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二十六章重色輕友


    第二百二十六章【重『色』輕友】

    瑪格麗特要在溫泉度假村逗留幾天,張揚則和安語晨幾人返回了江城,安語晨幾人這次來得目的就是為安老祈福和挑選墓地,時間有限得很,臨行之前,在張揚的安排下,喬夢媛和安語晨姐弟倆見了麵。

    喬夢媛已經做好了合作開發南林寺商業廣場的計劃書,安語晨和喬夢媛聊天的時候,安達文在一旁觀看計劃書。

    喬夢媛初始的時候對這個高中生一樣的年輕人並沒有提起足夠的重視,她指出了安家在開發中所遇到的困境,這都是因為他們對現實國情的不了解所引起,根據安家擬訂的投資額,就算南林寺廣場順利開發,其規模和影響也是極其有限的,她有能力做通市『政府』的工作,在原有的基礎上,將開發區域擴大三分之一,將南林寺廣場打造成為文淵區第一的文化商業中心,開發麵積增大,實際投資額自然也要水漲船高,多出的資金部分由她來負責解決。

    安語晨在商業上並沒有多少經驗,雖然爺爺明確把國內交給她打理,可她害怕做不好,還是把弟弟安達文叫了過來。安達文看完計劃書,淡然笑道:“喬小姐,恕我直言,這份計劃書對我們來說很不公平!”

    喬夢媛微笑道:“何以見得?”

    安達文道:“你這份計劃書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因素,那就是修繕南林寺的部分,你把開發南林寺商業廣場,和南林寺完完全全的劃分開來!”

    “據我說知,南林寺屬於公益,和商業無關吧!”

    安達文點了點頭道:“南林寺的確屬於公益,我們在商言商,如果沒有南林寺的公益,江城市府又怎麼會把商業廣場的開發權交給我們?所以我們必須要把修繕南林寺的成本計算在內,如果喬小姐也認同的話,這份計劃書自然就不公平了!”他笑著把計劃書放在桌麵上。

    喬夢媛有些驚奇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她也聽說過安家現在的掌門人是這個叫安達文的年輕人,不過一個十九歲的『毛』孩子能有多大本事?可安達文隻是粗略瀏覽了一下計劃書就把握到事情的關鍵之處,安達文又道:“你所說的擴大開發區域的確讓人心動,可是我們安家並不缺錢,喬小姐能做到的事情,我們一樣可以做到。”

    喬夢媛道:“安先生對國情並不了解,安小姐,從南林寺開發到現在,你們所遇到的麻煩並不少吧?”

    安語晨點了點頭,的確!自從南林寺開發工程啟動以來,紡織廠就沒有消停過,搞得安語晨幾度都想要放棄。

    安達文道:“這一點上我和喬小姐的看法一致,我相信如果喬小姐介入的話,我們的開發會進行的更加順利,我做生意喜歡直來直去,喬小姐的建議我很感興趣,可是你說提出的分成比例,我不會同意,喬小姐之所以找上我們,是因為你覺著我們現在手抱著一塊璞玉,你以為自己是一個出『色』的工匠,所以想跟我們合作,幫我們把這塊璞玉變成價值連城的工藝品。”

    他的形容很貼切,喬夢媛頻頻點頭。

    安達文道:“我可以付給你回報,但是我不可能因為你幫我雕琢這塊璞玉,而把其中的一半分給你!我們可以合作,前提是分配方案要達成一致,利益的分配方麵,我會給出一個具體的數字,如果喬小姐認為可以接受,我們應該可以合作!”

    喬夢媛微笑道:“希望你不要讓我等得太久!”她和安達文握了握手。

    張揚開車送喬夢媛離開,途中喬夢媛由衷感歎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想不到安達文小小年紀竟然這麼厲害!”

    張揚笑道:“如果他不沒本事,安老也不會放心把這麼大的財團交給他打理!”

    喬夢媛向張揚笑道:“無論這次合作能否成功,我都要感謝你!”

    “在我的理解,女孩子向別人說感謝往往都有著不同尋常的意思!”張大官人笑眯眯道。

    喬夢媛笑了起來:“張揚,我早就聽說了你很會哄女孩子,可我卻已經過了發夢的年齡。”

    張揚笑著看了看喬夢媛,在自己的麵前喬夢媛表現出超乎尋常的警惕,這證明喬夢媛並沒有把他當成朋友,張揚剛才也隻是故意這麼說,他對喬夢媛也從心底警惕,喬夢媛是許嘉勇的未婚妻,她無疑是站在許嘉勇的立場上,如果江城發生的一係列事件都是許嘉勇在背後搗鬼,那麼喬夢媛就是幫凶,這個表麵柔弱的女子心機絕不簡單。

    喬夢媛道:“張揚,你和嘉勇是怎麼認識的?”

    “通過左曉晴!”張揚的這個答案很直接,很坦白,卻讓喬夢媛心底感到很不舒服。

    喬夢媛返回匯通分公司,發現許嘉勇在公司等她,他也關心喬夢媛今天談判的結果。

    喬夢媛把今天和安達文會麵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之後,又感歎道:“安達文不簡單,南林寺廣場的事情上,我們占不了太多的便宜。”

    許嘉勇道:“還打算跟他合作嗎?”

    喬夢媛道:“為什麼不?這個項目大有可為,有介入的機會,就可以從中分一杯羹,隻要條件合適,我會介入的。”她停頓了一下又道:“剛才張揚送我來的!”

    許嘉勇嗯了一聲,向後靠在大班椅上。

    “我問他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他怎麼說?”

    喬夢媛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道:“他說通過左曉晴!”

    許嘉勇的內心深處宛如被皮鞭猛抽了一記,他的語氣依然平淡:“他還說什麼?”

    喬夢媛搖了搖頭:“嘉勇,我知道你很恨他!”

    許嘉勇霍然睜開雙目,他有些憤怒的看著喬夢媛。

    喬夢媛歎了口氣,來到他的身後,雙手扶在他的肩頭上:“嘉勇,有句話,我放在心已經很久了,仇恨這個東西,放在心越久,對自己的傷害就越大,張揚不是個普通人,你想要對付他,到最後的結果隻能是兩敗俱傷,何必呢?”

    許嘉勇目光中的憤怒漸漸黯淡了下去,他拍了拍喬夢媛的左手:“夢媛,我需要時間,也許過些時候,我可以徹徹底底的忘記這件事。”

    喬夢媛一雙美眸越發顯得憂鬱起來,她了解許嘉勇的『性』格,隻要他認準的事情,他無論如何都會一直走到底,現在說的這句話根本就是在敷衍自己,喬夢媛咬了咬櫻唇:“嘉勇,放下仇恨,我們會生活得更好!”

    許嘉勇唇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可此時他的內心卻冷酷到了極點,放下仇恨,張揚害死了他的父親,搶走了他最心愛的女人,這樣的奇恥大辱又怎能說放就放?不過許嘉勇從張揚最近的作為已經意識到,張揚一定對他產生了警惕之心,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也許暫時『性』的放一放不失為一個絕佳的選擇,放長線方能釣大魚。

    劉五失蹤了,專案組按照魏長貴提供的線索去抓捕劉五,可是劉五早已人去樓空,根據了解到的情況,在方海濤死後,劉五就已經下落不明。

    江城公安局長榮鵬飛緊皺濃眉,專案組的確取得了一定的進展,找出了殺死方海濤的真凶,可根據眼前掌握的情況,幕後一定有人指使,這件案子和刺殺田慶龍的案子有一點極其的相似,都是犯罪的直接執行者被抓住,可背後的策劃者都毫無頭緒。

    杜宇峰在進行案情總結的時候說道:“劉五唆使魏長貴殺死方海濤,可是根據我們的調查,劉五過去和方文南沒有任何的接觸,也沒有任何的衝突和矛盾,他很可能是個中間人,是別人委托他,他又找到了魏長貴下手。”

    榮鵬飛道:“也就是說案情已經陷入了僵局,隻有找到劉五才能挖出他背後的那個人!”

    專案組副組長薑亮道:“榮局,我們無法排除劉五也隻是中間人的可能,就算找到他也未必能夠挖出幕後黑手。”

    榮鵬飛道:“無論怎樣,你們專案組的工作成績還是值得肯定的,至少已經找到了殺死方海濤的凶手!”他轉向秦白道:“小秦,讓你調查的情況怎麼樣了?”

    秦白道:“根據技術部的初步分析,那些匿名電話都是一個人打來的!”

    杜宇峰『插』口道:“有件事很奇怪,打匿名電話的人對公安局內部的情況很清楚,無論辦公電話,還是你們幾位局長的手機號,他都清清楚楚的……”杜宇峰的話沒有說完,榮鵬飛的電話就響了。

    榮鵬飛苦笑著搖了搖頭,接通電話,電話內傳來一個嘶啞的聲音道:“想知道方海濤是誰殺的嗎?”

    榮鵬飛向周圍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很喜歡玩啊?是不是電話費不花錢?還是你收了別人很多錢?”

    對方陰測測笑了起來:“方海濤讓人去刺殺田慶龍,最恨他的人是誰?上次在審訊的時候,他差點被人打死,你們有沒有腦子,這麼簡單的事情還讓我提醒!”說完他馬上就掛斷了電話。

    榮鵬飛緩緩合上手機,他向薑亮道:“去把田斌的檔案調出來,查查他跟劉五之間有沒有什麼關係!”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劉五不但和田斌有關係,而且兩人的關係十分密切,劉五曾經給田斌當了兩年的線人,案情的發展變得越發撲朔『迷』離了,至少從表麵上看,田斌極其可疑,他有過暴力毆打方海濤的記錄,而且他始終認為刺殺父親是方海濤指使他人所為,曾經揚言就算不幹這個警察也要讓方海濤付出代價。

    薑亮將調查來的結果交給榮鵬飛的時候,榮鵬飛沉默了足足兩分鍾,然後通過後門來到辦公室的陽台上,薑亮跟著走了出去,低聲道:“榮局!”

    榮鵬飛道:“你怎麼看這件事?”

    薑亮道:“我認為田斌不可能這麼做,他是警察,他比普通人要懂得法律,他不會知法犯法!”

    “貪贓枉法的警察也不在少數!”

    薑亮道:“榮局,我始終覺著這個匿名電話很奇怪,他分明在一步步將我們引向他所設下的圈套。”

    榮鵬飛笑了起來:“真正應該注意的反倒是這些匿名電話,不過打電話的人實在太狡猾,以我們的現有技術,根本沒辦法查到他,這個人對我們公安局內部的情況很熟悉,他熟悉我們的辦案流程,對我們的每一步掌握的都十分清楚。”

    薑亮低聲道:“你是說……這個人很可能來自我們的內部?”

    榮鵬飛點了點頭,望著陰雲密布的天空,表情顯得異常凝重:“薑亮,我總覺著以後還會有更大的事情發生,這場仗不好打,我們必須馬上行動起來,在對方釀成更大的悲劇以前將他製止!”他拍了拍薑亮的肩頭道:“看守所的事情做得很棒,能夠讓魏長貴老老實實認罪,已經讓讓我們公安係統找回了一點顏麵。”

    薑亮有些尷尬道:“榮局,其實魏長貴之所以老老實實承認,是因為我們請了外援!”

    “外援?”

    薑亮這才把張揚出手幫忙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榮鵬飛笑道:“張揚果然有些本事!”

    張揚這兩天也是極其忙碌,主要是協調紡織廠的問題,他和文淵區的領導聯合工作,總算把紡織廠那幫工人給安撫了下去,南林寺商業廣場是文淵區以後的重點工程,商業廣場一旦修建完成,將會搞活文淵區的經濟,文淵區領導也表示了高度的重視。

    百忙之中,張揚也沒忘了教育趙靜,抽出時間給她打了個電話,苦口婆心的教育了趙靜一通,想不到趙靜這次態度居然十分的堅決,言語中對丁斌頗為維護,看來已經原諒他了。這讓張揚很不爽,氣呼呼的訓斥了趙靜兩句就掛上了電話。

    胡茵茹在這個時候走入了他的辦公室,看到張揚的樣子,頓時覺察到他心情不好,輕聲道:“誰惹你生氣了?怎麼氣成這個樣子?”

    張揚怒道:“還有誰?趙靜那個沒出息的丫頭!現在居然又和丁斌攪和在了一塊兒!”

    胡茵茹對趙靜的事情也是了解的,她微笑道:“算了,年輕人的感情事,你又幹涉不了。再說了,人家犯過錯,也不能把人家一棒子打死,總得給人家一個改過的機會不是?”

    張揚咬牙切齒道:“麻痹的,這小狗日的再敢對不起我妹妹,我弄死他!”

    胡茵茹笑道:“你看看你,哪還像個國家幹部,張口閉口都是粗話,讓人聽到影響多不好?”

    張揚眯著眼睛看著胡茵茹道:“你嫌我粗啊?”

    胡茵茹稍一拒絕頓時覺著這廝一語雙關,紅著臉罵道:“不要臉,大白天的胡說什麼?”

    張揚笑了一聲,看了看牆上的掛鍾已經到了下班時間,起身道:“走,出去吃飯!”

    胡茵茹道:“我新近發現了一家飯店很不錯,我帶你去!”

    “哪兒啊?”

    “去了就知道了!”

    胡茵茹帶張揚去的地方是南湖水庫,在水庫的西岸有一家當地人開得飯店,已經經營了十多年,以河鮮農家菜為主,飯店連個招牌都沒有,室內陳設也是極其簡單,不過菜肴十分美味,兩人點了一條青魚,做了一魚四吃。

    張揚馬上發現這店老板狡猾的地方,青魚都是現稱現做,不過每條都得有五斤以上,他們兩個人顯然吃不了這麼多,不過張大官人也不會在乎這點小錢,更何況,吃飯也不用他付賬,胡茵茹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涼菜也別有特『色』,醉蝦、糟魚、薄荷、苦菜,這邊涼菜剛剛端上來,張揚的電話就響了,卻是公安局長榮鵬飛找他喝酒,張揚把地方說了,讓榮鵬飛自己過來,這邊剛剛掛上電話,國安局趙軍的電話又打了過來,他到江城了,讓張揚去火車站接他。

    張揚這個鬱悶啊!好不容易過了幾天清淨日子,這國安又找上門來了,不過想想國安給自己也幫了不少忙,以後顧佳彤誰的還得靠國安方麵幫忙照顧,趙軍又是自己的直屬領導,人家大老遠來了,總不能不理人家,咱張大官人從來都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他約好地點讓趙軍去等著,馬上又給榮鵬飛打了個電話,讓他把趙軍順道給捎過來。

    張揚掛上電話,胡茵茹不無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比國家『主席』還忙呢,想跟你單獨吃頓飯都不行!”

    張揚笑道:“沒辦法,這些人都不好推,晚上我好好補償你!隻要你不嫌我粗就行!”

    “滾!”胡茵茹紅著臉罵道。

    榮鵬飛是帶司機過來的,這證明他想喝酒,榮鵬飛有個習慣,如果是自己駕駛,他肯定滴酒不沾,身為公安局長,要以身作則,想管理人家,首先要端正自己。

    趙軍路上已經知道了榮鵬飛的身份,可他沒有把自己的真正身份告訴榮鵬飛,隻說自己從北京來,對工作什麼的也沒有具體介紹。

    張揚讓胡茵茹又加了幾道特『色』菜。

    榮鵬飛雖然來江城有一段時間了,可南湖水庫卻是第一次過來,他對這的風光讚不絕口,張揚招呼他們坐下。榮鵬飛的司機是不敢坐的,老老實實去外麵大廳炒了個菜,要了碗米飯吃完後就回車內等著了。

    趙軍看了看張揚,看了看胡茵茹,他對這廝換女朋友的速度深表佩服,當然人家身邊女伴的質量也是相當的高。

    張揚幫他們介紹了一下,榮鵬飛和胡茵茹是認識的,他笑道:“希望我今天沒有打擾你們吃飯的心情!”

    張揚笑道:“我說榮局,你這人怎麼這麼虛偽,剛才都跟你說我們在一起吃飯,你這不還是來了!”

    幾個人同聲笑了起來,胡茵茹起身拿起帶來的五糧『液』給他們倒上,因為『藥』廠剛剛恢複生產,最近她的業務也很繁忙,汽車尾箱內隨時都準備著兩箱五糧『液』,以備不時之需。

    胡茵茹自己開了瓶果汁,張揚他們三個連喝了三杯酒,然後打開了話匣子,榮鵬飛原本找張揚的目的是為了跟他單獨聊聊案情,他知道張揚的本事,既然薑亮能請外援,他一樣可以請外援,讓張揚了解了解案情幫他分析分析,可現在趙軍在場,說話就不是那麼方便了。

    趙軍找張揚也有事,也想單獨談,可國安的事情都是高度機密,不能讓外人知道。

    兩人都抱著這樣的想法,所以酒桌上都漫無邊際的扯著閑話,菜很好,酒也很好,就是談話無法深入,張揚心明白。

    出門上廁所的時候,趙軍向張揚道:“我找你有事!”

    張揚點了點頭,指了指前麵,兩人走到湖邊,趙軍道:“安德淵來了?”

    張揚這才明白了趙軍過來的真正目的,他笑道:“不錯!”

    “為什麼不提前向我匯報!”趙軍的下一句話就讓張揚感到不爽。

    “我憑什麼向你匯報?”

    “你……”

    “我說趙軍,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擺出一副領導麵孔,有話好好說,我又不欠你什麼!”

    趙軍點了點頭:“安德淵是什麼人你不知道?”

    “我當然知道,所以他在江城期間,我寸步不離的盯著他,我就怕他犯罪,可人家到這做什麼事情都很謹慎,表現的就是一個守法公民,我還能怎麼著?總不能動用公安機關把他給關起來?”

    趙軍的語氣緩和了一些:“可無論怎麼樣,他過來江城,你都要給我消息!”

    “我不給你消息你也知道了,你來了有什麼用?人家不犯罪,你總不能抓他?”

    “我說你怎麼這麼刺蝟?我說你一句,你十句在這兒等著!”

    張揚歎了口氣道:“話不投機半句多,趙軍同誌,我得提點意見,你的工作態度很有問題!”

    趙軍瞪了張揚一眼:“我懶得跟你廢話,反正上頭對你這次的做法很不高興,希望你不要有下次!”

    “我說你這次來江城就是為了這件事?”

    “常浩死了!”

    張揚內心劇震:“什麼?”

    趙軍抿起嘴唇,雙目望向遠方煙波浩渺的湖麵:“去香港之後的事情,死前遭受了折磨,很慘!四肢多處骨折,頸椎被人折斷了……”

    張揚怒吼道:“誰幹的?”

    “不知道,我們懷疑是秦樸,這件事可能和你殺死野狼秦粵有關,當時出任務的是你們兩個,所以組織上希望你小心!”

    張揚怒視趙軍,壓低聲音道:“這就是你們國安的保密措施?我的身份暴『露』了,可常浩一直在幕後,他怎麼會暴『露』?你們內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不查?”

    趙軍默然無語,國安內部的確存在問題,他們一直在查,可直到現在仍然沒有結果。

    此時胡茵茹從飯店內走了出來。

    兩人不方便多說,聊完關鍵的事情,又回去了。

    趙軍並未久留,他要前往常浩的家鄉雲安,處理他的喪事。榮鵬飛讓司機把趙軍送走,他也感覺到趙軍這個人有些神秘,不過並沒有指出。

    當著胡茵茹的麵,榮鵬飛並沒有忌諱什麼,很委婉的和張揚敘述了一下最新的案情進展,張揚聽說匿名電話的事情,不由得又想起了常浩,心中一陣難過,如果常浩活著,也許能夠找到那個打匿名電話的人。

    榮鵬飛也覺察到張揚情緒上的變化,司機回來之後,他很快就告辭離去。

    張揚和胡茵茹並肩走在湖畔,夜『色』深沉,清風溫柔,胡茵茹挽住張揚的手臂,指向不遠處的那片地方:“那不錯!”

    張揚微微一怔,他緩了一下方才反應過來,胡茵茹所說的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要給他批一塊地皮的事情。張揚點了點頭道:“成!明天我給肖鳴打個電話,你直接去找他,把地皮的事情確定下來。”

    胡茵茹依偎在他的肩頭,輕聲道:“張揚,是不是有心事?”

    張揚點了點頭:“我很好的一個朋友死了!”他在湖邊的連椅上坐下,胡茵茹在他身邊坐下,摟住他的身體,輕輕撫『摸』著他的心口:“人活在這個世上,有些事總是難免的!”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悲劇在我的身邊發生!”張揚閉上眼睛,他忽然發覺,最近一段時間身邊發生了太多的悲劇,而這一係列的悲劇或許都和他有關,他不能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他要做出改變。

    胡茵茹更加用力的摟緊了他:“張揚,不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到自己的身上,你做的已經很好!”

    張揚輕撫胡茵茹的秀發,低聲道:“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身邊的人!”

    江城酒廠的改革並不順利,劉金城在北京和韓國人簽署的包裝流水線設備出現了問題,設備運抵江城拆箱之後,江城酒廠的工程師馬上發現這些設備和他們想想的不同,他們廠子預先定下的型號是SSII-VII,可運過來的設備實際上是SSII-VI,雖然隻差了一代,可價格相差卻是一百五十萬元,韓國人在銘牌和包裝上動了些手腳,這些運來的設備無法滿足他們的生產需要,劉金城懵了,翻出合同,合同沒錯,他氣得跟韓國廠方交涉,可對方的態度很生硬,一口咬定,這是SSII-VIIa型號,劉金城所要的是SSII-VIIb型號,但是合同上沒有標明,所以他們送哪個型號都合理合法。更倒黴的是,劉金城在人家發貨之後就付了全款,他太缺乏國際貿易的經驗了。

    劉金城這個惱火啊,酒廠好不容易才弄到了這筆貸款,全場工人都將希望寄托在這次的改革上,他在每一個環節都很小心,事必躬親,卻想不到最後栽在了高麗棒子的手,商場上的確沒有永遠的勝仗,可這次實在太冤枉了,高麗棒子跟他耍小心眼,江城酒廠卻根本耍不起,他們輸不起這一仗。這次的改革是他們最好的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

    張揚也聽說了這件事,劉金城不不僅僅把張揚當成上級領導,更把他當成知心好友,所以有什麼話並不瞞他。

    張揚對這件事也感到義憤填膺,高麗棒子居然欺負到咱們中國人的頭上來了,不過一千多年的功夫,他們啥時候也變成技術輸出國了?想想大隋朝那會兒,除了能輸出點女人、奴隸啥的,其他東西還不都是從我們這邊學來的?這事兒不能忍。

    張大官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找他們退貨,不給退,就去韓國抽這幫孫子!”

    劉金城道:“這事兒也怪我,我當初沒標明具體的型號,誰知道他們在a、b之間動手腳啊,我以為RG公司是個國際大公司,注意國際形象,不會幹這種卑鄙齷齪的事情,誰能想到他們連這種偷梁換柱的事情都能幹出來!”

    張揚不屑道:“劣等民族!麻痹的,就是劣等,我最不待見的就是高麗棒子和日本鬼子!”張大官人眼真沒把這兩個國家當回事兒,想當初這兩個國家也就是被虐的份兒,想不到現在居然也有地位了,尤其是那個韓國,前兩年還是南朝鮮,咋忽然間就建國了呢?這幫狗日的就是給臉不要臉!

    劉金城哭喪著臉道:“這次完了,我們廠的改革全都指望著這套設備呢,如果交涉不成功,我就是把自己賣了也挽回不了廠子的損失!”

    張揚忍不住道:“瞧你的喪氣樣,現在是他們違約,告他們唄,咱們中國又不是沒有法律,也不是沒有好律師!”

    “張主任,哪有那麼容易,單單是事件上我們也耽擱不起啊!”

    “那就去韓國找他們理論!”

    劉金城道:“下周東江有個秋季經貿洽談會,我聽說他們公司也有展台,這次公司老總樸誌信會親自前來,我過去找他們談談!”

    張揚憤然道:“我跟你一起過去,我他媽還不信了,在我們中國的土地上,他們還敢欺負我們中國人?”張揚原本就想去東江一趟,他對妹妹趙靜和丁斌舊情複燃很不放心,必須要親自去看看才行。

    這次東江金秋經貿洽談會規模很大,江城市『政府』也頗為重視,組織市內的一些大型企業前往觀摩交流,副市長嚴新建擔任代表團團長,張揚和嚴新建的關係不錯,一個電話過去,嚴新建就答應把他吸收為代表團成員。

    張揚和楚嫣然聯係了一下,瑪格麗特這兩天在春熙穀溫泉度假村過得怡然自得,最近沒有來江城的打算,聽說張揚要去東江出差,楚嫣然讓他順便去東江農業大學去一趟,去拜訪一下農業大學的副校長莊曉棠,現在農學院和飼料廠聯合研究新的配方,在這件事上莊曉棠幫了很大的忙。楚嫣然讓他過去,一是幫忙表達一下謝意,二是邀請莊曉棠前來春熙穀度假,張揚搞不明白這件事為什麼非要自己親自過去,不過楚嫣然既然有交代,他還是答應了下來。

    原本張揚準備讓胡茵茹也加入這次的商貿團,可江城製『藥』廠剛剛恢複生產,目前的主要任務是恢複過去的老用戶,並沒有大力拓展市場的必要,再說顧佳彤人在北京,胡茵茹必須留在江城坐鎮,自然無法隨行。

    張揚這次也沒有開車,跟著代表團的大巴,去了東江,市『政府』出麵組團,名為招商,可旅遊的『性』質還是占一大半,一路之上成員們說說笑笑,劉金城是心事最重的一個,坐在後麵呆呆望著窗外,如果這次和RG交涉不成,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去麵對酒廠的全體職工。

    張揚一個人坐在後麵靜養,他發現自己是個勞碌命,到哪兒都閑不住,不過他很享受眼前的生活,如果讓他平平靜靜的過日子,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悶出『毛』病來。

    嚴新建當然是眾人關注的中心,他也十分健談,一路之上說說笑笑,中途還在請平湖吃了頓飯。從江城到東江足足用去了七個小時,張揚不禁有些後悔,要知道這個樣子,說什麼都不跟著大巴車一起過來了。

    經貿代表團就下榻在東江國際會展中心的臨江國際大酒店,張揚在途中已經給袁波打了個電話,等到了臨江國際大酒店,就看到袁波的那輛藍鳥在停車場門口等著,張揚跟嚴新建說了一聲,就自由活動了。

    嚴新建也沒把他當成代表團的正式成員,讓他加入無非是賣他一個人情。張揚想幹什麼他當然不會過問。

    張揚上了袁波的汽車,袁波笑道:“晚上我約了梁總和陳主任,咱們好好聚聚!”

    張揚道:“來東江就聽你們安排,我什麼都不聞不問!”

    望江樓經過重新裝修之後,已經對外營業,袁波並沒有改名,隻是找人重寫了招牌,門前又擺了兩尊石獅子,生意自開張以來出奇的火爆,他載著張揚來到望江樓的時候,時間才剛剛五點半,門前停車場已經滿了一半,現在是公款吃喝風最為盛行的時候,停著的車子多數都是『政府』機關,企業單位的公車。

    張揚從藍鳥車內下來,一輛嶄新的寶馬車在他旁邊的車位停下,梁成龍和白燕先後從車內下來。

    張揚笑道:“梁總,車換了,怎麼人還是那個啊?”

    白燕瞪了張揚一眼道:“張主任張嘴就沒有好話!”

    梁成龍笑道:“我倒是想換,可她特黏我,對我這麼好,我還舍不得!”

    白燕在梁成龍手臂上擰了一記,向張揚還擊道:“怎麼?今天張主任形單影隻啊?平時身邊可是美女如雲。”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美女都嫌棄我了,我最近正閑得慌,有沒有好姐妹給我介紹啊?”張揚嬉皮笑臉道。

    “信你才怪!不過你要是真閑得慌,我給你喊個女伴過來也行!”白燕說著就掏出了手機。

    梁成龍笑道:“不是黎姍姍吧?”

    “不是她還有誰啊?”白燕的電話還沒有撥出去呢,一輛黑『色』甲殼蟲就開了過來,開車的正是東江歌舞團的明星演員黎姍姍。

    張揚在電視上也常常看到這位女明星的演出,想不到白燕真的約了女伴。

    梁成龍笑著捅了捅張揚道:“這不是給你的,陳紹斌苦苦哀求了幾個月了,又送了白燕兩套化妝品,這才搞定,今天人家頭次見麵,你別攪局啊!”

    張揚笑道:“我是那種人嗎?”

    梁成龍看了看張揚道:“你是,陳紹斌專門讓我告訴你,千萬別打黎姍姍的主意,否則朋友都沒得做!”

    張揚就納悶了,自己在別人眼就這麼好『色』成『性』?這時候陳紹斌從望江樓迎了出來,這廝看到張揚隻是笑笑,仍然向那輛黑『色』甲殼蟲走了過去,迎向身穿紅裙,風姿綽約的黎姍姍,伸出手去:“黎小姐,你可真難請啊!”

    張揚有些鬱悶的看著梁成龍:“今兒不是給我接風嗎?”

    

Snap Time:2018-01-21 11:04:25  ExecTime:0.386