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六章林清紅的和平演變

  
  第二百四十六章【林清紅的和平演變】
  張揚回到家倒頭就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鍾,這才想著看看傳呼,傳呼上多出了十幾條留言,有一則留言是梁成龍的,原來他也到了江城。
  張揚打開手機給梁成龍回了個電話,那邊觥籌交錯,梁成龍顯然正在喝酒,接到張揚的電話忍不住大聲埋怨道:“我說張揚,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大老遠從東江過來,你居然關機,是不是心疼銀子,不舍得請我吃飯啊?”
  張揚笑道:“不好意思,我還在北京呢,明天一早才能回去!”
  梁成龍大笑起來:“你小子忒不厚道了,明明下午就到江城了,居然跟我玩這套!”
  張揚愣了,他回到江城隻有胡茵茹知道啊?梁成龍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胡茵茹不可能告訴別人,這時候他聽到電話中傳來一個女孩子的笑聲,馬上分辨出那是時維!怪不得梁成龍對自己的行蹤『摸』得這麼清楚。
  梁成龍道:“給你半個小時,馬上到清江小築!我們一大票人都在等著你結賬呢!”
  張揚笑著答應了下來,出門的時候,正遇到胡茵茹回來,聽說張揚要去和梁成龍等人見麵,胡茵茹沒有一同前往,她不想自己和張揚之間的關係被眾人所知,在這一點上胡茵茹控製的很好,她從一開始就甘心躲在張揚背後,眼前的現狀已經讓她相當的滿足,她不會奢求什麼。
  胡茵茹開車把張揚送到了清江小築,然後在張揚臉上親吻了一下,輕聲道:“我回家等你!”
  張揚點了點頭,胡茵茹的善解人意讓他感動不已。手臂圈住胡茵茹的嬌軀,在她櫻唇上用力親吻了一記,這才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清江小築隻是一個小飯店,來這都是喬夢媛的主意,她和時維都喜歡這菜的味道,喬夢媛和林清紅是老朋友,她做東為林清紅和梁成龍接風的。
  張揚來到方才發現除了梁成龍以外,全都是女『性』,有些詫異的問道:“許總怎麼沒來啊?”
  喬夢媛溫婉笑道:“他去美國向投資商匯報工程進展情況了,要有一段時間才回來!”
  其實張揚最討厭見到的就是許嘉勇,他不來更自在,這廝嬉皮笑臉的望著喬夢媛道:“許總不在,豈不是意味著我有了機會?”
  時維推了他一把道:“你少胡說八道啊!我表姐才不會看上你這個沒臉沒皮的家夥呢!”
  在場人都笑了起來,誰都知道張揚說的是玩笑話,時維這麼一摻和反倒顯得不自然起來。
  梁成龍笑道:“張揚,你小子還是放老實點,咱們宋省長可不是吃素的!”
  張揚笑著端起酒杯道:“那啥……今兒的主題好像是歡迎林總伉儷!咱們別喧賓奪主!”
  梁成龍瞪了他一眼道:“怎麼叫林總伉儷?兩口子一起來,這男的總得排前麵是不是啊?”
  喬夢媛笑道:“梁總還真有點大男子主義!”
  張揚樂道:“反正你們是兩口子,誰在前麵誰在後麵還不是一樣?”
  林清紅聽出這廝沒說什麼好話,啐道:“我說張揚,你一個國家幹部怎麼這麼流氓?”梁成龍笑了起來。林清紅不說還好,一說喬夢媛和時維都有些臉紅,畢竟她們兩個還沒結婚呢。
  張揚笑道:“我可沒想這麼多,林總到底是集團總裁,想得就是多!嫂子,你到底喜歡他在你前麵還是後麵啊?”
  梁成龍笑著罵道:“你小子再胡說八道我可翻臉了啊!”
  林清紅笑道:“什麼時候等我見到嫣然,把你的惡劣行徑全都告訴她!”
  張揚混不在乎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把這些事告訴她,隻是增加我的吸引力!”
  時維『插』口道:“馬不知臉長!”
  張揚歎了口氣道:“時維,換成抗日戰爭的時候,你肯定是一漢『奸』!”
  時維怒道:“什麼話?你才漢『奸』呢!”
  梁成龍道:“誰讓你小子沒句實話,明明身在東江,電話卻說自己在北京,今晚這頓飯算你給我賠罪了!”
  張揚樂點了點頭道:“好,沒問題!不過這清江小築場麵小了點!”
  林清紅道:“新帝豪馬上就開業了,到時候你正式擺一桌!”
  張揚向喬夢媛看了一眼,她接手了帝豪盛世,現在裝修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最近就要開業。
  喬夢媛道:“到時候還要張主任多多捧場!”,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心卻明白,張揚把魚米之鄉交給了水上人家管理,就是要跟她唱對台戲,以後兩家飯店肯定要成為競爭對手了。
  張揚笑眯眯道:“一定!”這廝在官場內混得時間久了,也學會了虛偽。
  梁成龍道:“晚上有沒有什麼節目?幹喝酒可沒啥意思!”
  張揚笑道:“林總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就算有節目也不敢帶你去!”
  林清紅微笑道:“你隻管帶他去,回頭我們也去找節目,如今這時代,誰不會自己找點樂子?”
  梁成龍道:“像我這種出汙泥而不染的人,擱在哪兒都放心!”
  張揚拿起手機給蘇小紅打了個電話,蘇小紅從出來之後就忙著皇家假日的事情,張揚也忙於工作沒顧得上跟她聯係,打過電話才知道蘇小紅的皇家假日已經試營業了,聽說張揚和朋友一起,馬上邀請張揚他們過來玩。
  因為是試營業,皇家假日還沒有對外正式開放,蘇小紅主要向一些過去的老朋友老客戶發放貴賓卡,門前諾大的停車場內隻停了幾輛汽車,顯得有些冷清。
  張揚他們來到皇家假日門前,蘇小紅身穿黑『色』旗袍,披著紫紅『色』貂『毛』皮草站在門外等著,她顯然已經從前些日子的悲傷和消沉中走了出來,俏臉之上洋溢著會心的笑容,秀眉彎彎,星眸熠熠生輝,看到張揚他們下車,便婷婷嫋嫋走了過來,她嬌聲道:“!今晚全都是貴賓啊!”她和喬夢媛等人一一握手,梁成龍和林清紅她是第一次見,張揚為她介紹了一下,然後蘇小紅在前麵為大家引路走入皇家假日。
  皇家假日裝修的氣派非凡,大堂利用不鏽鋼和鏡麵裝飾材料飾以燈光,營造出一種前衛魔幻的『色』彩。
  蘇小紅道:“剛剛裝修完,昨天開始試營業!”
  張揚笑道:“你可不夠意思,這麼重要的事情沒通知我一聲!”
  蘇小紅笑道:“我給你打電話了,總是關機,聽朱曉雲說你去了北京,所以沒敢繼續打擾你,你的貴賓卡我給你留好了,準備親自給你送去!”
  皇家假日水文化村已經開放,蘇小紅低聲詢問張揚要不要感受一下,張揚搖了搖頭,畢竟今天女士太多。
  蘇小紅道:“喝酒唱歌吧!”
  大廳內也沒有人,喬夢媛她們提議在大廳就坐,蘇小紅讓人送來酒水飲料,零食果盤,她還有其他客戶要招待,讓張揚他們先坐下玩,自己去應酬後馬上過來。
  喬夢媛看了看皇家假日的環境,輕聲道:“裝修的不錯,比過去要有格調!”
  張揚笑道:“喬總對娛樂業也有興趣?”
  喬夢媛微笑道:“我倒是有興趣,可惜總是下手晚一步!”,很多人都知道蘇小紅之所以能夠拿下皇宮假日,和張揚的幫忙有著直接的關係。
  此時音樂響起,卻是林清紅點了一首歌《風中的承諾》,她走上舞台,張揚幾個人都鼓起掌來。
  林清紅居然唱得不錯,聽起來很專業,張揚向梁成龍道:“嫂夫人厲害啊,出得廳堂入得廚房!”,梁成龍卻笑得有些勉強,這首歌是省歌舞劇團白燕的保留曲目,林清紅唱這首歌是不是意味著她發現了什麼?梁成龍心清楚自己未來老婆的厲害,他現在和白燕仍然偷偷來往,假如讓林清紅知道了,可大大的不妙。找一個太精明的女人當妻子也不是什麼好事,在對待女人方麵,還真的向張揚討教討教。
  張揚聽得很投入,時不時還跟著哼上一段,林清紅唱罷,他率先鼓起掌來。
  林清紅笑著走下舞台,她向梁成龍道:“給你點了首鐵窗淚!”
  梁成龍哈哈笑道:“多不吉利!”
  “少廢話,快去!”林清紅在梁成龍麵前還是顯得有些強勢。
  梁成龍走上舞台之後,張揚主動和林清紅碰了碰酒杯道:“嫂子,唱得真不錯!”
  林清紅道:“我過去也學過聲樂,不過後來老師說我不是這塊料,才放棄了當歌星的夢想,一心撲在經濟上。”
  喬夢媛嫣然笑道:“還是搞經濟有前途,當歌星有什麼意思?”
  林清紅抿了口紅酒道:“張揚,我正找你呢,我可是滿懷誠意的投資江城,紡織廠和服裝二廠兩個企業都瀕臨破產,我收購這兩家廠對江城算得上不小的貢獻吧,可江城市『政府』對我好像有些誠意不住。”
  張揚笑道:“我知道了,不就是服裝一廠的事情嗎?等明天咱們上班了再談,出來玩就盡情玩,別把工作的事情帶到生活中來。”
  時維道:“你分得倒是很清楚啊!”
  林清紅道:“你少給我搞拖延戰術,反正我是下定決心了,如果江城市府不把服裝一廠交給我,那兩家我也不要了!”
  張揚慢條斯理的抿了口酒道:“合作就是求同存異,大家各讓幾步就達成協議了,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服裝一廠是個盈利企業,你想拿下就得付出比其他廠家多一些的代價!”
  林清紅道:“你說話的口氣好像嚴新建!”
  張揚笑道:“別忘了,我是江城市的幹部,我代表的是江城的利益,就算你是我親嫂子,我也不可能犧牲國家的利益成全你!”
  林清紅並沒有因為張揚的這句話而生氣,她笑了起來:“我就欣賞你這種有原則的國家幹部!”
  喬夢媛道:“其實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國家和企業,企業和個人之間必須找到一個平衡。”
  張揚道:“說穿了這個平衡就是利益的平衡,隻要搞清楚利益的歸屬,我想不會有什麼太難的問題!”
  喬夢媛因為張揚的這句話而重新審視了他一下,過去她以為張揚能夠有今天的位置完全是因為他的背景,現在看來,他的確有些本事。
  時維有些累了,打了個哈欠道:“張揚,我聽說你在北京和八卦門掌門史滄海交手了?”
  張揚笑道:“你的消息真是靈通!你不當小報記者真是可惜了!”
  時維道:“又挖苦我,我告訴你張揚,別以為我聽不出來!”
  “我不是挖苦你,我感激你都來不及呢,對了,你借給我那件軍大衣還沒還給你呢,你爸媽這次在江城呆多久,那天有時間我請他們吃飯!”
  時維很大方的說道:“軍大衣送給你了,我家不缺那些東西!”
  喬夢媛道:“咱們今天還是早點回去,別讓姑媽、姑父他們等急了!”
  林清紅道:“你們兩姐妹先走吧,我和阿龍再玩一會兒!”
  喬夢媛和林清紅是多年的老朋友,也沒什麼好客氣的,再說林清紅這幾天也沒有離開江城的打算。
  梁成龍回來後看到兩姐妹走了,不覺有些詫異:“怎麼都走了?”
  張揚笑道:“你唱的太感人,人家回家哭去了!”
  梁成龍笑道:“都說不唱了,感動哭沒什麼,就怕因為我的歌聲對我這人產生了想法!”
  林清紅啐道:“難怪你們兩人能處到一塊兒,一對厚臉皮!”
  蘇小紅微笑來到他們身邊,在張揚旁邊坐了,又讓服務生送來一瓶紅酒,輕聲道:“要不要加冰?”
  林清紅搖了搖頭,接過酒瓶看了看,微笑道:“這酒是走私過來的!”
  蘇小紅道:“朋友送得,我也沒打算拿出來,隻是好朋友過來的時候作為招待用。”自從經曆了這場風波之後,蘇小紅比過去更加的謹慎,經營上的法律觀念很強。
  林清紅端起紅酒,在手中搖曳了一下:“酒是好酒,蘇老板給我多留幾瓶,等我過來的時候喝!”
  蘇小紅爽快點頭,她把手中的貴賓卡分發給林清紅他們,張揚的那張略有不同,這是一張全免卡,對蘇小紅而言,張揚無疑是皇家假日的第一貴賓,如果不是張揚,她根本沒有機會以這麼低的價格拿下皇家假日,別說是一張全麵卡,就算是分給張揚一些股份,蘇小紅也不會有任何的猶豫,張揚顯然並不在乎這些東西,梁成龍和林清紅去跳舞的時候,張揚低聲道:“最近還好嗎?有沒有人找你的麻煩?”
  蘇小紅搖了搖頭:“剛開始心的確有些不舒服,可現在想開了,許多事情該忘記的最好還是忘記!”
  張揚笑道:“你是個豁達的人,有句話怎麼說,那叫巾幗不讓須眉!”
  “合著你就沒把我當成女人看!”
  張揚笑得很開心。
  蘇小紅道:“其實能夠和你做朋友未嚐不是一種福分!”
  “別把我抬這麼高,我這人容易驕傲!”
  蘇小紅主動伸出手去:“可以邀請你跳個舞嗎?”
  張揚欣然應邀,兩人走入舞池,張揚攬住蘇小紅盈盈一握的纖腰,兩人在舞池之中翩翩起舞,蘇小紅道:“這次讓我看清了許多人,也看清了許多事!”
  張揚明白她所指的是方文南,方文南報複洪偉基情有可原,可利用蘇小紅達到目的就有些太過卑鄙。他低聲道:“有沒有見過方總?”
  蘇小紅輕盈的轉了一個圈,美眸中充滿冷漠之『色』:“我和他之間已經沒有任何話好說。”
  “你恨他?”
  蘇小紅搖了搖頭:“我已經忘記了這個人,你知道解脫這兩個字的真正含義嗎?我現在才明白解脫的滋味。”
  張揚微笑道:“真能解脫就好!”
  蘇小紅道:“我現在隻想著老老實實經營皇家假日,別人能夠做到的事情,我一樣可以做到,我甚至可以做得更好。”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忽然發現這個時代的女強人實在太多!”
  蘇小紅不禁笑了起來:“今晚出現的喬夢媛、林清紅都是叱吒一方的女強人,自己雖然和她們無法相提並論,可因能夠算得上一個事業型的女『性』,張揚的這句話說的沒錯。
  蘇小紅道:“張揚,我想求你一件事!”
  “紅姐跟我不要客氣,隻要我能夠做到的,我一定盡力幫忙。”
  “皇宮假日之前的事件讓聲譽受到很大的影響,我又遇到了那件事,雖然事情都已經過去,可這些事畢竟會對生意造成一定的影響。所以我想開業的時候邀請幾位市領導過來,不一定剪彩,隻要列席一下就好!”
  張揚明白了,蘇小紅是想利用這種方法,消除之前的不良影響,自己前來肯定沒有任何問題,可讓其他市領導過來參加這種娛樂場所開業就顯得有些不好!
  張揚考慮問題已經比過去要全麵的多,他想了想道:“開業讓市領導過來並不現實,我可以多請些企業領導過來,以後我會幫忙安排一些企業活動,等到有合適的機會我再請市級領導過來。”
  蘇小紅輕聲道:“你看著安排就是!”
  林清紅對皇家假日的環境十分欣賞,當晚在這玩到快十二點方才離去,梁成龍並沒有和她一起走,而是和張揚一起去夜市吃砂鍋。
  張揚知道他肯定有話要和自己談,兩人坐下之後,梁成龍開門見山道:“這次你得給清紅幫幫忙,她這次投資的目的就是要把天驕集團的生產基地轉移到江城,這對江城可是一件大好事,我不知道你們江城市領導是怎麼想得,天驕集團重心轉移到江城,對江城是一件大好事,難道要為了一個服裝廠就放棄這筆投資嗎?”
  張揚道:“任何事都要綜合考慮,市不能隻從你們的利益出發,要照顧到大局。”
  梁成龍道:“何謂大局,現在國家的大局就是改革開放,就是發展經濟,隻要符合這一方針政策的就是顧及大局。”
  張揚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跟進,而且盡量會做到兩方都滿意。”
  梁成龍對張揚做事還是很放心的,微笑道:“去北京幹什麼去了?我聽說顧明健出事了,你去那不是為了這件事吧?”他清楚張揚和顧佳彤之間的關係,顧佳彤的弟弟出事,張揚應該不會坐視不理的。
  張揚並沒有隱瞞梁成龍的必要,他低聲道:“被刺的是蔡旭東,這件事說起來和你還有一點關係呢。”他把整件事說完,梁成龍不禁歎了口氣道:“想不到王學海這麼陰險,不過他對顧明健下手,就不怕顧書記找他秋後算賬?”
  張揚冷笑道:“根本不用等到顧書記出手,隻要讓我找到他,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梁成龍知道張揚的手段,當初自己和張揚為敵的時候在他手下栽了不少跟頭,張揚肯定不是一個以德報怨的人,這次王學海的做法顯然是不明智的,他不但得罪了張揚,也得罪了顧家,拋開別的事情不言,王學海在平海肯定沒有任何的發展可言了。梁成龍道:“他跑又能跑到哪去?”
  張揚道:“他很狡猾,沒有證據能夠證明這件事是他做的,法律根本製裁不了他。”
  梁成龍道:“我隻是奇怪,他為什麼要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既然要做,為什麼要提前請顧明健吃飯,這件事不是畫蛇添足嗎?”
  張揚道:“也許他聰明反被聰明誤呢!”說完這句話,張揚舉杯道:“不聊這種煩心事兒,想起王學海我心就堵得慌,對了,你和林清紅的事情怎麼樣了?丈母娘認沒認你這個女婿?”
  梁成龍苦笑道:“想改變一個人的固有印象太難了!她不喜歡我,不過,好在清紅有主見,我們的婚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張揚道:“想不到她歌唱得挺好!”
  “她今晚唱的歌是白燕的保留曲目,我懷疑她好像知道了什麼。”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看林清紅沒什麼,是你自己心虛的原因!”
  梁成龍道:“說起這件事,你比我做得虧心事還多,怎麼不見你心虛啊?”
  張大官人斜睨梁成龍道:“跟我比?我是『共產』黨員,我是國家幹部?我的政治素養是你能比上的嗎?”
  張揚為了天驕集團的事情專門去找了副市長嚴新建,嚴新建這兩天正在為這件事困擾呢,他苦笑道:“市對天驕集團把生產基地轉移到江城當然歡迎之至,可林清紅看中了服裝一廠,咱們服裝一廠並非是虧損企業,經濟效益很好,當然市並不反對他們收購,可咱們也得尊重人家廠的意見,工人們說自己是國企,又不是吃不上飯,幹嘛把他們賣給資本家?你知道的,紡織廠的事情已經搞得市麵很頭痛,大家最害怕的就是引起工人不滿。”
  張揚道:“其實江城服裝一廠也就是現在效益還可以,如果不改革,早晚也會麵臨虧損的局麵。”
  嚴新建笑道:“話可不能這麼說,不一定企業非得交給私人管理才能夠有起『色』,我們的企業幹部一樣能夠做好企業改革的工作。”
  張揚道:“林清紅說得也很實際,她需要擴大生產規模,想要投入最小的資金,盡可能的利用江城本地支援,雖然錢是她自己的,可是從江城經濟發展的大局觀來看,這種投資也會成為一種浪費。國家的錢是錢,人家私人的錢也是錢,私營企業是國家的一份子,浪費誰的錢都不對!”
  嚴新建道:“聽著好像有些道理啊!”
  “什麼叫聽起來啊?本來就是這個理兒,嚴市長,我這就叫大局觀!”
  嚴新建道:“!你也懂得大局觀了?”
  “與時俱進,我也不能落後啊!”
  嚴新建哈哈大笑,他想了想道:“這件事全權交給你去處理,江城第一服裝廠廠長薛明也是市十佳青年,你們多交流交流。”
  張揚道:“他要是不聽呢?”
  嚴新建笑道:“你是十佳青年第二位,他是第九位,你是副處級幹部,他隻是企業副處,除了年齡比你大點,哪方麵都不如你,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讓他聽你的。”
  嚴新建說的容易,可真正辦起來並非那麼的容易。
  服裝一廠廠長薛明是個很有主見的人,麵對張揚這位企改辦副主任,薛明還是表現的很客氣,不過客氣並不代表他會順順當當的答應張揚的提議,一番程序上的客套之後,薛明道:“江城服裝廠現在的情況很好,我們並非虧損企業,我們的利潤正在逐年增加,在這麼好的情況下,我沒有任何理由同意天驕集團的收購。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意見,也是全體工人的意見。”
  張揚道:“我對企業經營這一塊並不太懂,不過我總覺著,一根指頭就算再有力氣,也比不上五根手指攥起的拳頭,現在企業講究優化組合,講究強強聯合,服裝一廠和天驕集團聯合之後,隻會對發展更加有利。”張大官人現在做思想工作已經很有一套了。
  薛明笑道:“張主任可能並不清楚天驕集團的目的,他們想要在江城形成一個生產基地,想要把我們變成加工廠!”
  “加工廠怎麼了?加工廠不用考慮經營上的事情,豈不是更加省心?”
  薛明道:“張主任,我們服裝一廠對未來的發展有著一係列的規劃!我們的基礎條件並不差,隻要給我們一定的發展空間,我們一樣可以擴大規模。”
  張揚道:“市對企業的發展有一個全麵的規劃,企業的規劃必須服從於市的統一規劃,薛廠長,你身為企業的領導人,應該懂得什麼叫大局觀!”張大官人最近對大局觀的運用爐火純青,他發現大局觀真是個不錯的概念,很容易就能夠給對方扣帽子,你企業再大大不過市,你市再大大不過省,你省再大大不過中央,隻要我運用得當,就能夠給你扣上沒有大局觀的帽子。
  薛明當然能夠聽出張揚在給他扣帽子,他是個不會輕易改變自己主見的人,微笑道:“張主任,改革發展的過程中,國企和私營肯定會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矛盾,我相信市領導也不會隻看到私營企業的優點,其實改革對任何企業都是公平的,我們大型國企一樣有發展的空間。”
  談話進行到這種地步,就不好進行下去了。張揚現在處理問題已經很有手腕,遇到困難的時候不會強行繼續下去,否則隻會讓事情陷入僵局之中,他決定暫時停止和薛明的對話,以後嚐試從其他的途徑解決。
  張揚起身想要離開,薛明很客氣的邀請張揚留下吃飯,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了,幹脆留下和薛明多交流交流感情。
  薛明陪著張揚離開辦公樓,在樓下看到林清紅的寶馬車正在泊車,薛明笑道:“張主任不是和林總商量好了吧,對我進行輪番轟炸?”
  張揚笑道:“我可不知道她要來!”
  林清紅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她看到張揚笑了笑道:“張主任也來了!”
  薛明道:“林總來得正好,一起吃個工作餐吧!”
  林清紅也不和薛明客氣:“那就打擾了!”
  服裝一廠的食堂窗明幾淨,處處一塵不染,從小見大,林清紅對服裝一廠的現狀十分欣賞,正是因為服裝一廠的生產管理水平,才讓她興起了一定要收購服裝一廠的念頭。
  薛明在小包間中招待了他們,四菜一湯,標準的工作餐,服裝廠工作期間全麵禁酒,所以也沒有準備酒水。薛明道:“廠子的招待標準都是這樣,簡單了點,希望張主任和林總不要介意。”
  林清紅微笑道:“簡簡單單的挺好!”
  張揚道:“薛廠長很廉潔!”
  薛明笑道:“廉潔是每一個幹部的本分,我隻是被工人捧到了這個位置上,身為企業的帶頭人,我不能辜負他們,我花的每一分錢都來自於大家,我如果鋪張浪費,又怎能對得起大家的期望?”
  林清紅道:“薛廠長考慮的怎麼樣了?”
  薛明道:“我的意思已經向張主任表達的很明確,我們江城服裝一廠有著完整的發展規劃,根據目前的發展來看,我們的改革無疑是正確的,我對加入林總的天驕集團沒有任何的興趣。”
  林清紅道:“薛廠長,這件事我重新考慮過,我爭取拿出一個讓雙方都滿意的條件!”
  薛明笑道:“看來林總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並不是對你們的條件不滿意,而是我根本沒有想過要加入你們的集團!”
  林清紅皺了皺眉頭道:“薛廠長,我很欣賞你的管理水平,我甚至可以保證,在天驕集團收購你們廠之後,你仍然會在集團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薛明搖了搖頭:“我不是為個人在討價還價,我並不在乎自己以後的位置!”
  林清紅道:“薛廠長認為服裝一廠的發展空間很大,所以才堅持拒絕我的收購,可你有沒有想過,在我把天驕集團的生產基地放在江城之後,你們將麵臨和天驕集團的直接競爭。我想問你一句,你有信心競爭得過天驕集團嗎?”
  薛明搖了搖頭,天驕集團是國內最有實力的服裝企業之一,他們江城服裝一廠從任何方麵都不是天驕集團的對手,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林清紅道:“你明明知道工廠的綜合實力不如我們,仍然要選擇競爭,這就是不明智,我之所以要收購你們廠,就是想避免這種惡『性』競爭,避免投資浪費,避免江城的有限資源消磨在內耗之中。”
  薛明道:“我知道林總的計劃很圓滿,你想要把我們發展成為一個加工廠,以後再沒有江城第一服裝廠的名字。”
  林清紅道:“我的計劃是大集團,大規模化,想要挖掘出企業最大的生產力,就要做到分工明確,避免資源的重複和浪費,薛廠長是一個優秀的管理者,我相信你應該懂得這個道理。”
  薛明承認林清紅所說的是正確的發展道路,可他也有理想和抱負,更何況現在廠子的情況並不差,他對這次收購還是充滿抵觸情緒的。
  林清紅道:“或許我們可以采用另外一種方式,我可以留給你們更大的自主權,比如,我可以收購你們部分的生產車間,這些生產車間必須隻能承接天驕集團的生產任務,而他們生產出來的東西,由我們天驕集團全權負責銷售,你可以對比一下,兩種方式,那種為企業產生的效益更高。”
  林清紅把話都說到了這種地步,薛明自然不好再堅持拒絕,其實他也想和天驕集團合作,隻不過他不想以被收購的方式,想獲得更多的平等權利,說穿了就是更想作為合作夥伴,而不是成為天驕集團的下屬單位,林清紅的提議等於在服裝一廠先成立試點,這對服裝一廠來說沒有任何的風險可言,薛明沒理由拒絕這麼好的條件。
  張揚搭林清紅的順風車離開了服裝一廠,他讓林清紅送自己去汽修廠,林清紅突然改變強硬的態度,再次選擇讓步,讓陷入僵持的這件事得到了解決,張揚笑道:“林總真是識大體,顧大局,我正頭疼怎麼解決這件事呢。”
  林清紅道:“我後來仔細想了想這件事,江城服裝一廠自身改革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績,現在想收購他們,廠子上上下下肯定會有很多不同的說法,我先要他們幾個車間,讓他們看看,是天驕集團的福利待遇好,還是他們江城服裝一廠更有前途?兩相比較,他們很快就會看清楚,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主動向我提出加入天驕集團。”
  張揚笑道:“你這手好像叫和平演變吧?真有你的,事實勝於雄辯,你跟服裝一廠的幾個車間合作,等於在人家廠子安放了一個定時炸彈。”
  林清紅笑道:“薛明是個人才,我很欣賞他,如果他願意加入我的天驕集團,我會給他一個副總經理的位置。”
  張揚道:“他還是江城十佳青年呢!”
  林清紅道:“十佳青年很了不起啊?我當年還是雲安省十佳青年呢!”
  張揚來到修理廠取了吉普車,正遇到同在修車廠取車的薑亮,這家修車廠就是薑亮介紹他過來的,所以和他碰麵並不奇怪。
  薑亮看了看張揚的吉普車,如今已經修整一新了,他不禁笑道:“我說你是不是和汽車天生犯克?什麼車到了你手都得遭罪?”
  張揚圍著自己的吉普車轉了一圈,因為這次事故,他特地加裝了保險杠,看起來汽車比過去顯得更加的威猛紮實。他歎了口氣道:“你是沒看到那天連環撞車的場麵,真是慘烈壯觀,明明看到前麵汽車還有老長一段距離,一腳踩下去就是不住車。”
  薑亮也聽說這次的交通事故,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還是沒經驗,像這種天氣,最好找個地方老老實實呆著,頂著凍雨上路,不出事才怪!”
  張揚問起案情的進展情況,薑亮歎了口氣道:“還是那樣子,不過方文南鬧得挺歡,大有不把田斌弄進監獄誓不罷休的意思。”
  “田斌是不是很麻煩?”
  薑亮道:“我也搞不懂他,一個警察始終不能很好的控製自己,現在好了,還在看守所呆著,成為江城警界的一個大笑話了。”
  

Snap Time:2018-12-14 06:54:19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