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四十章父子相見


    第二百四十章【父子相見】

    就在此時聽到時維清脆的聲音叫道:“時間到了!”

    張揚的這一拳凝在中途不發,他雖然能夠收住拳頭,卻無法收住拳風。

    拳風拂麵,史英豪的麵頰之上火辣辣宛如刀割般的疼痛,他閉上雙目,背脊之上冷汗已經簌簌而下。

    張揚及時收手,他並沒有非要分出勝負的意思,有些時候給人留三分餘地是好事,當初他和梁百川交手的時候也是這樣。更何況招惹他的是喬鵬飛,並不是整個八卦門,他也不想和八卦門糾纏不休。

    李長軍鼓掌道:“好!雙方打平!”他的聲音並沒有多少底氣。

    張揚淡然一笑,從木樁之上輕鬆跳了下去。

    史英豪臉『色』微紅,他心比任何人都要明白,隻要時維晚一刻叫停,張揚的那一拳自己決難抵擋。他從木樁之上跳下來,向張揚拱了拱手:“領教了!”,一言不發的向外走去。

    張揚的表情仍然是寵辱不驚,來到時維麵前接過自己的皮衣,向許嘉勇點了點頭道:“許總也懂得武功?”

    許嘉勇哈哈大笑道:“我可看不懂,隻是看到你們拳來腳往打得熱鬧!很羨慕,可惜我學不來!”

    喬夢媛道:“爭強鬥狠有什麼意思?拳腳無眼,傷了人豈不是麻煩!”

    張揚看了她一眼道:“拳腳可以傷人,頭腦卻可以殺人!”

    許嘉勇內心一動,他平靜望著張揚:“一起夜宵,我請!”

    張揚笑道:“那就不客氣了!”

    時維道:“清江小築吧!”

    史英豪落敗自然沒有吃夜宵的心情,李長軍和梁百川也婉言謝絕了許嘉勇的邀請,人家年輕人一起,他們也沒興趣跟著湊熱鬧。

    清江小築是開在清江路的一座小飯店,這兒每天都營業到淩晨,張揚之前並沒有到這來過,小飯店門臉不大,裝修的古『色』古香,老板是四川人,待人熱情,很擅長生意之道,所以來這的回頭客很多。

    這家小店是喬夢媛最先發現的,她祖籍四川,文文弱弱的樣子居然很能吃辣,時維老家在湖南,兩個女孩子對辣椒的偏好看得張揚目瞪口呆。

    許嘉勇則一點辣椒都不能吃,張揚雖然能吃辣,也比不上兩位女孩子,喬夢媛點了個鴛鴦涮鍋,又點了一些四川風味小吃。

    張揚因為剛才這場比拚消耗了一些體力,先要了碗擔擔麵吃了,然後才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喬夢媛和許嘉勇都是不怎麼喝酒的,時維酒量雖然不行,酒膽卻很大,弄了一瓶啤酒陪著張揚喝,今晚見識到張揚的威風之後,時維對他頗為敬佩,笑道:“張揚,你居然能和史英豪打平手,你好厲害!”

    許嘉勇微笑道:“張揚,想不到你的武功居然這麼厲害!”

    張揚淡然笑道:“四肢發達那是武夫,如今這社會已經不是憑著拳腳走遍天下的時候了,很多的時候需要動頭腦!你說對吧?”

    許嘉勇笑著點了點頭。

    這時候有位賣報的經過,喬夢媛叫住他,拿了份江城晚報,她對新聞很是關心。這兩天報紙的頭版都刊登著市委書記杜天野上任的事情,喬夢媛輕聲道:“杜天野來江城了,不知道他以後會重點抓什麼地方。”

    許嘉勇笑道:“江城的經濟發展方向已經確定,無非是經濟開發區和旅遊經濟兩手抓,這兩年單單是深化企業改革就夠折騰的了!”

    時維喝了口橙汁道:“姐夫,你好有政治頭腦,不當官可惜了!”

    張揚很不厚道的來了一句:“政治基因也靠遺傳的,許總很有政治天分!”

    許嘉勇深邃的雙目中憤怒的光芒稍閃即逝,他敢斷定張揚這句話是存心故意,這廝分明在挑戰自己的忍耐底線。

    喬夢媛敏銳的覺察到了許嘉勇的憤怒,悄悄伸出手去,在桌下握住了許嘉勇的大手。

    許嘉勇微笑道:“政治上的事情太複雜,我還是喜歡做生意,可能我對於金錢比權力的欲望更強烈吧!”他很好的控製了自己的情緒。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

    時維道:“你對什麼的欲望最強烈?”

    “女人!”張大官人一句直白無比的話讓喬夢媛和時維都紅了臉,時維啐道:“真不要FACE!”

    張揚卻笑眯眯道:“本『性』使然!為什麼我說真話的時候總是沒人相信?”,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接通電話,聽到何歆顏清脆悅耳的聲音:“死張揚,你在哪兒啊?我到火車站了!快來接我!”她的聲音太大,時維和喬夢媛都聽到了,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時維道:“說曹『操』曹『操』就到!你女人來了!”

    張大官人哈哈笑了一聲,他沒解釋,也沒有解釋的必要,就算解釋給別人聽,誰也不會相信。

    何歆顏聽到麵女孩子說話的聲音,滿腹狐疑道:“張揚,你和誰在一起啊?”

    “普通朋友!”張大官人倒沒撒謊。

    時維唯恐天下不『亂』的來了一句:“什麼普通朋友啊,我是你女朋友!我們在清江小築!你來吧!”

    張揚還沒有來得及解釋,何歆顏就掛上了電話。望著一臉得意笑容的時維,張大官人無奈的搖了搖頭:“我說時維,你可夠壞的啊!”

    時維隻是笑。

    張揚起身道:“得,我得走了啊!真的要接人!”

    喬夢媛淡然笑道:“才九點多鍾,江城的治安沒那麼『亂』,你約她一起過來吃飯吧,反正都是朋友!”

    張揚再打電話的時候何歆顏不接了,心中不由得嘀咕起來,這丫頭莫不是生氣了?可轉念想想,何歆顏應該沒這麼小心眼。

    許嘉勇道:“還是在這兒等著吧,說不定人家已經來了!”

    果不其然,十五分鍾之後,何歆顏就走入清江小築,她身穿綠『色』風衣,手中拎著一個紅『色』皮箱,張揚笑道:“大紅大綠的,真夠養眼的,你生怕別人認不出你來!”

    喬夢媛和時維都是眼前一亮,何歆顏的美是連女人都要忍不住多看幾眼的那種。

    張揚幫她把皮箱放在一邊,何歆顏笑道:“我怕耽誤你吃飯,所以自己打車找過來了,餓死我了!”

    許嘉勇讓人給添了套招呼,何歆顏挨著張揚的身邊坐下,她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叫何歆顏!”

    時維笑道:“你好!”

    何歆顏從時維的聲音聽出她是剛才在張揚身邊說話的那個女孩,伸出手去,和時維握了握,笑道:“你是張揚的女朋友吧!真漂亮!”

    這下把時維鬧了一個大紅臉,她結結巴巴道:“你別誤會,我剛才……開玩笑呢……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

    張揚故意道:“我們倆真沒什麼,清清白白的,連手都沒拉過!”這廝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時維氣得恨不能把這一鍋辣油扣到張揚腦袋上。

    何歆顏落落大方道:“他這人就是這樣,見到漂亮女孩子就喜歡套近乎!”

    張揚苦笑道:“我是那種人嗎?”

    時維小聲道:“你是他女朋友?”

    何歆顏搖了搖頭:“他是我表舅!我怎麼可能是他女朋友!”

    張大官人一轉臉,滿口的菊花茶噴了出去。

    許嘉勇和喬夢媛何等的頭腦,一眼就看出張揚不可能是何歆顏的表舅,但是時維認真了:“真是你表舅啊!”

    何歆顏笑著點了點頭,拿起兩瓶啤酒,幹脆利落的開了瓶,過去啤酒妹可不是白幹的。時維一臉的羨慕:“厲害啊!”

    何歆顏又開了一瓶,將其中一瓶遞給了張揚:“表舅!咱們吹一瓶!”

    “吹就吹!誰怕誰啊!”張揚一仰脖一瓶啤酒咕嘟咕嘟下了肚,何歆顏巾幗不讓須眉,也幹了一瓶。讓同為女『性』的喬夢媛和時維看得瞠目結舌,時維也有這樣的膽量,可惜酒量不行,看著何歆顏這麼豪爽的喝酒,心頭還真是有些羨慕。

    喬夢媛道:“何小姐,給水之韻化妝品做廣告的是你吧?”

    何歆顏點了點頭。

    喬夢媛這麼一說,時維也想了起來:“真的啊!你真人比廣告上還要漂亮!”

    張揚笑道:“其實這次我……外甥女就是來江城拍廣告的!”,這外甥女叫起來的確有些拗口。

    何歆顏強忍住笑。

    喬夢媛饒有興趣道:“拍什麼廣告?”

    “江城製『藥』廠的新『藥』廣告!”

    喬夢媛道:“我有個想法,我們匯通還缺少一個廣告代言人,不知何小姐有沒有興趣?”她對何歆顏的欣賞是出自內心的。

    何歆顏道:“對不起,我已經接下了飛捷公司的代言,據我說知你們的業務範圍有重疊的地方,我恐怕沒有和喬小姐合作的機會了。”

    喬夢媛頗感遺憾的歎了口氣。

    許嘉勇道:“飛捷出手倒是挺快!希望以後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

    晚飯過後,張揚帶著何歆顏向市『政府』一招駛去,何歆顏輕聲道:“喬夢媛就是喬老的孫女?”

    張揚點了點頭道:“許嘉勇的未婚妻,時維是喬夢媛的表妹!”

    “張揚!”

    “叫我表舅!”

    何歆顏笑著在他胳膊上擰了一下,小聲道:“表舅!”

    “噯,乖!”

    “要死了你,非要占我便宜!”何歆顏又在他身上捶了一下。

    “帶我去哪兒?”

    “去我家!”

    “我才不要呢,去你家我不放心!”

    張揚笑道:“是對我不放心呢,還是對你自己不放心啊?”

    “都不放心!”何歆顏的聲音低的幾乎連自己都聽不清。

    “那就去一招,我在你隔壁住!”

    何歆顏輕輕點了點頭。

    何歆顏從嵐山給張揚帶來了一些地方特產,還有一件她親手給張揚織的『毛』衣,張大官人雖然有這麼多女朋友,可送他溫暖牌『毛』衣的,何歆顏還是第一個,張揚內心中難免又感動了一番,這『毛』衣可是何歆顏一針一線的織出來的,想不到何歆顏的這雙小手除了會拿酒瓶子開瓢以外,居然還會織『毛』衣。

    張揚開了兩間房,在市『政府』一招耳目眾多,這廝還是很老實的。他剛剛洗完澡,房間的電話就響了,拿起電話,居然是市委書記杜天野打來的,張揚有些愣了,他怎麼會知道自己住在這?

    杜天野語氣嚴肅道:“小張啊!你膽子不小,居然帶女孩子跑到一招來開房!”

    張揚叫苦不迭道:“我說杜書記,咱可不能誣陷好人啊,她睡她的,我睡我的,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跟她住在一起啊!”

    杜天野哈哈笑了起來:“你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懶得說你,下來吧,陪我喝點!”

    張揚沒奈何隻能答應,等何歆顏洗澡更衣之後,帶著她一起去了一號小樓,順便帶了一些何歆顏拿過來的土特產。

    杜天野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呢,明星服務員蘇媛媛正在餐桌上準備,張揚把手中的醬排骨和蹄交給蘇媛媛:“小蘇,幫忙弄一下!”蘇媛媛向何歆顏多看了一眼,最近電視上頻繁播出水之韻化妝品的廣告,何歆顏的名氣已經悄然傳播開來。

    杜天野站起身,跟何歆顏打了個招呼,他沒見過何歆顏,不過張揚身邊的美女太多,他也是見怪不怪。

    蘇媛媛把張揚帶來的菜裝盤,然後又開了一瓶清江特供,酒是張揚送過來的。杜天野別人的東西不收,可張揚帶來的東西還是來者不拒的。

    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不覺笑道:“杜書記今天這麼有興致,這麼晚了還請我喝酒!”

    杜天野笑道:“你忘了明天是星期天嗎?”

    經他提醒張揚才想了起來,自己還答應過杜天野,明天要帶他去清台山拜會陳崇山呢!

    杜天野道:“開了一下午的會,晚上九點多才散場,真的很累,我讓小蘇弄了幾個小菜,本想自己吃的,可小蘇說看到你來一招了,所以給你打了個電話!”

    張揚這才明白杜天野何以會知道自己來到一招,有些不滿的看了蘇媛媛一眼,心說這妮子嘴可真快!蘇媛媛自知理虧,臉微微有些紅。她輕聲道:“顧書記,沒事我就先回去了,這些東西明天一早我會過來收拾!”

    杜天野道:“別忙著走嘛,一起吃點,反正你今晚值班!”

    蘇媛媛還想推辭,何歆顏笑道:“留下來吧,陪陪我,看他們兩個大男人喝酒挺無聊的!”,蘇媛媛這才答應下來。

    杜天野和張揚單獨喝酒的時候並無拘束,兩人用茶杯喝酒,不多時一斤酒已經喝完,蘇媛媛又開了一斤,她不忘叮囑杜天野道:“杜書記,注意身體!”

    張揚笑道:“照你的意思,杜書記的身體需要注意,我就無所謂了?”

    蘇媛媛咬了咬櫻唇沒有說話,心中卻想,人家是市委書記,你才是個企改辦副主任,能相提並論嗎?

    杜天野笑道:“你這張嘴,別難為人家小蘇!”他向蘇媛媛道:“沒事,你放心吧!”

    何歆顏拉著蘇媛媛坐下道:“他們都是海量,別說是二斤,我看每人二斤也沒問題!”

    張揚提起今晚和喬夢媛許嘉勇他們一起吃飯的事情,杜天野道:“我今天上午去開發區實地看了看,他們的匯通集團進展還是蠻不錯的,以後會成為江城諸多企業的一顆明珠!”

    張揚一直對許嘉勇這個人很不喜歡,他甚至懷疑最近的一係列事件都和許嘉勇有關,不過他並沒有確實的證據,從表麵上看,許嘉勇也一直都在老老實實的做生意,似乎沒有什麼疑點,張揚低聲道:“這個人我不做評論,總之我不喜歡!”

    杜天野笑了笑,許常德的案子他是清楚的,許嘉勇在父親出事之後,迅速攀上喬家這座大靠山,不能不讓人懷疑他的動機和目的,不過他更知道喬家的實力,普通人都能看出的事情,喬家未必看不出來,卻不知許嘉勇究竟用什麼打動了喬家,能讓他們同意他和喬夢媛訂婚。

    蘇媛媛在十一點半的時候告辭離去,她很有眼『色』,知道自己在場的情況下,杜天野和張揚有許多問題不好談。何歆顏也累了,跟蘇媛媛一起走了。

    望著蘇媛媛的背影,張揚不由得笑道:“不錯啊!杜書記蠻有豔福的!”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少給我胡說八道!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他故意板起麵孔道:“說說,你跟何歆顏怎麼個情況?”

    “清白,單純,一杯清水一樣,說出來肯定要讓你失望!”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我才不相信呢!你小子最好給我收斂點,嫣然是我侄女,你要是敢對不起她,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張揚咳嗽了一聲道:“我說杜書記,咱剛聊到哪兒了?你怎麼對女『性』這麼感興趣?”

    杜天野笑了一聲,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將剩下的酒一口喝幹,剝了顆花生米扔到嘴:“你對左援朝和李長宇怎麼看?”

    張揚向後靠在椅背上:“不好說,他們都有長處,也都有短處,李長宇務實,但做事趨於保守謹慎,左援朝眼光長遠,不過做事情有些激進!”

    杜天野道:“據我說知你私人感情和李長宇更好一些,當初是他把你從春陽一手提拔上來的。”

    張揚點了點頭,想起自己和李長宇之間的那段往事不由得心中暗笑,如果不是李長宇和葛春麗在春水河偷情,被他誤打誤撞的遇到,自己還不一定會走入仕途呢,李長宇如果遇不到自己,現在已經成了泉下冤魂。張揚道:“李長宇對我不錯,不過他這人很多時候有些不給力!做事情缺乏一錘定音的魄力!”

    “左援朝呢?”

    “他過去針對我,不過自從上次和嵐山競爭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後,對我的態度有所改善!”

    杜天野笑了起來:“那是因為,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你是宋省長的未來女婿,還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

    張揚笑道:“也不僅僅是這個原因,我估計他不想和我為敵,主要是害怕我在他和李長宇競爭市長的問題上做手腳。”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你搞破壞的本事是一流的!”

    張揚道:“你問了我這麼多是不是想在他們兩人中做一個抉擇?”

    杜天野道:“他們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多的懸念,李長宇過去曾經得到過顧書記的欣賞,可江城前些日子三環路出事,給顧佳彤帶來了一些麻煩,這件事讓顧書記很不高興,李長宇雖然在江城旅遊上做出了一些貢獻,可對江城這座老工業基地來說,領導們想要看到的絕不是旅遊業的成績,而是各大企業的變革!”

    張揚道:“你是說李長宇抓錯了重點?”

    杜天野道:“分工不同,他原本可以在教育和醫療上做出一些成績,可惜他的運氣又似乎不太好,教育係統出事,醫療係統出事,接二連三的事情讓他在省的印象大打折扣!”

    張揚低聲道:“你對他的印象也不好?”

    杜天野道:“我對他的印象還可以,至少一個能夠禁得起中紀委考察的同誌,在黨『性』原則上沒有太多的問題!不過我發現他在常委會的時候很少發言,如你剛才所說,他做事過於謹慎,江城需要的是大刀闊斧的改革,一個謹慎的人,很難勝任引領改革的重任。左援朝這個人則不同,他很有激情,目光比李長宇要遠大,而且他一直都是搞經濟出身!”

    張揚笑道:“你不怕他搶了你的風頭?”這種話也隻有他敢問出來。

    杜天野笑道:“我倒希望他搶了我的風頭,隻要江城的改革能夠搞上去,經濟能夠得到真正的發展,搶點風頭算什麼?”

    張揚道:“你傾向於左援朝的原因是不是還因為李長宇是洪偉基派係的人?你不想用他?”

    杜天野道:“不是不想用,而是要考慮怎樣用,再說了市長的人選我說了也不算!隻有建議權!我傾向於左援朝的真正原因是,他在領導層中的關係比李長宇要好,想要領導好一個『政府』班子,必須能夠很好的將幹部團結在自己的周圍。當然這隻是我對他們的初步印象,很多事要靠以後來看。”

    張揚道:“沒多少時間了,過了年就是人代會了!”

    杜天野笑道:“嚴新建倒是一個實幹家,他頭腦雖然不如肖鳴靈活,不過這個人有擔當!”

    張揚心中暗樂,假如自己把杜天野的這句評語告訴嚴新建,恐怕嚴副市長要樂的睡不著覺了。杜天野聊興正濃,可張揚已經打起了哈欠:“不行了,我撐不住了,得回去睡覺!”

    杜天野卻道:“這兒有客房,你就在這兒住吧,陪我多聊一會!”

    “那啥……”

    杜天野笑道:“你好歹也是一國家幹部,得多注意影響。”

    “我又沒幹什麼出格的事兒,你別用帶『色』的眼鏡看我行不?”

    第二天一早,張揚就被杜天野從睡夢中喚醒,杜書記這是讓他陪著去青雲峰呢。張揚看了看時間,不過早晨五點,搖了搖頭道:“您是不是精力過剩,昨晚那麼晚睡,今兒又起了個大早!”

    “早去早回,下午我還打算去春陽開發區看看呢!”

    張揚叫苦不迭道:“早知道這樣讓你司機陪著你去了。”他先給何歆顏打了個電話,約何歆顏一起上山。等到他洗漱完畢,來到餐廳,發現蘇媛媛已經把早餐送來,明星服務員果然不是蓋得。

    張揚和杜天野吃完早餐,何歆顏才來到一號小樓,女孩子家梳洗打扮總需要時間的,張揚給她拿了早點在路上吃,杜天野承擔了開車的責任,讓市委書記當司機,可不是普通的待遇。

    杜天野已經是第二次到清台山來,不過上次是跟著張揚一起來吃驢肉,並沒有來得及欣賞清台山的風景,這次總算有機會好好遊覽一下清台山了。通往青雲峰的公路已經鋪設完畢,他們來到清台山腳下的時候是早晨六點半,已經有旅遊車隊陸陸續續的抵達。

    進入景區,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廣告牌,上麵印著清台山和旅遊大使何歆顏的巨幅照片,杜天野笑道:“何小姐原來是清台山旅遊大使!”

    張揚道:“現在看來春陽跟歆顏簽約可占了大便宜,當初代言費才多少啊,現在歆顏的代言費水漲船高,沒十萬起步,壓根沒可能!”

    何歆顏啐道:“我是那麼勢利的人嗎?我喜歡這的山山水水,真的沒有考慮過錢的事情!”

    杜天野笑道:“演藝圈中能有何小姐這般風骨的並不多見!”

    張揚正想說話呢,胡茵茹的電話打了進來,胡茵茹是找他興師問罪的:“張揚,你把何歆顏給我拐哪兒去了?”

    張揚笑道:“我說胡總,大清早的火氣怎麼這麼大?她在這兒呢,我們一起去清台山玩兒!”

    胡茵茹道:“說好了今天還要簽約的,你給我介紹的那個香港導演王準還要跟何小姐磋商廣告拍攝的具體細節!”

    張揚道:“晚上應該回去!”

    “你們已經到清台山了?對了,王準就在影視基地,你們抽空跟他見見麵,看看他的方案!”

    汽車行駛到奔龍瀑停下,下麵的路程需要他們步行前往,走了一個多小時後,來到了青雲竹海,張揚接到了王準的電話,他正在外景基地呢,讓張揚和何歆顏先去他那看看,杜天野對這種事情沒多少興趣,和張揚約定在紫霞觀相見,他獨自一人向山頂走去。

    製『藥』廠找到王準拍廣告是張揚推薦的,王準也很給張揚麵子,隻象征『性』的收取了一萬塊酬金,他之前和何歆顏合作拍攝過江城酒廠的廣告。

    張揚和何歆顏來到外景基地的時候,王準正在指揮拍攝一組高手決戰的鏡頭,兩名替身演員動作很不到位,拍攝進行的並不滿意,氣得王準用粵語嘰呱啦的一通臭罵,然後把現場交給了副導演。

    來到張揚麵前,王準堆起滿臉的笑意:“張主任,想不到你也到清台山來了!”

    張揚笑了笑:“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我陪何小姐過來談談廣告的事情!”

    王準道:“我有個主意,就拍這清台山,何小姐換上古裝采『藥』,然後再切換到一個古代『藥』坊的畫麵,古『色』古香,韻味無窮!”他是個注重效率的人:“何小姐既然來了,今天咱們就把清台山的鏡頭給拍完,回江城再補拍點老街的鏡頭,整個廣告就OK了!”

    何歆顏也不想拍攝拖延太久的時間,她點了點頭道:“成!拍完再簽約也是一樣。”胡茵茹她們都是自己人,當然不用擔心違約的問題。

    張揚道:“那你就留在這兒拍攝吧,我還得去山頂看看!”

    王準卻道:“你別急著走啊!這廣告還得請張主任幫幫忙!”他見過張揚的身手,所以會有這樣的請求。

    張揚笑道:“我堂堂一個國家幹部給你當演員,你夠能想的啊!請得起我嗎?”

    王準笑道:“張主任身材有型,我打算在『藥』廠廣告中給你一個背影。”

    “啥?”

    “半『裸』那種!”

    “你腦子短路了?居然讓我一個『共產』黨員拍脫戲?”

    王準道:“我的構思是,一古代少女背著『藥』簍采『藥』,一失足從山崖滑落,關鍵的時刻,一位赤『裸』上半身的健壯樵夫一把將她抓住,然後兩人一見鍾情,鏡頭隨後切換到古代『藥』坊的製作過程,再切換到你們兩人相偎相依的背影,張主任不願意,我隻能找別人了。”

    張大官人一聽,要找別人跟何歆顏相偎相依,這還了得,我的女人哪能讓別人碰啊!他頓時點了點頭道:“成!我拍!”

    於是張揚也跟著化妝師進了化妝間,既然是樵夫,衣著上當然不可能華貴,穿上一條粗布褲子,蹬上草鞋,上身赤『裸』,張大官人平時沒少鍛煉,體型健美,肌肉勻稱,皮膚因為長期經過陽光的照『射』也是健康的古銅『色』,那位嗲嗲氣的化妝師,伸出蘭花指捏了捏張揚的臂膀道:“你身材真好!”

    張大官人被這廝弄得不寒而栗,向後撤了撤身子道:“我說丫頭,咱不帶這樣的!”

    那化妝師捂著嘴唇道:“討厭了,人家是男人!”說話的時候還伸出手指在張揚的胸肌上戳了戳,張大官人惡心的打了個冷顫:“再敢『摸』我抽你丫的!”

    杜天野在紫霞觀轉了轉,最近紫霞觀的香火也是越來越旺,老道士李信義忙著給香客們解簽,自然無暇顧及眼前這位陌生來客。

    杜天野在紫霞觀內轉了一圈,就前往了張揚所說的石屋,石屋房門緊閉,陳崇山並不在家,杜天野正準備去紫霞觀問問的時候,看到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背著獵槍,手拎著一隻大雁走了上來。

    陳崇山並不知道眼前人是他的親生兒子,雖然前些日子去靜安給妻子掃墓的時候,楚鎮南曾經要拿照片給他看,陳崇山拒絕了,他已經下定決心,這輩子不會出現在兒子的世界之中。

    陳崇山的表情很冷,就像清台山堅硬的山岩,幾十年的風霜磨礪形成了他現在很少和外人交流的『性』格。

    杜天野微笑著迎了上去:“是陳叔叔嗎?”

    陳崇山微微一怔,花白的眉『毛』微微揚起道:“我好像不認識你?”

    杜天野笑道:“我叫杜天野,我爸爸是杜山魁!”

    陳崇山內心宛如被重錘擊中,整個人頓時傻在那,手中的那隻大雁竟然失手落在地上。

    杜天野對陳崇山如此的反應感覺到有些奇怪,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眼前的這位老人就是他的親生父親。他躬身為陳崇山撿起地上的大雁。

    陳崇山望著杜天野的樣子,內心之中一股難言的酸楚滋味彌散開來,他想起已經逝去的妻子邱敏,望著杜天野的輪廓,像極了年輕時的自己。

    “陳叔叔!陳叔叔!”杜天野連續兩聲才把陳崇山從沉思中喚醒,他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緒,『露』出一絲生硬的笑容道:“山魁的兒子,好!好!”他接過杜天野手中的大雁:“快!快麵坐!”

    陳崇山走入房間的時候又差點被門檻絆倒,幸虧杜天野及時扶住了他。

    杜天野在房內欣賞陳崇山書法的時候,陳崇山給他泡了一杯野山茶,直到現在陳崇山都沒有從激動中平複下來,他聲音有些顫抖道:“天野……中午在這兒吃飯吧!”

    杜天野笑道:“不了,我爸爸讓我給您捎來了一些東西!”他把裝著禮物的布包遞給陳崇山,陳崇山點了點頭:“坐!”他沒有當著杜天野的麵打開布包,而是來到了屋。

    麵是一個印花包裹,用針線縫得很密實,陳崇山拆開包裹,卻見麵是一套已經破舊褪『色』的小孩子的被褥,陳崇山看到那被褥上的花紋的時候,眼圈忽然紅了,妻子離開之前穿得就是這件衣服,陳崇山深情撫『摸』著被褥,兩行渾濁的淚水順著他堅毅的麵龐滑落。麵還有一封信,陳崇山撕開信封,展開信紙,麵寫著杜天野的生辰八字,此外還有一顆紅繩串起的桃木平安符。

    陳崇山的記憶忽然回到了三十多年以前,他親手把平安符給妻子戴在手腕上:“敏!這平安符是我親手雕刻的,能夠保佑你們母子平安……”

    杜天野在外麵等了足足十分鍾方才看到陳崇山走出來,陳崇山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在杜天野的對麵坐下,微笑道:“天野,這次你來江城出差嗎?”

    杜天野笑著搖了搖頭道:“工作調動,會呆很長一段時間,等我這邊安定下來,會把我爸媽接過來住一段時間,到時候,你們就可以見麵了。”

    “好……嗯,好!”

    杜天野道:“我聽說陳叔叔寫得一手好字,可不可以幫我寫一幅字?”

    陳崇山點了點頭:“我這就去給你寫!”

    杜天野並沒有想到陳崇山答應的如此痛快,他又怎能知道,別說是寫字,就是他的任何請求陳崇山也不會拒絕,在陳崇山的心中,自己虧欠妻兒的實在太多太多,如果可能,他會盡一切的能力來補償他們,妻子已經逝去,他的所有愛都已經傾注在杜天野的身上。

    張揚和何歆顏在十一點鍾的時候來到了石屋,兩人拍攝的十分順利,來到石屋前,看到陳崇山和杜天野正在親熱的聊著。

    杜天野看到張揚到來,起身道:“這麼久啊!”

    張揚笑道:“拍了幾個鏡頭,所以耽擱了!”

    杜天野下午還想去春陽開發區看看,所以提出現在下山,陳崇山心中極舍不得他走,可這種話又無法說出口,隻是邀請他們留下來吃飯。

    張揚明白陳崇山的心意,向杜天野道:“陳老伯一片盛情,咱們還是在這吃完飯再走!”

    杜天野點頭答應。

    張揚存心想給他父子倆創造一些相處的機會,讓何歆顏去做飯,陳崇山已經把大雁褪好『毛』,張揚剁好之後,何歆顏用石耳山蘑一鍋燉了,香氣四溢。

    因為下午還要考察,杜天野並沒喝酒,張揚望著他們父子,真是越看越像,臨行之前,陳崇山又送給張揚一袋曬幹的野蘑菇,送給何歆顏一顆狼牙,至於杜天野則得到了陳崇山親手書寫的條幅——天地無限,鵬程萬!陳崇山從張揚的嘴得知杜天野已經擔任了江城市委書記,也就是說以後肯定還會有見麵的機會,心中又是高興又是忐忑。

    杜天野他們離開的時候,張揚故意落在最後,低聲向陳崇山道:“陳老伯,我怎麼覺著這杜天野長得很像你啊?”

    陳崇山微微一怔,頓時覺察到張揚話有話,八成是知道了自己和杜天野之間的關係,不過他既然沒有挑明陳崇山是不會承認的,低聲道:“你可別『亂』說!”

    張揚笑道:“成,我不『亂』說,我走了啊!”

    陳崇山叫住他,低聲道:“有空常來坐坐!”

    張揚心領神會:“你放心吧,有時間我會和杜書記常來坐坐!”

    周一的常委會上,話題終於落在了省十佳青年的推選問題上,按照左援朝的提議,常委們進行了投票,這種事情本來不用勞動常委們費心的,可因為之前選舉引起的一係列風波,所以隻能用這種看似公平的方法解決了。

    公平從來都是相對而言,多數人覺得公平,可人大主任趙洋林卻覺得很不公平,自己的女婿孫東強從各方麵來說都應該勝出,應該成為江城優秀青年的代表,可這次杜天野的到來打『亂』了他的計劃,代市長左援朝居心不良,這幫常委都為了討好新來的市委書記,結果是不用多想的。

    投票結果出來之後並沒有任何的意外,張揚以壓倒『性』的優勢被推選為省十佳青年的候選人,當然團市委書記孫東強仍然是江城十佳青年之首,不過這個首位當得就有些窩囊,沒有任何的意義了。江城十佳和平海十佳的差距如同省委書記和市委書記,那相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趙洋林此時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杜天野剛剛宣布散會,他就離開了會議室。

    李長宇也準備走,卻被杜天野叫住,杜天野請他去自己的辦公室一趟,有事想和他單獨談談。李長宇沒有馬上前往杜天野的辦公室,而是到外麵抽了兩支煙,狠狠的過了把煙癮,這才去找杜天野。

    杜天野找李長宇是談江城教育改革問題的,最近江城教育係統的投訴上訪絡繹不絕,很多問題都集中在那,如果不盡快解決,早晚都會激化。

    李長宇也明白問題的確存在,可教育改革並不是說改就改,現行的教育體製已經實行了幾十年,想要改革談何容易?

    杜天野道:“我們的改革方向是獲得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雙豐收,教育是改革的重中之重,隻有良好的教育機製,才能保障光大教室職工安心上課,才能給國家培養和輸送更多的可用之才,教育關係到我們國家的未來,絕不容放鬆。”

    李長宇道:“杜書記,我一直在考慮這件事,可教育和企業不同,企業改革如果失敗了可以從來,可我們的教育如果改革失敗,就沒有重來的機會,我們不可以拿孩子當實驗品。”

    杜天野道:“我說這番話的意思並不是拿孩子當實驗品,而是要更好的提升教育質量!”

    李長宇道:“其實教育係統現在出現的浮躁不安的心態,和教師的工資收入有著直接的關係,作為非盈利單位,教師的收入和各行各業沒辦法相比,個體先行,企業隨後,改革的進度不同,造成了社會收入不同,所以才會有造原子彈的收入不如賣茶葉蛋的說法。”李長宇並不是沒有做工作,最近一段時間他針對教育界的狀況開展了一係列的分析調查,掌握了很多情況。

    杜天野道:“長宇同誌,既然你發現了症結所在,就不必猶豫,想辦法提高教師們的收入!他們的收入提高了,心態也就平和了。”

    李長宇道:“現在教育都是靠國家撥款,教育經費捉襟見肘,想要提升他們的工資,難!太難了!”

    “萬事開頭難!如果不做,問題永遠都不會得到解決!長宇同誌,你要有所行動了!”

    杜天野雖然說得委婉,可李長宇還是聽出了其中批評的意思,李長宇有些鬱悶的離開了杜天野的辦公室,難道這位市委書記的第一把火想從自己頭上燒起?

    

Snap Time:2018-01-17 16:52:01  ExecTime: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