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三十六章政界風雲(上)

  
  第二百三十六章【政界風雲】(上)
  在開發區『政府』和林清紅談判出來,嚴新建抑製不住臉上的喜悅,他向和自己並肩而行的張揚道:“隻要這次的事情順利談成,我會向市媯鳩A申報頭功!”
  張揚笑了笑,他和嚴新建說話也很隨便:“嚴市長,我喜歡實際的!”
  嚴新建哈哈大笑:“想升官還是想發財?”
  “都想!”
  嚴新建指了指前方延伸出的寬闊『露』台,站在上麵遠眺,不遠處南湖的景『色』盡收眼底。嚴新建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微笑道:“肖鳴真會選地方,這兒可是咱們江城的風水寶地!”
  張揚道:“趁著現在南湖的開發沒有大規模興起,嚴市長在開發區找塊地方蓋棟房子,留著將來養老也是好的。”
  嚴新建笑著搖了搖頭道:“我兒子女兒都在上海,我老了退休之後,就去上海投奔他們,我可不想一個人孤零零住在江城。”他頓了頓又道:“我已經提議你擔任企改辦正主任!沒什麼意外的話,最近就會批下來。”
  一直以來張揚都是企改辦副主任,不過對他來說也沒有多大分別,反正企改辦就他一個副主任,他說一不二,正副也沒什麼區別,張揚笑道:“我還當要把我的副處給轉正呢!”
  嚴新建微笑道:“做人不能太貪心,任何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咱們老祖宗的話那可是千真萬確。”
  張揚淡然笑道:“這就是咱們中國人的紅眼病,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
  嚴新建道:“所以中國人講究韜光隱晦,講究中庸之道,講究謙虛謹慎,講究戒驕戒躁!”
  “人要是始終這樣活著豈不是要累死,臉上終日帶著虛偽的假麵,還有什麼真誠可言?”
  嚴新建微笑道:“有些時候,涵養和內斂本身就是虛偽的一部分!”
  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的笑聲在身後響起:“我到處找你們,原來你們躲在這堿搨毀滌琚I”
  嚴新建轉過身去,笑道:“老肖,今天跟天驕集團談判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躲開了,是不是對我心懷不滿啊?”
  肖鳴笑道:“我哪兒敢呢!嚴市長,我一周以前就計劃好了今天要去視察開發區重點工程進度,再說了,工業改製的事情,你市長大人都親自來了,我就不過來湊熱鬧了。”
  嚴新建雖然嘴上埋怨,可實際上他和肖鳴的私交還是很不錯的,肖鳴在級別上並不比他差多少,提升副市長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隻差組織部下文了。
  肖鳴道:“我回來的時候,看到天驕集團的林總走了,我還專門讓辦公室準備了招待午宴呢!”
  嚴新建道:“趕緊取消了,林清紅很務實,她也不喜歡這種場合,事情談得差不多就走了!”
  肖鳴看了看時間道:“取消什麼?反正大家也要吃飯!走,去東林大酒店!”
  嚴新建道:“東林大酒店?那飯菜跟喂豬的差不多,你收了人家多少好處啊?每次都選那堙I”
  張揚笑了起來,看來嚴市長對東林大酒店的飯菜很不滿意。
  肖鳴也笑了起來:“得,您不喜歡,咱們就換地方,你是市長,我聽你的!”
  張揚道:“去吃農家菜吧,離區『政府』不遠!”
  肖鳴對這一帶極其熟悉,張揚一提醒,他馬上就想了起來:“對,對!嚐嚐農家菜!”
  雖然是農家菜,招待的標準還是不含糊的,大蝦、螃蟹、野生甲魚、野鴨大雁。
  肖鳴和張揚都來過不少次,嚴新建卻是第一次前來,吃慣了大酒店的他對這種農家風味讚不絕口,笑道:“這開發區真是個好地方,老肖,要不咱倆換換吧!”
  肖鳴道:“我是真想跟你換,就怕組織部不同意!”,兩人同聲大笑起來。
  張揚在他們麵前很少說話,畢竟級別擺在那堙A不過人家也沒把他當下屬看待,這就是肖鳴和嚴新建聰明的地方,兩人都認識到張揚的能力,所以和他相處的時候盡量做到平等對待,政治上就算做不成朋友也要盡量向盟友靠攏,誰也不想和張揚這種人成為敵人。
  肖鳴酒量平平,喝了兩杯就麵紅耳赤,他有意無意問道:“洪書記開會回來了嗎?”
  嚴新建搖了搖頭,最近市媟F部最為關注的事情就是洪偉基的動向,每個人都意識到洪偉基遇到大麻煩了,不知這次的事情他能不能成功渡過,如果發生變動,將會影響到整個江城的政局,所以誰心堻ㄓㄕw穩。平心而論,洪偉基在江城體製中的口碑並不好,自從他來到江城,給人的總體感覺是碌碌無為,說穿了就是一個混日子的主兒,其實這也怪不得洪偉基,他來到江城之後,先是黎國正出事,然後許常德事發,他自己也被人舉報折騰了一通,誰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變得小心謹慎,不求無功但求無過。
  洪偉基在前來江城之前,他的政治前景是很被看好的,他極有希望成為平海省常委,可當他躊躇滿誌的來到江城,一切突然發生了改變,人生的高峰和低穀原來是緊密相連的。
  嚴新建歎了口氣:“江城這兩年的確不太平!”
  張揚忍不住『插』口道:“我聽說省紀委工作組就在江城,這件事你們知道嗎?”
  嚴新建和肖鳴同時搖了搖頭,肖鳴道:“中紀委來了也跟我沒關係!我們踏踏實實幹好工作才是正本!其他的事情我不想管,也輪不到我管!”
  省委書記辦公室內,省委書記顧允知和代省長宋懷明相對坐在那堙A省紀委書記曾來州坐在沙發上,三人的臉上都沒有笑意。
  曾來州道:“蘇小紅的嘴很緊,豔紅同誌做了很大的工作,可是沒有取得任何的進展,根據我們目前的調查,洪偉基同誌在經紀上的確沒有太多越界的地方,他很謹慎。”
  顧允知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明白了!老曾你回去吧!”
  曾來州起身告辭離去,他知道顧允知和宋懷明有要緊事要談,內幕是自己不適合涉及的。
  房門關上之後,顧允知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低聲道:“茶泡久了有些發苦!”
  宋懷明道:“那就倒掉重新來過!”
  顧允知微笑道:“把水倒掉還是把茶葉一起倒掉?”
  “換成是我就會把茶葉和水都倒掉,洗幹淨杯子重新泡茶!”
  “頭道茶往往也是要倒掉的!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宋懷明也端起了茶杯,他抿了一口:“我不懂茶道,聽說頭道茶就是所謂的洗茶,把茶葉中帶有的雜質和農『藥』殘存成分洗掉!”
  顧允知緩緩落下茶杯道:“老人家發話了,偉基同誌還是有一定能力的!”
  宋懷明並沒有感到任何意外,在此之前他已經知道洪偉基前往北京去見喬老的消息,在喬老生日的時候,他專程打電話過去問候,旁敲側擊的詢問了老人家對這件事的看法。
  顧允知說這話的時候,也在悄悄觀察宋懷明的表情變化,宋懷明波瀾不驚的表情讓顧允知意識到,他應該早就對這件事了然於胸,顧允知的推測不是毫無原因的,宋懷明是喬老的得意門生,發生在平海的事情,喬老不可能不詢問他的意見。
  宋懷明低聲道:“偉基同誌做了很多的工作!”
  顧允知笑了起來,宋懷明在委婉的給他傳遞信息。顧允知是個極有原則的人,往往這樣的人『性』情又是倔強的,他尊敬喬老,也明白喬老那句話的意義,可事情發生了他不可能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接到喬老傳遞的信息之後,顧允知一直都在考慮怎樣處理這件事。
  宋懷明道:“顧書記,我看過偉基同誌這兩年在江城的政績!”
  “評價一下!”
  “碌碌無為!”宋懷明毫不掩飾的給予了四個字的評語,這評語讓顧允知雙目一亮,他和宋懷明對洪偉基這個人抱有同樣的看法。
  宋懷明道:“也許是江城接連發生的事情讓他感到害怕,所以他選擇了不求無功但求無過的處世態度,可對於一個城市的帶頭人來說,這可不是什麼好事,這樣的態度會嚴重影響到城市的發展!”
  顧允知點了點頭:“這件事不好處理!”
  宋懷明道:“我和他談談!”
  顧允知道:“我會找喬老實話實說,也許江城並不適合偉基同誌,換個位置或許能夠激發他的能量!”
  洪偉基從北京並沒有直接返回江城,而是選擇前往了東江,在東江省『政府』,在代省長宋懷明的辦公室內,宋懷明和他做了近三個小時的長談,一切都在極其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著。
  在宋懷明和洪偉基談話兩天之後,一個震驚江城政壇的消息傳出,市委書記洪偉基因工作需要,辭去江城市市委書記一職,調入雲安省擔任副省長!原中紀委五室主任杜天野前往江城擔任江城市委書記。
  洪偉基的離去是顧允知和宋懷明共同努力的結果,當然這和洪偉基本人的意願有著很大的關係,對江城,乃至對平海政壇他已經心灰意冷,他知道自己繼續呆下去,隻會一點點耗盡自己的政治生命,他還年輕,他不甘心這樣下去,如果他堅持,是有可能在江城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呆下去的,可是那又有什麼意義?自己的政治聲譽已經被損害,更失去了直屬領導對他的信任,更何況現在的江城如同一座大山般壓在洪偉基的心頭,方文南近乎瘋狂的報複,讓洪偉基寢食難安,他迫切的想要逃離這座城市。
  顧允知雖然料到了洪偉基的離去,可他並沒有想到上方會這麼快的做出反應,直接空降了一位市委書記來江城,按照顧允知的本意,他是想提議嵐山市長常頌前往江城擔任市委書記的,而常頌留下的空缺可以由他的老部下夏伯達填補,上方的反應之迅速讓顧允知措手不及。之前沒有任何的征兆表明會有這麼一位市委書記突降江城,顧允知甚至對杜天野的資料都了解甚少,不過他很快就搞清楚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杜天野,男,現年三十八歲,出身軍人家庭,父親是我軍高級將領,在擔任中紀委五室主任之前並沒有地方任職的相關經曆,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信息是,杜天野是副總理文國權的未來女婿。也就是說他擔任江城市委書記這件事上,文副總理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顧允知有些想不透,文副總理為何能夠做出這麼迅速的反應?是他一直在關注平海的事情,還是有人將情況及時匯報給了他?喬老和文副總理之間的某些矛盾,顧允知也聽說過一些,雖然無從證實這些事的真假,不過有一點他能夠斷定,喬老和文副總理絕非同一陣營。在喬老已經出手影響平海事務的前提下,文副總理仍然『插』手,足以證明他對喬老並不買賬,也是對喬老權威的挑戰。
  顧允知並不想平海變成他們的戰場,可事實擺在這堙A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自己沒有占到便宜,文副總理的突然出手,讓他的計劃全盤落空,在洪偉基的問題上,他並沒有完全順從喬老的意思,堅持把洪偉基踢出江城,本來這件事並沒有什麼,可文副總理的『插』手,讓他當初的堅持蒙上了一層尷尬的含義,在喬老看來,極有可能把他和文國權看成同一陣營。
  顧允知此時的心情是鬱悶和複雜的,省媢鼣o件事的內情清楚的人並不多,而且有能力和高層直接對話的更是少之又少,答案隻有一個,宋懷明!一定是他在背後做了文章。
  

Snap Time:2018-10-18 21:39:33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