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三章非常手段


    第二百四十三章【非常手段】

    徐娜因為驚恐,豐滿的胸膛不斷起伏著。

    張揚看了看茶幾上的毒品,嘖嘖搖了搖頭道:“真搞不懂你們,這玩意兒有什麼好?把自己折騰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徐娜驚恐的看著他,她並不認識張揚,不知道眼前這位冷酷的男子緣何會找上自己。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很少打女人,可你這種女人不打不行!顧明健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要設這麼一個圈套害他?”

    徐娜這才知道對方此次前來的目的,她從最初的驚恐和慌『亂』中鎮定下來,低聲道:“我是無辜的,我害怕被牽涉進去,所以我才會逃走,我不知道顧明健為什麼會找到風度酒吧,我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張揚冷笑道:“我最看不得女人扮無辜,我既然能夠找到這,你跟我說這些謊話還有什麼用?顧明健如果不是為了你,也不會失去理智,大庭廣眾下就想刺殺蔡旭東,你夠毒的啊!翻手之間,讓兩個男人為你爭得你死我活,一個受傷住院,一個深陷囫圇。”

    徐娜望著張揚:“你是什麼人?你有什麼資格闖進我家對我進行審問?”

    “你給我記住,現在你的『性』命捏在我的手上,隻要我想,隨時都能奪走你的生命!跟我說話的時候,你最好老老實實,別打算跟我玩心眼兒,也別妄想從我手逃脫!”

    “大不了你殺了我!我什麼都不在乎!”徐娜尖聲叫道。

    張揚低聲道:“這世上比死更可怕的事情還有很多,聽說女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容貌,我可以毀掉你的容貌,我可以打斷你的四肢,你所能夠想象到的一切殘酷刑罰,我都不介意在你身上一一實踐。”張揚在恐嚇徐娜,這是間諜手冊上的內容之一,現在派上了用場。

    徐娜雖然嘴硬,這會兒卻因為張揚的話而感到害怕,她顫聲道:“我知道的全都說了,你還想幹什麼?”

    “你怎麼認識顧明健的?”

    “認識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張揚點了點頭,伸手點在徐娜胸口的『穴』道上,徐娜頓時感覺到胸口有種說不出的窒息感,仿佛有人扼住了她的脖子,她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呼吸,可是卻絲毫沒有減緩這種現象,她感覺到自己隨時都可能死去,趴倒在地上,向張揚爬去,抓住張揚的腳踝,抬起頭,充滿乞憐絕望的看著他。

    張揚在她身上踢了一腳,這一腳也解開了她的被封的『穴』道。

    徐娜如釋重負般吸了兩口氣,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名男子的強大,她驚魂未定道:“我過去在東江的某個會所工作,在那認識顧明健的,那時候我叫菲菲……”

    徐娜在她的敘述中並沒有提及王學海的名字,這讓張揚感到有些失望,他厲聲道:“你不認識王學海?”

    徐娜搖了搖頭道:“我發誓,我真的不認識什麼王學海,我和顧明健在一起,我開始的時候是為了他的錢和地位,可後來發現他根本沒什麼錢,這時候,有人找到了我,給我錢,讓我引誘顧明健吸毒。”

    張揚皺了皺眉頭:“什麼人?”

    “我不知道!”

    “你收了人家的錢,你會不知道?”

    “他通過電話和我聯係,直接把錢打到我的卡上,我怎麼會知道?”

    張揚道:“你和蔡旭東到風度酒吧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

    徐娜搖了搖頭道:“我真的不知道顧明健會在哪出現?更想不到他會發瘋,當場用水果刀刺殺蔡旭東。”

    “你撒謊!”

    “我發誓,我真的沒有撒謊!我和蔡旭東在一起之後,就把顧明健給忘了,我根本不想和他再有什麼糾葛,你以為我會主動找麻煩嗎?”

    張揚看到徐娜的表情不像說謊,可現在幾乎能夠斷定,整件事有人在背後『操』縱布局,而且布局的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王學海。假如一切真的是他所為,王學海精心設下的這個圈套實在是歹毒到了極點。張揚之所以懷疑他,還因為蔡旭東的緣故,他利用蔡旭東和林鈺文的照片作要挾,讓蔡旭東為他查王學海的問題,也許王學海察覺到了這一點,所以才向蔡旭東下手。

    張揚抓起徐娜的手臂:“跟我走!”

    徐娜驚聲道:“去哪?”

    張揚道:“我既然能夠找到你,別人一樣可以找到你,現在我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你幫我查出那個幕後指使人,我給你自由!”

    張揚拿徐娜可不好處置,好在有邢朝暉在,對國安局來說,這些都是小事,不算什麼問題。

    張揚懷疑徐娜沒有把所有的事情說出來,把她交給邢朝暉有兩個目的,一是繼續訊問口供,還有一個就是出於保護她的目的,假如有人想要滅口,徐娜豈不是危險了。

    林鈺文也是這件事中的另外一個關鍵,如果沒有她的指點,張揚不會順利找到徐娜,也就是說,林鈺文知道更多的內情,越來越多的疑點都集中在王學海的身上,張揚下定決心,隻要讓他找到王學海,無論動用怎樣的手段,都要讓他說出實話。

    顧允知望著落落寡歡的兩個女兒,不禁笑道:“怎麼都板著臉,咱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飯,都開心點!”他夾了個雞腿放在顧養養碗:“養養!學校的飯菜比不得家吧?天冷了要多注意身體!”

    顧養養眼圈兒一紅,差點落下淚來。

    顧佳彤內心也是十分難受,自從知道弟弟沒有戒掉毒癮之後,她便陷入深深自責之中。

    顧允知看到女兒們都不吃飯,輕聲道:“爸爸這麼遠從東江趕來,難道你們看到我不高興,不開心?連陪我吃頓飯都不願意?”

    顧佳彤端起了碗,默默吃了起來。

    顧養養也吃了起來,顧養養吃了兩口,眼淚就落了下來,顧允知看到孩子們的樣子,心更加的難過。他低聲道:“任何人都不會一帆風順,想要平平安安的走下去,就得堂堂正正的做人,我不是一個好父親……”

    顧佳彤搖了搖頭:“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顧允知『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對女兒們或許是,可對兒子呢?在他心中是不是也這樣想呢?

    包間的房門被輕輕敲響,獲得顧允知應允之後,平海駐京辦主任郭瑞陽陪同張揚走了進來。

    張揚笑道:“顧書記好!”

    顧允知看了他一眼,緩緩點了點頭。

    顧養養起身叫道:“張哥!”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一旁的顧佳彤卻留意到妹妹的表情變化,微微皺了皺眉頭。

    張揚看了看顧佳彤,然後道:“我有重要事情!”

    顧允知輕聲道:“張揚還沒有吃飯吧,坐下來吃飯,天大的事等吃完飯再說!”

    郭瑞陽明白,人家顧書記是留張揚吃飯,沒自己的事情,他老老實實告退出去。

    張揚也沒客氣,在顧佳彤的身邊坐下,顧養養去幫他加了碗米,張揚奔波了一天一夜,壓根沒踏踏實實的吃頓好飯,端著碗就大吃起來,他很快就發現顧家父女三人都不吃,笑道:“你們怎麼不吃啊,這麼看著我,我還挺不好意思的!”

    顧佳彤瞪了他一眼道:“你會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顧允知道:“都吃飯!”

    也許是張揚的到來衝淡了這沉悶的氛圍,顧佳彤和顧養養姐妹倆都吃了一些。

    晚飯後顧允知和張揚、顧佳彤來到隔壁的休息室坐下,張揚低聲道:“我去密雲找到徐娜了!”

    “真的?”顧佳彤驚喜道。

    張揚點了點頭道:“她承認當初她故意引誘明健吸毒,這件事是有人給她錢在背後主使!”

    顧允知內心無比沉重,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卑鄙?

    顧佳彤道:“是王學海?”

    張揚道:“徐娜應該也不清楚,不過從眼前來看,王學海的嫌疑最大!”

    顧佳彤怒道:“我決饒不了他!”

    顧允知低聲道:“佳彤,去給我倒杯茶!”

    顧佳彤向茶幾上的茶杯掃了一眼,明白父親這是在支開自己,他要和張揚單獨談話。顧佳彤點了點頭,起身走了出去,為他們關上房門。

    顧允知看了看張揚,他也知道張揚從昨夜到現在一直為了顧家的事情奔波,他明白張揚並非是為了巴結自己這個平海省委書記,而是為了自己的女兒。

    張揚在顧允知深邃的目光下顯得有些局促,咳嗽了一聲道:“顧書記想問我什麼?”

    顧允知道:“明健並沒有戒掉毒癮,我去探望他的時候,親眼看到他毒癮發作!有沒有辦法?”他對張揚的醫術還是很了解的,知道張揚擁有這樣的實力。

    張揚道:“我在過去沒有接觸過這樣的病例,所以我沒有確然的把握,不過我相信隻要是毒『藥』就會有解『藥』。”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謝謝!”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們之間用不著!”他隨即又道:“明健剛剛從戒毒所出來,怎麼還會毒癮發作?難道他壓根沒有戒掉?”

    顧允知低聲道:“根據你發現的事情,我越來越覺著這件事像一個陰謀。”

    張揚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明健之所以會有今天和王學海的誘導有著很大的關係,我正在通過關係尋找他的下落,找到他我絕不會輕饒了他!”

    顧允知道:“不能把一切推到別人的身上,明健有今天是他咎由自取。”

    張揚道:“顧書記,您看這件事有沒有和解的可能『性』?”

    顧允知並沒有直接回答張揚的問題:“明健觸犯了法律,理當承擔自己應有的責任。”他停頓了一下道:“戒毒所是不是有問題?明健沒有徹底戒掉毒品的情況下,居然出具了出院證明?”

    張揚馬上明白了顧允知的意思:“顧書記,我會去查這件事!”

    張揚離開平海駐京辦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他上了自己的吉普車,駛出平海駐京辦沒多久,就接到了顧佳彤的電話,顧佳彤讓他在外麵等著,張揚等了五分鍾左右,顧佳彤方才來到他的車旁,拉開車門坐了進去,輕聲道:“負責給明健戒毒的是我的老同學葛翔,明健的毒癮沒有戒掉,他不可能不知道!”

    張揚道:“知道他住在哪嗎?我們這就去找他!我懷疑這個人有問題!”

    顧佳彤點了點頭,把葛翔所在的地點說了,張揚當即驅車前往北京西郊的戒毒所宿舍,讓他們失望的是,葛翔家並沒有人,他們撲了一個空。

    顧佳彤充滿失落道:“葛翔也許真的有問題!”

    望著顧佳彤憂心忡忡的俏臉,張揚不禁有些心疼,摟住她的香肩道:“別怕,這件事肯定會查個水落石出,你爸爸已經了解了這件事,他不會對明健坐視不理的。”

    顧佳彤道:“蔡家不會善罷甘休!”

    張揚的手機此時忽然響了,他暫時停止了對話,電話是邢朝暉打來的,邢朝暉從徐娜口中又問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顧明健此前長期服用精神類『藥』物,在進入戒毒所之前,他的情緒就很不穩定。邢朝暉提示了一種可能『性』,顧明健在用刀刺傷蔡旭東的時候精神狀態是否正常?如果想要進行精神鑒定,必須提供足夠的證據,也就是說,顧明健在戒毒所中的病例檔案相當重要。

    掛上電話,張揚心中忽然有了主意,他低聲向顧佳彤道:“看來我有必要去戒毒所一趟!”

    顧佳彤錯愕道:“已經關門了!”

    張揚笑道:“區區一道鐵門能夠難得住我嗎?”

    他從後備箱中找到相機和微型錄音機,這都是搜集證據重要的工具。

    顧佳彤看到他要孤身潛入,明白這都是為了自己的緣故,心中不禁一陣感動,撲入張揚的懷中主動送上熱吻,張揚用力吻了吻她的柔唇道:“放心,這次我一定把明健的病曆全都給調出來!”

    顧佳彤點了點頭,張揚卻伸手除掉了她的鞋子,大手探入她的裙內,顧佳彤誤會了他的意思,紅著臉啐道:“不要在這,等回家再說……”

    張揚麻利地褪下了她的一隻絲襪,笑眯眯道:“借道具一用。”

    張大官人絲襪套頭,悄然來到戒毒所西麵的圍牆處,圍牆高三米左右,上麵還布滿了鐵絲網,戒毒所的警戒程度幾乎趕得上監獄。

    張揚暗自提起一口氣,在距離圍牆十米處開始奔跑,就快接近圍牆之時,借著前衝之力騰空躍起,在空中連續兩個翻滾,越過高牆,身影消失在院落之中。

    顧佳彤雙臂趴在方向盤上,深情凝望著張揚的身影,內心之中溫暖而踏實,隻要張揚在身邊,這世上便再也沒有什麼好怕,她深深意識到,自己這輩子是再也離不開張揚了。

    張大官人進入戒毒所之後,方才想起了一件事,之前對戒毒所並沒有做任何的資料收集工作,他對這的地形環境他一無所知,戒毒所內有五座樓房,想在其中找到顧明健的病曆,無異於大海撈針,張揚決定找個人問問。

    遠處兩名保安拿著手燈在院子巡視,張揚躲藏在樹幹後,等兩人從身邊走過的時候,猛然衝了上去,左手點中其中一人的『穴』道,右手扣住了另外那名保安的咽喉,那保安看到同伴無聲無息的倒了下去,自己咽喉被鎖住,嚇得手燈都掉在了地上。

    張揚壓低聲音道:“今晚什麼人值班?”既然選擇潛入,就把惡人做到底。

    那保安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示意他說不出話來,張揚威脅道:“敢出聲叫喊,我就擰斷你的脖子!”

    那名保安當然不敢大聲叫喊,這份工資沒多少薪水,誰樂意拿自己小命冒險?那保安哆哆嗦嗦道:“葛翔……葛大夫……”

    張揚心中暗笑,看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在葛翔家中找不到這廝,想不到他居然在戒毒所值夜班。張揚拍了拍那保安的肩頭道:“帶我去找他!”

    保安點了點頭,張揚擔心他胡『亂』叫喊驚動了其他人,一指封住了他的啞『穴』。

    葛翔並沒有入睡,靜靜坐在值班室內,這兩天他總是心緒不寧,顧明健剛剛出院就以傷人罪被逮捕,得知這一消息之後,他意識到警察早晚會來戒毒所調查情況,他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人真的不能做虧心事,縱然沒有任何的破綻,可始終無法欺騙自己的良心。

    房門被輕輕敲響,葛翔以為病房有事,他起身拉開房門,房門剛一打開,那名保安就被張揚一把推了進去,身體重重撞在葛翔的胸口,撞得葛翔坐到在地上。

    不等葛翔呼救,脖子就被蒙麵人一把抓住,葛翔的身材本來就瘦小,對方輕而易舉的就將他拎起,將他的身體抵在牆壁上。

    葛翔的臉漲的通紅,雙目中流『露』出驚恐的光芒,難道對方要殺死自己嗎?望著眼前的蒙麵人,葛翔的內心陷入絕望之中。

    張揚並沒有想殺他,冷冷道:“你就是葛翔?把顧明健的病曆拿給我!”

    葛翔知道對方的目的之後,內心越發惶恐,張揚鬆開手放下了他,用鋒利的軍刀抵住了葛翔的脖子,武器的威懾力要比拳頭強大。葛翔連續咳嗽了幾聲,他看了看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保安,驚聲道:“他死了嗎?”

    張揚冷笑道:“你如果不聽話,下場會和他一樣。”他是故意在恐嚇葛翔,其實那名保安隻是被他點中『穴』道暫時暈了過去。

    葛翔嚇得打了個冷顫:“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既無權勢也無財產,你為什麼要找我?”

    張揚冷冷道:“我的話說的還不夠清楚嗎?我要看顧明健的病曆!”

    葛翔點了點頭道:“病案室,我沒有鑰匙!”

    張揚一把抓起了他:“帶我去!”

    病案室房門緊鎖,葛翔指了指房門,然後搖了搖頭。張揚抬腳向大門踹去,一腳就將房門給踹開,然後推著葛翔走了進去。

    葛翔這會兒稍稍冷靜了下來,低聲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看顧明健的病曆?”

    “太過好奇容易短命,你隻要老老實實做事,其他的和你無關!”

    顧明健昨天才出院,找出他的病曆並不難,葛翔很快從新出院一欄中找到了顧明健的病曆,抽出後交給了張揚,他低聲道:“你懷疑我們戒毒所有問題,上麵有我們的詳細資料方案,所有的病程記錄。”

    張揚粗略的翻了翻,這病曆的確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他在出院小結上看到戒毒成功的結論,用刀鋒指著葛翔的鼻子道:“戒毒成功?是你下的結論?”

    葛翔點了點頭道:“不單單是我,是我們戒毒所權威專家綜合鑒定的結果。”

    張揚怒道:“狗屁專家,今天顧明健還在看守所毒癮發作!”

    葛翔故作驚奇的哦了一聲,然後道:“也許他出院之後又吸了那東西,你知道的,戒掉之後,如果他馬上吸毒,會前功盡棄!”

    張揚道:“顧明健在過去曾經長期服用精神『藥』物,病曆上為什麼沒有體現?”

    葛翔道:“既往病史和用『藥』史都是病人和家人提供,他們沒有提供,我們醫院當然不會知道。”他已經判斷出,張揚是為顧明健而來,他的出發點應該是為了顧家。

    表麵上聽起來葛翔的回答沒有任何的疏漏,可張揚仍然覺著他有些不對,他突然問道:“你給他吃了什麼『藥』?”

    葛翔被張揚突然的一問嚇得哆嗦了一下,驚恐的神情稍縱即逝。

    這微妙的變化並沒有逃過張揚的眼睛,張揚一把抓住他的頭發,冰冷的刀鋒緊貼在他的頸部,陰測測道:“不要以為你做的事情能夠瞞天過海!”

    “我發誓……我什麼都沒幹……”

    張揚又怎會輕易相信葛翔的話,刀鋒微微下壓,刀刃將葛翔的皮膚割破,鮮血沿著他的頸部流了出來,葛翔雖然是醫生,可別人流血他常見,自己流血卻讓他惶恐到了極點,葛翔駭然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張揚冷笑道:“不殺你可以,可你得跟我說實話,這病曆是你寫的,你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我不信一個剛剛走出戒毒所的人,馬上就會去吸毒,而且他吸毒之後居然還衝動的去尋仇!葛翔!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我想讓你死!”

    葛翔痛哭流涕道:“我錯了,我不敢了,我收了人家的錢,我……我一直……一直給他吃精神類『藥』物,引發他的情緒不穩定,讓他處於躁狂狀態之中,是我貪財……”

    張揚沒想到葛翔竟然如此膿包,隻不過是用刀恐嚇了他一下,竟然把所有的秘密都說了出來,葛翔顫聲道:“你不要殺我……我自首……”

    葛翔原本就不是一個膽大的人,而且他還是有良心的,自從對顧明健下手之後,他始終處於良心的譴責之中,顧明健走出戒毒所不久,緊接著就出了事情,這讓葛翔更加的惶恐,而張揚的出現,死亡的威脅,讓葛翔原本就處於崩潰邊緣的精神終於徹底被擊垮。

    葛翔的這番話讓張揚驚喜不已,他雖然早就懷疑葛翔有問題,可沒想到葛翔會有這麼大的問題,如果葛翔一直都在對顧明健使用精神『藥』物的話,那麼顧明健刺殺蔡旭東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解釋了,如果能夠證明顧明健當時的精神狀態並不正常,他的罪責就可以減輕,甚至有可能脫罪。

    “誰讓你這麼幹的?”

    “我不知道,他沒和我正麵接觸過,他給我錢,指揮我應該怎麼做,答應我,這件事過去之後,可以給我一大筆錢,資助我去美國留學,我隻想在學業上有所建樹……”

    張揚伸手就點了葛翔的『穴』道,葛翔軟綿綿倒了下去,他先給國安局邢朝暉打了個電話,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他,邢朝暉聞言也是一驚,想不到這件事道背後真的這麼複雜。邢朝暉冷靜的考慮了一下之後,讓張揚不要輕舉妄動,由他通知公安機關去戒毒所抓人。

    當警車出現在戒毒所門前的時候,張揚已經安然返回吉普車內,顧佳彤看到張揚,不等他把套頭的絲襪除下,就撲入他的懷抱中,用力擁緊了他,張揚微笑道:“別怕,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顧佳彤抱著張揚,仿佛擁抱著整個世界,這種溫暖而踏實的感覺是任何人無法取代的。

    張揚輕輕撫『摸』著她的秀發,將吉普車駛入大路。

    顧佳彤小聲道:“發生了什麼?”

    張揚微笑道:“一個讓你無法相信的好消息!”

    當張揚把今晚在戒毒所發生的一切告訴顧佳彤之後,顧佳彤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因為葛翔的所作所為而憤怒,也因為這件事終於浮出水麵而看到了希望,如果這一切都得到了證實,弟弟最近的精神狀況肯定處於不正常的狀態,法庭上也會考慮到事情的前因後果給予他一定的輕判,這件事終於出現了轉機。

    顧佳彤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父親,顧允知還是表現出一如既往的沉著冷靜,聽女兒說這是張揚隻身潛入戒毒所查到的結果,他低聲道:“代我謝謝張揚!”說完顧允知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剛剛洗完澡,穿著一條三角褲就走了出來,顧佳彤合上電話,星眸半舒,望著這廝的身體,俏臉不覺有些發紅。

    張揚道:“給你爸打電話?”

    顧佳彤點了點頭,小聲道:“我爸讓我替他謝謝你!”

    張揚一臉壞笑道:“怎麼謝我?”

    顧佳彤一顆芳心怦怦直跳,俏臉之上流『露』出嫵媚柔情:“你想我怎樣謝你就怎樣謝你!”

    張揚坐在沙發上,牽住顧佳彤白嫩的纖手,讓她來到自己麵前,然後伸出手指輕輕扯開了她的衣帶,顧佳彤深紅『色』的睡衣順著她的香肩緩緩滑落,美得毫無瑕疵的嬌軀宛如鮮花般綻放在張揚的麵前。

    顧佳彤伸出手指輕輕抵在張揚的胸口,讓他仰靠在沙發之上,然後分開雪白修長的美腿,坐在他的身上,

    張揚托起她的玉『臀』,兩人額頭抵在一起,彼此目光深情凝視著,此時無聲勝有聲,再美的情話,抵不過他們目光的糾纏,顧佳彤摟住張揚的脖子,嬌豔欲滴的櫻唇緩緩落在張揚的嘴唇之上……

    徐娜和葛翔的先後落網讓整件案子出現了轉機,尤其是葛翔在顧明健戒毒期間,偷偷對顧明健使用精神『藥』物,導致顧明健情緒處於極不正常的狀態中,這件事引起公安機關的重視,他們馬上對顧明健進行全麵的精神評估。然而幕後策劃這件事的人十分的狡猾,無論是徐娜還是葛翔都不能說清那個指使人究竟是誰,他們的聯絡方式就是電話,單從電話是無從追查到對方的。

    張揚把最大的疑點鎖定在王學海的身上,自從顧明健出事之後,王學海就突然人間蒸發了。張揚又去找了林鈺文,這次如果不是林鈺文提供線索,他不可能找到徐娜,他認為林鈺文還有不少的事情沒有告訴自己。

    林鈺文並沒有逃避張揚的造訪,有些事情既然發生了,逃是逃不掉的,林鈺文坐下後第一句話就是:“你想通過我找到王學海?”

    張揚點了點頭,這個女人很聰明,跟這種說話省去了許多的力氣。

    林鈺文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他的下落,我覺著你應該去問他老婆,除了這間酒吧我和王學海沒有任何的關係。”

    張揚打量著眼前的女人,他犀利的眼神讓林鈺文感到些許的不安,輕輕咳嗽了一聲道:“我沒騙你!王學海這個人生『性』多疑,他對任何人都不信任!”

    張揚道:“現在基本上可以確認,有人讓負責給顧明健戒毒的醫生對他非法使用了精神『藥』物,而這些精神『藥』物導致顧明健的情緒極不穩定,他在戒毒所期間,沒有成功戒除毒癮,被公安機關抓捕後不久就毒癮發作。”

    林鈺文道:“正是這一點,讓你對戒毒所產生了懷疑,所以你順藤『摸』瓜找到了戒毒所,從醫生那查出了這件事?”

    張揚道:“顧明健從戒毒所出來,當晚隻有王學海請他吃飯,我已經查實,當晚他們兩人在紫金閣吃飯,飯後不久顧明健就去了風度酒吧,在那遇到了徐娜和蔡旭東,從而引發了這場血案!”

    林鈺文道:“你懷疑這件事是王學海策劃,而徐娜和蔡旭東出現在我的酒吧全都是事先安排!”

    張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林鈺文道:“我可以對天起誓,我沒想到顧明健會到酒吧來,我承認,徐娜是通過我認識蔡旭東的,可我絕沒參予陷害顧明健!”

    張揚低聲道:“我不知道王學海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他的手段很高妙,的確,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表明他和這件事有關。法律也製裁不了他,可任何事都是有破綻的,除非你不去做壞事,做了壞事就會有敗『露』的一天。”

    林鈺文再次重複道:“王學海事前沒有跟我聯係過,我也沒向任何人透『露』過他們到酒吧來得消息,連我都不知道顧明健為什麼會找到這?”看到張揚滿臉的不信任,林鈺文又道:“你不想想,這件事對我有什麼好處?顧明健在我那傷人,無論是他還是蔡旭東都是背景深厚的衙內,我的風度酒吧因此而停業,可能永遠都不會有營業的機會!我不是傻子,我不會蠢到這種地步!”

    “那你怎麼會知道徐娜的下落?”

    林鈺文道:“徐娜和我的關係不錯,當時她很害怕,是我讓她逃走的,你知道,以她的身份地位卷進去隻會讓事情變得麻煩,密雲的房子是我的,我讓她在那躲著,看看事情的發展情況再說,當時顧明健連捅了蔡旭東這麼多刀,誰都不知道蔡旭東是死是活,誰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害怕!”

    張揚對林鈺文的話將信將疑,林鈺文和王學海、蔡旭東之間的關係都不簡單,她現在所說的一切很大原因是想撇開罪責。

    張揚在看守所外等了足足一個小時,方才看到顧佳彤滿臉倦容的從麵出來,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迎向顧佳彤:“他怎麼說?”

    顧佳彤搖了搖頭道:“明健說徐娜和蔡旭東在風度酒吧的事情並不是王學海透『露』給他的,是一個女人給他打了電話!”

    張揚皺了皺眉頭,從他之前見林鈺文的情況來看,這個電話應該不是林鈺文所打。

    顧佳彤低聲道:“難道說策劃這件事的真的不是王學海?”

    張揚冷笑道:“他當然不會蠢到自己去打電話!”

    顧佳彤道:“明健已經開始做全麵的精神評估,結果很快就會出來。我聽律師說,就算不能讓明健脫罪,也可以減輕他的罪責,不過,這還要看蔡旭東怎麼說!”

    張揚道:“我們有必要去見見蔡旭東,至少要讓他搞清楚這件事絕非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蔡家人不會讓我們見他!”

    張揚微笑道:“他會見我!”

    蔡旭東同意和張揚見麵的原因很複雜,一是張揚知道他太多的事情,二是張揚送給他的傷『藥』很靈驗,眼看就要吃完了,他想再要幾顆。

    應張揚的要求,蔡旭東讓家人都退了出去,有些話是不能夠讓家人聽到的。

    張揚把帶來的一瓶傷『藥』放在床頭上:“還好嗎?”

    蔡旭東點了點頭,他的臉上已經恢複了一些血『色』,身體也有了一些力氣,聲音沙啞道:“我知道你是為顧明健說情的!”

    張揚並沒有否認自己前來的目的,他笑了笑道:“現在用不著我說情,他和你發生衝突的時候,精神狀態很不正常,現在警方正在對對他進行全麵的精神評估,評估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蔡旭東有些憤怒道:“我知道他有背景,可有背景也不能犯了罪還可以逃脫法律的製裁。”

    張揚低聲道:“沒人要逃脫法律的製裁,隻不過大家都想搞清楚這件事,讓顧明健承擔他應有的責任。”

    蔡旭東冷冷道:“他捅了我六刀,還要查什麼?還要怎麼證明?他根本就是想殺我!”

    “你知道徐娜和顧明健的事情嗎?”

    蔡旭東默然無語,過了一會兒方才道:“知道!”

    “你明明知道徐娜是顧明健的女人,你還敢染指,這件事從道義上是你不對在先!常言道: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拋開徐娜是怎樣的女人不言,對顧明健來說,你侮辱了他,這是不是事實?”

    

Snap Time:2018-07-19 22:52:34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