該的。

    張揚看到這樣,讓彭軍祥把兩桌拚在一起,他們全都轉移到郭家吃飯的包間去了。

    郭建看到時季昌自然忍不住埋怨一通,作為多年的老朋友,時季昌來到江城居然不通知他。

    時季昌笑道:“老大哥千萬別見怪,我這次和繼紅過來一是為了參加侄女飯店開業儀式,還有就是順便在江城遊玩一下,這種小事情就沒敢麻煩你,其實我也打算好了,等我離開之前再去叨擾你,省得你麻煩。”

    郭建道:“有什麼可麻煩的,我每次到北京可沒少麻煩你,照你這麼說以後我也不要找你了!”

    時季昌連連致歉,和郭建喝了三杯酒方才作罷。

    喬繼紅望著很少說話的徐美妮,微笑道:“這位就是誌強的女朋友吧?”

    徐美妮羞了個大紅臉,她來到水上人家就明白了,郭家請自己吃飯就是把自己當成郭誌強的女朋友了,郭誌強的母親還專門包了一個紅包給自己,徐美妮實在無法拒絕郭家人的熱情隻能收下。郭建兩口子對兒子的這位女朋友是越看越喜歡。

    喬繼紅問完這句話,徐美妮想說不是又害怕傷了郭家二老的心,隻能保持沉默。

    郭誌強的母親笑道:“我們和美妮也是第一次見麵,咱們別圍著這孩子問,人家小姑娘麵子薄。”

    張揚嘿嘿笑起來了,他知道內情,郭誌強和徐美妮還沒處到那份上,這種荒唐事情也隻有郭誌強能夠做出來。

    因為時季昌和郭建這對老友相聚,晚宴的氣氛變得更加熱烈,張揚帶來的一箱飛天茅台喝了個幹幹淨淨,離開水上人家的時候郭司令和時校長腳步都打晃了。

    郭誌強清醒得很,自從徐美妮來到江城,他就時刻保持著清醒,這廝要留給徐美妮最好的印象。

    郭建道:“誌強,你送美妮回去休息!”郭家人對徐美妮都相當的滿意。

    郭建的母親握著徐美妮的手道:“美妮,菜還吃得慣嗎?”

    徐美妮點了點頭。

    “一個女孩子住賓館終究是不方便,要不你明天搬來我家住,我們家房子大!”

    郭誌強也聽不下去了叫了聲:“媽!你別嚇著人家!”

    徐美妮溫婉笑道:“阿姨,謝謝你的好意,明天我就要回香港了!”

    “那……以後你要常過來!”郭誌強母親的聲音中充滿了失落。

    徐美妮點了點頭。

    郭誌強送徐美妮回賓館的路上,徐美妮將紅包悄悄放在儲物盒中,輕聲道:“這紅包我不能要。”

    郭誌強堅持把紅包遞給了徐美妮:“我媽給你的!”

    徐美妮又放了回去:“可是……可是我並不是你女朋友!”

    “我知道!”

    “知道你還這樣?”

    郭誌強停下車,雙目充滿深情的看著徐美妮:“現在不是,將來一定是,我喜歡你,無論你願不願意,我都追定你了。”

    “有沒有搞錯,我們做朋友不好嗎?”

    “我和你做不成朋友!”

    “可我對你沒有那種感覺,而且我們距離這麼遠,也不現實!”

    “我開始對你也沒有感覺,可感覺這東西說不準什麼時候就來了,距離不是問題,馬上就97了,香港回歸,實在不行將來我去駐港部隊,總而言之,我認定你了!”

    徐美妮有些招架不了:“誌強,我承認你對我很好,你家人也很好,憑你的條件你可以找到更優秀的女孩子,何必認準我呢?我的家境不好,負擔重……”

    “我看中的是你的人,什麼家境那都是廢話!”

    “可是你喜歡的好像是謝麗珍……”

    “我那時候是鬼『迷』心竅,現在回頭看看自己那時候實在太可笑了。”

    “也許你現在還是鬼『迷』心竅!”

    “就算你是鬼,這次我也認了!”

    徐美妮歎了口氣:“怕了你了,我們先做朋友好嗎?”她並沒有說出拒絕郭誌強的話,因為她心底深處對郭誌強鍥而不舍的倔強『性』子還是很欣賞的,還有一個原因,她總是記得郭誌強在天橋上落魄潦倒的樣子,她不忍心看到郭誌強那樣。

    方文南狀告田斌一案以缺席審判的方式進行,雖然方文南準備的很充分,可最後仍然被以證據不足的理由駁回起訴,田斌被判無罪。

    走出法院的大門,許多記者一擁而上,方文南聽不清他們說什麼,抬起頭望著灰蒙蒙的天空,神情落寞到了極點。

    司機幫他分開了記者,護送他進入加長林肯車內。

    “老板,去哪?”

    方文南沒有說話,顫抖的手『摸』出一支香煙點燃。

    他的手機響了,方文南用力抽了兩口煙,然後才拿起了電話:“喂!”

    “方總,我是田慶龍,我想跟你單獨談談!”

    方文南考慮了一下:“漁人茶社!”

    田慶龍望著眼前的方文南,短短幾個月不見,沒想到方文南蒼老的竟然如此厲害,兒子的死對方文南的打擊顯然是巨大的。

    方文南脫去大衣,在田慶龍的對麵坐下,一言不發的拿起茶盅,仰首飲盡,然後看著田慶龍的眼睛:“果然是官官相護!”

    田慶龍歎了口氣:“方總,我找你來就是為了談這件事!”

    方文南重重放下茶盅,冷冷看著田慶龍。

    田慶龍道:“我想新近發生的事情你已經聽說了,害死你兒子的真正凶手是董得誌,是他策劃了這件事,甚至連我的兒子也差點被他害死!”

    方文南冷冷道:“田斌還好好的活著!”

    田慶龍點了點頭道:“是!我承認田斌曾經在審訊你兒子的過程中采用了暴力,可局已經針對那見事對他進行了處罰,他並沒有造成傷害罪!”

    方文南怒吼道:“如果不是他,我兒子怎麼會進監獄?如果不進監獄,我兒子又怎麼會被人害死?”

    田慶龍大聲道:“你醒一醒,你兒子之所以進監獄是因為他吸毒!就算田斌不抓他,還有別人去抓,你不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別人,養不教父之過,你自己難道就沒有任何的責任?”

    方文南冷笑道:“如果你今天找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那麼我想這次的會麵可以結束了。”

    田慶龍道:“方文南,我們曾經是不錯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這樣沉淪下去,你所做的事情沒有任何的意義,田斌不是你的仇人,你兒子的死已經查明了原因。”

    方文南笑道:“你怕我上訴?”

    田慶龍搖了搖頭道:“這件案子,田斌並沒有觸犯傷害罪,就算你上訴也沒有勝麵!”

    方文南道:“過去我一直以為這世上沒有錢辦不成的事情,可現在我才發現,權力這東西才是最厲害的,有了權你可以影響法律的判罰,有了權你可以顛倒黑白。”

    “住口,我從沒有任何違反司法公正的行為!”

    “說得冠冕堂皇理直氣壯,你今天來找我還不是為了袒護你的兒子,為了不讓我繼續找你兒子的麻煩?”

    田慶龍道:“方文南,你能不能麵對現實?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何必在已經清楚的事情上糾纏不休?”

    方文南霍然站起身來,一字一句道:“沒有過去,對我來說,這件事永遠不會結束!”

    田慶龍也站起身,虎視眈眈地看著方文南道:“你最好給我記住,如果你敢『騷』擾田斌,我會動用一切力量讓你悔不當初!”

    方文南咬牙切齒的笑道:“那就試試,有種你把我也抓進去!”

    田慶龍和方文南的會麵以不歡而散結束,他離開茶社之後去公安局找到了公安局長榮鵬飛。

    榮鵬飛也得知田斌庭審的結果,滿臉笑容道:“田廳長,我正要打電話恭喜你呢!”

    田慶龍歎了一口氣,在沙發上坐下,低聲道:“我剛剛和方文南見過麵!”

    榮鵬飛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幾上,自己來到田慶龍的身邊坐下:“他怎麼說?”

    “他仍然在記恨田斌,他把兒子的死歸咎到田斌身上,我看他很不對頭。”

    榮鵬飛皺了皺眉頭道:“你擔心他會對田斌不利?”

    田慶龍點了點頭道:“他已經失去了理智,一個失去理智的人任何事都幹得出來。”

    榮鵬飛道:“田廳長不必擔心,我會讓人盯著他的!”

    田慶龍道:“鵬飛,我知道我本不該找你,可你知道,我不僅僅是一個公安戰警,我也是一個父親。”

    榮鵬飛道:“田局,無情未必真豪傑!我們公安幹警也是人,我們也有親情、友情,當初我讓田斌去臥底的時候,也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我讓他自己做出選擇,田斌沒有讓我失望,他是好樣的,無愧於咱們公安幹警的形象,沒有給您的臉上抹黑,我相信經曆這件事之後,田斌會迅速成長起來,人隻有經曆風雨才能迅速成熟起來。田局,這件事我沒有事先征求你的同意,現在向你正式道歉!”

    田慶龍道:“鵬飛,不用道歉,田斌是一個公安戰士,這是他的責任,我還應該感謝你才對,通過這件事我才真正認識了我的兒子,看到了他骨子的血『性』和正義!”

    江城新老兩位公安局長彼此對望著,他們都『露』出會心的微笑。

    榮鵬飛道:“田局,你對董得誌的案子怎麼看?”

    田慶龍道:“我和董得誌之間共事了很多年,彼此間的合作還算愉快,他和我之間應該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為什麼會對我們父子倆先後下毒手呢?我想不通。”

    榮鵬飛點了點頭,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田慶龍和董得誌之間非但沒有仇恨,反而田慶龍對他還有提拔之恩,董得誌為何要恩將仇報,如果說這件事可以用董得誌嫉恨田慶龍的權位來解釋,可方海濤的被殺就無法用常理來解釋了。

    田慶龍道:“我懷疑董得誌的背後還有有人,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別人效力。”

    榮鵬飛同樣有這樣的想法,他低聲道:“可惜董得誌『自殺』了,他死後,這條線索就完全中斷!”

    田慶龍道:“董得誌的死的確是個很大的遺憾,發生的這多起案件都是他直接參予和策劃,如果說他的背後還有人,那麼這個人藏得一定很深。”

    榮鵬飛道:“我把幾條線連在一起,我在想你和方文南之間究竟有沒有共同的敵人?”

    田慶龍喝了口茶,仔細想了想,終於還是茫然的搖了搖頭。

    榮鵬飛道:“殺手是一條線,現在隻希望能夠從他嘴得到一些情況。”

    田慶龍搖了搖頭道:“我不看好這條線,假如這一係列的事情,全都是通過董得誌聯係,那麼董得誌死後,這些線索就變得沒有意義。”

    榮鵬飛道:“人鋌而走險往往有幾種情況,一是為了得到什麼,二是被人脅迫!”

    田慶龍道:“董得誌的履曆很清白,他的兩個女兒都在江城機關工作,妻子也是個老實人,平時家生活簡樸,看不到他有貪汙違紀的現象。”

    榮鵬飛道:“總得有理由,我不相信他會平白無故的犯罪!他一定為了什麼!”

    田慶龍道:“那就要靠你們好好去查了。”

    榮鵬飛道:“我相信一定可以查到什麼,再完美的犯罪都會留下蛛絲馬跡。”

    田慶龍重重點了點頭,他微笑道:“鵬飛,當初省派你過來接替我的時候,我心很不服氣,我曾經質疑過你的能力,可現在我算是心悅誠服了,宋省長的眼光果然很厲害!”

    榮鵬飛笑道:“田廳長,這次如果沒有你的幫助,肯定不會這麼順利的把董得誌給挖出來,這功勞簿上,你們父子當記頭功。”

    

Snap Time:2018-04-24 16:58:09  ExecTime: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