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一章大風起兮


    第二百四十一章【大風起兮】

    李長宇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發現張揚和安語晨在辦公室等他,兩人是為了南林寺商業廣場的後續開發計劃過來的,安家已經和喬夢媛之間達成了協議,按照新的規劃,南林寺商業廣場會在原有的基礎上擴大三分之一,安語晨這次前來就是為了送計劃書,按照規程,李長宇批閱之後再拿到常委會上討論,最後才能拍板定案。

    李長宇接過計劃書,這件事他心明白得很,喬夢媛之所以不出麵是害怕惹人閑話,不過喬夢媛既然介入,這件事就沒有任何的問題,所謂的討論隻不過是個幌子,誰也不會公開和喬家為敵,更何況喬夢媛的擴大南林寺商業廣場規模計劃根本就是有利於江城經濟發展的大好事。

    這件事本來和張揚沒有多少關係,是安語晨硬拉著他陪著一起過來的。

    李長宇笑道:“安小姐的這份計劃書我會認真審閱,而且盡快給你一個批複!”

    安語晨微笑道:“多謝李市長!”

    李長宇道:“不用客氣,你們安家對江城經濟的幫助是有目共睹的!”他又向張揚道:“張揚,紡織廠的改革進行的怎麼樣?那幫工人最近還有沒有繼續鬧事?”

    張揚道:“天驕集團已經初步同意入資管理紡織廠和第二服裝廠,目前正在資產評估核算,廠的工人在得到不讓一人下崗的承諾之後情緒也穩定了許多,開發區企改辦主任肖林入駐紡織廠全程緊跟,目前廠的狀況還算平穩。”

    李長宇點了點頭,張揚的確是一員福將,過去幾位副市長中,嚴新建無疑是業績最不突出的一個,想不到張揚去企改辦之後,連續三板斧,江城酒廠、江城製『藥』廠、江城紡織廠,三大企業改革搞得風風火火漂漂亮亮,讓嚴新建這個分管工業的副市長臉上有光,在市府內的地位也隱然有上升之勢。李長宇也聽說過一些消息,最近張揚和嚴新建、肖鳴等人走得很近,他判斷出張揚正在幫助杜天野組建他的政治班底,讓李長宇失望的是,自己並沒有走入杜天野的視野。

    李長宇想起剛才召開的常委會,低聲道:“忘了恭喜你了,市決定了,讓你代表江城參加省十佳青年的競選!”

    因為常委會剛剛才結束,張揚並沒有得到這個信息,聽到這個結果自然欣喜不已,他笑道:“多謝李市長!”

    李長宇笑道:“你不必謝我,多數常委都投了你一票!你也算開曆史先河,過去都是江城十佳青年首位入選的。”

    張揚道:“他那個首位也是我讓給他的!”這廝倒是不知道謙虛。

    李長宇道:“做人該低調的時候還是低調一些!”他的意思是張揚已經贏了這場仗,就應該適當收斂一些。

    張揚笑了笑沒有說話。

    李長宇又道:“我聽說你讓人把吳紅貴告上了法院,說他汙蔑你名譽,告他誹謗罪!”

    張揚點了點頭:“我有證據,他屬於那種給臉不要臉的,汙蔑我在先,裝病住院在後,一個國家幹部卑鄙到這種地步,怎麼都要給他一點教訓。”

    李長宇歎了口氣道:“你啊!沒有素淨的時候,非得折騰出點事來心才舒服!”

    “是他先惹我的!”

    李長宇也懶得管他的事情,以這廝現在的實力,想對付一個環保局的小科長也是分分鍾拿下的事情,李長宇現在心想得都是杜天野交代的任務,看來這位新任市委書記對自己的工作成績很不滿意,如果在教育改革上繼續無所作為的話,自己的前途隻會越發黯淡了。

    安語晨道:“李市長,我還有一件事!”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安小姐請說!”

    “我爺爺生前曾經在黑山子捐助了多所小學校,他想幫助家鄉的孩子,我們安家通過商量,決定幫助爺爺把這件事繼續做下去,我們打算拿出兩千萬港幣幫助發展江城落後地區的教育,希望李市長能夠提供便利!”

    李長宇目光一亮,安語晨這真是雪中送炭啊,兩千萬的資金捐助教育,雖然不可能徹底改革教育係統的麵貌,至少也能夠讓最近一潭死水般的教育改革出現一抹亮『色』。

    他微笑道:“我雙手歡迎安小姐的決定,你放心,我們江城教育界會全力支持你們的工作!”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安小姐,有沒有考慮過注資江城教育,參與到江城教育體製的改革中來?”

    安語晨有些詫異道:“據我說知,內地不是很少私人辦學的嗎?”

    李長宇道:“我們正在考察先進地區的改革經驗,現在沿海城市已經有不少聯辦教育的成功先例,安小姐不妨考慮一下。”

    張揚微笑不語,他算看出來了,李長宇惦記上了安語晨這位大財主,想讓她多掏點錢幫助江城的教育改革,這也說明李長宇最近在教育改革上陷入了困境。

    兩人回到企改辦,安語晨道:“李市長的提議很有意思,如果真的允許私人投資辦學,也會有相當豐厚的回報。”

    張揚對此興趣不大,他懶洋洋道:“投資教育是利國利民,造福子孫後代的大好事,你真想幹就幹唄,權當積德了!”

    安語晨瞪了他一眼:“你才缺德呢?”

    “我說丫頭,你這人怎麼那麼敏感?”

    說話的時候有人前來拜訪,卻是環保局汙染防治科的科長吳紅貴,這廝一臉的尷尬,如果不是被『逼』得沒有辦法,他也不會主動登門,現在張揚已經把他告到了法院,環保局方麵也麵臨著很大的壓力,局長耿啟超讓吳紅貴盡快把問題解決了,不然就讓他停職!吳紅貴鼓足勇氣主動登門,今天他是向張揚道歉的。

    張揚沒有理會吳紅貴,仍然和安語晨說著話。

    吳紅貴不敢打擾他們,老老實實在房間站著,直到安語晨走了,吳紅貴方才恭恭敬敬叫了一聲張主任!

    張大官人眼皮都沒有翻一下,拿起桌上的報紙抖了抖,漫不經心道:“有事嗎?”

    吳紅貴低聲道:“張主任,我今天過來是特地向您道歉的!”

    “哦!你錯哪兒了?”

    吳紅貴心說我錯在不認識你,老子要知道你是張揚,我他媽躲得遠遠的,嘴上卻不敢這麼說,低聲道:“我不該把個人私怨帶到工作中去,給張主任造成了不好的影響!”

    張揚冷笑著把報紙扔到桌上:“個人私怨?我跟你沒什麼私怨!你是不是覺著我打你不對啊?”

    吳紅貴沒說話。

    張揚道:“我知道你不服氣,你走吧,咱們法院見!”

    吳紅貴一聽就慌了:“張主任,我……我錯了!”

    張揚淡然笑道:“錯了啊!我差點忘了,你是給我道歉的!這道歉得有點誠意啊!這麼著吧!你跪下給我敬杯茶,過去的事情我就跟你一筆勾消,不然我決不相信你的誠意!”

    吳紅貴一張圓臉漲紅了,這廝太欺負人了,居然讓自己給他跪下,男兒膝下有黃金,士可殺不可辱!我他媽就是不幹了,我也不能受你這份侮辱!他幾乎衝動的扭頭要走,可馬上又想到現在自己的處境,張揚告他誹謗,胡茵茹手還握有他的錄音記錄。一想到這些事,念頭頓時又變成了大丈夫能伸能屈。

    吳紅貴咬了咬嘴唇,他走到張揚麵前端起了茶杯,雙腿一曲跪了下去。

    張揚隻是故意捉弄他,沒想到這廝當真跪了下來,看來自己真是小覷了這廝的無恥程度。

    吳紅貴忍氣吞聲道:“張主任喝茶!”人一旦把廉恥拋到一邊,任何事都不會顧忌了。

    張揚接過茶杯,喝了一口,慢條斯理道:“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做人就要搞清自己的份量,你『騷』擾胡總,讓我很不爽!”

    此時朱曉雲突然推門走了進來,看到眼前一幕嚇了一跳,慌忙又退了出去,她真搞不懂張大官人又演哪出戲呢。

    吳紅貴窘得滿臉通紅,心中明白這事情說不定很快就要傳開了,可既然跪下了,張揚不讓他起來,他還真不敢起來,否則這次豈不是白跪了?

    張揚落下茶杯道:“起來吧!”

    吳紅貴這才站起身來。

    張揚道:“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過去的事兒咱們一筆勾消,你繼續幹你的科長,不過以後最好嚴格掌控國家標準,不能利用職權幹出格的事情!”

    吳紅貴連連點頭,此時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吳紅貴離開企改辦之後,朱曉雲已經把他給張揚下跪的事情傳了出去,從此張大官人的彪悍曆史又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張揚還是有些演戲的天分,王準在老街的場景中又給他補了兩個鏡頭,當然應張揚的要求,所有涉及到他的鏡頭要麼是背影,要麼就是遠景,在電視上拋頭『露』麵的事情,張揚並不喜歡。

    胡茵茹對初剪的樣片表示滿意,何歆顏拍攝完全部戲份也披著紅『色』的羽絨服來到攝像機前看效果。

    看到張大官人赤『裸』著上身出現在屏幕上,胡茵茹和何歆顏同時笑了起來,王準道:“張主任很有表演天分,如果在演藝界發展說不定會成為亞洲巨星!”

    胡茵茹調侃道:“王導打算請他拍三級片嗎?”

    王準哈哈大笑道:“張主任的身材很好,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一個!”

    張揚笑眯眯向何歆顏道:“我身材好吧?”

    何歆顏紅著俏臉啐道:“我怎麼知道?”

    張揚又轉向胡茵茹,胡茵茹生怕這廝問出什麼出格的話來,嚇得借故躲到一邊去了。

    王準提起和江城影視合作的事情,張揚笑道:“已經和李副市長說過,他那邊沒什麼問題,你抽時間親自去和他談談,具體的細節你們商定!”

    王準欣喜道:“多謝張主任費心!”

    廣告雖然已經拍完了,可新『藥』的品牌還沒有確立,胡茵茹征求張揚的意見,張揚想都不想道:“就叫一針牌!”

    “一針?”

    張揚點了點頭道:“一針!”

    北京的深秋氣溫已經很低,顧佳彤身穿棕『色』皮風衣,站在金『色』的落葉之中,靜靜望著戒毒所的大門。

    顧明健高大的身影終於出現在戒毒所門外,直到身後的鐵門緩緩關閉,他這才轉過身來,望著遠處的姐姐,臉上的笑容顯得有些生硬。

    顧佳彤迎了上去,想要接過弟弟手中的皮箱,顧明健低聲道:“我自己來!”說完他大步向前方的奔馳車走去,把皮箱放在後備箱內。

    顧佳彤啟動汽車,輕聲道:“明健,你是不是怪我?”

    顧明健搖了搖頭,拉開遮陽板上的化妝鏡,看了看自己的麵龐,低聲道:“是我自己做錯,和你有什麼關係?”

    顧佳彤溫婉笑道:“明健,我幫你安排好了機票,明天去塞班島度假,散散心吧!”

    “我不想去!”

    顧佳彤微微一怔,轉臉看了看他:“為什麼?”

    顧明健從儲物盒中拿起顧佳彤的那包女士香煙,從中抽出一支點燃,用力抽了一口,充滿感觸道:“我失去了好多的時間,我不想繼續浪費下去。”

    “明健!”

    顧明健道:“姐,我知道你為我好,可是我已經不小了,我是個成年人,我不想這麼大了還在你的照顧下生活,我可以自己處理自己的事情,我可以為自己負責!”

    顧佳彤沉默了下去,她意識到弟弟把自己對他的關心和照顧看成了一種負累,她輕聲道:“明健,我準備將藍海交給你!”

    顧明健沒有說話,過了好半天方才道:“藍海是你的心血,你一點一滴做出來的,我不要!”

    顧佳彤道:“我以後的生意重心會轉向製『藥』廠!藍海我無法兼顧,你不要有顧慮,我說過交給你,就會把藍海徹徹底底的交給你,我不會對藍海的生意有任何的幹涉。”

    顧明健落下半截車窗,窗外的冷風吹了進來,他眯起雙眼似乎感到舒服了一些:“姐,給我一段時間,讓我靜一靜好嗎?”

    顧佳彤緩緩點了點頭:“有時間,給爸打個電話!”

    顧明健在北京還是有不少朋友的,離開戒毒所的當天,王學海就打來電話問候,並邀請他去紫金閣,為他接風洗塵。顧明健考慮了一下,還是答應前往。

    因為顧明健事先要求務必要清淨,王學海並沒有叫其他人。

    望著滿桌豐盛的菜肴,顧明健淡然笑道:“咱們兩個人,用不著那麼大的場麵!”

    王學海笑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慶祝你逃脫牢籠,重獲新生,我說什麼都得表示表示!”

    顧明健歎了口氣,王學海把那瓶路易十三打開,給他倒了一杯,端起酒杯道:“以後有什麼打算?”

    顧明健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低聲道:“我姐打算把藍海交給我!我想會長期呆在北京吧!”

    王學海道:“放著平海這麼好的條件你不去利用,跑到這北京城來做什麼?”

    顧明健跟他碰了碰酒杯:“你在東江的那塊地怎麼樣了?”

    提起這件事王學海顯得頗為無奈,東江紡織百貨商場的投資是他從經商以來遭遇的最大挫折:“仍然擱置在那,東江市『政府』因為挖到了古墓,讓我停止開發!”

    顧明健皺了皺眉頭道:“真是不順啊!”

    王學海道:“什麼古墓?隻不過是漢代的一個普通墓葬,一點考古的價值都沒有,還不是梁成龍因為競標失敗懷恨在心,他利用在東江的關係故意給我製造困難!”

    顧明健道:“梁成龍這個人不簡單啊!”

    王學海冷笑道:“他是靠他的叔叔給他撐腰,梁天正和文副總理走得很近,這個社會,到哪兒都得講究關係!”

    顧明健對此並沒有太多的興趣,喝了口酒,又『摸』出了一盒萬寶路,開始抽煙。

    王學海望著顧明健道:“煙癮很大啊,是不是還惦記著那玩意兒?”

    顧明健搖了搖頭:“忘了!不想了!”

    王學海歎了口氣道:“歡場上的事情玩玩就算了,我沒想到你會和徐娜糾纏這麼久的時間,更沒想到她會勸你碰那東西!”

    顧明健苦笑道:“我沒怪你,是我自己不好……”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徐娜呢?”

    “這種女人管她幹嗎?喝酒!”王學海勸道。

    顧明健覺察到有些不對,低聲道:“徐娜現在幹什麼?”

    “她有人了!”

    顧明健握著酒杯的手微微顫抖,看得出他在竭力控製自己的憤怒:“誰?”

    “明健,這種風塵女子你根本不要認真,逢場作戲玩玩罷了?”

    “你告訴我是誰?”

    “建委的一個幹部,蔡旭東!”

    張揚在淩晨一點鍾被急促的電話鈴驚醒,他拿起電話,電話中傳來顧佳彤驚慌失措的聲音:“張揚……”隻叫了一聲張揚,她就哭了起來。

    張揚擔心到了極點,以為她出了什麼事情:“佳彤姐,怎麼了?你別哭,穩定一下情緒再說!”

    “明健被人帶走了,說他傷人!”

    張揚內心一沉,顧明健剛剛才從戒毒所出來,怎麼這麼快就出了事情?這段時間為了弟弟的事情,顧佳彤四處奔波,精神上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她本以為事情從此會變好,可沒想到事態又隨著顧明健的暴力傷人事件急轉直下,素來堅強的顧佳彤再也無法承受,她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張揚。

    張揚安慰道:“佳彤姐,別哭,天塌下來還有我在!我馬上去北京!”

    顧佳彤含淚點了點頭,她顫聲道:“現在還不知道那個人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向爸爸說!”

    張揚低聲道:“瞞不住的!你還是跟你爸說實話,他不會坐視不理!”

    顧佳彤穩定了一下情緒道:“這件事司法機關已經介入,對方的背景也很複雜!”

    “不要考慮其他的事情,你一定不要急,明天我一定會到北京!”

    “張揚!”顧佳彤心湧起難言的滋味。

    有件事張揚並沒有說錯,父親那就算相瞞是瞞不住的,顧佳彤和張揚通完話之後,終於下定決心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

    顧允知的這個電話,隻有家人知道,他擰亮床頭燈,拿起電話,內心中已經覺察到必然有重要的事情發生,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預感。

    顧佳彤在和張揚說過這件事之後,情緒已經平穩了許多,她小聲道:“爸!還沒睡?”

    顧允知仍然從女兒的聲音中聽出了一絲異樣,他低聲道:“佳彤,是不是明健出事了?”

    顧佳彤詫異於父親敏銳的洞察力,她輕輕嗯了一聲。

    “不要慌,慢慢說!”

    顧佳彤這才將弟弟傷人的事情說了,起因是顧明健為了一個叫徐娜的女人,和建委的一位幹部發生了衝突,顧明健頭腦一熱用水果刀戳傷了對方,現在那名幹部仍然在醫院搶救,生死未卜,警方已經把顧明健帶走了。

    顧佳彤道:“我已經找了徐自達讓他去問情況,平海駐京辦方麵我沒敢驚動他們,害怕帶來不好的影響!”

    顧允知內心沉重到了極點,他沉默了一會兒,方才道:“佳彤,你做得很好,這件事暫時不要驚動平海駐京辦,我馬上給你徐伯伯打個電話,讓他幫忙查清這件事,公安機關那邊,讓自達幫忙處理一下,這件事不管起因如何,明健傷人已經成為事實,他觸犯了國家的法律,你去醫院等著,看看傷者的情況,如果有任何的變故,隨時向我匯報。”

    “爸!你來北京嗎?”

    顧允知沒有說話,過了許久才開口道:“事情搞清楚之後,我會去!”

    淩晨一點鍾是沒有航班前往北京的,火車也是一樣,可張揚知道,現在是顧佳彤最需要他幫助的時候,他一定要盡快出現在顧佳彤麵前,他決定開車前往北京。

    駛入高速公路之後,張揚給國安邢朝暉打了個電話,他曾經委托邢朝暉關照顧佳彤,邢朝暉或許能夠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

    邢朝暉半夜被這廝吵醒顯得有些生氣,可當他聽說顧明健傷人一事也顯得頗為詫異:“這事兒我不清楚!他不是在戒毒所嗎?才出來就鬧事,這小子挺不省心啊!”

    張揚道:“頭兒,這次你得幫我查查,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搞清楚,我現在正往北京趕呢,等我到了再好好謝謝您!”

    在邢朝暉的印象中這廝還從來沒有對自己這麼客氣過,看來他對顧家的事情還是真的擔心,邢朝暉點了點頭道:“我幫你查清楚吧,你自己路上開車小心點兒!”

    顧明健的連續兩刀讓對方肝脾破裂,出現了大出血,手術已經進行了五個小時,仍然不見傷者從麵出來。顧佳彤越來越緊張,對方的家人也來了,都在手術室門前焦急等待著,不時聽到女眷的啜泣聲。

    顧佳彤離得很遠,遠遠望著那家人,她不敢走過去,此時她的內心是極其彷徨無助的,身邊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沒有,她向來以為自己足夠堅強,可當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多麼希望有一雙堅實的臂膀讓她依靠,她有些疲憊的閉上美眸。

    “顧總!”藍海北京分部的負責人趙國強出現在顧佳彤的麵前。

    顧佳彤睜開眼睛,輕聲道:“老趙,有眉目了嗎?”

    趙國強向遠處看了看,在顧佳彤的身邊坐下,低聲道:“好像是因為一個女人!”他歎了口氣道:“顧總,您回去休息吧,我在這兒盯著!有什麼動靜,我馬上給你打電話!”

    顧佳彤搖了搖頭,傷者的情況不明朗,她怎能放心的下?

    此時徐自達打來了電話,顧佳彤拿起電話走到遠處。

    徐自達的聲音顯得有些緊張:“佳彤,這件事不好辦,你弟弟捅傷的人叫蔡旭東,是建委副主任,他爸爸是衛生部蔡部長和我爸也是老朋友,他們老蔡家就這麼一個兒子,如果出了事,恐怕……”

    “我知道了!”顧佳彤黯然掛上了電話。

    趙國強關切的望著顧佳彤:“顧總,是不是很麻煩?”

    顧佳彤勉強笑了笑,她的臉『色』極其蒼白。

    趙國強道:“您還沒吃東西吧,我去給您買早點!”

    顧佳彤搖了搖頭道:“不要麻煩了,買來了我也吃不下!”

    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顧佳彤站起身來,她和趙國強不敢靠近,遠遠望著手術室的門口,從蔡家人的反應來看,蔡旭東應該沒有『性』命之憂。

    蔡家有人向他們的方向看來,趙國強低聲提醒道:“咱們走吧!”

    顧佳彤點點頭,和趙國強一起匆匆離開了這,可當他們來到電梯前的時候,聽到身後一個聲音叫道:“你站住!”

    顧佳彤停下腳步,轉身望去,卻見一位三十出頭的女人向她走了過來,她是蔡旭東的妹妹蔡旭梅,她認得顧佳彤,剛才因為關心哥哥的傷勢所以並沒有留意到顧佳彤也來到了這,顧佳彤起身離去的時候,蔡旭梅方才看到了她,所以才追了上來。

    麵對傷者的家人顧佳彤多少有些緊張,她表麵仍然鎮定如常,輕聲道:“找我有事?”

    蔡旭梅紅著眼圈道:“我知道你是誰!我認識你,你弟弟是顧明健,他是凶手!你來幹什麼?看笑話嗎?”

    顧佳彤有些慌『亂』的轉過身去,她按下電梯,想要盡快離開這。

    蔡旭梅的聲音驚動了蔡家的幾名男士,他們也走了過來,蔡旭梅的情緒十分的激動,她一把抓住顧佳彤的手臂:“你們顧家人就這樣草菅人命?我要你給我哥哥一個說法!”

    顧佳彤俏臉蒼白道:“對不起,讓我們先冷靜一下,警方會處理這件事!”

    趙國強也陪著笑道:“我想可能是誤會!”

    趙國強不說還好,這句話一說出口頓時激怒了蔡家的幾名男士,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一把抓住了趙國強的衣領把他推倒在牆上:“『操』你大爺的!都殺人了還是誤會?”

    場麵頓時混『亂』起來,顧佳彤厲聲道:“你們放開他!事情已經發生了,自然有法律來評判!”

    一名男子指著顧佳彤的鼻子怒道:“不看你是個女人,我把你從這扔出去!”

    電梯門緩緩打開,身穿黑『色』皮風衣的張揚走出了電梯,他的目光冷冷環視眾人然後落在顧佳彤的俏臉之上,『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佳彤姐!有人欺負你啊?”

    顧佳彤看到張揚溫暖的麵龐,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酸楚,一雙美眸之中湧出了晶瑩的淚光,芳心之中生出無限感觸,張揚微笑道:“不怕!有我在!”

    剛才手指顧佳彤的那男子冷笑道:“打得就是你!”沒等他出手,張揚已經閃電般握住了他的手指,一擰一錯,那男子的中指頓時脫臼,痛得他慘叫起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這人最看不得大男人欺負女人,有本事你們衝我來!”

    趙國強也乘機掙脫了那男子的手掌來到顧佳彤身邊。

    蔡旭梅道:“打電話,報警!”

    一個略顯沙啞的女聲道:“小梅,你們鬧得還不夠?還嫌家不夠『亂』嗎?”

    蔡家人全都靜了下去,卻見一位三十二三歲的女郎走了過來,她是蔡旭陽的二妹蔡旭虹,目前在國務院某部任職,是蔡家子女中最有能力的一個。

    蔡旭虹望著顧佳彤點了點頭道:“你們走吧,這不歡迎你們!”

    張揚沒有說話,走向那名男子抓住他的手臂,幫他把脫臼的手指還原,他向蔡旭虹道:“我和蔡旭東是好朋友,幫我問候他!”

    蔡旭虹強忍心中悲痛道:“會的!”蔡家的這位二小姐表現的還是相當有氣度。

    一進入電梯,顧佳彤便無力的靠倒在張揚的身上,張揚展開臂膀,攬住他的嬌軀。

    趙國強早在北京的時候,對兩人的關係就心知肚明,所以權當沒有看到,來到一樓大廳,趙國強借口找相熟的醫師去問問情況,匆匆離開。

    張揚擁著顧佳彤來到車內,望著她憔悴的俏臉,充滿愛憐道:“我帶你去吃點東西,然後好好休息休息!”

    “我吃不下!”

    張揚板起麵孔道:“一定要吃,否則我打你屁股!”

    顧佳彤咬了咬櫻唇,終於順從的點了點頭。

    張揚帶著顧佳彤來到醫院對麵的早點鋪,要了兩籠天津包子,點了兩碗豆漿,他接到電話之後,就風塵仆仆的趕往北京,的確有些餓了,顧佳彤雖然也是一夜沒吃飯,可滿腹心事,沒有任何的食欲,在張揚的勸慰下,勉強吃了兩個包子,喝了一碗豆漿。

    吃過早餐之後,張揚讓顧佳彤躺在吉普車內睡一會兒,方才歇了十多分鍾,趙國強就打電話過來,說蔡旭東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不過顧明健一共捅了蔡旭東五刀,導致蔡旭東脾髒被摘除,肝左葉切除,部分腸管也被手術摘除,大量失血,目前還在昏『迷』中,預後效果還很難說。蔡家人的情緒很激動,一定要為蔡旭東討還公道。

    顧佳彤聽說蔡旭東沒有生命危險,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她馬上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向父親通報這個消息。

    顧允知這一整夜也是無法入睡,他雖然身在平海,一顆心卻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北京的狀況,兒子惹得這次禍端不可謂不大,為了一個女人捅傷了蔡旭東,已然觸犯了法律,顧允知明白等待兒子的將會是什麼。他不敢去想事情的最終結果,目前他所能做的就是扮演好一個父親的角『色』,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查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顧允知道:“佳彤,明天我會飛赴北京,你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和蔡家人發生接觸,一切暫時交給你徐伯伯處理,我已經交代過他了。”

    “爸,我知道!”

    顧允知又道:“養養那,先不要告訴她!”

    顧佳彤咬了咬嘴唇:“對不起,爸!”

    顧允知微笑道:“傻丫頭,你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明健自己做錯了事,應該自己負責!”

    掛上電話,顧佳彤又忍不住落淚,這段時間的壓力實在太大,讓她已經無法承受。張揚擁住她的香肩,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記道:“我送你回去休息!其他的事情你先不要去想,等你爸過來再說!”

    顧佳彤點了點頭。

    張揚把顧佳彤送回住處,他顧不上休息,約了邢朝暉在比格咖啡見麵,邢朝暉因為路上堵車比約定的時間足足晚了二十分鍾。

    張揚今天表現出足夠的耐心,幫邢朝暉叫了一杯藍山,邢朝暉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然後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張揚道:“這麼冷的天,還出這麼多的汗,看來有點虛啊,我幫你診診脈!”

    邢朝暉笑了笑,卻沒有把手伸出去,落下咖啡杯道:“顧明健刺殺蔡旭東是為了一個女人,那女人叫徐娜,事情發生之後,她就逃走了!現在還沒有下落,顧明健去戒毒所之前,曾經和徐娜同居過一段時間,他吸毒可能和徐娜有著直接的關係。顧明健進入戒毒所之後,徐娜很快就和蔡旭東混在了一起。正是這件事導致了顧明健的突然失控,他在酒吧中找到了徐娜,想帶走她,找到蔡旭東的阻止,隨手抄起了水果刀對蔡旭東連刺多刀!”

    張揚歎了口氣道:“衝動是魔鬼,顧明健不是什麼好脾氣,可他畢竟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並不是一個法盲,為什麼會錯得這麼離譜?”

    邢朝暉道“人在吸毒之後,『性』格會發生不自主的改變,他控製情緒的能力肯定差了一些,再加上,他之前喝過不少酒,也許是酒精麻醉了他!讓他變得膽大妄為!”

    張揚隨口問道:“出事地點在哪?”

    “風度酒吧,老板叫林鈺文!”

    “林鈺文?”張揚有些錯愕的瞪大了眼睛,林鈺文和蔡旭東的關係,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林鈺文同是又是王學海布在蔡旭東身邊的一顆棋子,難道這一係列的事情和王學海有關?可王學海為什麼要這樣做?

    邢朝暉低聲道:“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幫我找到徐娜!這個女人一定知道什麼!我敢保證,顧明健刺殺蔡旭東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邢朝暉淡淡笑了笑:“張揚,我知道你和顧家的關係很好,但是不要因為這件事而影響到你對這起案件的判斷,就是一起普通的情殺案,犯罪動機、人證物證都有了,顧家雖然很有根基,可蔡家也非易與之輩,我看顧明健這次麻煩了!”

    

Snap Time:2018-01-23 12:12:06  ExecTime: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