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九章棋高一著


    第二百四十九章【棋高一著】

    張揚嘿嘿笑了起來:“你別忙著批評我,我這不從北京給你稍東西來了,咱爸咱媽可真疼你啊!”

    杜天野道:“我爸我媽他們身體好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好的很,打算今年來江城過年呢。”他壓低聲音又道:“這次顧明健的事情都是王學海搗鬼,多虧文副總理出麵,蔡部長才肯善罷甘休。”

    杜天野道:“王學海家也是很有背景的,不過他做這件事什麼目的?對他又有什麼好處?”

    張揚道:“可能是因為東江紡織百貨商場工地停工的事情記恨顧書記,所以報複。”

    杜天野道:“理由很牽強啊!照你所說,王學海策劃這件事等於把自己推到了一個全民公敵的地步,他這個人我有所了解,很狡猾很精明,怎麼可能犯這樣的錯誤?事情敗『露』之後,顧書記、蔡部長他們豈會饒了他?別說在平海,就是在北京、在中國,以後也沒有他多少容身之地了。”

    張揚道:“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可是這件事一定和他有關!”

    杜天野道:“我聽說你在京城又和八卦門發生了衝突,你說你好歹也是一個國家幹部,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讓人家看著笑話。”

    “有什麼可笑話的,我可是一直都奉行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基本原則,他八卦門欺負到我頭上來了,你說我總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

    杜天野知道這廝的脾氣說了也沒用,歎了口氣道:“你多少收斂一些,又有人民來信告你了,說你利用不正當手段賄選,你這個十佳青年啊,真是惹了不少的麻煩。”

    張揚道:“想不被人告,不被人說,就得什麼事情都不做,我要是混日子的話準保沒事。”

    “嚴副市長提議你當企改辦主任,這件事被我否決了!”

    張揚愣了愣:“為什麼?”雖然企改辦現在是他說話當家,可畢竟隻是一個副主任,能夠轉正也是一件好事。

    杜天野道:“最近告你告得太厲害,很多舉報信都送到了省,雖然市常委很多人都欣賞你,可還是又不同意見的。”

    張揚道:“我無所謂,反正自己行得正坐得直。”

    杜天野道:“國資委副主任馬華成很快就去企改辦擔任主任一職,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張揚愣了,他想不到杜天野竟然給自己弄了個頂頭上司,一時間不知他究竟在打什麼算盤,雙眼直愣愣的看著杜天野。

    杜天野不慌不忙的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自己先幹了這一杯,看到張揚仍然沒動,知道他心有想法,微笑道:“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主意,企改辦有個老同誌幫你坐鎮,以後責任可以分擔一些,你可以放開手腳做更多的事情。”

    張揚道:“這企改辦是我一手建立起來的。”

    “我知道,可企改辦是國家的又不是你一個人的!”

    “一個名份而已,真的這麼重要?”

    “我不是在乎什麼名份,我是丟不起那人!”張揚有些惱火了,你杜天野怎麼專拿自己人開刀啊!這句話隻差要脫口而出了。

    杜天野笑道:“你有什麼丟人的,原本你就是副主任,馬華成擔任企改辦正主任是早已經定下來的事情,隻不過因為人家身體不好,所以遲遲沒有去企改辦工作。”

    “他去了,豈不是他當家了?”

    杜天野笑道:“你在春陽招商辦擔任副主任的時候誰當家?你去旅遊局擔任市場開發處科長的時候又是誰當家?企改辦是你一手建立的,人員也都是你挑選的,我不信馬主任到你那工作會不尊重你的意見?”說完杜天野又補充道:“馬主任明年上半年就到點了!”

    張揚憤憤然道:“所以你挑我這兒讓他養老啊!”

    杜天野又道:“你還是招商辦副主任,不能隻盯著企改辦,招商辦的事情就撒手不管了!”

    張揚道:“杜書記,我腦子笨,您還是明說了吧,到底想讓我幹什麼?”

    “有人舉報董紅玉有問題,現在正在調查取證,你要做好隨時主持招商辦工作的準備!”

    張大官人這才明白杜天野的真正用意,我靠!好事啊!招商辦是和財政局等同的肥缺,這企改辦是新建立起來的部門,雖然在張揚的努力下算得上小有起『色』,可畢竟和招商辦的實力無法相提並論。聽杜天野的意思,董紅玉有麻煩了,如果她從招商辦的位置上退了下來,自己這個副主任頂上去,豈不是意味著級別要提升?張揚麵『露』喜『色』。杜天野是照顧自己啊!

    杜天野道:“這件事你暫時不要透『露』出去,安安心心搞好企改辦的工作,馬華成是位老同誌,工作經驗方麵還是值得你好好學習的,你要配合好人家的工作。”

    張揚笑道:“這點政治素養我還是有的。”

    杜天野心中罵道,有個屁的素養,一聽升官就喜形於『色』,一聽要給他派個上司馬上就痛心疾首,這廝在政治上還需要錘煉。

    企改辦來了一位正主任,這讓企改辦上下都深表不解,以朱曉雲為首的那幫年輕人尤其激動,一幫年輕人都來到了張揚的辦公室表示抗議,朱曉雲道:“張主任,市太過分了,這企改辦是你一手建立的,從無到有,你付出了多大的心血,現在總算稍有起『色』,竟然要把企改辦交給別人,我們不服氣,我們要去找嚴副市長抗議。”

    張揚笑道:“搞什麼?有什麼可抗議的?這企改辦是國家的,又不是我私人的,上級把我放在這個位置上,是為了做好工作,而不是為了爭名奪利!你們幾個的心情我能夠理解,可是做事情目光不能狹隘,不能首先考慮到自己,要有大局觀!”張大官人大局觀說得順口,動不動就把大局觀給抬出來,不過這樣顯然很有效果,他的這幫屬下聽到張主任的這番話,全都被他的高風亮節所感動,天天說境界,人家張主任這才是境界。

    馬華成打心底是不想到企改辦來的,張揚是什麼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這企改辦什麼地方?短短時間內,張揚能夠把企改辦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科室,變成了江城工業改革的重點權力部門,足以證明張揚出眾的能力,馬華成還有半年多就退休了,他可不想和年輕人爭什麼短長。再說他也清楚張揚的背景,連人大主任趙洋林都爭不過的人,自己犯不著跟人家爭,爭也爭不過人家。馬華成對自己的定位很準確,上頭讓他來他既然無法拒絕,就硬著頭皮過來,混日子誰不會?我來企改辦的目的就是來當一個符號,沒啥意義,你們該怎麼還是怎麼著。

    馬華成這次過來還帶來了一個消息,市『政府』給他們分配了一個新的辦公地點,企改辦要搬出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

    馬華成微笑道:“企改辦是個新建的部門,在我沒來之前,你們的團體平均年齡不超過二十五歲,充滿活力,我一過來馬上把企改辦的平均年齡拉到了三十歲以上,慚愧啊!”馬華成的這句話引得與會眾人都笑了起來,看不出老馬同誌還是很幽默的。

    張揚笑道:“過去我們隻有活力欠缺穩重,馬主任來了之後,我們企改辦就穩重起來了。”

    馬華成道:“我這人是個直脾氣,有什麼話我都喜歡當麵說出來,企改辦的成績大家都有目共睹,這些成績沒有我任何的功勞,組織上讓我來,我隻能過來了,我年紀大了,思想方麵肯定不如你們活躍,適應不了改革開放的節奏,所以我在企改辦以後主抓的工作是黨務,至於企業改革,張主任帶領大家做得很好,你們還是按照過去的計劃,該怎麼走就怎麼走!”馬華成的這句話是在表白自己的態度,他知道自己是個外人,想融入企改辦之中,想讓大家接受自己,就必須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他告訴所有人,我來雖然是打著企改辦主任的旗號,可我以後做得工作是書記工作,你們別對我抱有敵意,我壓根沒想爭。

    所有人同時鼓掌,張大官人笑逐顏開,看不出這馬華成是個明白人,張揚心中這麼一高興,對馬華成自然就生出了不少的好感:“那啥……今晚我們企改辦聚餐,歡迎馬主任加入我們這個團隊!”

    掌聲再度響起。

    朱曉雲道:“張主任,去哪兒吃?”

    張揚想都不想道:“金滿堂,讓蘇強把包間給我們留好!”

    散會後,馬華成和張揚並肩走出小會議室,馬華成笑道:“小張啊,這聚餐我還是不去了,你們年輕人在一起樂樂,我這個老頭子跟著摻和啥!”

    “那可不成,你是我們今晚的主賓,說什麼你都得去!”

    馬華成笑著點了點頭:“以後這企改辦的工作,你還得挑頭幹!和過去沒什麼兩樣。”

    張揚道:“馬主任,您才是領導,應該你挑頭!”

    “咱們分工明確,我主持黨務,你主持具體的企改工作,我年紀大了,單單一個黨務工作就有些吃不消了,你年輕,精力旺盛,多幹點!”

    張揚笑著點頭,放眼企改辦,算上開發區企改辦也不過六個黨員,馬華成這黨務工作主持的範圍也太小了點。人家壓根沒想當主任,隻是來企改辦幹幹書記的工作,安安穩穩熬到退休。

    張揚回到辦公室,剛剛坐下,彭軍祥就找了過來,他來是告訴張揚水上人家的裝修已經完成,隨時都能夠開業迎賓了。

    張揚道:“有沒有看好日子?”

    彭軍祥搖了搖頭道:“原本看好了下周六的,可喬夢媛的新帝豪也在那天開業,所以我想改期!”

    張揚道:“為什麼改期?誰說他們開業,就不興你們開業的?”

    彭軍祥苦笑道:“同天開業會不會讓喬夢媛以為我是針對她的?”

    張揚笑道:“她願意怎麼想是她的事,誰規定好日子隻能她自己用?就照我說的辦,你跟她同天開業,到時候我多找點企業領導給你捧場!”

    “這……”

    “這什麼這?我就看不得你這個樣子,就算不同天開業,以後該有競爭還是要有競爭,同天開業,明大明的跟她競爭,看看兩家到底誰更熱鬧,誰的生意更好!”

    彭軍祥算是看出來了,張揚是存心要跟喬夢媛唱對台戲。

    其實張揚並不是對喬夢媛有什麼成見,他是不爽許嘉勇,他認為喬夢媛在江城搞出這些事,全都是受了許嘉勇的慫恿,他要通過這些事告訴許嘉勇,讓這廝老實一點,不要以為傍上了喬家就可以為所欲為,江城還輪不到他指手畫腳。

    顧佳彤是水上人家最大的股東,這邊開業當然要請她過來,張揚給顧佳彤打電話,顧佳彤正在北京忙著顧明健開庭的事情,她本身對餐飲業也沒多大的興趣,將所有事情都交給了彭軍祥。

    張揚下班後又去江城第一人民醫院給田斌送了些他親手配製的傷『藥』,田斌畢竟年輕,身體底子好,恢複的速度很快,但是因為脊柱的傷勢,暫時還不能下地,張揚來到病房的時候,看到榮鵬飛在麵和田斌說話。

    張揚推門走了進去,榮鵬飛看到是他,不禁笑道:“張揚來了!”

    張揚笑眯眯點了點頭,把帶來的傷『藥』放在床頭櫃上,看了看周圍方才道:“田廳長不在啊?”

    田斌道:“我讓他回去休息一天,這些天他太累了。”

    張揚道:“那你豈不是沒人照顧,我說榮局,對大功臣你們就這種待遇,怎麼不得派兩位美麗女警花過來陪著!”

    榮鵬飛哈哈大笑起來:“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似的,心就琢磨著這種事兒?”

    田斌也笑了起來。

    可榮鵬飛的話音剛落,從外麵就進來了一位漂亮的女警,她叫程娟是江城市公安局宣傳科的,這兩天正在寫關於田斌的宣傳資料,程娟看到榮鵬飛在,顯得有些局促:“榮局長在啊!”

    榮鵬飛笑道:“我正要走,小程來得正好,田斌這會兒沒人照顧,你幫忙看著他,我還有事!”

    程娟點了點頭:“榮局長放心!”

    張揚也看出田斌的表情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心說難不成真讓自己說準了,他也不想留在這當電燈泡,起身道:“我還得回市開會!”

    兩人走出病房,榮鵬飛笑了起來,低聲道:“我可沒想安排,不過他們倆似乎看對眼了!”

    張揚笑道:“好事兒,那女警長得不錯!”

    “跟你有關係嗎?”

    “我說榮局,你這話可就沒勁了啊!合著你把我當成一『色』狼,是雌『性』動物我就會發生興趣?”

    榮鵬飛沒有說話,微笑望向前方,一位身姿窈窕的女郎正從前方病房中走了出來,她齊耳短發,身穿藍『色』羽絨服,黑『色』牛仔褲,腳下蹬著一雙黑『色』短靴,顯得十分的幹練,那女郎看到榮鵬飛,笑了笑,迎著他走了過來。

    張揚搶在榮鵬飛之前伸出手去,笑道:“徐警官,您什麼時候來江城了?找我?”原來這女郎竟然是香港女警花徐美妮。

    徐美妮當然不會想到張揚也在醫院出現,她笑著和張揚握了握手。

    榮鵬飛頗感詫異道:“原來你們兩個認識?”

    徐美妮笑道:“認識,張先生在香港也是很威風的!”

    榮鵬飛笑道:“他該不是在香港犯事兒落在你手了吧?”

    張揚哈哈大笑,其實他在香港到沒惹什麼事,惹事的是郭誌強,他不由得想起,郭誌強對徐美妮可是情有獨鍾,不知道這次徐美妮到江城和他有沒有關係?張揚微笑道:“徐警官來江城是為了公事還是私事啊?”

    “公事!董得誌雇傭的那名殺手是香港人,徐警官這次過來就是協助我們破案的!”榮鵬飛替徐美妮解釋了一下她的來意。

    張揚這才明白徐美妮為什麼會突然來到江城。

    徐美妮道:“犯人的嘴很緊,不願提供太多的資料,不過我們會展開調查,爭取將他幕後的組織挖出來。”

    榮鵬飛道:“去局再說!”

    三人一起下了樓,徐美妮上了榮鵬飛的汽車,張揚和他們告別之後回到了自己的吉普車,馬上就給郭誌強打了個一個電話。

    郭誌強正在軍事學院學習呢,聽到徐美妮到了江城,簡直是喜出望外:“真的嗎?我還準備聖誕去香港找她呢!你沒騙我吧?”

    張揚聽到這話就來氣:“你小子什麼腦子,騙你?我一個國家幹部至於跟你耍小心眼嗎?那啥……我發現徐美娟比咱們香港見她的時候更漂亮了,真是不錯啊!”

    “你什麼意思?”郭誌強頓時警惕起來:“我告訴你張揚,你小子少打她的主意,徐美妮是我的啊,你要是敢有什麼想法,咱們連兄弟都沒得做!”

    “我啥時候跟你是兄弟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重『色』輕友慣了,那啥……我晚上跟她吃飯,不用你允許吧?”

    “不行!”郭誌強話沒說完呢,張揚已經把電話給掛了,這廝一臉的壞笑,從現在起估計郭誌強就該心急火燎的往家趕了。

    果然不出張揚的所料,郭誌強四個小時後就趕回了江城,為了節省時間,他是專程坐飛機趕來的,下了飛機第一件事就給張揚打了個電話,氣喘籲籲道:“你小子夠狠,……徐美妮是我的……別想跟我搶……”

    張揚接這電話的時候偏偏用得免提,徐美妮就坐在他的吉普車內,聽得清清楚楚,一張俏臉不禁羞得通紅,啐道:“這人好沒有禮貌!”

    郭誌強聽到徐美妮的聲音愣了,張揚這小子可真不厚道,咱不帶這麼陰人的,他咳嗽了一聲道:“別誤會啊,我是說,徐小姐是我的客人,今晚做東別跟我搶!”

    張揚哈哈大笑:“金滿堂,位子我都定好了,你兜最好帶足銀子!”

    郭誌強在電話中大聲道:“咱哥們不差錢!”

    張揚選擇金滿堂是因為企改辦今晚在這有一座飯,為了歡迎新來的主任馬華成。

    作為地主張揚請徐美妮吃飯也是應該的,當然其中不乏撮合徐美妮和郭誌強的意思,這邊他叫了薑亮、秦白、杜宇峰。梁成龍沒有離開江城,張揚把他和林清紅一起請了過來,胡茵茹和蘇小紅也來了。

    企改辦的那桌飯隻進行了一個小時就結束了,畢竟這幫年輕人和馬華成沒有多少共同語言,這頓飯形式大於內容,馬華成看得很清楚,人家跟他客氣呢,以後大家做到相敬如賓最好。

    張揚結束了這邊的招待,來到隔壁包間內,徐美妮正在和薑亮、秦白他們幾個探討案情呢,張揚前腳到,郭誌強後腳就趕到了,這廝之所以下飛機沒有馬上過來,是因為他回家去了一趟梳洗打扮了一番,畢竟穿著一身軍服太惹眼,這才開著大哥郭誌航的吉普車趕到了金滿堂。

    郭誌強也屬於風度翩翩的級數,他身穿黑『色』皮大衣,麵隻穿了一件灰『色』立領羊『毛』衫,黑『色』『毛』呢長褲,腳上的皮鞋也擦得光可鑒人,他一進門目光就落在徐美妮身上了,微笑道:“徐小姐來了!”

    徐美妮有些詫異道:“你不是在北京學習嗎?”

    張揚笑道:“聽說徐小姐來了,他打著飛機就過來了!”

    一群人轟然大笑,林清紅和胡茵茹同時笑罵道:“沒臉沒皮!”,不過今天前來的幾位女『性』的『性』情都很豁達,蘇小紅更是見慣了風浪,笑道:“張主任,你說話也注意點,人家徐警官可是咱們的貴客!”

    郭誌強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不滿,然後很裝『逼』的來了一句:“張揚啊,你這素質也該提升一些了,低俗!”

    張大官人一臉陰險的看著郭誌強,看得郭誌強心直發『毛』,心說,對不住了哥們,為了突出我自己,今天隻能踩踩你了。

    梁成龍笑道:“張揚這人什麼都好,就是有點低俗,人來瘋!”

    張揚道:“這什麼世道?打車可以,打醬油可以,怎麼打飛機就不可以?我可沒想這麼多,是你們幾個的腦子有問題,說我低俗,其實你們先低俗!”

    薑亮笑道:“今兒咱們別說低俗,咱們有主題,歡迎從香港遠道而來的徐警官!”他的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響應,所有人共同舉杯。

    徐美妮被大家的熱情所感染,她輕聲道:“謝謝大家,以後大家到香港,我一定好好招待!”

    張揚笑道:“你還是招待郭誌強吧,把他銬起來帶局子感受下香港之夜!”

    眾人同聲大笑。

    郭誌強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我和徐小姐也是不打不相識!那啥……人誰沒有犯渾的時候,不過吃一塹長一智,通過那件事我也完成了一次自我升華。”

    張揚頗感詫異的看了郭誌強一眼,這廝居然也能夠說出自我升華的話來,看來真的有些提高。張揚道:“自我升華真的很重要,別的我不知道,不過今晚這頓飯是誌強請的!”

    徐美妮笑道:“在香港的時候,我冒犯兩位的地方還請原諒!”

    郭誌強道:“不必客氣,說起來那時候都是我的緣故,如果不是徐小姐幫我,我說不定會捅出更大的漏子。”

    張揚暗罵這廝有異『性』沒人『性』,自己為他做了這麼多,到最後全部被忽略不計,所有功勞都是徐美妮的。

    徐美妮意味深長道:“這次可不要喝多了!”

    郭誌強當然不會喝多,他酒量本來就很好,徐美妮過來這麼重要的事情,他當然不會喝多誤事。當晚飯局結束之後,張揚提議去蘇小紅的皇家假日玩,可徐美妮謝絕了他的邀請,想早些回去休息,郭誌強主動承擔了送她回去的任務。

    張揚這幫人也都很有眼『色』,沒人給郭誌強故意添『亂』。

    外麵飄起了雪花,蘇小紅道:“去我那兒喝酒唱歌吧?順便感受一下水文化!”

    薑亮道:“不去了,我不習慣!”

    杜宇峰提議道:“老街剛開了一家韓式燒烤,味道不錯,咱們再去喝點!”他的提議得到了所有男士的一致讚同。

    林清紅打了個哈欠道:“我困了,你們玩吧!”她和胡茵茹結伴走了,蘇小紅也要返回皇家假日看著生意。

    張揚、薑亮、秦白、梁成龍在杜宇峰的帶領下來到了老街那家名為漢江烤肉的小店。

    因為下雪的緣故,今天烤肉店的生意並不算好,門口大鍋煮著狗肉,香氣彌漫,梁成龍深吸了一口氣,讚道:“真香,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店老板是個『操』著東北口音的朝鮮族人,他叫李承乾,因為杜宇峰來過幾次,他和杜宇峰已經很熟,笑著把眾人迎進店:“杜哥,您要點什麼?”

    張揚笑道:“你這不是韓式燒烤嗎?還以為你是朝鮮人呢!”

    李承乾樂道:“我是朝鮮族,正兒八經的中國公民,朝鮮國太小,我看不上那地兒!”

    一群人都笑了起來。

    杜宇峰道:“來二斤熱狗肉,肉串兩斤,五花肉給我來一斤,泡菜看著來兩盤子!”

    李承乾道:“蠶蛹要不要,剛剛醬好的大骨頭要不要?”

    薑亮笑道:“我看你這家韓式烤肉店整一個東北菜館,不怎麼地道啊!”

    李承乾的嘴巴很會說,他笑道:“這叫洋為中用,中外結合!”

    張揚忘了拿酒,把車鑰匙扔給秦白讓他出去到自己車抱一箱清江特供過來。

    薑亮道:“用不著這麼多,剛才都喝了不少了。”

    梁成龍道:“我喝啤酒!”

    杜宇峰笑道:“下雪天喝酒天,啤酒越喝越冷,白酒越喝越暖!”

    薑亮開了一瓶酒,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梁成龍也就沒堅持喝啤酒,最近薑亮他們幾個心情都不錯,畢竟困擾他們多日的案子終於取得了進展,董得誌這個潛藏在警察內部的敗類也被挖了出來,江城公安係統一掃昔日的鬱悶,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次,這兩天薑亮他們也給自己稍稍放鬆了一下。

    秦白道:“那個殺手叫黃家亮,是香港人,真是不明白董得誌怎麼會聯係上他?”

    張揚道:“咱們隻談風月不談業務,今天在金滿堂始終都在說案子的事情,我聽得頭都大了!”

    薑亮笑道:“喝酒不談工作,來!喝酒!”

    幾個人一杯酒剛剛下肚,郭誌強就『摸』了過來,這廝一臉的笑意,這邊方才坐下,張揚就倒了滿滿一茶杯白酒放在他麵前。

    郭誌強道:“什麼意思?”

    張揚道:“我說你今晚踩我是不是踩得很舒服?”

    郭誌強笑道:“誰讓咱倆是哥們呢,事關我的終身幸福,你就委屈點。”

    杜宇峰笑道:“郭誌強,你今晚可有點重『色』輕友啊,看到香港女警察,被『迷』得神魂顛倒,連我們這幫哥們都忘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真是後悔啊,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郭誌強討饒道:“哥幾個別寒磣我了,今晚吃喝全都算我的,我誠心道歉!”他端起那杯酒一口給幹了。

    梁成龍好奇道:“還以為你去跟那個香港女警卿卿我我去了,怎麼這麼快就一個人趕回來了?”

    郭誌強道:“我是一正人君子,你們別把我當狼看行不?”

    “你不是狼,你是『色』中餓狼!”張大官人給他下定義道。

    郭誌強道:“我知道錯了,我改行不,哥幾個饒了我,饒了我啊!”

    張揚笑著端起酒杯道:“看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們就原諒你這一次,不過啊,今晚你得保證我們吃好喝好!”

    郭誌強爽快的點了點頭道:“成!老板還有什麼特『色』菜啊!”

    “狗鞭,大補的!”

    梁成龍道:“來二十根!”

    郭誌強瞪大了眼睛:“你腎虧啊?那玩意兒能這麼吃嗎?”

    梁成龍道:“大家一分也沒多少!”

    薑亮道:“大補,好東西!“

    郭誌強歎了口氣道:“我知道大補,可我補了也沒地兒用去!”一句話把所有人都給逗樂了。

    狗鞭的作用有待考證,不過張大官人回去之後,把睡意朦朧的胡茵茹好好折騰了一通,胡茵茹伏在他的胸口,慵懶無力道:“今天怎麼回事兒,興奮成這個樣子。”

    張揚嘿嘿一笑,伏在胡茵茹耳邊把剛才吃狗鞭的事情告訴了她,胡茵茹聽得格格嬌笑,啐道:“都說吃什麼補什麼,難怪你今晚瘋成了這個樣子。”

    張揚一臉驚恐道:“吃什麼補什麼?那玩意兒麵帶骨頭的,萬一我補出一根骨頭怎麼辦?”

    胡茵茹笑得肚子都痛了:“那你豈不是更加厲害!誰還吃得消你啊!”

    “那就隻能委屈你了!”

    胡茵茹小聲道:“為了你,我多大委屈都願意承受!”

    張揚摟緊了她的嬌軀,輕聲道:“你早些睡吧,最近工作這麼辛苦!”

    胡茵茹道:“不累,你教我的那個打坐方法,每天修煉一次,感覺精力很充沛!”

    張揚笑道:“的確提升不少,過去你根本禁不住我這般折騰!”

    胡茵茹啐道:“就知道你沒什麼好話!”她把螓首枕在張揚胸口,輕聲道:“南湖那邊的房子已經搭建起來了,過兩天就可以內部裝修了。”

    “這麼快?”

    胡茵茹道:“看到你忙,所以建築方案一直沒給你看,這件事我跟佳彤提過,她喜歡北美風格的木屋,我就讓人搭建了一座木屋別墅,全部用圓木建成的,很漂亮,湖畔還設計了一個小小的碼頭,以後打算弄一艘小艇,傍晚黃昏的時候,我們可以一起泛舟湖上。”

    張揚聽得悠然神往,輕吻胡茵茹的額頭道:“說得我都想現在去看看!”

    胡茵茹柔聲道:“不急,等建好了再過去!給你一個驚喜!”

    新帝豪開業當日,喬夢媛邀請了江城市的不少領導前來剪彩、其中有代市長左援朝、副市長袁成錫,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嚴新建也過來了,無論是處於對喬夢媛背景的考慮還是因為她是開發區最大的投資商,這些市級領導都應該有所表示。

    喬家方麵隻有時季昌和喬繼紅夫『婦』出席,喬夢媛的父母並沒有前來,由此也能夠看出他們對喬夢媛選擇許嘉勇仍然心懷芥蒂。

    許嘉勇也在當天上午返回了江城,和他同來的還有幾位美國投資商。

    左援朝出席這種開業剪彩儀式已經不是第一次,他很會應付這些場麵,在現場做了一番熱情洋溢的講話,肯定了喬夢媛對江城的貢獻,借著這個機會提出邀請,希望更多的國內外投資商投資江城。

    許嘉勇在左援朝的身後鼓掌,他低聲向喬夢媛道:“聽說水上人家今天業開業?”

    喬夢媛點了點頭,她心也有些納悶,本來以為張揚這次要跟她鑼對鑼鼓對鼓的唱對台戲,可直到現在也沒聽說水上人家有什麼動靜。難道他們知難而退,放棄了開業的念頭。

    就在這時候,雅雲湖湖麵上忽然飄來了一陣歌聲——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迎風飄揚,迎麵吹來了涼爽的湖風……

    清脆的童音合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湖麵上一艘艘小船輕輕『蕩』漾,每艘小船上都坐著六名孩子,他們穿著整潔的新衣服,脖子上還紮著紅領巾,船上的旗幟迎風飄揚,上麵寫著,水上人家邀請福利院兒童共慶開業!

    張大官人可沒打算放棄開業的念頭,不出手則已,出手就要把你新帝豪的風頭給搶了,你喬夢媛不是把市長、副市長們給請去了嗎?我雖然有能力請動市委書記,可我不這麼幹,這叫惡『性』競爭!你玩場麵,玩排場,想在氣勢上大出風頭,我不陪你玩,我打煽情牌,我們在開業當天請福利院的孩子們遊覽雅雲湖,然後在水上人家剪彩吃飯。

    張揚一提出這個想法,就把彭軍祥深深折服,自己還整天覺著多有經營理念,多有商業頭腦,人家張揚這才叫高,這樣做可比請一幫市委領導白吃白喝,說兩句空話有意義多了。

    不但如此,張揚還動用關係把江城電視台、平海電視台都請了過來,前來參加水上人家開業剪彩儀式的企業領導不在少數,按照既往的規矩,前來參加這種典禮怎麼都是要送點紅包的,張揚讓所有企業把紅包現場捐給福利院,通過省市電視台的報道,這件事意義就非同一般了。想把開業剪彩搞得熱熱鬧鬧,聲勢浩大很簡單,可是想要把一個開業典禮搞得這麼有意義,產生這麼大的社會影響就很難了。

    當喬夢媛知道水上人家采用這樣的方式開業的時候,輕聲歎了一口氣:“張揚真是不簡單!”

    時維微微一怔,她充滿錯愕道:“水上人家和張揚有什麼關係?他又不是老板?”

    喬夢媛沒有說話,她的這個表妹心機單純,肯定不會想到背後那麼多複雜的事情。

    許嘉勇漠然望著雅雲湖對麵的水上人家,一顆心卻沉了下去,他冷冷道:“有些人為了出風頭,什麼事情都想得出來,這麼冷的天,讓那些孩子去湖上劃船,虧他想得出來!”

    雖然張揚的這一手有些刻意表現愛心,可仍然讓前來參加新帝豪剪彩儀式的領導們心有些忐忑,他們這邊敲鑼打鼓的剪彩,人家對麵在搞獻愛心,電視台要是播出來,兩相對比,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很快代市長左援朝就撤了,彩我也剪了,你喬夢媛的麵子我算給足了,這飯我可不能吃。左援朝一撤,其他幾個副市長也跟著撤了,誰也不願在這當口兒落人口舌。

    水上人家那邊的剪彩由民政局局長和福利院的一名兒童代表共同執行,剪彩之後,到場的企業領導和圍觀群眾熱烈鼓掌,然後企業領導開始現場捐出紅包,最少的都是一千元,短短功夫,募捐了近十萬塊的善款,由水上人家總經理彭軍祥代表水上人家全體股東員工,將善款捐給江城市福利院。

    代市長左援朝離開新帝豪的時候,特地讓司機開車從水上人家的門前經過,他可不順路,到這等於繞了一個大彎子,他就是有些好奇,這水上人家真是能折騰,當他的汽車出現在水上人家門前的道路上,馬上就被張揚發現了,張揚樂走到路中央伸手去攔車,這也就是他,放眼江城敢伸手攔市長小車的還真沒幾個。

    左援朝知道被他認出來了,落下車窗,向他笑了笑道:“張揚啊,原來你在這!”

    張揚笑著宣布道:“左市長百忙之中特地來參加我們的獻愛心活動,大家歡迎!”這廝中氣十足,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來,江城市電視台的記者慌忙上來拍照。

    左援朝有些騎虎難下,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自己不可能躲在車不出來。張揚已經幫忙拉開了車門,左援朝微笑走了下去,向現場所有人揮手。

    一名留著鼻涕的福利院小男孩捧著鮮花給左援朝鮮花,左市長場麵上的應變能力那可不是蓋得,他接過鮮花,很親切的抱了抱那個小男孩,為了讓自己的親民形象表現的更加充分,左市長一把把那個小男孩抱起,這可是展『露』自己的大好舞台。

    記者們紛紛圍了上來,對著左市長開始拍照。

    左援朝一邊問候著大家,一邊抱著那小男孩走向臨時會場。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那小男孩伸手捏了把鼻涕,然後隨手就抹在了左市長的大衣上。

    張大官人看的真真切切,我暈,這孩子也太搞了點。

    左援朝心中當然明白,不過他的臉上仍然保持著謙和的笑容,好像這件事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民政局局長慌忙跑過去,從左援朝的懷接過了孩子,頭上都緊張的冒汗了,你說這孩子真不懂事,你鼻涕往哪兒抹不好,專挑市長身上啊?

    

Snap Time:2018-01-20 23:16:06  ExecTime:0.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