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二章有忌循


    第二百四十二章【有跡可循】

    和邢朝暉分手之後,張揚給幹媽羅慧寧打了一個電話,文國權是國務院副總理,也是衛生部長蔡思祥的直屬領導,文家的麵子蔡家一定要給一些。張揚並不是想讓羅慧寧出麵幹涉這件事,他隻是想去探望一下蔡旭東,現在蔡旭東生死未卜,他的傷勢和顧明健以後所需要承擔的刑事責任有著密切的聯係,如果他平安無事,這件事也許還能朝好的方向發展,如果真的有了什麼三長兩短,恐怕這個仇就結大了。

    羅慧寧也已經聽說了這件事,她並沒有想到張揚的反應會如此迅速,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北京,由此可見這個幹兒子和顧佳彤的關係絕非一般,羅慧寧原本就打算去探望蔡旭東,聽到張揚的意思,毫不猶豫的答應帶他同往。

    前往北海醫院的途中,羅慧寧向張揚道:“蔡部長這個人很疼兒子,甚至有些嬌縱,所以旭東這孩子從小就不聽話,後來進了建委,生活上不慎檢點,現在終於出了大事!”她停頓了一下又歎道:“想不到老顧家的孩子也是這個樣子,他們的家教應該都是很嚴的,偏偏要犯這樣的錯誤!”

    張揚道:“幹媽,你說他們兩家有可能私了嗎?”

    羅慧寧淡然笑道:“事情鬧得這麼大,整個北京城都知道了,私了?蔡部長那個脾氣未必情願!”

    “如果蔡旭東平安無事呢?”

    羅慧寧看了看張揚,她當然明白張揚的意思,也知道張揚的手段,張揚之所以想去探望蔡旭東,更是想幫助蔡旭東渡過難關,他想要化解這件事,羅慧寧從心底是想幫助張揚的,可她也明白,這種事想要化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歎了口氣道:“張揚,這件事並非外人方便『插』手的,該怎樣做,我想顧允知比別人都要明白!”

    常委會上顧允知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他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就在今天早晨,一則關於顧明健殺人的小字報就被散發在省委省『政府』門前的大路上,幾乎在頃刻間已經傳得滿城風雨,顧允知也看到了那張小字報,詫異於消息散播的同時,他內心中也明白,這件事不僅僅關係到兒子,也有人借著這件事對他進行惡意的報複,正在利用這件事損壞著他的聲譽。

    顧允知從政以來經曆無數風浪,早已修煉出風波不驚的心態,事態越是嚴重,他的內心越是冷靜。

    散會後,代省長宋懷明追上了先行離去的顧允知,低聲道:“顧書記!”

    顧允知點了點頭,微笑道:“邊走邊說!”

    宋懷明道:“北京的事情我聽說了!”

    顧允知淡然笑道:“消息傳得很快,真是讓我沒有想到!”在宋懷明的麵前,他並沒有隱瞞的必要。

    宋懷明道:“這個世界上從不缺敗事的小人!”

    顧允知道:“明天我會去一趟北京!”

    這早已在宋懷明的預料之中,他低聲道:“顧書記放心,平海的事情我會料理!”

    顧允知道:“別人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等我把這件事處理完,會給大家一個明確的說法!”

    宋懷明道:“您的家事根本無需向別人交代!”

    顧允知若有所思道:“人到了一定的位置,你的問題就會成為所有人的問題!”

    蔡家留下來照顧蔡旭東的是蔡旭虹和蔡旭梅姐妹,當然還有許多蔡旭東的親戚留在那幫忙。羅慧寧的到來讓蔡家人很感動,可他們也看到了羅慧寧身邊的張揚,頓時對羅慧寧這次的來意產生了警惕之心。但是因為羅慧寧的身份擺在那,他們就算心有想法,嘴上還是不好說出來的。

    羅慧寧向蔡旭虹道:“旭虹,這是我幹兒子張揚,他和旭東過去是好朋友,聽說旭東的事情所以過來看看!”

    蔡旭虹還是表現出相當的大度,向張揚微笑點了點頭,蔡旭梅就沒有姐姐那樣的涵養,冷冷看著張揚,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不歡迎張揚前來的意思已經表現的很充分。

    張揚不會和一個女人計較,更何況這次顧家理虧,他想做些事幫助顧家減輕一些壓力。

    在進入病房探視的時候,蔡旭梅終於還是忍不住來了一句:“我哥還很虛弱,不適合太多人探望!”

    羅慧寧臉上笑容依舊:“旭梅,是讓我走嗎?”

    一句話說得蔡旭梅臉上變了顏『色』,蔡旭虹慌忙解釋道:“羅阿姨,旭梅不是這個意思!她平時說話就口無遮攔的……”

    羅慧寧道:“三十多歲的人了,要學會管住自己的嘴巴!別忘了,你是誰的女兒,有些話隨口說出來,別人會怪你的父母家教不嚴!”

    張揚心中暗樂,幹媽發威,氣勢可不是蓋得。

    蔡家姐妹被說得滿臉通紅,在羅慧寧的麵前她們根本沒有反駁的勇氣,隻能眼睜睜看著張揚跟著羅慧寧走入監護室中。

    兩人換了隔離服,羅慧寧把鮮花放在一旁,她並沒有靠近床邊。

    張揚來到床邊,望著蔡旭東蒼白的麵龐,心中暗道:“卻不知這廝傷得怎樣?”他伸手握住了蔡旭東的手腕,低聲歎道:“旭東!是我,張揚!我來看你了!”聲音中似乎帶著一股憂傷,其實蔡旭東的死活和他無關,他才不會為了這廝傷心呢,不過表演是必須的。

    蔡家姐妹也跟了進來,看到張揚的表現,竟然真的有些相信他和哥哥是好朋友了。

    張揚探察到蔡旭東脈細微弱,一股內息悄聲無息的送了進去,蔡旭東原本就在朦朧之間,在張揚這股脈息的刺激下,竟然真的睜開了雙眼。

    看到眼前的張揚,他吃了一驚,不過口鼻上蒙著氧氣罩,無法開口說話。

    這麼近的距離張揚當然不能大聲說話,否則周圍人都會聽到,他利用傳音入密向蔡旭東道:“蔡旭東,你傷得很重,我給你留下一瓶傷『藥』,你按照我的吩咐吃了,保你半月之內一定複原,否則就會有『性』命之憂。”

    蔡旭東瞪大雙眼。

    張揚又道:“你和顧明健的事情我會盡快給你一個交代,不過在這件事沒查清之前,你說話最好小心,否則我把你的那些破事全都抖落出來,讓你們誰都沒有好日子過!”這句話就是威脅了。

    蔡旭東心中有恨又怕,他真是想不到這廝為什麼會『插』手這件事。

    蔡旭虹走到床邊,張揚故意歎了口氣道:“安心養病,千萬不要多想!”他在蔡旭東的手背上拍了拍,起身告辭。

    蔡旭虹把羅慧寧和張揚送到電梯前,羅慧寧向蔡旭虹道:“好好照顧你哥哥,隻要人平安無事什麼都好說。”

    蔡旭虹點了點頭。

    離開病房大樓,羅慧寧道:“你剛才對蔡旭東說什麼了?”

    張揚笑道:“沒說什麼?”

    羅慧寧瞪了他一眼道:“騙我?剛才我明明看到你嘴巴不停的動,一定說了什麼!”她心思縝密,張揚的那些小動作自然瞞不過她的眼睛。

    張揚笑道:“我告訴他,讓他小心說話,不然我把他幹過的壞事全都抖落出來!”

    羅慧寧禁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小子,人家都慘到這個份上了,你居然還去床邊威脅,還把我拉過去當幫凶,你真個混小子!”她並沒有生氣,因為她知道顧佳彤和張揚之間的曖昧情愫,張揚站在顧家立場上說話也是理所當然。不過聽他的意思,似乎拿住了蔡旭東的某些把柄,說不定這次這小子真能起到一些作用,想到這羅慧寧道:“回頭我跟你幹爸說一聲,如果方便出麵的話,還是讓他說說話。”

    張揚搖了搖頭道:“暫時不要,顧書記還沒有來,我想他心一定有主意。”

    羅慧寧點了點頭道:“顧允知這個人做事很周到,希望他有能力和蔡部長達成共識!”

    張揚返回顧佳彤公寓的時候,顧佳彤已經醒來,她剛剛洗過澡,穿著深紅『色』絲綢睡衣靜靜坐在客廳內,手端著半杯紅酒,美眸充滿傷感的望著窗外。

    張揚來到她的身後,大手落在她的香肩之上,顧佳彤放下酒杯,握住他的手,緊緊抱在自己的懷中。

    張揚俯下身,麵龐貼著她的俏臉,輕聲道:“喝酒了?”

    “一點點!”

    “借酒澆愁愁更愁!”

    顧佳彤道:“你出去幹什麼了?”

    張揚這才把剛才和羅慧寧去醫院探望蔡旭東的事情說了,顧佳彤聽張揚說蔡旭東的命肯定能夠保住,也長舒了一口氣。

    張揚道:“有件事我想不通,明健昨天才從戒毒所出來,晚上就出了事,什麼請他出去吃飯的?他怎麼會找到蔡旭東和徐娜?”

    顧佳彤道:“那個徐娜和明健在東江就認識了,我把明健弄到北京,想不到她也跟過來,明健就是在她的慫恿下才學會了吸毒。”

    張揚感歎道:“紅顏禍水,明健這次出事跟她有關係!”

    顧佳彤道:“照你說,好像有人故意慫恿明健這麼幹?”

    張揚點了點頭道:“走!去風度酒吧,搞清楚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鈺文是個很有心機的女人,昨晚酒吧發生的事件,讓風度酒吧暫時被關,她也向公安機關提供了證據。

    張揚和顧佳彤找到她的時候,林鈺文正鎖好酒吧的大門離開,昨晚的傷人事件發生之後,最近一段時間酒吧都不會有什麼生意,她打算離開這靜一靜。

    知悉顧佳彤的身份之後,林鈺文淡淡笑了笑道:“我隻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已經向公安機關說清了所有的事,沒必要向你們解釋!”她正要離開的時候。張揚道:“你說這件事沒有關係,可你和蔡旭東之間的關係好像並不尋常吧?”

    林鈺文憤怒的轉過臉來:“這位先生,我不懂你什麼意思!每個人說話都是要負責任的,如果你對我的名譽造成損害,我會考慮向法院提出訴訟。”

    張揚懶洋洋道:“林小姐是個聰明人,現在你還住在龍域小區嗎?”

    林鈺文的明眸之中明顯出現了一絲慌『亂』,她咬了咬嘴唇轉身欲走,聽到張揚道:“我想我們還是有必要談談!”

    林鈺文停下腳步,指了指對麵的茶社。

    張揚雖然沒有說出具體的細節,林鈺文卻已經明白,自己和蔡旭東之間的事情,人家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天晚上她和蔡旭東纏綿之時,床下竄出來一個人對著他們一通狂拍,那件事成為一個陰影始終籠罩著林鈺文的內心,林鈺文一直認為是王學海策劃了那件事。

    林鈺文靜靜打量著眼前的年輕人道:“說吧,你找我想問什麼?”

    張揚道:“昨晚的事情!”

    “顧明健喝多了,像瘋子一樣來到酒吧,當時蔡旭東和徐娜正在一起喝酒,顧明健看到他們親熱,妒意大生,他拉著徐娜讓她跟他回去,可徐娜不願意,蔡旭東推開顧明健,並打了他一拳,顧明健惱羞成怒抓起水果刀就戳了過去,事情的全過程就是這樣,我對公安機關已經說了!”

    張揚道:“我不是問這件事的,顧明健怎麼會知道他們在你的酒吧?”

    “我怎麼會知道?”

    張揚看出林鈺文顯然在逃避,他冷笑道:“這件事和王學海有沒有關係?”

    林鈺文雖然竭力保持鎮定,在張揚提到王學海名字的時候仍然出現了一絲慌『亂』。

    張揚道:“其實你沒有隱瞞的必要,就算你不說,我們早晚也能夠從顧明健的嘴知道!他當晚和誰一起喝的酒?喝酒後怎麼會知道徐娜和蔡旭東在一起?你想瞞是瞞不住的!”

    林鈺文霍然站起身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張揚端起茶盞輕輕吹了吹道:“林小姐,有些事不用多說,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讓我知道你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我敢保證!北京城再大,不會有你的容身之地!”

    林鈺文的唇角顫抖了一下,雖然和張揚隻是第一次見麵,她卻已經深深感受到眼前這個男人的霸道和強勢,張揚絕非是危言聳聽,他既然能夠層層推測到其中的關係,足見他的頭腦非同一般。

    林鈺文並沒有馬上就走,她低聲道:“我真的不清楚這件事,你究竟想幹什麼?”

    張揚道:“如果你知道徐娜的下落,馬上告訴我!否則,我會把這筆帳也算在你的頭上!”

    林鈺文俏臉之上流『露』出些許的畏懼,但是她終於還是忍住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茶社。

    顧佳彤有些沉不住氣了:“為什麼不去追她?”

    張揚低聲道:“給她一點時間權衡利弊!”

    顧佳彤恨恨道:“這個王學海真是可惡,這件事一定是他挑起來的!”

    張揚淡然笑道:“我幾乎可以斷定,昨晚和明健一起喝酒的就是他!”

    “他為什麼這麼狠毒?”

    張揚道:“佳彤姐,就算王學海做過這件事,他並沒有觸及法律,我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有罪!”

    “張揚,我真是太大意了,也許從明健開始吸毒就是一個圈套!”

    張揚攬住顧佳彤的纖腰,低聲道:“你放心,如果證明這件事是王學海在背後策劃,我不會放過他!”

    顧佳彤點了點頭,偎依在張揚的懷中:“明天,我爸爸就過來了,我都不知道該怎樣對他說!”

    “說實話,把明健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他不會怪你!”

    王學海已經離開了北京,遇到麻煩的時候,最好離開現場,現在是顧家和蔡家的問題和他無關。

    張揚找不到王學海,隻能約見了田玲,自從田玲知道王學海和林鈺文的曖昧關係之後,夫妻之間的感情已經冷淡了許多,最近更是很少見麵,所以張揚找到她提起王學海的事情的時候,田玲表現的相當冷漠,她低聲道:“他在外麵的事情,我很少過問!”

    張揚道:“田玲,顧明健現在身陷囫圇,種種跡象表明,他去找蔡旭東和你丈夫有很大的關係。”

    田玲對自己的丈夫還是表現出相當的回護:“張揚,我不明白你這句話的意思,學海和顧明健的關係很不錯,他們是好朋友,作為朋友,他告訴顧明健這些事並沒有什麼不對,我想他應該沒有惡意!”

    張揚道:“你是他的妻子,對他的精明應該有所了解,他在告訴顧明健這件事之前,不可能沒有考慮到這件事的後果,明明知道顧明健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偏偏要在他的麵前提起這件事,你真的相信他沒有任何的用心?”

    田玲望著張揚,臉上沒有任何的笑意:“張揚,我知道你和學海之間的關係不好,可是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對他產生反感,把他想象成一個教唆犯,一個陰謀家!我和他夫妻這麼多年,我清楚他的為人!他的頭腦的確靈活,他也看重利益,可他絕不是一個壞人!”

    張大官人頗為無語,田玲這樣說真不知她是單純還是愚蠢,他低聲道:“我不是想挑唆什麼,我更不是想破壞你們夫妻之間的感情,假如他心沒鬼的話,為什麼要突然離開北京?”

    田玲道:“夠了!張揚,我一直把你當成朋友,可是你說得這些話實在太傷人了!”田玲嘴上雖然這樣說,可內心卻在動搖,一直以來她都不知道當初的那封匿名信是張揚所寄,從那時起,她對王學海的信任度已經開始降低。

    張揚道:“如果你相信他是無辜的,那麼你讓他回來和我對質!讓他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

    田玲咬了咬櫻唇,她『摸』出電話,很快就撥號了王學海的號碼,當她的手指準備按下撥出鍵的那,卻變得有些猶豫。

    這一細微的舉動並沒有逃過張揚的眼睛,當田玲的目光和張揚再次相遇的時候,她終於下定決心,按了下去,王學海的手機處於關機之中。

    張揚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平靜道:“我不喜歡王學海這個人,顧明健的事情,早晚會水落石出!”

    田玲拿著手袋站起身來:“他的事情和我無關!”說完她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張揚望著田玲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拿起電話,聽到一個女聲道:“徐娜在密雲,有什麼事,你去問她!”從聲音中張揚已經判斷出對方就是林鈺文,他並沒有點破,低聲道:“給我具體的地址,我知道該怎麼去做!”

    顧允知提前一天來到了北京,在他得悉蔡旭東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之後,他便馬上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飛機,他並沒有告訴女兒自己的行程,而是聯係了自己的老朋友徐天洋,讓他安排自己和蔡旭東的父親蔡思祥先見麵。

    衛生部長蔡思祥的心情頗為沉重,他為兒子的遭遇感到痛心,也感到憤怒,雖然如此作為蔡家的當家人,他還是最為理智的一個,在出事之後保持著極大地冷靜和克製。

    徐天洋是蔡思祥的老上級,也是顧允知的老朋友,如果不是因為他和雙方都保持著良好的關係,這樣的東道他是不想做的,雖然他明知道這件事不好解決,仍然硬著頭皮接了下來,就算解決不了這件事,也不能讓事情朝著更壞的方向發展。

    顧允知下飛機之後,徐天洋便讓司機接他前往了北海醫院,陪同顧允知一起首先探望了受害者蔡旭東,然後在醫院的VIP休息室內,促成了顧允知和蔡思祥這兩位家長的見麵。

    顧允知和蔡思祥過去也認識,不過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交,顧允知主動向蔡思祥伸出手去:“蔡部長!這次的事情真是對不起了!”

    蔡思祥象征『性』的和顧允知握了握手,他低聲道:“坐!”,無論這件事因何而起,他毫無疑問的是受害者。顧允知雖然從一開始就表現出道歉的誠意,可這件事並非是道歉能夠解決的,連續六刀,幾乎奪去了兒子的『性』命,蔡思祥至今想起仍然手足發軟不寒而栗,他隻有一個兒子,假如兒子沒了,他不敢想象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他不會輕易原諒顧明健,那是個殺人凶手。

    顧允知坐下後,又重複了一遍:“蔡部長,我聽說這件事之後,心很不好受,犬子的所作所為實在讓人汗顏,我真心向他對蔡部長一家所造成的傷害表示道歉!”顧允知很有誠意的低了低頭。

    徐天洋看在眼,內心頗多感慨,顧允知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寧折不彎,別說是麵對蔡思祥這種同級別的幹部,就算麵對更大的領導,他顧允知也絕不會獻媚屈膝,然而今天,顧允知卻低頭了,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兒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可憐天下父母心。

    蔡思祥麵無表情道:“顧書記客氣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咱們再說這些話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他等於在告訴顧允知,你少跟我來這套,如果道歉頂用,我給你道歉,讓我兒子捅你兒子幾刀?我不接受!這件事不會這麼容易算了。

    徐天洋笑著『插』口道:“是啊,誰都不想這件事情發生,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就得麵對現實,想想怎樣解決才對!”

    蔡思祥淡然道:“怎樣解決,我們說了也不算,國家有法律,該怎樣解決,就怎樣解決唄!”他表現出的態度已經相當明確,這件事沒有任何的回旋餘地,必須要經過法律程序,你顧允知想通過人說清,想幫助你兒子開罪,沒門!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輕易就能夠聽出對方的弦外之音,顧允知平靜道:“蔡部長,我是專程前來道歉的,絕沒有替犬子脫罪的意思,我們都是國家幹部,更知道維護法律的重要『性』,我不會推卸責任,也不會護短徇私,我隻是誠心的向受害人的父親表示歉意。”顧允知的這番話說得十分動情也十分認真。他這樣說,就讓蔡思祥的表現落在了下乘,雖然蔡思祥表現的也算冷靜,可在大氣方麵比顧允知差上一籌。這也難怪,如今受傷的是他的兒子,試問他又怎能保持冷靜。

    蔡思祥的反應也在顧允知的意料之中,他和蔡思祥談話的時間不久,不到二十分鍾後就結束了會麵,徐天洋陪著顧允知回到了自己的專車內,不禁歎了口氣道:“老蔡看來是要追究到底了!”

    顧允知道:“這樣的事發生在誰身上也不會善罷甘休!蔡部長這樣做也是正常!”

    徐天洋道:“你打算在北京呆幾天?”

    顧允知低聲道:“最多三天!”

    徐天洋望著顧允知凝重的麵龐,知道他此時內心的壓力一定很大。

    顧允知望著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我想見見明健!”

    顧明健在獄警的看押下慢慢走向接見室,當他看到來得是父親的時候,目光仍然淡漠。

    兒子的表現讓顧允知感到心痛,在他的印象中,兒子每次見到自己,眼神深處總有一種畏懼,而現在,這種畏懼已經完全消失了。

    顧明健在父親的對麵坐下,帶著手銬的手放在桌麵上,冰冷的金屬反光刺痛了顧允知的眼睛,他抿起嘴唇,麵龐上浮現出堅毅的曲線。

    顧明健的聲音有些嘶啞:“有煙嗎?給我一支!”

    顧允知忽然揚起手狠狠給了他一個耳光,站在一旁的獄警,上前想要製止他,卻被顧允知充滿霸氣和憤怒的目光嚇住。

    顧明健笑了笑,把另外一邊麵孔又歪了過去:“如果打我能讓你心舒服一點,你打吧!”

    顧允知再度揚起手,可這次終於沒有落下,他歎了口氣道:“為什麼要搞到這種地步?”

    “我控製不住自己,這次的事情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我受不了那種侮辱,我的自尊不容許一個賤女人那樣去糟蹋!”

    顧允知低聲道:“值得嗎?”

    顧明健挺起了腰杆:“值得!”

    “你知道自己將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嗎?”

    顧明健的目光依舊淡漠,仿佛這世上已經沒有他感興趣的事情:“我知道!但是我無所謂!”,他不想和父親繼續談下去了,站起身向父親鞠了一躬:“謝謝你能夠來看我!”

    顧允知的目光中充滿了痛徹心扉的痛楚,從頭到尾,兒子沒有叫他一聲父親。

    顧明健轉身向牢房內走去,可走了五六步,他的身體忽然躬了下去,盡管他竭力控製自己,可是他的身體已經不受大腦的控製,他的手足在不斷地顫抖著,眼淚和鼻涕不受控製的流了出來,他不想在父親麵前表現出這個樣子,所以才急於離開,可是他仍然把這最殘忍的一幕展示給了父親。

    “煙……給我一支煙……給我……”顧明健近乎哀嚎般叫道。

    顧允知的眼圈忽然紅了,他霍然站起身,一步步向門前走去,腳步如此沉重,如此艱難……

    顧佳彤沒有想到父親會提前來到北京,她匆匆前往平海駐京辦,在清江大酒店的總統套房內見到了父親。

    顧允知坐在陽台上,望著北京深秋的景『色』,可他的目光卻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迷』惘,他的腦海一片空白。

    “爸!”顧佳彤顫聲道。

    顧允知沒有回頭,低聲道:“明健吸毒有多久了?”

    從父親的話中,顧佳彤明白,他已經知悉了一切。顧佳彤慢慢走向父親的身邊,在他身後屈膝跪了下去。

    顧允知仍然沒有回頭:“我剛才去看了他,看到他毒癮發作的樣子,很痛苦……”

    “爸……”顧佳彤已經泣不成聲,可是她無論如何都想不通,明明弟弟已經戒毒成功了,可他為什麼又會毒癮發作?難道他在戒毒所的戒毒根本沒有成功?

    顧允知低聲道:“你不想我知道,你是害怕我擔心,你不想明健在我麵前抬不起頭來,害怕我責備他,你想幫他!”

    顧佳彤含淚道:“我現在才明白,自己這麼做其實是害了他!”假如她早一點把弟弟的事情告訴父親,雖然明健免不了一通訓斥,可至少不會發展到今時今日的地步。

    顧允知歎了口氣,轉過身來,伸出手愛憐的幫助女兒抹去臉上的淚珠:“傻丫頭,多大了,還哭鼻子!快起來!”

    顧佳彤這才在父親的攙扶下站起身來,她在對麵的藤椅上坐下,充滿擔心道:“爸,明健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顧允知道:“他吃點苦頭也是應該的,自己做錯了事,當然要自己承擔責任!”

    顧佳彤憂心忡忡道:“爸,這次不同,他涉嫌謀殺!如果正式宣判的話,明健這輩子都完了!”

    “那又怎麼樣?他用刀刺傷別人是事實!他犯罪也是事實?證據確鑿,不是我們說否認就否認的!法律麵前人人平等,難道因為他顧明健是我的兒子就可以逃脫法律的懲罰?”顧允知的情緒明顯激動了起來。

    顧佳彤道:“爸!可是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明健的人生就這樣完了!”

    “路是他自己選得!”

    顧佳彤道:“不!這件事另有內情!”

    顧允知微微一怔,深邃的目光望向女兒。

    “明健從戒毒所出來,當晚被王學海喊去喝酒!蔡旭東和徐娜的事情全都是王學海告訴他的!”

    顧允知兩道濃眉擰在一起,女兒的意思再明白不過,兒子之所以走到這一步,是有人在故意挑唆,這是一個局!顧允知低聲道:“你聽誰說的?”

    顧佳彤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向父親吐『露』了實情:“張揚也來北京了,他查到了這件事,剛剛得到消息,徐娜在密雲,他去找徐娜了,隻要找到她,這件事應該會有眉目!”

    顧允知意味深長的望著女兒:“你和他一直都有聯絡?”

    顧佳彤有些心虛的垂下睫『毛』,輕聲道:“我們是好朋友,他挺熱心的!”

    顧允知心中暗歎,好朋友?從女兒的話中可以推斷出,張揚肯定在發生事情之後,第一時間趕到了北京,單單是好朋友又豈會這樣做?如果在過去,顧允知一定會教訓女兒幾句,可現在他滿腦子都是兒子的事情,他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操』心這件事。

    顧佳彤道:“養養今晚會去我那,這件事要不要告訴她?”

    顧允知想了想道:“有些事是瞞不住的,你接了她,晚上都過來,咱們一家人好好吃頓飯。”說到這句話,顧允知的內心中沒來由一陣酸楚。

    張揚前往密雲叫上了邢朝暉同行,邢朝暉這次純粹是義務幫忙,他出人出力,前往密雲的路上,張揚居然窩在後座上睡著了,邢朝暉頗有些無奈,自己是他的上司,現在卻要給他當司機,越來越搞不懂了,究竟自己欠他什麼。

    根據林鈺文提供的地址,他們來到了徐娜藏身的民宅前,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夜幕降臨,氣溫也低了不少,邢朝暉停下車,拍了拍張揚的肩膀。

    張揚睜開雙目:“到了?”這廝從昨晚到現在,也就是剛才眯了一會兒,人都是需要休息的。

    邢朝暉點了點頭。

    張揚道:“你在這等著,我進去找她!”

    邢朝暉提醒他道:“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胡來!”

    張揚笑了笑道:“知道了,放心吧!”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來到門前,發現院門從麵鎖上了,從門縫中望去,麵的房間亮著燈,應該有人在。

    張揚溜到院牆前,縱身躍起,單手抓住牆頭一個鷂子翻身就進入了院內。

    邢朝暉佩服這廝身手的同時也清楚地認識到,想讓張揚循規蹈矩的辦事,那根本是癡人說夢。

    室內窗簾緊閉,張揚側耳聽了聽麵的動靜,確信房間內有人在,抬腳就把房門給踹開衝了進去。

    室內一名女子正坐在沙發上,一手握著針筒向另外一隻手臂上注『射』著毒品,看到有人突然從門外闖入,她發出一聲尖叫。

    張大官人反應迅速,衝上去就捂住了她的嘴巴,右手閃電般從她的手中奪過針筒,針尖瞄準了那女子的眼眸,作勢要刺進去,嚇得那女子麵無人『色』,身軀不斷顫抖起來。

    張揚冷冷道:“我現在問你話,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如果讓我知道你有任何欺騙我的地方,我會一針紮下去!”

    那女子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徐娜?”

    她點了點頭。

    張揚放開手,徐娜剛剛獲得自由,抓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向張揚刺去,張揚反手一個耳光打得她坐倒在沙發上,然後擰轉她的手腕把刀奪下來扔到一邊,冷笑道:“想死,我會成全你!”

    

Snap Time:2018-01-21 06:50:52  ExecTime: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