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八章故布疑陣


    第二百四十八章【故布疑陣】

    張輝生的真實情況被嚴格封鎖了起來,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左擁軍、醫學博士於子良、張揚他們都嚴格恪守著這個秘密,配合榮鵬飛的計劃。第二天下午張輝生的情況忽然出現了反複,因為顱內出血而再度被送入了手術室,於子良和左擁軍聯手為他進行了二次手術後,由左擁軍向外宣布,手術很成功,張輝生情況穩定,很快就會蘇醒。

    張揚也聞訊趕到了醫院,他來到病房前也經過了警察的嚴密檢查,董得誌負責田斌和張輝生的安全,看來絲毫沒有馬虎大意,對每個出入病房的人員都進行嚴格檢查,力求做到毫無疏漏。

    醫生辦公室內董得誌正在詢問張輝生的病情。

    左擁軍解釋的很清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二次手術很成功,想不到這次的手術讓我們發現了一個陳舊的凝血塊,正是這個凝血塊導致張輝生昏『迷』不醒,取出凝血塊後,我估計不超過二十四個小時他就會醒來。“

    董得誌望向於子良,通過這兩天的觀察,於子良的醫術已經得到公眾的認同,顯然他的話要比左擁軍還要有分量,更有權威『性』,於子良笑道:“我也沒想到會這麼順利,這下好了,隻要他醒來這件案子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董得誌笑了起來:“真是太好了!”

    張揚在這時候走了進來,他向董得誌點了點頭,在一旁坐下道:“左院長,還得麻煩你一次,我想去看看田斌,沒你引路我進不去門!”

    董得誌起身道:“我帶你過去!”

    張揚跟著董得誌一起來到重症監護室,田斌仍然沒有醒來,田慶龍坐在兒子的病床前,他已經在這呆了一天一夜。

    董得誌歎了口氣道:“田局,你也該去歇歇了,這樣下去,田斌還沒醒,你自己先累病了!”雖然田慶龍已經是平海公安廳副廳長,董得誌仍然保持著過去對他的稱呼。

    田慶龍轉過身來,疲憊的雙目布滿血絲,他搖了搖頭道:“小斌不醒,我睡不著!”

    張揚來到田斌麵前看了看,他探了探田斌的脈門,卻想不到田斌的手指微微動了動,他的眼皮動了幾下,慢慢睜開了雙目。

    田慶龍驚喜萬分,顫聲道:“小斌……”

    董得誌也湊了過去。

    田斌的手指艱難的揚起,指了指蒙在嘴上的氧氣罩,田慶龍讓護士把醫生叫來,左擁軍和於子良聽到田斌蘇醒的消息也同時趕了過來。

    在征得於子良同意之後,護士取下了田斌的氧氣罩,田斌的聲音虛弱無力:“他們想殺我……故意讓我們……離開……囚車……然後對我們進行槍擊……”

    張揚握住田斌的手腕,一股內力送了過去,田斌得到張揚的幫助,精神又振作了一點:“我……我要見……榮局……我要向他解釋……”

    董得誌道:“田斌,董叔叔在這,有什麼話你對我說也是一樣。”

    田斌道:“他們設下了圈套……”說了這番話之後,他已經耗盡了體力,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於子良道:“病人需要休息,我看先這樣吧!”

    董得誌和張揚一起離開了病房,張揚道:“看來田斌很可能是被陷害了!”

    董得誌笑了笑:“我也希望他是無罪的,不過任何事都要講究證據!不能相信他的一麵之詞!”

    夜晚的江城第一人民醫院籠罩在寂靜的氛圍中,江城從下午開始又下起了小雪,因為氣溫的緣故,雪落在地上很快就融化,並沒有積雪,地麵變得泥濘濕滑。

    重症監護室外,兩名負責值班的刑警正在觀察著周圍的動靜,這條走廊內空空『蕩』『蕩』,為了確保田斌和張輝生的安全,醫院內一共設立了兩道防線,

    一名小護士走出監護室向兩名刑警笑了笑道:“還呆著呢?你們坐在這搞得我們醫院上上下下都緊張起來了。”

    其中一名警察笑道:“你當我們想呆在這兒啊?上級領導讓我們在這執行任務,我們必須遵守命令!”

    那小護士搖了搖頭向治療室走去。

    一切重新陷入寂靜之中,兩名警察無聊的張望著,其中一人站起身,來到走廊的盡頭,推開窗戶,點燃了一支香煙。他忽然聽到了警報聲,以為是自己的香煙觸發了火警,慌忙把香煙給掐滅,可就在這時,大樓停電了,黑暗僅僅持續了短暫的幾秒鍾時間,然後應急電源啟動,整個樓道重新恢複了光亮,耳邊響起沉悶的爆炸聲響,他望向自己的同伴,大聲道:“有爆炸,你去看看!”

    那名警察點了點頭,指向重症監護室道:“你負責這邊!”他剛剛站起身,消防警報劇烈響起,值班的醫生護士全都跑了出來。

    兩名警察迅速和同伴取得了聯係,大樓發生了火災,醫院為了保證病人的安全已經開始緊急疏散。

    值班小護士神情緊張的來到他們麵前:“警察同誌,我們醫院已經通知轉移病人了!”

    “你等一下,我們正在和上級聯係!”沒有得到上級允許之前,他們是不敢擅自行動的。

    電話打到了公安局副局長董得誌那,董得誌馬上做出決定,讓他們配合醫務人員進行轉移。兩名警察進行了分工,一人負責幫助田斌轉移,另外一個照顧張輝生這邊。

    在三名醫護人員的看護下,張輝生躺在推車上被送往電梯,電梯門打開的時候,一名身穿白大褂帶著帽子口罩的醫生走了出來,他一生不吭,倏然從腰間拔出手槍,瞄準那名警察當胸就是一槍,幾名醫護人員驚恐的蹲了下去,那醫生槍口對準推車連續『射』出三槍。『射』擊之後,他迅速撤入電梯之中,按下電鈕,電梯門緩緩合攏。

    小護士這才發出驚天動地的尖叫聲,那名中槍的警察竟然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劇烈的咳嗽著,因為穿了避彈衣,所以幸運的躲過了那致命的一槍,他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拿起報話器道:“疑犯正……正從5樓下去,身高一米八零左右,身穿……人民醫院醫生的服裝……正在從……從電梯下去!”他盯著電梯的指數:“他到一樓了!”

    電梯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衣帶著黑框眼鏡的男子大步走出電梯,六名便衣警察從舉槍對準了電梯口:“舉起手來!”

    那男子舉槍向外就『射』,那些事先埋伏的警察因為接到命令務必要留下活口,所以不敢對他進行『射』擊,因為警方的投鼠忌器,那名殺手重新退入電梯之中,他咬了咬下唇,低聲咒罵了一句,然後按下了頂層二十樓的按鍵。

    江城公安局長榮鵬飛趕到病房大廳,他健步如飛,向現場警察道:“疑犯呢?”

    “報告局長,疑犯正在上樓!”

    榮鵬飛怒道:“還不去追!一定要留下活口!”

    公安局副局長董得誌也神情緊張的來到現場,他走到榮鵬飛身邊:“榮局,情況怎麼樣?”

    榮鵬飛臉『色』嚴峻道:“怎麼樣?你負責醫院安防?怎麼會有殺手混進來?”他顯然是動了真怒,當著這麼多下屬的麵根本不給董得誌這個老資格任何的麵子。

    董得誌窘得滿臉通紅,他低聲道:“等這件事過去後,我會承擔自己應有的責任!”

    榮鵬飛從一名下屬手中拿過對講機開始詢問重症監護室那邊的情況,現場警察匯報說張輝生中槍身亡,田斌沒事。榮鵬飛氣得揚手就把對講機給摔了,怒吼道:“我不管你們付出怎樣的代價,一定要把那名殺手給我抓住!”

    黑衣人衝上二十樓,他抓住黑框眼鏡扔到了一邊,他有種不祥的預感,今天恐怕無法從這逃脫出去,他一槍將通往天台的門鎖打爛,抬腳踹開鐵門,走上樓頂的天台,雪花漫天飛舞,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來吧!”他一步步向天台的中心退去,他已經無路可逃,很快,全副武裝的警察就衝上了天台。

    “放下武器!”隨後趕到的榮鵬飛大聲怒吼著。

    黑衣人冷冷看著那些警察,他舉起手槍,瞄準了那群警察。

    “蓬!”地一聲槍響,卻是副局長董得誌率先扣動了扳機,這一槍正中黑衣人的胸口,那黑衣人身體搖晃了一下,倒在雪地之上。

    鮮血從他的身下汩汩流出,瞬間將雪地染紅。

    榮鵬飛怒視董得誌,吼叫道:“誰讓你開槍的?”

    董得誌這次寸步不讓,大吼道:“難道我眼睜睜看著他殺死我們自己人?”

    幾名警察圍攏了過去,其中一人探了探那殺手的頸側動脈,抬頭驚喜道:“榮局,他還活著,他還活著!”

    榮鵬飛大聲道:“馬上搶救!”

    董得誌的一槍瞄準的是殺手的心髒位置,可是這名殺手的心髒卻是生在右邊的,這一槍並沒有致命。當左擁軍把這一消息通知警方後,所有警員同時發出一聲歡呼。

    董得誌的臉『色』很難看,他躲在角落拚命抽著煙,似乎想通過這種方式舒緩緊張的情緒。

    榮鵬飛緩步來到董得誌的麵前,低聲道:“董局,疑凶沒事,你不必自責了!”

    董得誌點了點頭。

    榮鵬飛微笑道:“在那種情況下,開槍是一個警察的自然反應,剛才我的情緒激動了一點,希望董局不要見怪。”

    董得誌用力抽了口煙,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對不起,我反應過激,差點造成無法彌補的錯誤,你把醫院的警戒任務交給我,我沒有做好,張輝生還是死了……”

    榮鵬飛笑道:“張輝生沒事,剛才轉移的是一張空床,田廳長堅持田斌和張輝生不需要轉移。”

    董得誌的腦子嗡!地一聲,忽然變得一片空白,榮鵬飛的話讓他險些暈了過去,他竭力控製著內心的震驚,低聲道:“你是說……張輝生……沒事……”

    榮鵬飛笑道:“原諒我一直沒有將實情告訴你,我和田局商量過,為了確保田斌和張輝生的安全,除了少數人外,對外一概封鎖消息,我讓你保護張輝生,隻不過是故布疑陣,這麼重要的證人,我是不會讓他冒險的。”

    董得誌點了點頭。

    薑亮走了過來,他麵帶喜『色』道:“榮局,手術室有消息了,那名殺手手術前把雇傭者的名字供了出來!左院長請你過去,他要親自把紙條交給你!”

    “好啊,走,過去看看!”

    董得誌望著榮鵬飛的背影,整個人變得無比沮喪,他慢慢走向重症監護是,隔著玻璃窗,看到張輝生的房間內有兩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做著筆錄,另外一名警察附在張輝生的耳邊好像在傾聽著什麼。

    董得誌認得門前的秦白,低聲道:“麵怎麼回事?”

    秦白道:“張輝生醒了,正在做筆錄!董局進來看看吧?”

    董得誌茫然搖了搖頭,他繼續向前走去,來到田斌的病房,推門走了進去。

    田慶龍還是一成不變的坐在兒子身邊,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並沒有回頭,低聲道:“來了?”

    董得誌沒有說話,靜靜望著田慶龍的背影。

    田慶龍道:“我兒子不是罪犯!”

    董得誌低聲道:“我們警察做任何事都要講究證據!”

    田慶龍道:“張輝生醒了,殺手沒死,什麼證據都有了!”

    “很好!”

    田慶龍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無論犯罪手法多麼隱蔽,多麼巧妙,最終還是要『露』出破綻的!”

    董得誌點了點頭:“我也這麼認為!“

    田慶龍道:“張輝生的檔案顯示,他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

    “你懷疑我?”董得誌的聲音微微有些發抖。

    田慶龍道:“開始沒有,可你懷疑我兒子,所以我才懷疑你!”

    “你很護短!”

    “不是護短,是信任,這種信任要建立在了解的基礎上!我信任我的兒子!”

    董得誌道:“你堅持不讓張輝生轉移,和榮鵬飛私下達成了默契,還把我蒙在鼓,你早就懷疑我!”

    田慶龍緩緩回過頭去,深邃的目光盯住董得誌:“知不知道我這一生中最遺憾的是什麼事?身為公安局長,被別人在自己的轄區連捅數刀,而我卻再也沒有機會掙破此案,這是我的遺憾,更是我的恥辱,我雖然去了東江,可我內心中始終放不下這件事。想殺我的人,一定對我的習慣十分熟悉,對我的行動十分的清楚!我開始懷疑這個人來自於警察局內部。”

    董得誌低聲道:“的確應該懷疑內部出了問題!”

    田慶龍道:“方海濤之死,讓我更加堅定這個想法!除非是警察內部出了問題,才能夠將一切做得如此隱蔽,才能夠深入到看守所的內部。殺死方海濤,其目的是挑起方文南對我們田家的仇恨。他們恨得不是田斌,而是我!是我這個江城前公安局局長田慶龍!”

    董得誌點了點頭:“很有道理!”

    田慶龍道:“錯就錯在他以為自己的計劃完美無缺,劉五找人殺方海濤,劉五又曾經是田斌的線人,這一手的確很巧妙,可以把嫌疑引到田斌的身上。”

    董得誌沒有說話。

    田慶龍道:“警局內部掌握線人資料的並不多!”

    董得誌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的笑意:“你和我都有這個可能!”

    田慶龍道:“我沒做過,所以你的嫌疑更大一些!”

    董得誌道:“我也是一個公安!”

    田慶龍冷冷道:“公安係統中一樣有敗類的存在!”他盯住董得誌的眼睛:“張輝生已經醒了,你請來的殺手還活著,一切都要真相大白了!”

    董得誌點了點頭:“不錯,是該真相大白了!”他掏出了腰間的手槍,瞄準了田慶龍的頭顱,這一次他應該不會錯過。

    田慶龍鎮定依舊:“老董,為什麼要這麼做?”

    “需要理由嗎?”

    董得誌正要扣動扳機,一道雪亮的光芒從床上『射』了出來,一柄飛刀準確無誤的刺入他的右手,劇痛讓董得誌的配槍失手落下。床上躺著的並非是田斌,而是張揚。

    張揚似笑非笑的望著董得誌:“董局,真是想不到,難道你覺著做罪犯比做警察更有前途?”

    董得誌轉身欲逃,門外榮鵬飛和薑亮衝了進來,薑亮用手槍指著董得誌的頭顱。

    榮鵬飛微笑道:“董局,別急著走,我還有話想問你呢!”

    董得誌神情慘淡他捂著流血的手掌,冷冷道:“不必問了,張輝生他們這麼做是我授意的,那名殺手也是我雇傭的!我就是想殺掉田成龍,殺掉田斌,你滿意了?”

    榮鵬飛厲聲道:“帶走!”

    董得誌被薑亮帶走的時候,榮鵬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忘了告訴你,醫院已經確診了,張輝生會成為植物人,不過那名殺手還活著,他會指證你!”

    董得誌搖了搖頭:“你沒有機會!我不會坐牢!”他昂首闊步的走了出去。

    望著董得誌的背影,田慶龍厭惡的說了一聲:“敗類!”

    張輝生的二次手術是在故布疑陣,榮鵬飛在和左擁軍、於子良一番深談之後,決定利用這種方法,拋出張輝生即將蘇醒的信息,讓幕後的策劃者心驚,為了確保自身不被暴『露』,這個策劃者必須要消除掉張輝生這個隱患。

    最先對董得誌產生懷疑的是田慶龍,從他在江城遇刺開始,董得誌就對公安內部產生了懷疑,他認為有人暴『露』了自己的行程,這個人一定對自己極其了解,田慶龍在心中鎖定了幾個目標,可是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這種事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在兒子田斌遭到槍擊後,他再也控製不住,將心中的疑點向榮鵬飛吐『露』,榮鵬飛一直也在懷疑公安內部出了問題,從種種跡象來看,這個人一定可以觸及到公安內部核心機密,也就是說這個人是公安高層,榮鵬飛將疑點鎖定在少數人身上。

    田斌的事情從表麵上看是一起逃獄事件,可仔細剖析這件事疑點很多,老鬼是在近距離被『射』殺的,田斌中槍也都是在近距離,按照正常推論,獄警應該在鳴槍示警無效的前提下才會開槍,田斌和老鬼都沒有逃出有效『射』程範圍。更何況沒有人比榮鵬飛更清楚田斌入獄的真相,他以身作餌,利用自己來引出這條幕後的大蛇,田斌是警察,不是罪犯,在那種情況下他絕不會逃跑,所以從一開始,榮鵬飛就將這次的事件定義為一個圈套,一個想利用機會除去田斌的圈套。但是他缺少證據,沒有證據的前提下,是不可以做出指證的。

    張輝生極有可能成為植物人而長眠不醒,如果這樣,唯一的線索就會中斷,單憑田斌的話,是無法取得法庭的信任的。榮鵬飛所以才想到了左擁軍和於子良。隻有遠方配合,對外傳遞出假的消息,讓幕後的策劃者以為張輝生會醒,因為擔心陰謀敗『露』,他勢必會不惜一切的去毀滅證據。

    董得誌這條潛藏在背後的大蛇,終於在榮鵬飛的精心布局下『亂』了方寸,他清楚張輝生的蘇醒意味著什麼,如果不除掉張輝生,自己必將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董得誌不得不下定決心孤注一擲,從他雇傭的殺手被困,他開始意識到,榮鵬飛也在布局,在天台的一槍是為了消除隱患,更是將他的惶恐和心虛暴『露』於榮鵬飛的眼前。可天意弄人,殺手竟然是一個右位心,他的一槍並沒有擊中殺手的要害。而張輝生仍然活著,秦白故意傳遞出他已經蘇醒的信號。這接二連三的信號已經逐步擊垮了董得誌的意誌,他因為無法承受這麼巨大的精神壓力而崩潰,走入田斌病房的時候,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他要殺死田慶龍父子,給這件事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榮鵬飛、田慶龍、張揚一起來到了隔壁的病房,田斌望著父親,又看了看榮鵬飛,他低聲道:“我是警察,我不會褻瀆法律……”

    榮鵬飛的眼圈紅了,他握住田斌的手,一字一句道:“你是警察!”

    田慶龍聽到榮鵬飛的這句話頓時明白了一切,兒子正在用這種方式為自己討還著公道,用鮮血捍衛著法律的尊嚴,田慶龍默默走向窗外,大雪無痕,讓雪中的江城如此靜謐如此安祥,掩蓋住了這城市中一切的罪惡,田慶龍心『潮』澎湃,難以平靜。

    “爸……”

    田慶龍回過頭,所有人都看到他的眼中有淚光閃動。

    董得誌在被送往公安機關的途中突然倒地,薑亮慌忙把他送回江城第一人民醫院,等到達醫院的時候,董得誌已經斷氣,原因是氰化鉀中毒,董得誌今晚已經孤注一擲,他走入田斌病房的時候,已經在嘴含了一個裝著氰化鉀的塑料包,當他明白事情暴『露』之時就已經下定決心,用死亡來捍衛自己的尊嚴。

    望著董得誌青白可怖的麵容,榮鵬飛兩道劍眉緊皺在一起,他始終覺著董得誌隻是這個陰謀中重要的一環,抓住董得誌就意味著可以打開缺口,將背後的陰謀逐步揭示開來,然而董得誌的死亡讓剛剛取得的進展就此停滯。

    薑亮垂頭喪氣的向榮鵬飛道:“對不起,榮局,你處罰我吧!”

    榮鵬飛雖然心中也是沮喪到了極點,可表麵上仍然帶著微笑:“如果說到責任,我應該負有主要的責任,董得誌在嘴藏有氰化鉀,誰都沒有想到。”

    薑亮道:“可這件事董得誌未必是元凶!”

    榮鵬飛道:“這世上沒有毫無破綻的犯罪,隻要我們耐心尋找,一定可以找到突破的缺口。”他微笑道:“這次我們揪出了公安係統內部的敗類,已經是個巨大的戰果,我相信距離真相大白已經不遠了。”

    董得誌的『自殺』在江城引起極大地反響,而公安係統內部也開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整風運動,現在江城公安已經意識到這位新來公安局長的厲害,看似溫文爾雅和藹可親的榮鵬飛,其人的偵破水準之高,在平海公安係統內絕對稱得上出類拔萃。他上任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將隱藏在公安內部的毒瘤挖出,這件事震動了整個公安係統。

    常委會上,榮鵬飛針對公安係統新近發生的一係列時間做了一份說明,他聲音凝重道:“江城新近發生的一係列案件,都和公安內部有著直接的關係,從前局長田慶龍同誌遇刺,到方海濤死於看守所內部,直到最近田斌同誌被槍擊,這些事全都有公安內部人員參予,董得誌的落網,意味著我們江城公安係統內部的最大毒瘤終於可以清除,我已經著手整頓公安內部紀律,力求肅清我們隊伍中所有的雜質,讓我們的公安隊伍重歸純潔,取得最大的凝聚力和戰鬥力。”

    所有常委都報以熱烈的掌聲。

    代市長左援朝道:“有件事我很好奇,田斌在整起事件中充當著怎樣的角『色』?”他之所以在這時候提出這件事,其目的就是為了幫助田斌正名,畢竟左家和田家是親戚關係。

    榮鵬飛道:“現在我可以向大家公布事實的真相了,田斌這次的入獄是我和田斌聯手設下的一個局,目的就是讓幕後黑手放棄警惕,繼續出手,從而將他挖出來。田斌同誌是一個優秀的警察,他在這次案情掙破的過程中,忍辱負重,頑強不屈,冒著生命危險潛入看守所內部,沒有堅強的意誌是無法忍受這樣的屈辱和非議的,田斌同誌表現出一個警察優秀的素質,他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法律和正義,他無愧於一個黨員的稱號,無愧於警察神聖的職責!”

    常委們再次鼓掌。

    市委書記杜天野道:“田斌同誌的事跡要大力宣揚,要讓老百姓們看到我們警察隊伍的正麵形象,要讓江城所有市民都認識到,我們的警察隊伍無時無刻不把老百姓的安寧放在心頭,無時無刻不把公理和正義放在心頭!”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改革開放、經濟發展想要取得成功,必須要以和平安定為前提,有了和諧安定的環境一切才能夠得到保障,老祖宗不是說過,安居方能樂業嗎?江城是一座老城,遺留下來的東西有精華也有糟粕,我們領導層的任務就是讓精華和好的東西得到發揚,讓糟粕和壞的東西遠離我們的社會遠離我們的市民,隻有這樣我們才算盡到了我們的責任,我希望警察隊伍湧現出越來越多像田斌這樣的警察,換我們江城一個朗朗乾坤!”

    常委們以熱烈的掌聲對杜天野的這番話做出反應。

    常委會以後,幾位市常委一起去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探望了仍然在養傷的田斌。

    平海公安廳副廳長田慶龍和妻子都在病房陪著兒子,看到江城市市常委悉數到來,田慶龍也不禁感到有些激動,他知道這些常委的到來並非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自己的兒子,正是田斌的英勇舉動感動了每一位常委,他們的前來是對田斌英雄行為的肯定,田慶龍望著一臉激動表情的兒子,心中由衷升起一種自豪感,這才是他田慶龍的兒子,這才是他的驕傲。

    蔣心悅默默流淚,所不同的是,這次是幸福的淚水,兒子終於不要背負罪名,他是英雄,一個真真正正的英雄。

    張揚和薑亮、杜宇峰、秦白幾個也一起過來,看到眼前的場麵幾個人都留在外麵,人家市委常委集體探望,可沒他們『插』腳的地方。

    市常委們一起離開的時候,杜天野向陪同他的院長左擁軍交代道:“一定要照顧好田斌同誌,確保他早日康複,盡快回到我們公安隊伍中去。”

    左擁軍連連點頭。

    杜天野這才留意到門外的張揚,不禁笑道:“張揚,你也來探望田斌同誌?”

    田慶龍道:“這次田斌躲過大劫多虧了張揚!”

    杜天野對張揚的醫術心是明白的,他笑著點了點頭,走過張揚身邊的時候,低聲道:“你晚上來我家一趟。”

    這幫市委常委走後,張揚他們幾個才拿著禮物走入病房中。

    田斌過去曾經一度對張揚充滿成見,可張揚先後救了父親和自己的『性』命,現在田斌已經完全把張揚當成了救命恩人,他想要坐起身來,張揚上前按住他的肩膀道:“你傷勢沒有複元,還是躺著休息。”

    田斌真誠道:“謝謝!”

    張揚笑道:“應該謝你才對,不是你舍生忘死的付出,董得誌那個老狐狸也不會被順利挖出來。”

    田斌謙虛道:“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我們整個公安係統聯合作戰的結果。”

    薑亮道:“現在你可是我們江城公安係統的英雄,咱們警察的形象因為你突然變得光輝偉大起來,田斌,我們打心底佩服你!”

    杜宇峰豎起手指道:“真爺們!好漢子!”

    秦白也以尊敬的眼光看著田斌。

    田斌道:“傷好了以後,我想進你們的專案組!”

    薑亮是專案組的副組長,他笑道:“雙手歡迎,歡迎英雄回歸!不過這事兒還得榮局同意!”

    蔣心悅道:“你這身體還沒好呢,就想著去冒險,我不同意!老田,你說說兒子!”

    田慶龍微笑望著兒子:“他是警察!我尊重他的任何決定!”

    張揚晚上來到了一招杜天野的住處,市委書記杜天野因為召開辦公會還沒有回來,隻有明星服務員蘇媛媛在那整理房間,餐廳內已經擺放了幾樣小菜,杜天野事先已經交代過,讓蘇媛媛準備一下,晚上張揚過來吃飯。

    張揚將手的東西放下,樂在沙發上坐下:“小蘇,給我來杯水,渴了!”

    蘇媛媛沒好氣道:“起來,我換沙發巾!”

    張揚站起身來,蘇媛媛收起沙發巾在張揚麵前抖了抖,張大官人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向後讓了讓道:“我說小蘇,你就這麼對待客人的?還明星服務員呢!”

    蘇媛媛沒好氣道:“我是給杜書記服務的,又不是給你服務的,想喝水,自己去倒!”

    張揚笑了起來,他也搞不懂這丫頭怎麼對自己成見這麼大,走到冰箱前,拉開櫃門『摸』了一瓶冰水,仰首灌了一口:“我說,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怎麼一見到我就跟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

    蘇媛媛道:“我是一個服務員,哪敢跟你長大主任生氣,您千萬別多想!”

    張揚怎麼聽這蘇媛媛都好像在嘲諷自己,看到蘇媛媛換好了沙發巾,他又走過去坐下,拿起了電視機遙控,打開電視,電視上正在播出清台山旅遊專題,這期專題剛巧是天空衛視製作的,海蘭是主持人,望著海蘭嬌美的姿容,張大官人有些發呆。

    蘇媛媛順著這廝的目光望去,心中暗道,真是個好『色』之徒,她可不知道張揚和海蘭的關係。

    杜天野這時走了進來,蘇媛媛走過去幫助接過杜天野脫下的風衣,又從他手中接過公文包。

    張揚暗歎,這明星服務員就是有眼『色』,對市委書記伺候的真是周到。

    杜天野在張揚的身邊坐下,蘇媛媛馬上端上來一杯熱騰騰的紅茶。

    杜天野看到張揚喝著冰水,有些詫異道:“你不喝茶?”

    張揚歎了口氣道:“級別不夠,享受不了那個待遇!”

    杜天野看了看神情尷尬的蘇媛媛,頓時明白是什麼事情,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蘇媛媛俏臉有些紅了,又給張揚倒了杯紅茶,放下時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張揚隻當沒有看見,他把給杜天野捎來的東西交給他,杜天野道:“吃飯吧,晚上我沒什麼事,一起喝兩杯!”

    張揚陪著杜天野來到餐廳坐下,兩人對飲了幾杯後,杜天野道:“顧明健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想不到這次會惹下這麼大的麻煩。”

    張揚笑道:“好在不是什麼大事,已經處理差不多了。”

    杜天野指著張揚的鼻子道:“你小子這次可有點假公濟私,顧明健的事情和江城有關嗎?”

    “怎麼沒有關係?顧書記是我們平海的省委書記,顧明健出事他的心情就會受到影響,就會影響到他的工作效率,平海受到影響,咱們江城就會受到影響。顧佳彤是咱們江城的投資商,她的情緒變化也會影響到『藥』廠的未來發展,身為企改辦主任,我當然要解決這個問題,隻有幫助他們解決後顧之憂,平海才能正常發展,企業才能正常發展,這就叫大局觀。”

    杜天野忍不住罵道:“屁的大局觀,你假公濟私還要找個理由,在我麵前少來那套!”

    

Snap Time:2018-01-16 21:38:29  ExecTime: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